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 绥中县 >> 王丽(王莉,王利), 女, 3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14: 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
......
王丽,女,三十九岁,绥中西甸子镇东庄大队代家店大法弟子,十多年来,她惨遭中共邪教迫害,三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非法劳教,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一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丽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王丽遭强制洗脑“转化”:狱警邱平把王丽铐在暖气管上吊起来,用电棍电王丽手上血管,几个犹大受狱警指使不分黑白的强行洗脑“转化”,灌输邪恶理论,不听就搧耳光、坐冷板凳,关在水房的一角吃饭,上厕所一概受限,做那些出口国外的花圈,难闻的胶味,对身体非常有害,还使用体罚,稍不注意就会被犹大用棒子打,王丽每天精神肉体都备受摧残,在那种残酷的环境下,王丽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犹大捂住嘴拖到队长邱平的办公室,王丽遭电棍电击、两根电棍电王丽的脚心,施暴者是邱平和狱警王树铮。

二零零一年一月中旬,马三家教养院把王丽(还有苏菊珍等九名坚定的大法弟子)非法押送辽宁省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把王丽(还有苏菊珍等八名坚定的大法弟子)非法押送沈阳张士教养院,继续迫害。张士教养院里全是男“转化”人员,其用心阴险之极。

二零零一年五月,把王丽(还有苏菊珍等八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转到沈新教养院迫害。期间王丽绝食抗议,绝食十一天被灌食九次。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还被关小号。李勇和宋小石最为邪恶。王丽坚修大法,被非法加期半年,在加期三个月后,王丽-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于二零零一年九月释放。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近中午,西甸子派出所所长孟宪军闯入王丽家,要王丽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强迫王丽辱骂法轮功师父,遭王丽拒绝,不法警察孟宪军遂非法抄家,连踢带打给她戴上背铐,抓她的头发往警车里拖,王丽被野蛮绑架。 王丽第二次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王丽遭到电击、毒打、不许睡觉、关小号等酷刑迫害。姓潘的队长强迫她在厕所吃饭、强制她站立九天九夜不许睡觉,天很冷,王丽手脚都被冻僵了,没甚么知觉。一次因她不做操,遭潘队长毒打,捂她的嘴,把她的头发拽掉了一地,脸也被她打肿了。后来王丽向来参观的人揭露其恶行,又被关進小号,九天九夜,不让她穿棉袄,坐在铁椅上。二零零三年,王丽对来马三家劳教所的记者,发出真实求助呼声,被狱警苏境及当时的三大队三分队恶警董淑霞子关入小号酷刑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王丽等四名大法弟子,在马三家被非法批捕,被转押到沈阳市看守所,王丽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非法关押到沈阳监狱城辽宁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七年十月,绥中县西甸子乡大队主任陈兴杰曾二次到王丽家找骚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276638.html

2010-04-05: 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
二、被辗转非法关押于六个教养院

一九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访后,我被非法关押在现辽宁省的调兵山市看守所(原来叫铁法市)。二零零零年,被原铁法市公安局绑架到铁岭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铁岭教养院关押一个月,被秘密押送到辽阳教养院。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和另外三个大法弟子被秘密押送到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和另外九名大法弟子,包括王丽、苏菊珍、邹桂荣、周敏、周艳波、任冬梅,又被马三家秘密押送到沈新教养院,在那里见到了韩广生,并和他谈了话。沈新教养院又把我押送到龙山教养院,在那里被关押十天,因为他们害怕我影响一大片,就又把我押送回沈新教养院,这时他们已超期关押一些大法弟子了。

四月,我们九个大法弟子先后被押送到张士教养院,与四、五十个男人关押在一起。我们被分开,关押在封闭的单人房间里。每个房间都有五、六个男的,他们二十四小时倒班睡觉,但不让我们睡。在那里,听说有一位同修坚持十八天后,精神失常。

我和邹贵荣竭力抗争,恶警又怕我俩影响别人,四天后,把我们俩抬回沈新教养院。同年六月,我和邹贵荣已被迫害伤痕纍纍,生命垂危。沈新教养院又把我们秘密押送到监狱的犯人医院。那时完全可以看出,他们要杀人灭口,因为我们亲身经历和见证他们的罪恶太多。

在那里,我们向犯人讲述了我们被迫害的经历,犯人们也向我们讲述了她们看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历。就我个人看到的马三家邪恶的程度,是用人间的语言都无法描述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1017.html

2008-03-07: 试看邪党在辽宁的最后疯狂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和二十五日清晨,辽西地区的凌源、锦州、金城、葫芦岛、兴城、绥中、朝阳、彰武及盘锦等市县同一时间相继出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恶性事件。数十名学员被绑架,其中包括到马三家探望亲人的家属。在绑架过程中,恶警非法抄走二十多万现金、抢劫物品无数(多台打印机、电脑及卫星接收器“大锅”等),价值几十万元。目前迫害仍在继续。

这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近九年来,辽宁省邪党统一绑架人数最多的一次。二十五日清晨,锦州市内三个区的公安刑警队非法抓走近三十名学员,他们是:刘凤梅、黄成、张秀兰、李秀云、那全杰、邓秋丽、郭艳萍、段君、项英、王贵令,殷志友,苗建国、崔亚宁、赵宇、张琦、曲凯、李凤云、陈岩、冯国松、王莉、赵玉芳、任桂霞、张某(任桂霞的丈夫)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7/173808.html

2007-10-06: 23岁到31岁,牢狱中承受不白之冤
—— 大法弟子王丽致信辽宁绥中县西甸子乡大队主任陈兴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6/163988.html

2007-04-02: 马三家女二所二零零二年底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2002年12月22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一次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等,都是刑场。

恶警们使用的酷刑和刑具有:高压电棍、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将大法弟子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死缠)、不让睡觉、喝水吃饭、洗漱、大小便、水桶扣头后由一帮恶人疯狂毒打等等。恶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并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大法弟子黄桂芬,女,四十二岁,辽宁抚新人,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石宇等用绳子将双臂从肩头和腋下反背过去捆住,在二楼的三角库内吊在房梁上,来回抻拉,当时围观的十几个恶警在哄堂大笑,说黄桂芬的胳膊还挺结实。一直到听到黄桂芬的胳膊发出了断裂声,才住手。一年后,黄桂芬在一楼仍然全身瘫痪、不能行走。当时黄桂芬全身肌肉严重拉伤,胳膊被恶警指使接反向错位,被单独扔在小号,大小便没人管,这样过去两个月,房间里都進不去人,恶警还扬言她是装的,反辱骂黄桂芬无赖,并给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胡英,女,四十二岁,辽宁铁岭人。于2002年12 月,被恶警王晓峰、张春光、薛凤用高压电棍电击嘴、手心、手背、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一点半,以致胡英嘴异常肿胀,手背全是血。酷刑过后又被恶徒直接送小号冻了二十二天,手脚冻伤肿起二寸多的厚度。回来时,全身失去知觉,面貌痴呆,坐不住,倒下就起不来。就是这样,她仍被恶警铐坐在床头上,长期定位,并且这个定位姿势被强迫折磨长达两年半之久。也就是在这两年半时间里,胡英一直被铐在床上,没有正常休息过。受过这种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春梅、苏意文,时间分别是三年、二年。

2002年期间,在马三家女二所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宁、王丽、王付丽在三大队遭迫害,潘静、米艳丽(二大队)、张春梅、田丽、胡英、张海燕、苏意文、王云洁、孙娟、王翠英、李黎明、姜伟、孙艳君、齐振荣、方彩霞、宋秀婷、宋彩虹等人。

2004 年6月下旬,恶警苏境、王乃民、王晓峰、薛凤、崔红、石宇、戴玉红等人再次加重迫害手段,非法批捕胡英、王丽、苏意文、米艳丽和一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准备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现据可靠消息,王丽和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胡英和苏意文已出魔窟,米艳丽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1.html

2005-09-15: 辽宁绥中大法弟子王利在6年多来,有5年半被非法在狱中遭受迫害,目前仍被非法关押于沈阳监狱城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并且正在被关小号迫害。请知情者通过更多情况。(王利在监狱城的编号为562 7-2)

王利,女,29岁,葫芦岛市绥中县西甸子镇东庄大队代家店人,娘家住在绥中县前所镇何家村核桃树屯。1999年10月末,王利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去北京上访,被当时的绥中县政保科科长王福臣非法劫持回,被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5个月。

从看守所回家后的第二天,王利又去北京上访证实法,在山海关车站被绑架,当时两个不法警察抓住王利的手脚、把她整个人往地上摔。恶警摔了几下之后,王利说:“你们这样摔我,我不怕,但这样对你们不好。”不法警察才停手。王利被绥中不法警察劫持回绥中,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

王利在绥中看守所时,有一次大法经文被不法警察搜去,王利站起来向不法警察要,被不法警察打了18个大耳光。

2000年6月,王利被非法劳教1年,被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恶警队长邱萍用打、踢、电棍电击、打针等手段迫害王利,还把王利送到张士、沈新教养院迫害。王利坚定修炼,被非法加期半年。在加期3个月之后,王利绝食抗议对自己的非法关押,因此于2001年9月末回到家中。

在家呆了9个月之后,2002年7月24日将近中午时,王利和不足3岁的女儿在家,西甸子派出所所长(姓名待查)到王利家中,要求王利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并无理强迫王利辱骂法轮功师父,遭到王利拒绝之后,不法警察绑架了王利并非法抄家。

这时,王利70多岁的二妈赶到,说:“你们这样把人带走,那小孩怎么办?”二妈在前面想拦住警车。警察邪恶地说:“你敢拦,我就撞你。”

70多岁的老人无奈,眼睁睁地看着警察像土匪一样将王利带走。

王利第二次被送到马三家劳教院非法劳教3年。在一所被非法关押7个月,期间家人去了3次,不法人员均不允许家人见王利王利遭受了残酷迫害,她曾在马三家的早操升旗时喊“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有“检查团”来,王利冲上去对他们喊“马三家教养院有体罚、有小号迫害。”还有一次,一董姓大队长殴打王利王利为此事写传单、喊“大法好”。

王利于2005年1月在马三家直接被非法判刑3年,并转送沈阳监狱城辽宁省女子监狱。据悉,在马三家不法之徒给大法弟子放的录像中,大法弟子看到警察推着王利上警车之前,王利大声说:“其实真正犯罪的是……”后几个字被摄像的恶警掐去了,但看的人都知道王利完整的话是“其实真正犯罪的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你们”

王利离开家时她女儿才不足3岁,现在孩子已经上小学了。王利的女儿去看妈妈时,王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高墙内抱抱女儿,看她又重了多少。并一再叮嘱女儿:“要听奶奶话,要心疼奶奶、孝敬奶奶,是奶奶辛苦把你带大的。”从她那含泪的眼中,谁都能看得出一个母亲不能在孩子身边、不能陪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是甚么样的心情!王利的小女儿把对妈妈的思念和依恋,变成了守住妈妈在家时用过的一切,妈妈的房间、妈妈整理过的衣物成了女儿心中不舍的眷恋。她深信:妈妈会回来的。她也可以同别的孩子一样,撒娇地躺在妈妈的怀里,让妈妈亲吻、爱抚。

六年多来,王利仅仅在家呆了九个月。只要在这个家里提起王利,全家人都眼泪汪汪的。婆婆反覆地说:“可怜我那孩子呀,我那孩子能干、孝顺,在里边得遭多少罪呀!”老人一边忍着心痛,一边要照顾小孙女,撑起这个曾经幸福美满如今已残缺不全的家。

王利目前仍被非法关押于女子监狱,现在正在被关小号,不法警察不让亲人探望。并请知情者提供更多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5/110453.html

2004-11-15: 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手段曝光
2004年5月份,胡英、王丽、苏义文等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批捕,并在马三家召开所谓“公开批捕大会”,正式逮捕,被送往沈阳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5/89252.html

2004-07-15: 葫芦岛大法弟子王丽,(女,27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已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入所的时间是2002年8月),当面对着记者的摄像机时,觉得应该揭露马三家集中营的迫害恶行,维护真理与正义,于是,毅然对着摄像机高声呼喊──“马三家有体罚!马三家有体罚──”立刻,十几个犹大一拥而上,几只手野蛮的捂住了她的嘴,使她无法发声,在警察的指挥下使用暴力,强行扭住她的胳膊反剪至背后,按着头,推出场外。

事后,王丽被关進小号非法关押,并戴刑具(小号内具体折磨情况无法知晓),二个多月后,放她出来时,手、足、四肢都肿得不像样,自己穿不上衣服,手肿得连吃饭的杓也拿不了,十分痛苦。这就是马三家集中营对敢于讲真话者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5/79466.html

2001-09-12: 马三家恶警使用电棍摧残大法弟子见证
朝阳江伟,被打得遍体鳞伤。有一天恶警把她叫到办公室,把她的鞋、袜子脱掉,两个队长用两个电棍电她的两个脚心,而且她俩还脚踩着江伟的大腿,把江伟电得睁不开眼,心突突跳。我们隔着墙壁都能听到电棍的嘟嘟声。更有甚者,葫芦岛的史迎春,被她们用三个电棍电,同时电脚心、前心、后心、脖子,浑身电个遍,全部使用的高压电棍,简直惨无人道。一名叫王丽的,年仅22岁,因为她坚修大法,嘴里经常喊着:“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这样,恶警经常把她拽到办公室去电她的嘴,电得她嘴角、鼻子直流血。为了掩人耳目,每当电王丽的时候,都关上窗户和门。

2004-01-20: 被迫害的还有邹桂荣(抚顺人,38岁,现已被迫害致死),苏菊珍(绥中人,40多岁,现已被迫害成植物人),王力(葫芦岛人,现状不明)等。她们经常被恶警带到警察休息室外被体罚,一次我看到邹桂荣两腿后面夹一根二寸半粗的棍子,在被逼做马步蹲裆,累得满脸是汗。苏菊珍被打得满脸青紫,走路两腿不敢并拢,只得一瘸一拐地走。

2001-07-15: 大连的林平,长时间蹲着,两个大脚趾头麻木没有知觉,2000年9月,林平的双臂被电棍电得全都是红点。锦州的陈建新,露在外面的手,全是电棍电的泡。绥中的王利,被队长叫出去,回来时是别人搀着的。抚顺的荆平,两臂、两腿被电棍电得一片片青。绥中的田绍艳,2000年8月底,在三楼的“四防”休息室被队长用电棍电得直吐。每次对这些大法学员用完刑,队长就对打手说:注意,晚上精神点,别出事。葫芦岛的叛徒张永立(“四防”人员,队长的亲信)说:现在这些人身上有伤,如果想不开自杀就麻烦了,等伤好了,死也不怕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5/13448.html

葫芦岛 绥中县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19-12-18: 绥中县检察院:区号0429
刘海彬 检 察 长 办6127001(新号码) 手机18009896686(新号码)宅7997767
谢宝金 副检察长 办6123263 手机13904292674宅6131640
李敬国 副检察长 办6123729 手机13842937997宅5137997
李子良 副检察长 办6124655 手机13942996555
曹凤林 纪检组长 办6126942 手机13904292009宅6121498
杨志生 政治处主 办6123809 手机15042942888宅2358838
马 勇 反贪局长 办6128617 手机15040919999
王卫东 反渎局长 办6123728 手机13500457535宅6124535
田晓东 办主 任 手机13709897168宅6132585

绥中县法院:
曹海英 院 长 办6779999 手机13898991999(新号码) 宅2365866
王亚欧 副院长 办6779777 手机139042925586133299
吕志文 副院长 办6779888 手机139429966662365866
明绍权 副院长 办6779666 手机1589828898x 宅6651899
胡柏松 副院长 办6779555 手机135004577332368733
王志武 副院长 办6779987 手机158982230003924567
康立勇 副院长 办6779222 手机138989367892314888
高琪伟 副院长 办6779111 手机138429460006168000

2019-09-12: 政法委副书记李怀林 办 0429-6131710 手机13842936888
政法委书记:刘铸 办 6138955 手机 13709897111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海军 办6130656 手机155667222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8-08: 王丽自述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8/16043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