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青羊区 >> 赵忠玲(赵忠林), 女, 44

赵忠玲(赵忠林)
成都检察院害死赵忠玲后宣布判刑三年
个人情况: 成都市锦江电机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建设路派出所辖区
个人近况: 2007年5月5日 迫害致死 (2007-05-1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0-0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9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23: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赵忠玲,女,四十多岁。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张小芳成天铐在小间内,想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她,她承受不了巨大痛苦,以撞玻璃抗议残酷迫害(注:自杀、自残不符合大法修炼法理),撞得头部鲜血直流。恶警毛豫春等指使犯人把赵忠玲拖到洗澡堂,拳打脚踢,强行用开口器对她进行野蛮灌食、灌盐水和不明药物;不准上厕所,强制她蹲在地上十几天,晚上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还铐在床上,让吸毒人员坐在她身上。本来身体很健康的赵忠玲,被迫害得弯腰驼背,皮包骨头。回家后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告密,遭非法判刑三年。回家后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后,送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医院。成都市“六一零”、新津洗脑班有步骤的虐杀了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赵忠玲在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赵忠玲的死亡通知书上有明显改过的痕迹。死时口腔内有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239448.html

2008-09-27: 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被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7/186665.html

2008-04-15: 赵忠玲赵忠玲先后五次被绑架,几乎每次释放回来都伤痕累累。2007年3月23日,赵忠玲再次被抓捕。一个月后赵忠玲生命垂危,但是当局拒不释放她,用很重的脚镣将她铐在床上,并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赵忠玲宣读判刑三年的判决书。一个半月后,赵忠玲被迫害致死,年仅44岁。赵忠玲去世后,当地政府逼迫其家人在判决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5/176546.html

2007-06-23: 成都检察院害死赵忠玲后宣布判刑三年
2007年5月8日下午,也就是在赵忠玲被检察院诱骗绑架害死的第二天,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看守所、派出所等到赵忠玲家,宣读检察院的所谓“判决”。该判决称,“赵忠玲是××组织成员,到派出所发传单被抓”,因此判赵忠玲有期徒刑三年。

刚刚失去亲人的赵忠玲家人纳闷:去的时候明明是检察院叫去谈话,怎么又变成了到派出所发传单?人都被你们害死了还要再被你们判刑?

赵忠玲家人问那伙人:“(赵忠玲)她犯了哪一条、哪一款(法律)?”
来人说:“法轮功我们想抓就抓,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2007年3月23日,成都金牛区检察院以谈话为名,叫赵忠玲到检察院去一趟。家人信以为真,可万万没想到,“人民”检察院竟以这样的方式把忠玲骗到检察院后将其非法扣押、抓捕。忠玲七十多岁的老父母再没想到,这一去,女儿再也没能回来。

赵忠玲是个身材修长、充满活力的女士,原是成都市锦江电机厂职工,为人热情善良,工作认真出色。九九年前,单位曾一个月发给她上万元的奖金作为鼓励。她的能干可见一斑。然而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美丽善良的生命,却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与非法而又残忍的折磨,直至被这场非法迫害夺走生命。

2007年3月23日,被非法扣押后,赵忠玲的父母一直不知其下落,很为女儿担心。20多天后,金牛区检察院让她父母去取忠玲骑去的电动车,并告知其父母她已被非法抓捕。想到女儿先后五次被绑架,几乎每次回来都脱了人形,两位老人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4月23日,赵忠玲已经生命垂危,但金牛区检察院、看守所、派出所等仍不放人,继续非法关押于青羊区人民医院,24小时一直用重重的脚镣将她铐在床上。

4月28日,为了逃脱罪责,检察院赶到医院,对躺在床上已奄奄一息的赵忠玲宣读非法判决书。对赵忠玲非法判刑三年。

5月4日,妹妹去被严密把守的医院监区看姐姐,忠玲已说不出话来,只是痛苦的比划了几下。

5月6日早上4点多钟,赵忠玲去世,年仅44岁。

5月8日下午,金牛区检察院、看守所、派出所等邪党所谓的“执法人员”才露面,到了忠玲家,先宣读检察院的所谓“判决”。宣读完后说:“现在人已死了,就不再追究刑事责任了。”要求家人签字,承认赵忠玲有罪。家人拒绝。“执法人员”威胁说“如不签字,七天后就将尸体另行处理。”

而给家人的所谓刑事裁定书签的日期为2007年5月8日,也就是赵忠玲迫害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他们来赵家的当天才补的。裁定书上说“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赵忠玲于2007年5月死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五)项的规定,裁定如下:本案终止审理。”那么4月28日到医院宣读的和在赵家宣读的所谓判刑三年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并且他们宣读的所谓判刑三年的裁决书也从来没让家人看到过。

为什么金牛区法院等要这样欺诈、加害生命垂危中的赵忠玲与其家人?

5月11日上午,在多方威胁恐吓下,处于悲痛和恐惧中的家人,因怕遗体被他们处理掉,将来家人祭奠都找不到尸骨;况且中国人讲入土为安,知道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担心亲人活着时受到那么多迫害,已极其痛苦,死后再无安身之处,于是只得无奈的签了字。等字一签,下午就催着火化。

人们不禁要问:

检察院为什么要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 非法抓人?“谈话”变成了绑架?

所谓的“判决书”是如何出炉的?为何逼迫、威胁家人签字?为什么要那么急着逼迫火化遗体?

赵忠玲死后牙齿上为什么有血?

为什么不让家人拍照?为什么到现在连他们自己“处理”过的遗照都不给家人?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就是因中共邪党怕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被曝光,怕被外界知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54.html

2007-06-05: 赵忠玲在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虐杀
赵忠玲,女,四十四岁,原成都市锦江电机厂职工,工作认真出色。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单位曾一个月发给她上万元的奖金作为鼓励。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赵忠玲几次被非法关押,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恶警张小芳、毛豫春等指使犯人拳打脚踢,成天铐在小间内,不让睡觉,不准上厕所,强行灌盐水和不明药物等,遭受种种折磨。

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赵忠玲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赵忠玲绝食反迫害,被关进青羊区人民医院继续迫害。零七年四月二日,赵忠玲在医院被输入不明药物。五月四日,赵忠玲的妹妹去看她时,她已经说不出话来,非常痛苦地比划了几下。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四点五十分,赵忠玲在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直到五月八日下午,金牛区检察院的人才通知赵的家人,人已经死了,“七天以后就烧尸体”。但是有关邪党部门却不准赵忠玲的家人看遗体。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几年来,该医院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遭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设在四楼上楼左侧。目前已知由该医院参与迫害导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5/156319.html

2007-05-11: 又一名大法弟子在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又一名法轮功学员赵忠玲在该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

已知被迫害而死于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该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具体场所:4楼上楼左侧:22—60(房间号和床号)。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赵忠玲被迫害致死后,直到五月八日下午,金牛区检察院的人才到她家去,告诉她家人,人已经死了。邪党不法人员说“七天以后就烧尸体”,至今还不准她的家人看遗体,说签了字才准看,并威胁她家人。不法人员说:“她自己要绝食。”言外之意,是说赵忠玲的死于他们无关。赵忠玲的父亲反问:“因为她没犯罪,她在家里为什么要吃饭呢?!”

赵忠玲的母亲质问来者:“你们都是扣个大帽子,什么‘利用×教扰乱社会治安’,具体她干了什么、犯了哪一条、哪一款?!”邪党人员们说:“法轮功,我们想抓就抓,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赵忠玲,生于一九六三年四月二日,原是成都市锦江电机厂职工,工作认真出色。九九年前,单位曾一个月发给她上万元的奖金作为鼓励。

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

九九年底,赵忠玲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

赵忠玲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张小芳成天铐在小间内,想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她,让她承受不了痛苦,逼得赵忠玲以撞玻璃抗议残酷迫害(注:自杀、自残不符合大法修炼法理),撞得头部鲜血直流。恶警毛豫春等指使犯人把赵忠玲拖到洗澡堂,拳打脚踢,强行用开口器对她进行野蛮灌食、灌盐水和不明药物;不准上厕所,强制她蹲在地上十几天,晚上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还铐在床上,让吸毒人员坐在她身上。本来身体很健康的赵忠玲,被迫害得弯腰驼背,皮包骨头。回家后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告密,遭非法判刑三年。回家后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赵忠玲在驷马桥附近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驷马桥派出所刘望言等人绑架。晚上,这些人又在建设路派出所一户籍警带领下到赵忠玲及母亲住的地方非法抄家,非法搬走赵忠玲的电脑主机,抄走一些信封,想以此作为证据,迫害赵忠玲。恶警把她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这是赵忠玲第五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她绝食反迫害,金牛区检察院违背天理国法,对其下了逮捕令,后因她身体虚弱,取保候审。零七年过年前,金牛区检察院一个姓周的和驷马桥派出所梁晓兵到赵忠玲家去过,姓周的还当着其家人的面质问赵忠玲:“我们这样对你有什么不对?”赵忠玲说:“共产党对法轮功从来就没讲过法律。”

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金牛区检察院的人反复打电话找赵忠玲,要她去一趟。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赵忠玲骑着电瓶车去金牛区检察院,结果被绑架。赵忠玲去后再也没有回家。她的父母都是七十几岁的老人了,一直不知道她的下落,很为女儿担心,泪水只有往肚里咽。

后来,金牛区检察院让赵忠玲的父母去拿她的电瓶车,才知道赵忠玲已经被非法抓捕。赵忠玲的父母拒绝配合恶警对女儿的迫害要求,后来,乡农市派出所把电瓶车送了回来。

赵忠玲被邪党人员劫持到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她绝食反迫害,后被非法关押到青羊区人民医院。

零七年四月二日,赵忠玲带着虚弱的身体,被强制输液迫害。四月二十三日,驷马桥派出所梁晓兵、医生(姓名、职务不详)、还有另一人(姓名、职务不详)去赵忠玲家,三人还说赵忠玲现在绝食,生命非常虚弱,每天要花很多医药费,要求赵忠玲的父母去看赵忠玲赵忠玲的父母说:“赵忠玲又没犯什么罪,凭什么抓她?!出了生命危险你们要负责!”

五月四日,赵忠玲的妹妹去看她,当时她已经说不出来话了,非常痛苦地比划了几下。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四点五十分,赵忠玲在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现在,赵忠玲的家人,特别是赵忠玲上了年纪的父母亲,不仅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还要承受恶人的威胁。

邪党恶人把善良的大法弟子迫害致死,然后又威胁大法弟子的家人,实际就是知道自己理亏,怕大法弟子的家人揭露、上告。杀人者有什么资格去和被害人家属谈条件,甚至威胁被害人家属呢?我们呼吁严惩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赵忠玲的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2/154615.html

2007-03-29: 成都市大法弟子赵忠玲在金牛区检察院失踪
成都市大法弟子赵忠玲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到金牛区检察院去后,至今未回家,也没有任何部门通知其家人,目前下落不明。

零六年十一月,赵忠玲发真相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金牛区检察院违背天理国法,对其下了逮捕令,后因她身体虚弱,取保候审。过年前,金牛区检察院一个姓周的和驷马桥派出所梁晓兵到赵忠玲家去过,姓周的还当着其家人的面质问赵忠玲“我们这样对你有甚么不对?”赵忠玲说:“共产党对法轮功从来就没讲过法律。”几天前,金牛区检察院的人反复打电话找赵忠玲,要她去一趟。赵忠玲去后再也没有回家,她的父母很担心,都是七十几岁的老人了,他们的泪水只有往肚里咽。

赵忠玲,女,四十多岁,原是成都市锦江电机厂职工,工作认真出色。九九年前,单位曾一个月发给她上万元的奖金作为鼓励。九九年底,赵忠玲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回家后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告密,遭非法判刑三年。回家后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这次是第五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9/151774.html

2007-01-16: 营救成都大法弟子赵忠玲
成都大法弟子赵忠玲于2006年12月底已从成都市看守所被取保候审回家。

成都金牛区检察院已非法逮捕赵忠玲,因赵忠玲绝食身体虚弱,才不得不将人放回。但金牛区检察院还想继续迫害。

赵忠玲家住建设路派出所辖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6/146940.html

2006-12-20: 成都市大法弟子赵忠玲被驷马桥派出所恶人绑架
成都市大法弟子赵忠玲,于2006年11月15日在驷马桥附近讲真相时被驷马桥派出所刘望言等人绑架(其他人姓名不详)。晚上,这些人又在建设路派出所一户籍警带领下到赵忠玲及母亲住的地方非法抄家,搬走赵忠玲的电脑主机,抄走一些信封,想以此作为证据,迫害赵忠玲,现赵忠玲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0/145110.html

2005-09-03: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犯罪事实
成都大法学员赵忠玲被张小芳成天把她铐在小间内,想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她,让她承受不了痛苦,她以撞玻璃抗议邪恶的迫害,撞得头部鲜血直流。受恶警毛豫春指使,有一次我们看见几个犯人把赵忠玲拖到洗澡堂,拳打脚踢,强行用开口器对她進行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3/109702.html

2005-07-16: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灌浓盐水
这是一种极残忍的酷刑。大法学员被几个人按倒在地,坐在身上,用铁开口器把牙齿撬开固定在最大档(牙齿都要撬松,开口器另一端就顶在了喉管,喉管都要顶出血。然后,开始灌食盐兑的浓盐水,浓盐水灌在喉部位会憋气的,很容易窒息而死,而且浓盐水对胃的损伤极大。这是一种酷刑,痛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由于用了开口器,灌的任何东西進去是吐不出来的,如不咽進去就出不了气。而且浓盐水是吞也吞不進,在喉部堵着,时刻有生命危险。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赵忠玲、黎云、王红霞、付利琼、邓忠素。更有朱银芳被灌浓盐水和大便致死。

吊铐
此种刑罚只能脚尖着地,脚后跟不能着地,如脚后跟着地手就被铐子勒進肉里去。严重时,会上吐下拉,手会失去知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游全芳、王红霞、张世清、尹发凤、耿小俊、赵忠玲

蹲铐
蹲着铐在铁床脚上,坐不下、站不起,脚钻心的痛。赵忠玲等受此酷刑。

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有:张世清、李光青、陈晓玲、刘霞、吴玉萍、尹发凤、付利琼、陈金华、唐天敏、王红霞、李雪梅、朱银芳、李玉华、李冯琪、赵忠玲、杨太英、许萍、何玉梅、钟水蓉、耿小俊、郑材先、高燕、杨绍培、苏世辉、吕燕飞、陈富珍、祝跃辉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

2005-04-05: 北京恶警的暴虐和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的凶残
赵忠玲:多次被关小间强制转化,灌盐水,不准上厕所,让她蹲在地上十几天,晚上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还被铐在床上,让吸毒人员坐在她身上。四十岁左右、本来身体很健康的她,被迫害得弯腰驼背,皮包骨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5/98917.html

2004-10-04: 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
我是不久前才从劳教所刚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弟子,我所看到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就是酷刑迫害、人格侮辱、药物摧残和强制洗脑。这样的事情简直举不胜举,真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赵忠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强制“转化“的,恶警张小芳将她单独隔离,不准任何人接近,然后几个杂案犯包夹她,每天大把大把的药强迫她吃下去,如自己不吃,就用“开口器”灌。几十天后的一个凌晨,发生了所谓的“自杀”。以后到医院,在头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恶警张小芳又把赵忠玲关在房间里,门、窗都关上,杂案犯又在她身上踩,强迫她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这叫甚么“教育、感化”。

恶警张小芳用惯用的隔离手段,用药物来迫害一个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吴世莲。在被迫害的几十天里,吴世莲没有被药物造成身体极度痛苦而屈服,一个姓毛的警官凶恶的说:“对吴世莲‘十滴水’加量!”

恶警张小芳认为学员耿小俊“转化”不好,她就用惯用的手段对耿小俊進行迫害,并且用绳索把她的腿以盘腿的形式捆起来,致使她的脚肿得很大,双腿从下到上起了很多大鸡蛋那么大的泡。试问张小芳这叫“教育、感化”吗?

这里的警察,不管文化程度有多高,都是道德极其败坏的人,因为她们强迫大法弟子骂低级下流、不堪入耳的话。恶警王珊还叫嚣着说“就是不准你做好人……!”

试问这像一个警察应有的品德吗?付丽琼不骂自己的师父,被恶警张小芳扇了很久的耳光,然后叫杂案五花大绑像对耿小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把她腿捆起来。

在2003年4月26日那天,是潘姓警官和唐姓警官值班,中午吃过午饭,她们把所有的人都关到了寝室里。由于大法弟子朱银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们叫杂案犯把她从院坝拖到洗澡室里之后,我们听到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不一会儿就甚么声音也没有了,大法弟子朱银芳就这样被邪恶迫害死了。

在七中队的人,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她们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天的生产劳动都在20个小时上下,甚至是通宵,这些都是经常的事。恶警看见谁不顺眼,打、骂是家常便饭,她们说这就是劳教。这里的人说:“表面上莺歌燕舞、歌舞升平,背地里却血流成河。

2001-04-07: 天津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赵忠林:女,36岁。家住省委宿舍,户口属于王家坝派出所。99年12月因为進京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6月再次進京上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因为坚修大法于2000年12月被劳教2年。现被关押于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成都 青羊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2-09: 成都市青羊区草堂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青羊横街9号 邮编:610031
办案警察:宋林15982325559
办案领导:唐毅(草堂派出所所长)13880123166
崔永18030893813、毛军13540826169、成永强13551848005
郭璐、肖飞、徐建、叶旭波、李维
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大道江汉路222号9号楼,邮编610031
检察官:王溦、张振华15828108620
成都市青羊区法院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大道江汉路东署前街42号
邮编610031
审判长:蔡茂 86263017 李波18780288033 王润明13183820022
陪审员:王蜀宁、王琳琳
书记员:李树桐
李星

2018-07-02:各地迫害责任单位人员信息更新、补充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检察官崔勇18180411272(涉易文君案)

2018-05-30:成都市草堂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青羊横街9号 邮编610072
电话:02887775437
原办案警察:宋林 15982325559
社区警察:郑晓洪18980806060、17302890320
钱剑勇 13880022839 黄鹤 13808096677张磊 13808037722翁天 13558725911黄建 13908222565
毛军 13540826169唐毅 13880123166 曾建明 18228005115吴晓娟 18980442448 罗元 15902864586
李朝 13880958703马捷 18227638886赵林鹏 15883902729戴萍 13808202495 古军 13982098222
罗敏 13880856603 李静 13551321833 万兵 13981880488 呼伟 15881235555 沈小龙 15183698163
成永强 13551848005 刘雪泽 13708197568舒国芳 13880017589 宋全敏 1390823196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07-03-29: 成都市电话区号:028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
邮编:610031
成都市九里堤星科路3号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
检察长:刘庆华办87618117宅87782178
公诉科:秦宗龙
一科科长:刘亚波
办公室主任:黄维智
研究室副主任:史斌
邮编:610031
成都市交大路178号金牛区公安分局
一科:张科长
局长:董世怀
副局长:李刚
邮编:610081
成都市驷马桥派出所
梁晓兵 ,刘望言

金牛区检察院 地址:成都市九里堤星科路3号
检察长     刘庆华 办87618117 宅87782178 手机13808011178
办公室主任 黄维智 办87620535 宅87608068 手机88092386
公诉科科长 秦宗龙
政研室副主任 任史斌
一科科长   刘亚波 8335369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