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2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缪晓露(缪晓路,缪小鹿,缪小露), 女, 43

缪晓露(缪晓路,缪小鹿,缪小露)
缪晓露(缪晓路,缪小鹿,缪小露)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
有关恶人: 张秀丽,王星,肖林
个人近况: 2008年3月1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8-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06: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缪小露被迫害致死纪实
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法轮功学员缪小露女士,在昂昂溪区政府工作,身材匀称,端庄、真诚、善良,温文尔雅,很有中华传统女性的风韵。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绑架,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保外就医,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缪小露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第二看守所。有一天看守所要给缪小露等法轮功学员照相。缪小露、杨艳秋、王淑芳、张淑哲、刘永娟不配合,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管号”警察吕征把她们五人叫了出去,大厅里有好多男警察还拿着照相机在等着她们。警察把写着缪小露名字的牌子让缪小露拿着照相,缪将牌子扔在地上,他们气急败坏地蜂拥而上,棍棒、拳脚齐上,劈头盖脸的打。这时其余四位法轮功学员高喊“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缪小露被非法判刑五年,上诉被非法驳回,维持原判。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齐市第二看守所将缪小露、刘永娟等法轮功学员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从早上天未亮就出发,下午一点多到达黑女监。黑女监没让缪小露、杨艳秋、王淑芳、张淑哲、刘永娟五位法轮功学员吃午饭就把她们分别带到各办公室进行所谓的“转化”:恶警采用罚蹲、背铐、电棍、拳打脚踢等手段摧残缪小露等。缪小露一边向他们讲着真相一边劝善,他们根本不听,挥动手中的电棍不停的触在缪小露的身上,闪着电光。

过一会儿,狱警们又将缪小露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送入“小号”关押。第二天恶警又把她们分别叫出去,还是用同样的方式对她们所谓的“转化”,还是未得逞,又送回“小号”。第三天让她们喊“报告”、背“监规”,缪小露不配合邪恶,又被四、五个恶警按倒在地对她拳打脚踢。无论他们怎样迫害,缪小露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毫无动摇。就是死也不背叛师父,不背叛大法(这是她对同修说的,她当时的心理)。后来他们又把缪小露拖入“小号”迫害。就这样在“小号”迫害二十六天后又将她们五位法轮功学员送到三楼中厅。

当时的“610”办公室的人让她们坐在水泥地上,戴背铐,上厕所也不打开铐子;又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当时秋天的夜里非常凉,可是晚上她们就戴着背铐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她们绝食抗议这种迫害,恶警便将她们送到集训队。

在集训队,每位法轮功学员都由两个刑事犯“包夹”看管,走一步跟一步,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上厕所都限制时间,不让有笔、纸,更不许有大法经文。后来缪小露被调到黑女监当时是七监区(零六年改四监区)。

到了七监区,法轮功学员由四个犯人看管,实施株连手段,名曰“五联保”,就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四名犯人“包夹”看着。只要法轮功学员“有事”,狱警就扣四个犯人的分,在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之间,制造人与人之间本不应该有的扭曲的关系和矛盾。法轮功学员因为相互说话而被犯人毒打。一次,缪小露和嫩江县法轮功学员陈伟君(已被迫害致死)传经文,恶警将她俩叫去,把她俩一人打一耳光,还扬言扣犯人的分,招来“五联保”四个犯人一顿谩骂,别的“五联保”犯人也时不时的引用这个事来威胁、谩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四月,缪小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拒绝干犯人的奴役劳动,大队长康亚珍、崔艳指使警察、犯人强迫她们坐小凳,名曰:“码凳”。从早晨六点犯人出工到晚上大约八、九点钟犯人收工,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由犯人‘包夹’看着,犯人们干活,很累很苦,就是不减刑也不敢不干,有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不干活不理解,甚至妒嫉,那段时间缪小露她们是在犯人的嫉恨、谩骂声中度过的。四月十四日,黑女监政委褚淑华带领防暴队十余人,全副武装,头戴钢盔,手持警棍,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逼迫她们出工。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走廊被强制“码小凳”。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晚,缪小露与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一同否定监狱用“点名”方式迫害,她们不报数、不蹲、不戴犯人戴的名签(名签上有姓名、罪名、几年刑期)。晚上点名排队时,犯人“五联保”四人紧挨着她们所谓‘包夹’的法轮功学员,把不报数的法轮功学员往下按,强迫蹲下,不蹲,四个犯人就使劲踹大腿弯,连踹带骂。晚上点完名全体法轮功学员被罚站到半夜十二点,一连罚了好几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末,黑女监七监区强行把缪小露和其它不点名、不戴名签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挨冻,在阴冷的大墙下罚站。大队长康亚珍、副大队长崔艳、警察吴雪松、姜微、林佳,还有她们挑选出的最邪恶的犯人崔雪、赵月琴,她们把晚上不点名、不报数、不戴名签的法轮功学员都记在名单上,第二天早上她们就拿着名单,点到名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强行拉出室外去挨冻。犯人崔雪、赵月琴、岳革、张璇等连拉带拽把缪小露她们拉到室外,想罚缪小露她们跑步、挨冻,因为整体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就把她们拉到原来男犯监区楼阴冷的大墙下罚站。警察指使犯人强行把她们的棉衣、帽子、手套拽下。从早八点警察上班到下午四点半他们下班,缪小露等法轮功学员就一直在外面冻着。中午犯人们把饭挑来,让缪小露她们在外面冻着吃饭,她们拒绝这种没有人性的做法,大家都没吃。当时郑宏丽被冻昏,倒在地上。缪小露闭眼睛发正念被警察林佳指使犯人岳革、张宇、张璇等强行给戴背铐。天气非常寒冷的,她们在大墙的阴暗处,缪小露衣服单薄,带着冰冷的手铐,冻得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哆嗦。

缪小露一连被冻了七天。同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贺春华、王桦、王法娟、王玉贤、王淑霞、徐小微、王桂丽、潘庆丽、刘亚芹、陈云霞、陈伟君、李冬雪、管凤兰、郑宏立、李景伟、王淑芳、王金月等。参与迫害的警察有肖林(监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康亚珍、崔艳、吴雪松、林佳、姜微,犯人有岳革、张宇、崔雪、付秀玲、张璇、杨淑华、李月芹。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警察吴雪松在车间挨个问法轮功学员戴不戴名签。当问到缪小露时,缪小露平静的说:“不戴。”缪小露和李冬雪、管凤兰被带到康亚珍办公室,被康亚珍使劲的挨个抽大嘴巴。然后康指使犯人石朝波把管凤兰、缪小露、李冬雪用绳子五花大绑的绑上押回监舍,把她们关押在监舍的水房子里罚站,因为被绑的人多,手铐子不够,有的用绳子绑。

当时被绑的法轮功学员有缪小露、王法娟、陈伟君、陈艳梅、陈云霞、孙桂芝、李冬雪、王淑霞、郑金波、沈景娥、武立君、郑宏丽、管凤兰。在水房子戴背铐罚站的有:缪小露、陈伟君、陈艳梅、陈云霞、李冬雪、郑宏丽、管凤兰,二十四小时罚站。(其他被绑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便衣库)她们绝食抗议。

站到第四天晚上,因当时缪小露的左脚及小腿肿的厉害,棒棒硬,又粗又亮,水房地面都是水,缪小露又困又累,身体承受到了极限,昏了过去。郑宏丽和李冬雪也相继昏了过去。因为没有地方睡,累极了、困极了就倒在潮湿的地上睡覚。陈伟君就倒在水池里睡觉。有一“包夹”犯人故意洗澡,把缪小露她们的棉衣都弄湿了,大冬天的,她们就是用自己身体褟干棉衣。

后来她们白天被关在水房,晚上到便衣库的地面砖上睡觉。手和胳膊背在后面,除吃饭、定点上厕所外,都是用铐子铐上。有一次,犯人杨淑华用布写上名字当名签给她们缝在衣服上,被她们撕掉了。杨淑华气急败坏,拿针挨个扎她们脑袋,把孙桂芝的头上扎出个大包来,李冬雪不让扎,她用皮鞋用力踢她的小腿骨。

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晚,缪小露、王法娟、陈云霞、李冬雪、郑宏丽、郑金波、孙桂芝七人在便衣库学法,被狱长刘志强在监控室看到,警察把大法师父的经文抢走,把缪小露和孙桂芝、李冬雪关进“小号”迫害;一进“小号”,就把缪小露和李冬雪她俩的棉衣、棉裤扒掉。

那时正是正月十七,“小号”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在阴暗冰冷的光板铺上二十四小时带“地环背铐”。板铺离地约一尺,板铺上焊着铁环,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背到后面把手铐子穿过固定的铁环再铐到手上。她们只穿着单薄的线衣线裤,恶警还故意把窗户打开,让冰冷的寒风吹进来冻她们。小号里吃的是玉米糠(鸡饲料)粥,一天只两顿,喝到嘴里,玉米糠的糠皮糊到嗓子根本咽不下去。期间康亚珍、崔艳上“小号”问缪小露她们三人服不服从监狱的管理。缪说:“我们做好人,我不是犯人,不能服从。”缪小露在“小号”被迫害十九天后送回监区。

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康亚珍以单独谈话为由,把缪小露、孙桂芝、王法娟、李冬雪、陈云霞、郑金波、郑宏丽七人先后一个一个叫到办公室,康亚珍问能不能戴名签,能不能服从监狱的管理。她们回答“不能”后,她们就在监舍,用“上大挂”、“背剑”两种酷刑迫害她们。缪小露的腿被吊的不能站、不能蹲,一只手从肩上反背过来,另一只手从下面再反背过去铐在上铺床的梯子上,一会儿心里恶心,就虚脱昏过去了,等醒过来,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王法娟被迫害一侧腿、脚、胳膊和手都发软不好使。郑金波也被用“背剑”上刑,导致心脏病突发,后被抢救过来。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铐子卡进手腕的肉里,造成一道道伤痕。有的被吊挂四、五天,后来她们都被送到车间由专人看管。

犯人头宋小磊还用侮辱的语言骂缪小露:“觉得不错呢,你丈夫都跟你离婚了,不要你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康亚珍、吴雪松、崔艳、林佳对绝食、不点名、不戴名签、不穿囚服的三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指使犯人李立、胡小丽、张庆梅、宋小磊、崔雪、石朝波对缪小露等坚持不点名、不戴名签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犯人胡小丽、李立、张庆梅阴谋策划对上次已被上过“大挂、背剑”的法轮功学员的再实施毒计。她们先是给孙桂芝、李冬雪、石淑媛上大挂,其中李冬雪被迫害的非常惨烈。第四天,她们又残酷的迫害已经绝食四天的缪小露、陈云霞、刘亚芹、韩兴丽、郑宏丽、贺春华、巴丽江、王烨等法轮功学员,对上次已被上过“大挂、背剑”的缪小露、陈云霞加重迫害。

缪小露被双手反铐、脚尖着地、吊挂,双手疼痛的已麻木,没有了知觉。这时一犯人说:不好,快点把她放下来。缪小露的手臂已被铐子卡入肉里,鲜血直流,她们把缪小露抱起来才能把铐子拿掉,缪被平放在地上,大汗淋漓,出的都是虚脱的粘汗,头发都跟水洗似的,躺在地上,身上穿的裤子湿透了,被迫害的小便失禁,下半身就泡在那摊尿里。

当时缪小露已经四天没吃饭了,她们开始给缪小露灌食。两次插管都未插进去,而且返出血液和粘状物两大滩,满身都是。她们非常紧张,医生、护士都在走廊守着,说缪小露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二十四小时随时准备抢救。她们又进行静脉注射,缪小露出现发烧症状,又出去拍片,后把缪小露送到病号监区继续迫害。在病号监区,缪小露瘦的皮包骨,整日躺在床上。

二零零六年秋季,监狱将缪小露送到监狱外的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结核,才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保外就医”回家了。

回家后缪晓露才得知,她被非法关押五年间,她的家人为了让她少遭罪,早点回家,花了不少钱,可是对缪的迫害并没有因此减轻,她被惨无人道的迫害情况,家人一点也不知道。同时她的家人、家庭又遭受中共恶警在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迫害。缪小露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6/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缪小露被迫害致死纪实(图)-394228.html

2008-06-18: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所遭遇的九年酷刑迫害
……
人间魔窟——黑龙江女子监狱
2002年9月19日,二看送我们去哈尔滨女子监狱。从早上天未亮出发下午1点多到达哈监。刚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杨艳秋、刘永娟、缪小露和我等5位法轮功学员,就遭遇吕X萍队长和警察刘爽及几个杀人犯的打耳光;拳打脚踢;强行按着扒光衣服;裸身罚蹲;套上囚服;被剃鬼头。

之后,没让我们吃午饭,就把我们分别带到各办公室进行所谓的“转化”:采用罚蹲、背铐、电棍、拳打脚踢等手段折磨我们。我一边向他们讲着真相一边劝善,可是电棍仍触在我身上,闪着电光。他们将我们送入小号。

刘永娟被打的脸部紫黑、头部肿大;缪小露被扣地环;我在小号遭受铁椅子酷刑。第二天他们轮番打骂我们,用尽各种卑鄙手段逼写“四书”、强行转化,持续27 天;又把我们四人弄到会议室,坐在瓷砖地上观看邪党文化洗脑;夜里他们又强行将我们的手反铐于背后,让我们就在冰冷的瓷砖地上睡觉。当时的北方夜里非常寒冷,可是晚上我们就戴着背铐睡在水泥地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85.html

2008-04-10: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缪晓路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法轮功学员缪晓路,女,43岁,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12月28日被邪恶抓捕,后非法判5年,并于2002年8月16日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身心受到严重迫害,于2006年11月保外就医。出狱后一年多后,缪晓路于2008年3月11日含冤离世。

从2002年初开始,黑龙江全省各市县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被劫持到女监。2002年9月至2003年初,各监区采取暴力等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关小号、戴戒具,罚蹲,不许睡觉,二监区成为洗脑基地。对入监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一到集训队就强行隔离,关进二楼中厅等处罚蹲、“开飞机”折磨,狱侦的干警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当时集训队队长王亚丽多次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缪晓路、张椒哲、杨秀华、董玫瑰、毕云亭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押入小号受迫害。

2003年12月1日,狱政科科长肖林下令把坚定法轮功学员拖出室外罚冻,从上午8点至下午4、5点钟。时任七监区大队长的康亚珍、崔艳下令把白天受冻刑的法轮功学员上背铐,陈伟君、缪晓路、陈云霞、李冬雪被用铁链子锁在满地是水的水房里。用这种严寒冷冻、卧雪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一直到2004年1月,近两个月的时间。

2004年春,七监区恶警康亚珍、崔艳指使犯人给法轮功学员缪晓路、陈云霞、李冬雪、王法娟、张晶、关淑玲、于秀兰“上大挂”,把人的两手斜拉至背后极限处,用手铐铐紧,挂在二层床床栏上或吊在房梁上,有时恶警指使犯人用力拉受刑者的小腿,使受刑者更痛苦,十多分钟即可致人昏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01.html

2007-10-27: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遇的非人迫害
刚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大法学员张淑哲、刘永娟、缪小鹿和我等5位法轮功学员,就遭遇吕X萍队长和警察刘爽及几个杀人犯的打耳光;拳打脚踢;强行按着扒光衣服;裸身罚蹲;套上囚服;被剃鬼头。

之后,我们每人分别被三个警察带到各监区办公室。我被带到三楼办公室,在场的有康大队长、张队长和狱审科的熊××,他们强迫我蹲着,逼问炼不炼?我说“炼”!恶警们恶狠狠的说:好,到这儿来了还嘴硬,看看拿烟头试试,他们用烟头烧我的手背,我坚决反抗;张队长又用八号铁丝乱戳我的肩部,侮辱、谩骂、逼写“四书”,被我拒绝,夜里我被送到小号。

我见刘永娟被打的脸部紫黑、头部肿大;缪小鹿被扣地环;张淑哲在隔壁小号遭受铁椅子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7/165345.html

2006-10-08: 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种种邪恶手段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外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邮编:150069),是迫害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这座魔窟因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已犯下滔天罪行。现把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披露出来,请正义之士予以关注。

一、 基本情况

哈尔滨女监现关押犯人2500人,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500人左右。现有八个监区关押犯人,有一个服装厂非法生产警服等服装,工人都是在押犯人和强迫大法弟子做工。

监狱部份人员名单:
监狱长:徐龙江  
政委:褚淑华
副狱长:刘志强、王星
狱政科:肖林   
狱侦科:王亚丽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一监区大队长:崔红梅
副大队长:夏凤英、侯雪萍
二监区大队长:杨华
七监区大队长:康亚珍、崔艳
八监区大队长:郑杰、张秀丽

二、 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

1、殴打体罚

殴打、体罚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最常用的手段,有时恶警直接打、或指使胁迫犯人打。方式有打耳光、拳打脚踢等。体罚有罚蹲(蹲下保持一种姿式几个小时)、罚站(保持一种困难的姿式几个小时)等。

2、电棍电

恶警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脸部,胸部或其他部位,电击时间十几分钟或一小时以上。

3、剥夺睡眠

对于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白天被恶警酷刑折磨后,晚上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一般由恶警和犯人把大法弟子几个人或十几个人用铁链子锁在一起,无法躺卧;或由犯人用牙签支眼皮、或敲盆、或轮流假意谈话(实则剥夺睡眠时间)。

4、上大挂

上大挂是把人的两手斜拉至背后极限处,用手铐铐紧,挂在二层床床栏上或吊在房梁上,有时恶警指使犯人用力拉受刑者的小腿,使受刑者更痛苦,十多分钟即可致人昏死。

2004年春七监区恶警康亚珍、崔艳指使犯人给大法弟子陈云霞、缪晓路、李冬雪、王法娟、张晶、关淑玲、于秀兰上大挂。于秀兰曾在2003年8月26日被二监区大队长杨华、赵某指使狱警、犯人给其上大挂45天,同时放大录音机音量在其耳边。五监区也曾给部份坚定的大法弟子上大挂。2005年6月5日至6月11日,五监区大队长指使恶警给大法弟子王雁上大挂6天6夜。

5、关禁闭

关禁闭也称关小号,是监狱制裁行为有危险或犯大错的犯人的一种方法。禁闭室一般无窗户、不通风、无日光,冬天阴冷、夏天潮湿,禁闭室里有手铐、脚镣、地环。大法弟子王淑霞在2002年9月被关禁闭49天;闻杰被关禁闭50多天,同时戴被铐。2005年3月大法弟子里云书、巴丽江、刘淑芳、陈伟君被关禁闭四个多月;关禁闭最长的冯海波六个多月,于秀兰累计三次被关禁闭六个月以上,刘丽萍被关六个月以上。

6、野蛮灌食

野蛮灌食是恶警、恶人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的一种摧残身体、致人痛苦的迫害手段。一般轻则可使人痛苦,重则可造成食管、胃损伤出血,咽喉口鼻损伤出血、上呼吸道感染发炎,如错灌食至气管,可致人窒息死亡。

哈女监灌食者大多是无医疗技术的犯人,灌食胶管一般不消毒且反复使用。被灌食者都是手脚捆绑,被灌食时象酷刑一样使人痛苦。大法弟子王淑霞被野蛮灌食四天,食管插到胃里24小时不往出拔,食管插入气管时曾窒息。以后被灌食的还有陈伟君、毕云萍、杨秀华、刘永娟。毕云萍在这次灌食后失踪,后来知道于2002年11月2日被迫害致死。有一次在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时,恶警院长赵英玲曾说:“毕云萍咋样,不也死了吗?”2005年大法弟子于秀兰被灌食时,开口器在口腔支了一个多小时,她同时吐了一个多小时。

7、冷冻卧雪

2003年12月1日,狱政科科长肖林下令把坚定大法弟子拖出室外罚冻,从上午8点至下午4、5点钟。被罚冻的有王淑霞、于秀兰、陈伟君、管凤兰等25人。被施冻刑的大法弟子被恶警和犯人强行把棉衣扒掉,只穿单衣和内衣,甚至把大法弟子的内衣脱至胸部,露出腹部裸冻。更为恶毒的是,恶警迫使大法弟子趴在雪地上,还令犯人踩她们的手脚,稍有违抗即殴打辱骂或用其它酷刑。

哈尔滨的冬天,气温已降至摄氏零下20-30度,穿棉大衣、羽绒服在室外站几个小时冻的直发抖,何况只穿单衣和内衣在室外冻8、9个小时,被罚卧雪的大法弟子身下的雪都化了。12月7日于秀兰的手冻黑了;王淑霞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严重反应,监狱医院强行用药后出现休克,后送到哈医大二院抢救后才脱险。

白天,大法弟子被冷冻一天己是痛苦不堪,晚上回到监舍恶警继续折磨大法弟子。时任七监区大队长的康亚珍、崔艳下令把白天受冻刑的大法弟子上背铐,陈伟君、缪晓路、陈云霞、李冬雪被用铁链子锁在满地是水的水房里。用这种严寒冷冻、卧雪折磨大法弟子的酷刑一直到2004年1月,近两个月的时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8/139656.html

2005-01-24: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教唆刑事犯人凌虐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除了采用冻、饿、骂、打、“四看一”(四名刑事犯监控一名大法弟子,并轮流做监控笔录,由包组干警签字,监舍“五联保”名单中的大法弟子都重点标上符号)、上大挂、电棍、警绳、手铐、不许上厕所等手段外,又添新招——单独“包夹”。

2004年5月至7月,七监区被实施这种法西斯酷刑的大法弟子有缪晓露、陈云霞、郑红丽、郑金波、孙桂芝、王法娟、李冬雪、刘亚芹、韩兴丽等人。参与迫害的有监区长康亚珍、副监区长崔艳、干警吴雪松、犯人张庆梅、宋晓磊等。吴丽君、王淑霞、番庆丽、沈景娥可以作证。八监区大法弟子向驻监检察院反映了监狱干警执法犯法的内幕,但女子监狱仍未停止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94129.html

2004-08-15: 2003年入冬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采取灭绝人性的方式,多次在严寒中体罚各监区大法弟子。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冰天雪地中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多达上百人。春节后,一监区、五监区、七监区、九监区等在监区私设刑堂给大法弟子用酷刑,吊铐大法弟子上百人次,多次将大法弟子吊昏死过去,七监区的缪晓露、陈云霞、王法娟等大法弟子都被吊得昏死过去。7月10日晚饭后,一监区监区长崔红梅和邓干事指使刑事犯在监区内将陈伟君吊昏死过去。这个监区参与吊大法弟子的都是所谓的大犯人,监区干部授给她们特权,这些刑事犯不仅有权用手铐、绳子吊大法弟子,还有权搜大法弟子的身,这种行为严重违反《监狱法》。在给陈伟君施用酷刑时,监区长崔红梅不仅拒绝其他大法弟子找她谈话的请求,还在监舍办公室跟刑事犯打扑克。陈伟君被上大挂时手腕被铐得肿起来,裂开一道道伤口。这是第四次吊大法弟子,前三次吊大法弟子也是在监舍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4-05-29: 从2002年初开始,全省各市县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陆续来到女监。2002年9月至2003年初,以610办公室为主,各监区积极配合狱领导的命令,采取暴力等手段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关小号、戴戒具,罚蹲,不许睡觉,二监区成为洗脑基地。坚决不妥协的大法弟子从2监区调出来。这期间集训队和610办公室联合迫害大法弟子,对入监不屈服的大法弟子一到集训队就强行隔离,关進二楼中厅等到处,罚蹲、开飞机、狱侦的干警亲自动手毒打大法弟子,当时集训队队长王亚丽更是不甘示弱,多次亲自动手毒打大法弟子。缪晓路、张椒哲、杨秀华、董玫瑰、毕云亭等数十名大法弟子先后被押入小号受迫害。被迫妥协的付丽华只说一声“我想声明”就被身边的联保告发,关進小号坐铁椅子,后来又戴背铐。任淑贤分到文艺队后又声明继续修炼法轮大法,结果从文艺队调進八监区,受到更疯狂的迫害。2003年春天,为了争取平等,在人权被严重践踏的情况下,各监区大法弟子先后罢工,八监区将罢工的大法弟子吊在床头上最多达22天。由于大部分大法弟子在承受迫害中仍坚修大法心不动,被迫写悔过书的学员陆续声明,监狱解散610,这场闹剧才草草收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89.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11-27: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监狱长:杨明昕'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监狱长:杨明昕

监狱长:杨明昕:电话:13946151888
八监区长(大队长):玉某,
副监区长(副队长):杨某,
教导员:杨丽彬(原监狱610主任)警号2320317 手机13946059058
副队长:牟宁:18103678693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信息还请知情者补充

2019-01-06: 道外国保大队办案人:李冰 13945171266
道外大有坊派出所 地址 道外区民强大街2号 电话 0451-57646578 邮编 150050
派出所所长 周龙 18846913456
教导员 于立珩 13936511077副所长 刘晓东 13946184155副所长 吴子文 13945195866副所长 杨哲 15765537678办案人:片警 蒋宏 15545187070

哈尔滨道外法院: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电话:0451-84305458
所 长:刘芳13945155333
教导员:王悦
副所长:李彦英、邓威
狱 警:石锐、郭娜、宋玉红、朱晓宁、张明、孙宇、张羽娜、李淑云、李颖、冯亚娟、王淑红、李晓玲、刘明、张华、张也、吕常君、徐晶、赵研言、于琳娜、李庆军、吴艳丽、郭书兰、柴莹、刘爽、侯宝珠、郭欣莉、杨锡文、杨立红、李璐、马文波、朱晓丹、赵璐

2018-10-24:黑龙江女子监狱禁止律师会见王淑英 律师投诉补充
黑龙江省司法厅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红旗大街433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总机:82297112 82297113 传真6223065
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第一政委
赵金成 13314636111
常务副厅长:孙邦男 13633656789
副厅长:吴文革
副厅长 高庆国1335981180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574.html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