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1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温江县(区) >> 余碧新(余碧兴,余必清), 女, 50

余碧新(余碧兴,余必清)
四川省温江县在都江堰市柳街集市上讲真相时,被柳街派出所便衣警察抓進派出所,打得遍体鳞伤,送市公安局因伤势很重未接受,押回途中跳车不幸身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温江县涌泉镇前锋大队
个人近况: 2001年9月25日 迫害致死 (2003-04-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57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2-29: 回忆成都温江大法弟子余碧新
四川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余碧新在修炼法轮功中身心受益,在中共江罗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坚持向世人讲真相,自己两次进京上访证实法又组织两批学员进京上访证实法。谁知,二零零一年八月初九日(西历九月廿五日),余碧新被成都市温江涌泉镇和灌县街子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审问、毒打,重击头部致使昏迷,余碧新苏醒后,在返回街子镇派出所的警车上跳车逃生,被恶警发现,开枪打中头部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七岁多点。

一、修大法身心受益

余碧新,女,生于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家住成都市温江区涌泉镇前丰村三组。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严重的妇科病及头痛等病,身体经常不舒服,有时农活也干不了,做生意,打衣服也是经常关门,生活真是痛苦难言。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体健康了,几年来从未吃过药,农活、生意都做得很好。后来,为了学大法,她只做农活不做生意不打衣服了;农闲时就学法,抄、背《转法轮》,教功、辅导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因此,家里经常是老年同修切磋、交流的场所。同时积极参加温江的弘法活动。思想得以不断升华,从而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余碧新在大法修炼中,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修炼好自己,做一个好人,更高尚的人,她的亲人和邻居都说:“余碧新修大法前后变成了俩个人,把常人中不好的行为都改了。法轮大法真能改变人心啦!”公婆生病了,余碧新主动接回家中看护,请医生看病、服侍汤药,关怀备至。在农忙时,农活按季节做好,可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同修间有不同认识,能用大法对照,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好自己的同时还辅导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学法、炼功。

二、四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罗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后,余碧新反复思索后,认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发生矛盾向内找,找自己哪里没做好,纠正不足,而且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没有错,因此决定要向政府反映情况。这样,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余碧新就同温江十几位大法弟子一道,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

当下错火车站后,为撇开关卡的检查,大家决定走路去北京天安门。一路上余碧新帮同修背小孩,提随身物品,互相鼓励。天黑了又是冬天,不好找旅馆,就在僻静的田地间俩三人一组背靠背的坐着,互相取暖睡一会儿。天亮了为了安全俩三人一组,相隔一段距离各自行走,但相互关照。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被警察发现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

后被成都温江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劫持回,在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接着又在温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在拘留所,在看守所里,余碧新始终坚持背法学法,炼功打坐。有时还在拘留所里帮厨,以便讲真相。

后来,在二零零零年三月间,余碧新又同温江其他同修第二次上京证实大法,被温江六一零的人接回后非法关押迫害后才放回家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余碧新与前丰村三组的法轮功学员李兵、饶桂香、尹其华、尹茂华、季明慧等交流去北京上访体会后,李兵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又第三批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后非法关押六天,由四川接回后在成都戒毒所非法关押两天,再送到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在温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期间,李兵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到恶警的殴打,特别是尹其华、尹茂华被打得遍体鳞伤。回家后,又被前丰村邪党书记罗成全伙同涌泉镇武装部李组成找涌泉高登村的黑打手李廖娃、陈永中进行毒打,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家里值钱的东西,搬到警车上,还在经济上罚款,李兵、饶桂香一家就被勒索罚款七千多元,尹其华等交不出钱又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前丰村三组法轮功学员第四批去北京证实大法,她们是卢玉华、白慧英、曹丽、王菊芬、李国琴、徐道芬、徐红英、廖秀芳、鼓学文、胡至成等,她们多是老年同修。到天安门被绑架后,被温江六一零押回在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三、涌泉成人教育学校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涌泉镇邪党书记马小强,还有镇长、女乡长王秀华(别名王老三)与涌泉镇武装部的(六一零)李组成,他们执行温江六一零指示,对温江涌泉镇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涌泉成人教育学校办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余碧新、冯光茹、王秀琼、张席光、尹茂华、季明慧、尹其华、夏慧茹、尹素清、杨秀云、陈素华、李发英、李琴、杨元海、周学清、冉琼芳等几十人。

邪党人员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经济上罚款勒索,最高达一人四千元。如杨秀云被罚款四千元,开除党籍;被勒索罚款三千元的有:李琴、周学清、冉琼芳等;被勒索罚款一千五百元的有李发英、陈素华等。

特别是杨元海、余碧新、冯光茹、张席光、尹茂华等大法学员坚决反对罚款,拒绝所谓“转化”,遭到恶党人员毒打、施行残酷的肉体迫害。黑打手就是涌泉高登村的李廖娃、陈永中等四人,用几根电缆线扭成鞭子,把他(她)们拖到僻静地方,审问毒打,还不让说话。余碧新的丈夫去要人讲情时,余碧新说:“他们那样的黑,打我们还说没打,你看,我的屁股被打成什么样!?”直接给大家看伤痕,屁股被打得黢黑,这样当场揭露邪恶。

在洗脑毒打迫害中,余碧新后来反复用法衡量,就想:这样的情况不能继续下去,这不是大法弟子要呆的地方!不能这样下去,要出走,要出去讲真相救世人。于是,余碧新他们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在一天晚上,余碧新趁门岗昏睡之时走出门岗,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出走了。从此,余碧新有家不能回。有时偶尔回家也是晚上,白天又走了。

四、流离失所坦坦荡荡的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月以后,余碧新与温江其他大法弟子黄天明、邹静波、邹三妹、张留清、周医生、邹妈、邹继蓉:彭江、杜艳琼、唐清秀、白琼芳、刘小平、宋秀华、陈金华、陈华贵、易淑英等被逼流离失所,在成都周边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挂条幅救世人,坚持学法炼功。余碧新每天都是背一背真相资料,在成都周边乡镇上面对面的讲真相,当面给资料。做完后就回住地,协助其他同修又做资料,做完后就帮助在生活上做事的同修做事。

一天,余碧新与五位同修一组分别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挂条幅。由于路途远又是山路,做完后天已黑了,又迷失了方向,不知往回返的路途了。她们就在山路上庄稼地树林里寻找,看到不是路是坎就往下跳。在下山的路上,有的同修脚都被树桩刺伤,不能行走,她们就互相帮助。到天亮后才下山赶回住地。

余碧新与另一同修到某一个地方讲真相发资料,有时做完后已是下午三点了,中午饭都没有吃,立即赶回住地。余碧新非常节俭,有时出去带几个馒头就是午餐了。

五、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九(西历九月廿五日)那天,余碧新与邹继蓉同修一道在成都灌县街子镇讲真相救世人时,被灌县街子镇派出所的恶警蹲坑发现,绑架、审问。四五个恶警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余碧新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用警棍电击余碧新,重击余碧新头部, 致使她昏迷。

在送往灌县派出所返回街子镇时,余碧新清醒过来了,与邹继蓉商量,不能配合邪恶,发正念让恶警睡觉,趁恶警昏睡之时,跳车逃生。当天下午五点多钟,街子镇派出所的恶警昏睡了,邹继蓉跳下车几个滚走脱了,余碧新接着跳下车,却被发现,恶警疯狂开枪打中头部,余碧新当场死亡。恶警下车到处寻找邹继蓉。邹继蓉十二点后返回住地把余碧新遇害的情况告诉大家。

后来,通过灌县同修在灌县殡仪馆看到余碧新尸体,脸面经过清洗,头上有个洞,然后写信送到余碧新家里,叫家人快去找恶警。

余碧新尸体被街子镇派出所恶警拉到灌县殡仪馆,并通知家属认领尸体,说是车祸死亡。还威胁亲人不准追究原因,不准讲出真相,否则与余碧新一样。家属和亲友都不敢找街子镇派出所讨恶警的说法,只能含冤而葬。

成都市温江涌泉镇邪党书记马小强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涌泉镇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当马小强在二零零四年调入温江交通局任局长不久,因经济问题被双规。后来马小强交待,这件事就牵扯到周永康了,案件就不再追查了。据说马小强判刑五年,但没过多久马小强就出来了。可见中共邪恶政权的法律只是针对老百姓的,对有一定权势的人根本不起作用。也就说明了中共邪恶政权的邪恶!

人不治天治,邪恶之徒终将要遭报应的,清算邪恶之徒罪行的时间不再远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回忆成都温江大法弟子余碧新-267117.html

余碧兴(Yu, Bixing),女,50岁,四川省温江县永泉乡法轮功学员。余碧兴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25日上午11点,余碧兴和同修周大姐(53岁)在都江堰市柳街集市上讲真相时,被柳街派出所便衣警察抓進派出所,打得遍体鳞伤。下午,三名恶警开车将她们送到市公安局。市公安局见她们伤势很重,未接受,恶警只好将她们带回。余碧兴和周大姐在被都江堰市公安局押回柳街派出所的途中,为躲避公安的迫害从警车上跳下。当时周大姐先下车,摔得头昏眼花,满脸是血,恍惚中奔跑進路边的树林中,躲至天黑后设法返回住处。余碧兴跳下后不幸身亡。

2001-11-07: 四川省大法弟子余碧新被迫害致死经过
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余碧新因在街上派发真相资料被抓,在被送往江堰市公安局的途中被迫害致死。

余碧新,女,去世前刚满50岁,家住四川省温江县涌泉镇前锋大队。她是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曾两次去北京上访护法,多次遭到温江县邪恶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残酷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余碧新始终“坚修大法紧随师”,用正念去铲除邪恶,用慈悲去救度世人,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2001年9月25日上午,我和余碧新带上真相资料,到都江堰市柳街场镇。这天正逢赶集,人很多。我们开始向世人发真相资料,一条街还没发完,就被两名当地警察发现并强行带到柳街派出所,问我们姓名、住址,我们不回答。一名警察要撕毁《转法轮》宝书时,我们就向他讲不能撕书的道理:撕毁这本《转法轮》对他生命的永远不好,对他家人也不好,同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干扰。他说:“你们说这本书这么好,你们能背吗?”我们说能背,然后就从“论语”开始背书。这名警察魔性重,还是要撕书,我们就先后上去保护《转法轮》,但被另外两名警察摔倒在很远的地上,《转法轮》还是被他毁了。毁书后,这个警察心里很不舒服,吃不下午饭。

后来,他们又强行把我们带上车,送都江堰市公安局,我们不配合。一个高个子长相文静的警察上来用脚猛踢余碧新的腰部、臀部,我们被强行带上手铐摔上车。警车到市公安局时,里面正在开会,说今天不收人,警车只好往回开。在路上我和余碧新发正念脱出手铐准备跳车,当车开到一个名叫翠月湖的地方时,我先跳车,摔伤了头脸,但心里还明白,知道应该离开公路。过了很久不见余碧新,不知她怎么样了。后来我又去跳车地点问当地人。当地人说,当时是下午4点多钟,突然从面包警车里摔出一个黑色东西,他以为是车上掉的东西,就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人,但警车一直没停,开跑了。群众只好给110打电话,110带来的医生检查确认余碧新已经死亡,就叫来徐渡火葬场的汽车,把余碧新的遗体送到了徐渡火葬场。我又去徐渡火葬场察看了余的遗体,并随后通知了她的家人。

余碧新去世后,柳街派出所恶警散布谣言,迷惑不知真相的群众,企图败坏大法形象。而温江县警察却在余碧新家人办理丧事期间,日夜派人守候,妄图抓获与余碧新一起流离在外的大法弟子。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8/1552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7/四川省大法弟子余碧新被迫害致死经过-19239.html

2001-10-23: 四川省大法弟子余碧新被迫害致死后遭恶警诬陷
余碧新被迫害致死后,同修弟子去殡仪馆找到她的遗体,确认后,写了一张纸条悄悄送到她的家里,通知其家人她去世的消息。没想到都江堰市柳街派出所的恶警不思悔改,继续犯罪,竟编造谎言,胡说什么余碧新是因为疯疯癫癫地在路上走,被过路汽车撞死的。此谣言迷惑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影响恶劣。而温江县涌泉乡派出所则威胁其家人,不准大法弟子前往灵堂悼念,来一个,抓一个。邪恶势力十分猖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3/2001年10月23日大陆综合消息-18466.html

2001-10-12: 四川省法轮功学员余碧新在迫害中死亡(图)
四川省温江县永泉乡法轮功学员余碧新于2001年9月25日下午死亡。

据了解,法轮功学员余碧新和周大姐在被都江堰市公安局押回柳街派出所的途中,为躲避公安的迫害从警车上跳下。当时周大姐先下车,摔得头昏眼花,满脸是血,恍惚中奔跑进路边的树林中,躲至天黑后设法返回住处;余碧新随后跳下。对此,押送的警车开走了没管。

据当时在场的当地人讲,他们看到从警车上掉下一团黑色的东西(余碧新可能穿深色衣服),还以为是一个大包裹,跑上前一看,原来人已死亡。余碧新被后来的110警车送至都江堰市殡仪馆存放至今。有同修前去查看确认,见她脸上的伤口依然红润,面目安详,仿佛睡着一般。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0/13/146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2/四川省法轮功学员余碧新在迫害中死亡-图--17848.html

2001-10-09: 四川省温江县大法弟子余碧新被绑架
余碧新,女,40多岁,四川省温江县永泉乡人。因坚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9月25日上午11点,余碧新和同修周大姐(53岁)在都江堰市柳街集市上讲真相救度世人,被柳街派出所便衣恶警抓进派出所,打得遍体鳞伤。下午,三个恶警开车将她们送到市公安局。市公安局见她们伤势很重,未接受,恶警只好将她们带回。押回途中,这两位弟子发正念,周大姐脱掉手铐跳车逃脱,余碧新生死不明。有关详细情况,我们将继续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2001年10月9日大陆综合消息-17723.html

2001-05-30: 邪恶势力在四川温江的暴行
在温江县涌泉镇的残酷迫害还在继续:6月29日,镇政府和派出所将学员强行抓到涌泉镇成人学校转化,遭到它们残酷迫害的学员有:张习光、余碧新、冯光如、尹茂华、李发英、曹利、杨光海等。张习光已经六○多岁,恶人们先对他拳打脚踢,然后用夹蜂窝煤的铁火钳狠毒的抽打张的脚,当场就把他打倒昏死过去。恶人不理不顾,又去毒打其它的学员。这位张姓的学员后来又数次遭到它们的毒打,由于它们专门打他的臀部,使其臀部被几乎打烂而流血水,裤子和臀部粘在一起。余碧新先是被鸡毛掸子打头部。鸡毛掸子被打断后,又抓住她的头往黑板上撞,下嘴唇被撞破了,后来打手们又用铜芯电缆做的鞭子先打其臀部再打全身,几个打手轮番上阵,直到她被打昏死为止。她爱人来看她时,趁那些恶人不注意,背对着外面脱下裤子,露出被毒打后以变得全部乌黑的臀部,大喊:“老陈,你看它们把我们打成这个样子,去告它们……。”很多围观的群众看见后都震惊了……现在的政府竟然这样邪恶。还有汤元礼,恶人们把他抓起来的当天晚上,10多个凶手围着他打,后来又按着他打,开始还能听见他的惨叫声,后来惨叫声就渐渐的消失了。被毒打后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满身血迹,粘满了灰尘。恶人们做贼心虚,还强行叫他把衣裤上的血迹全部洗干净
。还有冯光如,她被恶人毒打六次,每次都是打手们都打累了才罢休。有一次还被打倒在地上。很多时候都是被电缆鞭子抽打,全身被打得乌黑,而且全身都肿起来了。它们还把活蔴塞到她的衣服里,把鞋子脱了打他的脚心,她被打的满地打滚,站不起来,被关了28天,她女婿替她交了1500元罚款才能回家,全身还在流黄水。曹利被打得只能扶着墙走,尹茂华被踢中屁股站不起来。邪恶们不给她们吃饭,不给水喝,家属送的东西被它们扔掉,白天她们在烈日下暴晒,晚上遭到毒打。那些邪恶还公开说: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人权,想怎么整就怎么整,简直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28.html

成都 温江县(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4-04: 温江柳城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鱼凫路64号
邮编:611130
电话:02882722751
所长:李鹏飞13982069069
黄凯17713623150
张伟18982138307
杨晓波18982138291
张湖18982138301
吴巍18982138279
彭博17761206797
马华军18980707275
卢智双13668181111
程麟18982138284
黄志18982138287
雷红斌18982138296
刘昕江13881877739
陈明哲13880165429
陈家林13990750702
张超18982138295
李广清13880968128
蒲留全13882165007
雷怡18982138278
杨健伟18982138303
杨德才18982131515
徐亚男13550078958
兰曦雪18682735677
李召18982138278
万远龙13094448404
杨宏林18982138280
汤欣雨18010625971
陈亮18982138292
罗建刚13880978512
赵克克15952308491
张黎18782138278
乔鹏飞18982138583

2020-01-07: 蔡良18982138596
云溪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云溪路388号,
邮编611130
028—82724167

所长:周科挺18982136599
副所长:冯绍林18982138028
教导员:覃松18982138118
蔡良18982138596
郑昌林18982138319
朱海波18982138313
史杰18982138325
周科挺18982136599
罗建18982138316
李明18280430852
樊猛13880465557
杨学燕18982138329
张伟18982138201
陈江18980581616
杨淞麟18108063705
王茂迪18982138345
袁安超1898213831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余碧兴,女,去世前刚满50岁,家住四川省温江县涌泉镇前锋大队。她是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曾两次去北京上访护法,多次遭到温江县邪恶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残酷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余碧兴始终“坚修大法紧随师”,用正念去铲除邪恶,用慈悲去救度世人,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2001年9月25日上午,我和余碧兴带上真相资料,到都江堰市柳街场镇。这天正逢赶集,人很多。我们开始向世人发真相资料,一条街还没发完,就被两名当地警察发现并强行带到柳街派出所,问我们姓名、住址,我们不回答。一名警察要撕毁《转法轮》宝书时,我们就向他讲不能撕书的道理:撕毁这本《转法轮》对他生命的永远不好,对他家人也不好,同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干扰。他说:“你们说这本书这么好,你们能背吗?”我们说能背,然后就从“论语”开始背书。这名警察魔性重,还是要撕书,我们就先后上去保护《转法轮》,但被另外两名警察摔倒在很远的地上,《转法轮》还是被他毁了。毁书后,这个警察心里很不舒服,吃不下午饭。

后来,他们又强行把我们带上车,送都江堰市公安局,我们不配合。一个高个子长相文静的警察上来用脚猛踢余碧兴的腰部、臀部,我们被强行带上手铐摔上车。警车到市公安局时,里面正在开会,说今天不收人,警车只好往回开。在路上我和余碧兴发正念脱出手铐准备跳车,当车开到一个名叫翠月湖的地方时,我先跳车,摔伤了头脸,但心里还明白,知道应该离开公路。过了很久不见余碧兴,不知她怎么样了。后来我又去跳车地点问当地人。当地人说,当时是下午4点多钟,突然从面包警车里摔出一个黑色东西,他以为是车上掉的东西,就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人,但警车一直没停,开跑了。群众只好给110打电话,110带来的医生检查确认余碧兴已经死亡,就叫来徐渡火葬场的汽车,把余碧兴的遗体送到了徐渡火葬场。我又去徐渡火葬场察看了余的遗体,并随后通知了她的家人。

余碧兴去世后,柳街派出所恶警散布谣言,迷惑不知真相的群众,企图败坏大法形象。而温江县警察却在余碧兴家人办理丧事期间,日夜派人守候,妄图抓获与余碧兴一起流离在外的大法弟子。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