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胶州市 >> 刘亮, 男, 2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
个人近况: 2007年6月7日 迫害致死 (2007-06-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13
家庭成员: 儿女: 刘亮
夫妻/父母: 庄秀娟
亲戚: 刘金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30: 青岛胶州市六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青年刘亮是怎样被迫害致死,凶手及责任人

大法弟子刘亮是山东省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人,二零零六年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二十四岁。

刘亮于一九九七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只有十五岁,刚上初中一年级,成了老师、家长、同学们都公认的好学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策划的针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电视、广播、报纸一股脑儿的诬蔑造谣。刘亮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底,至二零零零年七月他三次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每次都遭受到胶州“610”、当地派出所的残酷迫害,拳打脚踢家常便饭,恶警还用烟头将他的手腕处烫了三个伤疤,都没有动摇他修心向善的心。

二零零六年九月底刘亮又被胶州“610”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胶州市拘留所半个月后放回。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青岛“610”邪恶针对刘亮一事专程到胶州开会,对胶州“610”下达指示,说刘亮一事还不算完,要判他刑。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东翻西找,并强行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不在家……

六月七日,一村民在村后的一个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还来了很多村民在附近围观。

事后,胶州“610”头子王荣海到刘亮家去过。不法人员们一方面想掩盖罪行,捏造刘亮因学法轮功跳井自杀的谎言来欺骗世人,推卸罪责;另一方面恶人自知理亏、违法,威逼利诱受害家人,强迫家人私了,说:这样对你们有好处。还约定六月十三日上午在张应镇派出所谈赔偿条件。而在谈条件时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却出尔反尔,完全否认了原来的承诺,翻脸不认帐,说刘亮的死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据不透露姓名的目击人证实,当天晚上9点左右刘亮到了家门口,一看有便衣,掉转车头就跑,走到大河流村大口井附近,十几个恶警一拥而上(这些警察有穿便衣的也有穿警服的)。刘亮一看事情不妙,加大油门,想逃出魔掌,可是前面却有一辆警车堵路。刘亮惶恐之间,急调车向,不慎掉入井中。可是恶警见刘亮在井里扑腾挣扎,十几个人在井台上围观,无一人去救,直到刘亮沉下水底他们才纷纷离去。按现在刑法的规定,警察故意将人赶到井里,放任死亡结果的发生,犯故意杀人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30/青岛胶州市六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98366.html

2008-01-14: 山东胶州市司法局下令严禁律师受理法轮功案和一切上访案
山东胶州市张应镇24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亮,2007年6月在胶州市“610”迫害中死亡,2007年11月,刘亮的家人找了律师,写好诉状准备起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迫害刘亮的直接操纵者)知道此事后,马上打电话给青岛司法局,要求青岛司法局下令严禁律师接受法轮功案。据悉,在青岛司法局的指示下,胶州市司法局下了不准律师受理法轮功案和一切上访案的命令。

在中共恶党的统治下中国的法律部门,连上访的案子都不准受理,中国的公、检、法、司除了帮助恶党迫害老百姓之外,不知还能干什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70238.html

2007-08-09: 青岛胶州市杜村赵家屯建了一监狱
青岛胶州市杜村赵家屯建了一监狱,规模还不小,地点隐秘,在赵家屯的一处沟崖上。(去年就开始建了,现在大概完工了)。包工的人说,胶州市影剧院对面那个胶州市拘留所要迁过去。胶州市以前没有监狱,现在建个监狱干甚么?恶党八年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近期刘亮被迫害致死,李雪被非法判刑,又在杜村大规模建监狱,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9/160489.html

2007-06-19: 刘亮死亡案疑点重重,610心虚阻碍调查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胶州市公安局王文龙、张应镇派出所所长颜某共六人,到刘亮的父亲办的工厂非法抓刘亮。其中一人在办公室里问刘亮的父亲刘進兴:“刘亮哪里去了?”刘答:“出去了。”这时其馀五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打一声招呼,就到刘的家里录像,又到各个车间去录像。录完像说了一句:“刘亮回来叫他到张应派出所一趟。”他们就走了。

这时刘亮正在城里的小姑刘金美家,刘進兴打电话告诉了刘金美与儿子。刘亮接到父亲的电话后,想回家看看爷爷、奶奶,然后再到外地去打工。他晚上八点从小姑家离去。可谁知这一去竟是永别。

就在六月七日中午,有人发现了井中有一青年遗体。他就打了“110”,来了三辆警车。刘亮家人认明后,报了村委会,村委会报到公安局。下午三点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荣海,还有一个人,胖胖的,据说是政法委书记高振华。

六月七日,初次交涉,面对刘亮被迫害致死的事实,张应镇党委书记对家人说:“你们不要闹,再闹对你们、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刘亮的姑父说:“作为一级政府的领导,你说的这也叫人话?你的素质怎么这么差,孩子都死了,还要甚么好处。”另一位干部说:“可以从镇里适当领点抚恤金。”王荣海则说:“先立案、验尸,按法律程序办。”刘亮的小姑说:“你们甚么时候按照程序办了?你们到住宅、工厂录像,连证件都不出示,这是按法律程序吗?”王荣海说:“如果真是这样,也是某些人的工作失误,我们是要追究的。”

六月八日,上午,刘亮父母等一家人再次到镇政府派出所去要求给个说法。办公的地点政府、派出所,没有主要领导人。十一点,王荣海又到了,他叫提条件。刘亮的父亲等人提了四条:一,到我们家录像不出示任何证据是违法行为,要追究当事人;二,录像有没有犯罪证据,我们有权利看看,以便澄清事实;三、刘亮是怎么掉進井里去的,要追究凶手,法办凶手;四、不管刘亮是被“六一零”迫害造成的,如果“六一零”不去家就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六一零”要承担责任,并赔偿损失。王荣海搪塞六月十三号在张应派出所给答覆条件。

下午,王荣海又伙同中云办事处的一位官员找到刘亮的大姑父,求他给“调解”一下,另外一位一同去的官员则说看看到底能要多少钱,都被其大姑父拒绝了。

四天以后,王荣海等恶人领到了上级中共邪党的“命令”。十三号,他们都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付“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六月十三日,当刘亮的父母叔姑等人到张应镇政府,王荣海与另一位王姓副局长及很多的警察也到了。警察都隐蔽在其他的办公室里。因为刘亮的小姑说了一句话,二十几个警察,从屋里冲出来,拉开了动武的架势。当时谁進屋、谁不進屋谈判,由他们说了算,连進屋的自主权都被剥夺了;三是撇开刘亮是如何掉進井里去的不谈,死亡背后的原因不谈,先是王某,后是王荣海,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宣布“罪状”,摊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号到刘亮家非法抄出的《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各种大法资料,以及上网器械等,企图以此污蔑刘亮与海外联系,“反党、反社会主义”。其实这些恰恰是共产党的罪证。他们抵赖刘亮的死与他们毫无关系。

关于此案的几个疑点与质问

一、六月八日上午,当刘亮的一家人到张应派出所时,一个穿便衣的警察说:“那么大个青年,还是我给从井里扛出来,沉沉的”刘亮的小姑说:“你给撵到井里去时,为何不救上来,两天了,救了有甚么用!” 在场的人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说。这说明了甚么呢?

二、接到群众报案后,本应刑警大队、警察進行侦察破案,这是一般常识。为何刑警队的人、“110”的人一直未到现场,自始至终就只有“六一零”的人。“六一零”有权破案吗,它有这个专业技术吗?

三、是谁报的案?有记录吗?

四、六月七日上午十点左右,张应镇武装部一赵姓干部,还有一个大个子又一次来大河流村,先到村办公室说要办刘亮与其母亲的学习班,大个子又到刘亮家去了一趟,问了一下就走了。这两个人是谁派去的,后来问张应派出所所长,他说:“不知道。”为甚么这两个人要在七日上午到大河流村?到底是谁派了这两个人去的?是不是他们已经知道被他们所撵的人落井了,但是,是不是对刘亮还没有完全把握,是探听消息的吧? 那两个人是谁?去干甚么?

五、炼法轮功的人绝对的不会自杀,这是大法的法理决定的。师父告诉我们自杀有罪。而且摩托都掉進井里去了,哪有这样自杀的?何况刘亮告诉小姑打算出外打工,根本就无自杀之意。

六、六月七号那天,刘亮的父亲发现孩子的摩托车不见了,并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王荣海等人,他们不予理睬。八号刘亮的叔父找人把刘亮从井里打捞出来。既然是来破案的,王荣海等人为甚么对出事者家属提供的情况无动于衷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9/157195.html

2007-06-18: 胶州市二十四岁青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邪恶六一零及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刘亮家,抢走了他的电脑及大法书籍,绑架了刘亮和他的母亲。因他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他母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家。恶人企图想非法判刘亮,但因证据不足,刘亮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胶州市公、检、法联合蒐集证据办刘亮的“案子”。

刘亮家开了个小工厂,零七年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像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把车间、房间都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恶人又找他妈妈,他母亲也没在家,邪恶甚么也没搜到,就走了。

当天晚上八点,刘亮骑摩托车从朋友家回家,应该九点就能到家。在村口小路上遭遇便衣、恶警堵截。刘亮三岁时,受外伤,一只眼睛失明,又是晚上再受到惊吓。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刘亮被恶人连人带车赶到井里了。刘亮身上没有伤,只是灌了满满一肚子水,看样是被水呛死的。

六月六号,刘亮家里由武警监视,武警到村民家询问,刘亮在不在家。

七号中午,一村民在村后的一个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还来了很多村民在附近围观。当时邪恶让他家人提条件,问有甚么要求。

刘亮他爸说,一、追查杀人凶手,二、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是违法,三、要看看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第二天事后,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到刘亮家去过,还有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扬言说:我们一点不负责任,他们所做一切都不违法,你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刘亮是独生子,家里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144.html

2007-06-17:青岛胶州市张应镇大法弟子刘亮被迫害致死的一点情况
山东省青岛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大法弟子刘亮,24岁,2006年冬季,因做讲真相工作,被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关押数日后放回。2007年5月30日,青岛市“610”来胶所谓的“督察”,与胶州市610,在无任何藉口的情况下,做出对刘亮進一步迫害的决定。

6月5日,胶州市“610”带着一行6人,到刘亮家去抓人、录像,因刘亮不在家而未得逞。当时刘亮正在胶州城三姑家,得到消息后,想回家看看祖父祖母,再外出打工、避避风头。

就在当天晚上8点他从城里起身。不知何故,家里一直没见人。直到6月7号中午才有人说他掉到村后的井里淹死了,而且是连同他骑的摩托车一起掉進井里。

事实真相正在调查中。不管何种原因,“610”的迫害是根本原因,如果“610”不去抓人,刘亮不会往家走,也就掉不到井里了。610人员面对刘亮家人的义正辞严的质问无言以对,先是说给一点抚恤,后又找刘亮的大姑父调解,还说要追究不出示证件就到刘亮家录像的警察等等,因为做贼心虚、似乎是良心回来了一点点。

可是到6月13号,610与刘亮的家人谈条件时,却完全耍起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邪恶伎俩,不仅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而且还给刘亮列举了一系列的罪状、诬陷法轮功。

时到今日,在江泽民行将就木的时候,在共产恶党即将解体的时候,胶州市“610”头目王荣海等,还不知大厦将倾,不出去就要被压死的道理,还在为恶党效力,心甘情愿的为恶党陪葬。你知道全国610、恶警遭报应的已经很多很多,难道非要见了棺材才落泪吗?其实,在地狱里永无止境的偿还罪业那才是一个生命最可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48.html

2007-06-15: 山东胶州市二十四岁大法弟子刘亮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刘亮,年仅二十四岁,山东省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底曾被胶州六一零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胶州市拘留所半个月后放回。二零零七年五月份,青岛六一零邪恶针对刘亮一事专程到胶州开会,对胶州六一零下达指示,说刘亮一事还不算完,要判他刑。

六月五号,有六名便衣恶警突然闯入刘亮的家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像土匪似的东翻西找,并强行录像。并恐吓家人不能看录的像,因为录像是给检察院的。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

六月六号,刘亮家里由武警监视,武警并到村民家询问刘亮在不在家。

六月七日,一村民在村后的一个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还来了很多村民在附近围观。

事后,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到刘亮家去过。现在不法人员们一方面想掩盖罪行,捏造刘亮因学法轮功跳井自杀的谎言来欺骗世人,推卸罪责;另一方面恶人自知理亏、违法,威逼利诱受害家人,强迫家人私了,这样有好处,并约定六月十三号上午在张应镇派出所谈赔偿条件。

究竟刘亮是被恶警打死后扔到井里,还是被邪恶追赶时不慎落井身亡,尚待详查。但有两点可以断定:一、刘亮决不是跳井自杀,因为六月五号恶警抄家后,刘亮已知道,并留在一熟人家躲避迫害,后来刘亮回家,再没有了消息;二、他的死是青岛、胶州“六一零”直接造成的。

在此正告青岛及胶州六一零及迫害死刘亮的各级邪恶凶手:刘亮的死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无论天涯海角,一定将做恶者绳之以法,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请胶州全体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铲除恶党六一零组织利用奥运之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企图与安排,解体和清除参与其中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刘亮从十七岁开始遭受迫害

刘亮于一九九七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只有十五岁,刚上初中一年级,成了老师、家长、同学们都公认的好学生、好孩子、好同学。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策划的针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电视、广播、报纸一股脑儿的诬蔑造谣。刘亮说:“不能再沉默了,这强加的不公,应该让它停止了。”于是,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底,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途。从北京回家后,村委会的人早已在家等着,直接将年仅十七岁的他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

同年十二月份,刘亮再次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这一次,他来到了天安门,以炼功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用发自肺腑的心声,告诉世人一句真实的话语:“法轮大法好”!之后,他被抓了。刘亮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分局半天,后转送至当地驻京办,由当地派出所非法押送回来。回来后,所长及镇委监管法轮功的官员一同逼迫他写“保证书”。因为他坚持信仰、不写保证,被关進了一间空屋子里十二天。在这期间,所长及一些镇委的官员,派人轮番看守,不让他睡觉,还不时的恐吓,要送拘留、劳教等等。后来,恶警给他父亲施压,勒索交了一千五百元的所谓“保证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刘亮第三次進京上访。与一些功友在天安门广场上共同打出了一面写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持续了三分钟,围观的群众足有几百人。这一次,刘亮又被抓了,关進了天安门分局,随后被分流关進了昌平看守所。在那里恶警随意谩骂、殴打学员,有的学员被他们打的鼻青脸肿,但恶警们却毫不手软,继续地殴打、侮辱。在那里,刘亮被一个恶警用烟头将手腕处烫了三个伤疤,并被打耳光。

在昌平看守所关押三天后,刘亮又被当地派出所的人押了回来,铐在了室外的一棵大树上,铐了整整一下午,后被送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这一年他才十八岁。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15/156925.html

2007-06-15: 请青岛胶州同修提供大法弟子刘亮生前照片等
今在网上看到青岛胶州市二十四岁大法弟子刘亮被胶州市六一零恶人、恶警迫害致死消息。请胶州同修可否在网上提供刘亮生前的照片,以及尽可能曝光胶州市六一零恶人、恶警的照片上明慧网。便于做编排真相资料,向当地世人讲真相。另外,也请有条件的胶州同修系统组织整理揭露胶州市六一零恶人、恶警的罪证上网,曝光恶人、恶警的罪行,便于更好的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揭露震慑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6/157016.html

2007-01-02: 大法弟子刘亮及其母亲被绑架到山东胶州拘留所
山东胶州大法弟子刘亮和其母亲庄秀娟,于去年12月26日十时左右在厂里上班时,被胶州“六一零”协同张应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胶州拘留所。

邪恶之徒放风说,刘亮(今年刚二十四岁)在厂里做大法资料被人举报,拘留后将被判劳教;母亲庄秀娟也学法轮功,拘留十五天后将会被放回。据悉,邪恶从刘亮屋里抄走了一台电脑、复印机和打印机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45992.html

2004-05-29: 未成年孩子因上访被关押迫害
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家在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我的名字叫刘亮

我是于一九九七年一月份得法的,得法时,我只有十五岁,刚上初中一年级。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的时候,我就被书中阐述的“真善忍”法理以及对“修炼”的精辟诠释所吸引,我确信这是一本宝书,这是我一直等待的机缘!我在大法中修炼了。沐浴着慈悲的法光,随着修炼的深入,渐渐地“真善忍”在我心中扎了根。修炼后,无论是在家庭中,还是在学校里,我都不再是以前那个毛躁脾气大、不关心他人的愣小子了,我成了老师、家长、同学们都公认的好学生、好孩子、好同学。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我坚信的法轮功!

然而,就是这么好的一种功法,却遭到了江氏的强烈妒嫉,将法轮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予以除之而后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这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里,由江氏一手策划的针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全面展开了……

一时间,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和迫害,电视、广播、报纸一股脑儿的全向法轮功发难、诬蔑造谣。其所用的招数,足可谓集邪恶古今之大全。我看着、听着这实实在在发生的种种阴谋、骗局,心里如刀绞般疼痛。我对自己说:“不能再沉默了,这强加的不公,应该让它停止了。”于是,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底,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途。但是,当时并未达到很好的证实法的目地,我就从北京回来了,回家后,村委会的人早已在我家等着,直接将我送到派出所,因为此次進京,我并未被驻京办列入“黑名单”,所以,关押两天后,获释。

出来以后,我的内心一直很内疚: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法遭到诽谤的时候,我都做了些甚么呢?我问我自己:“我还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我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吗?”我反覆问着自己。终于,由本性一面主宰的真念告诉我:“跌倒了,就应该赶快爬起来,清醒自己,继续‘助师世间行’。”

于是,同年十二月份我再次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这一次,我来到了天安门,以炼功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用发自肺腑的心声,告诉世人一句真实的话语:“法轮大法好”!之后,我被抓了。

被抓后,我在天安门分局被关了半天,后转送至驻京办,由当地派出所押送回来。回来后,所长及镇委监管法轮功的官员一同逼迫我写“保证书”。因为我坚持信仰、不写保证,他们就派人轮番看守,不让我睡觉,并将我关進了一间空屋子里,一关就是十二天。在这期间,所长及一些镇委的官员,还不时的恐吓我,要把送拘留、劳教等等,而我对这一切却毫无怕心,因为我知道,师尊在看着我呢!就这样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在被关押十二天后,我获释。(后来,恶警给不修炼的我父亲施压,父亲无奈,交了一千五佰元的保证金)。

二○○○年七月,我第三次進京上访。这次,我与一些功友,在天安门广场上共同打出了一面写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整个打横幅的过程,持续了三分钟。周围围观的群众足有几百人,他们都看到听到了我们要表达的心声,起到了很好的讲真像的效果。这一次,我又被抓了,关進了天安门分局。因为各地的大法弟子太多,所以,我们又被分别关在了不同的看守所。我被关進了昌平看守所。在那里恶警随意谩骂、殴打学员,有的学员被他们打的鼻青脸肿,但恶警们却毫不手软,继续地殴打、侮辱。在那里,我被一个恶警用烟头将手腕处烫了三个伤疤,并被他打了两个耳光。

在昌平看守所关押三天后,我又被当地派出所的人押了回来。回来后,因为我一直不配合他们,所以他们就将我铐在了室外的一棵大树上。铐了整整一下午,后被送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拘留期满后,我被释放回家,因我始终不改对大法的坚定之心,所以派出所及一些专管的官员,也只好对我罢手,并无奈地允许我:“可以自己在家炼,只要不出去(指進京上访),我们就不管了。”

我还是个孩子,人生经验并不多。但是,还懂一点法律常识,国家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国家设立信访办是让人上访的,做好人是自古都提倡的,怎么现在就不让了呢?这江泽民是出于何种目地害怕好人多呢?难道他就可以违反国家宪法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908.html

青岛 胶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6-27:
胶州市李哥庄镇派出所:
所长韩佳杰13808970087
指导员宋振前13969896336
李辉13573899301(办理周明兰被构陷案件)

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西海岸新区):地址: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香江路715号,邮编:266555
电话:0532-83012331
检察长 门洪训 0532-83012301、18866393777
院长王大海
副院长:杨翠华、肖政、王卫青
副检察长办:83012319
副检察长董宏耀0532-83012377、13969785358
副检察长庄桂端0532-83012877、13608971677
副检察长辛建刚0532-83012811、13646396769
副检察长厉红根0532-83012398、15806501081
副检察长栾兆津0532-83012302、15165202279
副检察长于永伟0532-83012862、13780655699

[公诉处]
处长:滕召萌 83012351
副处长:吴迪 83012339
检察员:王丹 83012823(负责周明兰被构陷案件)
2019-06-12: 胶州市政法委:
地址:胶州市北京市路1号
书记孙晓兵13853295555
610主任陈宝东53282288570、13806392997
610副主任李军锋53282288073、13356852525

胶州市公安局:
地址:胶州市厦门路1号
局长李世明13806393566办0532-66585666

国保大队:
地址:胶州市厦门路1号
教导员刘忠珍 5326658553118366237616
副大队长窦宝峰 5326658557613606305127
副大队长刘林华 5326658557513905427279
中队长逄京辉 0532-6658557513606305118
警察吴泽本 0532-6658557513606307778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胶州市周明兰的责任单位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05: 零七年六月,二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1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