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 孟玉华, 女, 39

孟玉华
遭非法判刑十三年 孟玉华医师生死未卜
个人情况: 医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沈阳市康平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高达13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9-21
家庭成员: 儿女: 张煜欣(孟玉华子)
夫妻/父母: 孟玉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3-23: 辽宁省沈阳康平梦玉华在沈阳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

沈阳康平医院梦玉华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目前已经精神失常,望认识梦玉华的同修与其家属联系,共同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2/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1236.html

2013-02-07: 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孟玉华已被迫害致命危 不认人

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五小队,现在孟玉华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已经有20多天没進食,走路都得坐轮椅,生命危在旦夕。据悉已不认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7/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9233.html

2013-01-31: 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十年,目前命危
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五小队,现在孟玉华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已经有20多天没進食,走路都得坐轮椅,生命危在旦夕。

孟玉华在2002年就被非法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已经十年了。希望广大的善良的正义人士关注孟玉华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1/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8412.html

2010-05-18: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长武力的恶行

武力,女,年龄四十六岁,四方脸,偏胖,任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区长。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新华壹品,丈夫陈树(音),沈阳市皇姑区某派出所所长。女儿陈飘飘,年龄十八岁,曾在大连读书,读书期间,曾和葫芦岛黑社会联系上,父母管教不了。

法轮功学员在九监区遭迫害

武力曾坐在警务台里,对被迫害得没有力气干活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孟玉华指桑骂槐:你不欠中国人民的,但你欠九监区的,你每天吃的、穿的、住的,洗浴中心每晚还十八元钱呢,还有机台磨损费、案板折旧费…… 武力把监狱当成了牟利的场所,因为各监区每人每天向狱里交三十五元,孟玉华不干活,作为九监区的监区长,武力当然不高兴。下午扫雪,武力让六小队去,孟玉华没有棉鞋,但还是被强制出去扫雪。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狱方强行对丁振芳做“转化”迫害,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没有几天,丁振芳就被迫害得患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丁振芳在辽宁女监被迫害致不能说话、卧床,经常上医院救治。丁振芳今年已六十岁了,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全部不见了,身体非常健康,可现在却被迫害得患各种疾病住院。

法轮功学员伏艳被关入小号已经半年,每当应付上级检查时,伏艳被从小号提出来,检查人走后,继续关入小号迫害。

营口的法轮功学员巩月圆被管事犯人刘春珍、董晶、姜萍打得脑震荡,昏迷不醒。一名法轮功学员刚被非法关押到5小队,因不“转化”,被管事犯人姜萍把脚趾跺碎。

辽宁省阜新法轮功学员何小秋被恶警怀疑传条,被毒打。

过年期间,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然后把刺骨的冷水一盆一盆从头顶泼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8/223876.html

2010-04-21: 沈阳医生孟玉华被枉判十三年 狱中遭迫害(图)
一个弱女子,为了自己的信仰,将以怎样的坚忍,去承受丈夫车祸身亡、自己被枉判冤狱十三年的痛苦煎熬?并且矢志不渝、坚守心灵的高贵?

她叫孟玉华,今年三十九岁,家住沈阳市康平县,是一名医师,天生纯朴、善良,修炼法轮功后,更是得到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夸赞,婆媳关系非常融洽。


孟玉华

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毒打,并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孟玉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康平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机构)和沈阳市“六一零”再次将孟玉华非法抓捕,并以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罪名,伙同沈阳市大东区中共法院判刑十三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现被关在九监区六小队。

一、遭非人折磨矢志不渝

1、被关小号挨饿

二零零四年,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利用犯人迫害孟玉华,甚至不允许她看其他法轮功学员一眼。一次,孟玉华给一位法轮功学员写了一张纸条,想调小队,同时写有师父的一段关于如何修炼心性的讲法,被犯人发现交到科里,孟玉华被关進小号,从六月一日到九月一日,三个月的时间,每天只给吃四个小鸡蛋那么大的窝头,最后孟玉华被折磨的坐都坐不住了,心脏没有力气,倒下了,送到医院检查,心跳由原来每分钟七十八次降到五十四次,轻微贫血。从小号出来后,马上被逼做繁重的劳动,加之被停帐(监狱迫害人的一种手段,就是停止法轮功学员的帐户支付,帐户有钱也不许买东西),孟玉华感觉没有力气,只好多吃窝头,每顿十个,那时每星期只有两顿细粮。为了适应那种劳动强度,只有靠多吃东西补充体力。

2、干重活颈椎受损

二零零五年,孟玉华在装车时,因没有力气,提出要换个劳动方式,被拒绝。结果装完车后,孟玉华夜间不能翻身,不能起床,颈椎严重受损,每天都是别人掫着起床,不能低头,胳膊使不出力气,但还是被迫继续劳动,只是不能装车了,后来,慢慢恢复到自己能起床了,但是还是没有力气。

3、关小号受冻

二零零六年,从八月二十四日到十月一十七日,孟玉华又因不戴牌,被关進小号,每半个月提出来,关监舍三、四天再送回小号,共一个半月。东北的秋天,天气很冷,别的犯人穿着厚毛衣、毛裤,坐着垫子,盖着被,坐在小号里,都冷的不行,却让孟玉华穿着夏装,短袖、一条长裤。到十月八日,有个明白法轮功真相的犯人找到李鹤翘(科长)提出给孟玉华送衣服,才送一套春秋装,也只不过是长袖劳改服和一条裤子,孟玉华又冷又饿,身体极度消耗,三十几岁的人被折磨得像五十多岁的人,皮包骨头。

出来后孟玉华无力症状更加明显,刚吃完饭就觉的胃里空空的,使不出力气,而且脖子疼的厉害,不敢枕枕头。后来科里又找到孟玉华问为啥监舍收工后不干活(别人都干),孟玉华说她没那个体力,况且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科里却说这是正常的,还叫队长带孟玉华去医院检查(都是狱里医院),没有设备查不出来,邓某某(科长,现已调走)就想让她去法外医院做核磁,狱里没批。邓某某说检查有病就治,没病就回监舍干活。孟玉华没按她要求的做,照样不拿活。

4、超时奴工、健康恶化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原小队解散,把孟玉华分到叠兜子小队,那是个体力活。孟玉华那时坐一天都坐不住,却让她叠兜子,她只得身体靠在案板上,两只胳膊轮番支撑身体干活。脖子疼的不行了。夜间不干活就把活分摊在身边的五、六个人身上,那时快手都得干到凌晨一点钟,慢手一夜都不能睡。白天还照样干活,干的少就罚站着干,停细粮、停帐、停接见。

到零九年七月份的时候,孟玉华没力气的症状越来越厉害,因为经常出现赶活,到了吃饭时间,也不让吃饭,孟玉华就连站的力气都没了,只好躺着,而且出现心脏偷停,喘不上气来。孟玉华提出不参加劳动。李鹤翘(科长)便找到孟玉华说:有病治病,没病就干活,这是监狱。你残了,有老残队接着,你要死了,可以办保外,并让队长领她去医院看病,结果检查血钾2.8(正常值为3.5-7.5)。大家都知道孟玉华的低血钾是两次关小号進食少造成的,再加上劳动强度大,造成代谢快丢失多,也就是说病不是短时间内造成的。

5、再关小号两个月

血钾稍微上来一点后,李鹤翘(科长)又把孟玉华送進小号,时间是十月二十六日到十一月九日,两周后,孟玉华出现无力,喘气都很吃力,不能入睡。李鹤翘(科长)去了之后说:“养的怎么样?回去干活吧!”在生命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她还提出要孟玉华干活,孟玉华拒绝了。李鹤翘(科长)威胁孟玉华不干活绝对不行。下午狱政科来人,问孟玉华被关禁闭的原因,孟玉华说明了情况,她们才让孟玉华出来。孟玉华在小号时很冷,狱里规定拿一套棉被的棉套,他们却给孟玉华送又脏又黑又破的垃圾棉,两个套子放一起都是洞。这还算好的,法轮功学员伏艳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二月九日,二十八天没给送棉套,而且只穿一条薄棉裤,禁闭室的门上的霜都很厚了,在检查的走后,又把伏艳送回小号,时间是前后两个月。

6、绝食抗议迫害遭灌食摧残

孟玉华出来后,李鹤翘(科长)找孟玉华说:孟玉华,我们还可以送你去小号,三个月不行,五个月,我不信你不服!他们所有迫害人的手段都是不计后果的,摧残性的,还以为自己高明、有本事。出来后,武力(科长)坐在警务台里对孟玉华指桑骂槐:你不欠中国人民的,但你欠九监区的,你每天吃的、穿的、住的,洗浴中心每晚还十八元钱呢,还有机台磨损费、案板折旧费……她们把监狱当成了牟利的场所。因为各监区每人每天向狱里交三十五元,孟玉华不干活,作为九监区的监区长,武力当然不高兴。下午扫雪,武力让六小队去,孟玉华没有棉鞋,但还是被强制出去扫雪。这是从小号回来第二天的事,而且从小号回来,又停帐,理由是不干活。孟玉华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三天后又被强制灌食,四肢绑在床上,胃管下到胃里后又不拿出来,两个小时注入一次水和少许玉米糊粥,维持生命,一天一夜后,孟玉华找到院长,提出他们这种灌食方式是法西斯式的,对身体的伤害太大,是不道德的。院长说,随你怎么想,言外之意只能用这个方式让人吃饭。并且说不吃饭比吃饭还麻烦,孟玉华進食后,便回到车间。

据说,后来要把孟玉华送到一个新成立的严管大队。

二、家人的辛酸与痛苦

九九年“七?二零”,江××在小人妒嫉的驱使下,和中共相互利用发起了这场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迫害,孟玉华的一家人也被拖入挥之不去的阴影中。

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身亡。孟玉华的儿子张煜欣当时还是个小学生,一个幼小的心灵怎能承受得起妈妈被非法抓捕、爸爸又遭遇车祸身亡的双重打击?孟玉华第二次被绑架后,张煜欣的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几年后去世。一家三口就这样凭着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相依为命,生活的异常艰苦。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五日,辽宁省女子监狱给孟玉华的父母打电话,说孟玉华病情严重,让去接见。二十六日,孟玉华的父母去监狱隔着大玻璃看到孟玉华非常憔悴,狱警说:孟玉华身体严重缺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声称孟玉华不配合打针、吃药,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没有关系,孟玉华自己签字了。孟玉华的父母问是否可以保外就医,一恶警说死了都不行,因为她不认罪。狱警还说监狱不能养活白吃饱儿,不行就强制劳动。

二零零九年十月以后,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打电话给非法关押孟玉华的九监区,九监区不是告诉家属打错了、就是不接电话。

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孟玉华的孩子、母亲、婆婆、亲属打车走了三百多里的路程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想见她一面,可九监区新调来的吴某某(科长)却蛮横的说:“不是不让你们来吗?孟玉华表现的不好、狱里有规定不让见。”孟玉华的母亲、婆婆、孩子哭着说:“过年了,我们只想看孟玉华一眼,不让说话都行,实在不行你让我们通一下电话听一下她的声音也行啊!我们也就放心了!”可是吴某某就是不允许。孟玉华的母亲要去找监狱长,门卫却不让,并说:“监狱长不管”。家属说不让见我们只好找监狱管理局,门卫说:“找谁都行,有能耐去找中纪委。”就这样,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人说:“法轮功的事,我们管不了,怎么对待她,我们也管不着,都是市『六一零’说的算,我们无权。”家属只得悻悻而归。

孟玉华被非法判刑入狱后,她的家人平均一年才能被允许与她相见一次。几年来,他们多么想念自己的亲人,多么希望孟玉华早日脱离苦海、不再承受那非人的折磨!

愿所有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制止这场迫害,愿我们一起呵护善良、选择美好,愿和孟玉华一样被非法关押的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愿孟玉华的亲属对她的殷殷思念化作真诚的问候:孟玉华,你可安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1/221918.html

2010-03-11: 遭非法判刑十三年 孟玉华医师生死未卜

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孟玉华的孩子、母亲、婆婆、亲属打车走了三百多里的路程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想见她一面,可九监区新调来的吴科长却蛮横的说:“不是不让你们来吗?孟玉华表现的不好、狱里有规定不让见。”

孟玉华的母亲、婆婆、孩子哭着说:“过年了,我们只想看孟玉华一眼,不让说话都行,实在不行你让我们通一下电话听一下她的声音也行啊!我们也就放心了!”可是这名科长就是不允许。孟玉华的母亲要去找监狱长,门卫却不让,并说:“监狱长不管”。家属说不让见我们只好找监狱管理局,门卫说:“找谁都行有能耐去找中纪委。”

就这样,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人说:“法轮功的事,我们管不了,怎么对待她我们也管不着,都是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说的算。我们无权。”家属只得悻悻而归,对孟玉华的现状很是担忧。

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孟玉华是一名医师,她非常善良孝敬长辈,婆媳关系融洽。二零零一年孟玉华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毒打。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孟玉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放回家。这次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而亡。

然而,康平县“六一零”不法人员勾结沈阳市“六一零”,不久再次将孟玉华非法抓捕,并伙同沈阳市大东区恶党法院重判十三年,把她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孟玉华的儿子当时才上小学,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爸爸出事后家人一直瞒他说爸爸去了国外,妈妈再次被抓后,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于几年后去世。全家三口只有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生活得异常艰苦。

孟玉华被非法判刑后监狱平均一年才能允许家属接见一次。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五)号,辽宁省女子监狱给孟玉华的父母打来电话,说孟玉华病情严重,让去接见。二十六日,孟玉华的父母去监狱隔着大玻璃看到孟玉华非常憔悴,狱警说:孟玉华身体严重缺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声称孟玉华不配合打针、吃药,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没有关系,孟玉华自己签字了。孟玉华的父母问是否可以保外就医,一恶警说死了都不行,因为她不认罪。狱警还说监狱不能养活白吃饱,不行就强制劳动。

二零零九年十月以来,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打电话给非法关押孟玉华的九监区,九监区不是告诉家属打错了、就是不接电话。二零一零年过年前,家人去探视遭到监狱的无理拒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591.html

2009-12-17: 康平大法弟子孟玉华遭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现生死不明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孟玉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之前其父母到监狱探视女儿孟玉华,看其女儿说话无力,步履艰难,并告父母不能再往监狱给自己存款。孟玉华在监狱一直不参加劳改,后来绝食反迫害。家里至今有近三个月没看到孟玉华,现有消息传出说孟玉华可能被迫害致死,家人一直不允许探视,对孟玉华的现状很是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7/214543.html

2009-08-31: 孟玉华在辽宁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五)号,辽宁省女子监狱给孟玉华的父母打来电话,说孟玉华病情严重,让去接见。二十六日,孟玉华的父母去监狱隔着大玻璃见到孟玉华非常憔悴,狱警说:孟玉华身体严重缺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声称孟玉华不配合打针、吃药,出现生命危险与他们没有关系,孟玉华自己签字了。

孟玉华的父母问是否可以保外就医,一恶警说死了都不行,因为她不认罪。狱警还说监狱不能养活白吃饱,不行就强制劳动。

十几天前,孟玉华的弟弟去接见时孟玉华精神还很好。孟玉华在家时身体健康,被非法判刑关押,如今出现生命危险怎么与监狱没关系?不管孟玉华签字与否,一切后果都是非法关押与迫害造成的。

沈阳市康平县大法弟子孟玉华是一名医师,在家时她的那份善良孝心得到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夸赞,她家的婆媳关系非常融洽。孟玉华2001年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的毒打。在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而亡。2002年大年,孟玉华绝食抗议迫害,被释放。

后来,孟玉华被康平“610”不法人员勾结沈阳市“610”再次非法抓捕,投入看守所,后被沈阳市大东区恶党法院非法判刑13年,据称是下载打印真相资料。

孟玉华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位于沈阳市马三家监狱城)。大法弟子孟玉华非常坚定,抵制迫害。据狱警称,孟玉华不“转化”还传纸条、喊口号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1/207466.html

2004-10-19: 辽宁沈阳市康平大法弟子孟玉华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已经失去了爸爸的儿子张煜欣,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只有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生活异常艰苦。

中秋节前家人去探视遭到女子监狱的无理拒绝,而且连钱都不让存,可想而知现在孟玉华处境的恶劣。

2001年沈阳市康平大法弟子孟玉华因挂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在孟玉华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她的丈夫由于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而亡。2002年春节孟玉华绝食抗议迫害,正念闯出后因下载打印真像资料,被康平610不法人员勾结沈阳市610再次非法抓捕,投入看守所,后经沈阳市大东区伪法院非法判刑13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现关押在九监区六小队。

孟玉华的儿子张煜欣现上小学,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爸爸出事后家人一直瞒他说爸爸去了国外,妈妈再次被抓后,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现全家三口只有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生活得异常艰苦。懂事的孩子努力的学习,因为他认为学习好了就能见到妈妈爸爸。

孟玉华是一名医师,在家时她的那份善良孝心得到所有认识她的人的夸赞,她家的婆媳关系非常融洽,现她的亲人都盼望着能与她至少能见上一面。希望世上善良的人们能伸出手援救她。

2004-09-21: 大法弟子孟玉华,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市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马三家监狱城),因她被迫害严重,不许家属探视,也不许存钱。家人问为甚么不让见人,那里的警察说:孟玉华犯了错误。当家人问犯了甚么错误时,警察不讲理的说:她学法轮功就是错误。

2003-12-10: 康平县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迄今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孙凤新、李满新、孟玉华、绍大伟、齐向茹、王海洲、王君洲、齐立科、杨平、杨国宏、周红伟、杨慧英、刘淑英、姜秀芳。(不完全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0/62203.html

2003-05-10: 孟玉华、齐向如、姜秀芳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高达12年。

2001-12-11: 姜秀芳、李明特、孟玉华、李媛(化名),这四名女大法学员在沈阳召开“十强赛”期间因挂大法真相横幅而被恶警非法抓捕。在大东区洮昌派出所被非法审讯期间,这四位大法弟子均遭恶警的毒打,其中李明特的腿被打得黑紫,李媛的十个手指尖及身上被恶警用一盒大头针扎的满是针眼,刑讯逼供,惨不忍睹。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3-09:辽宁省女子监狱监区、狱警信息更改
辽宁省女子监狱不定期调换各监区狱警,近期看到发表出来的信息还是较早以前的,没有及时更新,如本人所知道的,截止到2018年6月,八监区狱警的人员信息已改为:

监区长:戴静
指导员:刘玉伟
生产科长:杨新(不明真相)
教育科长:刘胜男 科长:董梦 教育干事:张春婵 狱警干事:孙玮静 生产干事:郜干事 队长:杨一、周维、张冬时、席羽彤、苑东林、纪可心、符新、卢伟、曹拓、崔丽宁、尹红力、张静、李靖等。

原有的人员都调到其它监区或部门了。

希望了解信息的同修及时提供消息,以希望汇编地方期刊的同修及时更改信息,以便于给相关人员邮寄真相信。

2019-02-14: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15698806633
副监狱长:姚彬 024-31236007、15698805885
副监狱长:徐健美 024-31236006、15698806688
副监狱长:孙桂娟 024-31236008、15698806111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0-05-18:
武力 手机:15698808066
九监区监区长:024-89296896

沈阳市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电话:8929689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