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合肥 长丰县 安徽省女子监狱(第一;原宿州女监) >> 朱广珍, 女, 7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安徽教育学院宿舍
有关恶人: 分监区长恶警董艳茹
个人近况: 2006年7月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1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4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0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十二、绑架、抄家、冤狱,朱广珍被迫害离世

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朱广珍,女 ,72岁,家住安徽教育学院宿舍。九九年七二零后,朱广珍曾三次去北京证实法。第二次上访时,被送往安徽省驻京办。在此关押期间,遭恶保安罚蹲、毒打、猛踢,腿部被踢青,后送合肥市看守所关押。朱广珍第三次赴京上访到天安门展横幅,被恶人送往河北某县看守所关押,后因绝食八天,拒不妥协,正念闯出。

朱广珍回合肥后,因坚持讲真相,散发传单,保护真相资料,前后三次遭绑架。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晚上6点多钟,朱广珍在安徽省女教所附近的路上行走,被女教所的恶警看见,打110报警后被强行抓走,一度下落不明。

最后一次遭绑架是在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合肥“六一零”伙同市公安局庐阳分局金寨路派出所多人闯入朱广珍家中,非法抄家。朱广珍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她身上穿的皮夹克被撕破。在宿州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朱广珍曾绝食一个月。因坚持修炼,恶警唆使犯人抓住朱广珍的头发往床上撞,门牙被撞掉。 朱广珍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导致视力衰退,晚上几乎看不清东西,而且身体极度虚弱。不久,她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安徽宿州市监狱。期满三年,朱广珍被非法延长半年,于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身心遭受极大摧残的朱广珍回到家中身体极度虚弱,于二零零六年七月,朱广珍被迫害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合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72757.html

2007-02-05: 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位大陆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
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在二零零七年元月得到证实。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六位,占百分之六十;其中二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元月;六人被迫害致死于二零零六年;一人被迫害致死于二零零五年;一人被迫害致死于二零零一年。

遇害者中,除一位年龄有待核实外,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五位。年纪最小的是四川省武胜县大法弟子段远乐,男,二十七岁;年纪最长的是家住安徽省合肥市教育学院宿舍、七十二岁的朱广珍老人。

十宗被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陆的八个省,其中吉林省和湖南省各二例;黑龙江省、河北省、四川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河南省、安徽省各一例。

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已经進入了第八个年头,至少三千零十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突破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通过民间渠道已得到证实。而实际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七年多来,法轮功学员面对腥风血雨般的残忍虐杀,始终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大善大忍,不分穷富,不分社会阶层,向所有的世人不懈的讲清真相。越来越多的人在明白真相后心生善念,良知复苏,道德归正,获得健康的身体甚至生命的延续...... 人们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无不深深的感恩、称颂大法。但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遭受中共恶党的疯狂绑架;中共的监狱、劳教所、六一零洗脑班、医院等迫害场所仍然非法关押着大批的法轮功学员。

女研究生林铁梅被劳教所和医院合谋杀害,年仅三十三岁

广西大法弟子林铁梅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八日被广西女子劳教所和复退军人医院合谋杀害,年仅三十三岁。资料显示,在林铁梅之前,已有三名大法弟子在这家医院被迫害致死。

林铁梅,女,未婚,三十三岁,广西博白县人,北京医学院研究生毕业。林铁梅因为坚持信仰和向世人讲清真相,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期间两次被广西博白县公安局绑架,送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个子高挑的她被折磨得仅剩五、六十斤,曾被送博白县医院抢救,但还没等痊愈,博白县公安局就迫不及待把她送回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林铁梅去北京依法上访的路上被绑架,被送广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教育大队的梁素贞、吕登云及其手下恶警,对林铁梅等坚定的大法学员進行所谓的“严管”,派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不许睡觉,长期体罚、铐挂、坐在地上反铐,有的被整夜反铐;每天洗澡、上厕所都必须得到恶警的同意,不允许购买日用品,不许亲人探视,不允许任何人为她们提供物资或帮助。

劳教所对林铁梅進行非人折磨,把她的手脚大字形长期绑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恶警还指使吸毒人员毒打林铁梅,用拖把布和臭袜子塞住嘴巴,用胶布封住嘴巴,并强制戴上头盔,铐住双手,关進“龙宫”,直至嘴巴周围腐烂。

林铁梅不得不长期绝食抵制迫害,却遭到恶警野蛮灌食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据目击者说,林铁梅被恶警迫害的非常严重,戴手铐、戴背铐、戴铁帽子、还用胶带封嘴,被折磨的满身紫黑色;还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和其它酷刑摧残。

广西女子劳教所把林铁梅折磨的精神恍惚,生命垂危,却散布谣言说“林铁梅疯了”,是炼法轮功变成了这样的。二零零四年农历新年,劳教所恶警还放话出来说林铁梅保外就医了。实际上是把她关在一间秘密屋子里,每天铐着,不许睡觉,冬天就坐在木板上,也不给被子。

对林铁梅丧尽天良的迫害并没有到此为止。她又被转移到广西玉林市复退军人医院,这是一所地级市的精神病医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林铁梅家人到医院要求见人,遭到医院方面无理拒绝。十多天后的十二月八日,林铁梅在复退军人医院被迫害致死。该医院出具的死亡报告单声称林铁梅“猝死”。

事后,医院不敢面对记者的采访。家属拒绝签字火化,博白县政法委、“六一零”为掩人耳目,给林铁梅的家属一万六千元了事。

林铁梅在医院被迫害期间,她的主治医生是周雄,护士有梁展威、陈文兰、蒋北莲、闵家爱。

吉林通化市大法弟子王玉芳近日被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王玉芳,女,五十三岁,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乡桦树村人。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当地派出所警察闯入王玉芳家進行非法抄家,把她绑架到通化长流看守所迫害。之后,王玉芳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劫持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黑嘴子劳教所王玉芳遭到野蛮摧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后来黑嘴子劳教所见人已经不行了,才通知家属把王玉芳接回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王玉芳到家时已奄奄一息,不能進食,更不用说站立行走了。三十七天后,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五日王玉芳含冤离世。

四川武胜县大法弟子段远乐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七岁

段远乐,男,二十七岁,高中文化,家住四川省武胜县农林乡,曾患有严重的癫痫病,到处求医花去不少钱却医治无效。九八年段远乐开始接触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完全康复。段远乐的父亲目睹儿子的身心巨变,觉的法轮功太好太神奇了,也开始修炼大法。

出于善良朴素的心愿,段远乐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别人,让别人也受益。二零零四年底,他自己买了一台电脑和打印机,开始在家做真相资料。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由于贪利小人的举报,重庆市合川国安大队秦梦云、冯云等恶警非法闯進段远乐家中,把段远乐和他父亲从家中绑架到合川国安大队。他的父亲被警察勒索了一笔钱后被放回家。段远乐在合川国安大队遭到秦梦云、冯云等恶警的酷刑逼供,接着被劫持到合川看守所迫害四个多月。

之后,段远乐又被转送到四川省武胜县看守所继续迫害。直到段远乐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其家人。家人到武胜看守所时,段远乐已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在这种情况下,武胜县“六一零”、国安大队的恶警竟然强迫家人以取保候审的方式把段远乐领回家。

二零零五年农历冬月二十七,已被折磨的完全脱了形、无法行走、头部和面部多处伤痕、精神恍惚、语无伦次的段远乐被带回家。见到他的人无不伤心落泪。

在家人细心照料下,段远乐身体稍有好转。由于武胜县恶警不断的上门骚扰,通知段远乐判缓刑三年。一系列的迫害使段远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家中去世。

段远乐去世后,恶警到段家中施压,不许家人将此事传出去,否则会找家人。至今家人都不敢说出段远乐被迫害的更多细节。

安徽合肥市七十二岁的朱广珍老人惨遭毒打摧残 含冤去世

朱广珍,女,七十二岁,家住安徽教育学院宿舍。九九年七二零后,朱广珍曾三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蒙冤依法上访。第二次上访时,朱广珍被送往安徽省驻京办,期间遭到保安人员的罚蹲、毒打、猛踢,腿部被踢青,后被送合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三次上访,朱广珍被警察送往河北一县看守所关押。她拒不妥协,绝食八天后闯出看守所。

朱广珍回合肥后,因坚持讲真相,散发传单,保护真相资料,前后三次遭遇绑架。最后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农历新年前,合肥“六一零”伙同市公安局庐阳分局金寨路派出所多名警察,非法闯入朱广珍家中抄家、绑架。朱广珍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时,身上穿的皮夹克都被撕破。在非法关押期间,朱广珍曾绝食一个月。不久,她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安徽宿州市监狱。

在宿州监狱,老人因坚持修炼,恶警唆使犯人抓住她的头发往床架上撞,门牙被撞掉。三年期满,朱广珍又被非法延长半年,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回家。老人在宿州监狱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导致视力急速衰退,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六年七月,朱广珍老人含冤去世。

* * * * * * * * *

历史上许多著名的预言和圣人留下的名言中都谈到了今天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在如今世风日下,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年代里,法轮大法的传出,使千千万万的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道德归正,身体健康。人类几千年来苦苦等待和期盼的正在人间展现。但是中共这个反宇宙、反人类的邪灵就是要践踏人性,破灭人类的希望。为了达到其罪恶的目的,中共用尽了集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手段,对法轮大法及其大法修炼人進行了系统的灭绝性迫害。七年多来,为了让世人能得到真相,大法弟子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令天地震撼。愿世人都能珍惜这万古机缘,用正义和良知共同结束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人性的亵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344.html

2007-01-06: 零六年七月大法弟子朱广珍被安徽宿州监狱迫害离世
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合肥“六一零”伙同市公安局庐阳分局金寨路派出所,派多人闯入朱广珍家中,非法抄家。不久,朱广珍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安徽宿州市监狱。二零零五年七月,身心遭受极大摧残的朱广珍回到家中身体极度虚弱,于二零零六年七月,朱广珍被迫害离世。

大法弟子朱广珍,女,七十二岁,家住安徽教育学院宿舍。九九年七二零后,朱广珍曾三次去北京证实法。第二次上访时,被送往安徽省驻京办。在此关押期间,遭恶保安罚蹲、毒打、猛踢,腿部被踢青,后送合肥市看守所关押。朱广珍第三次赴京上访到天安门展横幅,被恶人送往河北某县看守所关押,后因绝食八天,拒不妥协,正念闯出。

朱广珍回合肥后,因坚持讲真相,散发传单,保护真相资料,前后三次遭绑架。最后一次遭绑架是在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合肥“六一零”伙同市公安局庐阳分局金寨路派出所多人闯入朱广珍家中,非法抄家。朱广珍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她身上穿的皮夹克被撕破。在非法关押期间,朱广珍曾绝食一个月。不久,她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安徽宿州市监狱。期满三年,朱广珍又非法延长半年,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回家。

在宿州监狱,因坚持修炼,恶警唆使犯人抓住朱广珍的头发往床上撞,门牙被撞掉。在非法关押期间, 朱广珍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导致视力衰退,晚上几乎看不清东西,而且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六年七月,朱广珍被迫害离世。

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三年半时间内,朱广珍在宿州监狱受到的其他迫害,我们无法知道。望其他同修看到此文之后,能把自己知道的迫害情况予以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6/146197.html

2005-05-05: 安徽宿州监狱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四监区大法学员张玉书(音)、朱广珍被董艳玲(音)、于华、王某等迫害十分严重,有生命危险。
参与上述迫害的还有“基地份子”许大队长、董科长。

2004-09-18: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朱广珍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十分监区,在分监区长恶警董艳茹指使下,死刑犯对朱广珍進行多种身心上的迫害。为阻止朱广珍炼功,恶人将她的牙齿都打掉了。为了不让别人听到朱广珍的呼救声,恶人用棉被捂住她的头对她進行殴打;恶人还不许她讲话、家属接见,对她全面‘管制’(迫害),有任何一点不合狱警的要求,就用电棍和拳脚殴打,处处刁难她,七十岁的老人时时处在痛苦和被迫害中。

2002-07-26: 合肥市大法弟子在法庭的正义之声令邪恶胆寒
2002年7月19日上午8时30分,法轮大法弟子朱广珍、余美秀、王健被非法带到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开庭审理,3位大法弟子坚强不屈,怀着慈悲、祥和的心态抓住每个机会讲真相。

70多岁的朱广珍面对邪恶,首先平静地说:“我已是绝食抗议一个月了,今天来的目的,是向你们讲清真象,是我们伟大师父的慈悲啊!叫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你们。我也要慈悲的救度你们啊,否则,我没做好,不向你们讲清真象,是对不起你们啊!”当审判长要求她们要在法庭上讲实话时,她说:“我是修宇宙大法的!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当邪恶之徒开始宣读余美秀的起诉书中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如说她参加法轮功“组织”、诽谤法轮功并诬陷师父时,朱广珍和余美秀当即指出:不许这样讲,否则你们会入无生之门的。余美秀说:“法正人间在即了,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当邪恶之徒讲到法轮功不好时,朱广珍看制止不住它们,当即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当时邪恶都被震住了,整个法庭回荡着“法轮大法好!”的呼声。邪恶的审判长从这以后收敛了不少,并且当邪恶之徒话没说清楚或读什么东西声音小一点时,朱广珍就说:“你再说一遍,声音大一点,我没听见。”邪恶之徒只得提高音量慢慢的讲,大法弟子的正气大大地消减了邪恶的气焰。朱广珍、余美秀放下自我的得失,向人们讲清真象。由于当时她的正念很强,再加上合肥市的大法弟子的集体发正念、清除这里的邪恶,公诉人在念起诉书时,显得有点结巴。在邪恶之徒念所谓的“证据”时,在造假之中说她在某个时间在做真象,余美秀忍不住对着后面笑了起来,说,“那时候我正被你们关在看守所呢,你们造假也不能这样吧!”话刚说完,整个法庭哄堂大笑,邪恶之徒的表情显得很难堪,然后审判长立即为那些人搪塞说时间念错了。这时,朱广珍语重心长地说,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一个月没吃饭了,到你们这儿来听你们演戏来了,不要再演戏了,赶快结束吧!

于是在后来的对朱广珍、王健的所谓“审判”中,邪恶之徒干脆省去了宣读起诉书这个程序,审判长说,起诉书你们都看了,你们对此还有什么看法?这时,朱广珍面带微笑,带着平和的心情说道,你们六、七个人把我从家里抬出来,撕烂我的皮夹克,皮夹克结实吧,被撕烂了。我一直被你们非法扣留,也没时间去缝补。那个尼龙袜结实吧,也被弄烂了。老太太祥和的神态及几个自然的手势和毫无责骂的语言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法庭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朴实无华的语言打进了站在邪恶一边的每一个人,令他们也在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深深地思索着。在非法审判朱广珍的最后,审判长对她说,朱广珍,你下去吧,休息休息。朱广珍说,怎么还要休息呀?其中的一个公诉人随口说,你还是去炼你的法轮功吧!

原本稍胖的王健,现在显得很消瘦。当邪恶之徒指控他从他家抄出一盒法轮功磁带时,王健立即指出,那盘是空带子,即便是法轮功磁带也都是对社会和人民都有益的内容,不信的话请当场放给大家听。邪恶之徒一直回避不敢放。当时从王健家抄出的材料和磁带,当审判长问材料是否是他的。王健说不是。但审判长恐吓他说你自己都签字了。在王健的再三要求下,审判长才把那份所谓的扣压清单给他看,结果材料上面有三个人的签字,笔迹却是出自一个人的。这分明不是王健的笔迹,邪恶之徒又无话可说。

在最后的每个人的辩护中,三位大法弟子都要求无罪释放,她们真的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到了师父所说的“坦荡正法路”。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7/26/33799.html

2002-01-16:合肥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2年1月13日晚上6点多钟,合肥市大法弟子余美秀、纪广杰、朱广珍、王健、李国珍在安徽省女教所附近的路上行走,被女教所的恶警看见,打110报警后被强行抓走,至今下落不明。希望大家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89.html

合肥 长丰县 安徽省女子监狱(第一;原宿州女监)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9-04-04: 安徽女子监狱
地址:合肥市长丰县双凤工业区谷河路与颍州路交叉口向东100米
邮编:231100
电话:0551-63720035 0551-5316004
监狱长:孙秀丽,女

2017-07-30: 安徽女子监狱电话:0551—63720031 63720035

2017-05-03: 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国保大队办公室:0552-8027122
大队长邹鹏、警察邹孔国(邹鹏的亲属)

2016-06-22: 参与迫害的恶警是:丁华、张玲、詹永梅等
安徽省女子监狱地址:合肥监管集中区长丰县双墩镇,邮编230031
女教所办公室电话:0551-5316004

安徽省女子监狱 0577-3021020 0577-3021277

2014-11-06: 安徽宿州市女子监狱:0557-3060113
0557-3021277
监狱长:孙秀丽
副监狱长:刘祥玲
政委:沈思明
610头子:丁华

界首市砖集镇派出所:程飞龙13956789809
黄东林0558-4071118
界首市法院副庭长卢国峰13095581269

2013-12-28: 地址:安徽省宿州市西关大街214号 邮编:234000
宿州第三女子监狱
张卫 职务: 监狱长
电话:0557-3060631 0557-3033003 办公室0557-3040379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地址:安徽省宿州市西关大街214号 邮编:234000
宿州市第三监狱
电话:0557-3723253
四监区:干部 唐世敬 警号 3420351 电话 13956878087
六监区:干部 黄本刚 警号 3420210
王金龙 警号 3240397
八监区:干部 方兴旺 警号 3420452 电话 13855720533
十监区:干部 张仁华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1)

董艳茹的手机:13956874008;电话:0557-3034008(宅)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