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1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南充市 >> 黄治萍(黄治平,黄志萍), 女,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
迫害情况: 先后被非法劳教三次共五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黄治萍(黄治平,黄志萍) 黄治兰(黄志兰)
女婿: 王道德 张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13: 四川省南充市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绑架经过
2019年9月9日上午,四川省南充市法轮功学员黄治萍,在龙门菜市场,被南充市高坪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警察抢走她的私人钥匙,闯进黄治萍家里,非法抄家,抢走她的大法经书、打印机、电脑、三万元、真相币997张(1元币)等。

参与抄家的有南充市高坪公安分局国保大队5人,西河派出所3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3/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3010.html

2019-09-11: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绑架
2019年9月9日,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黄治萍被高坪区公安局国保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1/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2715.html#19910225737-1

2018-03-27: 为抓母亲 四川省南充市警察、社区人骚扰、恐吓其子
在邪党开十九大期间,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街道办事处人员、小龙东站居委会人员、小龙派出所警察因为追找法轮功学员黄治萍,多次骚扰、恐吓黄治萍的十七、八岁的儿子王天意。

3月2日元宵节,一小龙东站居委会人员打电话给黄治萍,假说过年了问候下你。黄治萍说谢谢你的关心。接着他就问:你住在哪里?黄治萍说住在自己东站家里。他们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还给黄治萍打了几次电话,见不到回答。过几天他们查到黄治萍儿子王天意上班的公司。

3月10日上午,高坪区小龙街道办事处的三人和小龙东站居委会人员闯到王天意上班的地方,要求要见王天意,王天意的老板问他们什么事,他们说是他母亲的事。老板就叫他们不要打扰王天意上班,有什么事跟他去别的地方谈。第二天他们又去王天意上班的地点骚扰,要他说出他母亲黄治萍在哪,王天意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结果这帮人就每天不断的去王天意上班地点骚扰,甚至下班后跟踪恐吓威胁,他们胁迫王天意说:你不告诉我们你母亲的住处我们就绑架拘捕你。王天意被他们胁迫到租住处,结果在那也没有找到黄治萍。他们说上面下的命令必须找到黄治萍。至于哪个上层下的命令他们没敢说。目前王天意有家不敢归,去同学家都被跟踪、讯问。

另外,小龙派出所的户籍警察在黄治萍去办身份证时,说:你去问所长让不让你办,因他们警察人员在一次绑架迫害黄治萍时同时非法搜去了她的身份证,而后他们说弄丢了黄治萍的身份证,黄治萍向所长要还她的身份证,所长就叫户籍警察给她办,公安局在黄治萍办的身份证上做了手脚,上次2017年9月份,王天意和她母亲黄治萍去成都铁路局办他父亲王道德后事时,在南充和成都火车站验票口都被验票员说是法轮功,并被执勤警察带去搜包后才放行。

高坪区小龙街道办事处的三人是:
监督电话0817-3540253
副主任屈强13508091379
重点办主任周勇13990864525、13989191895
综治办主任郑宗桁(曾错写成邓中恒)15182988283(多次参与绑架黄治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7/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3372.html

2017-10-21: 四川南充黄治萍被警察和街道办干部骚扰
南充法轮功学员黄治萍因丈夫王道德突发脑溢血去世,丈夫的住房公积金取出需办理公证等相关手续,黄治萍到当地小龙东站居委会找主任签字盖章,因此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等相关部门人员骚扰。

十月十日,黄治萍去居委会找居委会主任签字盖章时,居委会主任答应给她办,叫她去他的办公室等一会儿。结果居委会的副主任蒋雪松却叫来了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王爱民和小龙政府街道办的党委副书记胡成斌。他们俩人叫住黄治萍说问个事,其实是想让黄治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黄治萍明确告诉他们不会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他们就威胁说:“你们是因为你丈夫工作调动才把户口迁来我们这的,现在你丈夫去世了,你们把户口迁回广安原籍吧。”黄治萍说:“可以,你们能把我们迁回去,我们那边没有房子只要你们能让我们户口有地方落脚。”见这招没用,他们又诱惑说:“只要你放弃法轮功转化,我们就可以给你找事做,还给你办遗属补助每月有几百元,也可以让你丈夫单位给你的女子和儿子安排工作。”黄治萍说:“我知道我丈夫单位本来有指标是给读单位专业的家属子女安排工作的事,我女子正符合那条件,是应该安排进去的。”指导员王爱民警察说:“你丈夫单位的书记说:若你能转化了就给安排,否则就不行。”黄治萍说:“若因我的信仰而那样做,那是对我们的迫害。我们是不承认的。”

他们还提及二零一五年黄治萍她们诉江的事。黄治萍说:“诉江是我们从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我们开始就想做的事。”还讯问子、女电话和在哪做事等,还想骚扰子女。他们还想要求黄治萍天天去居委会报到,黄治萍说:“反正你们骚扰让我无法正常做事工作,无经济来源,我每天来报到你们每天给我二十元的生活费。”他们说∶“那怎么可能?!”黄治萍说:“你们都知道不可能,那还让我来?我也不会来报到。”指导员王爱民警察最后哀求说:“不要去聚会,不要去发资料,不要去上网(上明慧网)”。在问话的过程中,他们还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可能是用他们的手机录了音等。

他们的这种做法正好是今后他们扰民和迫害信仰的罪证。最后黄治萍正告他们:“不要以权代法,现在责任终身追查制。”

本来单位给黄治萍办了遗属补助的,说十月份就发放,但在派出所骚扰后的当天下午就被单位告知不能给发放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1/四川南充黄治萍被警察和街道办干部骚扰-355741.html

2015-06-11: 被迫害家破人亡 四川王道德夫妇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王道德、黄治萍夫妇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首恶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使他们一家人被绑架、关押,遭受巨大的身体、精神、经济上的损失,老人含恨离世,孩子生活在恐怖中,姐姐被迫害成精神病。

王道德,男,今年五十二岁,原火车司机,被迫害后被贬失去工作,做清洁工,黄治萍,女,今年四十七岁,原广安丝厂职工,被迫下岗。他们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江东北路,他们有一儿一女,修炼“真、善、忍”,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王道德、黄治萍夫妇在江泽民的“杀无赦”、“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等指令下,共被非法抄家不少于十次。

黄治萍三次被抓去洗脑班迫害,分别为二零零七年四月,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期间,二零一零年四月,每次一个月。她还三次遭绑架劳教,共五年时间,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在南充市高坪区看守所关押一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王道德被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二次,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每次一个月。在二零零四年七月,王道德被非法抓到高坪盐场旁的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多月。

警察恐吓孩子

在江泽民孤注一掷的镇压,给全国施压及谎言的欺骗下,中共各级政府、组织也都参与迫害,包括警察。

一九九九年,黄治萍从北京上访后回来,被小龙派出所的绑架到高坪看守所关押。小龙派出所和国安想非法判刑,三次材料到检察院,都被以没有法律依据被打回,这样半年后,还不无罪释放黄治萍,最后,高坪公安局就违法将黄治萍劳教一年。当时,黄治萍的小儿子王天意才十个月,还在哺乳期,被迫断奶,小天意哭喊着,要妈妈,几天不吃不喝,哭干了眼泪,喊哑了嗓子。

后来小天意一岁多点,再一次看到带自己的舅娘〔即黄治萍的哥嫂〕因信仰“真善忍”,被公安非法抓捕后,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就烙下了公安就是强盗的烙印,每次看见公安,吓得就喊:妈妈快跑,强盗来抓好人了。

王道德、黄治萍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在没有大人在家时,来非法抄家搜查时,还威胁恐吓他们八、九岁的女儿说:你不拿钥匙来打开你家的门,我们就撬开,你不告诉我们你父母藏的法轮功书在哪里,我们就把你也抓去关在监狱里受刑。你说了,就给你买吃的。警察明知道,孩子没有父母在家,无人照管,又没有钱来买吃的东西,孩子是饿着的。警察就用这种流氓手段来恐吓小孩,导致小孩产生恐惧心理。他们的女儿心里也明白:若不是父母炼法轮功,她受益了,她那无药可治血流不止的白血病早就让她失去了生命,是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

王道德、黄治萍的两个孩子在学校,由于父母修炼法轮功,警察去他们的学校,在校会上,用高音广播大肆宣传某某的父母因炼法轮功某教被判等等,造成孩子们被因谎言宣传而不明真相的人歧视,使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原本天真活泼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

父亲悲愤离世 姐姐被迫害致精神病

黄治萍的父亲,在八十多岁的晚年,看到家中女儿、女婿,媳妇、外孙女婿等一个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孝顺子孙被非法关押、迫害,江氏和中共把一个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搞得四分五裂,内心受到极大伤害,对江泽民灭绝人性的迫害异常悲愤,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就在女儿黄治萍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期间,思恋几个家中被迫害的亲人成疾,在伤痛中含恨离世。黄治萍因被非法关押,连送父亲最后一场都不能如愿。

黄治萍的姐姐黄治兰,从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两次因在河边空地炼功,被公安人员绑架到广安岳池精神病院,强行捆绑、注射精神病药物等身心摧残,导致精神失常。原本一个能干善良的生意人变成残废人,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无法计算。黄治萍的姐夫张明也因信仰真善忍,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造成小儿子无人照顾被变坏。

黄治萍遭身体和精神的摧残

在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中,黄治萍遭受脱光衣服搜身、捆绑着拉去游街示众、挑动群众斗群众、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唾骂、警察辱骂、刑讯逼供等人格侮辱,长达十六小时的奴工劳动后,还要求写“思想汇报”和政治洗脑“学习”等,那时黄治萍被迫害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精神也是恍惚的,导致原本健康的黄治萍肺部肿大,呼吸困难,第二胸骨病变突出,喉部突变,象男人一样的长着喉结,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医院有病历,咳血等。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特殊情况上厕所还要强制说一长窜的污蔑人格的话,长期长时劳作乏困时,还要被毒打等等。

经济上截断 自由被剥夺

王道德从北京被单位和小龙派出所人员接回后,直接非法关押在南充市高坪区看守所,被里面警察唆使其他案犯毒打,一月后,小龙派出所以八千元的“取保候审金”,才让王道德回家上班,照顾两个小孩(大女儿当时才八岁,上小学,小儿子才十个月,还在哺乳期),后来八千元的“取保候审金”,因王道德在取保候审期间,回广安老家看望年老的父亲,而被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等没收了。

王道德回单位后,由火车司机降为在机务段领导办公室打扫清洁的清洁工,用他们的话说,是怕他开着火车去北京上访而监视他的办法。前几个月是没有或只有三百元的工资,请人带小孩的工资是二百元,他们三人的生活费才一百元,小孩还要买奶粉,我们的银行储蓄又全部被高坪国保大队和小龙派出所的冻结,可想而知江氏发动的这场浩劫对我们是多么的残忍。

据成都总公司下来的人透露,王道德以前所在的单位成都铁路达成有限公司每人年平均工资收入是九万元,而王道德在九九年十二月到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底共六个月,每月不给或给他三百元工资,到六个月后,才发给他清洁工的工资,每月一千元左右,还由单位主任代管着,买什么东西都要打报告,由单位派人一起去购买付款。由司机变为清洁工十六年了,王道德从没有节假日。家中有事,也要强制到小龙派出所请假批示才行。每到中共“敏感的节假日”,小龙派出所警察“问候”的骚扰就是家常便饭。十六年来,造成他们一家的直接经济损失百多万元,精神损失无法计算。

结语

王道德、黄治萍和他们的姐姐每家原本都幸福美满,却因江泽民的一意孤行、凌驾宪法法律之上的强权迫害,导致家破人亡。这一切江泽民及其操控的组织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道德和黄治萍认为,江泽民滥用职权和国家资源,在中国发起并维持这场浩劫长达十六年之久,对法制和民心的践踏也持续了十六年之久,耗尽了国力、财力,摧毁了道义良知,使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其中,他们全家所遭受的精神、身体等迫害的事实都是证据。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可追究江氏剥夺公民信仰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等罪。根据国际刑法规定,可追究其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罪。

王道德和黄治萍说,作为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起诉罪恶之首江泽民,是让法庭回归正义、让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再现的正义之举。根据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中国刑法、刑诉法以及国际刑法规定,申请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我们都要求将江泽民告上法庭,清算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真正信仰自由与人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被迫害家破人亡-四川王道德夫妇控告首恶江泽民-310723.html

2010-10-28: 揭露南充市“法制基地”的邪恶面目
.......
在世博未开之前,洗脑班就在各乡绑架了好几位法轮功学员,计有嘉陵两人,顺庆两人,高坪两人,南部的两人,阆中两人。四月十五日,南充当地又劫持进去唐桂珍、母明禄,都是从家中骗去的。四月二十号,南部的黄治平手里提着菜、水果回家,居委会的人在她家的楼下把她劫持到洗脑班,买的东西也带进洗脑班。后又从南充看守所转来法轮功学员王向红,她是发护身符被人诬告进了看守所,据说要非法劳教,其家人花了八万元钱,将她弄到此处转化。阆中一个叫刘清玉,她一字不识,年龄七十五岁;南充法轮功学员任兴会,被六一零机构叫派居委会人员跟踪,于七月十号这天,在外边被居委会的人强行送进洗脑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69.html

2010-09-04: 四川省南充市小龙镇法轮功学员黄治萍失踪
据说2010年8月30日四川省南充市小龙镇派出所和小龙镇综治办的相关人员到黄治萍丈夫的单位南充市火车东站找过他们后,2010年8月31日上午四川省南充市小龙镇火车东站家属院法轮功学员黄治萍到南充市南门市场买核桃失踪,至今未归。望知情人打听她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4/229217.html#109401926-21

2010-09-01: 四川南充王道德夫妇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四川南充法轮功学员王道德和黄治萍夫妇多次遭中共各级部门的迫害。在火车机辆段工作的王道德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勒索,单位把他从火车司机降职为清洁工。黄治萍因坚持信仰,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王道德遭迫害经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小龙派出所就受上级指示打电话到王道德的单位,告知其单位负责人说其家属黄治萍在炼法轮功,还是当地的站长,他们要来王道德家抄家收缴法轮功书籍等。七月底高坪区小龙镇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就到王道德的单位火车机辆段非法收缴了他家的法轮功书籍、炼功带、师父法像、弘法的横幅等,还让写了保证书。恶警说:这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

九九年十月底,王道德请假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广场警察绑架,送去南充驻京办,被单位和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等几人接回后送进高坪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叫其姐以八千元取保候审一年,才把他释放。

回去后王道德所在单位就停发他的工资和奖金,叫其停职反省三个月。每月只给他发300元的生活费,供一家4口人生活还要给其父养老费,后来就不准他开火车了,只在段上打扫清洁,从此他就由一个火车司机变为清洁工,工资奖金就悬差很大。

王道德家中钱财和大法书等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非法抢劫一空,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去银行冻结了他们家所有的资金,小龙派出所的人员还在王道德回家后又去敲诈他,要他支付他们去北京接他回来的几千元的飞机票钱。王道德没有给他们钱,因全部人员的飞机票钱都是王道德所在单位给的。王道德回去家中没有钱,只好把停在车库里的一辆价值三千多元的新摩托车以三百元的低价卖出,用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一年后小龙派出所人员以王道德回老家广安看其父没有向他们请假汇报为由,被高坪公安局的警察把八千元钱没收了,王道德他们一家人后来多次去讨还,致今未归还搜去的任何东西。

黄治萍三次被非法劳教

当时王道德的妻子黄治萍也于十一月九日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入室绑架,关押在高坪看守所,家中只有一个九岁的女儿和一个十个月大还在吃母乳的儿子在家无人照顾。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在他家又一次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他们结婚时朋友送的金项链及金坠子,价值一千多元,还恐吓其小女要把她也抓去关押。几天后邻居带她女儿去看他们夫妇,她女儿还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好怕,你们快回家吧。其子在黄治萍哥嫂处时,又经历了一次其嫂子刘海英被广安广福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绑架的恐怖场面,以致后来其子看见警察就对其母亲说:妈妈快跑,公鸡(他对公安人员的叫法)来抓好人了。

王道德又在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遭受洗脑一个月的迫害。那时黄治萍还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两个小孩再一次被迫离开了父母的照顾,孤苦无依,只有好心的左邻右舍给他们饭吃,照顾一下。

王道德每月的工资收入从九九年的十二月开始就由其单位书记周志刚和小龙派出所指派当时的单位主任荣强管着,家中具体每项开支多少就给多少,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机务段撤了搬去成都,王道德留在南充东站车站,才把他的工资银行卡给他自己。因为他们的银行资金被冻结,他们多次找小龙派出所、高坪公安局和高坪国安大队等相关人员,有关当局才于二零零三年底层层批示,叫小龙派出所才能去解冻。

因小龙派出所的指导员杨维臣说:迫害行为是中央让他们干的,要找就到北京找中央说理去,黄治萍于十月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各地来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人太多,信访办不接待就直接非法抓人,她也没有反映到情况,只好去了天安门就回家了。

刚到家就被小龙派出所的人入室绑架去了高坪看守所,他们以黄治萍三次去北京,小龙派出所的罗建、杨艳、邱宏就根据两高非法的司法解释,而栽赃她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想加以判刑,结果被检察院的人多次以证据不足驳回。

半年后小龙派出所的人不甘心还是不放人,就非法劳教她一年,从九九年十一月九日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在高坪看守所执行。当时她的儿子才十个月还在吃母乳,按法律规定是不能关押哺乳期妇女的。孩子由于见不到父母,又吃不到母乳就哭了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任何其它的东西和水。喉咙都哭嘶哑了,邻里看见两孩子的样子都哭了,说这夫妇俩那么好的人,却横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黄治萍带着小儿子回老家广安照顾公公。当晚就住在二姐家,深夜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十多人来敲门骚扰,见无人理他们,他们走了。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又把泰和居委会的陈昌兰叫来又来敲门骚扰,把小黄耳聋的父亲从睡梦中震醒,以为是外孙回来在敲门,就把门打开了,结果他们十多人一拥而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乱翻家中的东西,翻走了一本《转法轮》。由于其二姐黄治兰曾因在河边公共场地炼功,被他们弄去岳池精神病院迫害,已精神失常,其姐夫张明还在绵阳遭受劳教迫害,恶警就把当晚住在她姐家的黄治萍强行绑架到城南公安分局,再叫小龙派出所的接回当地,就这样黄治萍又一次被非法判二年劳教,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结果她无法照顾公公和小孩了。

当晚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人还强行脱光黄治萍身上的衣服搜身,搜去的三千多元现金和几张存折,和一本《转法轮》,他们后来又转交给了小龙派出所的人。当黄治萍从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出来后,去找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要回被强行搜去的钱和物等,当时升任派出所所长的杨维臣就只给了她一千元钱的现金,说其它的钱用于他们来接人时租车费和吃喝,其实车是小龙派出所里的公车。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黄治萍带着两小孩回广安老家去给王道德姐贺生日,在吃晚饭时给一名法轮功学员蒋和平打电话,当时蒋和平与另几人被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绑架,电话落入广安城南公安分局的公安手中,黄治萍也被他们定位绑架了。

当晚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多,恶警王洪威和蒋先锐还把黄治萍用手铐铐在长座椅上,拷打、辱骂、行刑逼问身上的真相图片和粘贴哪来的,后来就送去岳池看守所,黄治萍又被劳教二年,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又一次被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迫害成了严重的肺肿大,造成呼吸困难,生命出现危险,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面检查的那位善良的医生都哭了。

黄治萍还曾三次被绑架到南充洗脑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中共开政协会期间,恶警利用小龙电信部的收款员以收电话费叫开门,小龙镇政府综治办(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在乡镇的称呼)主任郑中恒、镇长(中年男子)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共十多人涌入,几人强架着把黄治萍绑架到高坪盐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在二零零八年中共开奥运期间,小龙镇政府综治办主任郑中恒、镇长等带着小龙派出所的人员又要挟当时正在上班的王道德和其单位负责人回来家中开门,把黄治萍绑架去高坪盐厂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在黄治萍买菜回家时,在家属区的大门口,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又再次打电话,叫来小龙派出所的人员,绑架她去西山风景区洗脑班迫害。

参与迫害的部门和人员分别是:

小龙派出所的:杨维臣(现调去高坪公安局了),杨艳,罗建(现调去其它地方了),邱宏(后因其是临时工,腿又断了被小龙派出所开出了),指导员袁正强
小龙镇政府的:综治办主任郑中恒及其他人员
小龙火车东站家属区的物管负责人胡朝全(音)
高坪看守所人员姚所长,女警李某等
广安城南公安分局(地址:广安城南劳动街3至5号,邮编:638000)的王洪威,蒋先锐(家址:广安城南清溪街168号二栋2-1号),白某(女)等
广安岳池看守所女警李某等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警察张小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八、九中队的所有警察及所长和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和女李某,生产科科长,防护队的警察等
南充市洗脑班伏少林,彭东胜,王少玉(女,五十多岁,无业,伏少林家的清洁工保姆)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91.html

2010-06-24: 四川省南充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
南充市高坪区法轮功学员黄治平、南部县的李素清还被非法关押在南充市西山洋人湾洗脑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854.html#10623223219-4

2010-06-08: 上海世博会首月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四川南充市顺庆区政法委书记吴国歇斯底里的欺骗各部门“610”、国安人员“法轮功上了台没有你我的好日子过”,愚蠢的把自己和党徒的命运继续捆绑在中共的死亡列车上,极力鼓动公检法“610”借上海世博会之机迫害顺庆区法轮功学员。在南充市政法委、防邪办操控下,南充市西山洗脑班又开始办班迫害法轮功学员:4月25日前各地公安、国安、防邪办等直接闯入或在住家附近蹲坑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同时从各地政府、防邪办、乡镇抽调干部、人员参与洗脑迫害。时间定的是半年(与上海世博会同期开办)。现在洗脑班中非法关押着四位法轮功学员:高坪区的黄治平(女),南部县的李光虎(男)、南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李树清(男),顺庆区的唐桂珍(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8/225033.html

2010-05-22: 四川南充市西山洗脑班的罪恶
全球起诉江氏犯罪集团风起云涌,中共邪党害怕得要命:南充市顺庆区政法委书记吴国歇斯底里的欺骗各部门“610”、国安人员“法轮功上了台没有你我的好日子过”,愚蠢的把自己和党徒的命运继续捆绑在中共的死亡列车上,极力鼓动公检法“610”借上海世博会之机迫害顺庆区法轮功学员。

在南充市政法委、防邪办操控下,南充市西山洗脑班又开始办班迫害法轮功学员:4月25日前各地公安、国安、防邪办等直接闯入或在住家附近蹲坑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同时从各地政府、防邪办、乡镇抽调干部、人员参与洗脑迫害。时间定的是半年(与上海世博会同期开办)。

现在洗脑班中非法关押着四位法轮功学员:高坪区的黄治平(女),南部县的李光虎(男)、南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李树清(男),顺庆区的唐桂珍(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4132.html

2010-04-25: 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法轮功学员黄志平被绑架
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法轮功学员黄志萍,于2010年4月20日上午11点钟左右在街上买菜回家,在小区被小龙镇派出所和综治办绑架到南充市西山公园洋人湾洗脑班。

据知情人说,是邪党为上海世博会采取的绑架行动,时间半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1042543128-26

2009-06-20: 我见到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有一次法轮功修炼者黄治萍(南充的)曾经因为其他吸毒者丢了许多猪毛在她分的货(每人每天分一至几箱猪毛货)中,就对警察方小清说赶不出来货(因猪鬃厂急件,她们为了多赚钱,把比如十个人一天干的货叫六个人或五个人来一天干出),警察方小清马上就黑下脸来。过后警察方小清就强制黄治萍洗脑,背、写思想汇报,由几个值班的民管会(吸毒犯)看守她,每天从早上六点到第二天的凌晨四、五点一直在警察值班室隔邻的小屋内。后来她们把黄治萍迫害成了严重的肺炎,压迫的胃和呼吸道等困难,最后造成失声,走路稍快一点就无法呼吸。警察方小清和廖小玲还说黄治萍是装的,多次叫吸毒犯来猛然吓黄治萍,看黄治萍是否有发声的反应。后来警察廖小玲把她带去劳教所的医院,做照光检测,确诊为严重的肺炎,警察们才哑口,但还不放人回家,还把黄治萍家中邮来的钱拿去作检测费和药费。警察方小清和廖小玲她们还一边阴笑一边说:我们就要她生病吃药,榨干她的钱,死了活该,想走没门。听见她俩恶毒话的同修就悄悄的告诉了黄治萍,并鼓励她,我们想有师父和大法,黄治萍一定能走过来,她们的邪恶阴谋注定失败。当黄治萍回家的前几天警察廖小玲又带黄治萍去例行检查身体。看到黄治萍的情况,有善心的医生都悄悄的哭了,他(医生)出来问警察廖小玲,黄治萍还有多久才回家,廖小玲说不晓得。医生说:我建议放人,不然后果严重。警察廖小玲不说什么就带黄治萍走回了四中队。直到满期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0/203069.html

2008-09-01: 四川南充高坪小龙镇政府对大法弟子黄治萍多次洗脑迫害
四川南充高坪小龙镇政府人员邪党镇长何某、邪党书记秦某、邪党综治办主任邓宗恒〔专管迫害法轮功〕等在六一零的指挥下伙同小龙镇派出所人员及火车东站家属宿舍物管人员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黄治萍到南充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二十四日,邪党在北京召开会期间。第二次是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至八月二十五日,邪党开奥运期间。该大法弟子九九年到北京上访多次,邪党不法之徒害怕。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115.html

2008-08-28: 四川南充大法弟子张小芹等四人回家
四川南充大法弟子张小芹、崔碧容、赵艺梅、黄志萍四人已从南充洗脑班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8/184903.html

2008-02-03: 四川广安市城南分局恶警对黄志萍酷刑逼供的事实
黄志萍,女,三十九岁,四川南充市高坪区人,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先后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次共五年。她讲述了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前被广安市城南分局恶警酷刑逼供的遭遇。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下午六点多钟,广安市城南分局恶警王洪威、蒋先锐等七八个人将我非法抓捕到城南公安分局。先進行非法搜身,搜去了几张真相图片和不干胶、手机。然后他们就追问姓名和资料来源。我没有配合邪恶,保持沉默并不断发正念。他们就打电话叫来各地村长认人,各地村长都说不认识。他们又让广福镇办公室和广福镇计生办的人(二小时一换人)再加上城南分局恶警轮番给我洗脑。见最后还是不行,到了晚上十二点多,恶警王洪威、蒋先锐(音)就支开广福镇办公室和广福镇计生办的人,叫去另一有空调的房间休息,等问完案再叫醒他们。

等他们一走,二恶警就关上房门,马上原形毕露,恶狠狠的对我说:今晚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就弄死你!看你还炼法轮功!恶警王洪威接着把我的手的一端铐在长木沙发上,死劲摇铐在我手上的一端,直到手铐卡在我手腕的肉里,又狠重的一掌扇在我左脸上。当时我的左脸火辣辣的痛,耳部轰鸣,眼冒金星,接着他又狠重的一拳从下向上打在我的下颌上,当时上下牙齿互撞,把舌头都咬出血了,牙齿也撞出血了,血顺着嘴唇流出。

恶警王洪威此时不但不停手,还用穿在脚上的厚皮鞋不停地踩在我脚趾上使劲踩,一边踩一边不停地乱骂:弄残你,弄死你,免得你们到处去张贴,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到处去讲甚么真相,弄得我们不停地忙。恶警蒋先锐也在一边作记录一边乱骂,骂的不堪入耳。他们以惯用的伎俩对我严刑逼供、欺、哄、吓、诈、栽赃,最后,他们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

我被劫持在岳池看守所里一个多月时间,手上的伤才结疤,以后在楠木寺劳教所几个月后还看得见手铐的齿痕。后来恶警们用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将我劳教二年,送去资中楠木寺迫害,将我迫害成严重肺炎。我的亲人去要他们搜去的手机等,直到现在都没有要回,估计他们已经占为己有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3/171645.html

2007-12-08: 曝光四川广安市恶人余仪和付清民
自1999年起,四川省广安市邪恶党徒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学员,至今已造成大法学员曹平、李新奇两人死亡,曹平、丁跃蓉、曾革平、向林、蒋和平、夏浪、曹君健、雷立春、陈廷尧、李仁世、胡华、杨绍广、曲仁武、宋金印等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处劳改,在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身材瘦小、年近50的大法学员曹平(家住广安市邻水县)先后遭受邻水县恶警残暴殴打,手臂骨、脚掌骨均被打断,且任其错位长成畸形,在监狱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后回家即死亡。另一名大法学员李新奇(家住广安市广安区)在广安看守所被虐杀。

被非法判处劳教的广安大法学员至少有100多人,很多人多次被劳教。张丛媛、胡修春、胡小翠、彭仕琼、祝耀辉、汪世英、王燕、罗洪勤、李大元、刘玲、邓元秀、刘友贵、刘高菊、喻建明、蔡医生、黄朝凤、余心飞、段世英、李玉珍、唐忠、黄林川、黄志辉、吴雪琴、李明谦、雷心莲、雷心余、刘玲、高君、张明、刘海英、邓元秀、刘德瑞、黄志萍、邓林、杜正红、王德兰、黄志兰等等上百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被强行绑架進华莹洗脑班和送進精神病院遭到迫害的最少有几百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8/168008.html

2007-12-07: 在四川南充市洗脑班被关押的任桂蓉等法轮功学员已回家
在南充市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任桂蓉、韩显吉夫妇,黄治平、何学华已平安回家,感谢正义之士的相助。

70岁的岳文华老人,因承受不了610、洗脑班的高压迫害,精神十分痛苦,释放时其身心已受到严重伤害。

高治君、谭洪被转至南充市华凤看守所。敬请善良的人们继续给予道义支持,帮助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

南充市华西证券职工宋翠萍被非法判刑3年(缓期5年),3周前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7/167897.html

2007-10-03: 四川南充大法弟子黄治平被绑架
黄治平,女,三十岁,四川省南充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七点二十左右,在家中被以收电话费为名而闯進来的一伙人绑架,现被非法关在设在南充市高坪盐厂内的一个洗脑班里(对外叫望江派出所)。家属去要人,恶警说月底放人,他们说是为了国庆节和十七大的所谓“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21.html

2006-10-12: 被上海伪法院非法判刑迫害的大法弟子
上海伪法院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入狱的女学员就有一百多人,她们很多人因身体不好走入法轮功的,通过修炼她们身心健康,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不翼而飞,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大家本着善意向政府、向市民讲真相、救众生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上海虽然是国际大都市,有的七、八十岁在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

据不完全统计:她们是王烨、沈志芳、刘成英、刘文英、邓爱云、蒋岷、李洪珍、李锋、蔺莹、张福妹、郭廉亲、项健、石义玲、吴小锋、宋翠娥、陈惠群、熊玲、宋金花、林宝珍、顾丰英、郭颂红、顾宝群、戴志颖、鲍学珍、鲍文珍、廖丹凤、黄英、邵美仙、蒋丽英、奚蛟、顾继红、黄志萍、张秀英、李慧玲、瞿玲娟、袁肖兰、王雪飞、汪菊芳、陈月秀、张毅、董健、陈慧晶、吴顺芳、邓嵘、傅美云、高琴妹、高林娣、杨曼玉、刘静、尤秀云、曹倍琴、韩春燕、张彩萍、吴福英、李玲琳、钱倍珍、李丹、陆晶、张元幸、须莉敏、胡钟天、刘贵珍、李丽茅、李上芬、黄品芳、孙竹英、秦凤仙、黄洁、杨洁、金闻鸣、袁毓敏、戴珍雪、张秋莎、殷桂花、王亿屹、张迎春、苏玲芝、陈洪珍、葛文新、张燕、刘雪英、姚五妹、沈溢之、汪霖、潘德庆、王银玲、贺美云、戴子珍、胡富珍、章迎枝、张迎春、夏海珍、张筱英、王宝坤、余佩英、许凤宝、许美晋、张春燕、樊咏、陈毓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2/139959.html

2004-08-27: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和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领导干部从1999年7月20开始,经常到黄治萍家去骚扰她,让她放弃修炼大法。

1999年10月份一些同修去了北京上访回家后,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就把他们抓到看守所去了,当时被抓的同修有黄治萍、王云华、杨绍广。抓去后就给黄治萍判了1年劳教。

2000年10月底黄治萍回家后,因回广安姐姐家,当天晚上广安城南派出所和广福派出所不法人员就把她姐妹俩都抓走了,当时就在黄治萍身上找到一本《转法轮》,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就把她接了回去,非法判了她两年劳教。她姐姐黄治兰被判劳教一年半(黄治兰有精神病,但广安城南派出所还是把她送到四川省楠木寺去迫害)。

黄治萍2002年回家后,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和南充高坪小龙机务段领导干部又经常到她家去骚扰她。2003年黄治萍因家里经济困难,就去广州打工,南充市高坪区小龙派出所又给黄治萍的丈夫施加压力,强迫他把黄治萍叫回来。黄治萍2004年5月回到广安,广安国安大队又把她抓去判了两年劳教。于2004年7月份送去四川省资中楠木寺。

黄治萍的丈夫王道德于19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回南充看守所后,他在看守所里被打得很厉害,并被犯人用铁刷子刷他的身体,使他很难承受,最后看守所敲诈了家人7千元钱后就把他放出来了。他以前是火车副司机,因为他炼功单位就把他工作换了,让他去干打杂工。每月发给他生活费300元(以前加上奖金有2000多元),家里还有两个学生,还有老人。这点钱根本就不够他一家人的生活。到2001年才把他的工资加到600元,奖金由单位领导管着,平时拿不到。只有家里有大的东西要买的时候,单位领导才给,但都是跟着一起去买东西,由单位领导付款,自己还拿不到钱。

南充市联系资料(区号: 817)

2020-07-29: 南充市顺庆区法院:
南充市顺庆区法院现任院长 邹九九 13795997777
此案承办人刑庭庭长许文英 137009716298172229169817-2220144. 传真:0817-22229728172234147
立案庭8172150633
值班 0817-2222972 传真 0817-2220149
刑庭审判员 王瑞江 15681086868 (机)2806757(宅 )2224830(办)
书记员李杰 13890808386(机) 2224830(办)
院长 刘鑫平2232528(办) 13508272966
副院长 主管刑事案件 张少龙2220341(办)13320767578
副院长 庞冬云2253688(办) 13909075033
副院长 周宏辉(原在中级法院工作)
纪检组长 粟含敏2224927(办)、2229753(办) 13990853333
研究室主任 全亮2220830(办)13696022083
刑庭庭长 郑守明13698298787、13990768855 2808395(宅) 2229169(办)(曾参与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
审判员 韩军 2196277 2251012(宅) 2229169(办)
审判员 任松柏 2197188 2237696(宅) 2224830(办)
审判员 范红2224830(办)、许文英 13700971629 2229169(办)、胡蓉 13990873949 2229169(办)

2019-09-22:
曝光参与迫害四川南充黄治萍的南充高坪公安分局警察
李运玫 党支部书记 国保大队长 电话:18113931713 17313831279
伍方芳 支部委员 案侦中队长 电话:18113931765
陈周军 党支部福书记 教导员 电话:18113931009

西河派出所 任伟 电话:13678289946
2019-09-1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