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重庆其它 >> 张鲁元, 女, 68

张鲁元
张鲁元
个人情况: 重庆市民政校教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鲁元 羊衍海(妻张鲁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14: 被迫害家破人亡 重庆女副教授张鲁元含冤离世
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原重庆市民政校)副教授张鲁元,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到残酷折磨、伤痕累累;关洗脑班强制转化近三个月,强制睡在两张并拢的铁床中间。多次骚扰、非法抄家、洗脑迫害等,致使她常年处于惊恐、惊吓,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76岁。
张鲁元
张鲁元
张鲁元的丈夫羊衍海也是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与她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家庭常年遭到中共不法人员骚扰、抄家、恐吓,早于二零零四年一月离世。他留下最后的话:“师父好,大法好,真善忍好。”

张鲁元女士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张清津是中国最早的心理学家。张鲁元女士一九六五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语言文学系,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六年于核工业部任教,一九八七年开始在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任教,是高级讲师,著有《公务员写作必读》等书。

张鲁元女士从教几十年,修炼法轮功中得益甚深,在学术上也有了显著提高,被社会、国家称为专家、学者。张鲁元女士生前说:“从小的我就体弱多病,上初二得风湿心尖瓣闭锁不全、关节炎、高血压、贫血、胃病、肝病、肾病…… 一九九七年我出差在武汉桥头,被军车冲上人行道,撞倒在地,即被守桥军警送入武汉第三人民医院外科。被军车撞趴在地上的我伤残不能行走。我在病床上辗转反侧。住院时有一位探亲的老人颂读了他给我看的《中国法轮功》一书。我就向这位老人学炼了法轮功。我的全身疾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身心受到极大益处。我的家人和孩子都相继进入了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鲁元女士长期被骚扰、监控,被非法劳教,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她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下旬向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控告说,“我家门前校方安了个岗亭,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和我家,晚上,屋前面一个大灯泡,后边一个探照灯,晚上都不用开灯了。这样搞了多年,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和我的住家。” 张鲁元家被昼夜监视近两年,直到学校搬大学城,自己买了个小户型房。

二零零零年,张鲁元女士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并呼喊“还我师父清白”,被警察抓回重庆,关到巴南区渔洞看守所,和死囚关在一起,后来被监视居住,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巴南区渔洞二次,重庆市井口一次)。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又被抄家绑架,关押到土桥派出所,搜身里里外外,关了黑屋五夜,十六日被非法拘押在巴南区看守所一个月,又延长关押了一个月。

张鲁元的大儿子被株连迫害,恐吓致精神失常。张鲁元老人生前回忆说:“他大学毕业,一米八的个头,在一中学教导处工作,他的人品、工作,有口皆碑。他被无辜殴打……,每次抄家的一群人涌入,首先是两个膀大腰圆的把我长子夹在长椅上。长子从小就很乖……不断的抄家,我那一米八二标志的长子呀,吓得就叽咕装傻,装着装着就成了。一次他在写要上团课的通知时,被公安弄去看守所扣留十五天,后来就一直在家躺着不吃不喝……再也上不了班。”

下面是张鲁元女士生前回忆自己被迫害的一些情况:

“看她象个法轮功!”劳教、洗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蹲点的警察见到过路的我说:“看她象个法轮功!”我被身后追来的一个警察、一个便衣左右抓住,拉入卧底的轿车,拉到花溪派出所,被强制里外搜身,戴加重手铐。把我的背包和其中的私人物品全部搜走;还想搜去我包中的六百元现金。他们让大灯泡对着我的眼睛,一夜不让眨眼,轮番逼供。六日下午,我被铐上带到我的住家侧面,抄家。七日下午,送巴南区看守所,一月零两天又转入戒毒所。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队,非法关押一年。在二零零一年我被弄到茅家山劳教期间,我所在单位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肆无忌惮的撬开我的住房,搬空了我的东西,把房子出售。我将此事告诉劳教所的队长。她们伪善的说:“这还了得,我们劳教所出面,要回你的住房!”我正高兴之际,队长们表示:“你只要写了‘三书’,我们马上去学校要回你的住房!”但我拒绝了。

二零零二年二月间,我被非法关押在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强制转化两个月;五月将我非法关押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二队。她们把我当作重点转化对象,因此被整得死去活来。七月我被关入劳教所四队四楼,强制转化。我不转化,我被弄到严管组。在茅家山四队,洗漱不许出门;大小便一天四次、并限定时间,提桶入舍房。在舍房打坐到夜间,不许出门。夏季到了,在烈日下,水泥地面上的整训开始了:站军姿、军蹲。期间包夹来不断纠正动作,我浑身青紫,楼梯都爬不上去了,跌跌撞撞,如散架一般。上一层楼还要我向坐镇的队长打报告。队长说:“张鲁元,看你那样子,赶快写了三书,和她们下去耍嘛。”

我的双脚在整训中变形了,我都是跳着走路;我满口34颗白齿,在劳教所,我的牙齿断掉,至今只剩了五颗烂牙了,吃食困难无比。我不写三书,被加期半年。在一楼包糖果的人,见到还戴绿色胸牌的我,奇怪地问着:“这个老太婆,怎么来了一年了,还是严管级?”

我不写三书,在劳教所被反复折磨。隔离在四楼的严管组,所谓的“整训”,使我“欲生不得,欲死不能”。我曾多次受外伤,四、五腰椎唇样变化,腰椎、尾椎形成假关节,小脑病变、骨盆错开……。说的是整训,其实就是整人……

非法抄家十几次、监控威胁

我和先生都先后去北京证实法,我因此被反复抄家,关到派出所、戒毒所、市劳教所、省劳教所、区洗脑班、市洗脑班。区公安、市公安、北京610来渝的人员,不断来抄家,不分昼夜。丈夫在时,他说:不开门!他去世后,夜里公安来敲门,我不开。来人把门敲得山响,你不开门,我们就敲到天亮。我盘腿打坐发正念,泪水不断流下来。我在高等学府长大,正统教育使我明师知礼,哪遇到过这些!?

道角派出所声称:只要重庆管理职业学院有点什么,就来抄你一次家,挨到慢慢翻,报一次,抄一次。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下午,校保安要护身符,我又被抄家,通知我:“劳教两年,所外执行,送来重庆巴南区警察局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2005年]49号。因我不服,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取消了“取保候审”。十一月十日我又被抄家,抄了大量的私人物件。我被加重铐到道角派出所,“610”及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公安分局、道角派出所的警察三天两夜轮番逼审,双手被铐肿,烂了一个多月。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七月一日声称的“搞活动”,先弄坏我家电表,趁我找电工来修理,一群道角派出所警察以及协警,抄走我的法轮功书籍及其它物品。


抄走物品清单
抄走物品清单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非法抄家,恶人想把我长子弄走后,把我关入茅家山,二儿子拒绝配合。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我被社区、居委会、政法委的人员骚扰,恶人企图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说是去“学习”三个月,我坚决拒绝。

张鲁元夫妻修炼法轮大法,追求道德升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家庭其乐融融。但如今却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夫妻双双被迫害离世,给子女和亲人带来多大的精神伤害。如今这一场对善良好人的迫害还在继续。

中共自建政以来,血雨腥风,运动不断,杀地主、杀资本家、杀中共自己队伍中还有良知的人、杀知识分子、杀学生,杀的都是精英,中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传统的儒释道文化、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毁掉,空气、水等自然环境被毁坏,现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维护公正,不要继续为他人的违法行为担责,要为子孙后代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4/被迫害家破人亡-重庆女副教授张鲁元含冤离世-377104.html

2015-08-26: 重庆高级讲师张鲁元控告首恶江泽民(图)

现年七十二岁的张鲁元女士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张清津是中国最早的心理学家。张鲁元女士一九六五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语言文学系,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六年于核工业部任教,一九八七年开始在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任教,是高级讲师,著有《公务员写作必读》等书。

二零一五年六月下旬,张鲁元女士通过挂号信向最高检察院寄出刑事控告书,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她控告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

张鲁元女士从教几十年,修炼法轮功中得益甚深,在学术上也有了显著提高,被社会、国家称为专家、学者。张鲁元女士说:“修炼法轮功于国家、个人、家人都有益”,“从小的我就体弱多病,上初二得风湿心尖瓣闭锁不全、关节炎、高血压、贫血、胃病、肝病、肾病…… 一九九七年我出差在武汉桥头,被军车冲上人行道,撞倒在地,即被守桥军警送入武汉第三人民医院外科。被军车撞趴在地上的我伤残不能行走。我在病床上辗转反侧。住院时有一位探亲的老人颂读了他给我看的《中国法轮功》一书。我就向这位老人学炼了法轮功。……我的全身疾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身心受到极大益处。我的家人和孩子都相继进入了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鲁元女士长期被骚扰、监控,被非法劳教,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她控告说,“我家门前校方安了个岗亭,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和我家,晚上,屋前面一个大灯泡,后边一个探照灯,晚上都不用开灯了。这样搞了多年,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和我的住家。我丈夫也是修炼人,在这种迫害的恐怖环境下,每天担惊受怕,他经受不住各种打击。二零零三年六月,我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井口洗脑班,一年后才回家,与老伴相聚不久,丈夫却于二零零五年初离世。”

在江泽民发起的疯狂迫害中,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各行各业中的无数法轮功学员深受其害,张鲁元的经历也见证了这场迫害的残酷与荒唐。

下面是张鲁元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迫害情况。

多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并呼喊“还我师父清白”,被警察抓回重庆,关到巴南区渔洞看守所,和死囚关在一起,后来被监视居住,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巴南区渔洞二次,重庆市井口一次)。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又被抄家,把我关押到土桥派出所,搜身里里外外,关了黑屋五夜。十六日被非法拘押在巴南区看守所一个月,又延长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蹲点的警察见到过路的我说:“看她象个法轮功!”我被身后追来的一个警察、一个便衣左右抓住,拉入卧底的轿车,拉到花溪派出所,被强制里外搜身,戴加重手铐。把我的背包和其中的私人物品全部搜走;还想搜去我包中的六百元现金。他们让大灯泡对着我的眼睛,一夜不让眨眼,轮番逼供。六日下午,我被铐上带到我的住家侧面,抄家。七日下午,送巴南区看守所,一月零两天又转入戒毒所。

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队,非法关押一年。在二零零一年我被弄到茅家山劳教期间,我所在单位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肆无忌惮的撬开我的住房,搬空了我的东西,把房子出售。我将此事告诉劳教所的队长。她们伪善的说:“这还了得,我们劳教所出面,要回你的住房!”我正高兴之际,队长们表示:“你只要写了‘三书’,我们马上去学校要回你的住房!”但我拒绝了。

二零零二年二月间,我被非法关押在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强制转化两个月;五月将我非法关押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二队。她们把我当作重点转化对象,因此被整得死去活来。七月我被关入劳教所四队四楼,强制转化。我不转化,我被弄到严管组。在茅家山四队,洗漱不许出门;大小便一天四次、并限定时间,提桶入舍房。在舍房打坐到夜间,不许出门。夏季到了,在烈日下,水泥地面上的整训开始了:站军姿、军蹲。期间包夹来不断纠正动作,我浑身青紫,楼梯都爬不上去了,跌跌撞撞,如散架一般。上一层楼还要我向坐镇的队长打报告。队长说:“张鲁元,看你那样子,赶快写了三书,和她们下去耍嘛。”

我的双脚在整训中变形了,我都是跳着走路;我满口34颗白齿,在劳教所,我的牙齿断掉,至今只剩了五颗烂牙了,吃食困难无比。我不写三书,被加期半年。在一楼包糖果的人,见到还戴绿色胸牌的我,奇怪地问着:“这个老太婆,怎么来了一年了,还是严管级?”十一月十九日回家,后来被监视居住。

非法抄家十几次

道角派出所声称:只要重庆管理职业学院有点什么,就来抄你一次家,挨到慢慢翻,报一次,抄一次。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下午,校保安要护身符,我又被抄家,通知我:“劳教两年,所外执行,送来重庆巴南区警察局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2005年]49号。因我不服,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取消了“取保候审”。十一月十日我又被抄家,抄了大量的私人物件。我被加重铐到道角派出所,“610”及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公安分局、道角派出所的警察三天两夜轮番逼审,双手被铐肿,烂了一个多月。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七月一日声称的“搞活动”,先弄坏我家电表,趁我找电工来修理,一群道角派出所警察以及协警,抄走我的法轮功书籍及其它物品。

抄走物品清单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非法抄家,恶人想把我长子弄走后,把我关入茅家山,二儿子拒绝配合。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我被社区、居委会、政法委的人员骚扰,恶人企图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说是去“学习”三个月,我坚决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6/重庆高级讲师张鲁元控告首恶江泽民(图)-314696.html

2011-08-28: 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张鲁元被骚扰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重庆法轮功学员张鲁元被社区、居委会、政法委的人员骚扰,恶人企图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说是去“学习”三个月,张鲁元坚决拒绝,但恶人还说第二天要去她家。

张鲁元,女,约六十八岁,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原重庆市民政校)副教授,因修炼法轮功屡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到残酷折磨。后又多次遭邪恶之徒绑架、非法抄家。她丈夫羊衍海(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与她同年走进修炼,但由于家庭常年被不法人员骚扰、恐吓、不得安宁,精神上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于2004年1月含冤离世。

好好的一个家庭,夫妻双双追求道德升华,走进大法修炼,是多么可喜的一件事情,如今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孩子们精神上遭受到莫大的打击,经常生活在恐惧中。这个社会容不得好人,难道非要置于死地而后快吗?迫害好人就一定是邪恶的,是一定要遭报应的,我们善意告诫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赶快停止作恶,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8/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张鲁元被骚扰-245972.html

2005-01-24: 大法弟子羊衍海,男,62岁,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1997年2月得法,夫妻二人都是修炼人。2000年寒假,羊衍海曾进京说明真象、证实大法。多次被邪恶之徒抄家,妻子张鲁元也被多次非法拘留、关押在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在重庆毛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羊衍海家庭被不法人员迫害得很不安宁,精神上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于2004年1月被邪恶迫害致死。2004年1月4日他留下最后的话:“师父好,大法好,真善忍好。”

2004-07-04: 大法弟子张鲁园,女,60岁左右,重庆九龙坡区李家沱走马梁社会职业学院退休教师。她因证实大法、讲清真象而被多次非法关押,又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折磨。但她凭着对大法的正信的走出了劳教所。

重庆司法局邪恶之徒在6月21日突然把她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希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正念帮助张鲁园早日闯出洗脑班。

2003-12-19: 张鲁元 女 60岁,重庆市民政校教授,2002年—2003年被判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3-04-09: 重庆市毛家山女子劳教所暴行录:一百多位大法弟子还在高压酷刑中度日

...女教所将坚修而有一定影响的大法弟子转到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在资中)强行洗脑。那里是个基地,模仿马三家。重庆市女教所先后弄了两批大法弟子去。第一批是2001年上半年,有刘兴宇(音)、孙月、向小丽等4人。第二批是2002年3月,将周良荣、杨月沁、周华南、高仲英、张鲁元5人送去。恶警哪里知道,毁掉一个大法弟子,他将永远还不完罪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9/47994p.html

重庆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5-19:
迫害责任人相关信息:
1、八颗派出所:
邮编:401225
地址: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派出所
警察:车尧(手机可能是13896072406,也有可能是该所其他警察,但他的可能性最大)
2、彭聪
邮编:401220
重庆市长寿区公安局国保支队
3、公诉人信息:
检察官:李凌燕
检察官助理:伊雪萍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号江北区检察院
电话:023-67560530
邮编:400025
4、法官信息:
审判员:王国平
书记员:王文静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江北区法院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564005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副庭长 023-67855854
肖学富: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