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富锦市 >> 田海涛, 男, 46

田海涛
黑龙江富锦市田海涛被佳木斯看守所迫害四十八天,回家一段时间后的照片
个人情况: 原富锦农业银行做电脑信息管理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金桂玲 田海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8-16: 佳木斯看守所残酷迫害 田海涛一度命危(图)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富锦市四十六岁的大法弟子田海涛,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因到佳木斯大法弟子黄卫中家串门,被蹲坑警察绑架至佳木斯看守所,遭到整整四十八天残酷迫害,导致所有内脏功能衰竭,一度命在旦夕。

在四十八天的迫害中,恶医几乎每天给田海涛注射不明药物,声称是消炎药,但打完针后田海涛全身非常难受,疲惫不堪,到后来全身疼痛。
遭绑架、野蛮摧残

田海涛,男,原富锦农业银行做电脑信息管理员。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晚七点左右,田海涛去佳木斯市黄卫中家里,被早已蹲守在室内的警察强行绑架。恶警把他随身的物品全部抢去──包括两部手机(为别人代卖的)、MP4一个、一块硬盘、还有现金一千五百多元钱等等。田海涛劝告他们:“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么做对你们不好。”其中一个恶警上去打了他几个嘴巴子。田海涛当晚被拉到佳木斯看守所。

田海涛先被关在看守所二楼的一个牢房里,恶警安排3个刑事犯人监控他,白天不让躺着和炼功。田海涛绝食抵制迫害,恶徒每天都粗暴灌食,每次都是由8、9个刑事犯人,强行把田海涛抬在椅子上,死死按在椅子上,狱医用特制工具野蛮把牙撬开,强行插嘴管灌食,灌入的食物中加入大量的盐。

恶警每天还强行给他注射不明药物,每次注射时,恶徒都将他的四肢铐在地环上,整个人形成大字形。恶医告诉田海涛是消炎药,但打完针后田海涛全身非常难受,疲惫不堪,到后来全身疼痛。

这样折磨一周后,恶警将他转到一个最邪恶的严管牢房进行摧残。牢头等几个犯人在恶警唆使下,对田海涛骂不绝口、拔阴毛、往他嘴里塞辣椒、常常踢、拽、踹,用胳膊肘撞,田海涛被打的肋骨疼痛难忍,胸部有碗口大包。

狱医和牢头对田海涛野蛮插管灌食,有一次出现生命危险,田海涛差点窒息。以后改鼻饲插管,三次把田海涛拉到市医院做鼻饲插管,鼻饲管插半个多月才换,在第三次拔鼻饲插管时,鼻饲插管壁上都发霉了,黢黑。

在生命垂危中,恶警还把他拉出去非法提审。

七旬老父探监遭“报案”

这期间几次家属要求接见被拒绝。有一次,74岁的老父亲从富锦到佳木斯看守所看田海涛。当时上午十点来钟,老父亲求门卫找所长,值班门卫说:“所长不在!”“要吃饭了,下午来吧!”老父无奈,焦急地在大门外徘徊。

中午时,老父亲随着送盒饭的进门要找所长商量。突然出现身强力壮的四个人,连喊带骂的把老人强拉硬拽拖着,四个人抬着老人摔在大门外的雪地上。当时老父亲肋骨被他们摔打的十分疼痛,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当时又逢下雪,天气又冷,老人手脚几乎冻僵。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这时沿江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威胁家属叫老人马上离开,说看守所已报案。针对他们恶人先告状的做法,家属无法理解。家属说:“那我们也报案、要求验伤!”警察觉地自己无理,都溜走了。

雪继续下着,又没有车,老父亲疼痛不敢动,就这样在雪地躺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出来一个人说,帮助找所长。姓于的副所长终于出来了,他说:“我就是负责田海涛的,他现在满面红光,能自己洗衣服!”家属说:“那你给田海涛照张像(用手机照)给我们看看。”所长不敢回答。最后说:“你们下星期一来吧,我跟一把手说说。”

七天后,当家属见到田海涛时,他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面色苍白、四肢无力、鼻子上插着鼻管,两个刑事犯拖着田海涛,吃力地向前移动着,妻子见状哭泣不止。

当时田海涛被迫害了四十多天,整天处于昏迷之中,原本160斤的体重、只剩下几十斤重。

即使这样,恶警还要把他劫持到绥化劳教所。体检时,恶警粗暴用胶带与硬泡沫把田海涛的手、脚捆起来。体检结果:身体的所有功能衰竭。劳教所只好拒收。恶警当天又把田海涛从绥化、经哈尔滨拉回佳木斯市。往返路程一千多公里,历经十七个多小时,已经奄奄一息的田海涛被折磨的根本没力气坐着,只能躺在车里。返回佳木斯市已是二十二点多钟。而刘殿龙等恶警竟把田海涛的手、脚绑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夜。天亮六点多钟才把他抬到床上。

田海涛被迫害整整四十八天。恶警勒索家人贰千元,才放田海涛回家。

田海涛出狱后,发高烧、吐血、昼夜不能躺着,浑身痛不能入睡,家属只好把他送去医院。医院大夫说:“肺部有脓肿。”第二家医院说:“治不了,出现生命危险我们不负责任的。”最后只好回家。田海涛在家学法炼功,现在基本恢复健康。

一个只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遭到如此残忍的迫害。希望所有的世人,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能够明辨善恶,选择正义和良知,脱离中共,退出恶党的一切邪恶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6/206619.html

2009-05-24: 黄卫中在佳木斯看守所遭受灌食迫害......
据悉,此前被释放回家的富锦法轮功学员田海涛,就是因为野蛮灌食,将食物呛进肺部,造成左右肺部感染,并左侧肺部已脓肿。被放回家后,高烧不退后大量吐血,导致昏迷被家人送进医院,目前已经花去了几万元,据医生说还没有脱离危险,要求家人转至大医院必需手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525.html

2009-04-03: 黑龙江省富锦大法弟子田海涛已于3月31日回家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在佳木斯劳教所绝食46天,于3月30日被劫持往绥化劳教所,劳教所拒收,田海涛已于3月31日回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4/3/198309.html

2009-03-23: 田海涛在佳木斯市再次遭非法迫害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因到佳木斯大法弟子黄卫中家串门,被在那里蹲坑的佳西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佳木斯看守所,现田海涛在佳木斯看守所绝食抵制非法羁押已一个多月,生命几度出现危险、危在旦夕。家人多次去看守所要求探视均被拒绝。请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和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利用各种方法营救大法弟子。

田海涛,男,四十六岁,原富锦农业银行做电脑信息管理员,在单位是公认的大好人,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论在工作和做人方面经常受到周围同事的肯定。九九年迫害开始,为了澄清法轮功真相,二零零零年五月因进京合法上访遭恶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非法开除,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在佳木斯劳教所强迫奴役劳动,每天只给吃两顿饭,早晚各一块发糕。受到电棍电耳朵、绑在老虎凳上,连续折磨七天七夜。劳教到期恶人还拒不放人,又超期关押两个月。回家后富锦公安不断骚扰他和他的妻子,不是被今天抓去问话,就是明天送进看守所,弄得无法正常生活,孩子无人照料,吃不上饭。而且当时农行负责人为了一顶乌纱帽,雇佣门卫、邻居监视、盯梢,每月给这些监控的人二百至三百元不等的好处费。

转眼二零零二年,为了维持生计,摆脱公安恶人的纠缠,田海涛去哈尔滨打工。仅因给一个法轮功学员打了一个电话,田海涛遭哈尔滨南岗分局非法绑架到七处的看守所——鸭子圈,被使用坐老虎凳等刑讯逼供手段。后来他绝食抗议迫害,转至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医院。因那里条件非常差,他身上长满疥疮,恶人就用刀刮,给他造成巨大痛苦。后田海涛出现生命危险,恶人们怕他死在里面,就把他送回富锦公安局,其国保大队的孙维阳乘机向他家属敲诈了二千五百元钱,也没给开收据才放他回家。田海涛在绝食期间,恶人为折磨他,对其施行野蛮灌食,而且强行灌到胃里去的不是粥,更不是奶粉,而是浓盐水。可想而知,那些东西被灌到胃里去是什么滋味。

二零零三年,田海涛和妻子在亲朋的资助下开起了一个食杂店。生意刚见起色,以裴晓东为首的富锦恶警一行五六个人到食杂店,没有任何理由和法律依据强行将他绑架到看守所。恶人要对其非法劳教,无奈他妻子被吓怕了,明知是敲诈只好又借了五千多元钱四处打点才把他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田海涛在邮局旁边开了一大头贴店。这期间富锦公安多次上门骚扰,每隔一段时间就上门追问他电话号码,手机号码,不是恐吓就是威胁。零七年九月,富锦邪党公安在裴晓东的带领下再次来到他的店中,见他不在,就抓走了他的妻子,抢走店里的一台打印机和一个电脑空机箱。同时还抢了他妻子身上家门的钥匙,派人抄了他的家,拿走了他家的一个MP3,到晚上才放回他妻子。田海涛被逼迫不得不再次离家而走。店里的生意被搅得一团糟,无法维持。在邪党公安的骚扰下,做生意也做不安稳,一家人只能艰难度日。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公安又三番五次上田海涛家找他,以维护奥运稳定为名借口查看身份证无理取闹。历经磨难的他,原以为奥运过了恶人们也就消停了,不来找麻烦了,可是就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警察又上门骚扰。转年二月,田海涛在佳木斯市再次遭恶警绑架。

田海涛的妻子、子女、亲人经历这十年受到的肉体和精神的迫害,已心力交瘁,这次田海涛又意外在佳市遭非法迫害,现面临再次非法劳教。紧急呼吁善良的人都来制止这场迫害,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在此,我们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田海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3/197620.html

2009-02-22: 二月份十天中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简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2/195851.html2009-02-22:

2009-02-15: 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被邪恶之徒绑架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晚在佳木斯被邪恶之徒绑架。

田海涛,男,四十六岁,九三年得法以来全身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曾两次去北京上访,三次被邪恶之徒绑架、迫害。几年来被迫害的几近流离失所。

近日,邪党又以在黑龙江省举办“大冬会”为借口,在黑龙江省几大市安插邪党上层邪恶机构中的甘愿为邪党“卖命”的一些可怜世人,以此为借口到大法弟子家中强行绑架与骚扰,为此,佳木斯地区有很多大法弟子也被邪恶干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5/195541.html

2008-12-25: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高连生、孙承波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富锦大法弟子高连生走至秋林公司附近学苑学店门前,突然被冲上来的七、八名警察绑架。就在本月十五日,富锦国保大队的沈静元等恶警绑架了高连生的妹妹高玉红。大法弟子孙承波也在当天上午被绑架。国保大队的恶警要绑架田海涛没找到,把田海涛家抄了一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5/192231.html

2007-10-02: 黑龙江省富锦市公安局近期绑架八名大法弟子
9月22日,恶警到田海涛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养家餬口电脑。田海涛的妻子金桂玲被绑架到公安局,后被亲属保释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163772.html

2005-10-13: 黑龙江富锦大法弟子田海涛正念闯出
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于2005年9月13日被当地恶人抓去迫害,他们本打算不以任何手续就直接把田海涛投入劳教,由于大法弟子在整体配合上正念正行,现在田海涛已经正念闯出。

在事发一小时左右,本地同修就全都得知后,一直正念铲除所有参与其中的邪恶的因素,并正念加持大法弟子田海涛的正念之场。同时大法弟子也利用此次绑架更全面的讲清真像,使更多世人明白了中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邪恶与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见不得人的、不敢公开的事实。

在9月19日,田海涛七天七夜食水未進,邪恶之徒的灌食迫害由于田海涛的不配合而失败了,他们见田海涛奄奄一息怕出人命,在第七日晚把他抬回家后。但邪恶并未退去,直到现在田海涛家周围仍有便衣在把守。

就是这样,慈悲的师父依然呵护着弟子田海涛从邪恶的眼皮底下走出了门,让弟子们更见大法的神奇与师尊的慈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3/112300.html

2005-09-17: 黑龙江省富锦市公安局于2005年9月13日下午四点多钟,派人到大法弟子田海涛家将其强行绑架走。

邪恶说因为三年前田海涛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三年,因田海涛当时身体状况而被判刑两月后家属办理了保外就医,现在虽已三年期满,但也要回劳教所把剩下的两年多刑期完成。

邪恶没有经过任何手续于15日早8点钟将大法弟子田海涛强行送往佳木斯市劳教所,但因体检身体没能符合劳教标准,所以没收,现又被带回并非法关押至富锦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7/110569.html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份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2-02-06: 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失踪两月有馀,家属万分焦急
富锦市大法弟子田海涛 2000年夏進京正法,被非法判一年劳教,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坚修大法,抵制邪恶,被超期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于2001年9月份释放。该同修在2001年11月21日在哈尔滨亲属家往富锦家中打电话说一两天就返回富锦家中,从此以后,音讯皆无,至今两月有馀。家属万分焦急,担忧。望有这方面消息的同修上网告知。

富锦市(30人)

女(22人):
1 王长芬(兴隆镇,52岁,1年)
2 张桂清(七星农场一分场九队)
3 李秀杰(南岗街,3年)
4 任桂荣(新开16委35岁2年)
5 王秀珍(文化街4委51岁3年)
6 解学甫(西安公社55岁3年)
7 刘海兰(兴隆镇红卫,50岁3年)
8 李晓红(向阳区,28岁,1年)
9 高桂玲(40岁,1年)
10 屈香莲(文化街,55岁,2年),
11 李秀婷(镇兴村,56岁,2年),
12 王秀云(50岁,3年)
13 赵亚贤(60岁,2年)
14 王金花(32岁,1年)
15 曲桂香(36岁,2年)
16 田海燕(30岁,2年)
17 闵香兰(30多岁)
18 张淑兰(47岁,1年)
19 万庆兰(56岁,1年)
20 齐丽珍(37岁,2年)
21 刘志民
22 李春兰(33岁,1年)

男(8人):
1 田海涛
2 金英敏
3 王兴利(向阳川镇,40多岁)
4 高连举
5 孟广文(63岁)
6 赵海洋(头林镇,28岁,3年)
7 赵海军
8 邓忠辉(拖拉机厂,50多岁)

2001-04-20: 黑龙江大法弟子被劳教情况
苏凤兰:女 54岁。佳木斯市横头山镇葡萄沟村人。因拒绝写保证书交5000元罚款。她于2001年春节被抓,在桦川拘留所被关40天而后送佳市西格木劳教所,被判1年。
张红:女 横头山镇解放村人。春节期间被骗到桦川公安局。现和苏凤兰关押在一起。
齐双圆 男 于1999年10月被抓。现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齐先安 男 于2000年5月被抓。现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杜长吉 男 于99年10月被抓现。现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秦老师 女 桦川横头山镇退休老师,年前被抓现关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田海涛 男 富锦市银行职工,于200年5月被抓,现关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田海燕 女 于200年5月被抓,现关押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
李井丰 男 佳木斯市桦川县公安抓他,逼他上劳教所進行迫害,他在外面流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0/10122.html

佳木斯 富锦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2-14: 此次参与迫害赵庆祥的二龙山镇派出所警察电话号码如下:
孙雷:1316975456
王兆军:13339551777
杨立志:18745411589
方修成:13845436222
方春海:15304542977
郭清营:15046428822
刘景波:13845445799
富锦市国保大队长单洪飞:13504692766


2015-08-06: 富锦市头林派出所 :4542720110所长 梁显俊 13945448898
教导员 张钧 13208415678
副所长 吴佳鹏 159454354324542334959(宅)
外勤 赵锋 13945410669
外勤 高慧勇 13836628110
户籍员 方纯锋 15046429900头林镇复兴村委会:4542722120富锦市公安局局长 赵雪冰【追查】:454234599113946439666
国保大队:454235533445423553354542355336454-2355337
大队长 单宏飞:13194545876
原大队长 沈静元【追查】:1390454009918645407819 宅 4542331261
教导员 郭振海【追查】:13069926993

尹忠梅【追查】:13845440055 宅 4542343259
范玉坤:13704691123
王佳林【追查】:15945878787 宅 4542330666
曲智:13224541333 宅 4542332121
国保 袁力【追查】:13069926993

富锦市公安局
副局长 李檬:45423259591308963456715663078007
副局长 于兴录【追查】:4542325523,宅 45423315671390364950613206990019
副局长 董克彬:45423253781394649577715663078008
副局长 李国辉【追查】:1350469577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4)

黑龙江省富锦市的邮政编码:156100
黑龙江省 富锦市公安局局长:张云成:电话:0454——6989991
黑龙江省富锦市国保科(专办理法轮功):斐晓东:0454——13846100678
孙维阳:0454——1390364981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