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西 >> 北海市(南珠宾馆洗脑班) >> 陈晓, 女, 47

个人情况: 经营服装店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西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6-14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陈晓
夫妻/父母: 陈龙超 谭泽桢(谭泽珍,谭泽帧,谭泽贞)
女婿: 林鸿滨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26: 一家人遭迫害 广西北海海警孤舟漂洋过海
四十七岁的林鸿滨,武警广西边防总队北海市海警支队退伍军人,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早上七点多钟与妻子陈晓被警察入室绑架,妻子的胳膊当场被警察打断,他被戴着手铐抱着一岁的儿子关押,几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广西宾阳黎塘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林鸿滨与妻子陈晓及岳父岳母多次被非法抓捕,并遭受严重迫害,陈晓的奶奶在忧患和惊吓中撒手人寰。幼子一岁多与父亲生离,两岁多又与母亲生离,孩子跟着外公外婆,有时会叫外公“爸爸”,叫外婆“妈妈”,当纠正他时,孩子会恳求说假装一下吧!

为躲避中共的迫害,林鸿滨二零一一年三月不得不冒着危险,一叶孤舟在海上漂泊,以期获得自由。他最终到了澳洲。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悉尼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悉尼第二大商业区帕拉马塔(Parramatta)市中心举行集会,呼吁澳洲政府采取行动,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林鸿滨讲述了他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的亲身经历。

一、修炼法轮功 助人为乐

林鸿滨说:“我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来到广西北海市海警支队当一名边防武警战士,有着一颗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捍卫正义的心,更喜欢人民警察这份崇高神圣的职业。一九九六年在北海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陈晓,放弃了回家乡当警察的工作,在岳父母家生活了。”

林鸿滨和妻子一起经营服装店,妻子炼法轮功后变化很大,身体变健康了,人也开朗了,生意越来越红火。听她说法轮功是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那时我就心动了,我也喜欢做真诚的人,我就看了《转法轮》的书,觉得很好,教人向善,不为名利争斗烦恼,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就这样我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开始学炼法轮功。”

作为法轮功修炼者,林鸿滨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他的心态变好,脾气也好了,不再喜欢争斗,时时牢记李老师的教导,事事能替别人着想,真诚待人,每当遇到矛盾时都能找自己的原因,所以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人们都喜欢靠近他,喜欢与他交往,认为有安全感,值得信任。夫妻之间真诚相待也互相理解包容,生活气氛也变得和谐温馨。林鸿滨说:“炼功后更能增强我的吃苦和忍耐能力。我自己亲身感悟到大法能净化人的心灵,提高人的道德!”

林鸿滨说:“在我的心里,法轮功是一套利国利民的好功法,我认为真善忍可以让世界充满爱,我喜欢把这份美好的礼物与所有的人分享。于是我下定决心留在北海和妻子一家人洪传法轮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我一家人都学炼法轮功,我的岳父把自己一栋三层楼房无偿的专门做学法炼功点,我负责义务教别人学炼并免费送书等。每当我看到他们身心都变得健康时,我心里也感到无比快乐。我发现自己变得喜欢帮助别人了。”

在北海的农村里村民们都喜欢聚在一起赌博和吵架。为了让更多善良的有缘人修炼受益,林鸿滨经常和妻子岳父岳母一起到农村去洪传法轮功,义务教村民们学炼法轮功,很多村民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健康了,也不再赌博了。每逢周末村民们就租车一起出来参加北部湾广场的一千人的集体炼功,壮观的炼功场面真是北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看到这么多人都脱离病痛、人心向善,林鸿滨感到自己也慢慢变得无私了,也感受到助人为乐的快乐。“从此我的人生活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了。一家人如今没有病痛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由衷地说法轮功是幸福快乐的源泉!”

二、夫妻俩被非法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北海市政法委“610”与政保支队公安警察非法搜查林鸿滨家,并将他家两百多平方米的羊毛地毯、音响、扩音器、法轮功书籍、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等图像全部抢劫走。

一九九九年十月,林鸿滨与妻子陈晓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陈晓十月四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驻北海市办事处,非法拘禁四天,提审时被广西区公安警察打了一个大耳光,当时真是眼冒金星。被劫持回北海,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陈晓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她的体重只有九十斤,却被男警察(后来遭报应死亡)用大约25公斤的工字形铁链锁住她的双手和双脚,使她的腰无法伸直,站起来只能90度行走,还用拇指手铐锁住两个大拇指,吃饭睡觉和日常活动都不能摘,一直戴着这种沉重的死犯用的刑具,她被锁了十四天,还给她挂个牌,上面写着“反革命罪”,让其他人来拍照。

当时林鸿滨在北京被北海市国保支队的陈崇耀(支队长,因报应前几年已经死亡)带回北海。3800多元人民币现金和一台价值2000元人民币的诺基亚手机在北京被陈崇耀拿走,没有给任何手续和凭证。林鸿滨被非法关押在北海市第一看守所,大概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广西南宁男子第一劳教所。

而妻子陈晓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广西女子劳教所,因坚修而被罚蹲8天,后转为坐小牢(关禁闭)13天。当时十二月份寒风刺骨,在牢里要穿单衣光着脚丫,睡石板凳,每到深夜才给一张薄得如纸的烂被单度过夜晚。连续罚21天不许洗澡。她经常被罚超负荷的劳动,每天做工长达二十小时。长期被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由于坐小牢被罚1000分而被延期10天劳役。行凶人是广西女子劳教所李大队长和梁队长。

一次陈晓因为炼功被关禁闭,禁闭十天之后放出来在夏天烈日下罚走大操场,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与她一同被罚的还有一位北海的法轮功学员张旭及一位吸毒人员。他们一连走了三天三夜恶警还不让停下来。那个吸毒的忍受不了这无休无止、生不如死的痛苦,跑上三楼跳了下来。恶警们慌了,才让陈晓、张旭停下来。这件事情当时广西女子劳教所人人皆知。

在广西南宁第一劳教所,林鸿滨被强迫无工资的劳动,每天工作超过十小时。陈晓还没从劳教所回家,她的母亲谭泽桢又被劫持进劳教所。

四、妻子陈晓再次被非法劳教所

妻子陈晓两次被劳教迫害,共四年,期间被强迫做奴工;非法洗脑数次,最长一个半月,搞得生意做不成,儿子无法照顾。

因在家常受到公安部门的干扰,人身自由受到侵犯,陈晓被迫离开家,到北京上访被绑架,一九九九年十月四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驻北海市办事处,非法拘禁四天,被劫持回北海,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610”闯进家里,绑架林鸿滨。当时,陈晓也被一同上门的警察打断了手臂,推上警车押走。后来“610”发觉陈晓手伤的很重时,他们怕承担责任,直接把她送到北海市人民医院就不管了,父母自己花了四千元医药费。当第三天复检时才发现医院档案室、归私人保管的手术前X光片被公安人员私自取走。

陈晓说:“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丈夫又被劫持去坐牢,母亲于十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去洗脑,祖母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去世。我父亲要上班,我手臂当时活动不便,家里剩下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儿子没人照料,生意没法打理。本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真是刻骨铭心啊!”

二零零三年四月,陈晓上街贴真相传单,被治安队员绑架,当场被打得面部都变形了,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她儿子只有两岁。

关禁闭:一次关十天,有的大法弟子被连续关两次。女队的禁闭室窄小狭长,里面只有一块石板当床,上有一块烂布絮,还有一个水龙头、一个厕所,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口,禁闭室的顶上有可开合的监视天窗。进了禁闭室不给肉吃、无洗漱用具,卫生用品不一定有,有的人来例假了也不给卫生用品。冬天不让穿厚衣服,冻的睡不了。到了夏天,禁闭室里石板下的蚊子少说也有几百只,单那嗡嗡的叫声就吵得人无法入睡,更不需说蚊子的叮咬之苦了。

中共十八大前夕,以维稳为借口,在全国各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陈晓与母亲谭泽帧相继被中共当局绑架至洗脑班非法关押,强制转化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政法委“610办公室”(现挂牌“维稳办”)的不法之徒,开两辆小车到陈晓自家开的服装店内强行将陈晓绑架至设在当地戒毒所内的洗脑班进行迫害。

当时林鸿滨为躲避中共迫害,二零一零年初一直流离失所在外,商店无人管理。

七、漂洋过海澳洲团聚

林鸿滨和陈晓从劳教所、监狱回家后,当地610政法委还是把他们当作犯人对待。警察经常晚上九、十点钟来敲门,要找谈话,把家人吓坏了,害怕再把他们抓走。林鸿滨上班610的人就到单位去找麻烦。每年都搞洗脑班把他们夫妇俩都抓去“上课”。

林鸿滨说:“从监狱回来后,我以为可以自由了,没想到我更像个犯人。由于政法委‘610’、公安警察经常晚上九点多十点钟睡觉时敲我家的门,要找我出来谈话等骚扰,把家里亲人们都吓坏了,害怕我被劫持。我上班他们就到单位去找我麻烦。每年都搞洗脑班把我们绑架、非法拘禁。我家被政法委‘610’、公安警察长期视为监控对象,搞得我们家没得安宁过。我的爸爸妈妈也为我提心吊胆的。让我感到在这个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的绝境。我是个合法公民,公安警察长期把我当犯人对待,我觉得对我太不公平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强身健体却受到社会的歧视和迫害。在这个权大于法的社会里我们投诉伸冤没门,律师不敢受理我们法轮功的案件,不敢伸张正义,害怕受牵连怕掉官怕报复等。人间真理正义在哪?我为这个社会感到悲哀绝望。”

林鸿滨感到这一切太不公平,于是他想到了逃出来。他没有开过船,但是通过看书了解到一点开船的知识,又通过朋友帮忙用他开淘宝店卖的衣服赚到的钱,买了一只废弃的小铁船。

林鸿滨说:“在二零一一年三月离开家人,在千变万化的汪洋大海里面,我感到自己如此渺小,但是我用智慧、胆量和毅力征服了一切逆境,九死一生中获救,得到民主国家真正的人权和自由。”“和亲人一别又是四年,我爸爸病逝也没有办法回去见他最后一面,妈妈病倒也没有办法在她身边尽孝,妻儿和亲人那种相思之苦,但是我现在不能回家去。”

至二零一四年,“610”政法委政保支队公安警察大约非法搜查陈晓家近20次,监听电话,长期跟踪家人和监视住宅。

二零一四年十月,在澳洲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陈晓和儿子终于得到了澳洲的移民签证。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陈晓和儿子买了飞机票出国时,在广州白云机场边境检查处却被阻止上飞机,机场警察说她的护照在二零一三年七月就已经被取消,并在护照上面剪了一个角。陈晓非常伤心。当陈晓再一次申请护照时,却又被边境处警察拒绝。

二零一五年二月初,陈晓孤身一人铤而走险的到了异国他乡泰国寻求庇护。然后澳洲政府伸出援助之手,几个月后,林鸿滨与妻子陈晓和儿子终于在澳洲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6/一家人遭迫害-广西北海海警孤舟漂洋过海-413988.html

2015-10-17: 一家四口遭迫害 广西北海陈龙超控告江泽民
广西北海个体经营者陈龙超,与妻子谭泽桢、女儿陈晓、女婿林鸿滨,一家四口都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他们心性提高了,诚信买卖,热情待客,生意较好,一家人生活的和睦、幸福。
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却毁了这个幸福之家。陈龙超说:“十六年来,我家被非法抄家二十次以上,抢去《转法轮》等法轮功师父著作若干,抢去二十一寸彩电、碟机、音箱等物资一批,甚至连个人的手机也被当成作案工具被“610”非法没收。”更让难过的是,陈龙超的母亲因亲人造绑架在惊恐中离世,年幼的外孙儿眼见父母被迫害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

今年八月二十二日,陈龙超向最高法院、检察院提交了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已被签收。

陈龙超自述一家人因修炼大法而遭中共迫害的情况:

(一)我所遭受的迫害

“610”洗脑班就是迫害炼功人的重要手段。二零一二年底,一天下午,“610”又闯进我家绑架我女婿林鸿滨,一看他不在家,就很不高兴,我讲了几句,就触怒了他们,那头头就下令将我推上车,拉去洗脑。洗脑班由市政法委领导亲自督阵,还从外地聘请来所谓诬陷法轮功有经验的“老师”。我被非法关押在单间,由所谓的“老师”三班倒对我强制洗脑。就是不停地放那些诋毁法轮大法的录像,读那些所谓的批判文章等,还对我威胁说,不转化就送去劳教。整天学习、批判、写体会揭批等。我在那里被非法关押洗脑一个月。

在这场迫害中,我还被剥夺了我的作为国家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信仰自由权、知情权、探视权,具体如下:

1、因我家四人炼功,三人曾被枉判劳教、劳改,有时三人都关在狱中,我天天都挂记他们的安危,日日企盼“会见日”到来。但按监狱规定的日期探监也得先向单位领导报告,等待上级批准。有一次虽然单位派人随同监视我行动,可是仍不能会见。这是对炼功人用其家属的严重迫害,是对法轮功群体人员的极大侮辱、极大犯罪。

2、我妻子在被非法关押在广西女子劳教所期间,劳教所经常找借口,以其表现不好为由,取消家属每月可以在规定安排会见一次的机会,不准我们见面。公民应有的知情权、探视权全被剥夺,从北海到南宁,每次探监要花一整天。为早点排队办手续,连饭也顾不得吃,有一段时间我家三个亲人都在南宁劳教所,但劳教所一个也不准我看。

(二)我妻子遭受的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妻子谭泽桢被非法拘留五次,劳动教养二次,劳教期间还被强迫做奴工,累计三年零九个月;强制洗脑三次,共三个半月;非法传讯、协查调查多次,每次都在二十四小时以上,由“610”、公安、国保实行车轮式审讯迫害。

迫害开始之初,谭泽桢在北部湾广场炼功和与功友在家学法,均被绑架和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上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她因为坚信大法、不放弃信仰被延期一年。两年谭泽桢受到恶警、夹控、值班等人辱骂、盘剥、殴打、惩罚等种种折磨。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晚、六十二岁的谭泽桢在北海市海角路水产公司门前电灯杆上贴“法轮大法好”传单被海城区中街街道办事处苏进忠绑架。七月九日,当家属去市海城区公安分局要人时,得到的却是一张劳教通知书,非法枉判一年零九个月劳教。

谭泽桢在广西女子劳教所期间因不承认罪犯的身份,点名不答“到”,和队长说话时不下蹲,于是那段时间每逢点名后便被捆绑在床架上,多次捆绑后造成呕吐不止才不绑了。

我妻子在劳教期间,我每月都拿出她部份退休金给她在狱中使用。没想到社保局有文扣发法轮功劳教人员的退休金,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也不得跟其他退休人员一样增加退休金。而在她解教之后,需要办理续领退休金手续时,却声称要先补交齐所谓多领的八千多退休金,否则不予办理。作为市百货公司退休职工的她上京上访、被劳教后,市610还与公司领导来找我,声称要交五千元对她的教育费,但被我拒绝。

在这些年的迫害中,我妻子也被剥夺了作为国家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信仰自由权、知情权、探视权。在她被劳教迫害期间,不允许亲人去探视她;还有,在二零零四年七月,她和其他几个功友的亲属一同租车去广西黎塘监狱探望被非法劳改的女婿和功友,也不准探监,还遭到了隔离审查,搜身拍照、做笔录,搞了一天没有见到亲人。当时主要负责人是北海“610”韦宇江(610韦宇江办公室电话:0779-2091618)。

(三)我女儿遭受的迫害

我女儿陈晓曾被劳教迫害两次,共被非法劳教四年,期间被强迫做奴工;非法洗脑数次,最长一个半月,搞得生意做不成,儿子无法照顾。

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陈晓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强迫戴着死人犯戴过的枷锁,就是手脚连在一起,直不了腰,受尽折磨。陈晓也被多次关禁闭,第一次关禁闭时正是九九年十二月份,寒风刺骨,陈晓被逼穿单衣光脚丫睡石板,每到深夜才给一张薄得如纸的烂被单裹身。还连续罚二十一天不许洗澡。一次陈晓因为炼功被关禁闭,禁闭十天之后放出来罚走球场。一连走了三天三夜恶警还不让停下来。

二零零二年五月,“610”闯进我家,绑架陈晓丈夫林鸿滨。那天,我女婿是双手戴着手铐,抱着一岁的儿子被押上警车的。当时,我女儿陈晓也被一同上门的警察打断了手臂,推上警车押走。后来“610”发觉陈晓手伤的很重时,他们怕承担责任,直接把她送到人民医院就不管了,我们自己花了四千元医药费。

二零零三年四月,陈晓上街贴传单,被治安队员绑架,当场打得面部都变形了,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她儿子只有二岁。

(四)我女婿所遭受的迫害:

我女婿林鸿滨曾被枉判两次,一共被非法关押八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上京上访,林鸿滨被非法劳教二年,并被强迫做奴工。

二零零二年五月,因挂法轮功真相横幅,林鸿滨被枉判劳改六年,关在广西黎塘监狱,受尽迫害。林鸿滨被捕之时,正在家中和儿子一起。北海市海城区的警察都来了,有五、六辆警车包围他家。把林鸿滨戴上手铐,他还抱着儿子,被带上警车,到了派出所后仍一直戴着手铐抱着儿子被逼供,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点,历时十多个小时,直至家中来人才把儿子接回。在这期间遭到毒打,父子俩没有获得任何食物,而且没有一丁点儿对幼儿的人道照顾,儿子的屎尿就拉在爸爸的身上。孩子抱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大人就害怕。

(五)我家遭受的其它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的母亲也在迫害中不幸离世。在二零零二年一天中午,“610”闯进我家绑架我妻谭泽桢时,在万分惊恐中,我的母亲不幸摔倒在地,造成严重骨折,卧床不起,不久就离开人世。

迫害给整个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还有十六年来全家人长期所遭受的极大的精神上的伤害,几乎要把我、把我们整个家庭整垮。

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晚,市“610”、公安局、广电局一伙十多人非法闯入我家,强行拆除我们请人安装的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接收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当有什么“大事”,或敏感日子,“610”都会来所谓“关照”我家,通知我人不要外出,不能做什么事情,居委会领导也亲自登门问这问那,叮咛一番,就连新年贴什么对联都悄悄来察看。有一年,发现内容不合他们心意,就在晚上派人爬上阳台将春联撕掉。“610”、国保、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结伙闯宅抄家都极少穿制服,也不出示任何证件。亲人被绑架之后,都是我们自己去打听其下落的,至于拘留书、判决书等法律文书极少接到,或过后由他们口头通知,搞得我们真是心无宁时,家无宁日。

以上是我和我家人所遭受的迫害,而这场迫害的元凶就是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7/一家四口遭迫害-广西北海陈龙超控告江泽民-317535.html

2012-08-20: 广西北海市陈晓与谭泽帧被绑架至洗脑班
近期,中共当局在十八大前夕,以维稳为借口,在全国各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广西北海市林鸿滨的妻子陈晓与岳母谭泽帧相继被中共当局绑架至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迫害。

2012年8月13日,政法委“610办公室”(现挂牌“维稳办”)的不法之徒,开两辆小车到陈晓自家开的服装店内强行将陈晓绑架至设在当地戒毒所内的洗脑班进行迫害。

陈晓被抓捕的十几天前林鸿滨的岳母被绑架至同一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迫害。

据悉,北海市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洗脑班进行迫害。

林鸿滨由于修炼法轮功一直遭到中共的迫害,为躲避中共迫害,2010年初至现在,一直流离失所在外,目前,陈晓家中有一个11岁的孩子无人照看,商店无人管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1784.html#12819222254-1

2005-09-19: 谭泽桢的女婿叫林鸿滨,是广西北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他原在部队后转业到地方,和妻儿一起住在岳父家:广西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

林鸿滨修炼大法全家受益,其乐融融。不料自从1999年的7.20大法遭到迫害后,一家人饱受牢狱、惊恐、生离死别之苦。林鸿滨和妻子陈晓、岳母谭泽桢多次被抓、被关,陈晓的老奶奶在忧患和惊吓中撒手人寰,家里几年来总共被抄家8次,林鸿滨的幼子一岁零一个月与父亲生离,两岁零一个月与母亲生离,从1999年的7.20至今全家仅有两、三个月的团圆时间。

7.20之后不久林鸿滨即赴北京说明大法真象,后又回到广西走访同修切磋,之后被非法判劳教。陈晓也被关進劳教所。一次陈晓因为炼功被关禁闭,禁闭十天之后放出来罚走球场。与她一同被罚的还有一位北海的同修张旭及一位吸毒人员。他们一连走了三天三夜恶警还不让停下来。那个吸毒的忍受不了这无休无止、生不如死的痛苦,跑上三楼跳了下来。恶警们慌了,才让陈晓、张旭停下来。这件事情当时广西女子劳教所人人皆知。

陈晓还没回家,她的母亲谭泽桢又被劫持進劳教所。谭泽桢被非法判一年劳教。她因为坚信大法、不放弃信仰被延期一年。两年中谭泽桢受到恶警、夹控、值班等人的辱骂、盘剥、殴打、惩罚等种种折磨,然而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最后七个月谭泽桢以点名不答到等方式不配合邪恶、反迫害。恶警引诱她:如若答到明天放人,被她拒绝,最后终于堂堂正正的闯出劳教所。

林鸿滨、陈晓从劳教所回家后,生下儿子融融。可是没想到在孩子刚过完一岁生日不久,外婆刚从劳教所回家两个多月,林鸿滨因挂大法真象横幅被捕,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关在广西黎塘监狱。

林鸿滨被捕之时,正在家中和儿子一起,当时多辆警车包围他家。当他双手被铐之后仍然抱着儿子,就这样戴着手铐一直抱着儿子上了警车,戴着手铐抱着儿子在审讯、逼供中度过被捕的第一天。这一天一岁的小儿子没有获得任何食物,直到天黑以后才让亲人接回家。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小融融看见大人就害怕。

一年后陈晓因粘贴大法真象被捕,非法判劳教三年,现在广西女子劳教所受奴役,并已被洗脑。

谭泽桢回家后也不得安宁,曾被抓進洗脑班一次,被抓去派出所一次,曾被恐吓判劳教三年。一次被非法劫持后回到家,老奶奶惊恐过度,不多时日即亡故。老人几年来惊吓出了心脏病,好不容易盼得媳妇出狱,可是却眼见人身安全朝不保夕,孙女婿、孙女几番進出牢笼,老奶奶终于无力再支撑,撒手西去,享年九十岁。

现在融融四岁了,跟着外公外婆,有时会叫外公:“爸爸”,叫外婆:“妈妈”,当纠正他时,孩子会恳求说假装一下吧!意思是让外公、外婆扮演一下他的亲生爸爸、妈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718.html

2004-06-13: 陈晓,女,31岁,住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电话:0779-2024426.被关押一次;1999年10月8日被判劳教1年,延期10天;被抄家7次。

受迫害情况:我因在家常受到公安部门的干扰,人身自由受到侵犯,被迫离开家到北京上访。于1999年10月4日被关押在北京驻北海市办事处,非法拘禁4天,提审时被广西区公安干警打了一个大耳光,当时真是眼冒金星。送回北海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坚修而被戴手铐和十几重的脚锁链共15天。行凶者是第一看守所第9仓的石管教。后被送往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因坚修而被罚蹲8天,后转为坐小牢13天。当时12月份寒风刺骨,在牢里要穿单衣光着脚丫,睡石板凳,每到深夜才给一张薄得如纸的烂被单度过夜晚。连续罚21天不许洗澡。小牢出来后继续罚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钟才得睡觉。每天围绕着操场走方块,共罚3天。经常被罚超负荷的劳动,每天做工长达二十小时。长期性被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由于坐小牢被罚1000分而被延期10天劳役。行凶人是广西女子劳教所李大队长和梁队长。在2002年10月16日被强行抄家时被一年轻的公安巡警打断左手上臂造成粉碎性骨折,在北海市人民医院住院。当第三天复检时才发现医院档案室、归私人保管的手术前X光片被公安人员私自取走。公安局巡警大队不肯承担责任,不肯交纳住院手术费贰仟三佰元。2002年10月16日丈夫又被劫持去坐牢,母亲于10月24日被劫持去洗脑,祖母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于同年11月23日去世。我父亲要上班,我手臂当时活动不便,家里剩下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儿子没人照料,生意没法打理。本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真是刻骨铭心啊!

北海市(南珠宾馆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779)

2020-10-25:
北海市上海北路居委会办公室电话:0779-2058806
责任人:李铭(主任) 裴承章(书记)电话:15278903836
高德镇一居委办公室责任人:邓志文电话:13878953667
高德街委责任人:曾文权电话:15278907029
2019-02-25:洗脑班:
地址:广西北海市银海区银新中一路银滩新村3区11苑c5-6号
电话:0779-3933369

2018-09-22: 北海市洗脑班在广西北海市银海区“如家乐宾馆”,地址:广西北海市银海区银新中一路银滩新村3区11苑c5-6号 电话:0779-3933369.北海市洗脑班头目罗家俊。

广西北海市铁山港区政法委
地址:广西北海市铁山港区行政中心5楼504室 邮政编码536000
电话:0779-8610005 邮箱:zfw8610005@sina.com
陈文初(书记)
李焕辉(维稳办主任)
林胜峰电话:18677790022

北海市政法委
地址:广西北海市银海南路东13号 邮政编码536000
电话0779-2053291 3202590 执法热线1600160
刘志明(书记)
莫华福(综治办主任,)
张北雁(政治部)
姬伟(政治部)
黄永东(政治部)

北海市合浦县政法委
地址:广西合浦县廉州镇中山路44号 邮政编码536100
电话:0779-7285005
庞学强(书记)
陈德(维稳办主任)
彭克斌(综治办主任)

2018-05-30: 铁山港区政法委副书记林(某}电话号码:18677990022
叶逢强电话号码:18177972398

广西北海市政法委地址:广西北海市银海南路东13号 邮政编码536000
电话0779-2053291 3202590 执法热线1600160
刘志明(书记) 莫华福(综治办主任,72年出生) 张北雁(政治部) 姬伟(政治部) 黄永东(政治部)

北海市合浦县政法委地址:广西合浦县廉州镇中山路44号 邮政编码53610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2-01: 罪恶的广西女子劳教所(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11991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