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 绥中县 >> 田绍艳(田少艳), 女, 58

田绍艳(田少艳)
田邵艳
个人情况: 原绥中县林业局下属单位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葫芦岛市绥中县
个人近况: 2012年5月19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03:田绍艳生前被马三家劳教所折磨致神志不清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遭中共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田绍艳被绑架到兴城看守所,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在教养院,田绍艳因为不放弃修炼,跟普通劳教人员关在一起。警察指使犯人怎么折磨田绍艳的我们看不到,但她被带到车间去的时候已经不能走路了,身体非常虚弱,骨瘦如柴。警察安排的犯人每天把已经不能走路的田绍艳带到车间,每次她们都是一边连扯带拽,一边踹她。还强迫她劳动,她当时被迫害的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

警察还不让家里接见她,不让接见就意味着没有生活费。马三家的伙食非常不好,菜根本咽不下去,无法满足人的最基本生存需求,别人都是靠家里给存钱来解决基本温饱,这样田绍艳就无法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了,别的大法弟子试图给她一些钱票也被警察阻止。她一方面承受身体迫害,一方面吃不饱饭,造成身体每况愈下。

田绍艳是大专毕业,是会计,原来在林工商工作,人非常好,跟周围的同事、邻居都相处很好,最后却被迫害成了神智不清。直至最后离世。

刚从马三家回家,田绍艳就指着窗户外面说:“你看,队长都在外面呢。”家里人告诉她:“这是家里,不是教养院了。”从教养院回来,田绍艳就已经神智不清了。家里人和同修给她吃的,她也不敢吃,总怕别人给下药。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田绍艳的神志不清是在马三家被恶人给下药造成的,就是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所以她总是心有余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田绍艳生前被马三家劳教所折磨致神志不清-311808.html

2013-07-14: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
......
四、田邵艳遭马三家教养院酷刑迫害 含冤离世

绥中县法轮功学员田绍艳,女,五十八岁,原绥中县林业局下属单位职工。修炼前饱经人生苦难,历经坎坷,离异后,只与女儿相依为命,身患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心胸变的开朗。田绍艳坚持信仰真善忍,屡受中共摧残。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田绍艳被绥中国保大队绑架,同年五月二十七日,第三次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惨遭近两年的酷刑迫害。

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她被强迫长期做有毒的奴工,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和数十名犯人用有毒的四氢化碳和一氧化碳擦油垢,管车间的顾院长强迫要多用药水,不几日,几十人出现全身中毒现象,头疼、头晕、眼花、耳鸣,鼻出血,手脚麻木;咳嗽、吐血、心慌气短、走不动路,然而,恶警不顾人的死活,强迫继续干活,致使数十人严重中毒,昏倒在地,呕吐不止。

两天之后,田绍艳的四肢还没有知觉,不能行走,劳动能力丧失,尽管这样,恶警还命人把她背到车间里坐那干活,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后来这个大队换任洪赞当队长,包夹李阁就向任洪赞诬告说,田是装病。任洪赞就指使赵玉珍和姜安娜毒打田绍艳,打掉了六、七颗牙,许多头发被拽掉,最后把田绍艳打昏死过去。田绍艳刚苏醒过来,任洪赞又伙同王淑增把田绍艳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绑在四角处,整个身体悬挂在空中,长期抻挂——上大挂,痛苦之极,还不罢手,又残忍地用电棍电击。

自此,田绍艳经常被任洪赞和王淑增强制弄到密室长期“上大挂”。最后,致使田绍艳精神崩溃,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即使这样,还继续打她,把她扔到光板地上冻。恶警连厕所都不让她去,就尿拉在裤子里。大约七个月时间,田绍艳随时被恶警、包夹赵玉珍、姜安娜拳打脚踢,有时抓住她的头发往铁床上撞,她的头发被恶警拔光了,后来长出来一点,恶警就再把她的头发剪光,她浑身青紫。

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马三家教养院推卸责任让绥中镇政府、文化社区把田绍艳,用担架抬到车上,从马三家接回。田绍艳已被马三家残害得骨瘦如柴,神志恍惚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她说话吐字不清,大小便失禁,牙掉了数颗,脚多处是伤,怕吃东西,特别怕喝水,说有毒药。偶尔清醒时说,马三家恶警王树征曾把她关禁闭、上大挂、用电棍电她等,还有人给她灌过不明药物。后来田绍艳一直不清醒,但绥中六一零等不法警察和绥中文化社区人员还去骚扰田绍艳。亲人朋友想尽了办法想叫田绍艳精神恢复正常,可是田绍艳始终没有好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276638.html

2010-12-12: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续篇
.......
法轮功学员田少艳被迫害丧失劳动能力

田少艳,女,五十九岁,辽宁省葫芦岛市宜县人。田少艳零六年被非法关押,有一次,恶警让田与数十名普犯还有法轮功学员用有毒的四氢化碳和三氧化碳擦掉棉上的油垢,有的油垢太顽固,用少量的药水不起作用,管车间的故院长强迫要多用药水,致使数十人全部中毒,昏倒在地,呕吐不止,两天之后,田的四肢还没有知觉,不能行走。

大约不到一年的时间,当地恶警再次把她劫持到该教养院。她当时还没有完全好,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即使这样也要把她背到车间里坐那干一点力所能及的,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后来这个大队换上了任洪占当队长,包夹李阁就向任洪占汇报说,田是装病。任洪占就指使赵玉珍和姜安娜把田打昏。等田苏醒过来,任洪占又伙同王淑增给田上大挂。

从那以后,田经常一周一周的失踪,被任洪占和王淑增弄到一个密室上大挂。最后致使田精神崩溃不认识人,大小便失禁,吃饭要别人喂,简直就是植物人了。即使这样,还要继续打她,把她扔到光板地上冻,而且只给她盖一个毛毯。她经常拉尿在裤子里,法轮功学员就把她的脏裤子换掉,再给她换上干净的。大约七个月时间,她随时被包夹赵玉珍、姜安娜拳打脚踢,有时抓住她的头发往铁床上撞,她的头发被恶警拔光了,后来长出来一点,恶警就再把她的头发剪光,她浑身青紫,体无完肤,最后出狱时是用单架抬到车上的。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任洪占、王淑增、孙彬、张宇、尤然,狱霸有马桂梅、赵玉珍、张路萍、宋玲玲、王淑珍、姜安娜。

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在中共这个流氓集团的怂恿下,大部份恶警丧尽天良,凶狠残暴,人性全无。视人命为草芥,至今都无法准确统计在这个黑窝中被迫害致死的人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续篇-233550.html

2010-04-29: 田绍艳被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成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9/222466.html

2010-04-26: 田绍艳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图)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葫芦岛市绥中县法轮功学员田绍艳,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神志不清,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夜间十一点被绥中镇政府及文化社区从马三家接回,送到她女儿家中。回家第二天,田绍艳还能说话,之后几天说话越来越少,也不能自己读书了。

田绍艳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成皮包骨,手脚多处是伤。

田绍艳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成皮包骨,手脚多处是伤,说话有时吐字不清,牙掉了几颗,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怕吃东西,特别怕喝水,说有毒药,神志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清醒时说,马三家恶警王树征曾给她关禁闭、上大挂、用电棍电她等,还有人给她灌过不明药物,灌药后说不好的话。

因坚持信仰、做好人,田绍艳零八年五月六日被绥中县国保大队绑架,五月二十七日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在马三家遭受近两年的折磨。二零零九年年底时,田绍艳已被马三家迫害成表情呆滞、神智不清、双腿不能站立、行走、手不能拿东西、吃饭需别人喂、牙掉了数颗、消瘦无力、生活不能自理,也不说话、不认识人,女儿看她时没有任何反应。

田绍艳一九九七年因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疾病痊愈,身体健康,并且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公司因为亏损不发工资,一般人都不上班了,而她还为单位着想,正常上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末中共媒体诽谤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田绍艳也多次遭到当局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至二零零零年六月,她被非法关押在绥中县看守所,副所长计树勋用电棍电她,警察张文仲冬天用凉水泼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并打开窗户冻她们。二零零零年九月,马三家劳教所警察黄海燕把她的嘴打出了血,又用两根电棍电她的手、脚、脖子、前胸,并对她连踢带打,把她的头发拽掉不少,罚蹲、罚站,進行所谓“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马三家警察黄海燕指使人把她关在卫生间里,不让睡觉。二零零三年四月,因在马三家教养院被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造成她腰、腿、胸疼、心跳,走不了路,呼吸困难,睡不着觉。二零零四年二月,在马三家室内干手工活造成了胶中毒,出现很多症状,包括头疼、头胀、头晕、眼花、耳胀、耳鸣,鼻子出血,口、舌、牙床、手脚都麻;咳嗽、心跳气喘,胃火辣辣的烧痛,吐血、内脏都疼,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全身肿胀、无力,走不动路。有时连翻手的力气都没有,头、脸、身上起了小包、发痒,头发掉得露了头皮,长期未能长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40.html

2010-03-06: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马三家的警察10年来,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酷刑迫害,始终没有间断。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严重,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精神失常,有的伤残。她们有王云杰(死亡)、王岩(死亡)、李宝杰(死亡)、田邵艳(精神失常)、黄桂芬(伤残)、田力(伤残)、刘殿芹(伤残)、赵树云(伤残)。等等。
葫芦岛绥中县法轮功学员田邵艳,60来岁,2008年5月被第二次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在干手工艺活时,胶中毒,导致四肢无力,行走不便。2009年10月13日,恶警们说她是装的,要求她干活,不干就迫害她:先是毒打她,揪着头发,把头发揪掉了很多,打掉了六七颗牙,然后又上大挂,导致她精神失常。现在田邵艳眼神呆滞,不能说话,只是呜呜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迫害田邵艳的恶警有,任怀萍、王树征、荣秀娥、任红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16.html

2010-01-06: 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精神失常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上大挂,现已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建议家属及当地同修向马三家讲真相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6/215730.html#1015233211-2

2009-12-31: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事例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内,许多法轮大法弟子因为不肯放弃修炼大法,正遭受着非法的严刑迫害。

其中葫芦岛市大法弟子田绍艳(该同修曾被队内吸毒人员赵玉珍和爱秀关在厕所内毒打)被从小号放出后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215342.html

2009-12-07: 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情况
目前,辽宁省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有(共34人):马三家劳教所:谷凤春(暖池塘)、田绍艳、王桂芬(绥中)、夏宁张淑梅、杨德琴(兴城)
男大法弟子:王茁(化机)
辽宁女子监狱:杨虹李艳群(五厂)李明艳(连山)
史迎春(渤海)萧树声魏明珍崔秀英(南票)杨兆颖周迎春沈文玲裴志华杨兆芳(绥中)
盘锦监狱:赵亮(钢屯)刘万利张崇月杨将威杨光武(绥中)
沈阳东陵监狱:胡永利(兴城)
葫芦岛看守所:曹玉英(锦州)于海洋(建昌)王洪廷、王世贵(新台门)纪文茹(张相公乡)
鞍山市第一看守所:杨玉红(五厂)
兴城看守所:郭春占(兴城)
浙江余姚:王春艳(绥中)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0912701837-1
2009-11-14: 田绍艳面临马三家進一步迫害
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2008年5月6日被绥中国保大队绑架,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進行迫害,目前田绍艳已被马三家迫害成表情呆滞、神志不清、双腿不能站立、行走、手不能拿东西、吃饭需别人喂、牙掉了数颗、消瘦无力、生活不能自理。2009年11月12日,马三家队长任红赞给田绍艳女儿打电话说:田绍艳又三天不吃东西了,让她女儿劝她,如劝不了就采取措施(灌食),她女儿说她妈精神不好,队长说:甚么精神不好,装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4/212597.html

2009-11-13:田绍艳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生活不能自理
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因坚持信仰、做好人,曾多次被绑架、劳教迫害。目前仍被马三家劳教所劫持,生活不能自理。

2008年5月6日田绍艳被绥中县国保大队绑架,5月27日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進行迫害,目前田绍艳已被马三家迫害成表情呆滞、神智不清、双腿不能站立、行走、手不能拿东西、吃饭需别人喂、牙掉了数颗、消瘦无力、生活不能自理,也不说话、不认识人,女儿看她时没有任何反应。

此前,田绍艳就多次遭到迫害。1999年9月至2000年6月,她被非法关押在绥中县看守所,副所长计树勋用电棍电她,警察张文仲冬天用凉水泼她和其他同修,并打开窗户冻她们。

2000 年9月,马三家教养院不法警察黄海燕把她的嘴打出了血,又用两根电棍电她的手、脚、脖子、前胸,并对她连踢带打,把她的头发拽掉了一层,罚蹲、罚站,進行所谓“强制转化”。2002年12月,马三家警察黄海燕指使人把她关在卫生间里,不让睡觉。2003年4月,因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造成她腰、腿、胸疼、心跳,走不了路,呼吸困难,睡不着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3/212525.html

2008-06-19: 绥中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已被送往各地监狱
据悉,绥中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早已在5月27日就被送往各地监狱了,杨兆颖和周迎春在当天凌晨4点多钟被送走,其他人在上午被送走的。田绍艳和王桂芬都被劳教已送往马三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9/180546.html

2007-01-14:葫芦岛市绥中县政法、公安不法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三、对大法弟子田绍艳進行构陷,施行绑架、非法抄家、勒索钱财、拘留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田绍艳去政法委交涉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克扣工资的事,让王海军帮忙找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期间不影响退休金的文件。王海军一边问田绍艳的姓名、单位一边找纸要做记录。这时从门外進来一个男子手拿着一张传单,王海军问田绍艳那张传单是不是她带来的?田绍艳回答“不是”,一会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长华、郉蝉、刘忠和等四人進来就强行把田绍艳带到家里,進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经文一本、日历两张、护身符十几个、炼功录音带两盘、歌曲磁带一盘、自动翻转放音机一个、邮票和信封若干。然后强行把田绍艳拉上警车。李长华并对田绍艳進行了殴打和辱骂。到看守所之后,李长华说:“像征性的呆四、五天,这已经是对你最大的照顾了。”刘忠和拿了两张纸、不允许田绍艳看内容就要求签字,遭田绍艳拒绝后,郉蝉和李长华强行拽着田绍艳的手按了手印。田绍艳说:“这好像杨白劳的卖身契”。李长华等人哈哈一笑。田绍艳被非法关押七天。绑架当天,田绍艳的女儿被国保大队骗了五百元钱,并造谣说:“你妈后半夜两点半進政法委挨门发传单,交罚款五百元,如果不交就劳教三年。”收钱的是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刘忠和。

整个迫害过程没有任何藉口和理由,所言都是编造的,没有一样是事实,连送拘留的单子都不敢让当事人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46806.html

2007-01-11: 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获释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已于一月五日获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545.html

2007-01-01: 辽宁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被绑架
辽宁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绥中县邪党政法委讲真相时被恶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

近半个月来,绥中有李晓艳、周迎春、黄丽华、田绍艳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黄丽华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45888.html

2005-12-02: 我在马三家集中营遭迫害和奴役的经历
我叫田绍艳,是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人。1997年,我因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疾病痊愈,身体健康,并且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公司因为亏损不发工资,一般人都不上班了,而我还为单位着想,正常上班。

1999年8月末,因中共媒体诽谤大法,我去北京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劳教1年半。

1999年9月至2000年6月,我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看守所,所长季××用电棍电我,看守所警察张文仲在春节前用凉水泼我们,并打开窗户冻我们。

后来我被送到了马三家,2000年9月,马三家教养院不法警察黄海燕把我的嘴打出了血,用两根电棍电我的手、脚、脖子、前胸,造成被电部位起红泡、后来又变成了黄泡、在变黑之后才愈合。她还对我连踢带打,把我的头发拽掉了一层,罚蹲、罚站,汗水滴在地上一片,進行所谓“强制转化”。

2002年7月,因我自己在家炼功,被绥中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劳教3年,2002年12月,马三家警察黄海燕指使转化的人把我关在卫生间里,不让我睡觉,進行所谓“强制转化”。

2003年4月,因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强制超负荷劳动(挖树坑),造成我腰、腿、胸疼的走不了路,心跳得呼吸困难,睡不着觉。

中共“十六大”期间,迫害加剧。12月,马三家利用邪恶的所谓“联合帮教团”加重迫害,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用各种酷刑强迫大法弟子“转化”。连已经不能走路、呼吸都困难的我也未能幸免,警察黄海燕只让我睡半宿觉,导致我心跳加重,嘴唇发紫,手脚又凉又麻,浑身发抖,含了几天的救心丸后被送到医院,后来又被送到沈阳四医院,诊断为左膝关节滑膜炎、滑膜腔积液。两次花了700多元也没好多少,到现在还疼。

超负荷的手工活累得我手臂疼的经常睡不着觉、手指都变形了。更苦恼的是2004年2月,在室内干手工活造成了胶中毒,出现很多症状,包括头疼、头胀、头晕、眼花、耳胀、耳鸣,鼻子出血,口、舌、牙床、手脚都麻;咳嗽、心跳气喘,胃火辣辣的烧痛,吐血、内脏都疼,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全身肿胀、无力,走不动路。有时连翻手的力气都没有,头、脸、身上起了小包、发痒,头发掉得露了头皮,至今未能长出。头上还有一个逐渐增大的包至今没有消下去。

虽然这批有毒的活因为上百人中毒而没干完就退回去了,但给我们造成的后遗症却留下了。从此我便失去了劳动能力,对很多化学物品的味儿都过敏,比如洗衣粉、香水,而且味道越大,上述症状就越重。从那以后,我一年之内没有几天离开过床,2005年7月,我三年劳教期满回家后还是两个人搀扶我上炕的。其实早就应该放我回家,是江氏流氓集团夺取了我的劳动能力。

现在我虽然走路不用扶了,但还受不了以前受害过的那些气味儿,连洗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想打工也无能为力。无奈去主管单位林业局索要8年前拖欠我的工资6000来元,林业局的张书记说:“没钱,以后别来了。”

我呼吁立即解体马三家女二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并要求赔偿我的损失,要求林业局归还我的工资。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2/115661.html

2005-10-03: 9月28日,葫芦岛市绥中县公安局、绥中县西山社区史品等三人,到大法弟子田绍艳家骚扰,一進门不由分说,三人分头到三个屋查找,结果甚么也没找到,临走时无礼要求田绍艳不要让别人到她家去,也不让田绍艳到别人家去。

9月30日,田绍艳没在家,据知情人说:上午9点多钟,绥中县公安局开两辆警车,来一帮人,身穿便衣,其中有国保大队邢禅(女),看家无人,在前后院转悠一圈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3/111695.html

2004-05-24: 我还看到了受害的其他大法弟子,本溪的有:范金华、张桂平、王晶、张京真;抚顺的有:孙永利、侯晓慧;大连的有:吴红;绥中有:田绍艳;朝阳有焦志华,其它地方的有王素华、王霞、程去等,都给她们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2002年院里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在暗中進行的,不让坚定大法弟子看到,更残酷的都在暗中進行。

为甚么警察不遗馀力地干着惨无人道的事呢?首先,听信媒体的造谣,再者是江氏一伙把转化率同警察的提干、升级、工资、资金、住房、福利等挂勾,迫使他们不顾一切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成了邪恶之徒充分表演的场所了。

葫芦岛 绥中县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19-12-18: 绥中县检察院:区号0429
刘海彬 检 察 长 办6127001(新号码) 手机18009896686(新号码)宅7997767
谢宝金 副检察长 办6123263 手机13904292674宅6131640
李敬国 副检察长 办6123729 手机13842937997宅5137997
李子良 副检察长 办6124655 手机13942996555
曹凤林 纪检组长 办6126942 手机13904292009宅6121498
杨志生 政治处主 办6123809 手机15042942888宅2358838
马 勇 反贪局长 办6128617 手机15040919999
王卫东 反渎局长 办6123728 手机13500457535宅6124535
田晓东 办主 任 手机13709897168宅6132585

绥中县法院:
曹海英 院 长 办6779999 手机13898991999(新号码) 宅2365866
王亚欧 副院长 办6779777 手机139042925586133299
吕志文 副院长 办6779888 手机139429966662365866
明绍权 副院长 办6779666 手机1589828898x 宅6651899
胡柏松 副院长 办6779555 手机135004577332368733
王志武 副院长 办6779987 手机158982230003924567
康立勇 副院长 办6779222 手机138989367892314888
高琪伟 副院长 办6779111 手机138429460006168000

2019-09-12: 政法委副书记李怀林 办 0429-6131710 手机13842936888
政法委书记:刘铸 办 6138955 手机 13709897111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海军 办6130656 手机155667222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沈阳马三家集中营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打印机版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马三家教养院是从2000年4月5日开始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
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刘京来院开会说:“国家要求不转化的要强制转化。”还说:“当然有些人留下了残疾,但是你们要理解,要想开,目地让你们醒过来,要跟党走。”这些邪恶之徒宁可把人迫害成残疾也要改变无辜公民的信仰,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歹毒。

在2000年6月,大队长王乃民在三分队三室,当着28名大法学员说:“你们这些修法轮功的,领导不给你们开工资,你们不找也不闹,也不游行,吃亏也不争斗,领导分配什么活也不挑,还干得又多、又快、又好,那有什么用啊,你们这些人纯粹是傻子。”他用力一挥手说:“这样的人不能要!要你们有什么用啊?”我听了当时恨惊讶,这是人说的话吗?怎么有人变的这么可怕?!

2000年10月份,我们在食堂开会,王乃民又当着一千多人讲:“你们是做好人,什么坏事都不干,但是你们知道吗,什么是好事啊?我告诉你那真正的好事是你们去死!你们死了,给国家节省多少钱财!”当时我想,变得这么邪恶的生命是容不下有善念、有正信的法轮功学员的。下面是我在马三家的经历和所见、所闻:

1、我在教养院里证实大法好,不放弃修炼,警察向我下毒手,每天都体罚我,让我手扶地,腿站直,屁股朝上,昼夜不停,不让睡觉,成天折磨。

2、邹桂荣,新宾县大法弟子。因她坚定信仰,三分队队长黄海燕指使女犯人对她拳打脚踢,把她的头发揪掉一堆;警察把她吊起来铐上,体罚长期蹲着,还让她倒立着,扒光她的衣服,让她手扶地,屁股朝上,腿站直,昼夜不停,连续不让睡觉。一年多的时间,邹桂荣原来很胖的身体被折磨的消瘦得不行了,恶警们还让犹大打她,把她打得遍体是伤,队长再用电棍电她,把她残害得不象样了。

3、王慧,大连甘井子的大法弟子,是个大姑娘,坚修大法不妥协。大队长王乃民亲自用电棍往王慧的私处电击,接着遍及全身,几个警察用6根电棍围着电击她,让她揭批大法、骂师父,不做就一直电她,直到她精神要崩溃了。后来王慧还说大法好,队长就给她用药,一盒三百多元,每天逼她吃,诬陷她精神有病了。由于长期残害,王慧真的精神不好了,发呆发傻。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