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3-0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 >> 张国军(张国君),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五常市
拘留时间: 2004年6月4日上午被绑架。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6-0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国军(张国君) 白玉芹(白玉琴)
兄弟姐妹/伯父母: 白玉芬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1: 遭种种残忍折磨 黑龙江五常市吕志范控告江泽民

黑龙江省五常市二河乡吕志范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残忍折磨。吕志范近期控告江泽民。

四十九岁的吕志范控告说:“我想做一个好人,却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打压,看到师父和大法被谣言和诽谤恶毒攻击,我多次进京上访、讲真相,却被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亲人受牵连,美满的家庭被拆散。”

下面是吕志范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份走进大法修炼的,得法后我严格按照 “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妻子满意、女儿高兴,全村人都说我炼法轮功使我变成了一个好人,脾气改了,象换了另外一个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进京上访,被二河乡派出所所长孔凡清带人追捕拦截、我在哈尔滨市火车站被非法绑架,关押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因为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炼功,受到警察与犯人的辱骂、拳打脚踢,开飞机(背手,180°弯腰到最低处,头顶墙,长时间一个姿势站着),腮拳(专门打脸),窝心脚(专踢要害部位和心口窝,疼痛难忍),用皮带猛抽,我被这伙恶徒折磨得长期大小便失禁,看守所的管教甚至让死刑犯把我踹到大铺底下,他们骑在我的身上,当时我被打的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烂,不给盖被子,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得浑身发抖。我的亲人送来的食品、衣物全被牢头抢走,在这样的艰难和痛苦中度过了3个月,才被释放回家。

派出所所长孔凡清以办案经费为名,一次性从我妻子手中敲诈勒索了4000元钱以饱私囊;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又勒索我所谓的抵押金2500元、车费500元,使我遭受经济迫害达8000多元。从此使我的家庭债台高筑,蒙受很多世人与亲朋的不解,笼罩在恐怖迫害的阴影之中。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又一次去北京上访,中途我们同去的19名同修在火车行至背阴河车站时,冲上来十多个警察,把我们劫持到拉林分局,随后被强行非法关押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我和张国军等九人被关在一个监舍里。警察每天逐个提审,逼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保证书”。我们抵制这种迫害,坚持学法炼功,遭到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辱骂殴打。这期间,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杨松朋伙同另两个谎称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办案人员的人进行提审。在提审张国军时,因张怀揣一本大法书,这伙人蜂拥而上来抢书,张国军拼死保护大法书不放,杨松朋狠毒的把张的双手搬到背后,残忍的将张的本已冻伤的十指齐刷刷地撅断,白花花的骨头碴子翻露在外面,惨不忍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1/遭种种残忍折磨-黑龙江五常市吕志范控告江泽民-313980.html

2015-07-25: 黑龙江五常市白玉芹自述自己与丈夫受迫害经历

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没修炼前,我虽然表面上有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我的家庭并不完美,因为丈夫张国军从三十几岁就开始赌博,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人。为此,我经常和他吵架生气也无济于事,他还是天天赌,年年赌,恶习不改。我想跟他离婚,可是看着一双渐渐长大的儿女,又不想让他们失去家庭的温暖,我就想熬吧,渴望着哪一天丈夫能转变,好好过日子。

就这样从年轻一直盼到五十岁的时候,张国军依旧照赌不误,而且越赌越甚。在单位上班他是保管员,为了赌钱锁上仓库的门说走就走,付货的时候找不着人。后来领导让他收款,锁上钱柜找不着人是经常的事,还家里外面的撒谎,是家里管不了,单位的领导也管不了,因为长期的生气,我经常失眠,患上了心脏病、脑神经痛和腰疼病,我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

一天我正在家躺着,单位的同事来找我,说起来去炼功,现在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可好了,我说这种功法管不管不生气,她说管,还管病哪!我就这样跟她去了,炼功音乐一响,心里从未有过的敞亮,就这样走入大法修炼。通过学法,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我再也不会生气了,思想道德随之升华。

一九九七年张国军得了皮肤病,满身满脸都是,到后来严重的脸都肿了起来,肿得面目皆非脸上身上都是血,晚间睡不着觉,白天啥也干不了,在当地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我一看这也不行呀,就对张国军说,你跟我到哈尔滨去看病,要不然就跟我炼法轮功。他说我跟你炼法轮功吧。神奇的是他炼功三、四天就脱皮,五、六天皮肤病奇迹般的消失了。邻居问我们用什么药好的这么快,我们说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炼法轮功炼好的。而且他最大的恶习赌博也改掉了。这些在我们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用“真、善、忍”为准则面对周围的一切,我们家当时开小卖店,大人、小孩都喜欢到我们家买东西。大法带给我们家的美好,我们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夫妻去省政府上访。可我们面对的是大批全副武装的军警、防暴队。我们先后被拉到一所学校,傍晚又被五常公安局去车接回。回到五常公安局,强迫我们看污蔑、诽谤大法的录像片子。有个警察叫王志明的,逼着我们写保证书,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允许回家。接着,当时的前進派出所、街道、单位轮番找我们,逼我们写保证书,悔过书。张国军的单位来人劝:写个保证书就完了。张国军说,刀压脖子我也不写,江泽民来了我也说炼。一天他单位来了几个人,拿着文件,宣布对张国军开除党籍,要张国军签字。张国军说,大法改变了我,我知道怎么做人了,签。

一九九九年张国军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天门广场警察非法抓捕,送到五常驻京办,之后押送回当地,被关進五常看守所,十五天后转移到五常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年末,我们俩被迫流离失所。我们刚走,派出所警察康文学开车来追问我俩的下落。我多次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可他被名利迷住心窍,一意孤行的一直想迫害我们俩。后来他调到五常市看守所任指导员,没等上任就得了脑出血。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们俩决定進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在拉林镇被截回,关進拘留所。我当时写出申诉,我没犯法犯罪,信仰自由,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后被吴所长撕了。张国军坚持学法看书,被政保科杨松鹏带来警察把他受伤的手指拧掉了,膀子当时就不能动了。那个警察吓坏了,把书还给了我,可还是把我们俩又送到监狱。关了四十多天,向家人勒索一千五百元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我们和几个同修再次進京上访。火车到达天津火车站,因同修没身份证都分散着住,结果张国军去火车站候车室,当晚就被抓。我早上出去吃早饭的时候,同去的同修在住处也被抓。我只身一人,坐车到了天安门广场。我观察广场上便衣警察、武警象发疯一样扑向手举“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条幅的法轮功学员,一拨接一拨。这时从我侧面来了三个女警,向我要身份证。我说看风景还要身份证吗?她们愣了一会儿,说师父的名字,问我认不认识。我说认识,紧接着问是好人是坏人。我终于喊出压抑已久的心声:我说那是我师父,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同时上来两个男警,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推上车,挡风玻璃开着,我头伸向外继续喊,一小警察打我两个嘴巴。后来,我们俩被五常公安局押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一直睡在水泥地上绝食抗议。他们强行要插管灌食,被我丈夫(张国军)拒绝。就在绝食绝水生命垂危的时刻送医院抢救,几乎脉搏摸不到了,在亲友强烈要求下,我俩才被放出来。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被不明真相人举报,公安局国保大队战志刚,王志明伙同团结派出所警察以收电费为名,闯進我家非法抄家。从床底下把存折拿到手,被当时在场的小姑子一把抢过来。我和张国军、小姑子夫妻和刚進屋送菜的妹妹五人被绑架到五常第二看守所。

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对张国军说,这次你就别想出去了。这次我受到的迫害也是非常严重。五个半月一直睡在水泥地上,褥子底下是湿乎乎的。我又开始绝食抗议。后来他们让犯人把我抬出去,双手铐到背后的椅子上,撬不开嘴就从鼻孔插管灌食。一天我炼功,警察刘雪峰不由分说拳脚相加,鞋都踢飞了。指使犯人小朱拽我的头发强行灌食,后来所长白云飞说你绝食会付出代价的。有个警察(陈胖子)要强行给我打针,我严厉的对他说,这是变相迫害,没有打成。他说法轮功死一个人象死个鸡,死了就拎出去。一天,好几个警察進屋给我戴脚镣子、手铐和几个同修一起关進很冷的屋子。脚脖子磨出了血。三九天没铺没盖窗户开着,寒风吹着。没暖气躺又躺不下。我被迫害的咳嗽不止,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放了我们俩。到家看发现大腿一摁一个坑,脚背肿的很高,接着咳嗽吐血,走路艰难。后来坚持炼功才有所好转。

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五常公安局伙同团结派出所叫门、砸门没成,调来一辆车砸碎玻璃强行入室。警察没進屋之前,张国军跳楼腿部致粉碎性骨折,骨盆破裂,他们强行入室后,让我上墙角蹲着。屋里所有财产洗劫一空。把东西物品乱扔一地,张国军兜里有一千八百元钱被他们抢走,他们抄我家,押我上警车,围了满院子人。关押期间我拒绝穿号服,不报号,一警察满嘴脏话骂我。后来公安局来做笔录,我一概不答。在监号面对的是又一次精神的摧残和肉体的折磨。我被迫害的不能進食,喘不上气儿,上医院检查还戴着脚镣子,检查结果是肺腹水、肺结核有窒息危险。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放回。国保大队战志刚又勒索二千元还说这是少的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我们俩到五常循礼派出所办事,张国军和我被一个据说是副指导员的劫持到二楼,问我们这些年都在哪儿。我说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了。一警察办公,张国军向他讲真相,他们拒绝不听,还打电话叫来人把我们带走。这样他们又非法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拘留我们十五天。后又被五常六一零劫持到东方红街道。付彦春暴跳如雷并说奥运会前你们谁也不能進京,街道书记乌纱帽都押在那了。街道姓桑的女的要监视我们住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5/黑龙江五常市白玉芹自述自己与丈夫受迫害经历-313048.html

2008-07-22: 黑龙江五常大法弟子董晓东等被迫害的情况

据悉,五常大法弟子董晓东在一星期左右被恶警秘密转移至哈尔滨企图加重迫害。徐艳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孙秀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均已送到哈市邪恶的劳教所被迫害。

黑龙江五常大法弟子张国军、白玉芹夫妇已于7月19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8-07-08: 哈尔滨五常大法弟子被迫害消息

2008年7月4日下午,五常大法弟子张国军、白玉芹到派出所给女儿取身份证被恶警在网上查出是炼法轮功的,当时被绑架到五常行政拘留所。白玉芹的妹妹白玉芬在2008年7月5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8/181664.html

2008-07-08: 黑龙江五常市大法弟子张国军夫妇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下午,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张国军和妻子白某去派出所,给女儿取身份证,被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8/181664.html

2004-09-15: 2004年6月4日,黑龙江省五常市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他们是张化雨、张亚丽、于立华、刘彦春、周继广、邹大夫夫妇、张国君夫妇、张化云、姚××。

五常市公安局、团结派出所的警察执法犯法,非法抓捕善良的好人,还强行将二台打印机、一台复印机、一个手机没收。还恶劣的抄走8000多元现金及房东的布品。很多知情的老百姓气愤的说:“这简直像强盗一般!”五、六名警察将周继广的头用布蒙上毒打,他正念闯出。为逃避迫害,张国君、张化雨、姚××被迫从二楼跳下。张国君伤势严重,嘴角流血,生命垂危。张化雨腰椎压缩性骨折、二脚严重骨折,生命垂危,在家人强烈要求下他们被释放。姚××脚骨折,腰间盘突出。张化云被610逼迫、强制转化,向家人勒索7000元后才放人。

2004-06-11: 2004年6月3日晚八点四十左右,黑龙江五常市公安局三名恶警突然闯入大法弟子于丽华家,要求于丽华在非法搜查书上签字,于丽华拒绝签字,三名恶警便采取强行搜查,当时只有于丽华和年仅10多岁的孩子在家,孩子被吓得直哭。于丽华当晚被绑架到五常610洗脑班,并遭迫害。

2004年6月4日中午左右,张国军、白玉芹夫妇家庭资料点被抄。张国军从二楼跳下摔伤,被恶警抓捕。张国军、白玉芹现被关押地点不详。当天张树青、邹大夫被绑架。

2004-06-08: 五常市大法资料点被破坏,大法弟子于丽华、张国军、白玉芹、姚丽军、张树青、邹大夫被绑架。

有关恶人:五常市市委书记肖建春,政法委书记王晓春,公安局长许佳佳,学习班校长付彦春,610朱宪福、杨松朋、战志刚。当时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不同意抓捕,被公安局长许佳佳给处分。

2004-06-06: 6月3日晚,五常恶警闯入大法弟子于丽华家非法抄家,于丽华被绑架,6月4日上午五常市一资料点被抄,张国君、白玉琴被抓,另外还有两名姓名不详的榆树同修被抓。

2003年10月31日: 黑龙江鹤岗地区被非法劳教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31/59812.html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2-15: 林业局派出所电话:0451-53572930 53572729
国保队长付国勋电话:13234993880
片警刘阳电话:13504502475

2020-11-18: 五常市拉林镇会计杜伟的电话:15046036693

2020-11-17: 八家子派出所:
电话:0451-55875012
所长:段非 13904663110

2020-11-15: 五常镇的副党委书记施洪权的电话是:13796108205
2020-11-09: 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镇派出所马卓的电话:15545262330

2020-11-07: 五常市政法委:451-53522926

高雪峰53537773(办)15146446666
金耀辉13845141055
杨久林13845631321
代丽娟13936070559
赵彬13766992989
高彦萍:13936059377
综治办、维稳办、值班电话:0451-53522926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金耀辉:办0451-5352247113845141055

国保大队安满仓:办0451-5352490113804629877
国保大队:0451-53524127

五常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张野 13904661108
原国保大队长 白云翔 13030023456
五常诚信派出所所长 关峰 13804632288 电话:0451-53523426
诚信派出所副所长 张岩岩电话:18345334761
崇仁派出所所长 郑健 53543001 18904619777 13654648888
尚义派出所所长 李大伟 53538898 13796202000
循礼派出所所长 杨大鹏 55807919 18845773333 15326627888
启智派出所所长 李润民 53535989 15303666988 13945656666 53538110
看守所 谢敬忠 53540899 139046610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