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 >> 安英姬, 女, 55

个人情况: 朝鲜族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延吉图门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0-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2-24: 朝鲜族妇女遭洗脑班迫害的经过
信仰、尊严是天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可是,在中共的国度里,尤其在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中,中共党徒和追随者却完全扭曲了人性,用最恶毒、最卑鄙的手段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的信仰。五十五岁的朝鲜族妇女安英姬就是这样的一个受害者。

安英姬是生活在吉林省延吉市的一个普通中年妇女,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心脏病,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开启了她的智慧,同时使她的严重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安英姬正在工作场所干活,延吉市国保大队及“六一零”警察将她绑架到延吉市洗脑班。在那里,安英姬经历了噩梦般扭曲人性的迫害。

一、洗脑谎言毒害心灵

延吉市洗脑班位于在延吉市救济站。刚被绑架进洗脑班时,安英姬被强迫看录像和 “听课”,接受邪悟人员“帮教”和灌输谎言。从省里来延吉“帮教”洗脑迫害的是邵玲。她利用“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了很多被洗脑的人。

安英姬在精神上不断被污染的同时,洗脑班恶人露出凶相,同时采取各种侮辱人性、人身的酷刑。

二、“罚站”、吊铐

被关入洗脑班后,安英姬首先被强制“罚站”。一夜过去了,第二天接着被“罚站”,在安英姬实在站不住时,多名恶警用身体顶住她,硬“站”了一段时间。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后来,安英姬被铐在窗户的护栏上,两个手背肿的老高时,恶警将她放下来,又把她绑起来,放在床上。

三、捆绑侮辱

在延吉市洗脑班里,那些中共恶人却用“单盘”姿势和捆绑迫害安英姬。当时,从省里来一个约三十多岁的女人(可能是特警,姓王),强迫安英姬“双盘腿”,安英姬说盘不了,那人就动手,硬把安英姬的右腿搬到了左腿上(单盘状),然后用绳子捆住,还用绳子把安英姬脖子和盘的腿,还有反铐到后的二只手,连绑在一起,就形成弯腰的姿式(头和腿之间有一段距离)。

就这个姿式,强迫安英姬在硬床上坐了大约将近一天的时间,从中午十二点开始,整个一夜,再到第二天上午野蛮灌食为止。

四、不准上厕所、恶意侮辱

整个罚站和被绑期间,共三十七个多小时,恶人不准安英姬上厕所,还不允许吐痰。当时因为安英姬被非法关押上火,痰特别多,都是粘稠的黄色,只能咽进肚子里,她非常恶心。

安英姬憋尿憋了一昼夜之后,多次要求上厕所,但洗脑班恶人不准,最后安英姬实在憋不住,就尿裤子了。洗脑班恶人还卑鄙地侮辱师尊法像。

安英姬被绑坐在床上大概过了半天时间,洗脑班恶人开始谩骂和侮辱师尊,安英姬非常气愤的说:不允许侮辱师尊!那样做对你们不好。那个捆绑安英姬的王姓女人就把师尊像带过来,让安英姬坐在上面。安英姬用全身的力气挣扎,发疯似的躲闪,才好不容易没有坐在上面,但安英姬整个身体都被绑在了一起,只能眼睁睁的看那些人任意的用卑鄙的手段侮辱慈悲的师尊。因为无力制止,安英姬的心非常惭愧和恐慌。

五、绝望之后的“邪悟”

经过这一番捆绑酷刑和侮辱,安英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那一夜的煎熬令安英姬的身心疲惫至极,即不准上厕所,也不能尿裤子,因为洗脑班恶人一再威胁安英姬,只要尿裤子,还要侮辱师尊,所以安英姬不仅身体极为痛苦,精神也是要崩溃了。

过程中,多人轮班看管着安英姬的武警和社区工作人员一直在场。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天上午,无奈,安英姬还得要求上厕所的时候,洗脑班人员允许她可以在桶里方便。她被迫答应看邪恶的谎言录像,接着被洗脑,还把害她的人当成了“恩人”。洗脑班终于达到了将一个善良人变成魔鬼的邪恶目的。

六、醒悟

所幸的是在后期的洗脑班中,当安英姬从新看那些(包括“自焚”)录像的时候,发现多处漏洞,安英姬确信邪悟者邵玲说的是骗局,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回家后,在她看其它信仰的一些书的过程中,越来越感到还是法轮大法殊胜!安英姬开始为自己所犯的罪后怕,这时慈悲的师尊给安英姬展现许多大法法理。当安英姬想到在洗脑班那些人侮辱师尊的场面时,安英姬悲伤的哭出声来,才彻底从洗脑班的谎言中醒悟过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4/朝鲜族妇女遭洗脑班迫害的经过-266913.html
2012-09-23: 吉林省延吉“610”洗脑班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延吉市“610”办公室与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受省“610”办公室指使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三十日,分别在延吉市、龙井市、和龙市连续办了三期邪恶的“洗脑班”,先后绑架安英姬、李琦玉、李小霞,卢起兴、林春植、李虎哲等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洗脑,其中李虎哲是由“610”办公室与延吉市国保大队恶警直接从奋进劳教所绑架到洗脑班的。

“610”办公室从吉林地区、延边地区网络了一些犹大充当说教和打手,名曰“帮教人员”,这些人与“610”办公室人员及国保大队恶警互相狼狈为奸,用尽利诱、威逼、恐吓、酷刑等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把人的两腿双盘绑紧、把手在背后绑紧与脖子连在一起使人不能动,不准许上厕所大小便,不答应写保证书就一直绑着不放开,如果放开后后悔不写保证书,就继续再绑,如此反复。其中,李小霞、卢起兴、李琦玉、安英姬、林春植等都被绑半天或一天不等,李虎哲被绑架了三次,时间最长一次竟达四十多小时,在龙市洗脑班,有一女学员被迫害的从二楼跳楼摔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3/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3133.html

2012-07-17: 吉林延边恶人以欲加之罪陷害法轮功学员

延吉市安英姬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延吉警察多人非法闯入“爱得山庄”许老太太家,意欲非法劫持年迈的许老太太。在当地民众的阻止和谴责下,执行迫害任务的相关警察自觉无理,放弃绑架老人,却将老人聘雇的保姆、法轮功学员安英姬绑架上警车劫持而去。此迫害案件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之中,现具体情况不详。

此外,许多安装收看新唐人卫星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和普通民众,被当地警察非法骚扰,卫星接收器被非法抢劫。据悉,有民众为维护自身权益正当防卫却被非法罚款,所造民愤极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吉林延边恶人以欲加之罪陷害法轮功学员-260284.html

2012-07-15: 吉林延吉法轮功学员安英姬、李虎哲被绑架到依兰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5/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0235.html

2008-08-04: 我的真实故事

我叫安英姬,延吉市人,朝鲜族,五八年生。我从一九九八年起为了摆脱病魔的困扰,为了活命,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一个朋友(某银行行长)前几个月还对我说:“对你来说,炼法轮功是正确选择。”

一九九八年当时我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心脏病,还有眼底出血并伴有眼压高症,在阳光下睁眼都困难。本来身体就很差,没想到九七年家中唯一的弟弟遭恶人图财害命,致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度的伤害,在极短时间内,头发几乎全白,而且脱落过半。我们姐弟感情很好,弟弟的死对我打击很大,甚至我的精神都出现了问题;严重的胸闷导致一宿一宿的无法睡好觉;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又出现严重的恐惧症,晚上我根本不敢出屋,更害怕正在上小学的女儿也被害,我成天心里忐忑不安。

看着这样的我,全家人都为我担心,也都想尽办法想帮我度过难关。丈夫为我买药,一出门就叮嘱让旁人帮我带“救心丸”,随时提防我出现意外;还买VCD机让我看影碟分散精力,不胡思乱想;当看这些对我不起作用时,又买来韩国电视接收器,想让我的思想分散在戏中,不面对残酷的现实;还给我很多钱让我出去逛街、购物,找人一起吃东西,真是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可是就是不能改变我的状况,不但身体上各种病症愈加厉害,有时还生出不想活的念头,对弟弟的思念,使我在睡梦中经常和弟弟挎着胳膊在他那个空间走动,结果醒来后胳膊疼的都抬不起来了。

在这种绝望、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为了活命,我才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修炼了一个多月,奇迹发生了,我不但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连精神也变的开朗乐观了。所有了解我的人都感到神奇,所以很多人对我说:好好炼吧!我有个没有修炼的同学对我说:“好好听你们师父的话。”

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严重的心脏病不医而愈;以前不戴眼镜看不了三页书的我,现在看多少书都没问题了,而且从此摘掉了眼镜。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年过半百的我,近几年竟长出四颗新牙,缺牙部位全被补上。更主要的是,过去因放不下名利情,常埋怨别人对自己不公,觉得心里受到很大的伤害、很苦、很累。可修炼之后,凡事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的不足,想为别人好,以苦为乐,结果心态渐渐达到了祥和,真正体会到“心清似玉”的感觉,现在的我非常幸福。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中共内部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从九九年起动用整个国家机器进行血腥镇压,随之而来的“株连政策” 也使我原本美满的家庭破碎了。因为丈夫在公安局上班,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公安局恶党人员向他施压,逼我放弃修炼;迫使丈夫做出“要老婆还是要单位”的选择。面对着无法承受来自单位和全社会舆论、压力的丈夫,我也不得不认真思考应该怎么办。那时我真真切切的体悟到了什么叫“剜心透骨”了。我清楚的明白放弃法轮功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思考了三个问题。一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如果是我的父亲被冤枉,我会怎么做?师父救了我,我明知道师父和大法被冤枉,我真的为了所谓的“自保”,背弃师父,那是个好人吗?二是:师父讲过因为修炼了才给净化身体,也就是说如果不修炼的话,我原来的那些病还得回到我身上来,师父是为了让我修炼才净化了我的身体。身体上的病再难受还是小事,最可怕的是精神病啊,我可不愿意让家人再担负那沉重的包袱,那还不如死了好呢。三是:从弟弟身上,我看到了人活在世上一辈子不容易,钱不是万能的,平平安安的走完一生才是对亲人的真正负责。而且修炼使我已经懂得人应该守住良心,抑制不好的思想,做一个先他后我的真正的好人。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三个字,背弃“真善忍”就意味着生命将永远失去意义,生命需要“真善忍”啊!

这场迫害决不仅仅是中共邪党及其江泽民一伙所发动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的迫害,对于“宇宙大法”的迫害,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对人性的迫害,它使儿子媳妇无法赡养老人(以前我曾答应公婆养老);它使一个年幼的孩子因为得不到妈妈的照顾在睡梦中哭泣,睡醒觉起来枕头都是湿的;它更使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因为害怕遭受更加残忍的迫害,而不得不放弃相濡以沫的妻子。就这样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恶党迫害破裂了。

我本人因拒绝放弃修炼大法而所受的苦就更不用说了,无住处,加上残酷的迫害,使我不得不过了八年的流离失所的日子。二零零零年,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在那里我因拒绝放弃修炼遭受过不让睡觉、对墙罚站、电棍电击心脏等酷刑迫害。在劳教所里,我们每天被奴役劳动十七、八个小时,有时更长。还干过背五十斤以上的黄豆上楼的活,累的发烧或者拉肚子是常有的现象;有时因太疲惫,不知不觉干着活睡过去了,就会被恶警管教折磨一通。在那里根本没有起码的生存权。特别是我还遭受过惨无人道的精神洗脑迫害,我被迫害的理智不清,为了不给家里的亲人添麻烦也违心的写过“不炼”的保证,这样我的心脏病再次复发,在病床上很难受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错了,我明白了“我不修炼丝毫减轻不了亲人的负担,只能成为包袱,沉重的包袱”。种种的迫害、辱骂再也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一年的劳教迫害使我掉了几十斤的体重。在劳教所一年到期要回家时,七大队王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里,多个恶警管教一起辱骂我,七大队有个叫李曼的管教无理智的辱骂说: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把鼻子用铁丝串起来后送到北朝鲜去。

零三年五月,母亲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母亲已是八十多岁高龄了,年轻时可是有名的老病号。一年后,有一天母亲对我说“真神奇,我在你家好了两个大病。一个是以前眼前总有一种象米粒大小的黑东西跟着,现在没了(白内障病症)。另一个是几十年的子宫下垂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上去了。”母亲还对我说,在我家住觉得身体非常舒服,没有疼的地方。所以虽然我家生活条件不好,她也要在我家住。直到离世前,八十四岁的妈妈眼不花,耳不聋,头脑非常清晰,老人家不戴花镜就能穿针引线、买菜、做饭等,家务事全都由妈妈主动包揽,不让我插手。有时间还爬上五楼,到老邻居家玩游戏。因为到寿,妈妈就离世走了,延边医院时大夫和在场的人都说:老太太真有福,是前世修出来的福啊!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我在妈妈的家中被延吉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警察再一次绑架,家被非法抄,屋里值钱的东西几乎被洗劫一空。妈妈留下的电视机、VCD机、照相机、手机、电脑以及一万多元现金等私人财产被非法抢走,我也被强行劫持到延吉市国保大队(延吉市公安局八楼)。

在那里六一零的警察抓着我的头猛摔我的身体;三天两夜不让我睡觉;最令我难过的是他们逼我踩师尊像,当时我难过的全身发抖(不是因为害怕),我心里想决不能让他们干成这个坏事!我慈悲的告诉他们“那样做对你不好!”最终在师尊的帮助下,阻止了罪恶发生,也使那两名警察避免造下巨大的罪业。

在那里他们想方设法(包括哄、骗)让我说出同修的名字。因以前我从明慧网上见到过灌迷魂药等案例,所以我想决不能再让无辜的好人遭受迫害,也不能让不明真相的警察由于我的原因再次参与迫害。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遭天惩,是我所不愿看到的。为了不让那种悲剧的发生,我决定不吃那里的东西。

三月二日晚上,我被送往图们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受了更多的迫害。因为不吃东西,多次遭受残酷的强行灌食。有一次,一朝鲜族男警察(中等个偏矮,约四、五十岁之间)事先吓唬我说要灌什么药,“让你痛苦!”后来真的在灌食物中放了什么东西(有人告诉我,看见管教在墙角处往食物里放一种白色的粉状物),灌食完毕后我立即连拉带吐,脑袋迷糊,眼眶发紧。

管教朴明子还因我不吃饭,把土豆酱汤用脚踢到我的身上,弄的我头发和身上都是土豆酱汤,连墙上都是。多日的残酷迫害,使我已经处于瘫痪状态根本无法站立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朴明子有一次还用穿着硬皮鞋的脚,照着我的胸部猛踹几脚,当时我就感到胸部痛得揪在一起,气都喘不上来了。吓得其他被关押的人员(非法轮功学员)直问我:“你没事吗?踢这儿是很容易被踢死的。”在很痛的情况下我便向师尊求救,这样我才缓过来。

我在图们市安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长达四十八天,那年的天气很冷,四月十九日我回家当天还下大雪呢。可看守所为了迫害我,让已是瘫痪状态根本无法站立的我躺在窗户下面,白天晚上经常将窗户大开。因此我几乎每天都在风口上躺着,寒风袭来时冻的根本无法入睡,偶尔遇见有善心的警察帮我关窗户但绝大多数恶警不让关。就这样原本遭迫害瘫痪的身体在寒风刺骨的冰冻下更是雪上加霜,即使回家后也落下了见风或者着凉就起疙瘩的毛病,有时腿也是疼痛难忍。

在图们市安山看守所,恶警们不但剥夺了人身自由,甚至连使用生活用品的权利也被剥夺,不让我用牙刷刷牙(自己买的也被管教朴明子没收)、不让用木梳梳头、不让用勺子吃饭。几十天不刷牙,头发上都是土豆酱汤味(管教倒的酱汤我只是用水冲了一下)还经常遭受很多恶人的侮辱和谩骂。那时图们市安山看守所的所长是邵战明,现已遭恶报死亡。

我经过五十二天的非人折磨后生命出现危险,最后他们怕承担责任才将我送回家。

我所经历的迫害,只是冰山中的一角。一个从死亡线上走过来的人才最懂得生命的珍贵,从得到大法的福恩那天起我就体悟到了法轮大法的洪大慈悲,明白了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这也正是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在经历了那么残酷的迫害后仍然坚信不移的原因之一。愿所有的善良人破除谎言的迷惑,了解真相,远离中共邪党控制,树立对大法的正信,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30.html

2006-07-07: 大法弟子安英姬被图们看守所(延边)迫害
大法弟子安英姬在2006年3月2日被绑架到图们看守所后,在绝食抗议迫害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

有一次,一男管教事先吓唬安英姬说要灌什么药,“让你痛苦”。后来真的在灌食物中放了什么东西,令安英姬连拉带吐,脑袋迷糊。管教朴明子曾因安英姬不吃饭,把土豆酱汤用脚踢到安英姬身上弄得安英姬身上都是土豆酱汤,连墙上都是。还有一次,朴明子用穿硬皮鞋的脚照着已经站不起来的安英姬(近50岁的弱女子)的胸部猛踢几脚,吓得同屋的不是法轮功的人直问:“你没事吗?踢这很容易死的。”安英姬感觉胸部好象聚在一起一样,喘气都困难,非常难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2.html

2006-04-13: 延吉市检察院欲对宋国茹、安英姬等非法判刑
吉林省延吉市国保大队恶警2006年2月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宋国茹、安英姬,现在被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里受迫害。最近延吉市国保大队的恶人把宋国茹、安英姬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资料都转到延吉市检察院,企图对这些学员非法判刑。
....

安英姬,女,49岁,朝鲜族,1994年得法。于2006年2月28日被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现在被关押在图们市看守所。

安英姬修炼之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久病医治得不到疗效,最后延伸到别的部位,严重时全身动不了,她还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昏迷症,吃了很多药,求了很多医,都没有见好,亲人们都替安英姬担心。

安英姬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原有的这些重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很健康,红光满面,而且精神状态也非常饱满。周围的亲人和朋友、邻居都看到了安英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变化后都替安英姬高兴,从而也见证了法轮大法好神奇,很多人都说法轮大法确实好。

1999年7.20,中共恶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大法后,从大法中受益非浅的安英姬坚持修炼,多次遭到迫害。

安英姬1999年末進京上访,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抓回来。2000年1月份安英姬又一次進京反映法轮大法真实情况,又一次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抓回来。从此安英姬被列为延吉市重点人口之中。

从北京被非法抓回来后,由于安英姬表示仍然坚修大法,安英姬的丈夫、在延吉市国保大队上班的朴明杰把安英姬赶出了家门。后来一段时期,身上没有多少钱的安英姬租了非常简陋的房子,是啃着干馒头和咸菜过来的,为了节俭生活费安英姬甚至有时挨饿。后来不久安英姬被迫离婚,女儿归父亲。

2000年10月份,安英姬被延吉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判一年劳教,在延吉市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转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电棍击、殴打、罚站、强迫洗脑、强迫劳动等多种折磨。2001年5月份,有同修看到原先胖乎乎的安英姬被迫害得像60岁的老太太,满头白发,很瘦很瘦,而且非常消沉,脸上没有一点生机,非常憔悴,整个人都陷在一种无助的状态中。2001年10月,经历百般折磨的安英姬被释放回家。

2006年2月28日,延吉市国保大队又一次绑架了安英姬,刑讯逼供后不让安英姬与别的同修接触,直接转到图们市看守所单独关押。据有关知情者透露说,转到图们看守所后安英姬绝食抗议,导致生命垂危,但恶警们仍然不释放安英姬,也不让家属探视。有的受党文化严重毒害的亲属不理解安英姬,也不积极地参与营救自己的亲人。

我们在此呼吁,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不要怕邪恶的中共流氓暴政,应该理直气壮的积极参与营救自己亲人。

参加迫害安英姬的部份单位:

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图们市看守所、延吉市看守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延吉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111.html

2006-03-20: 邪党在“两会”期间非法骚扰和抓捕延吉市大法弟子
2006年2月28日开始到所谓“两会”期间,中共邪恶流氓集团针对延边各地区的大法弟子开始新一轮的迫害,其中包括延边地区的8个县市中延吉、图们、安图、龙井等地区,其它地区因消息封闭无法证实。这是中共做贼心虚在此期间在全国范围内对大法弟子发起疯狂迫害的一部份。到3 月中旬为止,延吉市在国保大队大队长许晓峰和肖彬的策划下,以跟踪、蹲坑的方式掌握了很多大法弟子的情况后开始了大抓捕,有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现已证实延吉市的刘振喜、孙泽林、董桂芝、安英姬、宋国茹、汪清县温颖佳(化名:小邓)、安图县的黄文学、王殿荣等同修被绑架,据说其它各县(市)也有同修被绑架,多个资料点被破坏,电脑、打印机、耗材等大量的设备被邪恶抄走,直接、间接的损失无法估量。同时有几位同修失踪,还有多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0/123249.html

2006-03-12:延边地区多个县大法学员被绑架、迫害的情况
龙井市朝阳川镇派出所到各镇乡去骚扰大法弟子,其中有勤劳村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姓名不详)。现在被延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的有孙泽林、董桂芝、宋国茹、温颖佳(汪清)等同修,图们看守所关押安英姬等同修,田心刚(龙井)同修在龙井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2/122645.html

2006-03-11: 下面是近期吉林延边地区多名大法学员被绑架的更多情况。
2006年2月28日上午9点半左右,女大法弟子刘振喜(45岁左右)在延吉市卫生学校附近国保大队被绑架。同时,董桂子(女),小邓(男),宋国茹被绑架。下午3点半左右,女大法弟子孙泽林(60岁左右)及4名不知姓名的同修,在家中被恶警绑架。晚上龙井市潮阳川镇派出所到八道镇骚扰大法弟子,其中法轮功学员池青松被绑架。另外,还有同修失踪,请知情大法弟子提供详细情况。

2月28日之前,已有董桂芝和一名男法轮功学员失踪,有消息说,可以肯定的潮阳川镇有个小村的七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还有两名同修已失去联系,详情待查。

3月2日,朝鲜族大法弟子安英姬(50多岁)和其好朋友也是朝鲜族大法弟子(姓名不详)这两名是现在关押在图们市看守所,现已知延吉市被破坏的资料点有三个,其它地区有一个。目击者说,公安局拉走了一货车的东西。大概有11人被抓,详情待查。

上述的刘振喜,宋国茹,董桂芝等人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后迫害过,多次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和拘留所里被迫害,邓××曾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里残酷被迫害,释放后这次又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55.html

2006-03-07: 又有两名延吉市大法弟子被绑架
至2月28日,延吉市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现又证实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名是朝鲜族大法弟子安英姬(50多岁)和其好朋友朝鲜族大法弟子(姓名不详)绑架,现关押在图们看守所。现已知延吉市被破坏的资料点已有三个,其它地区有一个。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7/122160.html

2006-03-04: 吉林省图门市大法学员非法被捕
3月2日,吉林省图门市的安英姬等几位学员非法被捕、现被关押在图门市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4/122053.html

2002-10-05: 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并勾结央视欺骗公众
四大队金敏就因坚修法轮功,恶警连续半个多月不让她睡觉,她好几次被关進小号,这样还经常遭毒打。恶警还觉得不够狠,又把她绑在死人床上长达数日。还有何华、杜红方、朱鹅、李淑影、王秀兰、吴秀琴等人,几乎每天都遭到毒打。恶警还用专人看管她们,不许家属接见。

七大队坚修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同样迫害。薛桂荣就曾经被恶警王丽华用电棍电击乳房,然后又罚蹲又罚站。纪文绢、刘百仁、王明娟等人被恶警把四肢绑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恶警并吩咐犯人看着,如果她们闭上眼睛,犯人就大打出手(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恶警可给她们减刑期)。

六大队还有一种体罚,罚站而且不让睡觉,如李春环、孙淑芬、薛桂荣、刘双会、裁红艳、崔鲜花等人都被如此体罚过。在劳教所里,被毒打昏死过去的事件经常发生,那些恶警为了立功受赏,用尽各种狠毒的手段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上都是我在劳教所时的所见所闻,而且我自己曾遭恶警毒打数次。

王可非是从六大队调到七大队的,她亲口跟我们说过,她在六大队被那些恶警打昏死过去,然后恶警用水把她泼醒。还有陈天吉、安英姬、刘文文、孙桂芝、崔鲜花、王红玉等人都是从六大队调到七大队的,她们都遭到过各种各样的毒打、残害。王红玉就曾经被恶警张涛毒打长达三个小时,这只是举了我知道姓名的几个人的例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5/37544.html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9-10-01: 延吉市看守所:所长金恩杰0433-2625444、0433-2625464

2019-09-30: 延吉市建工派出所:地址:长白路建工街
电话:0433-2814958
所长金成一
延边州委政法委(州委610办)
监督电话 0433-2513381 2516466 2536466
延边州政法委书记康芳 13843333399 0433-2751850
常务副书记朴春杰 0433-2536867
副书记金秀山0433-2519522 13704435816
副书记赵洪刚0433-2551829 13804480095
维稳处处长刘延营2517263监督电话:0433-2516466
州委610办副主任0433-2517615
延吉市政法委
监督电话 0433-2525636
政法委书记孟繁友0433-2532930
常务副书记张文学 0433-2518330
副书记迟本文0433-2522766

延边州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天池路2855号,邮编133000
局长裴凯 0433-2242001
副局长鲍锦湉0433-2242003 13904469056

延吉市公安局:
监督电话0433-2524018 0433-2514018
局长崔昌铉0433-8150001 18043302001
政委杨平平 0433-8150002
副局长0433-8150003
常务副局长房国卫0433-8150004
政治室主任范世宏0433-8150005
副局长柳龙日 0433-8150006
副局长0433-8150007
纪检书记金武0433-8150008
国保大队长0433-8150060
国保大队教导员0433-8150061
刑侦大队长李洪海0433-8150088
副大队长刘冰
刑侦大队教导员0433-8150072
巡警大队长0433-8150135
巡警大队教导员0433-8150136

延吉市公安局监管大队:
地址:延吉市大成北侧兴安乡,邮编133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2-09-23:
参与此次洗脑班的恶人名单:
延吉市“610”主任李某(女)
延吉市“610”副主任常征13804489776、办0433-2518644
延吉市“610”科员杨安文13804489665
龙井市“610”主任李浩:13304461111、办0433-3222717
吉林地区犹大:王立新18686304626、邵玲(主要人员)、刘淑荣13843847567、刘双惠
延边地区犹大:孟宪斌13844371892、宋秀芹15526777725、朴美花、朴英子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