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 >> 吴引倡, 男, 40

吴引倡
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吴引倡,是有口皆碑的好人,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关看守所、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最后竟被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情况: 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市
有关恶人: 庄许红(副所长),岳清金(三大队队长), 赵江, 倪振雄(二大队队长);二大队:韩俊清、赵连众、郭建新、王凯、马跃辉;三大队:姚枫、李杰、秦洪升、庞昱、邓京华、何京宏;五大队:肖振礼;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27: 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
法轮功学员吴引倡遭迫害事实

吴引倡,一九六六年出生,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后转九分监区,经常被关“小黑屋”。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零六年四月,吴引倡因坚持信仰,被剥夺每月例行的家属探视和打电话权利。狱警还在家属接见室的墙上公开宣示:“因吴引倡顽固不化、其妻子也是法轮功‘痴迷者’,不配合吴引倡的改造,停止接见。”经过亲人多次投诉,监狱才勉强准许探视。

后来,吴引倡在狱中被迫害的真相曝光到国际社会,狱方蓄意报复,屡次干扰亲人接见,并再次剥夺吴引倡与亲人团聚的权利。不仅如此,从狱中传出的消息证实:二零零六年六月至七月,吴被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罚坐十天不准睡觉。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会儿,还经常遭到包夹打骂,大小便必须打报告,甚至得骂一声师父、骂一声法轮功才行。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7/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336681.html

2014-10-11: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图)

北京地区系列报道之二

主管药师被剥夺生存权

吴引倡,男,年龄四十多岁,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中药专业。在北京西苑医院工作,主管药师。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到中央党校散发传单被绑架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因发、邮寄真相光盘,被顺义沙岭邮局举报被非法绑架,判刑八年。

吴引倡自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后,单位就停发了工资,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按当时每月二千元计算(最低工资数字),十五年的时间,共计三十六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1/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图)-298828.html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
c. 为配合“申奥”举办的种种活动

为了配合中共申奥,劳教所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体育锻炼,实际上就是残酷的体罚他们。恶警每天给规定法轮功学员要跑多少圈,分几组完成,要在多长时间里跑完,不行就再罚跑。每组长跑的间歇要完成辅助项目多少个,不行也罚,如果各个项目完成得好的话就加码。每次法轮功学员跑不动了就由“陪练”犯人拉着跑,实在走不动了就会被拖着走,累瘫在地上就会遭训、遭踢,所以法轮功学员们训练完了之后几乎是被榨干了最后一滴汗。即便如此,他们还得完成“正常”的任务:干活、队列训练、“洗脑”迫害等,一刻也不能多休息,就是在班里或吃饭的时候也有犯人看着不准躺着、坐着。

劳教所除了队列训练之外,又增加了练犯人操(监狱广播体操)、打太极拳等集体活动项目,说是“群众性健身运动”,可以增强身体素质,也可表示支持国家“申奥”。而法轮功学员认为自己是被非法关押的,不能算“犯人”,不练犯人操;干活太累,休息又不足,没必要健身;所以没必要配合他们的活动。于是,不参加“集体活动”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拉着去跑步,有的被罚站军姿,有的被奴役去劳动……后来,不少法轮功学员被以“不爱国,抗拒改造”为名送到“集训队”“充电”(用多根电棍暴电),其中有法轮功学员邓怀颖、刘建开、吴引倡、赵辉等。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7-05-21: 吴引倡在北京市前进监狱遭受迫害(图)
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吴引倡,这样一个为人正直,待人温和,在工作单位,家庭邻里之间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几年来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关看守所、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最后竟被非法判刑七年。

2006 年6月底到7月初大约10天时间,吴引倡在北京市前进监狱被强制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坐了10天不准睡觉,还要忍受包夹的打骂,喝水,大小便都要受限制。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每次家人见到他时,总是能看到身体上带着包夹殴打他的伤痕、有时会见中看到吴引倡身体虚弱的一直在发抖、有时看到他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谈话中稍有谈及迫害,立即有值班的恶警上前打断。但当家人去质问九监区的刘指导员时,得到的答复是,这就算对他不错了,谁叫他顽固不化……

从2007年1月起,九监区又无理取消了吴引倡家人的接见权利,严格限制吴引倡与家人的电话和信件联系。

吴引倡,41岁,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0月1日,吴引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吴引倡的言行感动了号子里的犯人,他们对吴引倡都很尊敬,一个哑巴把两只手比划成一个圆形,然后翘起大拇指,意思是:法轮功,好!

2001 年1月4日,吴引倡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吴引倡经常被罚“坐板”,限制睡眠。2001年9月的一天,吴引倡被恶警按倒在地,手脚被绑牢,恶警用七,八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体,吴引倡胳膊的皮肤都被电焦,变成黑色。与吴引倡一同受迫害的还有赵明,于溟,邓怀颖,徐化全等。 2002年1月吴引倡被释放后,身体被迫害的非常瘦弱。因为他不写放弃法轮功的保证,同年,被单位非法开除。

2002年11月,吴引倡因邮寄真相光盘再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北京市顺义区看守所,2003年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七年,2004年1月8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前进监狱十二监区。

每个监区都有一些小房间,叫做“小屋”,这就是恶警行恶的地方。用的什么办法呢?那就是长时间罚坐。吴引倡在前进监狱十二监区被非法关押期间,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间,数次被关小屋,多次被强迫洗脑。吴引倡经常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被打骂、不准洗漱、限制大小便。关小黑屋的时间动辄长达1-2个月,甚至更长。长期被残酷折磨,吴引倡的健康状况很差,人非常瘦弱。

有一次,恶警陈俊把他转移到了电话室(一个更小的小黑屋),突然对他施以拳脚,一下子就把他打晕在那里了。吴引倡当时一点防备都没有。在班里的时候,恶警不准他和其他人说话,也不准其他人和他说话,严加管制,专门让当班长的犯人看着他。这个犯人六十多岁,特别的坏,吴引倡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甚至于吴引倡的一个表情,他都要记在本上,向恶警报告。

由于长期关小屋,吴引倡原本消瘦的身体变的更消瘦了,脖子细的象是一把就能攥住似的。恶警使尽招数也没能让吴引倡妥协,无可奈何之下,恶警陈俊只好甩脱他,把他转到了九监区。

2005年8月9日,吴引倡被转到更邪恶的9分监区。在9队关押期间,吴引倡也经常被关小屋。2005年9月至2006年4月,吴引倡因为坚持信仰被剥夺每月例行的让家属探视与给家里打电话的权利。除2006年4月一次在探视时间几乎过去一半时让妻、儿见了一面。

吴引倡的家人一再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及各部门投诉。清河分局监察处和前进监狱监察科不承认对吴引倡的体罚殴打,反诬吴引倡打人。不但如此,海淀分局的警察还上门骚扰,威胁家中妇孺,“你们的材料都在我们手里……”吴引倡在工作单位、家庭邻里之间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邪恶监狱管理部门的流氓式答复激怒了吴引倡的不少亲朋好友、甚至国外的亲人。

经过家人向监狱管理局不懈的投诉,大约在2006年8月,前进监狱才不得不恢复了吴引倡与家属每月见面的权利。尽管如此,监狱方面仍百般刁难。多次阻止家人正常探视,等到所有的探视结束后,才允许吴引倡与家人见面,还阴阳怪气的说这是为了照顾吴引倡的家人。等家人结束探视后,接送探视家属的班车早就走远(前进监狱位于天津市郊,离北京市非常遥远)。更邪恶的是,探视的谈话内容完全被监听还嫌不够,在吴引倡左右,包括来探视的家人身边都站着恶警监控,最多时有四名警察同时监视着谈话双方。中共惟恐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被揭露出去,竟然采用如此卑鄙的手法,足以显示它们对真相有多惧怕。

从2007年1月起,九监区又无理取消了吴引倡家人的接见权利,严格限制吴引倡与家人的电话和信件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1/155323.html

2007-01-16: 中医药剂师吴引倡在北京市前进监狱被迫害真相
吴引倡,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1966年出生,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在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被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非法开除。2002年11月,因邮寄真相光盘再次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7年,2004年1月8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前进监狱十二监区,后被转移至九监区。在吴引倡被非法审判期间,岳父在沉重的打击下黯然离世,岳母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只剩下妻子一人带着不满三岁的小儿子苦苦支撑家中里里外外的一切。

吴引倡被关押在12分监区时,因拒绝向邪恶妥协而数次被关“小屋”,几个包夹轮流看守,每天的睡眠时间完全在这几个包夹的掌握之下,今天看你表现比较“老实”,可能让你睡3-4个小时,过几天看你不顺眼了,一睡着就把人弄醒。监狱里折磨人往往都是阴招,表面上看不出迫害,但是这种不见血的折磨能让人精神近于崩溃。

小吴经常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被打骂、不准洗漱、限制大小便、强制“坐板”更是家常便饭。关小黑屋的时间动辄长达1-2个月,甚至更长。长期被残酷折磨,小吴的健康状况很差,人非常瘦弱,但丝毫得不到恶警和包夹的同情。大约2004年10月前后,12分监区指导员陈俊曾亲自上阵毒打吴引倡,把小吴打的昏死过去。

2005年8月9日,吴引倡因坚强不屈被转到更邪恶的9分监区,当时的指导员是曹利华。在9队关押期间,吴引倡也经常被关“小屋”。2005年9月至2006年4月,吴引倡因为坚持信仰被剥夺每月例行的让家属探视与给家里打电话的权利。除06年4月一次在探视时间几乎过去一半时让妻、儿见了一面,此前、此后一直不让炼法轮功的妻子探视。还在家属接见室的墙上公开诽谤吴引倡和他的妻子。

吴引倡的家人一再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及各部门投诉。清河分局监察处和前进监狱监察科不承认对吴引倡的体罚殴打,反诬吴引倡打人。不但如此,海淀分局的警察还上门骚扰,威胁家中妇孺,“你们的材料都在我们手里……”吴引倡在工作单位、家庭邻里之间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邪恶监狱管理部门的流氓式答复激怒了吴的不少亲朋好友、甚至国外的亲人。

经过家人向监狱管理局不懈的投诉,大约在2006年8月,前进监狱才不得不恢复了吴引倡与家属每月见面的权利。尽管如此,监狱方面仍百般刁难。多次阻止家人正常探视,等到所有的探视结束后,才允许吴引倡与家人见面,还阴阳怪气的说这是为了照顾吴引倡的家人。等家人结束探视后,接送探视家属的班车早就走远(前进监狱位于天津市郊,离北京市非常遥远),家人不得不自费从遥远的天津郊区赶回北京市。更邪恶的是,探视的谈话内容完全被监听还嫌不够,在吴引倡左右,包括来探视的家人身边都站着恶警监控,最多时有四名警察同时监视着谈话双方。中共惟恐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被不畏生死的吴引倡揭露出去,竟然采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法,足以显示它们对真相有多惧怕,对这些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有多恐惧。

2006年6月-7月,吴被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坐了10天不准睡觉,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会儿,还经常遭到包夹大骂,大小便必须打报告。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每次家人见到他时,总是能看到身体上带着包夹殴打他的伤痕、有时会见中一直在发抖、有时连路都走不动。谈话中稍有谈及迫害,立即有值班的恶警上前打断。但当家人去质问九监区的刘指导员时,得到的答复是,这就算对他不错了,谁叫他顽固不化……

这就是隐藏在前进监狱“现代化文明监狱”招牌下的真实情况,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承受着非人的迫害。前进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摧残很难被外人了解,因为这里完全与世隔绝、善恶颠倒。

注:近期,曹利华已不再担任前进监狱九分监区指导员,接替他的人姓刘,估计是原来的副指导员刘光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6/146980.html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
吴引倡,大学本科,医学,被非法判刑7年,在前进监狱十二监区被非法关押期间,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间,数次被关“小屋”,多次被强迫“洗脑”。每次一关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有一次,恶警陈俊把他转移到了电话室(一个更小的小黑屋),突然对他施以拳脚,一下子就把他打晕在那里了。吴引倡完全没有料到陈俊会动手打人,一点防备都没有。在班里的时候,恶警不准他和其他人说话,也不准其他人和他说话,严加管制,专门让当班长的犯人看着他。这个犯人六十多岁却特别的坏,吴引倡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甚至于吴引倡的一个表情,他都要记在本上,向恶警报告,完完全全是邪恶的工具。

由于长期关 “小屋”,吴引倡原本消瘦的身体变的更消瘦了,脖子细的象是一把就能攥住似的。但是他没有动摇,恶警使尽招数也没能让吴引倡妥协,无可奈何之下,恶警陈俊只好甩脱他,把他转到了九监区。开始一两天还能看到吴引倡在九监区的一班,随后就不见了,出操、出工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毫无疑问,他肯定又被关到“小屋” 去了,很可能会经受更大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6-11-20: 大法弟子吴引倡被天津茶淀的前进监狱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吴引倡,被非法关押在天津茶淀的前进监狱。由于他不肯骂师父骂大法,被恶警唆使犯人所殴打,遍体鳞伤。他妻子带着孩子去探望,监狱不让见,怕恶行曝光。这是听那些探望回来的家属说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0/142802.html

2006-10-05: 吴引倡目前关押在前進监狱9分监区,吴是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在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被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非法开除。2002年11月因邮寄真相光盘再次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7年,从2004年1月8日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前進监狱。

入狱初期,吴引倡被关押在12分监区,因拒绝“转化”而经常被关小号,在一间小屋里“坐板”,几个包夹轮流看守,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还不时的遭到打骂、不准洗漱、限制大小便、强制“坐板”,同时长时间播放污衊大法的录像强制观看。在12分监区关押期间,大约2004年10月,12分监区指导员陈俊曾亲自上阵毒打吴引倡,以致吴被打昏。

2005年8月,吴因思想“太顽固”被转到更邪恶的9分监区,指导员曹利华。在9队关押期间,吴引倡也经常被关小号。2006年6月-7月,吴被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坐了10天不准睡觉,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会儿,还经常遭到包夹大骂,大小便必须打报告,甚至得骂一声师父、骂一声大法。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5/139442.html

2006-08-28: 北京市前進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规模庞大的人间炼狱

北京市前進监狱又称第七劳改农场,地处天津市宁河县境内津汉公路49公里处,是2001年11月20日由原前進、前卫和永河三所监狱合并而成的,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管辖。清河分局下属共有5所监狱,狱警约300余名。5所监狱分别是:北京市金钟监狱、北京市潮白监狱、北京市前進监狱、北京市柳林监狱、北京市清园监狱。其中前進监狱规模最大,监区占地面积420亩,狱内总建筑面积20594平方米,设计关押能力为2000人。

前進监狱从2000年以来,非法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是非法关押北京市被判刑的男大法学员的主要监狱之一。这里多数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处5年至十几年的长期徒刑。其中包括1999年底被判重刑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大法学员李昌、纪烈武、王治文,清华大学大法学员虞超、孟军、王为宇,以及梁明华、武君、高建铭、秦尉、徐化全、吴超、吴引倡、邓怀影、李业亮、张彦宾等。王治文、虞超目前被关押在九分监区,张彦宾被关押在14分监区。一些因基督教等其他信仰而获罪的 “良心犯”也被关押在前進监狱。

违法监狱管理规定 利用一切机会摧残大法学员

与一般的监狱劳教所不同,前進监狱禁止来探视的大法学员家属,给亲人送生活必需品,只允许给帐户上存钱。一些普通刑事犯在被关押的最后几个月,往往会转到其他周边的监狱服刑,所以对前進监狱管理的苛酷程度有所比较。普通刑事犯纷纷抱怨,与周边地区的其他监狱相比,前進监狱伙食最差、管的最狠!前進监狱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学员迫害更是变本加厉,肉体、精神、经济等方面的迫害多管齐下。

前進监狱曾公开在国内媒体(《凤凰周刊》总第147期)上承认,对于每名犯人在狱内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消费额标准从40元到200元不等。消费额的多少取决于他们的表现。”前進监狱这种根据在押人员的“表现”任意剥夺他们在监狱内购买生活必需品的权利,以达到管理效果的做法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普遍存在。而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就更加肆无忌惮。大法学员抵制邪恶迫害,就被认为是不服从改造,肆意克扣每月可使用的钱数。

探视时间每个月一次,各队的接见日错开。前進监狱家属接见场所被分为A区、B区、C区,实际是从宽松到严管的三个等级。

A区:家属不但可以与被关押的亲人面对面交谈,还可以到所谓“亲情餐厅”一起進餐。
B区:家属可以与亲人面对面交谈。
C 区:实际是严管区,在这里,不能与家人面对面交谈,而是中间隔着玻璃,通过电话对讲,谈话内容有专人监听、录音。接见室屋顶有3个摄像头,还有狱警在家属背后来回走动巡视,稍有一点它们认为的言语敏感,马上掐断通话。经常不到规定时间就强行掐断信号,逼家属走人。绝大部份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都只能在C区与亲人隔着玻璃相见,只有极少数被转化,它们认为“没问题”,甚至开始帮助邪恶做事的背离了法的人才被允许在A区接见。

根据监狱的所谓有关规定,只应对新入狱(入狱两年以内)的犯人实行所谓“严管”,然而因修炼真善忍而遭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在前進监狱被看作比普犯更危险的人物,几乎所有大法学员无论被非法关押年限长短,始终是“严管”待遇。

无论是写信、电话、接见,前進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一举一动都在邪恶的严密监视之下,来往信件被强行拆看、电话与接见都有专人窃听并录音,监狱内的大法学员掌握的任何触及到前進监狱黑幕的信息,监狱外的亲友传递的任何有关正法形势的真实消息,一旦被发现,都让邪恶恐慌不已,很多亲人来信都这样石沉大海。邪恶尤其惧怕海外来的信息,监狱办公室的电话都是来电显示,对国外电话一般不敢接。海外来信几乎全都被拦截下来。事后邪恶经常煞有介事拿着“证据”找大法学员或家属“问罪”,事后的惩罚轻则不让接见、不让通话、减扣每月购物的消费额、重则关小号、教唆包夹殴打、体罚。

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经常被取消家属探视、关小号、剥夺与家人通电话权利。有的大法学员不让家属探视已连续半年之久。

突然体检抽血 希望国际社会强烈关注

不久前,前進监狱突然部份在押犯人及大法学员体检(具体体检对象有待進一步查证)。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给每位接受体检的大法学员抽了血。联系最近揭露出的中共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这次体检究竟用意如何必须警觉,请海内外正义之士高度关注,并联手展开调查。

长期的高压迫害 使环境极为邪恶压抑

至今为止,前進监狱仍关押着一百多名大法学员,绝大部份分别被关押在一分监区、八分监区、九分监区和十二分监区(内部称1队、8队、9队、12队)。

大法学员刚被绑架到前進监狱时,就被关進小号(长3米宽1米5),24小时有刑事犯人换班看守,会有警察问话,企图“转化”,并向大法学员施压,造成心理压力,進而故意延长谈话时间、剥夺睡眠、殴打体罚、侮辱谩骂。强迫大法学员坐在一个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一动也不许动,除非吃饭上厕所。

前進监狱对待不“转化”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使用打、骂、长时期不让睡觉等手段折磨、迫害;同时断绝坚定的大法学员与家属的任何联系。很多大法学员被迫害得身体出现病态。恶警还曾用很多根电棍同时电击或多人拳打脚踢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致使一些大法学员被电昏或被打得落下残疾。有的大法学员因绝食抗议而被穿上约束衣。大法学员朱柯明、杨杰、李津鹏、李宝树、林树森等都遭到过电刑的折磨。其中林树森曾亲自向全世界曝光他自己被多次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敏感部位,受到严重刺激,精神失常长达7个月。

2006年年初前后,由于梁明华、武君、高建铭、秦尉、徐化全、吴超、孟军、王为宇、吴引倡、邓怀影等众多大法学员纷纷起来否定邪恶的迫害,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邪恶们非常恐慌,为此,在2006年3月,前進监狱将部份它们认为“闹得最凶”的坚定大法学员专门集中到第八分监区(8队),進行“严管”,加重迫害。同时严密防堵外来的正面信息的流入,将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与其他大法学员分开关押。邪恶极力封堵一切获得外界真实消息的渠道,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长期与世隔绝,很难了解当前的正法形式和师父的新经文,形势非常严峻。目前已知有张建、王为宇等7名大法学员被转到第八分监区,该监区对大法学员施行更加残酷的迫害,每个大法学员均被多名包夹监视,行动坐卧都在包夹的百般虐待和侮辱之下,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详情有待進一步查证补充。第八分监区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7名,主要来自原先的12队,而调来监视他们行动的普通刑事犯竟有48名之多。

随着邪恶势力在另外空间被大量清除,更多的时候恶警不再亲自动手,而是教唆挑拨刑事犯对大法学员進行迫害。负责监视大法学员的普通刑事犯不用出工,而且还可根据迫害大法学员中的“积极”表现予以减刑、加分。刑事犯为了争得早获自由的机会,出卖良知,甘愿被恶警利用来作迫害大法学员的帮凶。大法学员行动均在邪恶的严密监视下,包夹稍有不满就是一顿谩骂毒打。监狱授意这些包夹,高度防范坚定的大法学员之间的任何信息沟通,连相互对视一眼都可能招致疯狂报复。折磨大法学员的办法层出不穷,比如电棍、不许睡觉、坐小板凳、强迫吃下滚烫的食物、长时间面壁等,暴力加上人格侮辱,一位曾在里面关押过的学员描述说,长时间面壁体罚的滋味比被暴打一顿还要痛苦。

魔窟被美化成“文明监狱” 酷吏被吹捧为“全国劳模”

前進监狱几年来极力树立所谓花园式“文明监狱”形象,经常有全国各地的人来参观,每次为了迎接外来参观和检查,被关押人员都得提前忙做一团,恶警们严令在押人员要说假话,并進行监内人员大调动,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封闭起来,同时改善食堂伙食,营造“春风化雨”的文明改造假相,以便蒙骗参观和检查。

前進前進监狱 2001年和2005年分别被评为市级人民满意的政法单位,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规范执法行为、促進执法公正”先進集体,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现代化文明监狱”,立集体二等功。邪党给予它的“荣誉”彰显前進监狱对大法学员迫害的残酷程度远远超出其它监狱。前進监狱九分监区是集中关押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分监区之一,前進九分监区的政治指导员、邪党支部书记曹利华,因曾组织“转化”了76名法轮功成员,阶段转化率100%,而在2004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前進酷刑狱头成了全国劳模。曹利华所采用的“非常有效的教育转化新方法”就是肉体迫害到极限后,再辅以精神折磨,最后让人精神崩溃。大法学员林树森被折磨至精神失常的亲身遭遇就是个很有力的例证。

前進监狱欺世盗名的“现代化文明监狱”招牌

为了進一步迷惑公众,前進监狱还开设了华北地区的第一家狱内超市及“亲情餐厅”,假扮“人性”氛围,顺势冠冕堂皇的赚取高额利润,同时建立了北京监狱NC电子阅览室项目,供犯人们通过电脑阅读电子书。前進监狱不允许家人给被关押大法学员送生活必需品,必须花钱从狱内商店(超市)购买,而且限制一次只能购买规定数额的商品,每个家属被允许的消费额度与被关押大法学员的“表现”挂钩,通常是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超市商品价格比外面贵很多,但所有商品都没有价签,家属只有结帐时才知道一共多少钱。每逢探视日,就会看到来探视的家人在超市的结帐台前,满脸愁容的决定如何取舍已经放進购物篮中的商品,退回货架,因为钱数“超标”了。大约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前后,前進监狱更改了规定,不再允许家人从狱内购买生活必需品,只能给狱内的亲人帐号上存钱,这样一来,恶警们便可以更大程度的钳制大法学员的一切生活资料,不为人知的虐待大法学员。

所谓“亲情餐厅”也是邪党用来粉饰“人权”现状的幌子。即使已被获准在A区看望亲人、一起用餐,仍然要忍受前進监狱的无耻敲诈。这里的菜价也是贵的离谱。曾经有来探视的普通刑事犯家人,因为菜的量少,点了两份排骨,又点了一些其他的配菜,自己不动筷子,就看着他孩子一个人狼吞虎咽把所有的菜都吃干净了。

前進监狱一边招揽各类社会参观队伍,一边在国内外媒体上大肆宣传,营造文明监狱的形象,积累“名扬”全国的资本。掩盖在文明外衣下的,是对大法学员不可告人的残酷迫害和肆意掠夺。

共同解体邪恶之场

前進监狱被关押的大法学员长年与世隔绝,得不到外来信息,监狱内的邪恶迫害真相也不容易送出来及时曝光。被关押的同修在邪恶的环境下感到极其压抑,正念被抑制,无法突破。整个监狱被邪恶之场笼罩。邪恶就是试图摧毁这些大法学员的意志,以彻底毁掉修炼人。一部份同修清醒后毅然站出来抵制迫害,但是却招来更加疯狂的报复,在魔难面前消极无奈,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一些大法学员的家属因亲人被迫害,也在消极对待。尤其是很多大法学员的家属也是修炼人的,被常人的亲情带动,正念不足。为了见到自己的亲人,甚至向邪恶低头。

请有条件的同修多与被关押学员的家属沟通,不要太顾虑自己亲人眼前的平安,将我们所知道的迫害事实都曝光出来,多等一天,里面的同修都是度日如年,而邪恶是最害怕被曝光。

希望同修们重视正念清除前進监狱、以及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的邪恶。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捣毁那里的邪恶之场,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帮助他们从新清醒振作,真正从邪恶的迫害中走出来,跟上正法進程,彻底结束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关押迫害。

提醒大家密切注意被关押大法学员的下落。调查并公布更多有关前進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线索和证据,及时将更多黑幕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578.html

2006-07-26: 北京前進监狱对大法弟子吴引倡的迫害
吴引倡,男,36岁左右,籍贯上海市,大学毕业后留京。2004年1月8日被送進前進监狱12分队非法关押,因为坚持信仰一直遭受迫害。2004年10月,吴引倡被12队的队长陈俊打得昏死过去。2005年8月9日被转到9队继续迫害。在前進监狱,他经常被“关小屋”“坐板”。警察自己不动手打人时,就唆使被称做“包夹”的刑事犯打他。

2005年9月至2006年4月,吴引倡因为坚持信仰被剥夺每月例行的让家属探视与向打家里电话的权利。除06年4月一次在探视时间几乎过去一半时让妻、儿见了一面,此前、此后一直不让炼法轮功的妻子探视。

被绑架在前進监狱的大法弟子称那是“鬼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html

2006-03-19: 北京前進监狱加重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由于被非法关押在十二分监区和九分监区的众多大法弟子纷纷起来否定邪恶的迫害,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邪恶们非常的恐慌、害怕,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梁明华、张雁宾、武君、高建铭、秦尉和徐化全,一直以来不惧邪恶,受到了邪恶的严管和迫害,迫害的方式是坐一个几厘米高的小板凳,不准动一动,一动就打骂,不让睡觉,反复看诬蔑大法的录相,不准上厕所,利用剥夺人正常的生理要求,持续迫害大法弟子,利用众多刑事犯人打骂侮辱大法弟子,不准和家人见面。

大法弟子秦尉、武军、高建铭,自去年被非法关押在前進监狱后,一直否定迫害,坚定正念,被邪恶之徒关進小屋迫害,同样的迫害在九队和一队也在发生着。其中有清华弟子吴超、孟军、王为宇、吴引倡、邓怀影,请知情者進一步提供信息,揭露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9/123214.html

各大队的恶警们与叛徒打手串通一起,以哄骗、羞辱、打骂、酷刑等手段虐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再不放弃还要被集训、延期。基本上采用的是轮番洗脑、不让睡觉、练队列、干重体力活等方式对待未放弃信仰的学员。长时间不放弃修炼的学员,被送入集训队甚至调遣处。训队和调遣处是专门酷刑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坐不直的铁笼子里,并来问是否写“揭批材料”,只要回答“不”,立即用绳子将法轮功学员捆住,或绑在铁床上,用四五根至七八根电棍同时持续电身体各处,包括敏感部位。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吴引倡电昏过去,还把一名未放弃修炼的学员脱光衣服,固定在床板上,放在阳光下炙烤。倪振雄(二大队队长)曾多次亲自和唆使叛徒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岳清金(三大队队长)在集训队里参与策划、电击法轮功学员;赵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受到提拔;庄许洪(副所长)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做恶多端。团河劳教所部分叛徒打手:二大队:韩俊清、赵连众、郭建新、王凯、马跃辉;三大队:姚枫、李杰、秦洪升、庞昱、邓京华、何京宏;五大队:肖振礼。
http://www.fawanghuihui.org/displaycrime.asp?crimeid=8467&crimeact=crime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12-19:东新派出所 2224372771
所长 宋新峰 13820123131
政委 张豁然 13642062376
副所长 张磊
景洪记 13902099933
姜绍敏 15222785158
刘树旺 15822257191

河东分局
局长 李明海 13802081208
王毅 政委 13920417906
殷金星 副局长 13120700680
13820255198
李广海 副局长 13612048925
国保支队
支队长:刘春生 13821552658
副支队长:罗学锋 13212230008
祁峰 13820890999

天津市河东区委政法委、610
常务副书记 马立岗 13820533666
政治工作办公室主任 李霞 13332079611

天津市河东区看守所
所长:高向羽 13920825320
朱志勇 13821832283
副所长:高波 2224513019
副所长:卜长丰 13920527991
教导员:申云涛 13920399608

2018-05-27: 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
刘光辉妻子单位信息
单位: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邮编:1000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6号二层
电话: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
传真: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800

2018-03-22: 北京市前进监狱:
通信信箱: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
邮编:300481

公开电话:1600628(语音后选择按11)
负责收发信:010-53861751
狱政科:010-53861971、010-53861972、010-53861970-83589496
监察科:83589423
教育科: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15: 北京市前進监狱十二分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5/150840.html

2007-03-01: 北京前進监狱恶警陈俊的纍纍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2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