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牟平区 >> 刘仁玲,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1-06: ◇山东烟台市法轮功学员刘仁玲结束八年多冤狱11月1日从山东女子监狱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6/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9817.html

2011-11-06: 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恶警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曾经将多名法轮功学员打晕后送到医院抢救。

集训队的恶警专门从新收犯人中挑选看起来象能打人的犯人到集训队,训练她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打得狠的犯人可获加分,拒绝打人的就直接分到各监区做奴工。现在集训队仅值班人员就有三十多人,全靠打人来挣分。

其它监区的警察还将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拉到集训队,让犯人迫害。如被非法判刑九年的法轮功学员刘仁玲,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一监区包组警察鲁世霞让值班犯人田学燕、苟志慧、杜秀花、王延丽将刘仁玲抬到集训队,二、三十个人一拥而上殴打刘仁玲,当场将她打晕,其中有邪悟者张守兰、邱秀欣、徐永卿、王松梅、赵淑萍等。刘仁玲被殴打导致头晕、心慌、血压升高,后被送监狱医院抢救。第二天恶警又逼迫她出工,刘仁玲在监区地上躺了好几天。之后她揭露集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迫使狱政科调查此事,鲁世霞半夜将刘仁玲叫到办公室,辩解说不是故意要打人,是个意外失误,是薛彦勤让她这样做的。

刘仁玲是烟台法轮功学员,家住牟平区棉纺厂家属楼,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烟台莱山区分局滨海路派出所所长韩涛、警察宋小妮、姜业林绑架,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并遭刑讯逼供。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三月二十日,烟台市邪党公检法两次对刘仁玲等八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刘仁玲被非法判刑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

之前刘仁玲也曾多次遭邪党恶徒绑架、关押,并被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棉纺厂保卫科的林爱国带着牟平区政保科的张树波、贺忠仁(此人遭恶报调离岗位)绑架刘仁玲,非法劳教两年,在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转化”刘仁玲,曾几天几夜不许她睡觉。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牟平国保大队、大窑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棉纺厂六名法轮功学员的读中学的孩子,其中有刘仁玲的女儿,不法警察逼迫孩子们写不炼功保证、按手印,孩子们求助校长,校长无奈地说:“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但是中共不允许,我也没有办法。”

恶警又到孩子们的母亲刘仁玲家,国保大队杨英海、朱建国、刘新伟、王林和胡风瑞(已遭恶报死亡)逼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刘仁玲和矫翠国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指使犯人用钳子撬牙齿强行灌不明药物,每隔一天灌一次,其中看守所恶医王冬梅(已遭恶报得了脑瘤)打人心狠手辣。

刘仁玲遭迫害详情请见:
(《烟台刘仁玲屡遭迫害 家破人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1月6日发表)-248709.html

2010-12-12: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
二、烟台法轮功学员刘仁玲仍在遭受迫害
烟台市牟平区法轮功学员刘仁玲,被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劫持至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刘仁玲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迫流离失所。

被劫持到女监集训队后,在邪悟者的谎言欺骗下曾经转化过,但分到监区后通过与同修的交流马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当即公开声明转化作废,监区分管队长非常恐慌,安排两个邪悟者做联号,单独住在隔离房间内进行再次转化,但她坚定正念,无论邪恶采用什么手段,再也没有动摇过。当时的分管队长鲁世霞安排送她回集训队,二十几个邪悟者围住她,一边灌输邪悟理论,一边殴打她,使她当场昏迷,血压升到160,被揪着头发送到监狱医院抢救。

刘仁玲不惧邪恶,从集训队回来后马上写信给监狱领导,揭露集训队对她的迫害。刘仁玲认为,自己在监狱就是遭受迫害,更不应该给迫害者无偿劳动,而且她的血压被迫害上升到170,已经超过了医院要求必须卧床休息的指标,所以拒绝参加劳动,拒绝出工。监狱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要求法轮功学员必须出工,那个监区有不出工的法轮功学员,监区都要因此而扣分,或在大会上被点名批评,这些都加重了迫害的邪恶程度。

监区把刘仁玲强行送到医院检查,医院开了休息诊断书监区也不让她休息,仍然强迫她出工了。刘仁玲拒绝奴工劳动,监区就安排刑事犯做联号,禁止她自由活动,上厕所,与其他人说话等,因为拒不听从所谓联号的要求,被联号殴打,致使血压再次升高。因为夜间炼功,监区又安排监舍内的其他犯人对其进行所谓的帮教实则文革式的批斗大会,刘仁玲都义正词严的予以驳斥,同时也慈悲的向他人讲大法真相。因刘仁玲的血压达到210,非常危险,监狱医院让她吃药,刘仁玲说自己的病是被迫害出来的,自己在家里根本没有任何疾病,监狱应该马上放人,而不是继续维持迫害。监区只让她在监舍休息,还特意安排了一名刑事犯做联号,要求严禁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出门要经联号同意,但刘仁玲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牢头狱霸撕扯着头发摁在地上殴打。

刘仁玲把自己在病中仍遭殴打迫害的事情向监狱和检察院和他人揭露,监区迫于无奈更换了联号,现刘仁玲的血压仍然很高,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因为刘仁玲拒绝配合吃药,坚决要求无罪释放,监区经常安排其他犯人偷偷放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3536.html

2010-05-17: 被诬判九年 刘仁玲在山东女监受严酷迫害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烟台市牟平区法轮功学员刘仁玲,被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送往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一直遭受严酷迫害。中共警察为了逼迫刘仁玲“转化”(放弃信仰),指使犹大折磨毒打她,以致严重高血压差点失去生命。据可靠消息,刘仁玲最近身体状况很恶劣。

在严酷迫害与严密封锁下,艰难传出刘仁玲的话:……就算为了你们以及所有关心我的家人,我也应该好好活下去,这一点我很明白。但我对真理的追求超越一切,所以我又不能违心的做什么,你们也知道,我也没有做违背做人良心的事情,我这个人是非观念相当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我不会随波助流。人生一世不容易,关键是自己的选择一个好归宿,不给自己生命的永远留下遗憾……

刘仁玲,原牟平棉纺厂职工(现已倒闭),以“真、善、忍”大法来指导修心向善,工作上诚实肯干。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遭受过多次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棉纺厂保卫科的林爱国带着牟平区政保科的张树波、贺忠仁(此人已调离岗位)等人闯入刘仁玲家中,将刚刚归来的刘仁玲绑架,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刘仁玲在烟台莱山被滨海路派出所所长韩涛、警察宋小妮、姜业林等绑架,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为了使刘仁玲屈服,达到迫害的目的,恶徒们对她进行了刑讯逼供。据知情者透露,刘仁玲被吊打了三天三夜。据目击者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开庭,将刘仁玲非法判刑九年,当时的她已被迫害得面黄肌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送往济南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夏天的一天下午,法轮功学员刘仁玲在一监区,被监区犯人打得血压升高,她们几个犯人又拖着刘仁玲来到集训队的学习室继续迫害。当时集训队的队长薛颜芹和一监区专管法轮功的队长在场,有十几个人以张守兰为首对刘仁玲进行一顿毒打,直到打得刘仁玲休克为止,又匆匆地把她拖到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五月其家人经派出所通知知道刘仁玲得了高血压,五月十一日,家人去济南女子监狱看望刘仁玲,得知刘仁玲因不放弃修炼,长期受酷刑迫害,被强逼干活。并且得知恶警强逼转化的人打刘仁玲,一齐上来好几个,原因就是因为刘仁玲不放弃修炼,恶警扬言要拖延时间释放。刘仁玲母亲看到女儿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前面的牙也掉了好几颗,就质问警察:人在家时好好的,怎么被你们弄成这样?要将女儿领回家照顾。警察冷冷地说了一句:这里有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7/223835.html

2009-06-20: 牟平大法弟子刘仁玲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
刘仁玲,女,牟平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修炼长期受酷刑迫害,强逼干活。经派出所通知得高血压,在五月十一号家人去看望她时,她告诉母亲是被警察强逼“转化”(放弃信仰)的人打的,其中一个叫张秀兰就是被“转化”了的,警察叫打就打,一齐上来好几个。原因是你不“转化”,就拖延时间释放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0/203103.html

2009-06-16: 烟台市刘仁玲遭刑讯逼供后被诬判九年

刘仁玲,山东烟台市牟平区大法弟子,原牟平棉纺厂职工(现已倒闭)。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刘仁玲在烟台莱山被滨海路派出所所长韩涛、警察宋小妮、姜业林等绑架,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为了使刘仁玲屈服,达到迫害的目的,恶徒们对她进行了刑讯逼供。据知情者透露,刘仁玲被吊打了三天三夜。据目击者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开庭,将刘仁玲非法判刑九年,当时的她已被迫害得面黄肌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送往济南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其家人经派出所通知知道刘仁玲得了高血压,五月十一日,家人去济南女子监狱看望刘仁玲,得知刘仁玲因不放弃修炼,长期受酷刑迫害,被强逼干活。并且得知恶警强逼转化的人打刘仁玲,一齐上来好几个,原因就是因为刘仁玲不放弃修炼,恶警扬言要拖延时间释放,现在刘仁玲处于被严重迫害状态。

在此之前,刘仁玲曾遭受过多次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了澄清事实,刘仁玲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依法到烟台市政府上访,为法轮功请愿申冤,结果却遭到非法关押,前后共八天。同年十月,棉纺厂以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为由,由厂保卫科出面,在上班时间将刘仁玲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再次绑架,再次进行非法关押,这次关押长达半个月。这两次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行为,棉纺厂不但未给予任何补偿,反而都按旷工处理,扣发工资。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仁玲和另几名棉纺厂的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劫持后押回到当地的大窑派出所。当时任大窑派出所所长的王林和恶警徐长江等人对她们大打出手,并将她们绑在马路旁的电线杆上,当时十月的深秋天还下着小雨。后来把刘仁玲她们送往牟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当出来的时候,等待她们的却是二千七百五十元的罚款单和开除厂籍的结果。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棉纺厂保卫科的林爱国带着牟平区政保科的张树波、贺忠仁(此人已调离岗位)等人闯入刘仁玲家中,将刚刚归来的刘仁玲绑架,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晚,牟平国保大队和大窑派出所人员绑架了棉纺厂包括刘仁玲的女儿王丽梅在内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孩子们求助大窑学校校长,校长无奈的说:“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但是国家(其实是中共)不允许,我也没有办法。”在绑架了这些孩子的第二天下午,她们的母亲也被不法警察从家中绑架。当时刘仁玲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刚刚一年。屡次的迫害,使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破碎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47.html

2007-12-14: 烟台刘仁玲屡遭迫害 家破人散
......
刘仁玲于一九八五年二月进入棉纺厂,在准备车间工作。当时的刘仁玲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的时候,她已经为棉纺厂工作了十五个年头。那时,刘仁玲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女儿王丽梅当时只有十岁,活泼好动,聪明伶俐。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迫害彻底粉碎了这个幸福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出于小人的妒忌,利用手中的权力掀起了对法轮功的大肆迫害,铺天盖地而来的谎言诬蔑使法轮功开始蒙受不白之冤。为了澄清事实,刘仁玲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依法到烟台市政府上访,为法轮功请愿申冤,结果却遭到棉纺厂保卫科林爱国、于翔、薛臣等人的非法关押。当时和刘仁玲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八个人,她们白天被非法关在保卫科,晚间关在厂卫生所,前后共八天。

同年十月,棉纺厂以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为由,由保卫科出面,在上班时间将刘仁玲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再次绑架,进行非法关押,这次关押长达半个月。这两次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行为,棉纺厂不但未给予任何补偿,反而都按旷工处理,扣发工资。

大冤未伸,二零零零年十月,刘仁玲和另几名同是法轮功学员的棉纺厂职工再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后押回到当地的大窑派出所。当时正任大窑派出所所长的王林和恶警徐长江等人对她们大打出手,并将刘仁玲、邹丽莎、秦树娥、曲秀丽和于秀华五名法轮功学员绑在马路旁的电线杆上侮辱示众。十月的深秋,天空飘洒着霏霏细雨,无声的向路人诉说着无比的冤情… …后来,刘仁玲她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当出来的时候,等待她们的却是二千七百五十元的罚款单和开除厂籍的结果。刘仁玲从此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棉纺厂保卫科的林爱国带着牟平区政保科的张树波、贺忠仁(此人遭恶报后已调离岗位)等人闯入刘仁玲家中,将外出刚刚归来的刘仁玲绑架,非法劳教两年,送到远在淄博的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邪恶的王村劳教所为了“转化”刘仁玲,使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几天几夜不许她睡觉… …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晚,牟平国保大队和大窑派出所人员绑架了棉纺厂六名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当时她们还都是在大窑中学读书的学生,其中就有刘仁玲的女儿王丽梅。不法警察多次逼迫这些孩子们写不炼功保证,逼迫按手印。孩子们求助校长,校长无奈的说:“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但是国家(中共)不允许,我也没有办法。”

在绑架了这些孩子的第二天下午,她们的母亲刘仁玲、矫立香、孙厚云也被不法警察从家中绑架。当时刘仁玲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刚刚一年。国保大队杨英海、朱建国、刘新伟、王林和胡风瑞(此人已遭恶报死亡)把她们关在牟平看守所,逼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刘仁玲和矫翠国绝食抗议他们的无理迫害。看守所狱医张剩强迫她吃药。刘仁玲不吃,张剩就叫来八、九个身强力壮的男犯人按住她的腿、胳膊,用毛巾捂住鼻子,用钳子撬牙齿强行灌药。刘仁玲和矫翠国绝食到第八天,看守所把医生找去用暴力强行灌食和不明药物。此后,每隔一天灌一次。

看守所有个女狱医叫王冬梅(此人现已遭恶报得了脑瘤),虽然是个女人,但动起手来打人却心狠手辣,对待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也异常的冷酷凶狠。刘仁玲绝食到了第十二天的时候,王冬梅叫来几个男犯人闯入女室,按住刘仁玲的头、脚、胳膊强行给她打针。矫翠国被非法关押到第十五天时,开始浑身抽搐,蜷缩在一起。不法人员们怕弄出人命,就向刘仁玲和矫翠国的家属每人勒索了二千元钱把她两人临时放了。时隔二十几天后,国保大队又一次去她俩家抓人。刘仁玲当时不在家,没有被抓着;矫翠国被非法抓走后劳教了三年。从此以后,刘仁玲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刘仁玲在烟台莱山被滨海路派出所所长韩涛、民警宋小妮、姜业林等绑架,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为了使刘仁玲屈服,达到迫害的目地,邪恶之徒们对她进行了刑讯逼供。据知情者透露,刘仁玲被吊打了三天三夜。据目击者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开庭,将刘仁玲非法判刑九年,当时的她已被迫害的面黄肌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送往济南监狱继续迫害。

刘仁玲被迫害入狱后,作为丈夫的王陶远心情可想而知,不久他也开始远赴海外打工。家中只剩下了一个年纪不满二十、还在读书的女儿王丽梅,由于失去了父母的依靠,也过早的辍学,搬到了乡下的奶奶家寄居。

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破碎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4/168357.html

2007-05-27: 八位烟台大法弟子被非法审判

2006年10月15日,被绑架的烟台八位大法弟子,于2007年3月23日被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审判,其中毕建红12年,刘仁玲9年,石宁、张守兰各8年,孙月华、陈广兰各6年,于建春、王延琴各4年。一个月后的4月23日已将他们送往山东济南监狱迫害。

据悉,非法开庭时,刘仁玲等被迫害的面黄肌瘦,陈广兰坐着轮椅,毕建红不能行走,被架着走上法庭的。就是这样,他们还是在向非法审判人员讲真相。

相关人员名单:审判长:姜华
审判员:俞继传
陪审员:张志伦
书记员:毕建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7/155723.html

2007-03-28: 山东烟台邪恶欲对大法弟子王延琴等非法判刑
山东烟台市邪恶之徒分别于二月十日和三月二十日两次对大法弟子王延琴、刘仁玲、石宁、毕建红、张守兰、陈广兰、于建春、孙月华等非法开庭,企图将这些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8/151702.html

2007-02-01: ...另有两名女学员,在莱山区被抓,至今已有两个多月,家人去看人,说不在,多方打听没有下落,国保的人说,送莱阳精神病院了。这两名学员在这次被迫害之前是流离失所的,根本没有精神病。(注:其中一人名字叫刘仁玲,家住牟平区棉纺厂家属楼。另外一名姓张,是牟平区高陵镇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72.html

2006-12-09: 山东莱阳恶人榜

山东烟台莱阳市看守所所长王宝刚,大队长刘学仁(兼拘留所所长),民警:纪景峰、刘伟、刘文军(音)、刘玉南、宫廷方、王丽艳、尉曙光、于君松(音)、于春起、初国中、徐少鹏、戈所长(音)王坤伟、龙秀坤、赵树杰、邢所长(音)、宋雪莉、黄永国、黄保安。其中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的是所长王宝刚,打手宋雪莉和黄永国等。

现在莱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刘尧武和王松梅夫妇、赵瑞香(青岛)、刘仁玲(烟台牟平区)。他们正在遭受残酷的迫害。

莱阳市610洗脑基地设在莱阳党校内。莱阳市610成员:尉海波、刘鹏、徐××(司机)、孙洪進。他们是绑架大法弟子的急先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44292.html

2006-12-07: 十月十五日,邪恶之徒在烟台市莱山绑架了刘仁玲、张秀兰和烟台等地几位大法弟子。至今不知刘仁玲、张秀兰被非法关押在何处迫害,望知情同修提供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44153.html

2006-05-11: 烟台市牟平区棉纺厂几年来持续迫害大法弟子
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银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原名牟平区棉纺厂,曾是一个拥有三千多名职工的集体企业,在牟平地区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大而颇有名气的单位。在1999年7月江××和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棉纺厂大约有三十多名职工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来指导修心向善,不仅迅速达到袪病健身的效果,而且还从根本上提高人的道德水平。修炼法轮功的人,无论在家庭,还是在社会以及工作环境中,都能作为一个好人为他人和社会负责。有这样一批思想道德高尚,工作上诚实肯干、不计名利的炼功人为厂子工作,作为总经理,时已年近花甲的都本仁应该是幸运的。当时也有炼功人多次向他介绍过法轮功的书,他非常清楚这些炼功的人都是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好人。

然而不幸的是,当这场像“文革”一样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自上而下的爆发之后,棉纺厂竟成为牟平地区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单位。在人性良知和官职利益面前,都本仁选择了后者。牟平棉纺厂在总经理都本仁的直接授意下,从一开始就追随江氏和中共恶党对自己的职工不断進行着迫害。几年间,被其开除和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竟达十几人,到如今仍然在继续着。....2000年10月,于秀华和另几名同是大法弟子的棉纺厂职工再次進京上访,被劫持后押回到当地的大窑派出所。当时正任大窑派出所所长的王林和恶警徐长江等人对她们大打出手,并将于秀华、邹丽莎、秦树娥、曲秀丽和刘仁玲五名大法弟子绑在马路旁的电线杆上侮辱示众。10月的深秋,天空却还飘着雨,几个人在寒冷潮湿中受尽了折磨。这次于秀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期间还遭到了政保科恶警胡风瑞(胡风瑞因长期迫害大法弟子作恶多端而不思悔改,已于2005年遭恶报身亡)、何忠仁和张树波等恶人的刑讯逼供。当她出来的时候,等待她的却是被罚款2750元和开除厂籍,从此失去了工作。同于秀华一起的其馀几名大法弟子也遭到了同样的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127413.html

2005-11-05: 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大法弟子遭迫害

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恶警自八月份以来,非法抓捕大法弟子10多名,其中被非法劳教的六名,现在恶徒仍然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刘仁玲、李翠香被迫流离失所,家里上学的孩子无人照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5/113867.html

2004-12-18:山东省烟台市牟平棉纺厂六位大法弟子的孩子在大窑中学上学,孩子家长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所房子,让孩子们利用放学的时间学法、炼功。不法警察多次把孩子带到派出所威胁、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目前三位母亲被绑架关押后劳教,一位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9月1日晚,牟平国保大队和大窑派出所人员擅自闯入租房内,将前去送饭给孩子的母亲矫翠国抓走,并抢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孩子们下晚自习回来,不法警察们又去干扰,一晚上开着警车围着房子跑,吓得孩子们一夜没睡觉。这些警察执法犯法,强行把门打开,把孩子们带到大窑派出所,问都在哪炼功,孩子不回答,国保人员就威胁,并且要打孩子,幸亏学校校长在场才没动手。

以后不法警察多次把孩子带到派出所逼迫写不炼功保证,逼迫按手印。孩子们求助校长,校长无奈地说:“教人做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只是国家不允许,我也没有办法。”

9月2号下午,孩子的母亲刘仁玲、矫立香、孙厚云被不法警察强行从家中非法抓走。国保大队杨英海、朱建国、刘新伟、胡风瑞、王林把她们关在牟平看守所,逼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二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他们的无理迫害。这些执法人员想抓捕另一位不在家的大法弟子,就胁迫其配偶的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声称找不到这位大法弟子,就停发工资。

刚入看守所,看守所医生张剩体检,声称刘仁玲查出二种非常严重的病,强迫她吃药。刘仁玲不吃,张剩叫来八、九个男犯人按住她的腿,胳膊,用毛巾捂住鼻子,用钳子撬牙齿强行灌药。时隔3天,国保大队朱建国又去看守所,逼迫四位大法弟子签延期拘留证。她们抗议不签,被看守所林国法叫来几个犯人拖出去。

孙厚云被打后被强迫戴上了脚镣,刘仁玲、矫翠国绝食抗议,并向迫害她们的警察和看守人员讲真像。他们说:“我们不管,又不是我抓的你们,是上边叫我们看着你们,你们不出事就行了。”

刘仁玲、矫翠国绝食到第八天,看守所把医生找去强行灌食和不明药物,灌食期间她们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弟子有罪,”有一个恶毒的医生说:“你再喊,我捂住你的嘴。”每隔一天,医生就去强行给她们灌食。

到了12天,医生、看守所长和国保大队的人去看,刘仁玲告诉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有罪,他们不听。医生检查说刘仁玲发烧,要给他打吊瓶,她抗议不配合,结果没得逞,看守所医生王冬梅又叫来八,九个男犯人闯入女室,按住她的头,脚,胳膊,给她打针。这时,刘仁玲告诉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有罪,并向他们讲真像,狱医王冬梅说:没事,有女医生在。

矫翠国被非法关押到15天,浑身抽搐,蜷缩在一起。一位大法弟子告诉看守,根本没人管,后来医生去了,说有意识就没事。不法人员们怕出事,向二位大法弟子家属每人要2000元钱放回家。但时隔20几天,国保大队又一次去她俩家抓人。刘仁玲不在家,没有被抓着;矫翠国被非法抓走、非法判了3年劳教。

目前,不法人员们已经将矫翠国、矫立香、孙厚云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4-10-27:2004年9月2号下午,国保大队的胡风瑞、杨英海、朱建国、王林、刘新伟等人又强行把几位孩子的母亲刘仁玲(现在外流离在外)、矫丽香、孙厚云从家中非法抓走,关押在牟平看守所,逼迫她们写不炼功保证。四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他们的无理迫害,他们就让两个看守所的医生王冬梅、张剩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强行灌药和注射不明药物,对女大法弟子还有过激行为,当大法弟子提出抗议时,他们却说:“有女医生在没事,我管她炼功不炼功。”在看守所期间,他们故意摧残大法弟子的意志,在折磨过程中有几个医生说:“没事,只要有意识就没事。”最后,就向大法弟子的家属要钱,每人2000元。像这类事情,自99年7月20日以来,数不清有多少大法弟子遭到同样的迫害。

2004-10-11: 牟平银河纺织公司6位大法弟子(其中1人在职,其馀的因炼功已被开除或被迫辞职)的女儿都在大窑镇上中学,都在学大法。为了让孩子便于学法炼功,家长们在学校附近租了所房子给她们住宿。由于恶人举报,9月1日晚8点左右,恶警突然闯入,将去陪孩子的母亲矫翠国绑架走。9点学生下晚自习回来后,恶警又去搜查骚扰。

第二天,学生遭派出所警察、学校老师的逼迫,写不炼功保证。下午把在家的孩子母亲刘仁玲,矫丽香,孙厚云抓走。在看守所,四位母亲(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绝食十五天。刘仁玲,矫翠国因灌食呕吐,恶警勒令家属各交2000元钱把人接回。

现在还有二名大法弟子遭受折磨。而大窑中学的不法之徒也在不断的给这六位学生施加压力。

烟台 牟平区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3-28:山东烟台市善良农妇王超被警察绑架构陷


直接参与者:

牟平区王格庄派出所:办公电话:0535-4752008
所长矫捷 15898968886、05354752177
副所长李军 13506450111
警察王红军 15898968593
警察都建忠 18660065825
警察刘宏军 15898968536

国保大队:国保办公室电话 0535-4764108
陈维波 国保大队长 1589896898810
杜敬波 国保成员 15863832277
徐门举 国保成员 15898968318
曲方龙 国保成员 15898968312
王文健 国保成员 15898968317
徐英明 国保成员 15898968315

附牟平区相关人员信息
姓名 职务 办电 手机
(一)610办公室 0535-4219223
唐述壮 主任 0535-4220889 13053582179
鲍志娟 前任主任 0535-4219280 13806381782
林国军 副主任 0535-4219235 13506450019
孔朝辉 办公室主任 0535-4219223 13583545559
(二)牟平区委政法委 0535-4219130
王玉琪 政法委书记 0535-4219103 13808901356
王策铭 前政法委书记 0535-4219598 13606456788
高 升 政法委副书记 0535-4219085 13054578957
邵正国 政法委副书记 0535-4219836 13905351453
杨绍东 政法委副书记 0535-4219855 13405452113
邹德广 政法委副书记 0535-4219839 13376455300
王孝君 政法委副书记 0535-4219830 18253517277
(三)牟平区公安分局
陈传江 局长 0535-4236566 13361376899
刘永东 副局长 0535-2764103 1866006600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