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綦江县(綦江洗脑班,綦江县松藻煤矿社区) >> 李洪福, 男, 31

李洪福
重庆綦江县的李洪福因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象被非法劳教1年在西山坪劳教所,后被无理延教9个月,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现已含冤离世,年仅31岁。
个人情况: 在重庆市大渡口打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綦江县赶水镇
个人近况: 2006年12月8日 迫害致死 (2006-12-2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6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3-27: 嘉陵江畔的迫害——追忆法轮功学员李洪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7/嘉陵江畔的迫害-254790.html

2007-07-07: 刘亚林遭重庆大渡口区610绑架及重庆大法弟子遭迫害综述
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李洪福,男,29岁,法轮功学员,重庆綦江县赶水镇人。2000年7月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遭恶警绑架,被大渡口公安分局非法劳教1年。被送往西山坪劳教所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又被无理延教9个月。2001年12月中旬,在西山坪劳教所中队长刘华的唆使下,吸毒犯刘洪光,郑伟 等6、7人对其毒打,将其拖到操场上按倒在地,脸贴地,将袜子塞进李的口中,用皮鞋底猛打他的脸、头和腰部,用脚踢李的背部、胸部,致使李洪福的脸肿得吓人、脾等多外内脏器官受损、破裂、胸肋挫伤、呼吸困难、呕吐出黄水,接着是每天24小时的隔离折磨,不准出舍房,后经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检查身体多处严重伤残,中队恶警撒谎说是生病,主治医生一针见血地说这肯定是被人打伤的。

自从李洪福被邪恶非法迫害的几年中,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妻子的肩上,低微的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惨淡生活。他的妻子带着几岁的儿子四处打短工挣钱,生活十分清苦。

李洪福回家后肚子肿胀剧痛,并经常呕吐,生活无法自理,全靠家人照顾,右手肘肿大,无法动弹。最终于2006年12月8日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7/158381.html

2006-12-21: 被迫害瘫痪多年,重庆大法弟子李洪福含冤去世

2006年12月8日,遭受几年劳教所残酷折磨、摧残的重庆大法弟子李洪福含冤离世,年仅31岁。这个重庆市綦江县扶欢乡民主茶山村五组年轻农民,从劳教所回家时身体极为虚弱,生活不能自理,长期瘫痪在家中床上。

李洪福自从97年底开始修炼大法后,家里、邻居都说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时时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变得善良,乐于助人,谁都夸他是个好人。2000年7月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遭恶警绑架,被大渡口公安分局非法劳教1年,在西山坪劳教所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被非法延教9个月。

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李洪福遭到恶警凌辱和酷刑折磨,如坐老虎凳、高压电击、十指钉竹签等等。在一次邪恶的迫害中,李洪福被迫害昏死过去,恶警以为已经打死了,就把他抬進了劳教所的医院停尸房内。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在停尸房内发现他还在动,就报告了劳教所,劳教所的恶警如梦初醒,赶快叫医院進行抢救,后才免一死。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最流氓的一句话就是:“要的就是把你整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2001年12月中旬,在恶警刘华担任中队长期间,刘直接唆使6、7个吸毒犯对他進行惨无人道的毒打,将他脸贴地拖到操场上,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袜子塞進李的口中,用皮鞋底猛打他的脸、头、和腰部,这几个吸毒犯还用脚踢李的背部、胸部,致使李洪福的脸肿得吓人、多处内脏器官受损。

紧接着又是每天24小时的隔离折磨,不准出舍房,每天站军姿。每天都受到邓平、刘仁光、郑伟等吸毒犯的殴打折磨,致使李的脾破裂、胸肋挫伤、呼吸困难、呕吐出黄水,劳教所怕出人命,急忙送北碚区市9人民医院抢救,经拍X光片和B超检查身体多处严重伤残,中队恶警却撒谎说是生病,主治医生一针见血地说这肯定是被人打伤的。

在住院期间,李洪福生活已无法自理,天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慌忙叫他家人将李洪福保外就医。出院时李洪福体重只有80多斤,已不成人形,还是家人搀扶回家的。

自从李洪福被邪恶非法迫害的几年中,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妻子的肩上,低微的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惨淡生活。他的妻子带着几岁的儿子四处打短工挣钱,生活十分清苦。

李洪福回家后肚子肿胀剧痛,并经常呕吐,生活无法自理,全靠家人照顾,右手肘肿大,无法动弹。最终于2006年12月8日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45164.html

2006-02-25: 请重庆的大法弟子帮助李洪褔同修
原在重庆市大渡口打工的大法弟子李洪褔,2000年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九宫庙恶警绑架,非法送到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强制转化。恶警指使恶人殴打使左手致残。回家后,仍然被旧势力迫害严重,经济很困难,生活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5/121615.html

2005-02-25: 重庆当代“渣滓洞”——西山坪劳教所酷刑演示

恶警从西山坪8000名吸毒劳教和普教中挑选身强力壮、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劳教(90%以上是吸毒犯)充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仍有几十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有吸毒犯也说:“那里是人间的地狱,魔鬼的宫殿。”

一个严管组一般约14个吸毒犯组成,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时,多是7、8个吸毒犯同时动手。恶警挑选的吸毒犯,都是心狠手辣、人性全无的社会渣滓。在社会上它们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夺抢杀、吸毒贩毒全都来,多次被劳改、劳教,这些吸毒犯的家人有的对他们都恨之入骨。这些恶鬼却被西山坪的管教当作了迫害法轮功的宝贝,被江氏集团当作了宠物。最狠毒阴险的吸毒犯王建鹏被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等评为“优秀劳教”,提前一年释放。恶警多次宣称吸毒犯是“国家镇压法轮功的精英,代表国家和政府做事”。

2001年12月,粗暴狠毒的刘华(刘黑娃)担任中队长,调集30多名人性全无的警察到教育大队,实行整顿,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西山坪陷入恐怖之中,并于12月24日设立严管分队。法轮功学员刘吉彬、林德才、谢锦、陈敏、张全良、李洪福、汤毅、王正荣、黄光明、严新培、曾详柱、袁志

强、陈家武、杨斌等几十名法学员都在严管组遭受过残酷折磨,没有任何自由,一切言行由吸毒犯操控,不准接见,不准送衣物,不准洗澡洗衣,恶警对外严密封锁迫害事实。特别是学员张全良,有时一天受数十种酷刑,昏死100次不止,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尽管邪恶之徒使尽了招术,但最终没有达到它要转化的罪恶目地,2004年1日,张全良走出了这个当代“渣滓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5/96140.html

2004-07-24: 李洪福,男,现年29岁,重庆市綦江县赶水镇农民。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7月因向世人说“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后判处一年劳教。在劳教所因为拒绝接受所谓“转化”,坚持“真、善、忍”信仰,于2001年6月被无理延教9个月。

2001年12月中旬。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刘华直接叫6~7个吸毒劳教人员毒打李洪福。他们把李洪福从舍房里脸巾地的拖到操场上,按在地上,脱下鞋袜,把袜子塞進嘴里,用鞋底打脸颊、头部;用脚踢胸、腹、腰、两肋,踩背部、腿脚和手臂等,打得李脸部肿胀完全成了一个乌黑的球形,多处内脏器官严重受伤。然后他们把李洪福拖進“严管组”由吸毒劳教人员邓平、刘红光、郑伟等進行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折磨和殴打,白天罚站,晚上不准睡觉。致使李洪福出现严重呕吐、肚子肿胀、剧烈疼痛等严重后果。送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抢救,中队警察对医生撒谎说是生病住院,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检查后一针见血指出:这肯定是被殴打的伤。在医院里李洪福基本不能進食,靠输液维持生命。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强近李洪福家人将其接回家。出院时李洪福体重只有40多公斤。

回家后,他经常呕吐、腹痛,肚子肿胀,進食量很少,生活不能自理,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家里人为其凑了7000多元,在綦江县人民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因无钱继续治疗出院。至今李洪福身体仍然十分虚弱。右手肿胀里面已经化脓,不能动弹,只有左手吃饭做事,生活来源全靠父母亲和妻子供养。

2002-01-01: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四川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位于重庆市北碚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大法学员失去了人的最基本权利,长期惨遭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杀。江XX政治流氓集团看到自己灭亡的下场,刽子手已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2001年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泽涛被邪恶的劳教所狱警毒打,被逼跳楼,后抢救无效死亡。在劳教所里的其他大法弟子还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残酷虐待。由于恶劣的环境及严密的封锁,辗转多处才获悉几个月前劳教所内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一些事实,酷刑还在继续,不知现在里面大法弟子的境况如何,从当时迫害的残酷程度看来,现在他们的生命安全令人担忧。

从2000年11月份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一个“教育七大队”,并调来了一百多个“药教”(吸毒犯)一对一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监控。日夜進行监视,不准大法弟子念经文,也不准嘴巴动。如有嘴巴动者,轻则捏嘴,重则卡喉咙,更不许炼功。中队长恶警田晓海对那些“药教”交代任务说:“你们是代表政府来协助我们管理法轮功学员的,大家要负起‘责任’来。”每天上午恶警强迫学员跑操,下午强行学习攻击法轮大法的报刊、书籍。大法学员都知道那些报刊都是造谣、诽谤师父的宣传,站起来向警察讲清真相,便遭来恶警的毒打和那些“药教”的毒打。哪一个大法学员要是先站起来便被指控为“带头闹事”或“哄监”等“罪名”,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站立两天两夜后,投入小间禁闭二十天或一个月不等,如大法弟子张勇军、陈建华、李洪福、王昌德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69.html

2001-12-24: 从2000年11月份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一个“教育七大队”,并调来了一百多个“药教”(吸毒犯)一对一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监控。日夜進行监视,不准大法弟子念经文,也不准嘴巴动。如有嘴巴动者,轻则捏嘴,重则卡喉咙,更不许炼功。中队长恶警田晓海对那些“药教”交代任务说:“你们是代表政府来协助我们管理法轮功学员的,大家要负起‘责任’来。”每天上午恶警强迫学员跑操,下午强行学习攻击法轮大法的报刊、书籍。大法学员都知道那些报刊都是造谣、诽谤师父的宣传,站起来向警察讲清真相,便遭来恶警的毒打和那些“药教”的毒打。哪一个大法学员要是先站起来便被指控为“带头闹事”或“哄监”等“罪名”,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站立两天两夜后,投入小间禁闭二十天或一个月不等,如大法弟子张勇军、陈建华、李洪福、王昌德等等。

如大法弟子张其勇、李洪福今年四月份在一次会上站起来揭露恶警读的资料是纯属造谣,便遭到恶警的毒打,被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两天两夜后送到严管组严管。在严管期间,教育科科长恶警田兴带着警戒科的打手们毒打了大法弟子李洪福,教育大队的陈指导员也跑到严管组毒打李洪福,严管组的组员们以蒋伟为首的吸毒人员他们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些暴徒们把打人当作乐趣,致使大法弟子李洪福胸腹部严重损伤,吃不下饭、咳血。恶警见大法弟子李洪福不行了才把他从严管组弄出来,两个多月后才好转(现在李洪福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

2002-07-18: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干警向吸毒犯人传授摧残大法弟子的经验 造成严重后果

2001年12月在“610”恐怖头目的授意下,西山坪劳教所从各中队调了一大批恶警,总共30多人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教育大队(七大队一中队),由西山坪劳教所所长(姓龙),教育科科长田鑫亲自督阵,在以打骂人见长的大队长田晓海、中队长刘华的带领下,为了完成上面下给他们的2002年度的犯罪任务,开始了对大法弟子又一次疯狂迫害。

在此期间它们又陆陆续续调来上百个身强体壮、恶习深重的吸毒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施行24小时的包控。狱警以奖分作诱饵,以转队相威胁,(那些要转队的都是吸毒人员闻之色变的魔鬼工厂、死亡工地,如皮鞋厂、宝石厂、砖厂、水泥厂、碎石厂。劳教所为牟取暴利,非法榨取劳教人员的劳动价值,处于生产一线的劳教人员过着奴隶般的非人生活。)就这样,它们把迫害大法弟子的任务强加给这些吸毒人员作为生产、工作任务。在恶警的授意纵容下,由这些吸毒人员直接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转到教肓大队来的吸毒人员都要由恶警组织开一次会,教它们如何看管大法弟子,田晓海还教过它们如何有效地捂人的嘴,不让其发声;如何迅速地将人摔倒在地上摁住,不让其挣扎,这些一招一式田晓海都给它们作个亲自的演练,示范。

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大法弟子被它们折磨时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犹如人间地狱。一群如狼似虎的吸毒人员把大法弟子(不管年少的、年老的),摔倒地上拖着;把大法弟子摁在地上,脱下鞋子捂住他们的嘴,用鞋底发疯似地抽打他们的脸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肿得不成人形。在舍房里它们会编一些理由强行让你站立、勾腰、如做不好或不配合,马上就是一阵拳脚交加的暴打;晚上它们会找一些借口,半夜把你拖下床,说是要同你谈心;在一些组上,它们会扣你的伙食,不让你吃饱、吃菜;在它们不顺心时,可以不准你洗脸、洗脚。

这一切的一切,这些狱警,包括在此督阵检查的它们的直接领导都是清清楚楚的,它们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拒绝有的大法弟子找它们直接谈话的请求,甚至它们望着大法弟子那种被迫害的痛苦,在一边非常邪恶地笑着。在它们毫无人性的迫害下,曹贤露、李洪福、张全良、张正伟、林德才、王显安、严新培、黄光明先后被送進了医院。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8/33487.html

綦江县(綦江洗脑班,綦江县松藻煤矿社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0-21:
打通派出所电话:023-48730130
所长:杨光平 13628366566
邮编:401445

2016-03-03: 重庆市綦江区松藻煤电公司松藻矿家委会书记周德强的办公电话:023-48735502

2015-12-03: 綦江区
綦江区委政法委书记:赵如均
綦江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023-85883090
古南街道办事处政法书记:翁昌学;610办公室 主任:刘军
文龙街道办事处政法书记:刘德凡(023-85880315)
610办公室 主任:李长骏 电话:023-85880319 85880348
打通镇政府政法书记:文仁刚 610办公室电话:48706759

参与迫害派出所:
文龙派出所023-85883400
古南派出所023-85883500
打通派出所023-48731546
三江派出所023-85883530

2014-11-11:
重庆市綦江区023-85883000、85883010
綦江县公安局
地址綦江县古南街道交通路29号
邮政编码401420

户籍管理85883158
出入境管理85883105
派出所值班电话
东城派出所
綦江县文龙街道代家岗2号
85883400
西城派出所
綦江县古南街道南门路20号
85883500
桥河派出所
綦江县古南街道(桥河农贸市场旁)
85883600
三江派出所
綦江县三江街道三酒路1号
85883530
东溪派出所
綦江县东溪镇新建路1号
48752335
赶水派出所
綦江县赶水镇铁石垭98号
48772113
打通派出所
綦江县打通镇打通中路21号
48731546
石壕派出所
綦江县石壕镇交通路1号
48740006
安稳派出所
綦江县安稳镇(镇政府对面)
48826283
石角派出所
綦江县石角镇正街342号
48250268
三角派出所
綦江县三角镇农贸街59号
48400002
隆盛派出所
綦江县隆盛镇(镇政府对面)
48909886
永新派出所
綦江县永新镇富家村(配电站旁)
4846001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直接参与迫害李洪福警察主要有:刘华,李其伟,肖兴明,田鑫,王成等。
迫害李洪福的吸毒劳教人员主要有:何卫东、邓平、刘洪光、郑伟等。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01: 重庆綦江县公安局两局长、国保队长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79.html

2004-06-26:李洪福,男,29岁,法轮大法弟子,重庆綦江县赶水镇人,自从97年底开始修炼大法后,家里、邻居都说他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时时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变得善良,乐于助人,谁都夸他是个好人。

2000年7月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象,遭恶警绑架,被大渡口公安分局非法劳教1年。在西山坪劳教所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无理延教9个月。

2001年12月中旬,在恶警刘华担任中队长期间,刘直接唆使6、7个吸毒犯对其進行惨无人道的毒打,将其脸贴地拖到操场上,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袜子塞進李的口中,用皮鞋底猛打他的脸、头、和腰部,这几个吸毒犯还用脚踢李的背部、胸部,致使李洪福的脸肿得吓人、多处内脏器官受损,紧接着又是每天24小时的隔离折磨,不准出舍房,每天站军姿。每天都受到邓平、刘仁光、郑伟等吸毒犯的殴打折磨,致使李的脾破裂、胸肋挫伤、呼吸困难、呕吐出黄水,劳教所怕出人命,急忙送北碚区市9人民医院抢救,经拍X光片和B超检查身体多处严重伤残,中队恶警却撒谎说是生病,主治医生一针见血地说这肯定是被人打伤的,在住院期间,李洪福生活已无法自理,天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慌忙叫其家人将李洪福保外就医。

出院时李洪福体重只有80多斤,比原来瘦了30多斤,已不成人形,还是家人搀扶回家的,回家后肚子至今肿胀剧痛,并经常呕吐,身体极度虚弱,生活无法自理,全靠家人照顾,右手肘肿大,无法动弹。

2004-05-22: 2001年12月19日,龙仕舜、田馨、田小海、肖建铭等上午从其它中队挑选了60多名吸毒劳教(多次劳改、劳教人员)、近40名警察和一名所谓的医生(陈剑平)到该队,中午又从中挑选了20多名身强体壮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他们称为“执法队”)。这伙人在警察食堂一顿酒足饭饱后,从下午2点开始,在龙仕舜、刘华的指挥下,从2舍到14舍依次逐个将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暴打。在这个过程中,刘华指挥四个打手从舍房将法轮功学员逐个押出,高定,李宗权、程××等在旁作打压记录。法轮功学员被押出后,首先强迫在刘华面前跪下,如不服从,旁边早已准备好了的打手便一拥而上将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其塞進法轮功学员的口中,并用另一只鞋猛力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直至全脸肿胀或昏迷过去,再把法轮功学员拖到一边,由4个打手按住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另外4、5个打手猛力踢、踩、蹬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要达到他们的所谓打遍、打够、打痛的目标),直到法轮功学员不能动弹后。刘华才一声令下:“拖下去!把下一个押上来,快!”接到指令,两个打手拖着法轮功学员的脚就向舍房狂奔。当这名法轮功学员脸贴地的被到拖回房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又紧接着被拖出做同样的暴打。就这样,在这三天中,13个舍房共计70多名坚修大法的学员每天挨个被暴打一遍,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行凶中,外伤的由恶警陈剑平简单处理后继续暴打。全队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在此次事件中被暴打伤势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洪福、袁志强、王正荣、严新培(近70岁)、林德才,刘吉兵、朱勇、黄光明、陈昌军、古良君、张全明、杨斌、王显安、张正伟等。其中薛俊鹤(66岁)右手被当场打断。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