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聊城 冠县 >> 徐恒奎(许恒奎)(妻范秀芹),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冠县
有关恶人: 济南章丘官庄乡劳教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徐恒奎(许恒奎)(妻范秀芹) 范秀芹(夫徐恒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13: 山东冠县邪党“六一零”十年罪恶
。。。。。。。
二零零四年冠县邪党迫害行径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冠防处发【2004】4号文件,以对城区及城乡结合部大法学员回访的名义,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的有钱书坤、倪汝信、周怀菊、徐恒奎、赵凤英、闫太祥等多人;赵凤英、闫太祥二位大法学员于当年被迫害致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373.html

2005-06-04:“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位于山东省淄博市以西的王村镇,至今仍非法关押着200名男大法学员。那里的管教方式凶狠残暴,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对敢于公开说“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学员,通常采用电棍、车轮熬夜、手铐悬吊、用铁木器击打、脱光衣服冷冻、脱光衣服抓搔、关小号、强行长期罚站、不让大小便、加期、延期等等手段。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时间上无所不用其极的摧残折磨迫害。

2003年秋,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有数十人,为此邪恶之徒气急败坏。司法厅直接下令成立所谓的“攻坚组”实行“春雷行动”,将大法学员关在一楼的一间房内,進行了两个月的残酷迫害。

他们采用抓、搔、挠的办法迫害大法学员。他们先把大法学员强行呈“大”字形悬挂在铁棱子上,扒去衣服,裸露出胸部与下身,然后四五个邪恶之徒一起上,夹住被迫害人的大腿,双手乱抠乱抓,从腋窝往两肋到胯部到腹股沟到脚心,反复来回疯狂抓挠,致使被迫害人胸腹部剧烈抽动,呼吸急促,大汗淋漓,如同万蛇穿心。铐在铁棱子上的臂腕被强力拉拽,手铐深深钳入肉中,两臂疼得失去知觉。邪恶之徒每折磨一个大法学员时间都长达数小时。有的被迫害者大小便失禁,很长一段时间,精神和肉体得不到恢复。而常用此法的是恶警大队长靖继盛与他的几个随从恶警,受此刑之苦的大法学员有张连宾、十庆金、王春生、满军、赵攸强、徐恒奎、庄奇、王成福、纪西正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4/103337.html

2004-08-28: 我是山东省冠县法轮功学员徐恒奎,98年10月得法。得法前我父亲和我妻子、我三人都身患重病。父亲胃癌;妻子乳腺结核;我也是严重的肾炎、心脏病患者。幸遇慈悲恩师,修炼后皆得康复。

全国曾有多少这样的蒙受师恩、人心向上、道德升华、身康体健的大法学员。然而一个对于全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被江氏集团定下×教的罪名。99年7.20江氏开始对亿万善良人们的疯狂抓捕,对大法進行铺天盖地的镇压。

99年10月1日,我進京上访,但宪法赋予我们的和平上访权也成了空话。回家后,我被乡政府非法抓捕送到县看守所拘禁,期间恶警唆使犯人对我拳脚相加。

2000年9月26号,恶警又一次将我非法抓捕并拘禁27天后发话:交钱犯人。由于家人救人心切就交给乡政府1000元,给方青海所长1200元,恶人吃喝花费后把我放出。

2001年7.20乡政府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将我家又一次非法查抄,当时抄走500斤小麦。

2001年11月初1晚12点,乡政府将我夫妻非法抓捕,并送县看守所(第二天下午3点到县看守所)有二个恶警对我妻子范秀芹進行刑讯逼供,严刑拷打。他们手段十分恶劣,巴掌劈头盖脸的朝脸上打,撕拽头发,最后将左眼致残失明后才放手,整个过程将近8个小时,他们惨无人道的折磨简直没有人性。他们将我妻子非法关押至02年(农历四月十五日)以回家“看眼”为名才她让出来。在回家后的时间里还经常以所谓的回访为由对我妻子進行多次干扰(其中一个恶警是冠县公安局刑警二中队许明国,手机号:13963502221,另一个不知姓名)。同时同地我也在另外的屋里被他们拷打(刑警中队长王勇),由于当时在我家找到一个有“法正千坤,邪恶全灭”字样的自制印板,他们问我从哪来的,和谁还有联系,我拒绝回答。他们就让我骂师父,我不听他们的命令。他们想‘转化’我,看达不到目地就发着狠的打我,我就不说不炼功。在2002年3月5号,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们非法判我劳教2年。

我被转到济南章丘官庄乡劳教所,在那里他们使用各种恶毒的刑罚企图‘转化’我,让我放弃修炼。刚到的时候就想磨掉我的意志不让睡觉,连续40天,只要我一闭眼他们就立即用冷水激我的头。那时天还冷,水倒在身上冻得浑身发抖,口唇发青,我挺过去了。

他们就换了一种梳肋条的刑罚:双手吊起,脚尖挨一点点儿地,指导员(王新江)抱住我的头使我一动不能动呼吸都困难,他指挥七八个人嚎叫着抓我的胸部,底下用刷子刷脚心。20分钟下来浑身没有一块好肉,他们一个个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再没力气了,就放下来了。不定啥时候又吊起来。他们三番五次的残暴折磨我,但这些对我都不起作用。

又一次,大队长井旭胜带领七八个犹大对我用刑迫害,刚开始让我骂师父,我不干,他们就用铁夹子夹我的肉,脸上眼皮上都是。由于我不听他们的命令,他们就又换了一个武警(不知名)听说有绝招。在我胸前连重锤四五锤,并在胸前乱抓,他们真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去抓。一会儿我的胸部就又肿起来了(在那里整天是旧伤未去又加新伤)。一看不行,就使了最后一招,在背上点穴,这一次我没有守住心性,失去了大法弟子应有的清醒和理智。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悔过书(它们写好让我抄写一遍)。

在以后的严管期间,井旭胜、孙风军,一顿饭只让我吃一两馒头,也不让吃菜。井孙二人动不动就打人,稍不顺他们的心就拳脚相加。在监管室里,几个犹大看着我,不让动,恶警唆使他们对我進行侮辱、谩骂、嘲笑讥讽,对我的自尊心進行攻击。我说:“你怎么骂人呢?”他们就说骂你怎么啦!还揍你呢!当时一股正念的力量充满我的心胸,大声喊道:“为真理可以付出一切,为正法可以放下生死!我一進这个门就没想站着出去!你打不死我就炼!”恶人蔫啦,队长说:让他好好坐着吧。后来我有机会就跟他们讲真象,讲我修炼后身心受益,并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和天灾人祸、非典恶疾都是天警世人。

2004年3月3号,刑满释放,县委以‘两会’的借口又企图拘禁、勒索我,这次家人和我配合拒不交钱,我绝食5天后无条件释放。但是由于得法时间短,只处在一种认识的过程中,在面对迫害时没有用正念面对恶人,完全把这等同于常人式的迫害。

当我看到揭露邪恶、揭露迫害、取证江氏的害人事实后,动笔记下了这笔血债,予以曝光。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江氏集团所有的大小打手都会受到天理与法律的公正处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江氏集团对我多次進行非法抓捕,查抄、拘禁、劳教,已经触犯刑法中的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查抄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和虐待被监管人罪。

相信不久,无论天理、人理都不会放过江氏一伙犯下的滔天大罪,还师父大法和众大法徒清白!

2002-10-19: 已有1000余位大法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于1999年11月开始劫持、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劳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统一绑架往王村劳教所集中,初期有70余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余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残。王村劳教所因此而臭名昭著。

④ 双手分开吊铐:对坚强的大法学员,恶警把他们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棂或床头上,脚尖着地,期间还有恶警或叛徒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学员非常痛苦。学员赵而富、李德善、王涛、卜庆金、徐恒奎等都遭受过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9/38283.html

2002-01-17: 山东冠县甘屯乡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不法之徒对甘屯乡大法弟子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迫害。99年7月20日他们对坚持自己信仰的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关押,拘禁两三天并交足罚款1100元才可回家。日后每天三报到。其中陈文昌、陈文涛、肖起红等被毒打。从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到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共三十六人遭虐待。

此后,一有敏感的日子,暴徒们就把大法学员们抓到乡会议室进行非法拘禁,并还让交看管费。有时罚款;有的几百元,有的上千元,最多关押一次三十多天。

2000年7月20日,暴徒们又把十多名学员非法关押。其中陈文昌、陈文涛、刑同平、许一平(女)被恶人毒打。东杏庄村治保主任高志点竟用钳子拧许一平的腿,有很多伤。(况且高志点是许一平的远房侄儿,真是没人性啊!)

2000年10月,数人又被关押。其中陈文昌、秀连、王洪潮逃出,被认为上访,暴徒非法抄了他们的家,并分别罚款600元、600元、2000元。这次被抄家的还有刑同平、杨兆玲、刘子元、刑树风、许光风、许恒奎、陈秀梅、马风梅等等20余家。并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很多天。每人又被罚款数千元。

2001年春节,又有十数人被非法关押8天,正月初五才让回家。正月十五又被叫到乡政府,其中陈文涛、肖起红、王洪潮、刑本亮和他的妻子被非法送到县洗脑班进行关押。之后肖起红、王洪潮先后被移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大约2001年6月陈文涛也被关押在看守所很多天。

2001年7.20,又有10多名大法学员被歹徒非法拘禁,几名学员被毒打。

在甘屯乡被迫害最深的是刑同福家与刑同平家。刑同福先后被罚款交押金万余元,而且不开单据,于2000年9月流离失所。长子刑树志被劳教,其母杨兆玲现被关押在610中心。刑同平家现四口人被劳教,他父亲刑本亮刚放回家,妹妹也曾被拘禁数天。

邪恶之徒对甘屯乡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很多,不能一一说明。有被劳教的,有多次坐监狱的,有流离失所的。

甘屯邪恶之徒有:原书记:赵培林 现书记:朱继武 政法委:汪新民
专职迫害办公室主任:王西民
打手:高其山、国良、关武、李维汉、张峰、郝瑞朝、赵兴国等
等。
派出所所长:方书山 副所长:柳思召
邪恶之徒电话:乡办公室0635-5630048
书记室:0635-5630088
派出所:0635-5630008

新任书记朱继武在2001年阴历正月底二月初,做了迫害大法的事没几天遭恶报:朱继武因孩子上学之事,到济南办事的途中出车祸,一人死亡,朱继武碰伤骨折,车辆报废。这是天理对朱继武等人的严正警告。

不法之徒们如再不悬崖勒马,必将受到天理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23362.html

聊城 冠县联系资料(区号: 635)

2019-01-28: 山东省女子监狱: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孙村办事处(822信箱111分箱),邮编250104

2018-05-06: 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电话13963575017
检察院公诉科,杨书采电话18506358122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13561225088

2017-12-07: 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电话13963575017
检察院公诉科,杨书采电话18506358122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13561225088

2017-11-04:山东省冠县法院刑庭庭长张建军13963575017
冠县甘屯乡派出所所长倪思峰

2017-09-28: 冠县甘屯派出所所长倪思峰 13561225088
副所长陈昌浩 15275858181 18463567683
甘屯派出所电话 0635--7173453
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杨书彩 18506358122
冠县法院分管刑庭副院长 张伟荣 13906355650 张伟荣办公电话 0635--5236318
张伟荣宅电 0635--3011907
刑庭庭长 张建军 13963575017

2017-04-04: 绑架山东省冠县张宪生、王洪亮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冠县公安局桑阿镇派出所
地址:聊城冠县桑阿镇政府向西1000米路北,邮编252511
郝瑞民 所长 13963515911
陈浩臣 副所长 13963570312
王宪营 警察 15206575240
曹书腾 警察 15275667527
刘晓光 13706352772
冠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聊城冠县建设北路77号 252599

何书侠 大队长 13906355891
曲雷 教导员 13963515617
张武 副大队长13869595111
张振珍 副大队长15966235001
杜建舟 13506355372
刘涛 610队长13370957111
李华明 13561217537
柳一村 中队长 186785157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