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东陵 康家山监狱(男) >> 张德, 男, 46

张德
张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的南台镇前五道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0-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30: 两年劳教、十四年半冤狱 辽宁海城张德仍陷囹圄
张德一九七二年出生,居住在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的南台镇前五道村,年仅四十七岁的他只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受了中共多次的残酷迫害,两年的劳教,两次的冤判——十年和四年半,及罚金五千元的经济迫害。

张德曾从事文艺工作,当过兵,退伍后身体一直不好,一九九八年动过手术,后有缘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他受益匪浅,不仅一身病都奇迹般的好了,还通过学习《转法轮》一书使他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及存在的价值。

张德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康家山监狱第五监区。以下是张德被迫害的详细情况:

第一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张德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鞍山市“月明山劳教所”(详情待查)。

第二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张德被海城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三年,张德被辽宁省海城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监狱,后转入沈阳第二监狱,在监狱里,张德经受了饥饿、不让上厕所、电棍电、罚站、蹲、跪、铐、开水烫、捆绑、烤、吊、灌凉水、野蛮灌食、辣芥水灌鼻孔等等多种酷刑的摧残。

第三次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庭审,十月九日被冤判四年零六个月处罚金五千元,张德提出上诉,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上旬维持原判。

张德三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其中参与迫害的有鞍山市月明山劳教所、海城市站前派出所、海城市南台派出所、海城市看守所、海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城市检察院、海城市法院、鞍山市中级法院、瓦房店监狱、沈阳第二监狱、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一、海城站前派出所、海城公安局国保大队、海城南台派出所、海城看守所相关人员违法犯罪事实:

二零零二年被海城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经过

二零零二年,张德被鞍山“月明山教养院”非法教养两年后,刚回到家中不久的他,被海城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一无人的房间内,他被铁链锁住,呈“大”字形吊锁在墙边。警察先用不透气的塑料袋套封住张德的头部意将其窒息迷昏,后又用一种练习打沙袋的手法击打张德的头部多次,而其总指挥是“610”组织中一个叫刘铃的女人,她还特意驱走周边的内部人员,以便看不见。

张德被送至海城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有一个叫“罗晓鹏”的狱警与其助手用两枚电棍不停电击张德,口、颈、头等露皮肤处,强烈的冒着蓝色火花的电流,将张德身体烧出多日不愈的水泡。其后又将其戴上二十七公斤重的大链和加挂的一个大铁球,脚、手脖皆被大链和大铁球磨而破。

二零一六年被海城南台派出所非法抓捕经过

张德经过十年的冤狱回家后,生活非常艰辛,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加上他在监狱被酷刑折磨的全身伤痕累累,真的是无法度日,后来都是亲戚给凑的钱租了房子,买了生活用品,才安了家,后借钱买个车拉脚自己维持生活。

眼看日子慢慢的好了起来,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清晨六点半,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闯入张德的家中,对张德说:你肇事逃逸了!要身份证比对。张德拿出身份证后,几个人突然冲上来一个锁喉将他扑倒在地,把张德和他的朋友绑架。

这群不明身份的人一路把张德抬到了辽宁省海城市南台派出所,张德一直喘不上气来,直到咳出了血,才好点。

后来通过了解才知道实施这次绑架的是海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顾凯指派海城市南台派出所警察所为。他们采取骗术(实质根本没有那回事),以所谓前一天晚上张德开摩托车把人撞了的虚构之事为借口实施非法抓捕,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和搜查证的情况下,居然在张德租住处抢夺走了两台电脑、手机和一包法轮大法书等个人私有物品,还录了像,过了四、五天才将拘留通知书给了家属,南台派出所的警察已经严重的违法了司法程序,试问这种办案的行径与土匪抢劫、绑票有何区别?

张德当晚就被关进了海城市看守所。第二天在号里,张德被强迫干活,因拒绝干活,被犯人殴打,在绝食反迫害时,又遭受殴打及各种残忍的折磨,导致下身红肿,浑身带伤。五天后,发现张德绝食,警察指使犯人又殴打了张德,律师已经取证。

张德被抓捕的当天,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省内各市的“610”、公安局、国保、派出所、街道及社区人员,对省内各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他们采用手机监控、跟踪、定位、蹲坑等手段,在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五点至七点的同一时间段内,按照事先拟好的名单,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统一绑架、抄家。

海城看守所的警察为了谋取私利“分红”,干起了违法的勾当

1、逼着“犯罪嫌疑人”当作“罪犯”去劳动改造敛财

在海城看守所,在这个只有“羁押权力”的地方,这些表面是执法者的警察们,为了赚取更多的钱财,在利益的驱使下,居然不顾国家的法律法规,执法犯法,欺上瞒下,看守所的领导联系好一些黑心的商家,把一些手工活偷偷地弄到看守所,逼迫在押人员加班加点为其牟利,如果不服从就会遭到暴力殴打及虐待。

有一次是用小剪刀剪刺绣的线头,张德认为自己无罪拒绝干活,多次遭被教唆号头的毒打,连大小便也不准他排。常要憋上一天,才让上一次厕所。几个月后,造成了张德腹内大便的干结,排便时被干结如同泥块的宿便胀破肛门滴血不止。每次大便后,便池内都是血红一片……

2、严重的克扣伙食,私自定价卖价格高昂的小灶

在海城看守所中,时常能吃到发霉变质的玉米粉做成的饼子,这些发霉而微微发绿的大饼子,散发着微辣的霉味,吃下后,不一会,就出现“食物中毒”症状,而呕吐不止……。

在海城看守所中内设了一个价格高的吓人的卖炒菜的小推车,半勺豆芽三十元,一勺炒土豆块略有肉五十元,十张馅饼二百元等等。其看守所或许是出于“促销”考虑,每顿吃饭时给的“菜”是几乎看不见几片白菜叶的盐水,甚至有时干脆是连盐都不放的热水……而这种“无盐的热水”被称为“菜”的东西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张德再次被绑架至此处时还在上演着。很多在押人员为了吃饱不得不“大方”地花销着家里存进来的钱。

而海城看守所当时还在参加“省级先进看守所”……长期的吃不饱和营养不良,使张德血糖极度偏低而头晕眼黑……严重的卫生问题也使张德全身生起了严重的浓疥疮。先奇痒,后感染化脓以致整个右臂肿胀,手指一按就出现一个不回弹的坑儿。最后在肘部切开口挤脓……。

3、强迫在押人员购买生活用品,巧立名目榨取并扣除高额存款钱

在这里,最基本的生活用品一概不发,(例:卫生纸、洗衣粉)而只许在监狱里那个价格高出外界许多的“内部店”买,可家人刚存上些钱就要被看守所警察指定的代其在每个监室内行使权力的“号长”扣取“号费”。每个监室中近二十人每月每人都要被扣取五十至一百元不等。可这共计近两千元不止的号费究竟花到哪去了?没人敢问。还要被扣取“行李”棉被钱,而那些被强迫每人必买的“号被”都是被外界工商部门打击搜缴的黑心垃圾棉。不知为什么却都在这里堂而皇之的合法售出,每套棉被要被扣掉二百二十五元……本来是用来买日用品和充饥物的钱,已被近似抢劫似的巧立名目扣除的所剩无几了……

二、海城市检察院、海城市法院、鞍山市中级法院的违法犯罪事实

海城市检察院、海城市法院在鞍山市政法委和“610”非法组织的授意下两次非法构陷张德,在二零零三年、二零一六年张德被非法冤判十年和四年半加五千元的经济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张德被海城市检察院批捕。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参与冤判张德的有公诉人李军辉、审判长何国利、审判员蔡洪玲、陪审员曲艳娜、书记员马小晴。

张德不服判决,上诉到鞍山市中级法院,鞍山市中级法院法官明知是冤判,在鞍山市政法委和“六一零”的胁迫下只能维持原判。受理张德上诉的中级法院的审判长是单亚东,审判员郭文伟,代理审判员何健宇,书记员左诗玉。

家属再次向鞍山市中级法院提出了申诉,负责申诉案件的法官王宇明,无奈在高压下,通知家属驳回申诉状,维持原判。后家属又向辽宁省高级法院审监二庭提出申诉,办案人隋福田法官通过邮寄驳回申诉,维持原判,家属无奈只能控告。

三、瓦房店监狱相关人员违法犯罪事实

二零零三年,张德因信仰法轮功无端被扣上罪名,被海城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被海城看守所送到瓦房店监狱关押。瓦房店监狱把包括张德在内的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只有二个囚房的“特殊监区”。其处对于外监区都是严密隔离消息的一角落处,同时从各狱区招调“包夹”犯人,(包夹:包围夹攻之意)要求比例是2比1,一名法轮功学员两名包夹,因其岗位给减刑分数高,每月奖励十五分,(十五分减十五天刑)不用参加劳动,以致此岗位抢手出现内部明码标价,一个名额从一千六百元涨至两千四百元……这些人多数都是因杀人、抢劫、诈骗、强奸等危害社会的大罪而被重判的穷凶极恶的犯人,在警察的授意下这些人常常多人围打一个因修真、善、忍而被绑架到此的法轮功学员。

张德曾三次被多人围攻殴打致伤残住院。其中一次被犯人盖东伤及后脑而昏迷后短暂失忆。在无奈之下张德绝食抗议抵制迫害,但瓦房店监狱二科监区并没有放弃迫害张德的念头,而是对他进行了更为残酷的迫害——带有摧残性的插管灌食,在没有任何卫生的条件下,在没有医护人员的情况下,瓦房狱警授意一些不懂医术的恶犯们,不管张德的死活,胡乱野蛮的向张德的口鼻中任意插管,血沫不停的涌出,原来竟是插入肺气道所致,他们并没有把张德带到医院治疗,而是将受伤的张德抛入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关押,因没有及时治疗导致张德肺部感染发烧,经透视的肺像上已成大片阴影……

张德肺部的感染并没有引起狱警的一丝关注,丧心病狂的瓦房店监狱二科警察又将张德关到一个叫“严管队”的地方,那也是由多名穷凶极恶而经济条件又好的犯人组成的一个“打手班”,其二科长(人称“侯科长”)授意犯人们任意毒打张德

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左右,侯科长指使犯人“王涛”用木凳猛打张德胫骨等处致他身上多伤处(证人:冠健华)。晚上,酒后醉醺醺的他,把张德拽拖至其睡室内,将他的手脚铐上铁链,不停用电棍电击全身,还直言不讳地说:他可以随意地用手枪杀死张德,而后对外称张德死于“袭警”。

之后的日子中,他命人用一种类似微型小凳的刑具将手脚都上了铁链的张德,在其上面摧残达三月之久,致使张德直肠滴血,大腿淋巴腺肿胀……也不许大小便,要憋到其允许便时方可……(证人:王长顺)

在被(严管队)摧残了一段时间后,其二科监区狱警吕传贵,因其是专门负责这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的。为了方便又自己成立了一个“自家”监区的专门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行刑队。只用五个人,给出的条件十分诱人(可以自己做菜喝酒),也是“竞争”中胜出者才能干上。

这五人在吕传贵的支持下,在对法轮功学员行刑的“闲人免进”的秘密小室中弄来了冰柜,买来了生肉、啤酒、电磁炉、笔记本电脑、手机、还有水泥堆砌了一个泡澡的小“浴池”。每天一边轮班摧残毒打法轮功学员,一边炒着菜,喝着酒,扑克赌钱,电脑上网、电话手机聊天,那另一边是因被毒打而发出的呼救声,但这无力的呼救不会引来任何警察相救。狱方规定了:这个小房间除了狱长、吕传贵之外的警察一概不许接近。而负责这个地方的吕传贵也曾承诺行刑犯人:“谁能整转化一个,给他减刑半年,只要别弄死了就行。”

二零零四年春节,吕传贵因张德没向其献媚式地喊“队长过年好”而唆使以犯人赵仲波、张楠、王震为首的几人把张德踩倒在地上用木棒乱打。张德身上多处受伤,犯人赵仲波又准备脱光他的外衣,绑在冬夜的风中浇冷水,因当时仓促,用具不足,准备第二天实施摧残。不甘屈辱的张德当夜割开动脉自杀(注:这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所致,但法轮功学员要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采取自残的方式反迫害。)……后被救活后,调查中,监狱不但未追究行凶者,追究其在服刑期间仍在犯伤害罪的行为,反而给其报功减刑,理由是“及时发现”……(证人:申海龙、蔚志义)。

张德长期被非法关押,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没有内衣穿,家人探狱带来内衣,狱方不让带进来,可狱方又不发,连最基本的卫生用品,例如:卫生纸、洗衣粉类也是一样不给发放,只让到其狱内设立的高价店去买。长期被关押见不到阳光的张德,身上患上严重的“化脓性疥疮”、两腿全肿,不能坐只能趴在水泥地上“出工”,待全体人员都回囚室才许可他随之回去。

四、沈阳第二监狱相关人员违法犯罪事实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末,张德从瓦房店转到沈阳监狱城二监狱六监区,一次点名,一“管事犯人”认为张德没有坐端正,疯狂殴打他,张德的软肋被踢伤,睾丸被踢肿。

这里的服刑犯人被告知任何人不能与他说话,天长日久后,张德的口舌已不太灵活,说话时有些结结巴巴。

一天,张德被六监区管教队长徐国良安排的监控张德的打手犯人王福全打成右耳膜穿孔,一陈姓狱警忙把张德关押到“严管小号”以隔离张德被打伤的消息。狱政科长史英批准,开了“严管条”。无奈张德伤的太重,纸中包不住火,最终就医中被沈阳医大二院的耳中照相确诊为“右耳膜外伤穿孔”有诊断书、照片,证据确实。此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构成三至五年轻伤害的标准,而对于张德请求依法起诉打成“耳膜穿孔”的犯人王福全的要求,狱方史英为代表的一伙人,就是托而不理,而驻监狱检察院方,更是在实在推诿不下的情况下,应付差事。其工作人员喝的醉醺醺的、打着饱嗝、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张德的耳朵就说:“耳朵没事”。当张德告知有沈阳医大二院的诊断书与耳穿孔的照片时,早已与其串通好的史英一伙狱方竟无耻地说:没有这一回事啊……(证人:黄正弼)。事后狱方又强迫张德在几千元的补偿书上签字,对外称“调解”了。然后继续给这个犯了伤害罪足以加刑三至五年的王福全减刑报卷,并终减刑。而其指使者徐国良调到另一处监区继续当教唆犯罪的大队长。

徐国良调走后调换过来一个叫金鑫的人当六监区的管教队长。其人在张德被冤判的十年刑期尾期(二零一二年四月)突然协助“610”邪恶组织,对张德进行酷刑折磨“转化”以达到出成绩、升迁的目的。

他把狱警办公室所有门窗全用黑布钉死,不露一点光线,以防被人看见,又在室内大放音响,以防被人听见。小黑屋中摆了各种用来摧残张德的刑具、用具:铁虎束身凳(束身用),电烤器(后用来烤张德脱水),电棍(电击),辣芥水(后用其灌鼻孔),开水(后用其泼烫全身),兽毛(后用其搔脚心),打火机(后用其烧手指),胶带(后用其裹缠口鼻窒息),绳子(捆手腿),头盔(后用之震脑部),淫秽性交视频(催迷心智)等等诸多用具。

参与犯罪的成员有八人,其中警察六人,犯人二人。狱警六人有:(1)、二零一二年四月份时的管教监狱长,(2)、二零一二年时其狱侦二科长徐哲,(3)、六监区管教大队长金鑫,(4)、六监区教导员(二零一二年四月间),(5)、六监一姓陈的小分队长,(6)、陈威。参与服刑的犯人有两人:(1)、高强,(2)二零一二年四月间六监区的大组长(其人不详)其罪“诈骗”入监,捕前沈阳太原街做电子生意。

当时,其犯人大组长先按吩咐向被绑在铁刑椅上的张德鼻中灌入辣芥油,当张德被刺激得泪迷双眼,无法呼吸之时,六个警察又一拥而上,六根电棍齐电张德全身,立时全身各处被电焦糊,房间中满是皮肤被电棍烧焦而发出的焦烟、几人的狞笑、叫骂声……

几人打累了之后,又命那两名犯人接替“工作”,叫二人日夜不许张德睡觉,每隔一会儿就打,推几下以防睡觉,其称“困鹰”。连续几昼夜后,超出生理极限后的张德,已意识模糊……

金鑫又把电棍交给二犯代其电击,自己离去休息。而后二犯向张德身上浇开水,用冷水泼头,把开水装瓶直接塞进怀中烫。犯人高强为了不让其发困,还直接扒开张德的上下眼皮,用电棍上的强光直射照眼球,就一直这么保持着这个姿势。其间戏谑性的拔掉张德的眉毛。吸烟时,用烟头烤指甲。

几昼夜持续刑虐,张德的后股沟已溃烂无皮,恶臭发炎,金鑫又弄来一个高音量耳包,戴在耳上,用胶布象包粽子一样层层把张德的头连同耳机一同胶裹起来,耳机中大音量不分昼夜的播放着自制诬蔑法轮功的话。超大音量使本曾被打成耳膜穿孔的张德雪上加霜留下了后遗症,大些的声音,张德就头震。还有那如同包粽子式的,多日对头部的胶布缠裹,使张德的头发根尽数脱落,多日后,洗脸时,盆底沉积了一层从张德已被剪光的光头上,脱落的一层黑黑的头发根……,从那以后,张德的头发多处再也长不出来了。

在对张德用电棍电击过程中,有时电量不足了,所以沈阳二监刑侦科长徐哲就听从其狱管教监狱长的吩咐,从全监狱内调集了一小筐的电棍,装得满满的备用,还备用了一个充电器,管教监狱长还叮咛道:这边电他,那边充电,别中断了啊……

一次,其六人拿来一个超大的防爆电棍。金鑫先用一个金属盒,扣在张德头上,敲打盒以震其脑部,后直接用防爆电棍电击这个金属盒。超大的电流,使张德眼前一黑,瞬间人事不省。事后,发现金属盒边接触张德头部的部份被电烧焦结了一条疤,再也长不出头发。

张德曾问参与犯罪的两名犯人,为何忍心下如此毒手,其二人回答:这样做可以被承诺多减刑半年。张德也问及狱警金鑫为何如此残忍对待他这样的本已被冤判入狱十年的可怜的百姓?其直言相告:“上面”说过要百分百转化率,还说:把你弄“转化”了,就给我升职,否则,下岗。

而另一方面,为了掩盖对张德的罪行,此一行人又假惺惺的驱车装成家访来到张德的家中,用伪善哄骗他的家人,告诉他们张德现在一切都很好,不必探望和挂念,金鑫还当场掉了几颗泪……这一切过程及场面,都是他们自己用录像机录下来的,事后,他们放映给被绑在行刑铁椅上的张德看,让他看的意思,金鑫也明明白白地告诉了,狱方现在弄死他,他的家人也不会想到、知道,事后就说张德病死的……

张德在一次半昏迷中,听到其对参与的两犯人讲:这两双手套是抬他尸体用的……别在白天抬……别让犯人看见了……

五、康家山监狱相关人员违法犯罪事实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是辽宁省最小的一个监狱,从二零一二年开始,成为辽宁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试点监狱。该监狱非法关押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二监区是试点监区,强制转化。

张德刚开始被非法关押到三监区,他见到警察就讲法轮大法真相,告诉警察他没罪,因此被关小号迫害。一次在食堂,张德告诉警察说:“我没罪。”当时被警察唆使的一群犯人打倒在地,然后又关小号。张德绝食,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住进医院。

张德目前环境有很大缓解,被非法关押在第五监区。

结语

一个原本身心健康、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张德在劳教所和监狱的高墙铁网下已经度过了近十五个春秋。他错过了成家立业的大好时光,他的三位至亲的亲人故去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而在中共残暴的镇压下,精神和肉体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可谓是身心俱废,据张德自己描述:如今的他,常常在睡梦中惊叫而醒,大脑精神系统严重不好,记忆力极度减退,胃病、肛肠病、皮肤病,独自一人常自言自语……

张德的遭遇令人心痛,这一切都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唆使下和利益驱使下,诱骗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犯下了大罪。那些参与迫害张德的违法责任人涉嫌滥用职权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搜查罪、破坏法律实施罪、诬告陷害罪、巡私枉法罪等,如今在大谈法制的社会里,目前进行的“打击保护伞,扫黑除恶”,而那些改造服刑人员的监狱,却成为最大的黑恶势力的集中营,而那些披着警察合法外衣的执法者,却在滥用职权,执法犯法唆使监狱的黑恶势力的犯人以各种酷刑残忍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守法百姓。

如今张德还在沈阳康家山监狱遭受着煎熬,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着,逝去的青春,已被非法夺去了,无法补偿,如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还法轮功清白,还自己的清白,惩治那些司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不要再让他们这些败类再去害别人,还司法的公正。

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要只顾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出卖了良心,最终把自己的饭碗变成了致命的枷锁。全球法办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呼声风起云涌,自古邪不胜正,这场迫害终究会结束。但是,在这场全国性大规模的迫害正信的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你是处于如何的角色,是助纣为虐,随波逐流,还是肩扛道义,为良知伸出援手,这就是一种选择!善恶一念生死攸关,请您擦亮双眼辨别善恶正邪,不要成为中共的殉葬品及替罪羊,不要再麻木的充当中共的打手,赶快停止迫害,退出中共党、团、队,彻底脱离中共的魔爪,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未来。

请正义人士支持,请良心法官关注!“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不久的将来“终身追责”的法令将严惩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还世间公道,还中华民族一个朗朗千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0/两年劳教、十四年半冤狱-辽宁海城张德仍陷囹圄-373119.html

2017-12-03: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沈阳市康家山监狱迫害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是辽宁省最小的一个监狱,从二零一二年开始,成为辽宁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试点监狱。该监狱非法关押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二监区是试点监区,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坐小凳、捆绑、不让睡觉、电棍电击、浇冷水、暴打、打完劈腿等等。
……
海城法轮功学员张德被非法关押到三监区,他见到警察就讲大法真相,告诉警察他没罪,因此被关小号迫害。一次在食堂,张德告诉警察说:“我没罪。”当时被警察唆使的一群犯人打倒在地,然后又关小号。张德绝食,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住进医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沈阳市康家山监狱迫害-357423.html

2017-01-07: 辽宁海城六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上诉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何斌、范玉芝、李菊、王君、付循侠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上在同一时间被海城国保和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几位法轮功学员已上诉到鞍山市中级法院。

张德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庭审,十月九日被通知冤判四年零六个月,张德提出上诉,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旬维持原判。

何斌、范玉芝夫妇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在海城法院被非法庭审,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被通知冤判三年半,夫妇二人并被非法处罚金各一万元。

李菊、王君于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庭审,李菊于同一时间被冤判一年零二个月,并被非法处罚金五千元,王君被冤判一年,被非法处罚金五千元。

付循侠于十二月六日被非法庭审,于同一时间被冤判一年六个月,处罚金不详。

法轮功学员侯文玉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海城市析木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劫持到海城市南台镇二道河看守所近五个月,后期被迫害出现病业假相便血,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释放回家,至今病业未痊愈。

对于没有任何明文法律依据、没有构成任何危害事实证据的无辜好人就被非法逮捕、立案、追诉、庭审、枉判,剥夺了公民信仰自由和做好人的权利。执行上级命令,在同一时间,在全国各地统一抓捕,仅辽宁省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就被绑架一千多人,部份已被冤判,任何刑事案件执法过程都是先有危害事实,后执行逮捕、立案审查,而针对法轮功这些善良的信仰者,却先抓人后找证据,完全是在执行江泽民的命令,而不是依法办案,明显的是在制造冤假错案。充分证明了江泽民在十七年来大规模剥夺公民信仰自由、做好人的权利,进一步验证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事实铁证如山。

自古善恶有报是天理,上天时刻都在记录着每个人的善行恶果,一定要坚守心底的正义良知,真正的为自己生命负责,明智的做出正义选择,停止冤假错案,远离罪恶就是远离天理的惩罚,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链条中解脱出来,这才是真正的解救自己,您的善行必会使自己和家人都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7/辽宁海城六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上诉-340556.html

2016-11-15: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被非法判刑
辽宁省海城市法院于2016年9月21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德,2016年10月9日下达非法判决,对张德非法判刑4年6个月。审判长何国利,审判员蔡洪玲,陪审员曲艳娜,书记员马小晴。目前张德已经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4/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7642.html#16111403128-1

2016-09-28: 十年冤狱 辽宁省海城市张德又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在辽宁省海城市法院,还是同一个地点,相隔十三年,法轮功学员张德又一次遭非法庭审。

参加庭审的家属说:“张德蹲了十年大牢(冤狱)回来,没有去报复谁,没吃没喝的也没有去偷去抢,只是安分守己的做个小买卖。这心胸,谁能比得了啊?”

张德,四十二岁,辽宁省海城市南台镇后五道村人,一生从事文艺工作。当过兵,退伍以后,身体一直不好,一九九八年做过手术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病都没有了,只是本着真善忍的信仰,一心做个好人。

二零零三年,张德被辽宁省海城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在监狱里,张德经受住了饥饿、挨打、罚站、蹲、跪、铐、捆绑、灌凉水等等种种酷刑的摧残,整整十年啊。二零一三年,张德出狱,回到了海城市南台镇,母亲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儿子,放声大哭,说:“天哪,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哟!”

就这样一个好人,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张德再次被海城市南台镇警察绑架,七月十七日,张德被海城市检察院非法批捕。九月二十一日,在海城市法院非法庭审。

九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多,张德的家属和律师一同来了。九点多,警车带着张德来了。张德穿着宽松的灰色便装,戴着手铐脚镣,一脸平静的走了进去。一大批警察前呼后拥的跟着。

法院事前通知在三号法庭开庭,可张德的朋友赶到三号法庭时,却发现被告席上根本不是张德,而是一个普通的伤害官司。出了门,张德的朋友无法找到真正开庭的房间。走廊里到处是警察和便衣,他们只好到楼下等。

快到中午了,家属满脸泪花,匆匆的出来了,有几个便衣拿着摄像机跟在家属身后。突然从法院一侧又开来了六辆黑色的大众轿车,一帮人将家属围了起来,后来,他们并没有为难家属,放家属走了。

事后,家属透露说:那天,他们被临时换到了走廊另一侧的四号法庭了。挺大个法庭就家属一家俩老和俩小四个人。法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个法官一直不开庭,还没话找话的问他们,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女的是谁?是你们家亲戚吗?家属反问他:这不是公开开庭吗?怎么这么多座位,不让人进来呢?法官说:等一会就来了。

很长时间以后,进来了三个男的,穿着黑衣服,拿着录像机,给家属录相,家属很生气。这时候,张德进来了,庭审开始了。

中间休庭的时候,家属就问给他录像的人:你们是谁?他们说是工作人员。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们不告诉家属。

后来法官回来了,拒绝听律师的辩护发言,就继续开庭,说张德借给别人一本书,律师跟他们从法律上讲道理,法官就说是根据“规定”,律师说,没有这什么规定,法官就说依照法律。检察院的人员威胁说要判张德五至六年。

家属看到法官不秉持正义,大声的问他们:“你们这算什么事啊?这就是那个欲加之罪吧!你们懂不懂法啊?”法官没回答,换下衣服跑了。屋里跟着旁听的那三个黑衣人过来拉家属,不让家属说话。家属跟他们要工作证,他们不给。

家属的侄子跑出来了,护着他们走电梯,出了电梯,就看见警察一直跟着家属,在大门外,警察叫来了不少人,最后没抓家属。

通过此次庭审,家属诚心的说:“我不懂法轮功,但我知道,张德蹲了十年大牢(冤狱)回来,没有去报复谁,没吃没喝的也没有去偷去抢,只是安分守己的做个小买卖。这心胸,谁能比得了啊?这帮玩意(指法官、检察官、警察),名字都不敢报,干的一定是黑心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十年冤狱-辽宁省海城市张德又被非法庭审-335613.html

2016-09-19: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海城市法院欲于9月21日上午8点10分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9/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5211.html#16918232819-9

2016-09-18: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海城市法院欲于9月21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德。今年6月28日,部分辽宁省大法弟子被绑架。辽宁省海城市法院欲于9月21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德。他是本次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第一个被非法庭审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7/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5135.html#1691705218-1

2016-09-12:遭十年冤狱 辽宁省海城市张德再被构陷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再次被绑架,面临非法庭审。

张德,四十岁,辽宁省海城市南台镇人,一生从事文艺工作。当过兵,退伍以后身体一直不好,一九九八年做过手术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病都没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私愤,出于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仇恨,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张德因坚定信仰、坚持修炼,被关洗脑班、被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十年。在监狱里,张德经受住了饥饿、挨打、罚站、蹲、跪、铐、捆绑、灌凉水等等种种酷刑的摧残;整整十年啊,……在终于见到活人的张德的母亲对着儿子放声大哭说:天哪,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哟!

张德出狱后,没有报复别人,没有危害社会,只是本着真善忍的信仰,一心做个好人。试想如果没有对法轮佛法真善忍信仰的坚守,谁能够做到这样的不计前仇呢?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张德被海城市南台镇警察绑架,一路抬到了辽宁省海城市南台派出所,当晚就被关进了海城市看守所。第二天,张德因拒绝干活,被犯人和警察殴打。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张德被海城市检察院批捕。辽宁省海城市法院定于九月二十日日在海城市法院开庭,非法庭审张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2/遭十年冤狱-辽宁省海城市张德再被构陷-334458.html

2016-07-28: 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大法弟子张德被非法批捕

2016年6月28日6点15分,四个便衣敲门,并录像,对张德说:你肇事逃逸了!要身份证比对。张德拿出身份证后,几个人突然冲上来一个锁喉将他扑倒在地,一路抬到了辽宁省海城市南台派出所,张德一直喘不上气来,直到咳出了血,才好点。恶警在张德租住处拿走了两台电脑、手机和一包大法书,张德当晚就被关进了海城市看守所。
第二天在号里,张德被强迫干活,因拒绝干活,被犯人殴打,在绝食反迫害时,又遭受殴打及各种残忍的折磨,导致阴部红肿,浑身带伤。五天后,发现张德绝食,警察指使犯人又殴打了张德。目前,律师已经取证。据悉:张德已于2016年7月17日被海城市检察院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8/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1998.html

2016-07-22: 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大法弟子张德被非法关押中遭受迫害

2016年7月18日,律师会见海城大法弟子张德,得知刚被非法关押第二天,就被强迫干活,因拒绝干活,被犯人殴打,在绝食反迫害时,又遭受殴打及各种残忍的折磨,不让家属存钱,直到2周后,张德开始进食,才让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2/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1735.html

2016-07-18: 辽宁省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德遭非法批捕
2016年6月28日早上7点左右,辽宁省海城市南台区法轮功学员张德在家被海城南台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已被非法批捕。

南台派出所:
电话:0412-3555110
所长杨森0412-3555111宅0412-3157666、15942265522
教导员原庆广0412-3599696、0412-3285328、1399805771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8/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1513.html#1671803629-20

2016-06-30: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南台大法弟子张德被非法关押
2016年6月28日早上7点左右,海城南台大法弟子张德在家和一法轮功学员,被海城南台派出所绑架,书籍、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等物品被抄走,在晚上10点左右,其中一法轮功学员已回家。请补充南台派出所所长、警员电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0/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0698.html

2010-03-29: 辽宁瓦房店监狱警察叫嚣:死人不要紧

自2001年末,辽宁省瓦房店监狱设立一个由恶警丛政、吕传贵为首、四十几个囚犯组成的“管治队”,独立设一个监区,不准外人进入,关押、残害法轮功学员,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残。警察说“死人不要紧,监狱每年都有死亡名额,不超名额就行”。

法轮功学员张德被打昏迷,两次被送医院抢救,在医院病床上仍持续毒打,用电棍电击,一直捆绑在床上约一个月之久;张德因拒绝坐“小板凳”(一种刑具),多名犯人在他肚子上压、踩,使食物从口中倒流而出,并且用小板凳拍打张德的小腿骨、踝骨。

2004 年元旦,恶警吕传贵指使犯人将被打伤住院的张德拖下床,灌凉水、毒打,并且强迫其奴役劳动;2004年大年初一,因张德没喊“政府过年好”,多名犯人用木棒毒打他,恶警吕传贵告诉犯人“不打死就行”,并对犯人承诺,“征服一个法轮”(指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减刑半年。张德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绝食抗议,对他灌食迫害时,导食管插入气管,致肺部受损,发炎、高烧,后住院两个多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09.html

2006-10-03: 辽宁瓦房店监狱恶人重伤大法弟子张德

辽宁瓦房店监狱恶人张树波(是恶警还是犯人不详,知情者提供)多次毒打大法弟子张德,造成严重伤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3/139272.html

2004-10-25: 目前已知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大连瓦房店监狱的大法弟子有:

一分队:寇建华、宋月刚、路国赞、许志彬、张克亚、孟勇、赵长林、刘方旭、陈鑫;
二分队:王天宇、王长顺、吕金宇、邵大为、李军、××宇、王淼、佘钺、孙延明、张春铎(或锋)、高辉、李上荣;
三分队:张德、杨国谦、申海龙、徐兆宾、尉志义、苗俊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5/87523.html

2003-01-14: 海城大法弟子得知17日海城当局将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孟勇、潘玉君、张德、崔秀君、白洪武、潘文生、戴秀莲、王凤、郭立峰等大法弟子。大家纷纷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17日早晨。大法弟子早早到了法院,都被恶警强行驱逐。大法弟子家属被允许2个人到场,也受到恐吓式的警告。

8点钟海城市里响起了警笛,一队警车开到了法庭,9点钟,9名大法弟子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法庭,看到他们被折磨后瘦弱的身体,群众议论纷纷。大法弟子一面讲真相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据当事人透漏,大法弟子法庭上慷慨陈辞,邪恶之徒哑口无言,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仅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

2003年1月28日春节前一天上午9点邪恶势力突然秘密开庭,海城法院审判长赵广源,审判员王鹏、李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证据下,不听大法弟子的辩护,在邪恶的指示和控制下非法判大法弟子崔秀君有期徒刑12年,判处张德、孟勇有期徒刑10年,判处白洪武有期徒刑9年,判处潘玉君、潘文生、郭立峰有期徒刑8年,判处戴秀莲有期徒刑7年,判处王凤有期徒刑3年,大法弟子均不服上诉。

610办公室、法院、看守所等机构严密封锁消息。据说大法弟子们将被秘密送往盖县或沈阳大北监狱,请听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请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关注他们,并请求“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海城政法委、610、政保大队、海城看守所等机构和恶警的犯罪事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2/21/44960p.html

沈阳 东陵 康家山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7-12-03: 康家山监狱四监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

李开红,四监区教育员,多次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手机:13390116229
齐钢,四监区区长,手机:13390135550
陈云峰,队长,多次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孟斌,政委,手机:13998888799
张汉志,监狱长,手机:13390115500
陈明强,副监狱长,手机:13940421733

2017-01-18: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市直),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邮编:110132副监狱长:胡亨立狱警:崔鹏威队长:许健、刘俊理狱警:董迎迎

2015-12-24: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市直),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邮编:110132

2015-11-18: 地址:沈阳康家山监狱
监狱长:张汉志
政委:孟斌
监管狱长:陈明强
三监区监狱长:孟祥宇

2015-01-11: 六、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市直),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邮编:110132
被非法关押的大连市大法弟子:1人
王守臣(3监区)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信息:
张汉志 监狱长
潘松初 二监区队长
孟祥宇 三监区主管管教:(办公电话):024—89698313
马光辉 狱政科科长
范垂义 主任科员
高骅 警察
胡耀东 监狱医院院长
周翔宇 政治处主任
监区医生:崔千杰、李江
狱警:刘权毅、李硕、赫云鹏、李双鹏、高健、董硕、陶良计、曹清云、刘克新、
金善龙、裴勇、李金鹏、宫云龙、王铮、李卓、王天舒、刘思博、杨世伟、陈允峰、刘宇鹏、沙含金、许建峰、刘暄源、李德坤、张拓新、

2014-06-12: 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康家山监狱:主管狱警:孟祥宇(办公电话):024--89698313

2012-07-17: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电话区号:024
值班电话:89698217
办公室电话:89698052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刘  京 监狱长 89698280 1339011331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