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威海 文登区(文登市) >> 于正红, 女, 43

于正红
山东省威海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于正红于2005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个人情况: 小学文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
有关恶人: 恶警向洪平,于金成,孙国海、王永建
个人近况: 2005年11月17日 迫害致死 (2005-11-2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9-04: “法轮功人权”投递案例选登

......我的妻子于正红遭迫害致死的经过

我叫周承莎,山东省烟台市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我的妻子于正红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自1999年以来我们的家庭几乎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

2001年6月1日,原来文登610十多人在妻子下班路上,把她强行抓走。我妻被抓到洗脑班迫害摧残,被他们折磨到奄奄一息才放人。2001年10月我妻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3年9月他们在威海找到了她,把她抓回文登拘留所。她绝食绝水,第四天被拉到文登整骨医院灌食。第八天被判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这才只好把她送回家。

2005年9月27日早上文登610十多人再次把我妻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我妻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我妻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离开人世,年仅 43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4/137052.html

2006-01-28: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于正红被虐杀 丈夫孩子悲痛欲绝

山东省烟台市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大法弟子于正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几次被非法关押,摧残折磨。

2005年9月27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孩子还没吃饭上学,文登市610的刘、向洪平、孙国海等十多人又来抄于正红的家,再次把她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他们采取卑鄙手段要她放弃修炼,于正红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迫害性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送到文登中心医院。医院要求找家属,610坚决不准。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于正红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含冤离世,年仅43岁,留下年幼的孩子和丈夫。于正红的丈夫周承莎悲愤的叙述道:

“我妻于正红以前满身疾病,身在农村,一病就是两三个月,不能做饭、不能下地干活。我只能在家照顾她,做饭和带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个精光。我们全家就这样痛苦的生活着。

我妻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还到工厂上班,家里的生活也好了很多。我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去做,道德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我以前对谁都敢打、敢骂,真象个村霸。自从我妻学了法轮功,我也变好了。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20以后,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当年10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邢树武、于金成一伙闯入我家,把李老师的法像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强行带走我妻。在寒冷的天气里把她铐在椅子背上一天一宿。我去要人,他们要我写“从今以后她不炼功、不上访”,我违心的写了。从那以后再没见我妻笑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8/119628.html

2005-11-29: 家人揭露烟台大法弟子于正红遭迫害致死经过
我叫周承莎,男,山东省烟台市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我的妻子于正红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我妻于正红以前满身疾病,身在农村,一病就是两三个月,不能做饭、不能下地干活。我只能在家照顾她,做饭和带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个精光。我们全家就这样痛苦的生活着。

我妻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还到工厂里上班,家里的生活也好了很多。我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去做,道德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我以前对谁都敢打、敢骂,真象个村霸。自从我妻学了法轮功,我也变好了。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20以后,法轮功遭到了不白之冤。当年10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邢树武、于金成一伙闯入我家,把李老师的法像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强行带走我妻。在寒冷的天气里把她铐在椅子背上一天一宿。我去要人,他们要我写“从今以后她不炼功、不上访”,我违心的写了。从那以后再没见我妻笑过。

2000年6月,我妻决定进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话没说成,却被文登的驻京办事处李英林一伙抓回来送到文登拘留所。在那里受到人称三丛的刑警打骂和侮辱,被关了十五天送到文登宋村派出所。天黑后由村支书给写的三书给放回家。第二天向洪平一伙软硬兼施要把她送到宋村在电影院办的转化洗脑班。我妻坚决不参加。

同年秋天大忙季节,我妻傍晚回家门都没开,向洪平、于金成就又闯到我家把她带走,送到文登拘留所关了大半个月。而回来没几天,又再把她抓走。路上我妻指问为什么杀人放火不管,专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向洪平说是杀人放火不敢管,管不好就把自己害了。就这样,我妻又被关了十多天(宋村电影院)。他们要我交三千元放人。我借了两千元才把人领回家。

2001年6月1日,孩子要过节,早上我妻告诉孩子中午下班回来给做好吃的。可没想到中午只看见别人送回她的自行车。原来文登610十多人在她下班路上,象土匪下山把她强行抓走。这本是孩子的节日,可却连妈妈都看不见。看着年幼的孩子,我心如刀绞。我妻被抓到由向宏平、毕建伟、桑洪波等组织的洗脑班迫害摧残。我妻被他们折磨的旧病复发。我知道后去要人,他们却说,他们只管关,不管放,出了事找“政府”。

文登整骨医院在这六年里也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这次整骨医院的主任检查后告诉他们,我妻有生命危险,再不放人就得死里头,他们才放人。

我背妻子出来时,她已奄奄一息。是法轮大法又把她救活了。可那年十一前,她刚刚能上班,文登610及派出所十几个人又非法抄了我家,把大法书籍全抄走。我妻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3年9月他们在威海找到了她,抄了她的住处,把她抓回文登拘留所。她绝食绝水,第四天被拉到文登整骨医院灌食。第八天被劳教两年,送到济南经体检不收,送淄博也不收,这才只好把她送回家。但他们还是经常到我家骚扰。

今年9月27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孩子还没吃饭上学,文登610的刘、向洪平、孙国海等十多人又来抄了我家,再次把我妻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他们采取卑鄙手段要她放弃修炼,我妻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送到文登中心医院。医院要求找家属,610坚决不准。

经检查,我妻严重高血压、严重心脏病。没办法,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我妻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年仅43岁。

于正红的被迫害致死,步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政策的文登市委书记姜贷敏、文登市公安局610(现改为国保)、直接迫害者向洪平、孙国海等恶警罪责难逃。我们家属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还我们一个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115483.html

2005-11-20: 山东文登市于正红、韩玉生被国保610迫害致死

山东省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大法弟子于正红,2005年9月27日再次被以向洪平为首的国保610不法人员绑架,绝食抵制迫害15天,遭到野蛮灌食,生命垂危后,国保不法人员伪装成家属,把于正红送中心医院,被医院通知“快不行了”后送回家。于2005年11月17日含冤离世。

大法学员于正红,43岁,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象完全变了一个人,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据她生前自己叙述:“修炼前,我是一个被多种疾病缠身的人,特别是36年前打农药时中毒,3天后昏死过去,经医院抢救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说后遗症将伴随我的一生,永远也不能根除。随后又相继添了许多种病,最严重的是子宫癌、乳腺癌前期和头痛病,整天折磨的我痛苦不堪。”“就在我万念俱灰,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情况下,有缘得到了法轮大法,走进了修炼的行列。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以前许许多多想明白而不明白的问题,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和做人的道理。通过不断学法炼功,事事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结果在很短的时间内,我身上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飞。”

1999年7月,中共与江氏集团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大法后,于正红2000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讲真象,被文登驻京办的恶警非法押回当地,遭到政保科非法关押13天、耍着花样变着花招的迫害折磨,因拘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太多、装不下,才把她放回宋村派出所,由村干部保释回家。同年秋天,她刚刚从地里摘花生回家,门还没开,就被恶警向洪平、于金成等绑架到宋村派出所,6岁的孩子被吓得直哭。

在被劫持往文登拘留所的车上,当于正红告诉恶警抓大法学员是犯法,质问他们为什么放着杀人放火不管,专门迫害法轮功?恶警向洪平直言不讳的回答道:“杀人放火不敢管,管不好就害了自己。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才敢管。”

于正红又被非法关押迫害10多天。放回家不几天,不法人员们又再一次到她家绑架,直接送到宋村镇由电影院改的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接着又把她和一些大法学员送到文登拘留所进行迫害10多天,然后再返回到宋村强迫洗脑。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腾迫害、摧残。2001年6月1日,于正红在回家的路上被10个恶警绑架,关押折磨和迫害,致使身体出现极度虚弱与不适,出现了以前的严重病症状态,最后由文登整骨医院诊断后告诉恶警:她这病在当今的世界上没有一种药能治,重者生命危险,轻者痴呆。

仅3个月后的8月14日,于正红被这些不法人员们再一次非法抄家,被迫离家出走,流落在威海靠打工度日。不法人员得知后,于2003年10月14日又把她绑架,劫持到文登拘留所关押。为抗议非人的迫害,于正红开始绝食,第4天即被强行送到医院灌。过度的折磨使她吐血3天,到第8天时,这些不法人员硬是把她送济南劳教。劳教所怕担责任,不予接收。

此后于正红经常遭到不法人员登门骚扰。2005年9月27日早上6:30左右再次遭向洪平为首的国保不法人员绑架。在拘留所,于正红再次绝食抵制迫害,国保将其送往文登正骨医院野蛮灌食,出现生命危险,文登国保不法人员说于正红“装死”将其又送往中心医院,医生诊断人快不行了,要求赶快通知家属。而国保人员既不通知家属也不放人,伪装成于正红的家属在医院,第二天看人快不行了才将人送回家。于正红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0/114899.html

2005-10-18: 文登市大法弟子杜克松、于正红、林基啸被绑架進文登市看守所,在看守所,于正红、林基啸進行了绝食抗议。现在,杜克松、于正红已闯出,林基啸身体已表现垂危,被文登市610送進青岛市李沧区劳教所。

2005年10月10日左右,文登市文城镇三里河弟子于国芬被文登市610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8/112623.html

2005-10-16: 登市宋村镇石灰窑村大法弟子杜克松、寺前村于正红、大床村林基啸,于九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先后被文登市公安610与宋村派出所绑架。杜克松被关押的地点不详。

于正红、林基啸对非法抓捕坚决不配合。于正红在刑事拘留期十五中,绝食绝水,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医院诊断生命危险,要通知家属。文登市610伪装成家属到医院看护一天。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使邪恶胆寒,十月十日于正红被用车送回家。林基啸已绝食半个多月,生命垂危,其子去要人,610为掩盖真象,谎称已将林基啸送走到别处,打开所有监房叫他看。这都是假的,劳教所、监狱怎么会收奄奄一息的人呢?而且,610也讲不出送到哪儿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6/112519.html

2005-10-06: 山东文登市几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5年9月27日文登市宋村镇石灰窑村大法弟子杜克松晚十时又被绑架。寺前村大法弟子于正红早七时左右被绑架,现关押在文登市看守所。28日文登市宋村镇大床村林基啸、宝莲等被抓。现在正是农忙季节,大法弟子家的农作物还在山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6/111843.html

2005-09-30: 山东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于正红再次被非法抓捕

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大法弟子于正红,几年来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今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七点左右,文登市以向洪平为首的610不法之徒,在无任何法律程序,非法私闯民宅,强行抄家。二恶警强行拖走大法弟子于正红,她丈夫周承沙闻知此事,急到宋村镇派出所要人,恶警却出言不逊,想出手打人。周承沙严厉制止他们说:只要你们敢动手,我马上起诉你们。四恶人强行按住周承沙,两恶人强行把大法弟子于正红拖上警车带走,现于正红被非法关押的地址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30/111479.html

2004-11-20: 山东文登市新调任一名暴徒公安局长(姓名不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家中的电话被监控,该恶警并派特务盯梢大法弟子,文登市宋村大法弟子于正红被盯梢了三晚上,来往书信被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截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0/89652.html

2004-09-06: 我叫于正红,女,42岁,小学文化,山东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于1997年夏天喜得大法。

修炼前,我是一个被多种疾病缠身的人,特别是36年前打农药时中毒,3天后昏死过去,经医院抢救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说后遗症将伴随我的一生,永远也不能根除。随后又相继添了许多种病,最严重的是子宫癌、乳腺癌前期和头痛病,整天折磨的我痛苦不堪。年纪轻轻竟想一死了之。

就在我万念俱灰,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情况下,有缘得到了法轮大法,走進了修炼的行列。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以前许许多多想明白而不明白的问题,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和做人的道理。通过不断学法炼功,事事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结果在很短的时间内,我身上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飞。事实证明,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象完全变了一个人,家人和所有了解我的人也都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从此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向往,一家人生活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下,真可谓巨难之中福从天降。

正当我一心学法炼功,全家人无忧无虑过安稳日子的时候。当权者江××出于一己之私,给中央政治局常委写了一封信,强调全国各级官员从中央到地方必须服从信中镇压法轮功的“精神”,而镇压的原因却仅仅因为这个小丑妒嫉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

在这善恶正邪黑白颠倒的日子里,我一时陷入迷茫之中,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修大法者处处为别人着想,努力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只为做好人的人?我百思不得其解,感到伤心,一时间无心学法炼功,我丈夫一语点醒了我:“还过多想什么呢?别人说法轮大法不好就不好了吗?好坏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是啊!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师父把我从疾病的魔难中夺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师父和大法无端的遭到诬陷,蒙受不白之冤,难道我不应当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如果我不能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还是人吗?还配做大法弟子吗?

于是我于2000年7月20日,毅然与同修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目地只是为了说一句真心话:“还师父和大法一个清白!”再说上访也完全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合法权利,是公民对国家政府真正负责的表现,也是一个做好人的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恶首江×ד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等镇压法轮功的密令下,全国上下一个样,地方政府官员和恶警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执法犯法,助纣为虐,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迫害无辜百姓却毫不手软。对待我的上访,上下官员帮凶非但不予理解,反而对我持续不断的迫害。

我和其他同修被文登驻京办的恶警押回文登后,政保科中号称“三丛”中的“二丛”对我们大打出手,并口吐恶言脏语骂人,在所谓的提审时,以最流氓无耻的手段,将师父的法像放在我的嘴上,污辱我们师父的伟大人格与崇高形象。当我厉声告诉他这样做要遭天惩恶报时,他们就气急败坏的打我嘴巴,嘴里还喊着给我德。接着又让我半蹲,手举在头顶,胡说什么是师父高层次传的功。我严肃说我们师父传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哪还有什么高层次功法!我不配合。他们未达到目地就狠命的用脚踢我,要我写保证不学不炼了。我写下“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他们就耍着花样变着花招对我進行迫害折磨,一直非法关押我13天。那时因为很多上回龙山炼功的同修被抓,拘留所装不下,才把我放回宋村派出所,由村支书保释回家。第2天,邪恶之徒又用谎言骗我去洗脑班。我一看上当受骗,就告诉他们说:脑袋掉了也要照学照炼。结果邪恶的阴谋没能得逞。

江氏一伙及其追随者,对我的非法迫害并没至此善罢甘休。转眼到了秋天,一天,我给嫂子摘花生回家,门还没开,饭没做,恶警向洪平、于金成等就把我强行绑架到宋村派出所。我6岁的孩子被吓得直哭。在派出所中直到晚上8-9点钟,恶警徐强、刑树武等不由分说,把我和其他同修连拖带踢摔到车上,送往文登拘留所,他们提前就填好了拘留证,写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可是铁的事实是:江氏一伙才是真正扰乱社会治安,制造社会动乱和破坏人民安居乐业的罪魁祸首。他们放任贪官污吏、黑社会、社会渣子和各种违法犯罪于不顾,却倾尽国力疯狂镇压手无寸铁,一心做好人的善良百姓。

在车上,当我告诉恶警抓我们是犯法,质问他们为什么放着杀人放火不管,专门迫害法轮功?恶警向洪平直言不讳的回答道:“杀人放火不敢管,管不好就害了自己。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才敢管。”这有力的证明了江氏一伙才是社会败坏、道德崩溃、世风日下的总根源。

到文登拘留所后,我又被非法迫害10多天。放回家不几天,他们又再一次到我家把我绑架,直接送到宋村镇由电影院改的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那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接着又把我和一些同修送到文登拘留所進行迫害10多天,然后再返回到宋村强迫洗脑。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腾迫害、摧残。这次非要我交上3000元,否则继续关押不让回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好是2001年6月1日儿童节,那天小女儿要到学校演出节目,我告诉她好好过节,中午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孩子高高兴兴的走了。可是哪里知道,中午我刚下班,在回家的路上就被10个恶警把我拦下,不由分说往车上拖。我说我答应中午还要给孩子过节,可这些丧心病狂的恶警哪管这些,把我强行送到文登一个仓库临时改建的洗脑班关押起来。这个邪恶的洗脑班進行强化洗脑,强迫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和录像等,千方百计想达到让我们放弃修炼的目地。多次的反复关押折磨和迫害,致使我的身体出现极度虚弱与不适,出现了以前的严重病症状态,最后由文登整骨医院诊断后(文登整骨医院专门给恶警配备医务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告诉恶警:我这病在当今的世界上没有一种药能治,重者生命危险,轻者痴呆。我丈夫去要人,610的桑洪波竟然对我丈夫说:我们只管关,不管放。丈夫问他死了怎么办?他却说找政府。丈夫说政府能赔我们人吗?他说不知道。直到整骨医院的大夫再一次告诉他们我已经生命垂危,610的邪恶帮凶刘玉江还说要请求商量,最后怕担风险,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的身体通过学法炼功又好了。

仅3个月后的8月14日,邪恶迫害又一次降临我的头上。我的家被这些恶人们再一次非法查抄,上一次是在1999年冬天。当时是一天晚上10点半左右,我已经睡下,他们敲开我的家门,强行把我抓走非法抄家,我的师父法像、大法旗和大法书籍、炼功带都被抄走,把我和其他同修关在一起一天一夜。这次,数名恶警象土匪一样,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私闯民宅,乱翻乱拿。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被洗劫一空。我被迫只好离家出走,流落在威海靠打工度日。

邪恶得知后,于2003年10月14日又把我绑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经文、炼功带,和一个半导体,一个随身听。他们把我绑架到文登拘留所关押。为抗议非人的迫害,我开始绝食,第4天即被强行送到医院灌。过度的折磨使我吐血3天,拖着病弱的身体到第8天时,这些恶徒们不管我的死活,硬是把我送济南劳教。经查体,劳教所怕担责任不予接收。邪恶之徒不死心,又把我送淄博王村劳教所,查体后还是不收。文登恶警出于无奈才不得不放我回了家。

回家后,邪恶之徒还是经常登门骚扰。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唯恐我能够过上一天舒坦日子。

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我虽然为坚持自己信仰而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和磨难,但我为今生能得到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感到莫大的幸运,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活着和怎样活着的道理。邪恶丧心病狂的迫害,在一个明白了宇宙真理和人生真谛的大法弟子面前,只不过是黔驴技穷的小丑在做邪恶的表演罢了。而恶人失去理智的行恶,只能使自己的悲惨结局更加悲惨。

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都报。只有在善恶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有正确的态度,人生才有美好的未来。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氏及其帮凶是绝对逃脱不了法律和天理的严惩。因此我真心奉劝至今仍死心塌地追随江氏作恶的人,赶快醒悟,选择自己未来的路。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2001-06-21: 山东烟台消息

5月底到6月初,文登的不法分子和文登的邪恶610办公室,再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有的在家中,有的在路上就被邪恶之徒抓走,现在仍然被关在610办公室。

大法弟子以绝食绝水抗议,那些邪恶之徒说:“死了活该。江泽民早说就说了打死大法弟子,我们不承担责任。”

现在被洗脑班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侯爱塔、姜国风、连海英、于秀香、于正红等。

威海 文登区(文登市)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20-07-08: 文登市龙山派出所电话:
文登市横山路66号 0631-8989111
文登营镇派出所电话:0631-8661014
平台电话:13606317132 15588428227 1386315511815

2017-10-28:文登区公安局:
主管迫害副局长徐强15588337773
国保大队:0631-8983935、6318983935

文登区政法委:
书记黄俊峰 13906318561
610主任于永进0631-8805565宅0631-8457067
李本海13863086876
李英林15588338158
丁明杰 13561862988

2016-11-13: 德州宁津县公安局宁津镇派出所
德州宁津县宁津镇政府门口 253424
银红兵 所长 13869244666
吴立迁 指导员 13791383123
聂爱峰 警察 13953462866

荣成市宁津镇派出所:63173410436317341041
(2011年资料)
所长 梁国江:13356808238
教导员 谢智宇:13361158775
郭章景:13963139853
刘光旭:15666317185
陈启鹏:15666317200
周春雷:13061152460
曲晓洋:15866313817
陈海涛:13406300520
栾涛:13863010220

荣成市公安局:6317563333
局长 马一东:15506315088 6317565599
局长 杨立平:15588338888
政委 张文:15666317777 6317561198 宅 6317565303
副政委 于涛:18606306997 6317561297 (分管国保)

荣成市拘留所:6317564324
所长 张宗文:631756089615666317639

荣成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6317562944
大队长 龙洪波:宅 6317563965
指导员 于进水:138063020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