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刘永来, 男, 36

刘永来
电棍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刘永来,迫害刘永来致死,妻子王永梅因投递真象信件而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家中14岁的儿子无辜地失去了双亲的照顾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
有关恶人: 队长乔威,王军,姜涛,朱凤山,景殿科。劳教所的副所长张宝林
迫害情况: 电棍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刘永来,迫害刘永来致死
个人近况: 2001年7月 迫害致死 (2003-04-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40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永梅(刘永来妻子) 刘永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4-07: 11年前刘永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真相
三十六岁的年纪,风华正茂。十一年前,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永来却在这样一个年纪被大连教养院残酷迫害致死,反遭诬陷为自杀。本文试在揭开被隐藏的罪恶,为刘永来讨回公道,严惩杀人元凶。

刘永来同时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同修没有一个人亲眼看到他跳楼,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能跳楼。大连教养院的两个院长在刘永来家人多次逼供下,也没有敢说出一个证人亲眼看到他跳楼。

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十一年了,由于迫害真相揭露不够,大连地区很多同修听信了谣言,一直认为刘永来是在迫害中承受不住“自杀”的。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日,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刘永来被甘井子区中革派出所恶警绑架,因拒绝说出资料点同修,遭到恶警的暴力殴打,酷刑折磨、恐吓,后又送到大连看守所、大连教养院迫害。

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副院长张宝林为首的恶人,为了金钱利益积极实践着江氏集团的杀字诀:“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疯狂迫害。

以乔威为首的恶警,把刘永来和一同修骗到一空房间,把俩人单手铐在一起,扒光衣服,摁倒在地,用大板横压在身上,用椅子压在木板两边,二恶警坐在椅子上,同时用数根电棍同时点击他俩身体的各敏感部位(嘴、耳、脚心),长达几个小时,用拖布杆桶嘴,用皮带勒刘永来嘴,使左右两边嘴角裂开3-4厘米的口子,无法进食,因拒绝转化,有人多次看到刘永来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半夜几个人用被单把他抬回来,最后因承受不住违心写了所谓不修炼“保证”。

六月底因表示坚持修炼大法,刘永来又遭到一轮迫害。恶警把刘永来单独吊铐折磨六个小时,其间对他进行了各种酷刑折磨。
几天过去,邪恶之徒没有达到目的,七月六日晚上,被吊铐折磨六个小时,嘴角两边被恶警用铁丝钩开,流着血昏迷过去,恶警解开手铐,刘永来已不能行走,送回监室,让人劝其放弃修炼,刘永来说话很困难,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恶警又把他带走从新吊铐,开始下毒手毒打,腿被打断,后脑被打塌陷,刘永来被活活打死。第二天早上为掩盖罪行,恶警放出谣言说:刘永来跳楼“自杀”。当时大连一副市长董文杰曾到大连教养院对肇事的恶警们说:你们不是教育转化吗,怎么能把人给整死了呢?(当时狱中同修提供)

七月七日,大连教养院为尽快销毁证据,通知刘永来哥哥姐姐说刘永来“自杀”,已送到殡仪馆。

刘永来的亲人们看到的刘永来已面目全非,后脑塌陷,悲伤的亲人抚摸刘永来的身体发现一条腿断了,便质问恶人,恶警心虚的没有说出理由。亲属们拒绝火化,认为刘永来是被他们打死的,因为教养院窗户有栏杆,走廊通风口有铁门,经常锁着,根本不可能自己跑到三楼的通风口上跳下去的,教养院拿不出任何证据包括跳楼现场证据、目击证人、监控录像,只给了一张教养院的证明:严重颅脑损伤(姚姓医师签署)填写日期是七月七日。

因家属拒绝火化,刘永来哥哥被分局局长(他的上级)找去做工作、施压,劝他尽快同意火化,教养院院长表示火化以后给经济赔偿,会妥善处理。亲属们在教养院的多次欺骗与压力下只好同意。但火化以后教养院立即推翻以前所有说辞。

二零零二年,刘永来家属五次找到大连教养院,先后去了司法局、人大、信访办、市政府等部门为刘永来讨回公道,要求严惩杀人凶手,他们互相包庇推诿、搪塞、甚至恐吓,一起掩盖罪恶。殊不知善恶必有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7/11年前刘永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真相-255285.html

2008-07-23: 悼念我熟悉的同修们(图)
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我要告诉人们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法轮大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9年,它毁掉了无数人的生命以及他们幸福的家庭。

我1995 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大学所在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我的家乡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我的工作地点辽宁省大连市,非法关押中我认识了众多坚定的大法弟子,我更加觉得这部大法的伟大,他让生命在危难中无比的坚强,用无比的正信建立起永远的丰碑,我则在震撼和感动中走过了人生一次次的劫难。

法轮功学员刘永来,男,36岁,出租车司机,曾六次被非法拘留,于2001年3月被非法劳教三年。我们是在集体炼功和学法的时候相互认识的,在迫害发生以后我们也有所接触,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我们曾经被关押在不同的监舍,后来我们被送到大连教养院。他是在我之前一批被警察酷刑折磨的,当时他被连续折磨了7个小时,上板子、坐老虎凳、警绳勒嘴、8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体。2001年7月7日他不幸去世,当时他的嘴被警绳勒伤不能闭合(嘴角两侧向外裂开5CM,以至他长时间内不能进食,只能靠其他学员帮助喂食),身上被电棍所伤,已经没有一处好肉。当时他的妻子王永梅(法轮功学员)正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家中 14岁的儿子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624.html

2005-12-16: 高智晟为法轮功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
......。
“我叫魏纯(隐去真名),今年35岁,住大连,1998年我开始炼法轮功,由于法轮大法让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人,所以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的心里和身体上都有很大的改善,能够宽容地对待别人,同时提升自己的道德。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政府对法轮功的诬蔑和造谣全面展开,我不能无视这种对人类最基本道德的践踏,2000年3月份我到北京上访,想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我上火车的时候,警察拦住了我,让我骂一句李洪志先生的话,我拒绝了,于是我被扣下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只要是去北京,无论是火车还是汽车,都必须骂一句李先生或法轮大法的话,否则不准予上车。我被带到了大连戒毒所,拘留了7天后,被释放,回到单位,单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让我上午在厂区打扫卫生,下午思过,最后改变信仰,写揭批法轮功的资料,我拒绝了,一个月后我被迫辞职。 2000年4月份我又找到一份工作,2001年3月15日,大连公安一处的陈欣等到单位强行把我带走,5天5夜不让睡觉,我的手被反铐,把烟点着强行插进我的鼻孔,同时把我的嘴里也塞满烟。有一次一个警察走进来,拿一根铁棍,击我头部,后来我被送进大连看守所,判劳动教养两年。5月18日,我被送进大连教养院5大队。6月4日我和刘永来、曲飞、黄文忠被带到4楼,逼我们骂李老师,骂法轮功,骂法轮大法,如果不骂,就对我们进行电刑,如果骂就下去写“三书” (揭批书、反省书、保证书),首先把我和刘永来面对面坐着全身衣服扒光。我的左手和他的右手铐在一起,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铐在一起,两个人的身后各有六根电棍,分别从头上、后背、大腿、阴部、两肋、脖子进行电击,我俩咬紧牙,不停的扭动身体,躲避电击,以至手铐越来越紧,最后勒进肉里,碰到骨头,钻心的疼,流了很多血。这种电击大约持续1个小时,又把我们分开,把刘永来双手反铐住,匍匐在草甸子上,再来两把椅子压在身上,上面坐两个犯人,周围六个犯人提着刚充完电的电棍在后背、臀部、脖子、腿肚子、脚心、阴部进行反复电击,甚至把阴部扯出来单独电击。我则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这个椅子两个椅子腿被绑上两根电棍,然后把我的腿绑上,椅子靠背绑上三根电棍,然后用绳子把我紧紧绑在靠背上,头上一个犯人提着一根电棍,6根电棍一起放电,我当时全身痉挛,生不如死,绝望的惨叫声充斥整个楼,二楼、三楼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据说他们当时听到我的惨叫时都哭了。这样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刘永来调换位置,他去坐电椅,我来到了草甸子上,这种六根电棍同时放电,又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我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但是就是死我也不愿背叛我的信仰,违背良心骂师父和大法,于是我开始用头撞击地面,以求撞昏,我什么都不知道,每一次的同时放电都犹万箭同时穿心。我觉得自己死过多回,没电又换来新的电棍、电击强度越来越强,我开始变的恐惧,最后我屈服了,一会刘永来也承受不住,屈服了。带领犯人对我们实行电击得警察是:乔伟、朱凤山、景殿科等,犯人我都不记得了,后来得知:黄文忠当时被电击,满脸是血,曲飞脸被板鞋打得脸肿得像个馒头。下来后,我们写了保证书。回到班里之后,从此每天都要写三句话,内容是骂李老师,骂大法,骂法轮功,写满一张纸。同时每天还要喊三句话,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扼杀灵魂,它给我带来的痛苦远胜于肉体的摧残。如果反抗和拒绝,就会被带到四楼进行电击,时间长度不等,直到屈服。后来3班一位姓李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选择了上吊自杀,被救下。那时侯的每一天我都不想活,太屈辱,但我不愿再承受一次电击,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我不能在这做着罪恶的事情,有一次我和刘永来交流:如果有学员敢于献出生命,他们就不敢这样迫害我们了。他说,为了大家他想先走一步。有一次到户外打扫卫生,刘永来从楼后的台阶走上了三楼,从三楼头朝下跳下,当场死亡。不久很多法轮功学员写了声明,声明在强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良知、违背事实的话作废,并且坚定的维护信仰和真理。于是他们就把这些写了声明的学员聚到一个班,强制劳动,早五点起床,干到晚上十一点,同时他们9个学员送到关山教养院,进行新一轮迫害。我意识到不能再配合他们的迫害,于是我开始不穿囚服,不走步,不唱歌。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马上我们班全部绝食抗议迫害。后来我们被分开,我被分到3大队,在3大队我继续绝食,当一个检察长和我谈话时,问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说: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没有人敢接受我的诉讼,到处都是江泽民的法官、法院,没有人敢替我们说话,我只能用我的生命进行抗议,抗议对我本人的迫害,抗议江泽民和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有儿子,当将来我儿子问我时:在那场最严厉的对正义迫害中,你做了什么,我不想告诉他:我屈服了。我想做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生命。在我绝食的第十五天,他们怕我死在教养院,10月24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了我。”
......。
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2005-01-06: 讯息中心报告指出,2001年3月19日下午,当时劳教所的副所长张宝林指挥着一帮劳教所的“帮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的细节:

刘永来先生遭到更严厉的迫害。警察特别针对会阴部、头颈部和口腔等敏感部位進行电击。皮肉烧焦的味道充满着整个房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6/92934.html

刘永来(Liu, Yonglai),男,36岁,大连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六月初被强制送進大连教养院男队,遭到该大队管教毒打,身体多处被电棍大面积烫伤,被强制喊所谓“三句话”,并写所谓“揭批材料”。七月初迫害加剧。刘永来不堪忍受,利用到楼外清扫的机会从教学楼外挂消防楼梯跳下,当场身亡。

据了解,刘永来于2001年3月在去农村散发真象资料时,被抓捕,后被送入姚家看守所,由于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三年,未通知家属即被送入大连教养院。2001年7月7日家属得到通知,称刘永来已死亡。

刘永来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是六月初被强制送進大连教养院男队,進队初便遭到该大队管教及四防人员毒打,刘永来身体多处被电棍大面积烫伤(用刑高峰时六、七根电棍一起上,且专电敏感部位)。被强制违心表态后,管教仍对其進行迫害,强制他与其他学员喊、写所谓“三句话”并看、写所谓“揭批材料”。七月初迫害加剧。刘永来不堪忍受,利用到楼外清扫的机会从教学楼外挂消防楼梯跳下,当场身亡。

刘永来被迫害致死的同时,刘永来的妻子王永梅因投递真象信件而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家中14岁的儿子无辜地失去了双亲的照顾。

2002-05-03: 大连大法弟子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前后
刘永来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是六月初被强制送进大连教养院男队,进队初便遭到该大队管教及四防人员毒打,其中刘永来身体多处被电棍大面积烫伤(用刑高峰时六、七根电棍一起上,且专电敏感部位)。被强制违心表态后,管教仍对其进行迫害,强制他与其他学员喊、写所谓“三句话”并看、写所谓“揭批材料”。七月初迫害加剧。刘永来不堪忍受,利用到楼外清扫的机会从教学楼外挂消防楼梯跳下,当场身亡,用生命反抗邪恶势力的迫害。事发后管教乱成一团,多名参与打人的管教被调离,他们残害大法学员的行为也在“明慧网”曝光。此后迫害虽减轻,但不久又发生了大法学员被无故送关山教养院加重迫害的情况(20人以上)。刘永来的死完全是大连教养院逼出来的,大连教养院的不法官员要负全部责任。
关于刘永来被迫害致死事件的几点补充

1. 2001年7月7日上午,领着出去干活的警察叫姜涛,事件发生后,此人被调往五大队。直接看管刘永来的还有一警察叫朱凤山,此人极为邪恶,却一直摆出一幅伪善的面孔,但对付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却心狠手辣,此人在事件发生后,立刻就象一只瘟鸡一样,垂头丧气,提不起精神,此后被调到三大队。

2. 2001年7月7日下午,当时的男子大队大队长乔威给刘永来所在班级讲话,诬陷刘永来是畏罪自杀。

3. 刘永来死后,乔威及队里干部都对外宣称刘永来未留下任何遗书、遗言,但是在此事件平息后,当时管理二班的一个警察叫景殿科,曾经跟一些学员亲口承认刘永来有遗书留下,但是教养院却有意隐藏了遗书,它们要掩盖什么?其实教养院想要掩盖也是掩盖不了的,因为刘永来死前曾经告诉一位学员他身上有遗书,但是这位学员下落不明。

4. 刘永来死后,大队长乔威、教导员(吴)为了应付上面的调查,找来一些人给它们作伪证,教导员说刘永来是畏罪自杀,但是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给予了抵制,使它们没有得逞,乔威后来也被调往别处。

5. 此文所涉及的警察,每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当时的大队长乔威,此人长相极为凶恶,有一次大连电视台“真情驿站”栏目拍一个大连教养院如何“耐心”“细致”地“感化”的节目中,作为男子大队大队长的乔威,不仅没有它讲话,连一个正面的镜头都没有拍,原因就是它长相极恶,与节目名称不相称。在此节目中,代表男子大队发言的两名警察一个叫王军,一个叫景殿科,此二人是当时男子大队里最凶残的两个打手,王军后来调往别处,景殿科被升为副大队长,此人视大法弟子为眼中钉,它曾经说过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升的快,为了达到尽快升官的目的,它不遗余力地迫害大法弟子,而且还公开讲过:“要是把不转化的人全发送到新疆就好了。”

6. 刘永来的死,使教养院的邪恶势力有所收敛,也震撼了那些被强迫妥协的学员的心。那些被强迫妥协的学员也纷纷写了“严正声明”。

注:大法法理禁止自杀,请同修们在任何屈辱、残酷的环境下一定要坚持下去,要用来自大法的正念正信破除迫害。刘永来同修的死是大连教养院一手导致的,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把凶手绳之以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8/2177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3/29457.html

2002-03-18: 刘永来:被恶警指使下的犯人毒打,遭受电床酷刑,衣服的前胸和后背上留下许多被踢被踹的脚印。为抗议暴力“洗脑”的摧残迫害,捍卫崇高的信仰,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用鲜血控诉了邪恶的流氓政治集团的罪行。

2001-07-23: 大连教养院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陈家福、刘永来遭虐杀
陈家福是大连一所中专的教师。99?月以后多次進北京上访,讲清真象,于99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刚到大连教养院就让他干最重的活──抓砖(可能是专从地上拿砖递给别人──笔者注)。陈家福1.9米的个子连续弯腰、直腰,几天后就累得便血,腰直不起来,身体非常虚弱。2000年9月转为院外执行,此时他已被单位开除,妻子又已与他离婚,父母被造谣的宣传工具毒害得也不理解他。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他找了一份工作,只干了一个月,挣到几百元,又毅然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后又被送回大连教养院,并关入小号,教养院教育科多次找他谈话,他不仅拒不屈服,还洪扬大法,揭露邪恶。后从小号放出转入严管。一次开会时,他眼睛稍微闭了一下,就被副院长张宝林从座位上拖出,由几个警察摁住他,对他拳打脚踢,并逼他下跪,陈拒不服从。

在严管期间,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每天抓紧时间背法,查找自己的不足,总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3月份以后,他被留在一大队,院长郝文帅强迫他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丝毫未动,仍然洪扬大法,却再次被关入小号,直至他因坚持正信被迫害致死。

大连教养院现非法关押约500名大法弟子,女弟子一直被集中关押;男弟子在3月份以前,一直在下面各个大队。三大队扛麻袋包、捡豆,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在一大队砖厂,每天工作约12小时,没有休息日,没有澡洗,不让接见亲人。偶尔让接见,还要让亲人朋友骂大法,不然,就不让见。3月份以后被集中关押。

3月19日院里政委张小亮、郝文帅、张宝林等开会准备進行罪恶的“强制转化”,之后,大连教养院就進入了令人恐怖的时期直至现在。

“强制转化”的方法就是用犯人或者队长伙同3-5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或者绑定了,或者用铐子反铐,或者四肢被摁着,只穿短裤,用电棍过,过晕了,用凉水泼醒再接着过,或者用橡皮棒打。乔威队长打累了叫犯人继续打。有的大法弟子头被摁進水里,快憋死了才让换口气;暴徒经常用电棍过弟子阴部、脖子、脸、脚心、耳朵等敏感部位,每天惨叫声充满了楼上楼下。不屈服就被这样残酷地折磨,张军头部开裂、邹本续曾被打得起不来、刘昌海连续几晚被折磨。半夜惨叫的声音经常响起。为了不让出声,邪恶用拖布堵住大法弟子的嘴。据悉,刘永来就是这样被折磨致死的。现在暴徒对新抓進来的大法学员还采用这样的方式,残忍至极。对新抓進来的大法弟子,队长叫他们跪在水泥地上,不屈服就一直跪着,如不跪就用电棍打。景殿科让大法学员写“揭批材料”,不写就认为有反弹,或者写的材料里没有骂大法的话还不行,动不动就用电棍相威胁。

有时候,队长把电棍给犯人,让他们打大法弟子,谁打得狠给谁减期。有些犯人甚至因此成了帮凶。其中有张福东、焦波等。 警察还把警具给犯人,让他们用警具折磨大法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3/13802.html

2001-07-16: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永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 ----男,36岁,于2001年3月在去农村散发真象资料过程中,不慎落入中革派出所邪恶之徒手中,后被送入姚家看守所,由于坚决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三年,未通知家属即被送入大连教养院。因其拒绝所谓的“转化”,一直不被允许接见家属。7月7日家属得到通知,称刘永来已死亡。据熟悉刘永来的同修证实,刘永来未入教养院前身体极佳。在刘永来被迫害致死的同时,刘永来的妻子王永梅因递真象信件而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家中14岁的儿子无辜地失去了双亲的照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6/1351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3/13316.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6-11: 大连市西岗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民权街31
电话:(0411)83612000
邮编:116012

2020-05-17:
后山社区电话:0411-84387379
参与电话、上门骚扰者,刘女士电话:18840992771.
2020-05-07: 黑石礁派出所邮编:116023
电话:0411-84671392 0411-84672804 所长办:0411-84672807



2020-04-02: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翠被监视居住情况的信息
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小平岛路149号 邮编:116031
电话:0411-84790464、0411-88053715
局长 姜晓东 13332220808
副局长 杨业海 13942062002
国保大队 0411-88053760、0411-84457603
李伟 政委 李政军【待确认】13904211141
高新园区政法办公室 0411-84615623
主任:李海立
副主任:张从瑜
国保大队长李炜:18640999977
国保副大队长董君:13898689549

大连市龙王塘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旅顺口区龙王塘街 邮编:116000
电话:0411-86294087

大连市辛寨子派出所:
所长  姜瑜 18341110353
教导员  戚凯 18341105750
社区中队长 彭 13941175521(不确定)
办案队队长 张凯 18341111217
治安副中队长 姜春辉 18341110876
巡警中队长 宁庆波 18341110484
社区副中队长 朱志鹏 13940977527
财务室主任 马佳殷 18341106307
社区警察 闫忠平 15541199230
田旭东 15898198605 孟祥瑞 13998646822 王若晨 13332281199 周小航 13390017700
栾兴华 18341100437 迟维智 13354087585 刘文禄 18640857192 于宏辉 1834111143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6-01: 大连教养院男队行恶录(续)
五班的大法弟子刘永来、黄某等声明后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刘永来被用皮带勒住眼睛,嘴里塞上破袜子,脱光衣服后捆住泼上凉水,五、六根电棍齐上,持续数小时后。恶警强迫五、六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王恩昌在旁边观看,王恩昌不看恶警王珍就用电棍电他,并将水瓶挂在王恩昌的小便上。刘永来不堪凌辱,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03027.html

********
2003-11-04: 2001年6月,在男大队,在恶警乔威、王军的指挥下,大法学员刘永来,被劳教人员用布条勒住嘴,扒光衣服,面朝下摁倒在地,被四、五根电棍同时电击,并把身上泼上凉水以增强导电性,专门电击身体敏感部位,尤其是生殖器、脚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处,皮肤被电焦,发出焦糊味,两边嘴角各被勒开很长的大口子。当时,大法学员王恩昌被恶警王奇强迫到现场看折磨刘永来,不看就过电。

2003-10-06:大法弟子刘永来2001年6月3日被关押到八大队。乔威(恶警大队长)指使四防将刘永来衣服扒光,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压上板凳,上两个四防坐在上面,并用皮带勒住眼睛,口里塞上破拖布,用绳子勒住。四五根电棍一起上,泼上凉水以增强导电性,电击全身敏感部位,尤其是生殖器、脚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处,皮肤被电焦,发出焦糊味,连续施酷刑数小时。当时大法弟子王恩昌也在现场,被队长王琦用电棍电击脸部,并让他看折磨刘永来,不看就电。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永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13/13316p.html
*******
大连大法弟子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3/29457p.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