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5-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市(锦西市) >> 张青春,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葫芦岛钢屯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10
案例分类: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5-17: 2000年5、6月份的一天,辽宁省葫芦岛市钢屯镇政府及派出所,对法轮功弟子進行了一次疯狂的大抓捕,把五六十名大法弟子非法拘禁在了山中,实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他们用‘军事训练’来折磨学员,每天让学员不停的跑步,停下就挨打。过了一段时间,见大法弟子还这么坚定,就改变了方法,每天让学员单腿站着,不许放下。有许多大法弟子腿站肿了,就让换腿站。就这样还在变着法的折磨,让冲着太阳单腿站着,人随太阳转。那时正是三伏天,晒的脑袋发胀,象裂开一样,有几名大法弟子相继晕倒。因恶警不给水喝,有的难以忍受,只好借上厕所之机,向那里的住户要点水喝。到了中午吃饭时,一看这哪是什么饭哪,就是连猪狗都不吃的发干,乒乓球大小的小土豆,让蘸着酱吃,吃饭时还不给水喝。多少大法弟子嘴唇干裂,真是难以下咽。煎熬了一段时间,恶警又开始了疯狂的打压,一天傍晚,恶警让大法弟子做俯卧撑,并用橡胶棒及树枝猛打身上。其中恶警之首赵久才指使一个恶警对一个叫张青春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更猛烈的毒打,用橡胶棍猛打屁股百余下,四、五个人踩在身上及脑袋不许翻身。过了一会又把他拖到了屋里,用电线猛抽,然后又把他拖到了外边進行毒打。而留在屋里的这部份弟子也遭到了拳打脚踢,有的被打得晕了过去,约半个小时后才醒来,这时恶警才停止毒打学员。

2004-02-03: 1999年10月29日晚,钢屯镇派出所恶警藏国光、王振杰等在山神庙乡非法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后就恶警揪头发用塑料鞋底打嘴巴,一阵毒打过后将他铐在三楼会议室暖气管子上。第二天,又将法轮功学员张青春、张德本和山神庙乡的法轮功学员押到楼下,强令张青春、张德本自打嘴巴(如不打被派出所协勤们看到,打得更狠),将山神庙乡的法轮功学员裤带抽掉,两手提着裤子,就听一暴徒说把门关好,于是四五个暴徒有孟庆军(极恶)、王振杰(极恶)、赵贺等人,将他围住后你一拳,他一脚,揪头发,这个暴徒一脚踹到东边,东边的暴徒又将其踹到西边,直踹得他满地乱翻,头发被一绺地一绺揪掉,毒打二个多小时后,他们用电棍电击脸部、脖子、后背,又将裤子扒掉电击他的阴部,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才算罢手。钢屯镇的所谓领导软硬兼施,当天下午,对一部分法轮功学员施暴后非法绑架至拘留所,另19名学员直接非法关押到钢屯镇政府老爷庙村,继续迫害。

这里是钢屯镇老爷庙村的一个废弃的村委会旧址,离镇政府8华里,这里门窗失修,玻璃残缺不全。11月份正值隆冬时节,天刚下过一场大雪,这里又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只在水泥地上铺上几个破烂的草垫子,暴徒们把这19名法轮功学员分男、女二室关押,并强迫每个学员每月交300元的伙食费,吃半生半熟的玉米面窝头和白菜汤,白天由他们押着干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晚上至深夜,被孟庆军等暴徒们非法审讯,问你“炼不炼”,若说炼,上去就是拳打脚踢、打嘴巴、警棍、电棍一起上,打得那些学员鼻青脸肿,身上的肉青一块紫一块的,暴徒孟庆军他们边打边诬辱说“我们吃你们,喝你们,玩你们,还拿你们开心。”就这样每天边打边骂到深夜,啥时打累了打不动了算当天完事。有时他们打累了就强迫学员们到外面站着罚冻,强迫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甚至脱掉鞋子站在雪地里,一站就是一两个钟头不让动地方,没有人性的暴徒孟庆军等人强迫男学员张青春、田忠信等脱光衣服只穿内衣内裤强迫女学员看,下流到了没人性的地步。有一次他们强迫十几个学员站在外面的雪地里,单独把田忠信老师(50多岁)叫到值班室,孟庆军将一个烧红的炉钩子猛然触向田忠信手背上,当时田忠信手背上就烫出一个大口子,孟还邪恶地说:“我给你消业。”并问田“疼不疼,疼不疼。”田忠信强忍巨痛没吭一声。

11月25日那天寒风刺骨,所长马恩友强迫曹艳卓、陈立光、张青春、田忠信等10名法轮功学员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站在屋外罚冻,并挨个打耳光,用警棍抽打等。

2000年7月30日,学员张青春因拒绝写保证,被暴徒周凤涛打得屁股肿大,并还用细铁丝抽打,声声惨叫撕心裂肺,暴徒们又把那些学员叫到他的跟前观看,还威胁说:到了晚上你们还不写保证,不骂你们师父,就和他一样,晚上6点多钟左右,这些暴徒们又把张青春架到院子里,(此时他已经不能行走了),继续毒打折磨,逼迫张写“保证书”,约晚上8点,暴徒们强迫学员做俯卧撑。

辽宁葫芦岛钢屯镇不法人员对曹艳卓等大法弟子野蛮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9/47997p.html

1999年9月7日,大法弟子曹艳卓与姐姐曹丽卓因进京上访被抓,9月10日被非法行政拘留30天。10月15日,曹艳卓与2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镇派出所指导员王英、所长马恩友恶狠狠地说:“这回给你们办死班,什么时候写保证,什么时候回家。”10月30日,由于拒绝写保证,曹艳卓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11月15日,她又被镇政府非法拘押。11月25日,寒风刺骨,所长马恩友强迫她与陈立光(女)、张青春、田忠信等10多名大法学员脱去外衣,只穿衬衣站在外面罚冻,并挨个打耳光,甚至用警棍毒打。11月30日,她因为不放弃修炼,又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1999年12月16日,曹艳卓等10多名大法学员又被非法拘押在钢屯镇敬老院进行暴力洗脑。白天强迫他们从事超负荷劳动,晚上睡在没有取暖设备的空屋子的水泥地上,铺个破草垫,吃的是玉米面窝头(有时半生半熟)喝的是白菜汤(白水里加点白菜)。每人每月还被非法索要300元伙食费。当时正值严冬,毫无人性的孟庆军强迫学员只穿衬衣,光着脚站在墙跟雪地里罚冻。更邪恶的是,有一次,正罚冻的时候,将田忠信一个人带到值班室,拿着烧红的炉钩子对他说:“我给你消业。”田忠信的手被烫了一个口子。2000年1月,正值三九天的时候,暴徒孟庆军强迫学员跑步,曹艳卓拒绝,就体罚她作俯卧撑,仍拒绝,他就用警棍毒打,并且逼她做“青蛙跳” “走鸭子步”。不做便毒打,边打边得意地说:“我们吃你们的,喝你们的,还侮辱你们,拿你们开心。”

2000年6月21日,曹艳卓等6、7名大法学员被非法拘押在和尚沟(离钢屯镇8华里,原锦州第二医院所在地,迁移后作养兔场,之后空废)强制洗脑。大院内多年无人居住,院内杂草丛生,门窗玻璃残缺、破碎不全,房屋破烂不堪,雨天漏水。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沟里,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进行了一场恶毒残酷的迫害。

保安队长赵久财与10几名保安队员强迫大法学员每天早晨4点从和尚沟跑到曹屯桥(往返20华里)就连68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有的学员晕了过去,赵久财却毫不在意地说:“没事。”跑完之后强迫大法学员跪着,不让吃饭、不让喝水。还强迫在阳光下曝晒。有一天晒晕了好几个人,曹艳卓也是其中一个,别人把她搀扶进走廊,靠墙坐在水泥地上,有人说:“给他们喝点水吧。”失去人性的赵久财执意不让。

由于每天强迫跑步,曹艳卓的脚被磨了一个铜钱大小的洞流脓淌水。即使这样,暴徒们还强迫她跑步、走步、踢正步,还有什么“一步一停”(一只脚抬起,一只脚站立),白天强迫参加超负荷的体力劳动,还要进行各种体罚,例如:强迫学员从山下往山上背砂子,在雨中跑步、走步、站立。暴徒赵久财还不时破口大骂:“你们都不如牲口,牲口下雨时还得拉哪儿去避雨,不写保证就在雨中罚你们。”有时连续折磨48小时后(期间晚上只睡1、2个小时)还要强迫学员跑步到8、9华里外的镇政府去听叛徒作的报告。更有甚者,有时连续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暴徒赵久财就连一个18岁的女孩也不放过。强迫她单脚站立、跑步、踢正步、头顶砖头、脚上放砖头,砖头掉了就打她耳光,体罚长达4个多小时。到了晚上,赵久财强行把女孩带到他床前,体罚作俯卧撑,不作就用警棍打,拧嘴巴,长达7、8个小时。女孩的脸被打成青紫色,遍体鳞伤,休息时只能趴着,行走困难,上厕所得用人扶着。

2000年8月1日,保安队又换了一批新的邪恶份子,这帮家伙更为凶狠。整日整夜地残酷折磨大法学员。跑步、走步、一步一停、在阳光最强时曝晒,看谁不顺眼就用警棍打等多种方式。

2000年8月3日上午,一学员因拒绝接受洗脑,被暴徒周凤涛等打得屁股肿大,还用树条抽,把他打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不止,暴徒还强迫其他学员在旁边观看,并威胁说:“到了晚上,你们还不写保证,不骂你们师父,就和他一样。”晚上6点左右,暴徒们又把张青春强行架到院子里(此时他已经不能自己行走),逼迫所有学员都站在张青春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暴徒们对他进行残酷折磨。晚上8点,又强迫学员作俯卧撑。曹艳卓因姿势不合乎标准被杨光毒打,直到把她打倒趴在地上,手脚不停地抽搐才停手,还威胁说:“明天还打你!”曹艳卓被折磨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学员把她连托带扶架到屋里,臀部肿胀。8月4日,派出所所长马恩友逼问她:“还炼不炼?”曹艳卓质问他们:“你们太狠毒了,打死人怎么办?”保安队长赵久财站在一旁狠狠地说:“上边有令,打死就打死,打死算自杀。”

有一次半夜12点左右,曹艳卓与其他学员炼功时被恶徒发现,赵久财、王海军等体罚他们“一步一停”,曹艳卓站不住,王海军就拳打脚踢,打耳光20多个。之后,她又站不稳,王海军冲她后心猛击一拳,把她打倒在地,半天没喘过气来。

还有一次,暴徒宿殿宝值班时,整整折磨学员一夜。天刚亮,学员们炼功,暴徒们4、5个人连拖带打。宿殿宝下狠手欲置曹艳卓于死地,一脚狠命地踢在她的脖子上,约3分钟才缓过气来。同遭迫害的还有学员陈立光、张青春、赵连元、曹丽卓、曹亚卓、张恩兴等。

又有一次,大法学员们被体罚在外面走、跑了一宿。刚坐下,又被刚起床的赵久财发现,又继续体罚学员们站军人姿势,并拳打脚踢,一个耳光打得曹艳卓昏倒在地,人事不省,10多分钟后才清醒过来。

还有一天晚上,暴徒赵久财逼迫曹艳卓趴在潮湿的地上作俯卧撑,“僵尸跳”长达1小时。而他却在一旁狂笑。在气温最高的那天,赵久财逼学员们在烈日下举着胳膊跑步。由于连累带晒,又饥又渴,学员们一个接一个摔倒在地上,当时受折磨的学员有:陈立光、张恩兴、曹丽卓、曹亚卓、曹艳卓、张青春、田华、刑加秋、张秀英等。

2002年7月,曹艳卓被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劳动教养,现被劫持在马三家教养院。

钢屯镇派出所所长电话:0429—4131376

葫芦岛市(锦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19-07-07:
西街派出所警察:
马建军 副所长 13470673345
所长华正涛 13898983616
教导员刘忠凯;15566708777
2019-02-10: 葫芦岛市武警边防支队
协警陈家宝手机:186 4299 2123
武警王振华:自称没有手机,哨所座机欠费;
武警车牌号:WJ辽1827B

2018-12-05: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负责人:
辽宁省兴城市检察院院长:叶蓬 电话 13500459111
辽宁省兴城市副检察长李杰电话:13942915252
辽宁省兴城市副检察长闻志刚电话:13050981118
兴城市检察院批捕科科长:范景文 电话 13942903210
检察官施晶:0429-5152037(赵红梅案件负责人)
兴城市检察院控申科科长:丁海涛 13358812295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公安局局长:张月林 电话:13898796787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伟:电话 0429-5482666 15566756678 13591999991
副局长赵志刚 13898282222
副局长赵志成 13700195449
副局长田 兴 13898985558
辽宁省兴城市维稳办主任:陈志成 13998911377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政法委书记:佟佰钟
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国保大队长:王晓辉
电话:15566755684 13504295246
辽宁省兴城市碱厂乡派出所:
所长 刘 洋 电话 13842962017 警号 952823
指导员 常恒 15566702000 952327
内勤 金 磊 15668900707
警察 李晓康 15566756889
辅警 鲁铁峰 15124257268
辅警 张 旭 13243982540
辅警 李 强 15566740332

2018-08-29:绑架辽宁省葫芦岛市池塘镇才庆凤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暖池塘派出所:0429-4970040

2018-08-27:南票区公安分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9)

钢屯镇派出所所长电话:0429—413137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