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铁西区 >> 佟春时, 女,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沈阳市铁西区
个人近况: 2006年9月5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5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2-14: 沈阳大法弟子佟春时遭龙山劳教所残酷迫害后去世
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大法弟子佟春时2001年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苏家屯白清派出所绑架,遭毒打、抄家,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关押在龙山劳教所迫害,曾被关冷冻室、电击、吊铐、不让睡觉、蹲地40天、恶警拳打脚踢、强迫劳动,2004年食道癌复发,不能進食,带着瘦弱的身子回家后,于2006年9月5日去世。

佟春时,女,57岁,99年10月18日到北京上访,被辽宁本地公安绑架進拘留所非法关押,后被转送龙山劳教所。11月15日晚炼功,被龙山恶警用电棍打、电,并用脚踢下巴,女恶警在床上坐着踢,问“炼不炼?”她说“炼”,女恶警把门打开强制只穿内衣内裤的佟春时冻了2小时后又叫在走廊蹲到夜里12点多。11月21日,因炼功又被恶警王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和另一恶警用两根高压电棍电,直到脸和嘴肿起来了,手肿得起了大泡。当时恶警王政委说:“我就叫你们失去自尊。”第二天,两名恶警继续用两根电棍电击她的脸和全身,直到脸找不到好地方了,嘴脸肿得变了形。

佟春时被迫害五个月后身体很虚弱,龙山怕担责任放她回家。后来食水不進,卧床不起,家人把她送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食道癌。通过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身体很快神奇的恢复了。

2001 年9月17日因发真相资料,被沈阳市苏家屯区白洼派出所抓捕,非法劳教3年,又被送龙山教养院迫害,在高压下强行洗脑迫害中被邪悟者带动,走了弯路。由于食道癌复发,办了保外就医,拖着沉重的心回到家。由于不配合劳教所对保外就医的一切邪恶要求,并声明以前在劳教所所说所写一切作废,2002年11月6日被龙山教养院恶警管理科长姜玉波、一大队副大队长杨敏等人在当地派出所的带领下绑架到了龙山教养院连夜“攻坚”迫害。

佟春时开始遭受恶人们的谩骂、讽刺、刁难,揪头发打耳光,强迫蹲在一尺见方的地砖上,20多天不让睡觉。2个月被囚在北屋储藏室蹲在那里,脚冻肿了。由于迫害严重,不能進食,吃了就吐,4天没吃饭后,邪悟者李哲受恶警指使强迫她写不吃饭后果自负的保证,佟春时不写,被拽到队长办公室,当时恶警李丹把她衣服扒了扔在地上,拳打脚踢,强行拽手按手印。

经过了四个月连续迫害,恶警们看实在转化不了她,就放弃了,强迫她上楼干活,不让和任何人说话、接触,每天2个包夹24小时看着。后来佟春时又不能進食,整天胸疼,成宿睡不着觉,头昏气短,身体瘦的皮包骨。

2004 年5月6日,龙山教养院恶警院长李凤石、管理科科长李生原、王学涛用电棍电了法轮功学员吴乃英,5月7日法轮功学员们陆续被带到了三楼,佟春时被叫出站在走廊,下午被吊在床上铺的栏杆上。法轮功学员吕嫦靓、付艳玲、王欢、杨春华都被吊在东上铺的栏杆上过一天,樊华也被吊上。每天早七点劳教人员出工时就被吊起来,中午吃饭放下来,下午出工继续吊上,晚上加班在号里干活,就强迫站在走廊到深夜收工时才让回屋。一直吊到5月16日。

两年多的时间里,佟春时在身体上、精神上同时被迫害,从劳教所回家时身体极度消瘦,最终于2006年9月5日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4/144657.html

2006-09-23: 见证(一)
我叫荆采,辽宁省沈阳市人。我是1995年10月17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1999年4月25日开始,我亲身经历目睹了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滔天罪恶:抓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百般折磨。
11月12日,管教念名单让收拾东西,念了20个人名,有我和妈妈、刘祥玉、孙舒嘉、岳慧萍、姜玉萍、郑佩玲、佟春时、宋悦英、王容、杨丽娟、冯淑霞、李玲华、李凤玲、吴业凤、关玉芝、孙德凤、白洁、董梅、赵卫东。徐所和好几个男女警察把我们带到院子里让上停在那里的两辆面包车。问她们这是去哪,她们也不告诉,我回头向徐所要第一天進所时被收走的《转法轮》,徐所不给还用力推我上车,我差点摔倒。上车后他们把我们两人一付手铐铐在一起。车开了,押车的男警说送你们去自强学校(关押卖淫女子的地方),但车子开到祝家镇时,法轮功学员郑佩玲认出路线,说这是祝家镇,是去龙山的路线。我在沈阳生活了27年,竟从来不知道还有个龙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3/138342.html

2005-02-20: 沈阳龙山教养院对我的野蛮折磨
我叫佟春时,今年55岁,1995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生命象打开了一扇窗,明白了人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可就这样一部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在99年7.20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肆意虐杀。它动用了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对大法诽谤、诬陷、给师父造谣,肆意践踏国家法律,不准大法弟子上访,不准说真话,不准信仰“真善忍”,只要上访就抓、就判,只要说真话就酷刑折磨,完全暴露了假恶斗的本质。

99年10月18日,为给大法讨个公道,还师父清白,我和另两名同修进京上访,当时怀着对政府的信任,相信通过我们亲身受益于大法的事实,能够使政府明白,对大法的一切宣传都是不实之词、都是错的。

我们走到了信访办,刚到信访办的门口,还没等说上一句话就被警察拽上车,送到了某招待所。第二天送到了当地派出所,第三天送到了拘留所,经过了“三所”,一路上我们把真象讲给了所接触的警察、犯人。在任何一个地方我们都是学法、背法、炼功、证实法。在拘留所期满十五天仍不放我们,我们开始绝食,4天后公安局把我们送到了龙山教养院转化班。

到劳教所后,我们仍然照常学法、背法、炼功。当时我想在哪里都是以证实法为目地的。99年11月15日晚9点炼功,龙山恶警把我和一个叫李凤玲的同修叫到办公室蹲着,一女警用电棍打我胳膊,然后另一男警察开始用电棍电我,并用脚踢我下巴,女恶警在我身后的床上坐着踢我,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女恶警把门打开说“冻上你2小时看你受得了不?你说不炼就让你进屋。”当时天很冷,我只穿内衣内裤。冻了2小时后又叫我在走廊蹲着,夜里12点多才让我回号房。

11月21日,因炼功又被叫到办公室,恶警王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和另一恶警用两根高压电棍电我的脸和双手,直到脸和嘴肿起来了,手肿得起了大泡才罢手。当时恶警王政委说:“我就叫你们失去自尊。”第二天22日,两名恶警继续用两根电棍电击我的脸和全身,直到脸找不到好地方了,嘴脸肿得变了形,并且不断的踢我、骂我,让我说不炼,我就不说,后来让我在走廊蹲着8小时,他们同时搜身,搜走了师父的经文,把我叫到办公室蹲着,女恶警骂我、踢我,几天后家里来人看我,因我脸和手有电击伤没消肿,他们没让见。

2000年,恶警王政委调离了龙山,又来了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白院长和大队长魏敏堂,他们叫来了马三家劳教所邪悟者5人给我们的洗脑,并让我们看诬陷大法、师父的录音录像,又把我们带到沈阳市司法局看这些录音录像等。我们不配合恶人的无理要求、命令,不听、不看、不出操,不写汇报,就是背法,找谈话我们就向他们讲真象,无论什么办法也改变不了我们对大法的信念。由于受迫害这5个月以来,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白天干活吃的都是发了霉的苞米面窝窝头和咸菜条,晚上还要给我们的强制洗脑。我的胃难受得不能进食,吃了就吐,刚开始22天没吃饭,刚吃了几天又不能吃了,13天后身体很虚弱,龙山怕担责任,无条件放我回家。

回来后好几天坏几天,后来食水不进,卧床不起,家人把我送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食道癌,打了20多天葡萄糖。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身体很快神奇的恢复了。

2001年9月17日,我因发真象资料,被沈阳市苏家屯区白洼派出所抓捕,非法判劳教3年,又被送龙山教养院迫害,在高压下强行洗脑迫害中被邪悟者带动,放松了自己对修炼的严肃性和对师父对法的正念正信,走了弯路,回忆起真是痛不欲生。在那段时间里,由于食道癌复发,办了保外就医,拖着沉重的心回到家。

回来后,明白自己错了,师父还给我机会,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把师父所有的经文和讲法学了一遍,特别是经文“路”学了好几遍。师父的法震撼着我的心,师父说:“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我意识到必须向天地间所有的生命声明:我要从新走入修炼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的身体经过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

由于不配合劳教所对保外就医学员的一切命令要求,不去检查、不写汇报、不填他们诬陷大法的答卷,并声明以前在劳教所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在2002年11月6日下午,龙山教养院恶警管理科长姜玉波、一大队副大队长杨敏等人在当地派出所的带领下,把我家前后围住、敲门。我不给开门,等到晚上我爱人下班回来,在不明情况开门时,这帮人一拥而上,抓着我的脖领子不由分说把我拽到车上,当时不容我穿衣服。我爱人和孩子都说“得允许穿衣服呀”,他们一概不听。

我穿着拖鞋被他们强行绑架到了车上,到了龙山教养院他们连夜开始了“转化攻坚战”,从队长到邪悟者开始还伪善,到半夜12点不让睡觉,后来就下半夜2点,再后来就4点,而5点半就起床。一周后看我们不转化,就24小时不让睡觉。这时他们伪善的面纱撩去了,露出凶相,他们开始谩骂、讽刺、刁难,揪头发打耳光,蹲在一尺见方的地砖上,20多天不让睡觉。邪悟者李哲几次打我。从张士教养院帮教回来的恶人王瑞见面就打我耳光,揪着我的头发骂我、打我。2个月来,把我囚在北屋储藏室蹲在那里,我的脚冻肿了。

由于迫害严重,我不能进食,吃了就吐,4天没吃饭后,邪悟者李哲受恶警指使让我写不吃饭后果自负的保证,我说:“你们迫害我,还让我承认迫害,我不写。”后来把我拽到队长办公室,当时恶警李丹值班,她逼我写,把我衣服扒了扔在地上拳打脚踢,打耳光,我不写,过一会恶警大队长张宁进来逼我写,因我不写,恶警张宁继续打我,后来让邪悟者李哲代笔写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找来一个普犯,强行拽我手按手印,我说这都不算。当时我的脸被打青了,头上打起个大包。

第二天大队长岳军又让我写,并威胁我说“不吃饭就加期”。就这样在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他们继续给我的强制洗脑。我告诉他们“别跟我谈了,我决不会转化”,他们对我大声讽刺、挖苦、大喊大叫,我看到这些邪悟者被邪恶利用的魔性样子心里难受极了。其实当我放下生死的时候,对于他们任何暴行已无所畏惧了。经过了四个月连续迫害,他们看实在转化不了我,就放弃了,让我上楼干活,不让和任何人说话、接触,每天2个包夹24小时看着。

经过4个月的迫害,后来又不能进食,我根本就不能干活,整天胸疼,成宿睡不着觉,头昏气短,身体瘦的皮包骨,我要求休息,恶警大队长张宁说“没有你呆的地方,还搭两人陪着你”,每个狱警队长都不同意我休息。一天在干活时我严重虚脱。

2004年4月23日,恶警大队长张宁问我为什么不干活,我说我没罪,不承认劳动改造。我要求家属接见。大队长岳军说“院里规定不转化不让接见,你现在转化马上让你接见。”我说“转化是最大耻辱,做好人往哪转?我决不会转化。”恶警队长段海英说:做好人做到这来啦?我说是你们迫害抓我进来的,我不是犯人我不干活。

2004年5月6日,龙山教养院恶警院长李凤石、管理科科长李生原、王学涛用电棍电了法轮功学员吴乃英,5月7日我们陆续被带到了三楼,我被叫出站在走廊,下午大家下楼时都看到法轮功学员王欢在三楼走廊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下午我被吊在床上铺的栏杆上。我看见法轮功学员吕嫦靓、付艳玲、王欢、杨春华都被吊在东上铺的栏杆上过一天,樊华也被吊上。每天早七点出工吊起来,中午吃饭放下来,下午出工继续吊上,晚上加班在号里干活,就让我们站在走廊到深夜收工时才让我们回屋。一直吊到5月16日。十天后,让我们在走廊坐板凳到深夜,劳教人员什么时候干完活什么时候让回屋。一次让我们戴胸牌,上面写的罪错是扰乱社会治安,我不戴,大队长岳军把我叫到办公室逼我戴,我说我没罪,不是劳教人员,不应该戴,几个人上来撕扯着给我戴上,我又拿下来。几次三番,后来一看没招了才拉倒了。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身体上、精神上同时被迫害,凭着对师父、大法的坚信,才从迫害中走出来。这几年我经历了龙山教养院的种种迫害,其实邪恶就一个目的,毁掉我们对师父的坚定信念,利用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摧毁我们坚定大法的意志。我时时记住师父的话“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要说的太多,但表达水平有限。最后希望那些走过弯路的和走不出来的同修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放下包袱在正法洪势最后阶段,在救度众生中去掉最根本的执著,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企盼,走好最后的路。最根本最根本别忽视了学好法,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哪。正告迫害者们: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明天,立即停止对善良百姓的迫害和对“真善忍”的犯罪,赎回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0/95816.html

2004-09-15:沈阳龙山教养院及其背后操纵者的犯罪纪录(时间:1999年至2000年间)
法轮功学员佟春时(沈阳市铁西区学员,50岁)、李玲华(沈阳市于洪区学员,35岁)、李凤玲(沈阳市皇姑区学员,48岁)被弄到队长室遭电击迫害。李凤玲头一天晚上就因为炼功被上一个班的队长用电棍电过了,这次又电在脸上留下了电伤。李玲华和佟春时还被男队长强迫蹲下,队长坐在椅子上用穿着皮鞋的脚底蹭她们的脸和嘴,進行人格侮辱。还把两腿搭在她们的肩上夹住头往前拽,她们三人均被电棍电击脸、手。其中参与迫害的有男队长庄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5/84217.html

沈阳 铁西区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8-08-26:
沈阳市看守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
邮编:110148
电话:024-89241894转8084、024-89248084
办公室:024-89342960
所长:张波涛 13940119229
所长:郑罡:024-89340098
副所长:郭宝安
政委:何冬宁


2017-10-08:
霁虹派出所 电话 024--25128737
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北街3号
教导员 白福生
警察 王伟 房勇 张强 常金广
管辖社区:荣华、新湖、铁军、公和桥、兴华北、明朗、青年居易、兴工北、爱工北、云峰北

铁西公安分局:024--25855432
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北街42号
铁西分局国保大队
队长 柳青 警察 曹凤军

2017-05-03: 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七路街道办事处及下属社区信息

近期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七路街道办事处指使下属社区人员骚扰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现将七路街道办事处及其下属社区在网上公开的信息整理如下:

辽宁省沈阳市七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沈阳市铁西区肇工南街25-12号
联系电话:024-25729339
邮编:110024

街道党工委:
书 记:许飞
街道办事处:
主 任:汪德双
副书记:徐云龙
副主任:梁克非、王莉萍、李国发
武装部长:李国发
二办五科:
(一)党工委办公室
负责人:冷德守、李雪
电话:024-25733889
(二)行政办公室
负责人:单忠敏
电话:024-25729339
(三)城市管理科
负责人:徐加彪
电话:024-25732577
(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科 、司法所
负责人:张维利、吕林
电话:024-25731633
(五)社区建设指导科 社会事业科
负责人:李建军
电话:024-25730335
(六)社会保障科
负责人:戴滨
电话:024-25730977
(七)社会事业科
负责人:于维国
电话:024-25772173

七路街道办事处下属社区信息:

一、工人新村一社区
地址:铁西区启工街14号5门
电话:024-857326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