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诸城市 >> 董月华, 男, 40

董月华
董月华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
拘留时间: 2004年9月16号早
有关恶人: 匪警曹金辉,诸城市政保大队匪警朱鹏德带领朱伟等10余个恶警
迫害情况: 董月华一家人惨遭迫害,哥哥董月忠、父亲董桢河和母亲卢培兰在中共当局的威逼与压力下,不断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和骚扰中,相继离世。
个人近况: 2010年7月12日 迫害致死 (2010-08-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21
家庭成员: 儿女: 董月忠 董月华
夫妻/父母: 董桢河 卢培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6-04: 十一年屡遭迫害 董月华一家四人含冤离世
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董月华全家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幸福满堂,村里人谁不羡慕。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十多年来,董月华一家人惨遭迫害,董月华及哥哥董月忠、父亲董桢河、母亲卢培兰先后被迫害离世。
董月华二零一零年在迫害中离世

董月华,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人,于一九九七年跟父母兄弟一块修炼法轮功。当时全家人身心健康,幸福满堂,村里人谁不羡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全面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在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张霞的指使下,以每人每天四十元的工资雇佣了几十人监视全村炼法轮功的人,扬言这些钱全部由炼功人拿,并把董月华家族三户人家的炼功人都锁在各自家里,就连他六岁的女儿都被锁在家里。

董月华随后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被截回后秘密关在侯家庄学校里,由十几人看管。他的姐姐到那里去看他,结果第二天董月华又被秘密转移到新农村学校。就这样与家人失去联系,被非法关押了十几天才放回来。在此后不久的十月份,兴华路派出所警察又一次到董月华家里抄家,并绑架了他,非法拘留二十天。

董月华夫妻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到北京旅游。回家后,夫妻俩被绑架至公安局,当时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金辉说:旅游?为什么非得这个日子去旅游?去看守所吧。就这样夫妻俩分别被非法刑事拘留、治安拘留。一个月后回家时,董月华的手指在看守所里被强制奴役,烂得几乎露出骨头。

拘留期满后,董月华夫妻俩又被非法关在村委里,开始还让回家吃饭,后来在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赵永欣的指使下,又将他俩锁在两间大空屋里,门窗全部焊上了钢筋,大小便全部在那屋里,吃喝由他那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来回送。在寒风刺骨的冬天,外面还时常飘着雪花。就这样一关就是二十多天,在这期间未见村委任何人的面。

董月华在父母、长兄由于常年被骚扰迫害相继去世的悲痛中,仍不停遭受诸城“六一零”的施压。在强大的压力下,董月华一度被强迫转化放弃了修炼法轮功,但他心里明白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学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二零零四年初,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又从新开始学炼法轮功。

就在他又走回法轮功修炼中,深切体会着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时,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的这天,当他为维持生活在龙城市场摆摊卖货时,诸城“六一零”指使的警察再次绑架了他。在看守所里,他被警察孙国基用橡胶棍打得头脸变形,肿得象硕大的金鱼头。孙姓警察边打还边骂道:“我不能叫你偏沉,再打这边。”然后又强行脱下他的鞋来伸直腿,警察们穿着皮鞋上去跺他的小腿和脚踝骨。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在当地“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对法轮功的又一轮疯狂迫害中,以陈洪为首的一群警察和防暴警察强行翻墙入室,再次把董月华绑架到“转化班”。在那里利用恐吓、不准睡觉、闭眼就用橡胶棍捣、用喷雾器往脸上喷水等手段,三班轮流迫害,直至董月华神志不清。整整折磨十天后保外就医,当家人见到他时整个人瘦了一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当地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判刑后,董月华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在此期间警察陈洪、范作本不断上门骚扰、恐吓,逼迫他放弃学炼法轮功。使董月华身心受到的摧残达到极限,一家人生活不得安宁。为了四口之家的生活,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临时在一家小厂打工。七月十二日下午,他在工作中突然昏迷过去,送医抢救无效,丢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含冤离世,儿子还只有七岁。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只靠打零工维持女儿高中学费和全家人的生活。

哥哥董月忠二零零一年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董月华的哥哥董月忠在单位、村委等邪党人员逼迫下,放弃修炼;二零零零年夏天,董月忠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他从新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在短时间内恢复,当时已能独自到大街上走动。

二零零一年正月底,董月华夫妇在家被村书记董巧山、管区主任赵永欣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董月华被所谓“转化”。董月忠听到这个消息后,深受打击,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含冤去世,年四十九岁。

父亲董桢河二零零四年在迫害中去世

董桢河于一九九七年学法炼功后,以前的肺结核等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多次被非法关押,导致他一九九九年底卧床不起,这时他想起了《转法轮》,四十多天后奇迹般康复。

大儿子董月忠被迫害离世后,承受老年丧子之痛的董桢河,在无休止的迫害中,已无心学法炼功,到二零零三年底,旧病复发,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在医院去世,年七十五岁。

母亲卢培兰二零零六年在迫害中离世

卢培兰修炼法轮功前,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多次住院。自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就无病一身轻,从此身体健康,再也不用吃药了。

大儿子董月忠和老伴董桢河被迫害相继离世后,她和家人仍遭迫害。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三日下午,小儿子董月华在龙城市场摆摊卖货,被李法臣等恶警绑架的同时,周忠领着十几名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最后抄出一套讲法带和一本大法书和老人一起过日子的小儿媳说:“这可是俺娘的命根子,俺娘患多种疾病,就是学大法好的,你们不能拿走。”恶警无视这一切,抢走大法书,扬长而去。之后,年已七十八岁的卢培兰老人受惊吓导致痴呆,二零零六年黄历九月一日含冤去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十一年屡遭迫害-董月华一家四人含冤离世-241917.html


2010-08-24: 董月华为何英年早逝?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晚八点,山东法轮功学员董月华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离世而去。噩耗传来亲朋好友凄然泪下,特别是仅有七岁的儿子突然失去爸爸不知如何是好,没有眼泪只有心痛。

而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却说:炼法轮功不是祛病健身,得了绝症的人都好了吗?老董家炼法轮功怎么还死了四口人?

是啊,还只有四十岁的董月华,年纪轻轻怎么就抛下妻子儿女走了呢?事情还得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谈起。

董月华先生,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人,现年只有四十岁。九七年跟父母兄弟一块修炼法轮功。当时全家人身心健康,幸福满堂,村里人谁不羡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相互利用全面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董月华一家人惨遭迫害,哥哥董月忠、父亲董桢河和母亲卢培兰在中共当局的威逼与压力下,不断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和骚扰中,相继离世。

九九年迫害开始时,在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张霞的指使下,以每人每天四十元的工资雇佣了几十人看着全村炼法轮功的人,扬言这些钱全部由炼功人拿。并把董月华家族三户人家的炼功人都锁在各自家里,就连他六岁的女儿都被锁在家里。

董月华随后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被截回后秘密关在侯家庄学校里,由十几人看管。他的姐姐到那里去看他,结果第二天董月华又被秘密转移到新农村学校。就这样与家人失去联系,被非法关押了十几天才放回来。在此后不久的十月份,兴华路派出所警察又一次到董月华家里抄家,并绑架了他,非法拘留二十天。

董月华夫妻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到北京旅游。回家后,夫妻俩被绑架至公安局,当时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金辉说:旅游?为什么非得这个日子去旅游?去看守所吧。就这样夫妻俩分别被非法刑事拘留、治安拘留。董月华在看守所里被强制奴役,一个月后回家时,手指烂得几乎露出骨头。

拘留期满后,董月华夫妻俩又被非法关在村委里,开始还让回家吃饭,后来在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赵永欣的指使下,又将他俩锁在两间大空屋里,门窗全部焊上了钢筋,大小便全部在那屋里,吃喝由他那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来回送。在寒风刺骨的冬天,外面还时常飘着雪花。就这样一关就是二十多天,在这期间未见村委任何人的面。

董月华在父母、长兄由于常年被骚扰迫害相继去世的悲痛中,仍不停遭受诸城“六一零”的施压。在强大的压力下,董月华一度被强迫转化放弃了修炼法轮功,但他心里明白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学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二零零四年初,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又从新开始学炼法轮功。

就在他又走回法轮功修炼中,深切体会着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时,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的这天,当他为维持生活在龙城市场摆摊卖货时,诸城“六一零”指使的警察再次绑架了他。在看守所里,他被警察孙国基用橡胶棍打得头脸变形,肿得像硕大的金鱼头。孙姓警察边打还边骂道:“我不能叫你偏沉,再打这边。”然后又强行脱下他的鞋来伸直腿,警察们穿着皮鞋上去跺他的小腿和脚踝骨。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在当地“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对法轮功的又一轮疯狂迫害中,以陈洪为首的一群警察和防暴警察强行翻墙入室,再次把董月华绑架到“转化班”。在那里利用恐吓、不准睡觉、闭眼就用橡胶棍捣、用喷雾器往脸上喷水等手段,三班轮流迫害,直至董月华神志不清。整整折磨十天后保外就医,当家人见到他时整个人瘦了一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当地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判刑后,董月华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在此期间警察陈洪、范作本不断上门骚扰、恐吓,逼迫他放弃学炼法轮功。使董月华身心受到的摧残达到极限,一家人生活不得安宁。为了四口之家的生活,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临时在一家小厂打工。七月十二日下午受尽身心摧残,在父、母、兄长被迫害的相继离世的悲痛中,他在工作中突然昏迷过去,单位派人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无法抢救,丢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含冤离世,儿子还只有七岁。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只靠打零工维持女儿高中学费和全家人的生活。

董月华的全家因修炼法轮功而获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乐于助人,当时乡亲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中共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打压,用尽各种卑鄙残忍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身心摧残,目的就是迫使法轮功修炼人放弃修炼,贴服于它,听凭它的任意奴役。在此打压下有多少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20.html

2009-11-02: 多名大法弟子面临被诸城邪党非法判刑

11月1日下午2点左右,山东诸城市密州街道铁水村一名老年女大法弟子被绑架,并掠走了家里的私人物品多件。

近期山东诸城邪党、政法委、“610”继续违法犯罪。层层下达指令,各乡镇一把手主抓,扬言要层层过筛,把所有在册的大法弟子轮流绑架到邪恶的集中营洗脑、迫害。前几天,绑架了昌城镇部份大法弟子,村委会为了凑齐上级邪党要求的绑架名额竟用常人顶替。

诸城邪党伪法院原先准备在10月28日非法开庭审判诸城六名大法弟子:林树华、卢桂娟、董月华、老邰、刘夕香、李文胜、推迟到11月6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67.html

2009-04-06: 山东诸城中共恶徒近期疯狂犯罪

山东省诸城市不法人员最近把原陶家岭东郊学校加固了高墙,改建成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诸城市委邪党头目邹庆中亲自跳到前台,赤膊上阵,据说关进了集中营没有他的签字别想走人。

诸城市公安恶警在中共邪党市委、政法委、610 驱动下,2009年3月30日、31日两天时间统一行动,大肆绑架大法弟子二十多人,所用手段极其邪恶疯狂。

3月30日晚7:00左右,城关派出所陈洪带一群恶警窜到两河村大法弟子董月华家,董月华不给他们开门,22:00点左右,恶警竟然招集一批防暴警察携带武器,从南屋爬跃入室,将董月华绑架,并非法抄家。

30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有人假装要水喝,骗开电力局刘洪花家的门,四个恶警上去就将不修炼的儿子张新明一顿拳打脚踢,拖着刘红花就走……对一个手无寸铁,以真善忍理念要求自己的大法弟子,恶党竟出动防暴警察带着武器绑架,可见邪党心虚到何种程度。

3月31日上午9点,郭汝风老人被绑架。上午10点左右,68岁的诸城市烟草公司退休职工王秀英,被三个便衣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劫持到诸城市洗脑班。家中去要人恶警不让见。

诸城市工商银行职工、大法弟子李兰琴,于3月31日在工作期间被诸城公安恶警绑架进当地洗脑班迫害。

3月31日上午,有—便衣以租房子为由到白玉山子村大法弟子高金芳家探视她是否在家,当天下午6点多钟早已埋伏好的公安便衣趁她孩子放学回家之机,突然闯入家中,强行将正在做饭的高金芳绑架,家人阻拦,恶警们如土匪,对家人呵斥,共7、8个便衣在公安国保大队范大队长的带领下强行将她家抄了个底朝天,见没抄出东西来,又将她强行带走。

4月3号下午4点左右,诸城五里堡大法弟子宋正云和她小女儿徐超被密州路派出所恶警绑架。

近期诸城各地被绑架的大法弟子:
朱解镇:王洪亮、
贾悦镇:窦金宝、
百尺河镇:鞠宝贵、
枳沟镇:李亮、
纺织厂:隋洪菊、
棉油厂:刘华香、
电子小区:王文福、
人民家园:刘培智、
枳沟镇:赵永刚
建国社区:林树华、卢桂娟
城关两河村:董月华
大书堂社区:庄汝凤
皇华镇:张世胜
龙王庙社区:窦桂珍

诸城20多名大法弟子2008年被非法劳教、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刑事拘留;舜王街道大法弟子刘秀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电子小区大法弟子王锦秀被恶警逼迫从三楼跳下造成双腿粉碎性骨折;白玉山子社区大法弟子刘希香被诸城市公安局中队长王培彪、密州路派出所所长张世勇、舜王派出所所长王止贤及宋伟等恶警劫持到外贸宾馆锁在铁椅子上20多天不让睡觉,在这20多天,恶警用电灯烤眼、烤脸、殴打、灌食等多种酷刑折磨她。由于长时间锁在铁椅子上,她的腿肿的很粗,他们也不理会,直到看她走不了了,才拉她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整个下肢血管都淤塞了。

诸城不法人员对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也是穷凶极恶,花着纳税人的钱到处搜寻,把照片发到各社区公开诱骗民众举报,到大法弟子家中、孩子的学校、亲戚家骚扰,窃听家人电话,并妄图收买邻居、同学协同他们犯罪,为其打探信息,并厚颜无耻的声称如果提供信息抓着一个可得赏钱多少(邪党诱骗人民犯罪的谎言)。邪党人员近期的丑恶表演,使善良的人民更加看清了中共邪党无法无天的凶残本质,加速了其邪党的解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62.html

2005-02-08: 二00五年二月一日下午一点四十分,山东诸城大法弟子王丽丽、王洪伟、董月华被诸城市恶警绑架并抄家。恶警破坏了资料点、掳走大量大法书籍和大量大法资料,损失惨重。目前,所有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仍在诸城被恶警残酷迫害。

2005-02-06: 3:30左右同样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这伙匪警又窜到龙城市场非法绑架了大法弟子董月华,当时董月华说:“我做买卖是合法经营, 你们凭什么一次次的说抓就抓。”匪警朱鹏德被问的无话可说时,又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叫来了110匪车,合伙强行非法绑架了董月华,随后又非法去抄董月华的家,这伙土匪進门先将其妻的手拧住不准说话,不准走动,然后一拥而上将其家中翻了个底朝天,将仅有的一盘炼功带要拿走时,董月华的妻子说“那是俺娘(婆婆)的命根子,俺娘今年77岁了,经历了各种打击,没有文化再加上体弱多病,就是炼了法轮功身体才好了,你们不能将这盘炼功带拿走。”匪警们充耳不闻,无视董月华上有年近80岁的老母亲,下有一10来岁的孩子和一个1岁左右尚在吃奶的幼子,将其家中翻的乱不可收,拿着老母亲用来救命的唯一的一盘炼功带扬长而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6/94945.html

2004-12-17:董月华,男,35岁,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两河村人。2004年9月16日上午8点,他到龙城市场出摊卖货时,诸城恶警曹金辉带人早已守在那里,曹以伪善的谎言说队长徐光荣找他有事,骗他到龙城市场大门处。徐光荣等人把董月华劫持到市公安局,逼问董月华还炼不炼法轮功,董月华回答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恶警们直接给他戴上手铐,将他刑事拘留。

这些恶警非法抓人,还不通知家属。董月华的家人找不到人,到处打听后才知道他被恶警绑架到了看守所。第二天下午,董月华近八十岁的老母亲领着儿媳,董月华的女儿及刚满周岁的儿子到公安局要人。公安李法臣不但不讲理,还警告她们不识时务,并逼迫董月华的妻子在拘留证上签字。然后,厚颜无耻的说:我们已经通知你了,你也知道了,别说我们不通知你。然后以家人态度不好为由把她们撵走。

家人无奈,但总觉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是违法的行径,诺大个政府,难道没人解决?带着疑问,带着希望,她们老少到诸城市检察院咨询。检察院的人听了她们的诉说后,无可奈何的告诉她们说:你们知道炼法轮功好,可现在上边禁止,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回公安局好好和他们说说,会放人的。

于是她们老少几人又回到公安局,可这几个恶警不仅拒不放人,并且不许和董月华相见。董月华的亲朋听说后也都到公安局打听,恶警们威胁说:董月华参与法轮功活动,要判刑、要劳教,不交待明白是别想出去。

亲友们考虑到董月华在龙城的摊位无人经营,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需人照顾,刚满周岁的儿子还在吃奶,女儿还在上学,正是秋收大忙季节,地里的庄稼还需抢收,在这正需用人的关键时刻,为了让董月华早天出来,只好到处请客送礼。恶警们更加肆意欺骗家人,说非判刑不可,从而勒索钱财。

第三天,李法臣去看守所问董月华还炼不炼法轮功,回答说:炼。李法臣就抽出一张纸让董月华签字,说是延期拘留一个月。徐光荣奸猾的说:我们没有证据不可能抓你,你必须把你的事交待清楚,否则别想出去。并用判刑相威胁。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词。董月华每日忙于出摊卖货,有什么可交待的?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恶警们竟然用欺骗的手段敲诈其家人2700元钱,将董月华非法拘留十天后才放回。

这样的非法迫害对董月华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99年7月初,当时的管区主任张霞就组织全管区十几个村的妇女主任到他家骚扰,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时不法人员们闹得全村人心难安,鸡犬不宁。董月华曾正告她们说:你们再这样扰民,我就去告你们。张霞心虚的说:我这也是没办法,因为我是女干部,你得谅解。

99年7月22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刚开始,两河村在当时的副镇长于彦胜、管区主任张霞的指挥下,调集整个管区的所有民兵连长,并以每人每天40元的高工资出动四、五十名村民将全村炼功人的家团团围住,不许出门。村记工员董维生拿着记工本鼓动说:“每天40元,比干什么都强”。原打算这些钱全部由炼功的家人拿,后来也不了了之。

当时董月华因進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被非法截回后,秘密关在原城关镇侯家庄子小学,由十二、三人看着,采取不许睡觉的办法迫使他放弃法轮功。后来董月华的姐姐打听到关人的地方后,就去看他。恶人们得知其家人知道了,又赶紧将他秘密劫持到新农村小学关押。

99年10月初,兴华路派出所的恶人闯到董月华家非法抄家,从他家找出大法书籍、录像带等,连人一同被带到诸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十天。之后他被带回两河村继续关押十几天,不允许回家吃饭,当时的副镇长于彦胜经常到两河村刁难施压。

2000年9月底,董月华同妻子一起到北京旅游。10月3日回家后,被兴华路派出所的恶警带到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恶警曹金辉叫嚣说:旅游?为什么非得这个日子去旅游?到北头(即诸城市看守所)吧。就这样董月华被无辜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因村里没去领,又非法超期关押一天,其妻子范秀凤被非法拘留15天。

当他俩被村民兵连长带到两河村委继续关押时,开始村委的人还让他们回家吃饭,后来恶徒于彦胜专找吃饭时间打电话,并让董月华亲自接电话,还怒气冲天的大骂村干部,逼迫村委对董月华严加看管。这样逼得他们吃饭也不能回家了。

后来换上新管区主任赵永欣(音),没想到他更狠毒,派人将两口子锁在两间屋大的一个大空屋里,门窗全焊上了钢筋,因是铁门铁窗,到处透气,屋里冷得象个冰窖,吃饭由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来回送。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无论刮风下雪,老母亲也得跌跌撞撞的给他们送饭,刚出锅的热饭送去后就凉了。就这样他俩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最后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对好人的非法迫害,他们开始绝食。老母亲见他们不吃不喝,赶紧去找村书记董巧山,求他放人。董巧山无奈的说:饿死活该,我也没办法。

绝食三天后,管区主任赵永欣领着两个打手想来打人,逼迫吃饭,被董月华的家人阻止后,并拿上10000元的存折担保,才将他俩放回家。这次在两河村私设监狱,将他们夫妻非法关押二十多天,直到被放出来时也没见到村委人的面。

他们回家的那天正是腊月十一,全家人都觉得快过年了,总该没事了吧?没想到腊月二十五早上,村书记董巧山又来到他家说:公安局来人找你去村委谈话。到那以后,兴华路派出所的恶警周忠领人将他团团围住,以曹金辉找他谈话为由,骗到治安拘留所。

直到腊月二十七早上两个武警给戴手铐时,董月华才知道被劳教三年。面对这样的现实,他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问拘留所杨所长:凭什么把我劳教?无缘无故就可随便劳教?杨所长说:我们只管送人,其它事不管。

就这样在无任何法律条文的情况下,他们编造假的法律手续,毫无道理的将董月华送到了昌乐劳教所。在入所前查体时,他被查出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只好又将他带回拘留所。

2001年正月底,管区主任赵永欣与书记董巧山等人又来到董月华家,逼他到繁荣宾馆转化班“洗脑”,在那里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董月华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到了2001年秋天,“出血热”病症使董月华住進了诸城市人民医院传染科。当医生告知生命有危险时,他后悔了,他扪心自问:炼了好几年的功,没有吃一片药,走路一身轻,为什么不炼功后就病到有生命危险呢?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是为什么?
在他危困时刻,公安局的人不闻不问了,村委的人不见了,“610”的人也不见影了。他仰天长叹:做人怎么这样难,我的生命就此结束了吗?我该怎么办?前思后想,他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是生命唯一的出路,终于他又捧起了《转法轮》,重新走入修炼中来。

2004-09-21: 山东省诸城市大法弟子董月华(男),在2004年9月16号早上八点多钟,被早已守候在龙城市场的身着便装的匪警曹金辉等几个恶徒,以谈话的名义绑架進看守所。

董月华上有70多岁的老母亲,下有刚满一周岁的孩子,全家老少皆靠着他养家糊口,而曹金辉等恶警却无视这一切,在诸城市专职偷偷摸摸绑架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的人。当董月华的妻儿老小得知后于当日下午去政保大队要人并质问“为什么非法抓人”时,恶警们蛮横无理的反问“是不是最近出去发真象资料来?”并诱逼其妻在拘留证上签了字和说出了自家的电话号码,以其证明它们的非法抓捕是合理的。

潍坊 诸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9-04-07:
山东省诸城市舜王派出所所长:苏磊:18753665768、18678085328
诸城市法院:
地址:诸城市兴华路15号,邮编262200
电话:0536-6213162 院长韩旭东 0536-6070274

诸城市检察院 :
地址:诸城市密州东路77号,邮编262200
院长王彦青 0536-6213581

诸城市政法委书记:王志强 0536-6113225
诸城市公安局610主任兼任市委610主任:岳言玺 137936405660536-6328118办 0536-6113220

诸城市公安局:
总机 0536-6062202、6063135
电话 0536-6328051 0536-6328052
局长:单东升 0536-6328001
看守所大队长:赵建溪 13508961678
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首峰 18678085319、18366313766、0536-6328121

鹿建华 0536-6328121宅6328336、13705360501、18678085278
鹿建华妻子刘春杰 13053647270
王军 0536-6328187、13964608756、18678085279宅0536-6328559
毛玉龙0536-6328123、13964689858、18678085513宅0536-6328389
张林0536-6328122、13806366351、18678085176 0536-6328258
刘海波0536-6328125·13964770292、18678075260宅0536-6115886
陈鸿 办 0536-6328129、13705367009、18678808523

2019-02-23:潍坊市坊子公安分局: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凤中街3号,邮编261206
大队长蒋会海13605367948父蒋树功0536-7626816弟弟蒋会顺135636188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