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市 >> 蒋神贵, 男, 59

个人情况: 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小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
拘留时间: 2003年5月22日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7-05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蒋神富 蒋神贵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5-17: 因信仰遭非法判刑 四川蒋神贵控告元凶
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中心小学教师蒋神贵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绑架、拘留、被非法判刑,受尽折磨。

现年五十九岁的蒋神贵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蒋神贵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大法。此前一直在祛病健身的气功中徘徊。自从得到宝书《转法轮》,我明白了健康就必须做好人的道理。

多次遭绑架、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黄许小学校长尹安帮按上级指令来我家逼着看中央电视台诽谤大法及师父的电视节目。尹走后,教导主任陈太生又接替尹来逼我看视频。第二天我就成了“另类”,被尹、陈送往黄许镇政府,接受当时的镇长和书记谩骂。这种情况不知多少次。其他同事也开始对我避而远之。尹在那个暑假期间组织过三、四次全体教师及其党员干部对法轮功揭批,安插了人对我进行监视,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他们还胁迫我写“体会”与大法决裂,并强令我到黄许镇政府在电视上表态。

二零零一年腊月三十,尹派学校会计刘君(党员)来通知我去其办公室然后说上面通知说:法轮功可能在过年时要到天安门闹事,所以通知你及其他人都到镇政府办学习班,过年后再回家,当时被我挡了回去。自从“七二零”开始,我第一次硬了起来,没有去那里。最后才知道北京发生了“自焚”伪案。我们上了黑名单的大法弟子都在镇政府被关了一个多月。原来他们是为导演“自焚”伪案而“清道”。

“自焚”伪案使迫害升级,同时也唤醒了很多真修弟子。从此,我不再龟缩,敢于走出来讲真相。迫害前,我们本地有三百多个大法弟子,迫害开始,大家都销声匿迹。“自焚”一出台,立即就有一百多人站出来,因为大家看出了破绽后,正义就归于各自心中。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地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聚于圣山村一农户大法弟子家,谈论助师正法之心得体会。被旌阳区“六一零”头目洪琦领着黄许镇政府、黄许镇派出所一帮人包围。他们撬开卷帘门,把大法弟子一个一个架上车,我不配合他们,被四个人扑倒,然后抬上车。中午在拘留所,下午又拉回黄许派出所。 他们对我们非法搜身,然后又分别做笔录。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打被铐。邓明亮被吊铐在铁门上,医生米文菊被抱铐在直径半米粗的水泥柱上,杨洪丽也被抱铐在那里。夜里八、九点钟,中学女教师罗英被打的直叫唤。我大声阻止他们,斥责他们执法犯法,被黄许镇妇女主任代瑞林(男)在背后猛蹬一脚(后来才知道臀部留下一个拇指头大的血痂),然后被一些人拖去,用警绳反绑在大柱子上一天一夜,双手腕处留下了指头深的血印。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我们被黄许派出所所长袁学东带人绑架入德阳市拘留所。一进铁门,里面静得吓人,只有一个酗酒打架的在里面。其余人都被叫走开会去了。夜里,“老大”及其一干人进来了,一进来就对我吼道:刚才他们都说了,今天不打你,明天我们就走不了。于是就对我一阵拳脚,然后又对其他人说:你们也一样,今晚不痛打这个法轮功,明天也不好过,大家的表现,上面都看着的。于是第二个、第三个……轮番对我拳脚相加。有个姓金的就是最早那个酗酒的,他给“老大”跪下说:看样子他不象坏人,请求不要打他了,我求求你了,你看他浑身上下都是血。老大说:“如果听不见号子里打人的动静,明天我没法交差,你愿意同情他,那你就替他挨吧!”金说:“我愿意。”我听见他被打的惨叫,这样大约一个多小时,由于上面没有发声,我又被推上了挨打的位置。

夜深了,好像公鸡报鸣了,他们个个都精疲力竭了,老大说:“最后问你一句,还炼不炼?”我平静地说:“炼!打死我也得炼。”老大好像散了架子,一屁股坐在水泥床上说:“你真行,你把老子都打趴了。”这时上面的说:“干什么呀?还不睡觉!”才停下来。

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二十五日早晨,号子的铁门响了,进来了几个警察,但穿的都是便衣,与“老大”嘀咕之后,将我拖进放风室,他们二话没说,就对我实施了很“专业”的拳脚,这个一脚将我踹上那边墙,那个一拳将我打向这面墙,四面围堵,越来越猛。有一个警察,我至今还记住他的样子,对我特别狠,跳起来一脚蹬在我胸口上。我感到嘴里有一股腥味,然后吐了血,整个墙壁、天窗好像旋转起来。然后意识不太清,好象被拖上汽车,拖到医院,又被载回拘留所,不知在哪里躺着没吃、没喝,当尹安帮一行人将我弄回学校时,已经过了七天。

在此期间,我与妻子的拘留通知单上是十五天,所以他们就扣了我们十五天的生活费共三百元。当时所长姓邵,副所长姓倪,人称倪鬼子。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二人及黄许派出所所长袁学东有关。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我回到家,门没法开,妻子还在拘留所关着,儿子当时才15岁,吓得不知躲哪儿去了。他们就通知我姨妹来接,从此姨妹家就再没安宁过,每天都有警察来,还有政府人员和学校领导找上门来,吓得一家人胆战心惊。三天之后妻子因我而被放出。为了减轻姨妹家的压力,我们回到自己家中。我在家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再遭绑架  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早晨,黄许派出所曾飞龙伙同协警将我从家中绑架到黄许派出所,然后由曾飞龙、协警刘超、伙同政府代瑞林把我送进看守所。一推进门,他们就溜了,看守所的警察石剑就把我当成犯人,推光了我的头发,然后锁进了17号铁门。

为了抵制迫害,我选择了绝食。七天七夜后,石剑将我拉出号子,由退休回聘警察廖洪金组织一批伙食团的犯人,将我压到长椅上进行野蛮灌食。我的手、脚、头都被牢牢压着,不能动弹,然后廖强迫一个犯人用一双竹筷,横压在我的门牙上,通过一阵暴力与挣扎,筷子压成了三截,我的上下门牙全部从牙床断裂,一股液体冲入喉管,呛入气管,从鼻孔、嘴中喷出来,血水向他们冲去,他们吓的松了手,我也本能的从椅子上弹起来。当我从家中被绑架时,穿的是一套洁白的炼功服。七天之后家人根本不知我在何处,所以我也只有这一身衣裤,血不断流出,我的衣裤全被染红。所有门牙全不着力,只是被肉丝悬着,最后他们以允许炼功为条件让我吃饭。

吃的菜无油无盐,大多都是黑心萝卜,有时可以吃上土豆,吃后碗底剩下一层沙子。有一次我居然从碗底夹出一条老母虫。每周也可见一点油份,但最多也就是五、六个水煮肥肉丁。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被旌阳区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四年。当时的公诉人是旌阳区检察院的何刚,审判长是旌阳区法院周广元,审判员是龙萍、李元俊,书记员是苏全华。同年六月二十三日被送进德阳监狱。

在德阳监狱遭迫害事实

一、历时八个月的入监洗脑迫害:在这期间,我被强迫长时间站军姿、遭烈日暴晒;被强迫看央视新闻以及“自焚”伪案和其它谎言洗脑内容。被警察崔唯刚安排犯人莫小华组织灌输末法佛教邪论;被警察曾贵福指使犯人赵作强用竹棍抽打双脚;被犯人彭涛踢过膝盖;被强制搬废砖;被强迫清臭水沟;在寒冬强制面壁十二小时,手脚都被冻肿;被强制加班折书页《思想品德》到深夜两点过,每张书页都留下了我的血迹,因为我的手又肿又皲裂,不断向外渗血。

二、二零零四年三月,见我还不“转化”,就将我和几个类似的大法弟子送入德阳监狱五监区。警察陈洪把我们领进了这个最邪恶的地方。五监区当时迫害过我的警察有邓德林、陈洪、吴艇海、李潮勇、田勇、赵勇。他们对本监区的每个大法弟子都用了一套最邪的监督程序。给每个大法弟子用两个犯人来夹带,每个包夹背后还有暗线盯梢,后面还有一个最邪恶阴险的杀人犯曾刚,每天都在向这些人收集情报,然后向邓德林、陈洪汇报,不准我们相互说话,不准我们在一起吃饭,甚至上厕所也要跟上,一个眼神都得向他们级级汇报,他们还有权强加罪名,只要包夹动笔一写,大法弟子都会受到意想不到的迫害。 西昌米易高中办公室主任陈京西曾被这伙人拖进厕所打得遍体鳞伤。那次我因为站出来为陈京西鸣不平,又被包夹鲁兴凯、李天晴按指令栽赃有杀人动机。然后由邓德林、陈洪以我不戴罪犯标牌为名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九日关进德阳监狱的小间。

这里是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总面积不到三平米,墙高却有七、八米。铁门上有个碗大的通口,只有送饭才打开。一个水泥平台那就是床,在铁门的角处, 有个塑料“马桶”,没有盖。吃、喝、拉、撒、睡都得在这窄小的地方,只有见了房顶的灯光,才知道是夜晚,只有听见隔壁操场的训练,才明白这是白天。随着灯光而坠下的是各种蚊虫,房中的臭味一天胜过一天,我在这里关了十五天。

三、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从小间出来,又被劫持到严管队。在德阳监狱很多老犯都知道:小间是牢中牢,严管队是狱中狱。这里迫害过我的警察有曾贵福、崔唯刚、张俊、邱慎、陈平等。张俊是与上面“六一零”直接相连,表现得很伪善。他平时很难对大法弟子发高腔,但这里一切严酷的行为都是从他那里来的。曾贵福也没对大法弟子出手过,但是我在这里所经历的酷刑却是他安排指使的。留在这里被他们左右的犯人必须两个条件:一是有钱,二是心狠。直接负责严管的犯人是兰伟,打手是杨双全、杨阳等。一到那里,兰伟就罚我面壁两天,每天十六个小时,直到我呕吐出胆汁,才让我睡觉。

在这里,我见到了两个大法弟子。一个是广汉的杨友润,那是我刚入狱时,他是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很有精神。这次见面,他居然变成个“老头”,头发白了,双眼深陷,面色乌黑,像个骷髅。他已经不能站立,但每天还是被拖出暴晒。另一个是上月从五监区拖走的王化章老人,七十来岁,曾是驻藏干部。因为拒绝抽血被送到这里来的。我们那时还不知道有活摘器官这种罪恶,任凭他们抽血化验,而王化章老人在西藏知道的事情多,就拒绝抽血。此刻老人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但还能站立。

在这里,我们每天的饭、菜、水加在一起只有八两三钱。每天的十三点至十五点,必须在酷日下站军姿,从早到晚在院子里跑圈、军训。不到十天,我的身体就接近杨友润了。头上、脸上、手脚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

有一天,警察曾贵福突然来巡察,叫我们唱犯人歌。我不唱,我说自己没犯罪。他气得冲走了,临走时丢下一句话:我会找人教你唱。第二天下午三点半,杀人犯杨双全、杨阳把我拖上楼,二话不说,杨双全用右手卡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使劲把我顶在墙上,不让我动弹。然后杨阳从台阶上飞起一脚,正好踢在我的左肋上。当时我上不来气,眼前一片黑。等我的意识比较清楚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那间黑屋里已经躺了好几天了。九月二十四日我出严管时,已经连拿衣物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跌跌撞撞走入五监区,同监舍的人居然不认识我,有的说你老了十岁,有的说你称不够八十斤。从那以后,我满口的牙无法嚼饭菜,吃东西只能整吞。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我终于期满回家,黄许镇政府“六一零”头目唐克兵、方军还多次伙同黄许派出所、黄许小学一些人来我家骚扰、监视。他们安排学校党员轮番对我进行监控跟踪,聘用社会闲杂人员跟踪我,在大小会议上要求学校老师都得避开我。

从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夫妇都受到相应的迫害。我儿子正在读初中,在班上是学习委员。因为迫害,旌阳区电视台将我恶意亮相,学校老师敌视法轮功学员,歧视孩子,给儿子带来精神压力极大,从此一蹶不振,成绩骤然下降,染上抽烟、饮酒、打群架。读职中时,副校长刘某专门找儿子谈话施压,使他又一次逃课,后来在校园参与打群架,副校长刘某将另一学生的责任转嫁于他,致使儿子被开除学校。我被判刑后,家中断了生活来源,他才十六岁就远走浙江、广东、河北打工。在学厨初期,因无力气无经验,左大拇指关节处筋被砍伤。十多年来没挣多少钱,还染上了打牌的坏习惯。女朋友也因不堪我家的经济压力和政治压力而分手。如今已三十一岁还是单身。

我哥蒋神富在我冤狱期间来看我,政府逼他到派出所开证明没炼法轮功,否则不准来。他只好承认没炼,吓得他从此一提法轮功就浑身胆寒。他给我送被子来,监狱因我拒绝转化,逼他将被子背回去,回家后他痛苦不堪,因为心理因素转化为功能性疾病,才五十六岁就离开了人世。

我的哥、姐、妹、姨妹、弟等亲人都因为我入狱担惊受怕,从物质到精神都受到不同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7/因信仰遭非法判刑-四川蒋神贵控告元凶-328831.html

2016-05-14: 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情况

自从2015年5月控告江泽民以来,本地参与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陆陆续续遭到当地“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派出所骚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

肖宜凤2015年10月份被骚扰;
杨华玉2015年11月份被骚扰;
邓小梅2015年11月被骚扰;
郭园琼2016年2月5日上午被骚扰;
赖贤凤2016年2月份被骚扰;
陈孝贞2016年4月份被骚扰;
巫祠玉2016年4月25日被骚扰,现已离家出走;
邓小红2016年4月18日被骚扰;
杨代英2016年4月26日上午被骚扰;
蒋神贵、刘忠菊、2016年2月被骚扰。

黄许镇派出所:
所长肖勇
上门骚扰的警察罗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4/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8472.html

2010-01-28: 德阳市黄许镇小学校长陈太生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109.html

2010-01-11: 德阳市黄许镇小学校长陈太生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小学校长陈太生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镇压法轮功后,紧跟中共卖力迫害在黄许镇小学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黄许镇小学在职教师蒋神贵被迫害, 陈太生指使人将蒋神贵老师的八千多元工资扣下,至今这笔工资未给蒋老师。

二零零九年九月,黄许镇巫老师的夫人陈孝珍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没隔几天,陈太生就召集全体教师开会,诬蔑、诽谤法轮功。

另外,陈太生还曾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威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110.html

2004-08-09: 四川德阳监狱二监区(入监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极为严重,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在这里,狱警动辄就把大法弟子关押在严管队進行迫害,现在大法弟子杨有润又被关在严管队,这已是他第二次被送到这里迫害。

2003年12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大法弟子何远超、龚文友、耿德新、胥兵四人突然被秘密地转往其他监狱,这四个同修都非常了不起,都坚决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不背监规等。其中何远超、龚文友、耿德新是2003年10月被劫持到德阳监狱的,同一天来的还有罗小星、陈京西、龚官雷,他们都是从攀枝花看守所被劫持来的,入监那天,在监狱大门处,六位大法弟子一身正气,不配合邪恶,不报数,不称罪犯,后来又拒穿囚服。在恶警的唆使下,几个刑事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2004年3月中旬,大法弟子罗小星看经文时被坏人举报,监区派出4人轮流看管他,关单间,逼其长时间站立到晚上12点之后。

入监队的监区长是曾贵福,管教干部有邱慎。

四监区的情况:2004年3月中旬,大法弟子被劫持到四监区,监区管教干部蒲东等人以大法弟子進出不称罪犯为由,逼迫大法弟子背监规,唆使刑事犯毒打大法弟子包明泉,逼迫他们不准睡觉,罚站面壁。

4月9日的晚上,大法弟子周华明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发正念,被值班犯人廖继学发现,状告恶警,监区教导员林才元、管教蒲东将其严管三个月(禁闭一月),至今周华明下落不明。

该监狱中的大法弟子在恶警的封锁下不能看到师父的经文,为此,狱中大法弟子将用自己的正念正行破除旧势力的干扰与破坏,也请外面的同修尽力将师父的经文送進监狱。

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皆为四川人):
二监区
罗小星,31岁,判9年,攀枝花人
干劲,30多岁,判7年,西昌人
吴强,30多岁,判4年,乐山人
魏兵,26岁,判10年,绵阳江油人
李世松,40多岁,判10年,乐山市人
宋小明,50多岁,判3年,威远县人
邓维健,41岁,判4年,成都青白江人
龚官雷,30多岁,判7年半,攀枝花人
杨守明,70岁左右,判10年,广汉人(其妻被判8年,在龙泉驿女子监狱服刑)
唐刚义,24岁,判3年,眉山人
杨有润,30多岁,判5年,广汉人
徐天福,50多岁,判9年,攀枝花人
胡刚,20多岁,原判3年,后因绝食加刑3年,攀枝花人
袁小东,30多岁,判7年,德阳人
五监区
陈京西,30多岁,判8年,西昌人
蒋神贵,50多岁,判4年,德阳人
安克勤,50多岁,判11年,广汉人
唐克荣,50多岁,判4年,遂宁人
六监区
江波,30多岁,判4年,成都人
黄克明,30多岁,判4年,乐山人
李仁世,判5年
李文凤,判4年

2004-07-05: 2003年5月22日上午,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法院正在对两名法轮功学员以莫须有的罪名進行非法宣判:杨代福判刑5年,蒋神贵(黄许镇小学教师)判刑4年。法庭内除家属外没有旁听群众,对進入法庭的家属还要進行严格搜身检查,连一张纸片都不能带進去。当杨代福出庭的时候,一些曾经认识杨代福的人和家属都大吃一惊说:“那是杨代福吗?胡子拉茬,全身浮肿,人都变形了,认不出来了,整得太惨了。”
杨代福,国家公务员,在部队当过兵,转业后在原德阳市市中区人事局、区委办公室工作(任秘书科科长);后任旌阳区保密局副局长。杨在工作中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待人热情和善,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

1997年5月,杨代福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他患有一些慢性疾病,如支气管炎,上楼爬两层就要喘大气休息一会儿,多方医治均无效果,他的妻子就是中医生也没有办法医好他的病;后来到川医找名医诊治也没有什么作用。每月都要花很多药费,吃很多的药。自从杨修炼法轮功以后不长时间,身上的各种病症全部消失,吃饭香,睡眠好,脸色也红润起来,人也精神了,工作更加精力充沛,工作也更加投入和努力。

1999年7月,中华大地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7月20日凌晨,区公安局一科警察洪奇将杨代福从家里强行带到公安局,强行要求杨停止炼法轮功,并要上交法轮功书籍、磁带。7月22日,中央电视台等各种新闻媒体开始公开造谣、污蔑法轮功,强行禁止一切民众修炼法轮功。7月23日,杨因为炼法轮功被处罚性的从区保密局调往本区寿丰镇工作,同时免去保密局副局长职务。2001年5月杨退休回家。

在寿丰镇工作和退休在家休息期间,不断有组织部、纪委、公安、政法委(610)、寿丰镇政府等部门、单位和人员,对杨代福施加各种压力、威胁和迫害,要求他必须写保证不炼功,而且真实情况不能写,真话不能写,而要按照中央的要求写,要表态,要写揭批法轮功的黑材料。如果不表态,不写材料就开除公职,开除党籍。政法委(610)还找来电视台录像,强迫杨按照他们的要求表态,如果不表态、不录像也是“双开”(开除公职和党籍),还威胁要影响、牵连他的女儿上大学,甚至收去他妻子的行医证照。并暗中派人跟踪监视杨代福。在这种卑鄙手段的威胁迫害下,杨被逼无奈,在痛苦中违心地写了、说了假话。

2002年8月23日,杨代福在黄许镇圣山村一农户家与其他同修一起交流炼功心得(即交流如何提高自己的思想道德水平,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当时去了90多人,被公安发现,德阳市、旌阳区的公安局、国安局如临大敌,在区公安局一科科长洪奇带领下,来了30-40名公安警察和防暴警察,将法轮功修炼群众包围起来,气势汹汹地将他们连拖带打的推進汽车,全部拉到旌阳区拘留所。杨代福被认为是组织者(其实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交流心得体会是没有组织,没有材料,不干涉政治的,来去自由的),当天就被刑事拘留,关進旌阳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不准家属探视,直到2003年5月22日法院才非法宣判,从关押到宣判中间长达9个月,已属非法超期羁押。得知杨代福被判刑后,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好人,被整得太惨了。还有人说:现在这个社会咱们也弄不懂了,炼功还要判刑,好人被关被整,腐败分子倒不怎么管,真是黑白颠倒啊。

这次被抓的90多人中,有几十个人被拘留,十多个人被劳教,两人被判刑,杨代福、蒋神贵二人均被开除公职,杨还被开除党籍。目前两人被关在德阳监狱(黄许九五厂),据说恶警不准家属探视,监狱要求家属也要写保证,还要求家属去“转化”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当地派出所不给开探视证明,监狱也不让探视。

2002-10-02: 四川德阳市恶警毒打、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到目前为止仍有杨代福、邱才元等7、8位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而且已被放出的蒋神贵、罗英、周敏、一位姓邓的青年,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学员共5名学员在前几日又被恶警从家中强行抓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37400.html

德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9-11-18: 德阳市经开区龙泉山路派出所
邮编:618000
地址:龙泉山南路一段30号
电话:0838-2511100
所长:陈勇13990295456
教导员:朱峰13981078395
副所长:钟玉苓15281474021
副所长:周小宇15283899937
副所长:熊放13518266299
勤务指挥室职工:
邓英13568226862
黄震18783888134
张进13550666006
辅警:
罗顺长13890286150
赖春红13881007719
王欢15883816055
龙文君13608106071
胡春华15282619684
社区警务中队警察:
杨成波15283866793
刘文东15883801070
柳恒13568229200
李靓春13808205550
刘青13778290505
辅警:
李光政13981097576
李秋果13981008991
黄川15983866793
高祖泉13547006384
武明春13608106667
肖燕
马俊
巡逻防控中队:
代洪斌13548255858
高育鹏13890250777
王传琦15198377723
尹阳15883848139
杨超18683877236
龚学文15183835329
米涛18783846617
张文波15008361504
吴盾18781030939
魏小龙15983816680
舒志强15883873081
王磊

德阳市公安分局经济开发区国保大队:
邮编:618000
地址:德阳市旌阳区庐山南路二段127号
电话:0838-2011291、0838-2513567
杨姓警察
张函:国保队长 13981050683、0838-2375868
黄建刚:教导员 13981007218、0838-2900737
周波:副队长 13700909077
马海霜:副队长 13981028770
李剑萍:13981009967
王和平:13881093939
伍培基
马龙
何志


2019-08-01: 德阳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2-06: 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6/143986.html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小学教师蒋神贵,曾被单位评为优秀教师,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受益,全家和睦快乐。2000年大年三十下午,学校领导找到他要他去黄许镇政府办的洗脑“转化班”。他对领导说:“我是好人,学什么?我不去,你们再叫我去,我就到北京说理去。”学校领导怕他上北京,才没有让他去洗脑班。后来却派人跟踪监视他。
2002年8月23日,9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黄许镇圣山村一农户家内一起交流修炼体会,被警察发现,德阳市、旌阳区公安局派出四、五十名防暴警察对这些炼功人员進行包围,这些警察穷凶极恶,乱抓乱打,连几个在旁边围观的群众也不放过,全部抓上汽车拉走。看见警察又抓又打,蒋神贵对恶警高声喊道:“警察不能打人,不能乱抓人。”

恶警听见蒋神贵的喊声,马上就把他抓走。90多名法轮功人员全部被非法抓到旌阳区拘留所内,他们中有80多岁的老人,有5至10岁的孩子。下午3时许,这些法轮功人员被各乡镇领导领回到各派出所关押。

蒋神贵、罗英(镇初中教师)、周敏、邱才元等10多名黄许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黄许派出所内。所内警察强迫他们在烈日下站立,不准蹲、不准坐,不给饭吃,不准上厕所等。几名法轮功人员仍然善意地向警察说:我们是好人,我们没有错。并向他们讲法轮功的真象。但是,这些恶警不但不听,反而把这几个法轮功人员铐在大柱子上拳打脚踢。

蒋神贵被恶警用手指粗的绳子捆在大柱子上一天一夜。深夜,这些男法轮功人员都遭到恶警的毒打,女的则叫站立不准睡觉,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也叫站立了一夜。

24日下午6时许,蒋神贵及其他几个法轮功人员又被劫持至旌阳区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罗英被反铐在大树上。这一情景被当时在门外围观的一男士看见,这个男士大声对门卫和警察说:“你们警察违法了,他是人民教师,你们为什么把他铐在树上,我要告你们。”门卫忙说:“不是我铐的,是他们铐的(指警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