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 >> 吴世莲, 女, 4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0-0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世莲
孙子/孙女: 吴莲洁(母吴世莲)
兄弟姐妹/伯父母: 吴世海
祖辈亲人: 龙庭珍(龙廷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6-14: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再次阻拦律师会见吴世莲、王红霞

2014年5月14日,吴世莲、王红霞的律师第二次赶往成都龙泉女子监狱,结果监狱不给任何理由拒不安排会见。

自转狱龙泉,外面就一直无法获知吴世莲、王红霞的消息,只知道她们一进去就被严管,而“严管”代表着虐待、包夹、洗脑,甚至更可怕的事情。不知她们现在身体如何,精神可好,亲友们非常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3/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3425.html
2013-05-15: 成都女子监狱阻律师和家属会见吴世莲
四川凉山州越西县法轮功学员吴世莲的家属和律师去监狱探望吴世莲,却遭到成都女子监狱狱警的百般刁难,最终以吴世莲炼法轮功又没“转化”为由,蛮横的拒绝家属和律师见吴世莲

狱警公开说吴世莲不“转化”,正在被“严管”,吴世莲是不是遭受了严酷的非人折磨监狱方才不准家属和律师见人?吴世莲信仰“真、善、忍”遭到如此严酷的迫害,在监狱里连一般杀人犯都有的见律师和家属的权利都被剥夺。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两位律师与三位亲友前往位于成都龙泉驿的成都女子监狱见吴世莲吴世莲于今年二月份从越西看守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

监狱会见室的警察昨天告诉吴世莲77岁的老母亲说,需要当地派出所证明她与吴世莲的关系,说发传真也行,并说接见室没有传真机,家人可去洛带找的到。老人家费了很大周折转回洛带、联系家里人、找传真机、那边开证明、找传真机传过来,终于在今天上午快九点钟才拿到了证明的传真件,可是监狱又以不是原件为由拒绝安排。旁边民众帮助说情,警察才向监区报了。

监区出来一位女警,对老母亲说:我先问一下你对法轮功的态度。老母亲据实说了吴世莲及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意思是法轮功好,警察就说:你都是这样的认识,咋个能见她?对她“转化”不利,我们不安排。亲友帮着说情,她依然打着“我们是按照法律规定执行的,不“转化”就不安排接见”的幌子拒绝见面,接见室的警察(警号:5104199)在一边帮腔,两人都说带来的衣物也不准送进去,亲友请他们拿出“不转化就不准会见”的规定看看,她重复了一遍所谓“依法管理”的借口然后匆匆离去;而接见室的警察又说“没有这个规定”关门进去了。

老母亲来成都一周时间了,最后竟然被如此刁难见不到女儿,不禁悲从中来,在会见室失声痛哭,并哭诉家里的悲惨遭遇。路过的警察都驻足观望,亲友解释给他们听并请他们帮忙。最后下班关门了,路过的一位男警官见到家属的情况,很同情地说:你们下午再来,我到时跟他们说。但家属想到这两天的种种遭遇和折腾,已对被邪党控制的监狱失去了信心,最后伤心地回家了。

与此同时,两位律师也去办理见当事人的手续,然后回会见室等答复。一会儿,一位陈姓警官(警号:5104415)告诉律师:吴是炼法轮功的,她母亲也是炼法轮功的,这种情况就……,意思是要向上级报告、比较复杂之类。过了很久,狱政科女警邬宗碧(警号:5104315)与另一女警出来告诉律师:不予安排见当事人,她现在是严管期间……律师表示这是不合法的,坚持要求安排接见,双方交涉了很久,另一律师也实在是看不下去,说:你们不安排律师见,起码让老人家看看女儿,你们自己看看,那么大年纪又大老远来的,家里又贫困,就让她见见家人嘛。可这两位女警察仍然麻木的坚持不准见人,最后也匆匆离去。

而家属在成都请律师时,竟遭到司法部门的非法干涉。司法厅人员以“为律师安全考虑”为由不批准律师接案。律师接案需要报司法部门批准,这是邪党执政下的又一司法怪象。

律师在越西县见到吴世莲时,她就被迫害的走路都困难了,吴世莲在成都女子监狱情况怎样?家人和律师都为她的身体状况和人身安全担忧。

吴世莲被迫害事件回放:

吴世莲,女,现年46岁,二零一二年五月,吴世莲因在越西县板桥乡讲真相被当地警察绑架。被越西县法院秘密判四年刑,吴世莲本人不服违法判决向凉山州中级法院上诉, 凉山州中院采取欺骗和回避的态度非法阻碍律师介入,随后维持枉法诬判。吴世莲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份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

吴世莲被抓前在越西卖水果,还能挣点钱补贴家用,现在没有了这个经济来源。如今她父母还有她的弟弟吴世海(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别人照顾)几口人就靠他父亲的一点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吴世莲以前病多,后来炼了法轮功,从此无病一身轻,处处按真、善、忍来做好人。十几年来,吴世莲因讲真相多次被“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以前就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和劳教两次共三年半,在监狱和劳教所受尽了折磨。

吴世莲弟弟吴世海现年43岁,成都理工学院毕业,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诚实善良,工作勤奋、敬业,受到同事好评和学生的爱戴。但从九九年开始,他多次被昭觉“六一零”迫害,被单位非法克扣工资、监视。非法关押不下四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四年。

在劳教所里,他受到强行超极限罚跑、站军姿等体罚,导致休克多次。每天从早上一直站军姿到夜二点钟,有时甚至通宵。还受到警绳捆、电棍击、灌食等各种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还被新华劳教所送到绵阳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强行吃药,致使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轻微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

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九年他在德阳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全身被竹片打烂,打伤的脚还未好又被犯人用脚踩后,指甲被踩破裂开后脱落。两只脚6个脚趾甲都脱落了。双耳被打得充血以后没有及时抽血,血全部淤塞在里面导致双耳朵全部硬化,呈暗红色的肿块,完全变形了;他的门牙被打落两颗,嘴角上还留着深深的伤痕,头上的伤痕随处可见。

在德阳二监区,吴世海被毒打得遍体鳞伤,说不出话来,走路非常困难,每天点名报数多少次,他就被折磨多少次。恶警还诬蔑他,把他拖进抬出,高高抬起砸在地上,而且还指使多人暴打,经常不给饭吃。他被加戴刑具脚镣、手铐,关在禁闭室,只准穿一点点衣服,被褥也很少。在寒冷的冬天睡在地上。不论春夏秋冬,每天凌晨两点就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拖出去用冷水淋,有时还被拖到厕所里把头往水池里按。又被罚站,不准睡觉,只要一闭眼,恶人就用竹扁打头,有时打得满头是血,随时用手戳他的眼睛,吴世海的眼睛就是被这样弄瞎的,被迫害成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九年,吴世海从德阳监狱回到家中,昏睡了数十天,才能下床吃饭,他的父母流着泪看着眼前的儿子,想到昨天的儿子还是一个为人师表、受人尊敬的教师,现在却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心里非常悲伤,泪如雨下。

吴世海现在只能靠着父母照顾,本来有个姐姐吴世莲能帮助照料,如今吴世莲又被冤枉判了四年,她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女儿无依无靠(吴世莲早年离异)。这真是给他们一家人雪上加霜。

吴世莲的母亲龙廷珍,七十多岁,以前得过严重的风湿,两膝不能下蹲,几乎残废,但修炼法轮大法后不药而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女儿吴世莲一起被昭觉“六一零”系统绑架,并抄了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儿子吴世海被非法抓捕后,又被凉山州越西县邪恶迫害。如今,老人面对的是女儿被绑架,儿子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吴世莲一家的经历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缩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5/成都女子监狱阻律师和家属会见吴世莲-273995.html


2013-03-12: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吴世莲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

据悉,被凉山州越西县法院枉判四年的法轮功学员吴世莲,2月下旬,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2/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0847.html

2013-02-22: 四川越西大法弟子吴世莲正在绝食抵制诬判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现年46岁的法轮功学员吴世莲女士,被越西县法院偷偷判了四年刑,现在被非法关在越西看守所。吴世莲本人不服违法判决向凉山州中级法院上诉。凉山州中院采取欺骗和回避的态度非法阻碍律师介入,律师已依法对越西县法院非法秘密开庭、中院二审法官王昌芹不公开审理等诸多违法行为在相关部门進行了控告。吴世莲正在越西看守所绝食,抵制越西县法院对她的枉法诬判。

2012年5月22日,吴世莲在板桥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已被非法关了近9个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2/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0301.html#1322123240-14

2013-02-01:吴世莲被秘判 律师控告法院诸多违法行径
四川越西县现年46岁的法轮功学员吴世莲女士,被越西县法院偷偷判了四年刑,现在被非法关在越西看守所。吴世莲本人不服违法判决正在向凉山州中级法院上诉。凉山州中院采取欺骗和回避的态度非法阻碍律师介入,律师已依法对越西县法院非法秘密开庭、中院二审法官王昌芹不公开审理等诸多违法行为在相关部门進行了控告。

2012年5月份,吴世莲去昭觉为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的弟弟吴世海要工资,遭到昭觉六一零威胁。回越西后,就一直被跟踪。2012年5月22日,吴世莲女士在板桥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了近8个月。在此期间,吴世莲家属没有得到任何口头和书面的通知。吴世莲家人为其请了北京律师介入吴世莲上诉案中。

2013年1月24日下午,律师和家属到凉山州中级法院去交手续,刑一庭庭长罗春秀不见律师,律师打电话给她,她不接。凉山中院法官王昌芹告诉律师,吴世莲的案子已经结案,裁定书已经下给越西法院。律师问,吴世莲的材料是甚么时候到中院的,王说元旦以后。律师问,裁定书是甚么时候发出的,王不回答。

25日上午,律师和家属马上到越西县看守所去见吴世莲本人,吴世莲说没有收到裁定书,到越西法院,毛打前法官告诉律师,没有收到裁定书。律师和家属要求越西法院给家属判决书,毛打前说案子在中院,不给家属判决书。

25日下午律师又返回到凉山州中级法院要求刑庭接受律师手续,王昌芹再次以结案了,裁定书正在路上(越西县距离凉山中院所在的西昌市120公里)欺骗律师,阻碍律师介入,律师问谁是吴世莲的承办法官,王昌芹说,她就是,律师问,在二审阶段,王法官去见过当事人没有?王法官说,没有。律师指出,按照法律,当事人没有接到裁定书,二审裁定就不能执行,案子应该还在中院,不接受律师手续、拒绝律师复印卷宗是违法的。在二审阶段,中院法官王昌芹既没有见当事人,又没有开庭公开审理,就做出裁定,是违法的。

吴世莲的辩护律师已确切了解到越西县法院和吴世莲本人并未收到凉山州中院的终审裁定书。律师依据宪法41条等对王昌芹的违法行为進行了控告,由于当日是周五下午,州检察院已下班,律师以特快专递形式将控告书邮寄递州检察院等各部门,要求:1、对吴世莲案二审承办法官王昌芹拒绝接受律师委托手续、拒绝律师复印卷宗一事進行立案调查;2、对吴世莲案二审不公开审理一事進行立案调查;3、追究被控告人王昌芹的纪律责任、乃至行政责任。

28日,律师到凉山州检察院控申科和州纪委对中院的违法行为進行控告。凉山州检察院控申科一个姓高的接了材料,说请示领导。后来州检察院沙马木呷打电话告诉律师,他们了解的情况是中院因为停电,影响了裁定书的下达(停电会停几天?明显骗人)。

律师到州纪委,一个姓刘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

吴世莲被抓前在越西卖水果,还能挣点钱补贴家用,现在没有了这个经济来源。如今她父母,还有弟弟吴世海,几口人就靠他父亲的一点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吴世海现年四十三岁、成都理工学院毕业,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诚实善良,工作勤奋、敬业,受到同事好评和学生的爱戴。但从九九年开始,他多次被昭觉“六一零”迫害,被单位非法克扣工资、监视。非法关押不下四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四年,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吴世莲以前病多,后来炼了法轮功,从此无病一身轻,处处按真、善、忍来做好人,后来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无处申冤,就只有把受冤的事实给老百姓讲,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情况,就是讲真相。十几年来,吴世莲因讲真相多次被“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以前就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和劳教两次共三年半,在监狱和劳教所受尽了折磨。

吴世莲这次在2012年5月份被绑架前,曾去昭觉为弟弟吴世海要工资,遭到昭觉610威胁。回越西后,就一直被跟踪,最后在板桥乡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吴世莲被秘判-律师控告法院诸多违法行径-268468.html

2013-01-29: 弟陷冤狱多年被迫害失明 姊遭诬判四年

吴世莲女士,现年四十六岁,已被越西县法院秘密判了四年刑,现在被非法关在越西看守所。吴世莲本人不服违法判决,正在向凉山州中级法院上诉(相关材料已到中院),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吴世莲在板桥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已被非法关了近八个月了,在此期间,吴世莲家属没有得到任何口头和书面的通知。

吴世莲被抓前在越西卖水果,还能挣点钱补贴家用,现在家中失去了这个经济来源。如今她父母还有她的弟弟吴世海(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别人照顾)几口人就靠他父亲的一点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吴世莲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后来炼了法轮功,从此无病一身轻,按真、善、忍来做好人。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迫害法轮功,诬蔑法轮功,不准老百姓炼法轮功,搞人人过关,炼法轮功的人连做个好人、有个好身体的机会都没有了,古代都讲个拦轿喊冤、击鼓喊冤,受了冤枉为啥不准人喊个冤?法轮功学员就去喊冤,但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申冤,就只有把受迫害的事实跟老百姓讲,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情况,不参与中共一伙迫害好人,让这场迫害停止,这就是讲真相。十几年来,吴世莲因讲真相多次被“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以前就曾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和劳教两次共三年半,在看守所和劳教所受尽了折磨。

吴世莲这次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份被绑架前,曾去昭觉为弟弟吴世海要工资,遭到昭觉六一零威胁。回越西后,就一直被跟踪,最后在板桥乡被绑架。

吴世莲的弟弟吴世海现年四十三岁、成都理工学院毕业,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诚实善良,工作勤奋、敬业,受到同事好评和学生的爱戴。但从九九年开始,他多次被昭觉“六一零”迫害,被单位非法克扣工资、监视。非法关押不下四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四年。

在劳教所里,吴世海受到强行超极限罚跑、站军姿等体罚,导致休克多次。每天从早上一直站军姿到夜二点钟,有时甚至通宵。还受到警绳捆、电棍击、灌食等各种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还被新华劳教所送到绵阳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强行吃药,致使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轻微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

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九年,吴世海在德阳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全身被竹片打烂,打伤的脚还未好又被犯人用脚踩后,指甲被踩破裂开后脱落。两只脚六个脚趾甲都脱落了。双耳被打得充血以后没有及时抽血,血全部淤塞在里面导致双耳全部硬化,呈暗红色的肿块,完全变形了;他的门牙被打落两颗,嘴角上还留着深深的伤痕,头上的伤痕随处可见。

在德阳二监区,吴世海被毒打得遍体鳞伤,说不出话来,走路非常困难,每天点名报数多少次,他就被折磨多少次。恶警还诬蔑他,把他拖進抬出,高高抬起砸在地上,而且还指使多人暴打,经常不给饭吃。他被加戴刑具脚镣、手铐,关在禁闭室,只准穿一点点衣服,被褥也很少。在寒冷的冬天睡在地上。不论春夏秋冬,每天凌晨两点就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拖出去用冷水淋,有时还被拖到厕所里把头往水池里按。又被罚站,不准睡觉,只要一闭眼,恶人就用竹扁打头,有时打得满头是血,随时用手戳他的眼睛,吴世海的眼睛就是被这样弄瞎的,被迫害成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九年,吴世海从德阳监狱回到家中,昏睡了数十天,才能下床吃饭,他的父母流着泪看着眼前的儿子,想到昨天的儿子还是一个为人师表、受人尊敬的教师,现在却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心里非常悲伤,泪如雨下。

吴世海现在只能靠着父母照顾,本来有个姐姐吴世莲能帮助照料,如今吴世莲又被冤枉判了四年,她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女儿无依无靠(吴世莲早年离异)。这真是给他们一家人雪上加霜。

吴世莲的母亲龙廷珍,七十多岁,以前得过严重的风湿,两膝不能下蹲,几乎残废,但修炼法轮大法后不药而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龙廷珍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女儿吴世莲一起被昭觉“六一零”系统绑架,并抄了家,被非法判一年劳教(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儿子吴世海被非法抓捕后,又被凉山州越西县邪恶迫害。如今,老人面对的是女儿被绑架,儿子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吴世莲一家的经历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缩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弟陷冤狱多年被迫害失明-姊遭诬判四年-268338.html

2012-08-12: 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2/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261304.html

2012-08-04: 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中共四川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上半年罪行综述-259819.html

2012-06-30: 四川凉山州越西县法轮功学员吴世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四川越西县吴世莲在板桥乡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县公安局警察将他劫持到看守所立即下了“逮捕”令,吴世莲在看守所后绝食约二十天左右,目前已被迫害的双脚出现以前一样的症状,不能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0/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9566.html

2012-05-28: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法轮功学员吴世莲被绑架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法轮功学员吴世莲,于2012年5月22日到越西县新民镇板桥乡讲真相救人,被恶人举报,当天就被越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给绑架了。下午6点钟,又把家都给抄了。

她弟弟吴世海在德阳监狱关押期间,受尽折魔,双眼被恶警用食指和中脂戳瞎,看不见,十个脚指甲已被德阳监狱恶警用胶把钳给他拔了,现在已残废在家,生活无着落,就靠吴世莲卖水果围持生活。

自99年7.20以来他们为了救人曾多次被骚扰、抓捕、判刑、关押、劳教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70.html

2012-05-26: 四川省法轮功学员吴世莲被绑架的部份联系电话

2012年5月22日,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法轮功学员吴世莲被当地县公安局非法抄家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5/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8062.html

2008-02-23: 西昌市法轮功学员赖玉文、吴世莲被送到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据悉,二零零八年元月中旬,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赖玉文、吴世莲被市610派人送到资中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赖玉文、吴世莲和汤琼是二零零七年五月被迫害的,三人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汤琼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

相关责任人:西昌市国安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3/172979.html

2007-06-28: 西昌610欲对对赖玉文等大法弟子非法劳教
据悉,西昌610系统(国安大队、市公安局法制科、凉山州劳教委、州法制处等部门)妄图对5月24日被非法关押的三位大法弟子赖玉文、吴世莲、汤琼非法劳教一年半,并想以此要挟家属、榨取钱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8/157763.html

2007-06-02: 四川省西昌市18名同修遭绑架事件的补充
2007年5月24日上午9点左右,西昌市西城派出所,西昌市长安派出所和西昌市国安大队刘国祥,郭健和三个女的警察强行破门而入,将在大法弟子赖玉文家的18名同修强行非法抓捕,当时一车拉到西城派出所,过了10多分钟又拉到市国安大队,另一车直接拉到市国安大队,对这18名同修分别進行非法审问,强行按手印,照相。其中15名同修已被放回家,还有三名同修赖玉文、汤琼和吴世莲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西昌拓荒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20.html

2007-03-05: 四川越西县610、国安队、资中楠木寺对我的迫害

吴世莲

二零零四年过年前(元月上中旬)越西县国安队潘学员、李某某以及六一零刘某某到我哥家追问我在哪里?我哥将我母亲的住址告诉他们,他们找到我母亲,以“关心”我生活的谎言,蒙骗我母亲。我母亲将他们带到了我的住处,他们以“关心我生活困不困难”为幌子来掩盖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本质。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上午九点多,越西国安以潘学员为首,另有两名公安气势汹汹的叩门,刚一开门就闯進住房到处乱翻,抄走了大法书《转法轮》一本、讲法碟十盘,炼功磁带二盘,音乐带三盘,真相光碟一盘,和其他大法讲法书,还有我的身份证,随身听一个,耳机一副,红包和十多份真相资料。

他们跟我说:“走,去交流,你们的人在那里。”他们三人连拖带推,将我拖不动时,就一人夹住双臂,一人抬一只脚,将我抬上车,我挣脱下来,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将我的身子抬上车,脚在车外。潘学员将我的鞋折的鞋帮与鞋底脱线一半,衣袖与衣身撕脱线一只,我的手抓住车门,潘学员就打我的手,将我绑架到县看守所。第三天早上,潘学员、李某某等才到我住处将资料堆成三堆拍照为迫害我找藉口。

一个星期后,叫我从关押我的房间里出来,同时出来一些吸毒人员。潘学员他们带来了举报者,隔着沙门来认我,真相资料也给我栽赃成一百多份。给我拍照时是由几名吸毒的男人员揪住我的头发,按着手臂,按着脚,强行拍照,把劳教书拿去叫我妹给签字,劳教我两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绑架進看守所,二月二十三日下午法制科把劳教书甩给我,第二天早上五点就叫我到楠木寺去,我说要申诉,看守所人员说:“到楠木寺去申诉。”

到资中楠木寺下午天已黑了,七队恶警张小方指使民管会人员强迫我将衣裤鞋袜全部脱光搜身,搜完身叫我坐军姿,不按照它们的要求做就打我,我的嘴被张小方一耳光打出了血,在打我的同时她嘴里还说着诬蔑、诽谤大法的话,手被吸毒人员张小燕打红一大块。张小燕是南充人,诬蔑、诽谤法轮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之一。

后见我身体瘦弱就叫我睡了(因在看守所绝食人也瘦了一半),由两人将我夹在中间睡。由五人包夹,一天到晚吸毒人员叫骂转化,转化者一组去了又来一组。手动,脚动的威胁恐吓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在楠木寺奴役劳动通宵是常事,深夜两三点睡觉是早觉。恶警毛豫川经常挂在嘴上说的却是“你们挣来的钱还不够吃饭、喝水”。在那里不让解手,不让洗漱是常事,吸毒者们依仗恶警,随意打骂法轮功是家常便饭。

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毛豫川将我双铐在四楼的床上,下铺第一个脚踩架上吊成半蹲式近一个月时间,期间加上精神洗脑,灌我喝水不让解手,吓哄欺骗,软硬兼施,达不到目的又升到第二个脚踩架上吊蹲着,手被手铐磨破了皮,铐出血泡,脚蹲的站起来困难,走路也困难,铐坏了两副手铐。吃饭只开一只手铐,不准站着吃,只能半蹲着吃。深夜二、三点,四点才睡,睡觉时双铐铐在床头架上,不能翻身,动一下都困难。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七中队、八中队合队为七中队,恶警吴某某以伪善的笑脸,叫我写“转化书”,当这招不灵时,强迫我看诬蔑法轮功的碟子,转化的人轮番来;吸毒者强迫我站军姿迫害,脚弯,手弯,吸毒人员侯亭亭、宋某某就用衣架,扫帚棒打手,打脚,打膝盖,一双膝盖被打的瘀血,脚站肿了,手也肿了,解手时还要强迫下楼打报告,二十四小时轮番守着,三、四点,四、五点,才让睡,吸毒者随心所欲打骂法轮功学员,随意占用法轮功学员的钱物,她们转化五个法轮功记功一次,减教二十一天。

这就是中共流氓专政统治下的挽救人的欺骗,残暴,伪善,丑恶的嘴脸。它毁了你的一切,剥夺了你的一切权利,还要欺骗世人说它在挽救你的卑鄙下流的谎言。

满教回家后,我在西昌亲戚家,越西国安,潘学员,六一零刘某某,公安人员,村上镇上的人员一路跟踪我母亲到西昌亲戚家,威胁说两会期间怕我去上访,要给我办低保,解决我的生活困难,说是要把土地收回去才能办来骗我,叫我回越西。当时我不在亲戚家,在半路上,他们把我绑架拖上车,拉回越西,交给我父亲,把我反锁在家里。他们经常去骚扰我家人,恐吓我母亲,说我一出走,就抓我母亲。我被绑架走后,潘学员他们就伙同西昌城北派出所,去搜了西昌亲戚家,事过一天后,他们又去搜了亲戚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5/150183.html

2006-03-13: 四川越西县公安局和凉山州610还在行恶

吴世莲,凉山州昭觉县大法弟子,2001年11月同大法弟子陈玉、龙庭珍一起在昭觉县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昭觉610系统绑架,(参与迫害的部份恶人:昭觉县委副书记吴锦平、政法委副书记杨通才、县国安大队大队长田茂其、新城镇派出所等。)并抄了其家,抄走几千份真相资料及大法书籍。

吴世莲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后转到凉山州越西县,被越西县非法关押5个月。2004年中国新年期间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后,被越西610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 2年(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吴世莲被非法劳教两年后,刚从资中市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回来才两个月,2006年3月9日,越西县公安局到西昌伙同西昌市北城居委会、东城派出所到北街杨娘家非法将杨娘家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抢走,并逼问杨娘:吴世莲是哪时候到她家的?要杨交出吴世莲和她母亲。妄图再次绑架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3/122678.html

2005-06-02: 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大法弟子吴世莲因讲真像被越西县国安大队非法劳教两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其女吴莲洁,8岁,父母离异,原跟母亲吴世莲生活,吴世莲遭迫害后,小莲洁只有依靠外婆外公抚养。但今年5月初,外婆龙廷珍因讲真像又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凉山州越西县,可怜的小莲洁只有与年老外公艰难度日。

2005-05-28: 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民师校教师、大法弟子吴世海被非法抓捕后,他母亲又被凉山州越西县邪恶迫害,具体情况待查。

大法弟子吴世海于4月6日被邪恶非法抓捕、抄家,27日县公安局发出所谓“逮捕通知”。吴世海遭到残酷折磨,被送医急救。

吴世海及其母亲龙庭珍、妹妹吴世莲都是大法弟子,当地大法弟子很少,他们一家被迫害的情况非常严重。龙庭珍曾被昭觉610非法判一年劳教,吴世莲曾被越西610非法判两年劳教。吴世海曾被邪恶多次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劳教期间甚至被邪恶关進精神病院迫害,长达9个月,期间被注射过有害毒药。

2005-03-22: 陈玉,凉山州金阳县大法弟子。2001年11月在昭觉县同大法弟子龙庭珍、吴世莲一起散发大法真像传单,被昭觉县610系统、县委副书记吴锦平、政法委副书记杨通才、昭觉县公安局一科(现改为国安大队)科长(大队长)田茂其及昭觉县新城镇派出所一伙绑架。他们从龙庭珍家中抄走几千份真像传单及部份大法书籍。陈玉受到公安的毒打,在关押期间绝食抗议,生命处于垂危状态,邪恶怕承担责任而将他释放。

吴世莲,凉山州昭觉县大法弟子;龙庭珍,昭觉县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同大法弟子陈玉、龙庭珍一起在昭觉县散发大法真像传单,被昭觉610系统非法绑架,(参与迫害的部份恶人:昭觉县委副书记吴锦平、政法委副书记杨通才、县国安大队大队长田茂其、新城镇派出所等。)并抄了其家,抄走几千份真像资料及大法书籍。

吴世莲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后转到凉山州越西县,被越西县非法关押5个月。2004年中国新年期间散发真像资料被恶人举报后,被越西610系统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2年(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龙庭珍被昭觉县610系统吴锦平、杨通才、田茂其等迫害,被非法判1年劳教(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2005-02-22: 1999年7月23日,四川省凉山州越西县公安局陈刚、石绍先及国安队一伙将大法弟子陈京西等7人劫持至县戒毒所,非法拘留3~5天(陈京西5天),制造恐怖,并胁迫本地区学员交大法书和写保证等,人人过关、个个表态,实施精神迫害。从此,大法学员的电话被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

2000年初,大法弟子龙忠秀等4人依法進京上访,4月4日被驻京办软禁,后由越西县撒正荣、石绍先带回,4月10日被国安队木洛罗军为首的恶警非法关押于越西县看守所,直至10月份。与此同时,恶警怕大法弟子上访,于4月初非法绑架陈京西、耿德新等3名学员,并非法关押于县看守所至10月。并将龙忠秀非法劳教一年。所有家属被迫每家交纳2000元保证金,至今未退;单位则被罚款3000~5000元不等,给大法弟子家属及单位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及精神压力。

2001年,国安队恶警木洛罗军指使其同伙元德清将大法弟子龙忠秀等7人劫持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天,强迫家属写诽谤大法的保证才放人。

2001年大法弟子姜有玉等在同修胡双飞家串门,被县公安局以陈刚为首的恶警4人强行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在关押期间遭到恶警用警棍等刑具毒打。有的家属被勒索钱财,姜有玉等两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几个月。

2003年“十六大”两会期间县公安局以王志文、李跃平为首的恶警劫持7个学员非法关押于原戒毒所内20天,并强化洗脑。2003年期间曾多次强迫洗脑,胁迫家属写保证。

据不完全统计,越西县所迫害大法学员人数达18人以上,有6人至今被非法劳教与劳改。

以下是被非法劳改名单:
陈京西(8年半)、耿德新(9年)、龙忠秀等。

以下是被非法劳教名单:
李林蔚(1年半)、冯素清(1年)、姜有玉、吴世莲

2004-10-04: 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

我是不久前才从劳教所刚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弟子,我所看到劳教所里的所谓“教育、感化”就是酷刑迫害、人格侮辱、药物摧残和强制洗脑。这样的事情简直举不胜举,真是罄竹难书。

大法弟子赵忠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强制“转化“的,恶警张小芳将她单独隔离,不准任何人接近,然后几个杂案犯包夹她,每天大把大把的药强迫她吃下去,如自己不吃,就用“开口器”灌。几十天后的一个凌晨,发生了所谓的“自杀”。以后到医院,在头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恶警张小芳又把赵忠玲关在房间里,门、窗都关上,杂案犯又在她身上踩,强迫她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这叫甚么“教育、感化”。

恶警张小芳用惯用的隔离手段,用药物来迫害一个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吴世莲。在被迫害的几十天里,吴世莲没有被药物造成身体极度痛苦而屈服,一个姓毛的警官凶恶的说:“对吴世莲『十滴水’加量!”

恶警张小芳认为学员耿小俊“转化”不好,她就用惯用的手段对耿小俊進行迫害,并且用绳索把她的腿以盘腿的形式捆起来,致使她的脚肿得很大,双腿从下到上起了很多大鸡蛋那么大的泡。试问张小芳这叫“教育、感化”吗?

这里的警察,不管文化程度有多高,都是道德极其败坏的人,因为她们强迫大法弟子骂低级下流、不堪入耳的话。恶警王珊还叫嚣着说“就是不准你做好人……!”

试问这像一个警察应有的品德吗?付丽琼不骂自己的师父,被恶警张小芳扇了很久的耳光,然后叫杂案五花大绑像对耿小俊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把她腿捆起来。

在2003年4月26日那天,是潘姓警官和唐姓警官值班,中午吃过午饭,她们把所有的人都关到了寝室里。由于大法弟子朱银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们叫杂案犯把她从院坝拖到洗澡室里之后,我们听到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不一会儿就甚么声音也没有了,大法弟子朱银芳就这样被邪恶迫害死了。

在七中队的人,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她们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天的生产劳动都在20个小时上下,甚至是通宵,这些都是经常的事。恶警看见谁不顺眼,打、骂是家常便饭,她们说这就是劳教。这里的人说:“表面上莺歌燕舞、歌舞升平,背地里却血流成河。”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9-04: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李勇
叙永县国保大队 王科长、郭定义 郭振宇 张元龙(内线便衣)冯光勇
叙永检察院检察人员黄勇、曾笋,夏忠文
叙永县法院 审判长龙兴明 刘远平;审判员张勇、彭霄霄、魏兴才、王元彬
叙永县法院书记员 靳斯琴、李财源
叙永县公安局看守所:伍刚(所长)、罗辉玲(所长)
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马兰、万晓波
审判员李旭东 程德朋
代理审判员雷刚 徐翻翻
书记员杨凯 杜宏丽
泸州市检察院检察员王德虹,周瑶 李彬

2019-01-28:成都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9-01-20: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女子监狱地址:成都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8-12-09: 成都女监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名单
成都女子监狱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
六监区电话:028-84898287

成都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毛新(女 省女监调入 2016年又调省女监去了)
成都女子监狱的政委:石伦 (男)
成都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狱察:赵红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谭雪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田莉 (女 曾经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监区长:周玲 (女 2016年已调到一监区 )
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卢巧霞、周桂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狱警(不知哪个监区的):黄红霞 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

2018-07-13: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2-22: 越西县法院:

单位地址: 越西县西苑路28号
联系电话: 7612726
邮政编码: 616650
法院部份人员名单:
翁古九哈:党组书记 院长
张亚娟:副院长
曲木石布: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
沙马伍呷:政治部主任
马文全:执行局长
毛打前:刑庭庭长

相关人员及单位(区号:0834):
越西县政法委:
政法委书记:韩光荣:7612507 (办)13508201802
政法委副书记:赵涛7612077(办)13908153234
木苦果加:7613854 13980283113
安小芳:7616968 13778640858
木战清:7616166 13618176559
越西县公安局
朱正才:13508202682
汪正华:7613722 13980286588
李郭哈:7612719 7613353 13708147735
林志杨(国安大队成员,直接参与迫害):13981538039
陈刚:7613348 7611218 13908153272
杨开明:7612716 13908157050
曾言彬:7612102 13508209799
汪万斌:7614493 7612090 13608143933
孙华:7612716 13881539877


2012-05-26: 部份联系电话:
越西县公安局
朱正才:13508202682
汪正华:0761-372213980286588
李郭哈:7612719761335313708147735
陈刚:7613348761121813908153272
杨开明:761271613908157050
曾言彬:761210213508209799
汪万斌:7614493761209013608143933
孙华:761271613881539877
政工科:7611743
越西县政法委:
韩光荣:761250713508201802
赵涛:761207713908153234
木苦果加:76138541398028311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