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 王素萍(王素平,王建萍),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寒亭区南孙乡大柳疃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0-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1: 10)寒亭区党校校长张景明迫害大法 殃及家人
寒亭区党校校长张景明在南孙任党委书计时,迫害南孙的法轮功学员孙宗绪,扣发孙宗绪的工资,开除孙宗绪的公职,并多次骚扰孙宗绪的家人,致使孙宗绪流离失所多年后被非法判刑。同时遭受严重迫害的还有南孙的王素萍被非法抓捕了十几次,家人也遭受了多次骚扰和侵害,最后王素萍被逼流离失所后,被非法判重刑。因张景明的作恶遭恶报殃及家人,他的妻子患甲状腺亢进,需长期服药,非常痛苦,两个眼珠都鼓了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参与迫害法轮功-潍坊中共人员遭恶报(上)-370302.html

2012-08-16:山东潍坊寒亭区国保大队是明目张胆的绑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6/山东潍坊寒亭区国保大队是明目张胆的绑匪-261622.html

2011-03-26: 被诬判九年 王素萍被劫持到济南监狱
被逼流离失所多年的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王素萍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下午在潍坊市寒亭煤炭市场被寒亭警察绑架,后被诬判九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被劫持到济南监狱迫害。

王素萍是潍坊市寒亭区南孙乡大柳疃村人,修炼法轮功后,多年治不好的神经衰弱、胃病、肝病都好了,身心受益巨大。然而,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她因进京上访、坚持修炼,屡遭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十多次,被打碎一颗牙,被绑在十字架上野蛮灌食,被非法劳教。她的父亲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威逼,离世。二零零一年,她被逼流离失所,从此,一家人在牵挂、提心吊胆中度日,那时小女儿八岁。而今,又被劫持到监狱迫害,给一家人造成更大痛苦。

进京上访屡遭关押,父亲喊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王素萍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回乡政府,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了四天四夜。期间,曲京利(乡政法书记)对她说:“只要写‘保证书’(放弃信仰),拿上五千元钱就放你回家,不送拘留所。”她没有配合。恶人就到她的父母家、她丈夫单位、孩子学校非法骚扰,威胁说要判刑。她那有病的父亲受刺激,病情加重,卧床不起。她的丈夫多次被无理纠缠,被勒索二千元钱后,她又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她从拘留所出来后,又被劫持到乡政府非法关押在车子棚子里十七天。期间,不给饭吃,有时孩子去看她时给买点吃的。当时她的父亲病得厉害,很想见她一面,娘家人几次去乡政府要求放她回家看看病重的父亲,可他们就是不放。她绝食抗议,两天后回到家,可父亲已经去世了,她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眼。她父亲的去世与乡政府官员的迫害有直接关系。

警察的告白:我们就是土匪强盗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十点,杜士民(乡派出所所长)指挥恶警非法踹门、爬墙闯入家中,把王素萍从被窝里拖出来抓走,孩子吓的两眼发呆,坐在那里不会动。警察抢去了法轮功李洪志师父法像、大法书、收录机两个、一千四百元钱。当王素萍质问时,恶警竟得意洋洋地说:“我们就是土匪强盗,怎么样?你有本事告去。”

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在张贴真相时被乡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遭酷刑折磨,打得脸部、两腿青黑,打碎了一颗牙,被绑在十字架上野蛮灌食,后来被折磨的骨瘦如柴时非法劳教,在插管灌食时多次都没插进去,怕出人命,放回家。

流离失所期间,家人屡受株连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早上,乡派出所警察非法砸门闯入家中,将她的丈夫、孩子按倒在地,打孩子耳光,屋里屋外没找到王素萍后,就把她的丈夫、孩子绑架到派出所,并威胁孩子说:“不说出你妈在哪里,就把你送去劳教。”警察将她的丈夫两只胳膊抱着电线杆铐在一起,天下着雨,衣服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哆嗦。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她的丈夫在上班时被海化开发区恶警绑架,秘密关押在碱厂保卫科四、五天,逼迫他说出妻子的下落,用恐吓、不让睡觉的手段,吓得他都有些精神失常。警察放出她的丈夫后,未找到王素萍,还不甘心,在四月十三日下午,她的大女儿上班时,又绑架了她的大女儿,非法关押在安泰保安大队三四天,期间不让睡觉,不配合就把手铐在椅子上,一睡就拍桌子、大声吼叫,强迫说出母亲的下落。

诬判九年

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王素萍被绑架后,中共邪党为加重迫害她,企图从她的小女儿身上开刀,一些便衣先到她的大女儿原先工作的单位打听她的小女儿在哪上学,未果后又到她的丈夫的工作单位让他同事问他,得知后在四月份一天,恶警找到她的小女儿说:“你知道你母亲在哪里吗?多长时间没和她联系了?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间?你给你母亲写封信,等我们找到她交给她。”警察被拒绝后又说给你录个像吧,她的小女儿没有听从。

王素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做好人,被逼流离失所多年后,被绑架、诬判九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被劫持到济南监狱迫害。在此,请能搜集到参与迫害王素萍有关责任人信息的良知者,曝光邪党恶人恶行、呵护良知,或者把信息传递给法轮功学员,共同制止迫害,结束这场令人发指的残酷杀戮,靠你我的善念。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6/被诬判九年-王素萍被劫持到济南监狱-238097.html

2011-01-25: 山东潍坊寒亭法轮功学员王素萍等被非法判重刑

山东潍坊寒亭法轮功学员王素萍,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被绑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一直至今年元月十日,王晓丹、章天鹏、王素萍,分别枉判七、八、九年,于二零一一年元月十日被劫持到济南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5/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5316.html

2011-01-18: 山东潍坊王晓丹被非法判刑 王建萍、章天鹏被关押

山东潍坊寒亭区化纤厂法轮功学员王晓丹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去给父亲过生日途中,被恶警绑架到潍坊看守所。十八天后被寒亭区国保大队接出软禁在东郊宾馆,非法审讯。恶警之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建萍、章天鹏。

王晓丹被非法判刑七年。家里人还不知道。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潍坊看守所把王晓丹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王建萍、章天鹏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29.html

2011-01-17: 山东潍坊王晓丹被非法判刑,王建萍、章天鹏被非法关押

山东潍坊寒亭区化纤厂法轮功学员王晓丹,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初五),去给父亲过生日途中被绑架到潍坊看守所。十八天后被寒亭区国保大队接出软禁在东郊宾馆,连吓唬带欺骗摸取资料点情况,把王晓丹又送回看守所。又绑架了王建萍、章天鹏,枉判王晓丹七年,家里人不知道。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潍坊看守所把王晓丹送往济南女子监狱。王建萍、章天鹏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4993.html

2010-07-11: 潍坊市王素萍被绑架三月余 现下落不明

潍坊市寒亭区南孙乡大柳疃村法轮功学员王素萍在2010年3月18日下午被寒亭区国保大队绑架后,现下落不明,警察到现在为止未通知家属。

从99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王素萍就经常受到南孙乡派出所恶警的关押、骚扰,无法正常工作,生活。被迫于2001年流离失所,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那时她的小女儿只有8岁,被迫失去了母爱。两个孩子在家中无人照顾,丈夫在外地上班,王素萍流离失所期间,两个孩子经常受到恶警骚扰,被迫搬到父亲赵西福租住的房屋。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南孙派出所的恶警又找到其丈夫租住的房子里,盯梢、察看、骚扰。

2009年3月31日下午5点左右,海化开发区的恶警在其丈夫上班时,谎称厂里有事找他,绑架了他,秘密关押在碱厂保卫科四五天,逼迫他说出王素萍的下落,用恐吓、不让睡觉的手段,吓得他都有些精神失常。警察放出其丈夫后,未找到王素萍,还不甘心,在4月13日下午,王素萍的大女儿上班时,又绑架了其大女儿,关押在安泰保安大队三四天,期间不让睡觉,不配合他们就用手铐把手铐在椅子上,一睡觉就拍桌子、大声说话,强迫说出其母亲的下落。

在2010年3月18日警察绑架王素萍后,一些便衣到王的大女儿原先工作的单位打听王的小女儿在哪上学,未果,又到王素萍的丈夫的工作单位让他同事问他,说出学校后,在四月份一天,恶警找到其小女儿说:“你知道你母亲在哪里吗?多长时间没和她联系了?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间?你给你母亲写封信,等我们找到她交给她。”警察被拒绝后又伪善的说给你录个像吧,王的小女儿也没听从警察的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1/226827.html

2010-03-23: 潍坊市寒亭区大法弟子王素萍、孙天鹏被绑架

3月18日,潍坊市寒亭区大法弟子王素萍、孙天鹏被寒亭区国保大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3/220301.html

2008-08-14: 山东潍坊市寒亭区邪党人员妄想迫害大法弟子
潍坊市寒亭区南孙乡派出所协同滨海经济开发区大洼派出所,在二零零八年三月至八月期间,曾多次到大法弟子王素萍丈夫的工作单位及居住地骚扰,家中孩子受到惊吓。王素萍流离失所多年,绑架未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4/184072.html

2004-09-27: 寒亭区政府和政法委、610、公安局在江氏集团的授意下,远离了宪法,违背了民意,对寒亭区法轮功学员展开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严酷摧残。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不经任何法律手段,随意抓捕、抄家、判刑、劳教、拘留、巨额罚款、强行洗脑、被迫流离失所,被迫离婚,家破人亡,等等等等。

自1999年7.20至今,寒亭区大法弟子,在无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被强行判刑、强行劳教的有27人,被非法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的高达300多人次。因邪恶经常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的有近十人。

受强化洗脑迫害的近百人次,其中包括:于春英、冯化庆、刘月霞、徐秀贞、郑美娥、周江梅、万巧玲、董爱萍、王其伟、李俊英、王素平、赵宝琴、胡文华、郝英、李桂兰、叶娟、付彬、樊庆荣、黄庆军、张兆春、陈克娟、张玉洁、庄美香、彭庆芸、孔茜、庄爱萍、宋春梅、泮秀花、马爱琴、王丽、张玉娟,凡是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都受过强化洗脑的摧残,这里不再重覆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7/85155.html

2004-01-18: 我叫王素萍,家住潍坊市寒亭区南孙乡大柳疃村。我修炼大法后,多年治不好的神经衰弱、胃病、肝病都好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明白了大法真象,对大法有善念,多年的肠炎、头痛等病症也都好了。我亲身体会到大法是叫人向善的正法。当我看到电视恶毒攻击诬蔑大法与大法师父时,我要站出来为大法与师父说句公道话,上北京反映我们修炼人的实际情况,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然而,南孙乡政府不法之徒却对我进行了疯狂的迫害,我先后遭到非法关押十次之多。

第一次非法关押:1999年约21日,我在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截住,南孙乡政府将我押回,在乡里非法关押6天。从此以后,派出所的人经常到我家骚扰,监视车堵在我家门口长达一个多月。

第二次非法关押:2000年2月,我和一名男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被乡政府押回后,将我与那名男大法弟子铐在一个铐子上,当着众人的面侮辱我们。后又把我单独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了四天四夜。在这期间,政法书记曲京利对我说:“只要写‘保证书’,拿上5000元钱就放你回家,不送拘留所。”我没顺从他们,邪恶之徒就到我丈夫单位、孩子学校、我父母家中哄骗威胁、软硬兼施,并说要判我的刑。我那有病的父亲一听说要判我,经不住这样的精神打击,吓的病情加重,卧床不起。丈夫架不住他们的多次无理纠缠,拿上2000元钱,以为他们就能放了我,可最后还是将我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第三次非法关押:从拘留所期满回来后,被他们押回乡政府,关在车子棚子里17天,不给饭吃,有时孩子去看我时,给买点吃的。当时我父亲病得厉害,很想见我一面,娘家人几次去乡里要求放我回家看看病重的父亲,可他们硬是不放。我抗议绝食两天以后才放我回家,可父亲已经去世了,我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眼。我父亲的去世与乡里邪恶之徒的迫害有直接关系。回家才知道,乡里不法之徒是逼迫我的家人写了“保证书”后才放了我。

第四次非法关押:2000年4月,乡派出所恶警李志勇(男,30岁左右,指导员)付刚(男,30岁左右)突然闯入我家,说与我谈谈,我向他们讲真象时,不一会,来了一辆车,三四个人硬是将我抬上了车,拉到乡里。我质问他们为什么强行将我抓来,他们蛮横地说:“就因为你不写‘保证书’,才把你抓来。”非法关押了我12天后,我正念闯了出来。

第五次非法关押:2000年7月20日,乡派出所又来抓我,当时我正在邻居家干活,他们见我不在家,就到邻居家不分青红皂白,强行将我抬上车,送到拘留所。我绝食抗议,3天后,将我放回。

第六次非法关押:2000年10月26日晚10点,乡派出所再次来抓我,我不给他们开门,派出所长杜士民指挥恶警踹门爬墙闯入我家,将我从被窝里拖出来抓走,吓的孩子两眼发呆,坐在那里不会动。他们抄走师父的法像、大法书、收录机两个,1400元钱。我质问他们:“你们私闯民宅,连翻加抢,身为执法人员,这不是执法犯法吗?真是土匪强盗行为。”他们有恃无恐,得意洋洋地说:“我们就是土匪强盗怎么样,你有本事告去。”将我押到乡政府关了一天一夜后,送到看守所。

第七次非法关押:2001年5月1日,乡派出所又将我从家里抓到区干休所,强迫我放弃修炼。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指使恶人对我拳打脚踢,不许我睡觉,逼我蹲在地上打耳光,一个耳光打得我耳朵出血,头脑昏迷,当场晕了过去……我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整整折磨了我19天,给我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第八次非法关押:2001年9月2日,我去张贴大法标语,被乡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到看守所后并非法判我劳教。在看守所里,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打得我脸部、两腿青黑,打碎了一颗牙。我绝食抗议,被他们绑在十字架上野蛮灌食。我被折磨的极度虚弱,骨瘦如柴,走路都得人扶着,送我去劳教时,医务人员往我的胃里插管灌食,三次都没插进去,他们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只好将我放回家。我回家后他们又多次上门骚扰。

我只好离开自己的家,流落在外,

2001年10月22日早上5点,乡派出所又来抓我,那时我已流离失所不在家,见我不在家,他们就到我丈夫单位去抓,还和厂里保卫科的人说:“只要见到她就打电话给我们。”

2003年2月27日早上6点左右,乡派出所砸门闯入我家,好几个人将我丈夫和孩子按倒在地,打孩子耳光。屋里屋外翻遍没抓到我,就气急败坏地将我丈夫与孩子抓到派出所,并威胁孩子说:“不说出你妈在哪里,就把你送去劳教。”他们将我丈夫两只胳膊抱着电线杆铐在一起,天正下着雨,衣服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哆嗦,关了他们俩一夜后才将他们放回。
  
  南孙乡不法之徒名单:

  张京明,原乡党委书记,现任河滩乡党委书记;
  曲京利,乡政法书记(现已调离)
  杜士民,派出所长(现已调离)
  李志勇,派出所指导员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8-07-05: 十一监区参与迫害的人员及电话:
电话:0531-88928103、0531-85838310、0531-88928103、0531-88928203
队长13869187810
区长:李慧菊
副区长:徐玉美、孙萍(已调离)
教导员:褚国华、邓济霞(已调离其它监区)
民警:
尹力、于建华、陈楠、穆琼博、孙丽、刘瑞雪、苏越、姜美燕、栢璐、赵丽云、张楠、杨扬、杨苏、王一桐等

参与迫害的犯人:

纪律组长李颖(菏泽某县一副县长,贪污犯)
转化小组长:付桂英(背离大法的犹大,临沂市人)
学习组长:王波娜
恶人:张凤乔、强冰(莱阳市人)、汤伟伟、马洪云、廖显慧、逢春梅、刘阳、李侠、楚雪(青岛市人)、肖四娟(临沂市人、回民)、胡昌红、聂锦青、肖冬梅等人
监狱长赵来春0531-88928001
政委隗建华0531-88928006
副监狱长赵鸿燕0531-88928004(管迫害)
副监狱长徐华0531-88928005
副监狱长谢文广0531-88928002
副监狱长刘永治0531-88928003
办公室0531-88928009
办公室主任接金家(音)0531-88928000
纪委办0531-88928026
驻监狱检察室办0531-88928060负责人王选莉
狱政科:电话:0531-88928028、0531-88928029胡秀丽、付蓉、王淑英
教育科:
科长室0531-88928036
办公室0531-88928035
心理咨询室0531-88928037
教育分监区0531-88928101
政治处:
王尤春0531-87072805宅0531-82466123手机13953136326
唐应基0531-87072835宅0531-87072728、13953130531
宁冬云0531-87072815、13969009727
陈淑忠0531-87072905宅0531-87072751、138691043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