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张辉荣, 男,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
拘留时间: 2004-08-15
迫害情况: 南村镇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他家抓人,现张辉荣下落不明。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14: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法轮功学员张辉荣再次被骚扰
继6月7日中午,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骚扰了张辉荣、蒋垂平等至少7位法轮功学员家庭后,南村派出所4、5个人,于7月12日晚8点左右,再次骚扰张辉荣家,因家中无人,他们把门上的真相对联拍照后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4/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大陆综合消息-351058.html

2017-05-19: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张辉荣家骚扰
4月25日,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张辉荣家骚扰,因大法弟子没在家,警察将门上的真相对联拍照后离去。5月18日,据邻居反映,派出所警察5~6人不知何故又来骚扰,因家中无人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9/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8413.html#17518234340-25

2015-09-25:八年+七年——痛苦漫长的十五年
当聊起七年,八年,甚至十五年,大多数人会感叹: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十五年,可以让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长成少年;十五年,可以让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事业有成……过去的十五年,留在大多数人心中的是与家人一起度过的美好而温馨的回忆。

然而,对于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辉荣一家来讲,这是怎样的十五年啊!不堪回首,血泪斑斑,令人心酸又漫长的十五年!

2015年8月10号,张辉荣结束七年冤狱,回到家中。

八年被迫流离失所,女儿对爸爸几乎没了印象

现年 46岁的张辉荣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妻子温柔贤惠,女儿聪明活泼。张辉荣以维修摩托车为生,因为信仰法轮功“真、善、忍”,他诚信经营,从不欺诈,赢得大家的信任好评,生意很好。一家人其乐融融,经常从家里飘出一家人快乐的笑声。

然而,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辉荣一家的生活就没安定过。因中共有关人员不断逼迫张辉荣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张辉荣被迫于2000年流离失所。那时女儿上幼儿园,长达八年被迫流离失所的日子,使幼小的女儿渐渐对他几乎没了什么印象。“到现在,提到她爸爸,孩子都说对‘爸爸’这两个字有陌生感,更别说父爱了。”张辉荣的妻子含着泪说:“他爸爸在家时,可亲女儿了,别看他一米八三的大个子,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大家都说他好脾气,对孩子更是疼爱有加。我婆婆整天夸他孝敬,细心体贴。”

七年冤狱折磨 九死一生

女儿上小学五年级时,张辉荣因挂念母亲、妻子与女儿,回到家想安稳过日子。他重新干起维修的活。

然而,安稳的日子没过几天,苦难再次降临。2008年8月的一天,南村派出所非法绑架了张辉荣张辉荣的妻子质问派出所的人:他回来想好好过日子,你们为什么(非法)抓他?派出所的人说:平度叫抓的。

张辉荣身陷冤狱,历经九死一生的残酷折磨;全家人开始了痛苦漫长的七年等待……

以下为张辉荣自述七年冤狱所受的残酷折磨:

一、平度看守所的非法劳役折磨

我于2008年8月被非法绑架关进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掰辣椒把,干辣椒带着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又脏又累。冬天手被冻的裂开一条条大口子,溃疡化脓,还得不停的干活。大部分被关押者瘦的皮包骨,我也瘦了三十多斤。

二、济南监狱的酷刑折磨

2009年5月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并被非法关押进山东省济南监狱十一监区,这个监区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的监区。

入监第一天就遭到非人折磨。

1、用木棍敲脚心。“别打一个地方,(打一个地方)打(麻)木了,不痛。”

入监第一天,青岛杀人犯张丰顺带领七、八个犯人把我叫进一个警察办公室,逼我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我不写。恶人们就扑上来,把我扳倒在地,进行围殴。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还把我面朝下,摁住我的头、胳膊、身体,把我的小腿竖起来,脚心朝上,用木棍狠敲脚心。打的我痛不欲生,行凶的犯人毕于震还对其他行凶者说“别打一个地方,打木了,不痛”。

2、用木棍擀小腿、纤维板打臀部,牙刷柄划两肋、狂扇耳光、强拽秋裤致流血

行凶者见我不妥协,又用木棍把我小腿擀的血肉模糊,至今留下明显伤痕。用一根长约半米,宽三、四 公分,厚约一公分的绝缘纤维板,把我臀部打得皮开肉绽;用牙刷柄在我两肋狠命的划出一道道血痕;对我狂扇耳光,我被打的眼冒金星,头轰轰响。

行凶者疯狂的打我一阵,就将我拽起来问我写不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我拒绝,他们就接着再打,也不知打到了什么时间,只觉痛苦而又漫长。当我没有承受住酷刑,违心妥协的时候,我已经无法再坐起来了,整个脸肿的完全变了样,脚肿的穿不上鞋,行凶者把我弄到一块床板子上躺下,全身伤痕累累,剧烈疼痛,除了喘气之外,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第二天我勉强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尿里的血把便池都染红了。

后来他们把我抬进第二十五严管组。当时天已经很热了,犯人们都换上了背心。我由于被他们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穿着秋衣秋裤,还觉得冷,犯人们不让我穿秋衣秋裤,可是秋裤黏在小腿伤口上没法脱,被强奸犯李鸿祥和一名叫张登云的犯人嬉笑着强行拽了下来,伤口鲜血淋漓。内裤黏在臀部上,每次上厕所,伤口就会被拽破流血。半月以后,身体才开始慢慢恢复。

3、密封的严管组里致人死命的“法德结合”——夏天用棉被捂、逼迫学员夹木棍蹲、熬夜、敲小便头、用手淫后的污物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用约束带折磨……

由于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我写了声明,严正声明酷刑折磨下违心写的“五书”作废。我因此又被关进严管组。

每个严管组只关一名法轮功学员,另外有六、七名犯人包夹及所谓组长参与迫害被非法严管的学员。

严管组的门窗都用一种蓝色的绝缘板密封着,门用木棍顶着,平时警察根本不去。犯人们在这个警察特许的封闭环境中恣意折磨、打骂法轮功学员,组长再在这种高压恐怖中逼学员转化。他们管这叫“法德结合”。(“法”就是折磨摧残,“德”就是在这种恐怖高压中,用谎言欺骗说教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因为这种所谓的严管组没有劳动任务,挣分高、减刑快,犯人们趋之若鹜,表现积极,他们想出各种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夏天用棉被把法轮功学员包住,里面放上玻璃丝,逼迫法轮功学员腿弯夹木棍长时间蹲着;逼迫法轮功学员熬夜,用木棍敲法轮功学员的小便头;还把自己手淫后的污物涂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取乐。

他们折磨一名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竟然把木棍打断; 2009年6月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被犯人们折磨后,又被头朝下倒吊在高低床上致死(听说检察院介入此事)。

此后环境稍微有所改变,封门窗的塑胶板撤掉了,门也不关了,但打骂法轮功学员的事从未间断过。他们还定期给法轮功学员量血压,根据学员的身体情况施以迫害,以免出现意外。

由于殴打、折磨会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留下伤痕,他们现在换了办法,用约束带把法轮功学员固定在椅子上,再把一只手斜绑在椅子下方,使上身弯下去。这样他们既不用费力,也不会留下伤痕,又能使法轮功学员痛苦不堪。

我在2012年7月被死缓杀人犯綦东兴及滕得医、宁勇、徐文斌等几个打手打伤,被送往一所监狱医院——新康医院非法关押至出狱前三天。在出狱前三天监狱警察把我非法押回省监狱十一监区。由于我不接受所谓的出监教育,警察陈岩就指示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我绑在椅子上,身体、手脚都不能动,令人痛不欲生。我两天没吃饭,即使第二天就要被释放了,他们还把我用约束带绑到夜里十一点钟。

我于2015年8月10号走出山东省济南监狱。

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 牙齿几乎掉光

张辉荣被迫流离失所的八年间,几乎就是妻子一个人带着女儿艰难度日。本以为能与丈夫开始过安稳日子了,谁知平度警察又将刚回家不久的张辉荣绑架并冤判七年!抚养女儿的重担再次落到了柔弱的妻子一个人身上。一个女人的艰难可想而知。

由于自己家的房子年久失修,妻子与女儿不得已搬到婆婆家住。母女俩靠妻子上班的微薄工资艰难度日。

张辉荣被冤判两年后,妻子第一次去六百里之遥的济南看他,看到他挂在胸前的牌子上的相片,相片上的他眼眶、嘴角青紫。就问他:(监狱)打你了?他点头。妻子心如刀绞的哀求监狱别打他……

七年间,妻子共去探望张辉荣四次,第三次监狱不让见。第四次,即2014年腊月二十二,妻子历尽艰辛再次辗转来到济南监狱。济南监狱还是不让见张辉荣。妻子强烈要求未果。等到晌午,探监的没人了,妻子再次要求,监狱联系了郑队长,才安排家人到济南警官医院(新康监狱)。到了新康监狱,监狱又一次刁难不让见。别人的家属接见完后,张辉荣的妻子再次要求见面,说再晚了就坐不上回家的车了,才让见面。郑队长说:这么长时间,张辉荣身体一直不好,血压高。妻子看到张辉荣脸色苍白。张辉荣说写过两封家书,但家人都没收到。张辉荣还给他舅舅写了一封,但家人不知情,估计也没收到。

七年来,妻子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家人的生活,女儿的学业与成长,对丈夫的日夜牵挂,亲人邻居的不理解、讽刺与挖苦……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牙齿几乎掉光,整天感到心情压抑、筋疲力尽,干不动农活,没有办法,只好将七亩多田地全包给别人种了。

渐渐长大的女儿心理压力也非常大,始终不敢让同学们知道自己的父亲被冤判七年的事实。

八年+七年,整整十五年!一个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幸福美满的家庭,却无辜承受了十五年的残酷迫害:张辉荣伤痕累累;年仅47岁的妻子头发全白了,牙齿几乎掉光;女儿从幼儿园到高三几乎没见过爸爸的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5/八年-七年——痛苦漫长的十五年-316272.html

2015-09-12: 山东平度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

山东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于八月十日回家。出狱的前二天,警察陈岩操控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他绑在椅子上,两天没吃饭。

山东省第一监狱自二零零二年起,利用狱中的刑事犯人使用暴力和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至今已经迫害死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公开讲:“不转化,打死白打死,打死也是正常死亡。”狱警以获取减刑假释的分数诱使刑事犯人充当迫害的打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张辉荣简述他这七年来遭受的部分迫害:

我叫张辉荣,山东平度市,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抓捕关进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掰辣椒把,干辣椒带着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又脏又累。冬天手被冻的裂开一条条大口子,溃疡化脓,还得不停的干活,大部分被关押者瘦得皮包骨,我也瘦了三十多斤。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被投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这个监区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立的监区。入监第一天就遭到非人折磨,青岛杀人犯张丰顺带领七、八个犯人把我叫进一个警察的办公室,叫我写违背大法的“五书”,我不写,恶人们就扑上来把我扳倒在地进行围殴,拳打脚踢,还把我面朝下,摁住头、胳膊、身体,把小腿竖起来,脚心朝上,用木棍敲,犯人毕于震还对其他犯人说“别打一个地方,打木了,不痛”。

暴徒们用木棍把我小腿上擀的血肉模糊,至今留下明显伤痕。用一根长约半米,宽三、四公分,厚约一公分的绝缘纤维板,把屁股打得皮开肉绽,用牙刷柄在两肋狠命地划出一道道血痕,在我脸上狂扇耳光,使得我眼冒金星,头“轰轰”响。打一阵扶起来问问写不写,不写再打,也不知打到什么时候,当我没有承受住妥协的时候,已经无法再坐起来了,整个脸肿的完全变了样,脚肿的穿不上鞋,恶人们把我弄到一块床板子上躺下,全身伤痕,剧烈疼痛,除了喘气之外,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第二天勉强挺着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尿里的血把便池都染红了。后来他们把我抬进第二十五严管组。当时天已经很热了,犯人们穿上了背心,我由于被他们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穿着秋衣秋裤,还觉得冷,犯人们不让我穿,可是秋裤黏在小腿伤口上没法脱,被强奸犯李鸿祥和一名叫张登云的犯人嬉笑着强行拽了下来,伤口鲜血淋漓。内裤黏在屁股上,每次上厕所,伤口就会拽破流血。半月以后,身体才开始慢慢恢复。

由于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我写了“五书”作废的声明,就又被弄进严管组。

每个严管组只关一名大法弟子,其他六、七名犯人包夹及组长,严管组的门窗都用一种蓝色的绝缘板封着,门用木棍顶着,平时警察根本不去。犯人们在这个警察特许的封闭的环境中恣意折磨、打骂大法弟子,组长再在这种高压恐怖中逼学员转化,手段是折磨摧残,在这种恐怖高压中用谎言洗脑。再加上没有劳动任务,挣分又高减刑快,犯人们趋之若鹜,表现积极,他们想出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夏天用棉被把大法弟子包住,里面放上玻璃丝,逼迫大法弟子腿弯夹木棍长时间蹲着。暴徒们折磨一名八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时竟然把木棍打断,逼迫大法弟子熬夜,用木棍敲大法弟子的小便头,还把自己手淫后的污物涂到大法弟子身上取乐。

二零零九年六月蒙阴大法弟子吕震被犯人们折磨后,又被头朝下倒吊在高低床上致死。此后环境稍微有所改变,封门窗的塑胶板撤掉了,门也不关了,但打骂大法弟子的事从未间断过。他们还定期给大法弟子量血压,根据大法弟子的身体情况施以迫害,以免出现意外。由于殴打、折磨会在大法弟子身上留下伤痕,他们现在换了办法,用约束带把大法弟子固定在椅子上,再把一只手斜绑在椅子下方,使上身弯下去,这样他们既不用费力,也不会留下伤痕,又能使大法弟子痛苦不堪。

我在二零一二年七月被死缓杀人犯綦东兴及滕得医、宁勇、徐文斌等几个打手打伤,后被送往一所医院监狱,在出狱前三天把我接回。由于我不接受出监洗脑,警察陈岩就指示孙继东等一帮犯人用约束带把我绑在椅子上,身体、手脚都不能动,我两天没吃饭,即使第二天就要被释放了,他们还把我绑到夜里十一点钟。我于八月十号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山东平度张辉荣遭七年冤狱折磨-315565.html

2015-08-12: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张辉荣结束7年冤狱,于8月10日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2/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4005.html

2014-10-22: 目前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截止2014年9月):
...... 张守信 张西芹 张辉荣 张胜齐 李国修 赵 超 刘兴武 刘正谦 吴加俊 林国军 衣学明 姜吉星 孙秀莲 秦四同 髙晓颖 袁 坤 郭洪法 殷启业 马振珠 宋玉胜 吴海永 贺训名 朱于武 徐公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2/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9302.html#141021224745-25

2010-02-06: 青岛平度市恶警赵洪武等多次迫害大法弟子

直到现在赵洪武还不醒悟,继续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奥运前夕他们利用跟踪、照相、在学员居住处不惜重金租房监控、设摄像头监视大法弟子三个月,零八年五月四号至十四号疯狂抓捕了多名大法弟子,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两名大法弟子肖淑敏、钟振福被迫害致死。其中大法弟子徐爱芳、王云冲、孙淑杰被判七年,王明亮、王聪、李文书,张辉荣、张芝兰被判三年零六个月。这次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最小的三千,最多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家人被勒索了五万多元。至今大法弟子董红花还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家人经常受到骚扰。
其中,在绑架大法弟子张辉荣时,张辉荣的妻子就在身边,亲眼目睹了恶警的残暴,由于精神受到刺激,当时就精神失常了,不说、不笑、不出门,在炕上躺了四个月,由年迈的婆婆伺候,现在虽然能走动,但精神时好时坏,有气无力,庄稼地租给了别人种。由于张辉荣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多,无法照顾家里,现在家里很贫困,年迈的母亲既要照顾儿媳,还要照顾上学的孙女,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仅靠住在外省的小儿子寄点钱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47.html

2009-02-08: 山东平度大法弟子张辉荣被恶警迫害,妻子病重

自从大法弟子张辉荣被恶警绑架至今,他妻子一直卧床不起,饭不吃,有时睁一下眼,也不说话,象一个植物人一样,家中只有66岁的婆婆和13岁的女儿,她婆婆哭着说:连孙女上学的钱都很困难,根本没钱给她治病,只好在家死挨,人家过年,我们家过关,今年的小麦都没种上,以后吃什么?我儿子是做好人的,在家好好的就被恶党绑架了,杀人放火它不管,专抓好人。天理何在啊!

张辉荣被恶警绑架至今,他妻子都这样了还不让家人见面,他母亲焦急地盼望着儿子快点回来,家中急需人照管,就这样再不回来他妻子不知能否与他见上面。请正义人士帮助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5086.html

2008-10-25: 正念解体平度伪法院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
平度伪法院计划于11月3号上午8点半,对大法弟子张辉荣(现关押在平度看守所)和董洪花(现取保候审)非法审判,审判长耿胡军。张辉荣是在8月11号被恶警非法绑架的。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25/188377.html

2008-10-14: 张辉荣被绑架 妻受惊吓精神失常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张辉荣,从99年被邪党非法迫害,流离失所至今,这期间被绑架了四次,前三次都是正念闯出。现在他的手腕和脚腕都有很深的手铐脚镣伤痕。从去年冬天才回到自己家中。

在奥运期间,张辉荣在自家的维修部修车,突然上来好几个恶警绑架他,给他戴上手铐,塞进车中带走,同时并抄了他家。张辉荣呼喊着:警察抓好人啦!

他妻子见此情景当场吓的精神失常,成了痴呆,至今没有恢复健康,多亏娘家照顾她。家中还有一个13岁的女儿和65岁的母亲。邻居们看的很清楚,只是敢怒不敢言。怎么办?眼下正是秋收季节,邻居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都说“共产党不管老百姓死活,贪官他不管、杀人放火他不敢管,老百姓信个真、善、忍,你管什么?不是说信仰自由吗?简直是胡闹。”

接下来就是他家中的三亩地花生没人收,到最后邻居们和亲戚把自个的收完,帮助收了地里的三分之一,其余烂在地里。还有七亩玉米地,眼下正是秋收季节,65岁的老母亲掉着眼泪痛苦的等待着别人的再帮忙。他的母亲哭泣着说:“只因为我儿子炼法轮功,(恶警)把我们家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前年他爸去世,恶人们都不死心还来找过他。从绑架到现在有两个来月了,也不给俺说说关押在什么地方,天越来越冷了,带他走时就穿一件单裤单衣,也不知人现在何处,无法给他送去衣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14/187658.html

2006-10-11: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张辉荣,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男,今年36岁。

2001年夏天,我被南村镇派出所恶人王俊青(警长)、吴泽勇等恶人从厂子非法绑架,恶人把我铐在铁椅子上。铁椅子两边有扶手,各焊有一个铁环,用来固定手。前边两条椅子腿下半部,也有两个铁环,用来固定脚。两条腿的底部还各焊有一块铁片,脚踩在铁片上,人整个与地面脱离。腰部还拦了铁链。

第二天,平度政保科科长石维兵(现任平度国保大队长)从平度赶来,看我坐在椅子上没事,就指使警察说:“这样坐着只是屁股难受,把他一只手铐到下边。”王俊青便拿来一副手铐,把我右手铐在了椅子下方横档上。这样,整个身体就伏在右腿上,腰一会儿就痛得受不了。越挣扎,手腕、脚腕就被铁环卡得肿胀起来。第三天,手腕、脚腕便溃破化脓,铁环深卡進肉里,屁股、后背也溃破化脓。至今各处都留有明显疤痕。第五天释放时已直不起身,不能正常行走。右手中指、食指、大拇指被手铐勒得失去知觉,半年后才渐渐恢复。

释放后,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又被绑架至设在青岛市市北区的青岛洗脑班,那里关押着从青岛各县市绑架来的大法弟子。我绝食抗议,七天后,被拉到一家医院强制灌食。大概在第十天晚上,看管我的警察喝醉了酒,我从三楼攀着广告牌跳下底楼的小平房,逃离了洗脑班,从此流离失所。在当今和平年代,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有家不能归。

2005年夏天,我在流离失所中被平度李园派出所劫持,又一次被送進平度市610洗脑班(在平度市常州路北段信访教育中心院内)。

610恶人把我关進一间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大约四平方的小屋,小屋没有窗,只有两扇上部有铁楞的没有玻璃的铁门,水泥地上浇注着两个铁环,还有一个凉席。我就被铐在一个铁环上,直不起身,只能坐在凉席上。

在那里,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610的恶人第三天就强行将我拉至驻在同和办事处崔家庄村后的精神病院强制灌食。他们的用意很明显,并不是为了救我命,而是把灌食作为一种迫害手段,逼迫我吃饭,他们也明白灌食很痛苦。

后每隔一天就被拉去灌一次,每一次都是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代玉刚和一个叫王鲁平的办公室主任加两名警察押送。到了精神病院,他们再找来一些身强力壮的精神病人,将我强行按到病床上,用绷带把手脚固定住,再叫警察及精神病人把我腿、胳膊、头、及身体摁住,插鼻管灌食。灌一次插一次,每次都插得口、鼻子出血。恶人对此全然不顾。尤其是第三次,一名女医生插了几次都没有插進去,那名满姓男医生气急败坏,一把抓过那根一尺多长的胶管,不管死活就往里捅,我极度痛苦,拼了命的挣扎。他们更是死死的将我摁住。最后还是插進去了,血从鼻子里、口里涌出来,他们一边灌一边用白卫生纸擦血。灌完后,我坐起来,只见血染的卫生纸扔了一地,红红的一片。当时并没有想太多,过后想起来,真是九死一生啊,有多少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强制灌食被恶人夺去了生命。

到了十来天,我已被迫害得身体瘦弱,声音嘶哑。当时我父亲刚刚去世,家里只有六十多岁身体还不太好的母亲、妻子和十岁的女儿,家里没了劳力,又正值麦收。610的恶人对此不管不问,只顾一边强制灌食,一边又用伪善的言语劝我放弃修炼。

灌食回到洗脑班,恶人就把我铐在那个铁环上。第五次灌完后那天晚上,手铐开了,我摘下铁门,靠在墙角,翻过三米多高的院墙,又一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脱离了那邪恶之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897.html

2005-06-17: 2005年6月11日,山东平度市张辉荣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回家去吊唁父亲被恶人绑架。据消息来源说,其父以去世4~5天了,同修才得到消息。据说这些没有人性的恶人在其父去世的当天就曾去他家去绑架他,结果扑了空。

现在张辉荣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洗脑班,每天都遭到非人的迫害,他从被绑架的当天就一直在绝食抗议对其的迫害。到今几经5天了,望各界给予关注。

2005-01-11: 被关押在平度610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每顿只给一个不到二两的小馒头,每天还要按它们规定的姿势在马扎上坐13个小时以上。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说话。稍有不从,就要被恶警强制在院里罚站,不许睡觉,再则拳打脚踢,用手铐吊在小屋门楞上关禁闭。大法弟子诚心向它们劝善,它们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弟子,打大法弟子耳光,打得满口鲜血都不住手。邪恶分子代玉刚叫嚣:伺候人的办法没有,治人的办法有的是。大法弟子孙晓慧和王云芳被打得都不能正常行走了,白天却还被吊在小屋门楞上,夜里在宿舍站着不许睡觉,致使孙晓慧多次昏迷。恶警王松等人强制张辉荣坐在地上,两腿平伸,用绳子在脚脖上拉紧,再把两臂背铐在床头上,向上掀起,上身前倾,苦不堪言。11月30日,大法弟子钟淑华与姜涛在众人面前被戴上手铐带走。王鲁平、耿秀娟又趁机威胁大法弟子:不转化的后果就是劳教。

2004-08-27: 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东王府庄村张辉荣从2001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邪恶的江氏集团迫害得流离失所至今,于2004年8月15日回到家中,想堂堂正正与家人团聚并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结果当天南村镇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他家抓人,现张辉荣下落不明。

2001-12-01: 山东省平度市南村镇迫害大法的恶人灾祸连连
...张景文夫妇反对儿子媳妇炼法轮功,协助村、镇委、派出所的恶徒迫害他们,烧毁大法书籍。其儿张辉荣在岳父家住了几天,张景文还扬言要搞得亲家家破人亡。现在倒好,昔日孝顺的儿子有家不能回,流落在外。见不着儿子,大量的农活只有拖着病体自己干了。害人就是害自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20712.html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9-04: 平度城关派出所:
外线:87361724
内线:87365 87372

2019-08-11: 参与迫害盛淑莉,曲元芝的相关人员:
刘杰17667596080
王伟修0532-66507013
平度610人员李春民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黄岛法院:
女法官欧晓彬(接盛淑莉、曲元芝案)
书记员尹崇淼
平度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接案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恶告人:高家流河村村民高洪明17187888861

2019-06-26: 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2019-02-02: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警察刘忠宝15065328833
警察王优武13853295116

2019-01-24: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派出所:05362882057 所长刘地彬 13864691696
山东平度市崔家集派出所:05328238101 1所长代波 13708955970 指导员孙明春 13361271699
高密市六一零办:05362123683 主任李月彬宅 05362318778、13608953738
高密市公安局:
局长鹿钦义 0536259360605362318688
国保大队 05362593670、05362593671
大队长王传普 1396360673805362331223
副大队长孙立忠 13853611038
教导员于钦荣 135064609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1770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