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10-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白鹤

白鹤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4-09: 吉林省吉林市白鹤结束2年8个月冤狱于4月6日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9/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63954.html#184902334-4

2018-04-08: 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于2018年4月6日结束了冤狱迫害,回到了亲人身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8/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3904.html

2017-12-08:吉林市军转干部被劫入监狱 母亲致信法官
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依法控告江泽民,被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白鹤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吉林市中级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发回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重审。

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再次非法秘密开庭,又没有通知律师并在中级法院认定“事实不清”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新的内容,基本翻版了一审的程序内容,非法判白鹤两年零八个月的刑期。

白鹤再次上诉,吉林市中级法院这次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把白鹤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

白鹤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他的亲人们一直在为他申冤,可是吉林市中级法院和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却不顾事实与法律,还是把白鹤送进了监狱。

在这期间,白鹤的老母亲,八十多岁了,又双目失明,可是老人家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研究中国的法律,找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向法官说明情况,运用法律维护白鹤的权利。

这位母亲不但没有怨恨冤判儿子的法官, 还语重心长的给吉林市中级法院的杨伟华法官写信,关心他的未来。

老人家在信中说:我是白鹤的母亲,曾经给你写信反映过白鹤遭受冤判的情况。可能你也知道自从我儿子因起诉江泽民被迫害至今,两年多,我就一直为白鹤鸣冤上访,这期间我研究了相关的法律,我知道就是在中国的司法框架下白鹤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相反,从抓白鹤、起诉白鹤到冤判白鹤的公检法人员却在用法律的名义制造冤案!

开始我一直试图见到这些办案人员,从法律上为白鹤讨回公道。后来发现不对了,我发现不是这些办案人员不懂法,他们是司法部门的国家公务员怎么可能不懂法呢?整个过程反了,他们不是依法衡量白鹤是否犯法,而是认定白鹤犯法在先,根据上级要求,开会研究判他几年。至于用哪款法律判白鹤并不重要,反正上级有精神,就用300条吧,管它对不对号!因为一旦涉及到法轮功的案子,我们的公务员们就像涉及到了禁区,没人去想法律、公正、对错。因为江泽民时代给法轮功定性了,不允许你思考和判断。可是现在执政者正在一步步否定江泽民的腐败治国,重建“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案件终身负责制已经摆在每个司法工作者的面前了,依法办案,还是依照江泽民的政策办案已经不能回避了!

得知你在裁决中维持了丰满法院的判决,我就更明白了。丰满区法院一审和重审除了给我儿子冤判的刑期不同外,其它的事实部分没有任何不同。怎么上次中法裁定的“事实不清”这次就变成了你认为的“事实清楚”了?像你这样一位法官,都能做出这样的裁定,一定是有原因的。因为你不可能不知道法律是公平正义的,法官应该依法办案,根据事实,听取控辩双方的陈词后,依法做出合法的裁定。也不可能看不出这个案件存在的问题!尤其是律师的无罪辩护词和我上次给你的信,我想你也会思考的。如果你真的认为对白鹤案的重审和终审裁决没有违法和违背良心的话,我只能再给你提示一下鉴定一件事情好坏的最简单方法,就是不敢公开的一定是非正义的,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假如,把白鹤的判决书和律师的辩护词及我写给你的信放在一个电视节目上,比如法律讲堂节目上讲一讲,我一定不会反对的,你想谁会反对呢?假如,把这些印出来发给大家判断,应该是符合司法公开和言论自由的民权范围吧?可是,如果这样做你认为会没有人阻止和干预吗?

虽然,你做出了这样的裁决,我并没有怨恨你,否则就不会和你说这些了。因为我认为你应该是能够独立思考,只是在一些事情上不知怎么做。这次给你写信也不是为了白鹤,因为白鹤的案子你已经办完了,我们也会继续申诉,因为我坚信真理历尽魔难必定永恒!我儿子坚持真理被冤判也必定昭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8/吉林市军转干部被劫入监狱-母亲致信法官-357657.html

2017-11-18: 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
吉林省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因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在2015年7月23日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2016年8月5日白鹤被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六个月。白鹤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6年11月14日,吉林市中级法院以丰满区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裁定撤销了吉林市丰满区法院一审判决,发回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重审。

在近七个月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到看守所从新向白鹤做新的取证,更没有新的事实,也没有更换羁押手续。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在2017年6月7日,再次非法秘密开庭冤判白鹤两年零八个月,家属和当事人再次提起上诉。

2017年9月26日,白鹤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8/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6694.html

2017-07-15: 吉林市军转干部再遭非法庭审 家属控告法官

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因控告江泽民,被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白鹤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吉林市中级法院以丰满区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裁定撤销了吉林市丰满区法院一审判决,发回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重审。

将近七个月后,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再次非法秘密开庭,白鹤的家属得知后,控告吉林市丰满区法院法官的违法行径。

事件回放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吉林市军转干白鹤因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行政拘留。

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白鹤被转为刑事拘留。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白鹤被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非法审判冤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白鹤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吉林市中级法院终审裁定如下:“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2016)吉0211刑初46号刑事判决。二、发回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在发回吉林市丰满区一审法院重审期间,家属为白鹤又聘请了律师,律师把委托手续递交给了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但是律师从外地曾五次来吉林市都见不到法官陶银刚,也一直无法阅卷。

在近七个月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到看守所重新向白鹤做新的取证,更没有新的事实,也没有更换羁押手续。

家属曾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又到吉林市丰满区法院找办案法官——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副院长陶银刚,当时是工作人员接待的,接待的人也并没有告知家属要在第二天对白鹤开庭。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在既没有通知律师,也没通知家属,更没有提前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直接把白鹤带到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重新开庭,而且在没有得到当事人委托的情况下私自给白鹤指派了一个本地律师。

白鹤说:“不是我请的律师,我不要。”之后律师退出法庭。

家人控告法官违法

作为一名法官,法院的副院长,公然违法之行径令人瞠目结舌!基于此,家属对办案法官陶银刚、赵亮、郭芮提起控告,控告他们的违法行为如下:

一、两次庭审均不让家属给白鹤聘请的律师介入阅卷、参加庭审。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七条规定辩护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法院应当提供方便并保证必要时间,一审及发回重审期间家属为白鹤聘请的律师多次到法院均未见到承办法官郭芮和陶银刚等。一审律师从外地多次到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均没有见到法官郭芮;重审律师从外地到吉林市丰满区法院五次见不到法官陶银刚,给其打电话后陶银刚则用各种理由推诿,直到秘密开庭后律师也未阅到案卷,剥夺了律师的阅卷权。

二、未依照法律提前三天向白鹤发放传票,在秘密开庭当天直接将白鹤带到法院,进行严重违法开庭。

三、剥夺律师辩护权,剥夺家属旁听权严重违法。

一审、重审期间白鹤家属均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为白鹤聘请了律师,法官陶银刚不仅剥夺了律师阅卷权还剥夺了律师辩护权,在接受律师的手续后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一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款,既不通知律师开庭时间,也不通知律师到庭辩护,也未向辩护人送达起诉书副本,还不通知家属旁听,秘密开庭,严重违法。

四、重审法官未作任何新的事实调查,翻版了一审的庭审,构成枉法裁判罪、徇私枉法罪。

在二审法院已经裁定认定吉林市丰满区法院一审事实不清的情况下,重审法官陶银刚、赵亮未作任何新的事实调查取证,翻版一审的庭审,依然妄图利用《刑法》三百条来冤判白鹤,构成枉法裁判罪、徇私枉法罪。

根据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陶银刚、赵亮、郭芮以上的违法犯罪行为,控告人要求相关部门以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罪追究三名被告人刑事责任,维护司法公正,还白鹤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5/吉林市军转干部再遭非法庭审-家属控告法官-351134.html

2017-09-14: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被维持原判 家属不服

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重审依然被原判2年8个月后,家属和当事人再次提起上诉,案子再次到达吉林市中级法院,法官杨伟华在看了律师的无罪辩护词和家属的信后,给律师打电话让律师过来研究一下,说有新政策对当事人有利,可是过了几天,又给律师打电话说,要想研究,律师需要修改辩护词,不能做无罪辩护,律师和家属都没有同意。

2017年9月11日,律师再次来到吉林市中级法院,得知吉林市中级法院已对白鹤上诉的案子做出非法裁定:维持原判。家属不服判决,向吉林市中级法院提起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4/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3720.html

2017-04-27: 军转干部诉江遭超期关押 律师无法阅卷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军转干部白鹤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简称“诉江”)而遭到当局打击报复,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白鹤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家中电脑等物品被抢走。他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经一年零九个月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丰满区法院在不通知白鹤家属及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并于八月五日对白鹤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白鹤不承认犯罪,上诉到吉林市中级法院。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白鹤被诬陷的案子被吉林市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发回到丰满法院重审,至今已近五个半月了,可是丰满法院和丰满检察院没有任何消息,没去一次看守所询问白鹤情况,也没有换过任何羁押手续,已经违法超期关押!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白鹤的律师又去丰满区法院要求阅卷,给白鹤被构陷一案的办案负责人、丰满区法院副院长陶银刚的秘书打了电话,秘书称去请示陶银刚后就没有消息了,律师再打电话就不接了。自从白鹤案发回重审后,律师已经多次去丰满法院,至今还是无法阅卷。

其实丰满法院一直拖着不办,说明他们明知白鹤诉江是行使公民的权利,是合理合法的。也因此从不接见律师,也不许律师阅卷,一审开庭不通知律师。中院发回重审的原因又是“事实不清”,既然事实不清,再开庭也是事实不清,因为本身就是公安构陷,检察院帮凶,法院冤判。

希望构陷白鹤的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及所有责任人,看清事实,早日为自己违背良知、助纣为虐的行为挽回影响,纠正错误,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之路。难道你们真的还看不出来这千古奇冤即将大白于天下,还是认为你们是在执行政策而不用负责任。历史如镜,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真心希望被江氏集团拉入这个犯罪链条的公检法司人员早日找回自己,用善良和良知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7/军转干部诉江遭超期关押-律师无法阅卷-346252.html

2017-03-07: 二审撤销原判 吉林军转干部仍被关押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军转干部白鹤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对自己的迫害被绑架,被秘密开庭判刑三年半,上诉后,中级法院撤销原判决,发回吉林市丰满区法院重审。目前白鹤被非法关押一年零八个月。

目前构陷白鹤的案宗由丰满法院副院长陶银刚负责,白鹤的老母亲几次去丰满法院都找不到院长陶银刚本人,也没有人接待家属。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申诉权、控告权,公民隐私权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真的是最高检察院人员将公民的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转至控告人当地的公安部门,也是迫害无辜,是执法犯法,是最高检察院人员及当地参与诬陷原告的所有公检法人员在共同犯罪。

绑架、构陷

白鹤在一九九九年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他在部队任职军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白鹤因到吉林省省委、省政府上访,被部队带回软禁长达一年多,转业后先后多次被绑架、关押,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抵制洗脑迫害,曾遭受了被五只电棍同时电击他的头部,颈部、前胸、后背。

二零一五年五月根据国家司法改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规定,白鹤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对自己的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白鹤外出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蹲坑的吉林市丰满区警察绑架,家中电脑等物品被抢走。

白鹤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眼睛看不清东西,儿子白鹤被绑架后,她一人在家,生活不便,吃饭都成问题。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批捕后,白鹤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律师了解情况后认为:依法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构不成犯罪,律师要求无条件放人。丰满区检察院曾两次把案卷退回丰满公安分局。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丰满区检察院将构陷白鹤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提交到丰满区法院,后又撤回改为分卷处理。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丰满区检察院再次将构陷白鹤的案子提交丰满区法院。

秘密开庭、非法判刑

丰满区法院不接律师辩护手续,刁难律师,还逼迫家属辞退律师,遭到家属拒绝,最后在不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迫害好人。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二日白鹤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白鹤得知,白鹤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被秘密开庭,八月五日非法宣判刑期三年半。丰满区检察院、法院强加的莫须有的罪名是:“帮助法轮功学员梁玉玲上传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白鹤本人将控告书上传明慧网了,控告书的内容属于非法宣传品。”

白鹤的律师看了丰满法院对白鹤的《刑事判决书》后说:“对白鹤的非法裁判,实质就是迫害。”丰满法院对白鹤的非法《刑事判决书》中指证第9项里明确写着“情况说明,证实:白鹤起诉前国家领导人的刑事控告书系由最高人民检察院转至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原判决事实不清 中级法院撤销判决

白鹤不承认自己犯罪,上诉到中级法院。二零一六年九月初,白鹤的辩护律师到吉林市中级法院阅卷,九月中旬案卷已转到立案庭。十一月初白鹤的辩护律师到吉林市中级法院没见到办案人,随后去看守所会见了白鹤,得知中级法院的人去看守所见过白鹤,问:一审开庭白鹤自己辩护没有?白鹤说:“我不懂法律,我请的律师丰满区法院没让到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白鹤的律师给吉林市中级法院的法官打电话,法官说白鹤的案件已经发回重审,案子现在又回到了丰满区法院。律师说发回重审的意思就是中级法院已经认为丰满法院判决错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7/二审撤销原判-吉林军转干部仍被关押-343948.html

2016-11-27: 军转干部诉江遭报复 吉林市中院发回重审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军转干部白鹤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简称“诉江”)而遭到当局打击报复,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经一年零四个月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丰满区法院在不通知白鹤家属及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并于八月五日对白鹤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白鹤不承认犯罪,上诉到吉林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得知白鹤的诬陷案已被吉林市中级法院发回到丰满法院重审。

事件简略回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7/军转干部诉江遭报复-吉林市中院发回重审(图)-338203.html

2016-08-30: 控告元凶遭报复 吉林市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吉林市已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因控告江泽民遭到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

其中包括王文君(已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白鹤(被非法判三年六个月);杨明艳(被判缓);邢春荣(被判缓);邢春燕(被判缓);付俊娟(被判缓);雷秀香(被开庭没下判决);梁宝范(被开庭,没下判决,超期关押一年多)。

军转干部白鹤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十七年迫害中,因到省政府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被部队带回软禁长达一年多,转业后先后多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白鹤曾遭受了被五只电棍同时电击他的头部,颈部、前胸、后背等部位,拖鞋打脸,猛踢肋部,上背铐,毛巾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被绑在铁椅子上长达一个月之久。军转办以白鹤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不给其安排工作,致使白鹤失去工作至今没有生活来源。

二零一五年五月白鹤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在自家楼下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家中电脑等物品被抢走,家中八旬老母亲没人照顾(眼睛看不见东西)。家人聘请的维权律师通过会见白鹤和到丰满检察院查阅卷宗,确认白鹤无罪,要求无条件放人。丰满区法院不接律师辩护手续,要求律师必须出具三份证明为由刁难律师(1)由当地的国保单位证明律师不是炼法轮功的书面证明;(2)要律师本人所在律师所和当地司法局同意接此案的书面文件;(3)保证在法庭上不给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的书面材料。遭到家属拒绝后,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在不通知白鹤家属及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八月五日丰满区法院对白鹤做出一审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然而可笑的是,丰满法院开庭不敢通知当事人家属和律师,暗箱操作,却对外声称“公开开庭”。试问丰满区法院:何为“公开开庭”?一个法院又为何不敢公开开庭?为何阻止律师做无罪辩护,目的何在?谁给你的权力执法犯法!丰满区法院对白鹤的所谓“判决书”中语言含糊、错用法条、时间混乱,蓄意迫害好人。所谓“判决书”中这样写道:“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白鹤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2016年4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王新萍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白鹤出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滑稽的是丰满法院开庭不敢通知当事人家属和律师,暗箱操作,却对外声称公开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30/控告元凶遭报复-吉林市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333708.html

2016-08-16: 控告江泽民 军转干部被判刑 律师斥迫害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军转干部白鹤因二零一五年五月根据国家司法改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规定,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对自己的迫害,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遭吉林市警察绑架,非法关押看守所已一年多了。

司法部门将白鹤的诬陷案几经退转,捏造罪名,刁难代理律师,最后在不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迫害好人。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二日白鹤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白鹤得知,白鹤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被秘密开庭,八月五日非法宣判刑期三年半。其罪名是起诉所谓的“前国家领导人”的控告书传至明慧网了,法院强加以莫须有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白鹤不承认自己犯罪,上诉到中级法院。

偷偷开庭 捏造的罪名荒唐可笑 法盲加流氓

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上午八点钟,法院人员将白鹤从看守所带走,在没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开庭。法庭指控法轮功学员白鹤,诬陷之词如下:“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在其吉林市丰满区玉山小区2号楼4单元401室家中,将自己起诉前国家领导人的‘刑事控告书’上传至明慧网,并且帮助杨玉玲(另案处理)将其起诉前国家领导人的‘起诉书’上传至明慧网,经鉴定,以上‘刑事控告书’,‘起诉书’均属法轮功非法宣传。”

从丰满法院对白鹤的非法《刑事判决书》内容中看到执法人员内心的恐慌,用词含糊不清,法轮功学员的“控告书”中明确写着“被控告人:江泽民”。可丰满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中却用“起诉前国家领导人”一词,混淆视听,蒙骗世人。 前国家领导人多了,胡锦涛、朱镕基等都属于前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不敢说控告的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为什么隐去江泽民的名字?说白鹤控告书内容“均属法轮功非法宣传”更是荒唐可笑,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年,中国老百姓谁不知道控告书写的是事实真相?

白鹤的律师看了丰满法院对白鹤的《刑事判决书》后说:“对白鹤的非法裁判,实质就是迫害。”

依法起诉江泽民 自家楼下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白鹤在二零一五年五月根据国家司法改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规定,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白鹤外出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蹲坑的吉林市丰满区警察绑架,白鹤的手提电脑被警察劫走,绑架的理由是因为白鹤起诉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白鹤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关押。

自从白鹤遭绑架并非法批捕后,白鹤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律师了解情况后认为:依法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构不成犯罪,律师要求无条件放人

也因证据不足,案卷两次被丰满检察院退回丰满公安分局重审。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再一次到看守所会见了白鹤,得知冤案已到丰满区法院,追加的罪名是:控告书中有宣传法轮功的内容。律师下午到丰满区法院没找到有关办案人员。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律师又到丰满法院,案卷还没有具体人负责。律师要求阅卷,法院大厅接待人员(姓籍的女法官)安排律师阅卷,并代收了律师代理手续。

阅案卷中发现: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邢春燕、邢春荣、梁玉玲与白鹤在一个案卷中,说是在白鹤的电脑中看到她们控告江泽民的起诉状。

所谓分卷是把戏 真正目的是阻止律师到庭无罪辩护 陷害无辜

二零一六年二月, 中国传统新年一过,白鹤的母亲又去法院,法院人员说:丰满检察院将案卷撤回去了,不要再找他们了。白鹤母亲说:那就赶快放人吧。法院人员说:是分卷处理,上面有精神,要将同一案件中邢春燕、邢春荣、梁玉玲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立案。是分卷处理,不是撤诉。

二零一六年四月初,丰满检察院王新萍(承办法官)将白鹤的冤案又重新递交到丰满法院。白鹤的老母亲得知情况后到丰满法院询问。法院方人员称:白鹤案件的办案人郭芮去精神病院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到丰满法院见承办法官郭芮,法院方人员称:郭芮休假了。

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白鹤,遭看守所人员刁难后方才会见了白鹤,律师得知法院已向白鹤送达了量刑意见书,非法量刑三至五年。强加的莫须有的罪名是:“帮助法轮功学员梁玉玲上传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白鹤本人将控告书上传明慧网了,控告书的内容属于非法宣传品。”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白鹤的律师再一次到丰满法院见承办法官郭芮,法院方多次推诿、说谎,几经周折才通过法院人员接通了郭芮的办公电话,郭芮在电话中无理的要求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必须出具的三份证明为由刁难律师。这三条规定是:(1)由当地的国保单位证明律师不是炼法轮功的书面证明;(2)要律师本人所在律师所和当地司法局同意接此案的书面文件;(3)保证在法庭上不给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的书面材料。而且说这是吉林省规定的。律师说:这是违法行径。中共自身的非法性决定了中共法制的荒唐和虚伪。原来检察院撤回案件的真正目的是废除已接收的律师手续。

吉林市法院侵犯律师权利 执法犯法

吉林市的公检法部门多年来在吉林省吉林市“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不许律师到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对维权律师恨得要死,怕得要命,极力阻挠。公然违反“律师法”中“执业不受地域限制”之规定,耍尽各种手段,野蛮阻止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对律师和家属疯狂叫嚣:“不允许聘请外地律师”、“不接待外地律师”、“不接待,没时间”、“我一定得接待你吗?”“接收你的手续需要上边批等。”根本不听律师说话,还野蛮地推搡律师和家属。律师寄给他的信函邮件,以“查无此人”退回。

所以吉林市法院从二零一三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维权律师进入法律程序后当到达法院递交手续时,所有法院都以各种借口推托、说谎、躲避、刁难等不接待律师,不接律师代理手续。

二零一六年一月下旬,丰满检察院将白鹤冤案递交到丰满法院后,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去丰满法院,要求阅卷,法院大厅接待人员(姓籍的女法官)按照正常法律规定安排白鹤律师阅了卷,并代收了律师代理手续。

法院方知道后,为了使非法行为合法化,吉林市丰满法院和丰满检察院演了个双簧,谎称分卷处理,然后再拒收白鹤律师代理手续(四名法轮功学员只有白鹤请律师了)。所谓的分卷处理是法院和检察院演双簧戏,实质目的是阻止律师到庭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6/控告江泽民-军转干部被判刑-律师斥迫害(图)-333068.html

2016-04-24: 依法控告江泽民 吉林军转干部白鹤面临非法判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军转干部白鹤因二零一五年五月向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元凶江泽民,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遭当地警察绑架,近日面临非法庭审。据悉,当地公检法欲对白鹤非法判刑三至五年。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白鹤外出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白鹤的手提电脑被警察劫走,绑架的理由是因为白鹤起诉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白鹤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关押,欲加重迫害。

白鹤被非法批捕后,因证据不足,案卷两次被丰满检察院退回丰满公安分局重审,二零一六年一月下旬,丰满检察院才将此案递交给丰满法院。构陷白鹤的所谓的罪名是:帮助法轮功学员梁玉玲上传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白鹤本人将控告书上传明慧网了,还称:控告书的内容属于非法宣传品。这莫须有的罪名真是荒唐可笑到了极点。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吉林公、检、法人员若不是法盲就是在肆意践踏法律。

八旬老母四处奔走 要求无罪释放鹤儿

白鹤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眼睛看不清东西,儿子白鹤被绑架后,她一人在家,生活不便,吃饭都成问题。

自从白鹤遭绑架并非法批捕后,白鹤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律师了解情况后认为:依法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构不成犯罪,律师要求无条件放人。

因证据不足,白鹤冤案卷两次被丰满检察院退回丰满公安分局重审。行动不便的老母亲在亲友的陪同下,九个月中不断的到丰满区江南派出所、丰满区公安分局、丰满区检察院、丰满区法院要求无条件释放鹤儿回家。善意劝告参与迫害的人员要看清形势,不要再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了。

二零一五年底,得知白鹤的冤案被非法起诉到丰满法院。元旦刚过,白鹤的老母亲就去丰满法院找办案人,法院大厅接待人员说还没有具体人负责。二零一六年二月,中国传统新年一过,白鹤的母亲又去法院,法院人员说:丰满检察院将案卷撤回去了,不要再找他们了。白鹤母亲说:那就赶快放人吧。法院人员说:是分卷处理,上面有精神,要将同一案件中邢春燕、邢春荣、梁玉玲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立案。是分卷处理,不是撤诉。

捏造罪名 枉判无辜

二零一六年四月初,丰满检察院王新萍(承办法官)将白鹤的冤案又重新递交到丰满法院。白鹤的老母亲得知情况后到丰满法院询问。法院方人员称:白鹤案件的办案人郭芮去精神病院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到丰满法院见承办法官郭芮,法院方人员称:郭芮休假了。

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白鹤,遭看守所人员刁难后方才会见了白鹤,律师得知法院已向白鹤送达了量刑意见书,量刑(非法)三至五年。所谓的罪名是:帮助法轮功学员梁玉玲上传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白鹤本人将控告书上传明慧网了,控告书的内容属于非法宣传品。中共自身的非法性决定了中共法制的荒唐和虚伪。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四款明确规定:“凡是伪造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参与迫害白鹤的所有公检法人员,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益,迫害原告是违法行为,是真正的罪犯。

坚持信仰真、善、忍 十六年里受尽了摧残

白鹤在一九九九年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他在部队任职军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白鹤因到吉林省省委、省政府上访,被部队带回软禁长达一年多,期间各级领导轮流谈话,逼迫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精神受到伤害。

转业后先后多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抵制洗脑迫害,白鹤曾遭受了被五只电棍同时电击他的头部,颈部、前胸、后背。电棍没电了,把电棍充满电后,又对白鹤进行了同样的残酷迫害。仍没有达到目的,警察赵奉山就气急败坏的用拖鞋猛打白鹤的脸,实习警察猛踢他的肋部,上背铐迫害。

白鹤绝食抗议迫害,九台劳教所卫生所王院长恼羞成怒,指使两、三个犯人按住白鹤,用手拿毛巾和手纸在白鹤嘴上猛揉,使嘴肿起了很高,嘴里肉被揉烂。又把毛巾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

白鹤在劳教期间,工作单位迫于当时的形势压力,把白鹤的档案退回人事局军转办。军转办工作人员以白鹤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不肯再给其安排工作。致使白鹤失去工作至今没有生活来源。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白鹤被吉林市安全局人员在江南住处绑架,劫持到位于松花江坝西的吉林市国安局秘密地点进行迫害,期间双手被铐,张处长、姜处长、潘局长和一个不知道姓名的人轮流非法讯问,不让按时休息。后又被张处长、王志强开车劫持到抚顺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片、书等。身心又一次受到极大的伤害。被绑架时搜走的5000元钱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吉林市安全局人员再次绑架。劫持到长春市一秘密地点迫害。非法关押期间,强迫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被铐在椅子上,不让正常休息。一直被绑在椅子上长达一个月之久。身心受到了摧残,那痛苦、那煎熬、那承受无法用语言表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4/依法控告江泽民-吉林军转干部白鹤面临非法判刑-327068.html

2016-02-29;: 吉林丰满检察院欲分卷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2016-02-04: 依法诉江 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面临判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因向两高递交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吉林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至今已半年多了,中共预谋对他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再一次到看守所会见了白鹤,得知冤案已到丰满区法院,追加的罪名是:控告书中有宣传法轮功的内容。律师下午到丰满区法院没找到有关人员。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律师又到丰满法院,案卷还没有具体人负责。律师要求阅卷,法院大厅接待人员(姓籍的女法官)安排律师阅卷,并代收了律师代理手续。

阅案卷中发现: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邢春燕、邢春荣、梁玉玲与白鹤在一个案卷中,说是在白鹤的电脑中看到她们控告江泽民的起诉状。

依法起诉江泽民 反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白鹤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依照中国司法新政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规定,以实名将起诉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起诉状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均已妥投签收。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白鹤外出回家时,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白鹤的手提电脑被警察拿走,绑架的理由是因为起诉了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关押,欲加重迫害。 白鹤八十岁的老母亲视力不好,眼睛看不清东西,一人在家,生活不便,连吃饭都成问题。

白鹤被非法批捕后,因证据不足,冤案卷两次被丰满检察院退回丰满公安分局重审。白鹤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律师了解情况后认为:依法起诉江泽民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构不成犯罪,律师要求无条件放人。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白鹤的代理律师再一次到看守所会见了白鹤,得知冤案已到丰满区法院,追加的罪名是:控告书中有宣传法轮功的内容。律师下午到丰满区法院没找到有关人员。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律师又到丰满法院,案卷还没有具体人负责。律师要求阅卷,法院大厅接待人员(姓籍的女法官)安排律师阅卷,并代收了律师代理手续。

法轮功遭受迫害的十六年里 白鹤所遭受的迫害具体事实如下:

白鹤在一九九九年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他在部队任职军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白鹤因不放弃信仰,在部队被软禁长达一年多,转业后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因坚定信仰法轮功,白鹤曾遭受了被五只电棍同时电击、拖鞋打脸、皮鞋踢肋骨、背铐、毛巾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强迫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被铐在椅子上,长达一个月之久。差点失去生命。

在劳教期间工作单位迫于当时的形势压力,把白鹤的档案退回人事局军转办。军转办工作人员以白鹤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不肯再给安排工作。致使白鹤失去工作至今没有生活来源。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白鹤因到吉林省省委、省政府上访,被部队带回软禁长达一年多,期间各级领导轮流谈话,逼迫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精神受到伤害。

(二)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上访遭到迫害,无处申冤的情况下,到北京天安门向世人讲清真相。被北京警方绑架到东四派出所,由于不想连累别人,不说自己住址,被东四派出所警察殴打。后送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被吉林驻京办事处派人绑架回吉林市看守所。

(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白鹤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由于抵制洗脑迫害,被劳教所管教用电棍电和殴打。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在白鹤遭非法劳教期间,工作单位迫于当时的形势压力,把白鹤的档案退回人事局军转办。军转办工作人员以白鹤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不肯再给安排工作。致使白鹤失去工作至今,无经济来源,经济受到很大损失。

(四)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将白鹤从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转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为了让白鹤放弃信仰,达到转化目的,恶警指使犯人强迫超体力劳动迫害,白鹤坚决抵制时,被两名犯人当着管教的面拽着两条腿在地上拖着跑。法轮功学员姜立德看到这种情况大喊救命,却被犯人高玉成拳打脚踢打进河里。

白鹤绝食抗议迫害,九台劳教所卫生所王院长恼羞成怒,指使两、三个犯人按住白鹤,用手拿毛巾和手纸在白鹤嘴上猛揉,使嘴肿起了很高,嘴里肉被揉烂。又把毛巾放痰盂里沾上脏东西拿出后,硬塞入白鹤的嘴里。

(五)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份期间,九台劳教所继续执行江泽民的邪恶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强制转化。当时的二大队管教赵奉山、唐波,还有几个警校的实习警察,把白鹤双手在背后铐上,两脚在前面铐上,坐在地上,用四、五把电棍同时电他的头部,颈部、前胸、后背。电棍没电了,他们把电棍充满电后,又对白鹤进行了同样的残酷迫害。仍没有达到目的,赵奉山就气急败坏的用拖鞋猛打白鹤的脸,实习警察猛踢他的肋部。

(六)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白鹤被吉林市安全局人员在江南住处绑架,劫持到位于松花江坝西的吉林市国安局秘密地点进行迫害,期间双手被铐,张处长、姜处长、潘局长和一个不知道姓名的人轮流非法讯问,不让按时休息。后又被张处长、王志强开车劫持到抚顺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片、书等。身心又一次受到极大的伤害。被绑架时搜走的5000元钱至今未归还。

(七)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吉林市安全局人员再次绑架。劫持到长春市一秘密地点迫害。非法关押期间,强迫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被铐在椅子上,不让正常休息。一直被绑在椅子上长达一个月之久。身心受到了摧残,那痛苦、那煎熬、那承受无法用语言表达。

控告江泽民是维护所有中国人做好人的权利

白鹤作为中国合法公民依法履行自己的诉讼权利,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司法又出台新政,“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权利”,以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罪行,理应受中国法律保护的。

相反“诉江案”不但无人受理,原告却遭吉林市丰满公安分局和国保大队及江南派出所警察却非法绑架了他,并以诬告、乱诉、莫须有的罪名企图枉判,更不可思议的是拼凑的材料中说:把控告书中有关案情的内容说成宣传法轮功,其实宣传什么也是公民的权利。听起来真的让人啼笑皆非,因为江泽民是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控告他当然得说有关法轮功的情况。因为法轮功是一部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目前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和香港。

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都身心受益,都能写一本感恩的书。 而江泽民代表的流氓集团却不让人做好人,不让人有健康的身体。做好人就抓你、打你、劳教你、判刑,迫害致死、致残、甚至活摘你的器官等。这滔天大罪,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的邪恶,能永远存在下去吗?善恶有报是天理。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已有超过二十二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依照法律实名将起诉“元凶江泽民”的起诉状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均已妥投签收。国际社会各界人士已有超过百万人声援起诉江泽民,恳请立案调查,将首恶绳之以法,结束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

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做好人的权利。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这场血雨腥风中的默默坚守,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信仰,更是为了世界上每个人心中的真诚与善良。为了这个世界不再因为真诚与善良而获罪,不再因为真理与正义而获罪。

奉劝那些还在为江泽民卖命的警察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善待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做出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4/依法诉江-吉林市军转干部白鹤面临判刑-323414.html

2016-01-3 : 2015年30位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
……
二、依法履行公民的诉讼权却遭绑架、判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司法新政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权利”之规定,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纷纷将将起诉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立案调查,将首恶绳之以法,结束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还法轮大法创始人清白。

然而,吉林市警察却破坏这一国家政策,剥夺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对依法诉江的公民实施绑架、拘禁、非法判刑。

目前因诉江被非法庭审的有:

5、白鹤:原是部队转业军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残酷迫害,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两年,在这两年里白鹤曾遭受了被四把电棍电击、袜子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差点失去生命。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中共最高检及最高法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白鹤因为自己遭受的迫害而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这个恶魔,这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正当合法的权益。白鹤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外出回家时,在楼道里被蹲坑的警察绑架,警察把白鹤的电脑及一些其它物品拿走(后其它物品被送回,电脑没有送回),并让白鹤到派出所调查有关诉江的事情,并强行扣押。把八十多岁,而且眼睛看不清东西的老母亲一人留在家中,白鹤的老母亲在亲友的帮助下多次去有关单位要求无条件释放儿子回家,可相关人员支来支去,聘请的律师根据中国的现行法律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白鹤回家,可丰满区法院至今不肯放人。而且要对白鹤非法庭审,枉判无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2015年30位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321751.html

2015-10-11: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被非法关押二个半月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原是部队转业军官,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残酷迫害,先后几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最严重的一次是2000年至2002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这两年里白鹤曾遭受了被4把电棍电击、袜子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差点失去生命。

自今年5月开始,当局宣布最高检及最高法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白鹤因为自己遭受的迫害而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这个恶魔,这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正当合法的权益。可是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江南派出所的警察蔑视法律,绑架关押好人,如今白鹤已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及看守所78天。

白鹤2015年7月23日外出回家时,在楼道里遇到警察,警察把白鹤的电脑及一些其它物品拿走(后其它物品被送回,电脑没有送回),并让白鹤到派出所调查有关诉江的事情,并强行扣押。

白鹤的母亲及家里的其他亲人及朋友、邻居等多次到丰满区江南派出所及公安分局去要人,可那里的警察互相推诿,把一个80岁且眼睛看不清东西的老人支来支去,至今不肯放人。

白鹤依法控告江泽民是在行使一个公民正当合法的权益,任何人不得干涉。警察绑架白鹤是的知法犯法,白鹤的家人强烈要求丰满区公安分局立即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1/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7408.html#151010224128-22


2015-08-12: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于2015年7月23日外出回家时,在楼道里遇到警察,警察把白鹤的电脑及一些其它物品拿走(后其它物品被送回,电脑没有送回),并让白鹤到派出所调查有关诉江的事情。后白鹤被强行扣押,并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白鹤的母亲与姐姐去江南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说是吉林市丰满区国保大队干的。白鹤的母亲和姐姐又去国保大队要人,国保大队的警察说没什么事,15天就会放人。但白鹤被行政拘留15天后,被吉林市丰满区国保大队警察指使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警察将白鹤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不知意欲何为。

就目前形势看,江泽民被绳之以法已是毫无疑问的了。奉劝那些还在为江泽民卖命的警察善待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做出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2/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4027.html

2015-07-24: 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被非法拘留

2015年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外出回家,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带走,说是要问一些情况。警察拿走了白鹤的手提电脑,但其它的东西都没有动。白鹤在14点,给他的母亲来电话,说被行政拘留15天。目前白鹤80岁的母亲一人在家。白鹤母亲因视力不好,连吃饭都是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4/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2983.html

2015-06-04: 吉林市17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
吉林市军队转业干部白鹤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市军队转业干部白鹤,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军队软禁一年。转业后被多次绑架,被关洗脑班,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殴打、酷刑折磨。白鹤已于五月十四日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邮寄给北京最高检察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4/吉林市17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310403.html

2015-06-03: 吉林市军队转业干部白鹤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3/吉林市军队转业干部白鹤控告江泽民-310360.html

2006-01-15: 吉林大法弟子王茵、白鹤历经一月魔难回到家中

2005年12月13日被吉林国安绑架的四名大法弟子,其中王茵、白鹤已于2006年1月12日,历经近一月的魔难回到家中。望更多同修继续发正念营救另外两名大法弟子潘兆文、李强。还望同修提供更多有关潘兆文、李强的被迫害消息,以便及时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营救同修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18679.html

2006-01-06: 王茵、白鹤被吉林市国安绑架 家属投诉无门

2005年12月13日晚,大法弟子王茵、白鹤被吉林市国安恶警绑架,之后被劫持到长春的一个秘密地点遭受迫害。在王茵、白鹤被非法关押的这段日子,他们的家人得不到她们的任何消息,四处奔波、心急如焚,但是却投诉无门。

2005 年12月26日早9点,王茵家人一行5人和白鹤的母亲、妹妹到吉林市国安局要人。家人跟门卫说12月21日国安的王志强答应2天内给王茵和白鹤家人抓人的所谓“手续”,让王茵和白鹤家人在家等电话。可时至26日家人也没等来电话,家人才明白王志强当时只是为了搪塞家人,想让家人早一点离开国安局才这么骗他们的。于是他们只好再来找王志强要抓人“手续”。家人让门卫给通报一声。门卫置之不理,家人再三要求,门卫才向楼里通报,挂了电话后告诉家人说王志强今天没来。家人说找其他人也行,等了很久,也没一个人出来见家人。

家人一等再等,等到10点钟,无奈他们商量只好步行5站去找市人大(国安门卫说人大能管得着国安吗?)。来到市人大信访办。信访办凌主任说“市人大管不了国安的事”,让家人去找市政府;来到市政府信访办,市政府信访办也说“市政府管不了国安”。到此,家属们已投诉无门,不知再去何处。他们每一次去国安要人,都是在冰天雪地里站着,连门卫的屋都进不去,尤其是王茵的父母——两位70 多岁的老人了,根本无人理睬,这国安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在吉林市投诉无门,王茵和白鹤的家人只好于2005年12月29日来到吉林省政府。可是刚到省政府门口,就看到门前站一排警察,正在盘问上访人员。当上访人员刚要表达“民愿”,警察们就打电话给附近的派出所,不一会儿,警车就到了,警察们不容分说就把上访人员强行塞进警车带走,但是即使这样上访的人还是很多。

省政府门口的接待人员问王茵和白鹤的家人干什么来了?两位老人说,吉林国安抓我们家人,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是死是活?那人一听说是国安抓的,马上告诉家属“我们管不了,你们到省政府信访办去找吧。” 两位70多岁的老人与其他人又来到省政府信访办,等了很久,才有人接待。接待的人口气非常生硬的问家属:你们来了几个人?家人回答五个人,之后只接待了一人,其余四人在门外等着。接待人问:你是啥事?家人说:我们要告吉林市国安,因为他们随便抓人,而且抓完人之后,不给任何手续,也不知道现在人被关在哪里?那人一听是告国安,就说抓人不给手续不能吧!马上回过神来搪塞到,国安的事我们管不了,他们都是秘密活动。你比如他让正在飞行的飞机立刻停下来,飞机就得停下来,我们可管不了,你要想告可以到管他们的上级部门——国安厅去告。

中午家人来到国安厅,碰到一个工作人员,上前说明来意。此人低声说:原来这事你们都知道了,现在管四处的厅长们都在四楼开会,但是现在已经下班了,你们下午上班时再来吧。

当家人下午又来到省国安厅时,门卫接待室内只有几个20多岁的保安。家人们让他们给找领导,他们说找不到;叫他们用电话联系,他们说联系不了。家人们只好见人就问,家属想上楼,门卫死死的拦着,不让上。门卫说:楼里几次来电话下死命令,不让你们家属进。两位老人见状,就想直接进,被门卫再一次拦住,说:我们要是把你们放进去,我们的工作就没有了。家人说:你们工作没有了,我们家人现在生死未卜,所以我们要进去找领导说理。门卫就是不让进,并央求家人你们还是上别处找吧,或者你们回去吧,在这也没有用,我们是不可能让你们进去的,家属无奈只好回去了。

2005年12月31日,王茵和白鹤的家人再次到吉林市国安局要人。家属跟门卫说:给当官的打电话,跟你们的领导说,王茵的家属来了,找姓钱、姓杨的都行。门卫不耐烦的说:没人。

家属无奈只好在门口等着,等楼里一出来人就上前问:杨奇、李局长在不在?所有被问到的人都说不知道。后来出来一个当官模样的人,家人上前问道:你们为什么随便抓人?而且没有任何手续?那人无理的说:我不知道,我们只是配合其它单位办案,别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愿意告,到安全部告我们去。家人问那你姓啥?叫啥?那个人慌忙问到:你们问这干啥?家人说我们不知道你是谁怎么去告你呢?此人一听抽身赶紧离开。

家属们在国安局门口继续等,后来楼里出来的人,宁可踩着雪堆绕开家属,躲避询问。后来等人都走光了,两位老人还是眼巴巴的看着那些人回家过节,而自己的孩子身在何处?正在遭受着什么苦?都无从知道。当今社会,老百姓有冤无处诉,是什么世道!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6/1/6/118132.html

2005-12-30: 大法弟子潘兆文、李强、王茵、白鹤被野蛮灌食

自 12月13日至今,潘兆文、李强、王茵、白鹤四名大法弟子都在绝食抗议,到今天已经是第15天了,吉林市安全局对他们采取了最野蛮的强制性灌食措施和轮番的邪恶洗脑。潘兆文的身边有专门大夫对他进行强行输液。他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要专门有大夫输液,输的到底是什么,究竟吉林市安全局对五名大法弟子施行了怎样的迫害?

目前,潘兆文、李强二人被劫持到长春某宾馆的隔离楼里实施迫害。王茵和白鹤仍在吉林,但都分别关押,都在遭受强制灌食迫害。主凶单位吉林市安全局,他们对四名大法弟子施以对内对外的全面信息封锁,以达到强制洗脑转化和持续迫害的目地。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30/117594.html

2005-12-21: 目前,潘兆文、李强、王茵、白鹤4名大法弟子已被吉林市安全局于19日秘密转移到长春公安四处。其它迫害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1/117018.html

2005-12-15: 吉林市白鹤、王茵等四名大法弟子再次被绑架

吉林市白鹤、王茵等四名大法弟子再次被国安恶警绑架。2005年12月13日下午4点半,吉林市国安恶警包围了吉林市昌邑区省机厂宅一栋楼2单元7楼右门,图谋破门非法抓人。下午5点半左右,楼下聚集了六辆车,其中两辆黑色轿车,两辆没挂牌子但有警灯的白色警车,两辆挂牌的白色警车。7、8个国安便衣在楼的斜对过,3、4个便衣在楼门口附近蹲坑伺机抓人。

大约在晚上7点半到8点钟左右,恶警破门而入,大法弟子白鹤被恶警从楼里架出,拖入警车。围观群众还看到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从7楼坠下,被警察送吉林市第二医院(肿瘤医院)。据知四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具体详情待查。

大法弟子白鹤,男,39岁,原是吉林省吉林市驻军第四十七师副连职干部。1999年7月22日因上访为法轮功讲真话,被单位绑架后软禁,并令其退伍,后被非法劳教。2000年10月又進京上访,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迫害,被劳教二年,在吉林市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2005年7月15日,白鹤被吉林市安全局恶警在江南住处绑架,劫持到位于松花江坝西的吉林市国安局秘密窝点進行迫害,恶警们把他的双手背铐,并长时间不让他睡觉,同时对他進行各种精神折磨。10多天后,国安恶警秘密把白鹤劫持到抚顺洗脑班。

大法弟子王茵,吉林市辐射化学工业公司职员,2005年7月17日被迫流离失所。当天下午,吉林市国安恶警多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王茵母亲家的房门,强行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真象资料。此前7月15日,国安恶警逼迫其单位领导以谈工作为由预谋抓捕她,后被王茵识破诡计没到单位,恶警们抓捕未成恼羞成怒,把其部门经理张立萍强行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76.html

2005-08-17: 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正念闯出

白鹤,男,39岁,原工作单位是吉林市驻军第四十七师,副连职干部。1999年7月22日因上访为法轮功讲真话,被单位绑架后软禁,后又被非法劳教。

2005年7月15日,白鹤被吉林市“国安”恶警在住处绑架,遭受各种迫害后,近日白鹤已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7/108610.html

2005-08-15: 白鹤,男,39岁,原工作单位是吉林省吉林市驻军第四十七师,副连职。1999年7月22日因上访为法轮功讲真话,被单位绑架后软禁,并令其退伍。

2000年10月白鹤又進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抓捕迫害,被劳教二年送往吉林市劳教所。在劳教期间受到残酷迫害,被刑事犯在山坡上拖着走。因坚持信仰到期时身体已被迫害严重。2005年7月15日,被吉林市“国安”在住处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30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5/108465.html

2005-07-25: 白鹤,男,39岁,原工作单位是吉林省吉林市驻军第四十七师,副连职。1999年7月22日因上访为法轮功讲真象,被单位绑架后软禁,并令其退伍。2000年10月白鹤又進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抓捕迫害,被劳教二年送往吉林市劳教所。在劳教其间受到残酷迫害,被行事犯在山坡上拖着走。因不“转化”到期时身体已被迫害严重。2005年7月15日,被吉林市国安从住处绑架。与其同时被非法抓捕的还有大法弟子李玉梅,女,50多岁,此二人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906.html

2005-07-18: 吉林市大法弟子白鹤、李玉梅和一位拄拐的老年功友,于7月15日在江南租住的房子里被国安特务绑架。目前拄拐的老年功友被放回,有可能是邪恶的诡计,要诱捕和他们有联系的功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8/106405.html

2004-09-30: 2001年3月,我们因坚定修炼被转到九台劳教所时,恶警们强迫我们超体力劳动,稍有不从,便暗中指使刑事犯毒打。

2002年3、4月,九台劳教所继续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强制转化。

它们为了达到邪恶的目地,采用了极其卑鄙、下流、无耻的手段。用多根电棍同时电一个人,毒打。用烟头烫、用硬物在大腿上钻等。它们为了使我向邪恶转化,当时的二大队恶警赵奉山、唐波,还有几个警校的实习学员,把我双手在背后铐上,两脚在前面铐上,坐在地上,用四、五把电棍同时电我的头部,颈部、前胸、后背。

下午,它们把电棍充满电后,又对我進行了同样的残酷迫害。仍没有达到目地,赵奉山就气极败坏的用拖鞋猛打我的脸,实习学员猛踢我的肋部。

为了抗议非法关押,2001年11月,我绝食抗议,12月初,我不配合邪恶,拒绝灌食,九台劳教所卫生所王院长恼羞成怒,指使两、三个刑事犯按住我,不让我动,用手拿毛巾和手纸在我嘴上猛揉,使嘴肿起了很高,嘴里肉被揉烂。又把毛巾放痰盂里拿出后,硬塞入我的嘴里。

这只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迫害,这样的残酷迫害在九台劳教所只是冰山一角。

九台劳教所发生的迫害仍在继续,我们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来关注这场迫害,共同谴责、制止这场迫害。

2001-05-25: 吉林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我们45名法轮功学员被吉林市劳教所押上两辆客车,分别送往九台、辽源、通化三个地方。我们二十名分到了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其中教育队五人,有李强、付春生、刘润蛟,另两名不知姓名。基建队五名:付洪伟、朱玉君、赵国兴、李文军、陈刚。一大队五名:史成斌、王小虎、李相作,另两名姓名不详。二大队五名:罗光、姜贵林、裴吉林、白鹤、韩志平。其它25名送往通化和辽源。

我到二大队后,犯人就开始打人,有一个姓赵的干警让一名功友读"转化"材料,因他不读被赵用电棍打得头、脸、脑袋都肿胀起来,致使其4、5天连话都说不出来。姜贵林和裴吉林两位老功友挨打少,可是都让他们干重体力活,用麻袋抬土,60来岁的老人把脚、腿、膝盖等处都累得肿起多高,走路都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5/11439.html

2001-03-28: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2000年9月份在劳教所三大队二中队发生一起法轮功学员被集体殴打事件。

事情经过:一个姓张的管教人员因一点小事,对功友们大打出手每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特别是吴德修等功友竟被用刷鞋的刷子刷牙,把牙床都给刷肿了。

11月份四大队十多人因炼功一事被管教人员一律用电棍等毒打。

2001年1月份教育队三班因无休止地念监规,白鹤和徐艳君二名功友提出要求不想再学监规,被扣在楼道里一宿,她们没有穿棉衣。

2001年2月份劳教所开大会给不写“决裂”书的人加期,最多的加了九个月,因为这事四大队的功友绝食抗议,被关禁闭10多天,其中有刘洪伟、姜乙宏、孙铁生、田福森。

2月中旬,教育科刘旬到教育队二班和大家谈话,功友徐志国因在刘说话时无意中笑了一下,竟被刘认为是蔑视他,把他拉到队长室用电棍毒打了一顿。还有一天,管教人员叫大家出操却不让穿棉衣戴帽子,结果造成多人冻伤。

3月6日教育大队成立,把功友的大法书给搜去,功友去要,但管教不给,100人集体绝食。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8-09-08: 骚扰吉林市向阳市场宿姓学员责任人信息
向阳派出所警察闫海波0432-62089189

2018-09-05:吉林市龙潭分局:
副局长徐雪峰13304400802、13704400802办0432-63079199(主管国保)

龙潭区新安派出所:
所长李耀东13944678577宅0432-63037378
教导员仲兆成13944221821
副所长孙清峰13596358880



2018-08-15: 参与单位及人员情况: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吉丰东路333号 邮编:132013
电话:0432-62404443
于亚红 13904401510 马全伟 18804320511 李忠诚 13704316606
刘晓英 13694324322 尹航 15004320133 蒲海东 13844235001
王竹云 15543050399 金东华 15044677766 张勇 13844692377
郑云峰 13500989809 姜有健 18943518828 臧巍威 13944261618
姜丽萍 13943230099 王有强 13331613366 孙宇虹 13504778737
张文东 15143285898 谢伟中 13904408171 武洋 15506029333
毕联伍 13689891970 于海 13019179158 曹国光 13069158299
郑连志 13314376668 李想 18504323116 王力功 13944615060
王君先 13944282299 曲德宽 13252526881 王昊 18444066688
魏微 13944216800 邵洪 13504777782 李春耀 13341500313
杨笑容 13500987860 王贵生 13944236528 周宝君 13166930909
王东竹 15143288925 李春泉 13134447700 马冰 138947076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安全局电话:0432-3501131

本案件有关文件

曝光吉林国安犯罪黑窝和恶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4/10905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9-27, 11:44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