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驻京办事处--吉林 >> 李顺风, 女, 57

李顺风
大法弟子李顺风生前照片。2001年2月8日李顺风進京为法轮功上访,3天后即遇害身亡。据知情人透露,李顺风是被高压水龙头浇水,后被拖到外边活活冻死的。
个人情况: 抚松县泉阳林业局职工家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泉阳镇
个人近况: 2001年2月11日 迫害致死 (2003-04-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63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8-07: 泉阳林业局原公安局政保科长宫世顺作恶多端
宫世顺,今年55岁,原吉林白山市抚松县泉阳林业局公安局政保科长,现任泉阳林业局消防队指导员。从1999年江泽民下令取缔“法轮功”至2003年初,宫世顺一直在努力奉行江泽民、罗干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且从大法弟子处敛取钱财,经常出没在灯红酒绿的高级酒店,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宫世顺在任期间,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共23人,而且部份大法弟子被拘留、劳教数次。宫世顺利用抓捕大法弟子的手段来敲诈、欺骗、非法敛取大法弟子的抵押金,每次的“抵押金” 都都高达2000元至6000元不等,据不完全统计,仅“抵押金”一项总额竟高达近十万元。这些钱都是遭受巨大迫害的善良群众的血汗钱。

1999 年7月20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宫世顺便带领手下日夜不停的收集大法弟子的材料,1999年10月份便抓捕了法轮功学员任怀军、姜稚惠、王志萍、林树华、陈立国、张立国、贾桂华、王志东、岳志友、王华江、王鑫,共11人。在半个月的拘留中任怀军的岳父因心痛女婿便找到宫世顺要人。宫世顺对这位善良的老人进行了非法勒索,才释放了任怀军。从此以后便不择手段的干起了从大法弟子身上敛财这种邪恶的勾当。

1999年10月末张学杰(岳志友妻子)、姜稚惠、姜桂荣、王志萍四人进京上访,希望信访办能理解她们的信仰,维护她们信仰自由的权利。宫世顺带领王守亮、宋长顺在后面围追堵截,在她们上告无门被北京公安派出所抓捕后,宫世顺用诱骗的手段伙同王守亮、刘洋把她们身上仅有的财物骗出(美其名曰“代为保管”)私自扣留,不给开任何收据(姜稚慧400多元、姜桂荣300多元、王志萍90多元)。后将她们挟持到泉阳非法拘留了她们。

在新春佳节之时,宫世顺又敲诈王志萍的家人500 元说是作为路费;诱骗姜稚惠的丈夫请自己吃喝、送礼,说是为其“疏通关系”,这才从看守所释放了王志萍、姜桂荣和姜稚慧。姜稚慧被非法关押时她的儿子才8 岁,正是需要母亲关爱的时候而母亲却不在身边,对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伤害。

事后姜稚慧、王志萍和姜桂荣找宫世顺要自己的抵押金与被绑架时让他“代为保管”的财物,竟遭到宫世顺的无理拒绝,在她们的强烈要求下宫世顺只返还了部份“抵押金”,说剩余的钱都作为到北京接她们的路费,其实是揣进自己的腰包。

王志东修炼法轮功之后,原来很严重的心脏病不药而愈,身心受益。王志东成为苗圃公认的正直、善良的好领导。宫世顺认为他是大法弟子中的“骨干人物”,对他非法拘留,逼迫他交抵押金2000元。

1999年农历新年过后,宫世顺又以“谈话”为名诱骗王志萍到公安局去一趟,结果将王志东的妹妹王志萍非法劳教。

宫世顺在王志萍被非法劳教后四处抓捕王志东,意图非法劳教王志东。王志东知道后走脱。不久宫世顺将王志东绑架,并将他非法劳教一年。然而在王志东的家人面前宫世顺却装起“好人”,不仅不告诉家人王志东已经被劳教的事实,还利用大法弟子家人的亲情,以王志东有被劳教数年的危险向家人勒索钱财,还公开向家人威胁现在必须得先交1000元,钱少了就多报几年劳教。家属为了自己的亲人竭尽所能满足宫世顺的贪欲。

一年后王志东被释放,宫世顺带着王宾、王守亮去骚扰王志东一家的正常生活,给王志东一家带来了精神和生活上的双重重压。

王志东在宫世顺的百般逼迫下无路可走流离失所在外。王志东在北京被抓后宫世顺依然不肯放过他,并放出风来这次给钱少了都不行,钱少就判刑。王志东的家人为减轻王志东的被迫害,在为他打点疏通时又给了宫世顺几千元现金。

2001 年元旦大雪纷飞,宫世顺在家欢欢喜喜的过年而王志东由于宫世顺的绑架正在劳教所内承受着无理的迫害与非人的折磨。在酷刑凌辱和非人的折磨下王志东身上长满了疥,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劳教所的管教害怕他死在劳教所内要担责任,才让王志东保外就医。经过长期非人折磨的王志东回家后生命一直处于垂危状态,而宫世顺竟然没有一丝的歉疚反而变本加厉气势汹汹的闯进王志东的家里无理污蔑说泉阳地区的小报及真相传单全是王志东花钱雇人撒的,企图对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且生命垂危的王志东加重迫害。

大法弟子张凤霞、孙晓凤、刘雅琴、贾桂华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同进京上访,宫世顺令手下王守亮、宋长顺将贾桂华暴打一顿,还逼迫家人交抵押金2000元。在家人替交后宫世顺依然无理的将他劳教了一年。

岳志友当时在公安局拘留所上班,也是因为进京上访回来后不肯违心的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而被宫世顺开除了工职。

2001 年宫世顺与宋长顺、常刚非法闯入岳志友家将他的妻子张学杰强行按倒在地并绑架到了泉阳林业公安局,当岳志友知道妻子被绑架后,岳志友和父亲、姐姐、弟弟赶到公安局要人和宋长顺据理力争。宫世顺自知理亏不得不释放了岳志友妻子,自己以开会为名离开。此后,岳志友夫妻二人便背井离乡流离在外至今。

边丽君是一名普通工人,自从学习了法轮功之后原来很严重的心脏病不药而愈脾气也变好了。在法轮功被无理迫害后,她只身一人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失去了在长白山啤酒厂的工作。宫世顺还责令长白山啤酒厂在经济上迫害边丽君的丈夫。长白山啤酒厂吴增仁积极充当爪牙,啤酒厂的书记(现任工会主席)在厂里每月从丈夫的500元的微薄工资中扣除200元,这一扣就整整扣了两年半,共扣除工资6000千元整。使得边丽君一家的生活更加困苦。

陈立国在学习法轮大法前曾游手好闲,学法后身心受益,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知道占别人的便宜会失德,拿别人的东西违背大法的准则。随后他把以前偷厂里的东西全部拿回厂,还把以前多开的工资如数奉还,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全变了。厂里的同事领导无不惊叹他的巨大变化。凭着对国家政府的信任,陈立国上省政府反映情况,结果被单位停止工作;在家期间被公安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又两次被非法拘留。

在2000年8月9日陈立国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当地公安政保科的人找去问他为什么向人发传单。陈立国说政府有一些人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做坏事,诬蔑陷害法轮功;陈立国告诉警察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宫世顺走到陈立国面前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打,还把他兜里的钱全部搜走,并说“我不怕报应”,之后把陈立国送往白山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2001年8月份,陈立国被白山市劳教所送。12月又被当地公安局送往当地拘留所迫害。为了抵制迫害,陈立国绝食、绝水6天,当地拘留所的两个恶警那天晚上喝了酒说: “你还练不练法轮功了?”陈立国平和的告诉恶警说:“炼法轮功使我从一个病魔缠身的人变成一个健健康康的人,从一个坏人变成一个好人,你说我能不炼吗?” 这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姓吴)指使同屋的犯人把他的衣服扒光,指使刑事犯往死里打他。暴徒们找来汽车的三角带往死里抽他,打了三、四个小时才住手。他们看陈立国一直不吭声,就找来“监规”叫陈立国背。陈立国说:“我没有犯罪,你们才是真正的罪人。”这时他们二个恶警加上五个犯人一起又打了他几个小时。

宫世顺卑劣的找到陈立国在中学读书的女儿,威胁她,让她说服陈立国放弃修炼法轮功。陈立国的女儿只是求他们不要迫害父亲,女儿看到了父亲身体上的伤疤,更加苦苦哀求公安恶警不要迫害父亲。宫世顺没有达到目地,不再强迫陈立国的女儿说服父亲放弃修炼法轮功。但第二天,陈立国再次被宫世顺送往白山市劳教所迫害

到白山市劳教所的第五天,也就是在2001年12月24日,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的大法弟子又全部被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朝阳沟的管教和刑事犯每天都在打大法弟子。陈立国一入六大队首先遭到刑事犯一场毒打。

李顺风,女,57岁。修炼前常年有病,特别是产后风湿病导致全身瘫痪7、8年,到处求医问药,毫不见效。绝望之中她的女儿拿回一本《转法轮》,李顺风看了不到两讲就开始能吃饭了,学了不到一个月,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后来就能下地了。她开始到炼功点上跟着学习炼功。很快她身体就完全康复了,精神也充实了。她逢人就说是大法救了她的命,救了她们全家,她像换了个人似的,从此,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还帮助丈夫种地干活。

在1999 年7月法轮大法遭到诬陷迫害以后,她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大法给她带来的巨大变化。可是泉阳林业局政保科科长宮士顺、王守亮及东风派出所恶警却三天两头到家里抄家,有两次还把她抓到泉林第二派出所非法审问。泉阳镇公安局和林业公安局也来抄家,有时两伙恶警还能碰到一起。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她们全家的生活被这些恶警搅的终日不得安宁。2001年正月十三,李顺风去北京上访,正月十五泉阳镇派出所徐家森到李顺风家告诉她丈夫说:“你媳妇去北京了。上边来信儿叫你拿一千元钱去领人。”她丈夫正忙着借钱去北京,第二天退休办的于占魁去她家说:“你媳妇跳楼了,你去把骨灰取回来吧。”当时全家都震惊了。李顺风仅进京上访3天就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张立国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宫世顺指使退休办停发张立国劳保工资长达一年半时间,总额近1万2千元,他的妻子儿女没有生活来源,生活非常困苦。

宫世顺不分善恶好坏,扬言只要你练法轮功就劳教拘留你。宫世顺执法犯法肆意践踏法律。在江泽民的淫威下凌驾于法律之上,在长达7年的日子里,宫世顺在对待大法弟子的行为上完全没有法律的准则、做人的良心,大法弟子被劳教几年、拘留多长时间全部都用金钱衡量。

孙秀霞,一名普通的啤酒厂工人自从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只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宫世顺和当时长白山啤酒厂的书记(现任工会主席)吴增仁等人多次骚扰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最终被单位强令回家。

孙秀霞在2001年再次被王守亮以核实材料为名诱骗到公安局拘留所中。孙秀霞质问王守亮“我在家里犯了什么罪,以什么名义拘留我?”而王守亮说她扰乱社会治安,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她在家如何能扰乱社会治安呢?而宫世顺根本不顾这些,又来威逼胁迫孙秀霞的家人。她的家人担心孙秀霞被劳教,无奈之下又请宫世顺吃了一顿上好的酒席并送给他1000元现金,还交了3000元的“抵押金”这才将原本无罪的孙秀霞接回家。

林树华是泉阳地区的辅导员。还是在江泽民未取缔法轮功之前宫世顺便伙同王守亮、宋长顺秘密的调查谁在前面教功、在谁家学法等等。1999年以后他视林树华为大法弟子的骨干,因为大家都在他家炼功、学法,所以就一直派人秘密的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2001 年2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宫世顺领人半夜包围了林树华的家,先打电话确定家中有人,再敲门骗其出来,然后非法抄了他的家。在拘留所里逼迫他说出大法书籍是从哪里来的,林树华不配合,宫世顺恼羞成怒,指挥着三名恶警用电棍电击头、脸、舌头、小便头长达40多分钟,而宫世顺则对林树华拳打脚踢致使林树华的大片头发脱落下来,直到林树华晕死过去。随后就将林树华非法劳教了2年,关押在白山劳教所。这还不算完,宫世顺还多次专程以“提审”为名“看望”林树华,回来后告诉林树华的家人说,林树华受不了里面那苦,而他(宫世顺)能帮助林树华提前释放。救人心切的家人无奈只好给了宫世顺2000元钱。宫世顺再次欺骗了善良的大法弟子的家人,林树华并未提前释放,仍是到期才回家的。

在吉林省白山市内,泉阳是劳教法轮功人员最多的地区,而宫世顺可以说是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在白山市的得力干将。江泽民本应该给这个为他鞍前马后效力的得力干将升职加薪才对,可为什么却“贬值”了呢?宫世顺原为泉阳林业局公安局政保科长,而现在被贬为任泉阳林业局消防队指导员了。这就叫善恶终有报呀!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奉劝宫世顺,跟随邪恶江集团和恶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是罪不可赦的。尽管你离开了公安政保科,但你的罪行都历历在案,在恶党即将崩溃倒塌的今天,你只有痛改前非,特别是要读一读《九评共产党》一书并尽快退出,你才能有幸存的机会,你的家庭才能有前途,否则就只能成为恶党的陪葬品,下无生之门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7/135000.html

李顺风(li,shunfeng),女,57岁,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泉阳镇大法弟子。2001年2月8日李顺风進京为法轮功上访,3天后即遇害身亡。北京警察说是“跳楼自杀”,然而家属看到的遗体从头到脚没有伤,连破皮都没有。当家属质问警察“跳楼”为何无伤时,警察哑口无言。据知情人透露,李顺风是被高压水龙头浇水,后被拖到外边活活冻死的。

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泉阳镇大法弟子李顺风,因常年有病,特别是产后风湿病导致全身瘫痪了7、8年,到处买药求医,毫不见效,在98年10 月已经一个多月不能吃饭了,眼看这个人就不行了。全家人束手无策,处在绝望之中,就在这时,她家姑娘同别人说起她母亲的病,问有什么偏方?这时人家就给了她一本《转法轮》,说你拿回去让她看看,如果行她就看,不行就给我拿回来。

从姑娘拿回《转法轮》后,李顺风看了不到两讲,就开始能吃饭了,就这样学了不到一个月,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从那以后她能下地了,开始到炼功点跟着学习炼功。很快她身体就恢复了、精神充实了。从她瘫痪以后大人孩子都穿不上棉衣服,因治病买药欠公款一直还不上。这样一来,全家生活上也有了奔头,家也像个家了。她逢人就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救了我们全家,她象换了个人似的,从此,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还帮助丈夫种地干活。

在99年7月法轮大法遭到诬陷迫害以后,她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大法给她带来的巨大变化,还能把人改变成一个道德高尚的最好的人,对国家对个人都是有好处的。

就这样的好人被林业局政保科科长宫士顺、王守亮及东风派出所三天两头到家抄家,有两次还把她抓到泉林第二派出所非法审问。泉阳镇公安局和林业公安局也来抄家,有时两伙恶警还能碰到一起。在那些日子里,她们全家的生活被这些人搅得终日不得安宁。

在 2001年正月十三,李顺风去了北京上访,正月十五泉阳派出所徐家森到李顺风家告诉她丈夫说“你媳妇去北京了”,上边来信儿叫你拿一千元钱去领人。她丈夫正忙着借钱准备去北京,第二天退休办的于占魁去她家说:“你媳妇跳楼了,你去把骨灰取回来吧。”当时她丈夫及全家都震惊了。

李顺风的丈夫于正月十七晚到北京,到了白山驻北京办事处一座四层小白楼,据公安人员说李顺风“就是从这楼上跳下去的”。过了一天,李顺风的丈夫又去了北京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公安人员已用传真方式,通知李顺风家里所有的亲属:都得承认是跳楼自杀,还都得按五指手印。就连她丈夫当时也被逼迫得承认是跳楼自杀。手续办完后,才准许她丈夫去北京昌平殡仪馆见遗体。当时李顺风的遗体全身一丝不挂,她的衣服冻成一个团放在她身边,从脚一直到头没有一点伤,连一点破皮的地方都没有。她的丈夫当时看到这一幕,心如刀绞,泪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流,问他们为什么不给穿衣服,他们说是法医鉴定,她丈夫又问:“跳楼怎么没有一点伤?”无人回答他,警察们都哑口无言。死无对证。

据知情人透露说,是高压水龙头浇水,用电棍电,再将她拖到外边冻,最后活活给冻死的。好端端的一个善良的好人,为了一句公道话,让恶警活活地给折磨死了,还妄图不明不白地隐瞒真象,欺骗家属。

在她丈夫未见到遗体前,法医检验要了1000元钱,搬尸20元钱,租用解剖尸80元钱,整容20元钱,焚烧装灰30元钱,殡仪馆收费400元钱,共计是1550元钱,办完这些手续才来到停尸太平间。

在今天这个“法制”社会里,这样一个善良的老百姓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无处讲理。四年以来,在各地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公安宣称为“自杀”、“正常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又有多少呢?更多的残酷迫害真相会被一个个揭露出来。

2003-04-14: 吉林省再传八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14/48362.html

驻京办事处--吉林联系资料(区号: 10)

吉林驻京办事处──地址: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85

本案件有关文件

吉林省大法弟子李顺风被迫害致死内幕(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3/9791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