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盟,巴颜淖尔盟,巴盟,临河市) >> 王霞(王侠), 女, 38

王霞(王侠)
内蒙古临河市巴颜淖尔盟姑娘王霞(30岁)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体重仅剩40多斤。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内蒙古临河市巴颜淖尔盟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劳改七年,遭到强行灌食及药物摧残,目前仅剩40多斤,一直昏迷不醒。
个人近况: 2012年6月15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6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王霞(王侠)
夫妻/父母: 莫慧珍

王霞被迫害的相关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7-14: 王霞遗体被秘密火化 迫害仍在继续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年仅三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霞,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二点再次被当地六一零人员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关押,于六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家属对其死亡原因存疑,当时没有答应政府给予的赔偿问题,并向临河区中心医院索要王霞病历,当地公安机关逼迫医院不予提供。

六月十九日家属去巴彦淖尔市信访局上访,由巴彦淖尔市公安局监管支队长马根宝等市区两级接待,明确告知:“一、王霞因病死亡。二、病历不给。三、因王霞含冤离世的消息已在国际互联网上及时报道,对于王霞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及生活贫困的父母没有任何赔偿费,只负责丧葬费二万元人民币。”将家属现场用于拍摄视频和照相资料,全部扣留删除,并殴打扣押王霞家属,当日由临河区公安局政委带队并出动三十多名警察强行抢走王霞遗体并由当地警察二十四小时看护。

王霞父亲因经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打击,卧床不起。在此期间家属要求进行遗体解剖,当地公安机关没有给予任何答复,并于七月五日在没有给家属提供任何手续(包括尸检报告、火化证明材料等)的情况下将王霞遗体秘密火化。

王霞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十多岁的孩子,他们几乎是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在没有母亲关怀爱护的环境下长大。好不容易在二零零八年,王霞从监狱出来回了家,一家人才真正团圆,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没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王霞又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王霞一九七四年出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期间遭到各种酷刑迫害,如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以及长达两年的灌食迫害。

在长期的灌食迫害中,狱警把王霞绑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无法运动,灌食管长期插着,一至两个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一百一十多斤,后来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王霞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网发表之后,震惊世人,让人们想起了被纳粹集中营活着填入焚尸炉的形如骷髅的受害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王霞、付桂苹被当地六一零人员闯入家中绑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六月七日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属探视。王霞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含冤离世,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年迈双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4/王霞遗体被秘密火化-迫害仍在继续-260196.html

2012-06-21:历经十年炼狱 内蒙王霞被虐杀
前言

法轮功学员王霞,女,一九七四年出生,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二零零二年八月,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期间遭到各种酷刑迫害,如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以及长达两年的灌食迫害。

在长期的灌食迫害中,狱警把王霞绑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无法运动,灌食管长期插着,一至两个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一百一十多斤,后来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王霞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网发表之后,震惊世人,让人们想起了被纳粹集中营活着填入焚尸炉的形如骷髅的受害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属探视。

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含冤离世。王霞含冤离世,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年迈双亲。

年轻鲜活的王霞,年仅三十八岁,在邪党的血腥暴政下,被中共警察活活虐杀,与世长辞。

王霞的逝去给亲朋好友留下了无尽的伤痛,泪水长流,悲情难诉。

王霞用坚韧、宽容对待屠杀她的中共警察;用慈悲、善念对待狱中的犯人;用鲜血、生命捍卫了宇宙大法!

天理昭昭 善恶有报,终有一天冤屈得昭雪。有正义感的善良民众会关注这血淋淋的屠杀案,严惩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

以下是十三年来,王霞生前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所受的暴虐摧残。

腹中有胎儿却被暴力摧残 颠沛流离 几度被抓捕关押

王霞因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数次被绑架关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王霞被送呼和浩特市内蒙女子劳教所劳教,是内蒙古第一位被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悉,王霞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时,遭到看守所恶警野蛮的灌食迫害。恶警令多个犯人按住王霞强行灌食,女恶警用高跟鞋踩住王霞的头,进行搓、捻,灌食用的混合物、血水、泪水掺在一起,流满一地。

二零零零年,王霞被关押迫害时已经怀孕了,被迫害了一段时间,王霞才被保外回家生孩子。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绑架,被关在呼和浩特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初,王霞开始绝食,绝食二十九天后因其身体状况不好被送回家并派人监视,第三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王霞翻过院墙被迫离家,摔坏腰、脸,内蒙恶警发通缉令四处堵截抓捕。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王霞在包头市被抓,二十三日王霞开始绝食,在包头看守所期间被贩毒犯毒打、谩骂, 被管教灌食虐待。七月月二十八日由包头看守所转入呼和浩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八月王霞被非法庭审,并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她母亲被投入了呼市女子劳教所。

呼市看守所 胶带封嘴 镣铐手脚

王霞被非法关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监狱期间,遭受针扎手指、长期双手双脚绑在床上任由犯人打骂、灌尿、高瓦数灯长期照眼睛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王霞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呼市)出租房屋被便衣警察绑架,恶警用透明胶带把王霞的嘴封上,双手被铐,强行被带到车上。

在派出所恶警审讯王霞王霞一句话也没有作答,她被恶警送到呼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给王霞铐上手铐、脚镣,手铐和脚镣用一个铁链连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王霞绝食抗议。恶警又换另一个铐法,把她的双手铐到一只脚上,站不起来,躺不下,这种铐法常人最多只能忍七天,而法轮功学员最少要忍十五天。十五天后打开铐子,王霞继续炼功,又被铐了无数次。

一次王霞浑身长疥疮奇痒无比,恶警仍然用这种铐法。王霞喊恶警给松手铐脚镣,她们都不给松,后来他们发现王霞身上的皮肤大面积的脱皮,这才给打开。

呼市看守所恶警队长崔英、张某、刘某,用浓盐水冲的玉米面糊糊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先用铁撑子把牙撑住,再用铁器撬牙把鼻子捏住,牙被撬的参差不齐。看守所给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铐上六十公斤的脚镣子,手铐在脚上,手腕上血肉模糊,骨头都能看得见。

包头东河看守所 犯人群殴 抽脸 泼凉水 遭酷刑折磨

在包头东河看守所,恶警李萍(现已调走)大夏天不让监号里的人放风,不给订盒饭,说是因为王霞绝食,恶警以此来挑动号里的犯人仇恨王霞,有个别在押犯人扇王霞耳光,用垫过的卫生纸抽打王霞的脸,用凉水泼浇全身。

看守所所长王要首批示,给王霞戴三件铐,背铐加铁链在脚链上,四十多天的时间里,王霞都是这样被酷刑折磨。

内蒙古女子监狱 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奄奄一息

王霞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恶警怕其他犯人知道她们的野蛮的灌食行为,把王霞关进了不见天日的禁闭室两个多月。王霞不吃饭,恶警队长帝文艳就让陪护姚桂荣把铁嚼子塞到王霞的嘴里;又过了两、三天,犯人姚桂荣把王霞打的鼻口出血,还把吐沫吐到王霞的脸上,用扫床刷打王霞;整个晚上不让王霞睡觉,不让盖被子,用木板把王霞的胳膊绑在床上,脚也绑上,生活不能自理,任由陪护打骂。

转到呼市女子监狱医院住院时,王霞的双手、脚一直用布条紧紧捆在床上,手腕上脚腕上布条深陷肉里,一直都留有伤痕。因王霞长期绝食,体温本身就低,她们还商量好晚上睡觉时,不给王霞盖被子,白天大夫上班查房才给盖被子,包头毒贩李雪梅用针扎王霞的中指、大拇指、食指,用鞋底往里拍。王霞的指甲盖上都是血印,由于四肢朝天被捆绑,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陪护用便盆接,她们很生气。王霞一天小便四、五次,李雪梅每接一次尿就扇耳光,有时用手,有时用拖鞋底子抽。她们有三、四天时间,强迫王霞站着捆在门上,夜里也不让睡觉,一次绳子勒得太紧,王霞快要窒息了,她们才把王霞放在床上。白天她们通过鼻饲给灌食,李雪梅有两次给王霞灌尿,说是让王霞死得快点。晚上她们用度数很大的灯直接照王霞的眼睛,持续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导致王霞的视力下降,双目几乎失明。

王霞在医院不配合邪恶,她们把王霞的手脚用布条绑在床上下鼻饲灌食,王霞没办法阻止,就憋尿,一天一夜不尿,小腹胀满,陪护告诉大夫,就给插导尿管排尿,乘陪护不在王霞就把导尿管拔了;她们嫌王霞拔管,打、骂一顿后,用更紧的方式把手脚膝盖往上都紧紧勒住,绳子陷在肉里都出血了疼得小腿不敢动,好了以后膝盖上还留下了深色的两道疤痕。(从照片可以看得出那勒紧的伤痕)

有病住院的犯人透露说,女子劳教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二医院,晚上李雪梅陪护,早晨发现被坐着吊死在卫生间暖气片上。医院谎称这位法轮功学员心脏病发作而死,家属也不知道内情。后来二医院把李雪梅调回监狱服刑,不让当陪护了,这是听当时住院的病犯说出的内情。

李雪梅歹毒邪恶,王霞当初就被她用绳子捆绑,脖子上也用绳子绕住,吊在门上窒息过,发现得早没出意外。

在监狱住院的有一个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女子监狱不让炼功,高血压犯了,晚上连着好多天不让睡觉,最后高血压引起脑出血而死,送医院也没抢救活。

赤峰袁淑梅是被女子监狱活活致死的第一个法轮功学员。

坚持修炼 死而复生 又被劫持到监狱

王霞被迫害得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监狱方面看她活不下去了,就把她扔给了她的父母。王霞通过坚持修炼法轮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完全恢复了健康。

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王霞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遭受非人摧残,恶徒在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以绝食抵制残害,罪犯温玉荣在禁闭室里打王霞。禁闭室在一个约两三平米的小平房,没有窗子,一个昏暗的小灯,没有床,行李放在阴湿的水泥地上,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绝食的王霞就被关在那里。监区长帝文艳、乌日宁去看时,就暗示犯人打王霞,并说等她们走了再打,王霞如果告发,你们就说王霞撒谎。 王霞被恶警长期绑到床上无法活动,灌食管长期插着。就这样,王霞绝食了两年,恶警灌食了两年。后来,王霞被送到监狱医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霞被送入呼市二院(劳改医院,院长陆、王、张等人)。由劳改杀人犯、毒犯李雪梅、刘晓杰、顾妩墨(杀人犯)、刘小圆四人人监控,每天商量如何折磨她。医院不管王霞,因为有一次院长在给王霞灌食时被喷了一身奶液,从此更不管王霞王霞几乎每天挨打,脸上、身上青得一块块,旧伤未退又上新痕,那四人折磨王的方法多种多样。例如将扫把半分开,分别缠上布条,为了打的看不出来,蒙住打。将扫把塞入王霞的下身。一次他们让王霞放风,王霞不从,四人将她的头朝下倒吊着从三楼楼梯上拖下去,到院中又是一顿毒打,把大头针钉入王霞的指甲中,再用火烧。四人打牌,将王霞捆在铁房门的栅条上。王霞瘦的皮包骨,骨头上蒙层皮。王霞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着管,一动不能动。

王霞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六一零”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在狱医认定王霞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恶警还给王霞输了不明药物,回家几小时后,王霞就出现生命危险,虽经抢救脱险,但常处于重度昏迷之中。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一百一十多斤,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四十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 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又顽强地活过来了。当此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们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六一零”及当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员又一次将她投入内蒙女子监狱迫害,直到非法刑期结束。

几度骨肉分离

王霞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年仅十几岁,两个孩子几乎是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这两个孩子长期没有母亲的关怀爱护,孤苦无依。好不容易盼到二零零八年,王霞从监狱出来回了家,一家人得以团圆,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没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上几天,王霞又被绑架关押。

王霞的一个孩子在牙牙学语很小的时候,王霞就被绑架了。王霞被送进医院抢救时,身体各器官走向衰竭,双目近乎失明。王霞的两个孩子去医院探视,在房间门口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两个孩子“哇”的哭开了,跑过去扑在妈妈的身上哭喊着、诉说着。当时女监二监区的一个贩毒犯叫卢二罕(音)患高血压,在那里住院,看了那悲惨的场面,痛苦之下顿时昏厥过去。

王霞被送往监狱医院前,狱方恶警还找来王霞的父亲、丈夫、小儿,对她施加压力。恶警企图用“亲情”让王霞妥协,诱劝王霞的父亲让王霞放弃信仰。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底,王霞的父亲从巴盟赶到呼市,当看到变形脱相的王霞,用浓重的西部方言说:“娃,我在家里给你好好照看你的孩子,你听话活着出去……”无奈的父亲跪在地上,在水泥地上“咚咚”的磕头,瞬间鲜血顺着面颊流下。

狱警们是共产党豢养的暴徒跟纳粹一样,是一伙人面兽心、令人发指的恶魔,是他们诱骗王霞的父亲,对王霞施压。她们不但毫无恻隐之心,看着奄奄一息的王霞,有些恶人竟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说三道四。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王霞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遭恶警何才殴打;恶警抢劫走了家人用的旧电脑、几本大法书籍等物品。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有知情人从看守所传出消息,说王霞遭到刑讯逼供,有一迟姓警察猛烈打击她的头部,致使王霞头痛不止,脸肿的严重变形。王霞绝食抗议迫害,后来被转移到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临河公安局非法提审时,恶警牛心宽用脚踩在她脸上;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时,被恶警牛心宽殴打。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属探视。

白发人送黑发人

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含冤离世。王霞含冤离世,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双亲。

这一幅幅形如骷髅的画面,怎能不震惊世人?怎能不令人想起了纳粹集中营的野蛮与罪恶 ?

嗜血成性杀人如麻的纳粹刽子手,屠杀的是以犹太人为主的“劣等民族”,而如今死于共产党刀下的则是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出狱后,因为王霞继续传播大法真相,两度被非法抓捕。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被绑架后,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在历经十年的非人酷刑折磨下,含冤离世。

这令人心酸悲愤的故事,仅是十三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中共及其打手们,不管他们以什么借口执行的迫害政策,还是为了自己眼前的既得利益,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将好端端的家庭拆散,活生生的将骨肉分离,制造大量冤假错案,甚至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

那些迫害王霞的女警察、女犯们,因为迫害无辜与良善,而变异成了不折不扣的魔鬼。她们的灵魂,早已被红朝谎言与浊世的污秽掩埋,取代的是阴暗、凶残与邪恶;现在面临她们的,将是人间法律的审判与地狱里痛苦、无尽的偿还。

王霞虽然在残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可贵的生命,却是女性的骄傲!她对良知的坚守,和散发出的道德、真理之光,如黑暗中的曙光,照亮着人类的方向;在纸醉金迷的浊世,带给了人类不灭的希望。

那些到目前为止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与打手们,如果你的人性未被泯灭,如果你尚存一点良知,请立即停止迫害这些善良的民众,并帮助他们脱离痛苦,以此来弥补罪过,并为能够走入未来作出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1/历经十年炼狱-内蒙王霞被虐杀-259186.html

2012-06-17: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王霞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2012年4月27日凌晨2点再次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于6月15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8岁。据悉,王霞绝食抗议,遭到看守所恶警野蛮的灌食迫害。恶警令多个犯人按住王霞强行灌食,女恶警用高跟鞋踩住王霞的头,进行搓、捻,灌食用的混合物、血水、泪水掺在一起,流满一地。

王霞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2002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被关押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因她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遭受过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部被扫床刷打击进行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王霞绝食抗议,又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被迫害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监狱方面看她活不下去了,就把她扔给了她的父母。王霞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通过修炼法轮功完全恢复了健康。

王霞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十多岁的孩子,几乎是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在没有母亲关怀爱护的环境下长大。好不容易在2008年,王霞从监狱出来回了家,一家人才真正团圆,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没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王霞又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王霞,1974年出生,因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数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1999年11月王霞被送呼和浩特市内蒙女子劳教所劳教,是内蒙第一位被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8月,怀孕近8个月的王霞才被保外回家生孩子。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绑架,被关在呼和浩特市看守所。2002年3月初,王霞开始绝食,绝食29天后因其身体状况不好被送回家并派人监视,第3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翻院墙离家,摔坏腰、脸,内蒙恶警发通缉令四处堵截抓捕。

2002年5月21日王霞在包头市被抓,23日王霞开始绝食,在包头看守所期间被毒犯打、骂, 被管教灌食虐待。7月28日由包头看守所转入呼和浩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集体绝食,8月被非法审判,非法判刑7年,送内蒙第一女子监狱。她母亲被投入了呼市女子劳教所。

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王霞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遭受非人摧残,恶徒在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以绝食抵制残害,罪犯温玉荣在禁闭室里打王霞。禁闭室在一个约两三平米的小平房,没有窗子,一个昏暗的小灯,没有床,行李放在阴湿的水泥地上,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绝食的王霞就被关在那里。监区长帝文艳、乌日宁去看时,就暗示犯人打王霞,并说等她们走了再打,王霞如果告发,你们就说王霞撒谎。 王霞被恶警长期绑到床上无法活动,灌食管长期插着。就这样,王霞绝食了两年,恶警灌食了两年。后来,王霞被送到监狱医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王霞被送往监狱医院前,狱方恶警还找来王霞的父亲、丈夫、小儿,对她施加压力。恶警企图用“亲情”让王霞妥协,诱劝王霞的父亲让王霞放弃信仰。大约在2002年底,王霞的父亲从巴盟赶到呼市,当看到变形脱相的王霞,用浓重的西部方言说:“娃,我在家里给你好好照看你的孩子,你听话活着出去……”无奈的父亲跪在地上,哀求警察,在水泥地上“咚咚”的磕头,瞬间鲜血顺着面颊流下。

王霞有两个孩子,有一个很小时,王霞就被绑架了。王霞被送进医院抢救时,身体各器官走向衰竭,双目近乎失明。王霞的孩子去医院探视,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两个孩子“哇”的哭开了,扑在妈妈的身上哭喊着、诉说着。当时女监二监区的一个贩毒犯叫卢二罕(谐音)患高血压,在那里住院,看了那悲惨的场面,痛苦之余昏厥过去。

2002年12月王霞被送入呼市二院(劳改医院,院长陆、王、张等人)。由劳改杀人犯、毒犯李雪梅、刘晓杰、顾妩墨(杀人犯)、刘小圆4人监控,每天商量如何折磨她。医院不管王霞,因为有一次院长在给王霞灌食时被喷了一身奶液,从此更不管王霞王霞几乎每天挨打,脸上、身上青得一块块,旧伤未退又上新痕,那4人折磨王的方法多种多样。例如将扫把半分开,分别缠上布条,为了打的看不出来,蒙住打。将扫把塞入王霞的下身。一次他们让王霞放风,王霞不从,4人将她的头朝下倒吊着从三楼楼梯上拖下去,到院中又是一顿毒打,把大头针钉入王霞的指甲中,再用火烧。4人打牌,将王霞捆在铁房门的栅条上。王霞瘦的皮包骨,骨头上蒙层皮。王霞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着管,一动不能动。

王霞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六一零”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在狱医认定王霞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2004年6月29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恶警还给王霞输了不明药物,回家几小时后,王霞就出现生命危险,虽经抢救脱险,但常处于重度昏迷之中。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一百一十多斤,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四十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

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又顽强地活过来了。当此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们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六一零”及当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员又一次将她投入内蒙女子监狱迫害,直到非法刑期结束。

2011年3月15日下午两点左右,王霞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遭恶警何才殴打;恶警抢劫走了家人用的旧电脑、几本大法书籍等物品。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有知情人从看守所传出消息,说王霞遭到刑讯逼供,有一迟姓警察猛烈打击她的头部,致使王霞头痛不止,脸肿的严重变形。王霞绝食抗议迫害,后来被转移到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临河公安局非法提审时,恶警牛心宽用脚踩在她脸上;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时,恶警牛心宽打她。

2012年4月27日凌晨2点 ,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5月12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6月7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6月9日才通知家属探视。

6月15日19:50分,王霞含冤离世,撇下2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双亲。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严惩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王霞被迫害致死-259033.html

2012-06-06: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王霞狱中肾衰竭 狱警不让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8551.html

2012-05-12: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
2012年4月27日凌晨2点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法轮功学员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带走,至今下落不明,这是王霞第四次被非法关押、王霞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1/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7198.html

2011-03-30: 内蒙古临河王霞在看守所遭刑讯逼供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自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抄家后,近日有知情人从看守所传出消息,说王霞遭到刑讯逼供,有一迟姓警察猛烈打击她的头部,致使王霞头痛不止,脸肿的严重变形。

这已经是王霞第三次被非法关押。王霞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被关押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因她不肯放弃信仰,遭受过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道被插入扫帚把进行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王霞绝食抗议,又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110多斤,到二零零四年六月,昔日年轻漂亮的王霞被迫害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监狱方面看她活不下去了,就把她扔给了她的父母。

后来王霞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通过修炼法轮功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她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十多岁的孩子,在她被迫害离家的八九年时间中,孩子几乎是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在没有母亲关怀爱护的环境下长大。好不容易在二零零八年,王霞从监狱出来回了家,一家人才真正团圆,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没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王霞又被迫害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0/内蒙古临河王霞在看守所遭刑讯逼供(图)-238295.html

2011-03-21: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王霞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内蒙古临河法轮功学员王霞被从家中绑架。据悉,恶警从她家抄走了家人用的旧电脑、几本大法书籍等物品。目前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

王霞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被非法关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监狱期间,王霞遭受针扎手指、长期双手双脚绑在床上任由犯人打骂、灌尿、高瓦数灯长期照眼睛,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1/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7876.html

2010-05-22: 内蒙古王霞自述被迫害经过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法轮功学员王霞,因为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在被非法关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监狱期间,王霞遭受针扎手指、长期双手双脚绑在床上任由犯人打骂、灌尿、高瓦数灯长期照眼睛,等迫害。下面是她讲述的遭受的迫害:

2001年,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呼市)出租房屋被便衣警察绑架,恶警用透明胶带把我的嘴封上,双手被铐,强行带到车上。

在派出所审讯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送到呼市看守所,看守所给带的手铐、脚链,手铐和脚链用一个铁链连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我绝食抗议。恶警又换另一个拷法,把我的双手铐到一只脚上,站不起来,躺不下,这种铐法常人最多只能忍七天,而法轮功学员最少要忍十五天。十五天后打开铐子,我继续炼功,又被铐了无数次。

有一次我浑身长疥疮,仍然用这种铐法,奇痒无比,我喊恶警给松手铐脚链,她们都没给松,后来发现我身上的皮肤大面积的脱皮,这才给打开。打开之后我继续炼功,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痊愈了。

呼市看守所恶警队长崔英、张某、刘某,用浓盐水冲的玉米面糊糊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先用铁撑子把牙撑住,再用铁器撬牙把鼻子捏住,牙被撬的参差不齐。

看守所给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上60公斤的脚链子,手铐在脚上;我见她时,铐已打开,手腕上血肉模糊,骨头都能看见,当时我内心很痛、很酸。

在包头东河看守所,恶警李萍现已调走。大夏天不让号里的人放风,不给订盒饭,说是因为我绝食,恶警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号里的犯人都仇恨我,有个别在押犯人扇我耳光,用垫过的卫生纸抽我脸,用凉水浇我全身。看守所所长王要首批示,给我戴三件铐,背铐加铁链在脚链上,40多天的时间都是这样。

在女子监狱刚开始绝食,恶警怕其他犯人知道她们野蛮的灌食行为,把我关进不见天日的禁闭室两个多月。我不吃饭,恶警队长弟文艳就让陪护姚桂荣把铁嚼子塞到我嘴里;又过了两、三天,犯人姚桂荣把我打的鼻口出血,还把吐沫吐到我的脸上,用扫床刷打我;有一晚上不让我睡觉,不让我盖被子,用木板把我的胳膊绑在床上,脚也绑上,生活不能自理,任由陪护打、骂。

转到呼市女子监狱医院住院时,我的双手脚一直用布条紧紧捆在床上,手腕上脚腕上布条深陷肉里,现在都留有伤痕。因我长期绝食,体温本身就低,她们还商量好晚上睡觉不给盖被子,白天大夫上班查房才给盖被子,包头毒贩李雪梅用针扎我的中指、大拇指、食指,用鞋底往里拍。我指甲盖上都是血印,由于四肢朝天被捆绑,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陪护用便盆接,她们很生气。我一天小便四、五次,李雪梅接一次尿就扇我一耳光,有时用手,有时用拖鞋底子抽。她们有三、四天时间,把我站着捆在门上,夜里也不让我睡觉,有一次绳子勒得太紧,我快要窒息了,她们才把我放在床上。白天她们通过鼻饲给灌食,李雪梅有两次给我灌尿,说让我死得快点。晚上她们用度数很大的灯直接照我的眼睛,持续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导致我的视力下降了很多,现在看东西还很模糊。

我在医院不配合治疗,她们把我的手脚用布条绑在床上下鼻饲灌食,我没办法阻止,就憋尿,一天一夜不尿,小腹胀满,陪护告诉大夫,就给插导尿管排尿,乘陪护不在我就把导尿管拔了;她们嫌我拔,打、骂一顿后,用更紧的方式把手脚膝盖往上都紧紧勒住,绳子陷在肉里都出血了疼得小腿不敢动,好了以后膝盖上还留下了深色的两道疤痕。

听得病住院的犯人回去说,女子劳教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二医院,晚上李雪梅陪护,早晨发现被坐着吊死在卫生间暖气片上。李雪梅很邪恶,我当初就被她用绳子捆绑,脖子上也用绳子绕住,吊在门上窒息过,发现得早没出意外。医院谎称这位法轮功学员心脏病发作而死,家属也不知道内情。后来二医院把李雪梅调回监狱服刑不让当陪护了,这是听当时住院的病犯说的。

还听说住院的有一个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女子监狱不让炼功,高血压犯了,晚上连着好多天不让睡觉,最后高血压引起脑出血而死,送医院也没抢救活。

听从保安召女子监狱有一位东北的法轮功学员叫周彩霞,她绝食20多天后,晚上让几名犯人拉出去吊在篮球架上活活打死,是否监狱长周建华指使的。

呼市第一女子监狱现还非法关押得法轮功学员有:李丽英、李丽农、胡玉君、王桂兰、郝萍,其他不知道名字的有20到30多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4138.html

2006-08-01: 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门牌:呼和浩特市女子劳动技术学校),位于呼市南端小黑河地区政府帅家营子街乡(紧贴2003年新建的女子监狱)。99年以来,这个劳教所长期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残暴,是极其邪恶的魔窟,是恶党的所谓的“转化先进单位”。

从99年11月起,王霞就被非法关进这里,是当时第一个被非法劳教迫害的大法弟子。她经常遭恶警和恶人的折磨虐待。一次,王霞在上铺炼功,被邪恶人员从高处拽下来摔在地上;在她被确定怀孕数月后,恶警仍强迫她干重体力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500.html

2006-08-01: 包头看守所是怎样摧残大法学员的

大法学员王霞进所后绝食抗议迫害,每天被拉出去强制灌食,戴手脚串在一起的脚铐,被众人按在铁椅上,按着头,插入塑料管,长期折磨。一次灌食后,恶人将王霞扔在地上。她因被野蛮灌食几乎失去知觉,趴在那儿没任何动静,这时恶人竟说叫她“晒太阳”,对她的死活根本不管。由于管教李萍的纵容,在监室里,刑事犯人可胡作非为,犯人李景兰竟将自己卫生巾摘下往王霞嘴里塞。面对其邪恶,王霞正视恶人,恶人就打王霞嘴巴子,不让合眼睡觉,王霞正视邪恶,李萍给她起外号 “瞪眼”,管教听到犯人对大法学员狂呼乱叫也假装听不见。灌食用的管子的头又粗又钝,从口中拉出看上去有1米多两米来长。狱医任某(女,50多岁)恶狠狠的说“给她用钢管”。没几天,王霞咽喉就流脓水,加之后来在劳教所干活,长期受飞絮、粉尘侵害,呈现严重的咽喉炎,气管炎的症状,每天咳痰至后半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499.html

2006-04-17: 王霞,女,内蒙古自治区临河市。王霞在为法轮功上访之后,于2000年2月19日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林河警察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遭到殴打。第二天她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尽管她当时已有3个月的身孕,她还是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动。她被强迫以极为困难的姿势站立很长时间,并遭到电击。她曾被双腕吊起整整一天。2000年7月30日,当她怀孕8个月时,她被送回林河市警察局。在警察局,警察试图对她进行强行堕胎。据悉,在她分娩一个月后,她被迫流离失所,因为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5-09-18: 再次被关入监狱的王霞丧失记忆
王霞,女,1974年出生,内蒙古临河市人,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来数次被抓被非法关押,最后更是被非法判刑7年。王霞在内蒙第一女子监狱遭受各种残酷迫害,如毒打、性侮辱、大头针钉入指甲中;其间王霞还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1999年11月王霞被送呼和浩特市内蒙女子劳教所劳教,是内蒙第一位被劳教的大法弟子。2000年8月,怀孕近8个月的王霞才被保外回家生孩子。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抓,被关在呼和浩特市看守所。2002年3月初,王霞开始绝食,绝食29天后因其身体状况不好被送回家并派人监视,第3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翻院墙离家,摔坏腰、脸,内蒙恶警发通缉令四处堵截抓捕。2002年5月21日王霞在包头市被抓,23日王霞开始绝食,在包头看守所期间被毒犯打、骂,被管教灌食虐待。7月28日由包头看守所转入呼和浩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集体绝食,8月被非法审判,非法判刑7年,送内蒙第一女子监狱。

在一监,王霞绝食,2002年12月被送入呼市二院(劳改医院)院长陆、王、张等人。由劳改杀人犯、毒犯李雪梅、刘晓杰、顾莫、刘小圆4人监控,每天商量如何折磨她。医院不管王霞,因为有一次院长在给王霞灌食时被喷了一身奶液,从此更不管王霞

王霞几乎每天挨打,脸上、身上青得一块块,旧伤未退又上新痕,那4人折磨王的方法多种多样。例如将扫把半分开,分别缠上布条,为了打的看不出来,蒙住打。将扫把塞入王霞的下身。一次他们让王霞放风,王霞不从,4人将她的头朝下倒吊着从三楼梯上拖下去,到院中又是一顿毒打,把大头针钉入王霞的指甲中,再用火烧。4人打牌,将王霞捆在铁房门的栅条。王霞瘦的皮包骨,骨头上蒙层皮。期间狱方恶警还找来王霞的父亲、丈夫、小儿,对她施加压力。在内蒙闷热的夏季,正常人都热得不行,可王霞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着管,一动不能动。

2004年6月29日,恶警看王霞快不行了,才把她送回家,走前那两天才不打她了。王霞被抬出时,头耷拉着,身上皮下骨头清晰可见,鼻子上还插着管(吊瓶)。此时王霞已丧失记忆,以前的事忘记了。在此前,王被送往精神病院几个月,回来后就没了记忆。
几个监控的犯人毫无人性的说:“多亏不记得了,不然说出去我们打她。”“就等一上火车拔下管,就完蛋了。”

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其父给监狱打电话说王霞活过来了,有人探视。恶人又一次将她投入内蒙第一女子监狱。

现在王霞在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女子第一监狱,给她吃就吃,不知多少,不给也不要,以前的事全不记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4.html

2005-04-22: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再次绑架了内蒙古巴盟大法弟子王霞,進行新的迫害。一监区是2003年迫害王霞的监区,王霞被再次绑架后,尚不知分到哪个监区。一般是副监区长与分管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狱警直接迫害大法弟子

2004-12-30: 2004年12月23日,内蒙古临河市警察突然到王霞家,用暴力将王霞强行绑架。王霞被绑架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营救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内蒙古大法弟子王霞

2004年7月30日,明慧网报导了王霞被迫害真象。内蒙古临河市巴颜淖尔盟姑娘王霞(30岁)坚持说真话、说明法轮功真象,被非法判劳改七年,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两年来,王霞绝食抗议迫害,遭到强行灌食及药物摧残,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为110多斤,现在仅剩40多斤,而且人基本昏迷不醒。

此案例在国内外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但是出来一段时间后,王霞的身体恢复的很差,经常失眠,医生诊断有精神分裂症。就是这样,邪恶的警察置王霞的生死不顾,又一次将王霞绑架,目前她生死未卜。希望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王霞的安危。大法弟子更要正念清除迫害。

2004-10-21:内蒙大法弟子王霞遭迫害事实追踪报道:内蒙古临河市大法弟子王霞由于在监狱里长期遭到迫害,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经常出现昏迷的状态,神智不清醒。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身体恢复的也不是很好,体重也就是五、六十斤。就是这样,警察还要在她家24小时盯梢,不分昼夜,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王霞的健康和安全。

2004-09-14: 内蒙古临河市巴颜淖尔盟30岁法轮功学员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摧残得皮包骨、昏迷不醒、几乎被火化灭口的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引起了正义和善良人们的关注。据明慧网报导,内蒙古不法人员在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610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

狱医在认定王霞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又向王霞家人索要2000元“押金”,未遂。在不得已送王霞回家的路上,狱警给王霞输不明药物,回家几小时后,王霞出现生命危险,虽经抢救脱险,但自此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经常处于重度昏迷之中。

五年多来,滥用药物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众多酷刑之一,也引起了世界精神病协会(WPA)等国际机构的调查和关注。在许多劳教所、教养院(或所属的医院、卫生所)里,不法医生或警察偷偷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饮食中加入损害身体或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或强行给身心健康的学员注射或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不法之徒还把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精神病院里,强行注射或逼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更恶劣的是,不法之徒们完全知道一些药物的致命后果,害怕受害者死在劳教所或精神病院里,为了逃避责任,把一些受到严重摧残的学员放回家,而这些学员有的由于身心衰竭而死,有的在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现在已经证实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被放回家后不久去世。

例如,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农民鞠亚军,身体非常健康,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大约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進长林子监狱卫生院强行灌食,灌食期间被注射不明药物。回来后,他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嘴张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几乎不能说话,用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劳教所为推卸责任,2001年10月24日送其回家,回家后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36个小时不停的抢救,因医治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33岁,抛下年已七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两年来,内蒙古不法人员对以绝食抗议迫害、拒绝被“转化”的王霞强行灌食及药物摧残,对已经被折磨得严重脱相、危在旦夕的王霞,还在送回家的路上再次施用不明药物,不得不让人怀疑此举的真正动机是想用药物毒杀她,企图让她死在家里而又可以逃避罪责。这正是江泽民针对法轮功学员“死了算自杀”的灭绝政策的结果。据报导,内蒙区610及司法厅不法之徒目前还不甘心,还想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王霞实行進一步的迫害,江氏集团及其帮凶的毫无人性在此暴露无遗。

2004-09-13: 录像: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王霞被监狱摧残仅剩20多公斤 —— 内蒙古610及公安不法官员恐吓把王霞再次收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3/84039.html

2004-08-30: 8月初王霞又因身体出现危机而再次住院,经几天抢救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是由于身体极度衰弱,经常昏迷过去。最近王霞刚刚出院,身体状况仍然不容乐观。但总体上昏迷时间在减少。只要她清醒过来,她就会对周围的人讲述邪恶的迫害,说法轮大法好。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心王霞的身体现状,用不同的方式对王霞极其家人给予同情和支持。对于迫害王霞的610恶徒及其它恶警给予揭露和谴责,以制止進一步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0/82910.html

2002-04-07: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将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分散关押在犯人牢里,当大法弟子王霞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时曾被强行灌食(明慧网上曾经报导过),同时邪恶之徒又给王霞戴上了“戒具”(一种酷刑,将双手铐在一起后又与脚铐在一起,同时脚上又戴有脚镣、脚链,使被铐者行、走、坐、卧均不能伸腰直腿,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王霞在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恶,不背《监规》《行为规范》,不穿看守所黄马褂,被戴戒具,累计达数十次,时间长达3个多月。

大法弟子王霞与张桂兰在被非法从武川看守所押回呼市第一看守所的途中,两人发正念将手铐打开,恶警极度恐惧,刚到呼市第一看守所,该所所长与女管教赵连生即给这两名大法弟子同时戴上数十斤重的“戒具”,长达7天,大法弟子张桂兰已60多岁,王霞全身长满疥疮。

2002-01-08: 大约1月12日左右,大法弟子莫慧珍、王玉兰被临河公安人员无理抓走,目前她们二人均被关在临河公安局看守所。莫慧珍、王玉兰在临河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临河公安人员曾动用酷刑折磨她们。其中,莫慧珍被恶警打得满身是血,昏死过去,其状惨不忍睹。就连旁观者都被吓得大哭。

莫慧珍的女儿王霞,也是大法弟子,在2000年2月进京上访后,曾被关进临河看守所,后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现在,由于公安的昼夜监控和无理纠缠,王霞已经无法正常生活,现正背井离乡、流离失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8/22749.html

2001-07-10: 王霞,女,29岁,内蒙古临河市大法弟子,因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和迫害。公安给她戴上脚镣强行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由于她在劳教所一直坚持炼功,被三大队的刘队长拿电棍一直从走廊电回宿舍,后来又被常红副队长下令把她脚不离地上吊铐,吊起来2个小时,两手臂青紫冰凉、麻木,之后又被上吊铐吊了一整天。后经检查发觉她已经怀孕几个月了。但人性全无的恶警仍对她施尽了折磨,逼她卸煤,装卸牛粪、翻地,没有农活儿时每天包装1万多双卫生筷。这样,又被关押了十几天后戴上手铐才把她送回家。2001年3月初,因做真相材料被恶人告密,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

现在王霞和关在一起的功友张贵兰、张丽达从7月1日起开始绝食,具体情况不详。请知情者予以关注。

2001-01-23: 莫慧珍的女儿王霞,也是大法弟子,在2000年2月进京上访后,曾被关进临河看守所,后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现在,由于公安的昼夜监控和无理纠缠,王霞已经无法正常生活,现正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莫慧珍的女儿王霞,也是大法弟子,在2000年2月进京上访后,曾被关进临河看守所,后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现在,由于公安的昼夜监控和无理纠缠,王霞已经无法正常生活,现正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7122.html

巴彦淖尔市(巴彦淖尔盟,巴颜淖尔盟,巴盟,临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78)

2014-08-19:
巴彦淖尔市政法委:
书记王迎希0478-8655818、13593932118
副书记沈赤斌0478-8655812、18260379098
康玉连0478-8655899、13585374188
巴彦淖尔市“610”:
主任王海祥 0478-865552013015285699
副主任张国卿 0478-865532413394838068
“610”成员:郭刚0478-8655448、13092361788李林0478-8655446、13151218000
巴市国保大队  贺喜格  电话:18796306567

临河区政法委:书记哈登15852429511
临河区“610”:主任权鑫 13852071542副主任王永强18762275228成员郭飞15751035215
临河区国保大队:于占海18952281856陶发智15862135380何晓林15190700918
临河区看守所:
所长刘永明18451566703、15949039568
副所长王国松15252297762
指导员邓晓华13585371269 警察石彩虹13196827522
新华街派出所所长刘佳浦0478-8216464、15189457971
团结派出所所长刘煜0478-8272581、15852121396
车站派出所所长李建国0478-8256306、15298759611
先锋派出所所长方述0478-8275944、15852298263
解放派出所所长王维涛0478-8316410、18115258815
东环派出所所长刘爱民0478-8418755、15052072758
铁南派出所所长刘俊卿18115258856、15252198968
西环派出所所长刘治兵0478-832151513394783331

2014-05-01: 乌拉特中旗国保大队孙连合 13604780403
巴彦淖尔市防范办李林(总机8655000转防范办李林)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8)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市委
部门或职务 姓名 办公室电话(区号:0478) 手机
市长 何永林 0478-8655889/8655885
邪党市委
书记那顺孟和0478-8266659/8655666
巡视员 邓秀英 0478-8655638 13847838818
副书记 杨志民 0478-8655636 13337089988
纪委书记 李存梓 0478-8655620 13904780051
秘书长 斯庆 0478-8234203/8655838 13500683333
巡视员 孙国 0478-8655514
巡视员 韩刚 0478-8655516
机关工委书记朱文璋 0478-8655942 13304786811
接待办主任 郭守江 0478-8655346 13904788881
副秘书长 唐永平 0478-8655634 13514889886
六一零主任 王海祥 0478-8655520 13015285699
六一零副主任张国卿 0478-8655324 13394838068
六一零人员郭刚 0478-8655448 13847802678
六一零人员李林 0478-8655446 13327084086
政研室主任 何涛 0478-8234213 13847889588
副秘书长 韩志清 0478-8655632 13604789000
副秘书长 赵子斌 0478-8655630 13947806500

纪检委机关
纪委书记 李存梓 8655438 15047266001
副书记 张贵云 8655418 13948186226
监察局局长 杨玉林 8655322 13304780699
副书记 韩吉仁尼格 8655411 13789486666
常委 吕文斌 8655416 13604786933
常委 孙建华 8655444 13947829631
副局长 王予生 8655434 13904788203
副局长 陈凤英 8655432 13947866666
纠风办主任 范虎成 8655430 15048815588

政法委
政法委书记 王迎希 8655818 13904781909
副书记 沈赤斌 8655812 13304784689
康玉莲 8655899 13804789168
康旭明 8655808 13904780043
办公室主任 王宾 8655822 13904784006

宣传部
宣传部长 王建平 8655836 13904788882
副部长 宝德其其格8655866 13947826220
周正祥 8655829 13314789891
杨春生 8655828 13848689889
办公室主任 贾杰 8655825 13948884991

临河区有关单位

区委书记 杜隽世 8212958/8213609
区委副书记 连泽 8212869 8239303
王瑞 8212756 13904783715
李彬 8212948 8230893 13804780805
杨文山 8212208 8233383 13304783383
区委常委 尹国惠 8287447 8285510 15904786088
王永有 8212149 8272158 13848586333
于建光 8213580 8285818 15048806888
高义昌 8214487 8255808 13304788560
李瑞芝 8216023 8235860 13327089085
吴青霞 8239857 2215955 13304786655
白建军 8212402 2215388 13304788248
赵文利 8275222 8226596 1580478922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05-12: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主要迫害机构及人员电话:
巴市中共恶党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迎希 0478-8655818;13904781909;
副书记:沈赤斌 0478-8655812;13304789168
康玉连 0478-8655899;13804789158
巴彦淖尔市610头目:王海祥 0478-8655520;13015285699
副头目:张国卿 0478-8655324;13394838068
成员:郭刚 0478-8655448;
李林  0478-8655446;13327084086
临河区610头目:全鑫   电话:13789685299
副头目:王永强 0478-8238088;工作人员:郭飞
政法委书记:哈登   电话:13847889879
巴市国保大队  贺喜格图  电话:13354788876
临河区国保大队:于占海  电话:13947889512  ;
何晓林(何才)13565990068
二、临河区看守所
所长:刘永明  电话:0478—8205071
指导员:邓晓华  电话:0478--8205072
警察:石彩虹  电话:13789685169
值班室        电话:0478--8205070

2004-08-13: 7月30日,明慧网报道了王霞被迫害真象。内蒙古临河市巴颜淖尔盟姑娘王霞(今年30岁)坚持说真话、说明法轮功真象,被非法判劳改七年,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两年来,王霞绝食抗议迫害,遭到强行灌食及药物摧残,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为110多斤,现在仅剩40多斤,而且人基本昏迷不醒。

王霞在2002年被投入监狱前体重110多斤,现在仅剩下40多斤,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腿部大小腿仅剩骨头,膝盖显得粗一些,成了大小腿细膝盖粗的状况。脚完全变形。

王霞在监狱里被迫害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监狱医生说王霞只能活两三天时间。监狱一个领导却当着几个恶警和610干部的面,恶狠狠的说:“把她扔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 另一个“610”领导说:“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因为王霞已经上了明慧网,死在家里算自杀。”——这就是中国大陆的警察和国家干部所说的话,视人命如草芥。
... 更多

媒体报导

法广:法轮功学员王霞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遭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6/84338.html

2004-10-11: Shocking Video Footage Captures Woman Near Death after Two Years of Torture
http://www.faluninfo.net/displayAnArticle.asp?ID=897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