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0-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裴斐

女, 50
个人情况: 原吉林市华锦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原麻棉纺织总厂)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原麻棉纺织厂独身宿舍
有关恶人: 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及公安恶警伙同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副所长李文忠,警察都玉奇(可能不太准确)等十多人;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片警袁××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10
家庭成员: 儿女: 裴斐
夫妻/父母: 李莹

案例描述

2017-07-31: 遭迫害几经生死 吉林市裴斐控告元凶江泽民

原吉林省吉林市华锦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原麻棉纺织厂)的裴斐女士,虽五十岁出头,但人生已是大起大落,从幸运的白领到因病难以自理,后修大法而获康复,却遭中共酷刑而九死一生,这期间还失去了至亲-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的母亲。

二零零五年五月,裴斐曾因被无理迫害而致信吉林省人大常委会、省检察院。二零一五年六月,她加入诉江大潮,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

以下是裴斐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一些经历。

主要的几次迫害经历简述如下:

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我在吉林市北山公园弘扬法轮佛法,大约有几十人吧。我当时就在那站着,不一会儿,来了很多警察,他们进入人群之中,我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一下子被拽了起来,我被两个警察想抓小鸡一样给硬薅走了,当我回过神儿来,我已被推上了警车,我们是被吉林市德胜门派出所绑架的,警察对我们任意呵斥谩骂,后来又将我们押送到昌邑分局,又被当地派出所—哈达派出所接回,他们将两个关着的犯人放出来,却将我关进了监室,后当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我和同修们去市政府门前弘法炼功,被送到哈达湾派出所要非法拘留我,后被单位接回逼我写保证。原本我修大法后身体恢复了,我要求上班他们说没岗位,这一来他们为了监视我,让我上班,我是干部,但却给我安排工人岗位,歧视我,侮辱我。谁都瞧不起我,朋友、故旧、同学都怕被株连而远离我。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单位王洪宝书记、组织部长于桂珍逼迫写不再进京上访的保证,说以前怎么照顾我,我却没良心,说我影响了全厂职工的生计,我现在成了“害人精”,还气得打我的头,当时单位效益不好,得靠政府救济,我以前总有病,确实没少照顾我,我万般无奈,被迫辞职,并被清除出宿舍。从此我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无家无业,生计艰难。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左右,我和母亲及四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在九台市火车站被乘警绑架,后来被当地派出所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接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当成犯人坐板、穿囚服、被管制。

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晚八点三十分左右,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及公安伙同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副所长李文忠,警察都××等十多人在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片警袁××的带领下,以查户口为名骗我母亲打开房门。他们进屋后鬼鬼祟祟关上房门,开始非法抄家,我拼命保护大法书,他们凶狠地将我用手铐锁在暖气管上,搜走十二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及其他资料黄布、白布等私人物品。他们将我家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又绑架我。他们毫不顾及我七十来岁的老母亲和我八岁小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将我拽上车,先将我拉到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他们逼我招供。我说:我又没做坏事,有什么好招的?他们说:不招,带走!又将我推上车,经过两个来小时,将我带进敦化市民主派出所。

一到敦化市民主派出所,他们将我带到二楼左边的一个房间,他们往铁椅子上推我,我也不知道那是铁椅子,以为是老虎凳,说:我不坐,我只是在做好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谁知他们凶相毕露,大叫道:这样对待你?今天我们好好对待对待你。接着李文忠、都××等五六个警察不由分说将我按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拧在背后,又将手从椅背上的孔穿出,再扣上手铐,脚用脚镣扣得很紧,再将铁链绕过底梁两扣,脚半悬着,不能完全着地,李文宗等五、六个警察一起大打出手。对我一个弱女子(身高一米五)大发淫威。其中一警察用装水的矿泉水瓶打我的头、脸,还有打嘴巴的,先让我睁不开眼睛,看不清谁在行凶。他们有打身上的、大腿的,有用细绳勒小腿的,有往我身上、脸上泼水的,又有拿塑料袋套头上闷的,一呼吸塑料袋就贴到脸上,致使我上不来气,而且无法出声。大约有一、两分钟,几近窒息。只打得我头晕眼花,满口是血,后来我开始抽搐,他们竟昧着良心说我装的,抽了二、三个小时,就这样他们一直将我绑着。

第二天下午李文忠、都××又用高压电棍电我,每电一下全身直蹦,两臂被电得都是大泡,而且不让吃饭、没喝一口水,整宿不让合眼,一闭眼不是打就是骂,只觉得头脑昏沉麻木失智,就这样将我折磨五十来个小时(分二次),手脚、胳膊、腿都被扣得青肿、麻木……大腿上的青紫瘀痕大处有30—50cm(一处)、10—20cm四、五处。两腿根部的及侧面的青紫瘀痕两三年才不硬了。

这一切都是敦化市民主派出所所长任俊峰亲自指挥并参加迫害的,此人功利心极重,借迫害法轮功之机疯狂捞取名利(据说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金三千元。凡是他听说炼法轮功的,就去人家非法抄家,翻到书、资料就作为证据判刑、劳教。并酷刑逼供,以便抓捕更多的人以捞取政治资本。在当地充当迫害大法的急先锋,迫害手段残酷、阴狠,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影响。上边还有敦化市公安局金局长、刑警大队刑侦科长边文海(现已遭报,一子已死,夫妻都成了植物人,太可悲了)与他们同流合污,为他们撑腰。因此,而更加有恃无恐,违法犯罪,任意而为。

公安局的金局长曾亲自参与迫害我,当着我的面跟警察说:一定逼她招,不说不行,我们有的是办法,可以使用各种办法。刑侦科长边文海更是嚣张,直接参与逼供。并对他们说:我们有的是办法,给我往死里整,晚上用刑将她嘴堵上,死了就从窗户扔出去!死个法轮功算个啥?边文海亲口招认:上次抓了××(大法学员),先是一群警察暴打一小时,又用电棍(高压)一小时一小时电,昏了,用水喷醒。后来在看守所里听说该人是被背进看守所的,折磨得不成样子,二十多天才起来。看守所是他们掩盖犯罪的窝点,他们互相包庇,打完了往看守所一扔,直到表面看不出伤再该送哪送哪。

在敦化市公安局看守所,我为了抗议对我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我开始公开炼功并绝食,早晨我炼静功时,值日警察进来阻止,并用拖鞋打我的脸二十多下。后来我又开始炼功,他们找来副所长刘士明(音)上来打我、踢我,我仍坚持炼,他就让犯人拿来手铐、脚镣将我‘固定’在监号的水泥地上。有一固定的铁环,将我戴上脚镣并将脚镣中间的铁链用锁头锁在铁环上,再将手铐从脚镣的铁链穿过(用这种办法阻止我炼功)人只能坐在地上,两腿弯曲,身体前倾,不能站立,尤其是大小便不能自理,还得承受同监室犯人的责骂。不仅身体痛苦,心中的承受巨大,特别消磨人的意志,固定长达二天二宿,睡觉不能躺下,后来手脚肿胀、麻木、不过血、手脚冰凉,后来脚趾甲青黑好几个月。

第三天早晨,副所长刘士明、所长张左臣带领恶警和老犯开始给我灌食。副所长刘士明让老犯将我拖到一个木板上,将我锁在上面(板上有铁环),然后又让人按住我的胳膊、腿,他拿着15mm左右粗纹(就象煤气管子那样的)一端带漏斗的那样管子,要给我灌食。他说刚给猪灌完(根本不是医用的,也未经杀菌消毒)不顾最起码的医学常识,他又毫不懂医学,视我的生命如草芥,非法残害我。(我当时一切正常,根本不需要灌食)他非常野蛮粗暴,就拿那个管子硬往我鼻孔里插,我挣扎,上来好几个人按我,这里唯一的女狱警(听说姓叶)上来一把揪住我头发往下一拽,又用皮鞋踩住我的额头,管子一直插入我的食管、胃、我非常痛苦,只觉浑身虚脱无力,说不出话来,心闷得要窒息了。这还不算,所长张左臣狂叫:给她上死人床!于是我又被两个老犯拖到后院一个监室,我看到地上放着一个“死人床”,后来听说此种刑具从未给女子用过,曾经绑过一个杀人犯八个月,最后只剩一口气。

所谓的“死人床”有四条床腿,上面是五块木板钉制而成,中空,板的四端各钉一个大铁环,人呈大字型,胳膊伸直,各用一副手铐铐在横条板两铁环上,脚也戴上脚镣,锁在两边铁环上,身体僵直不动,下身中空,腿向两边拽,不一会就疼痛难忍。下午二点多钟,刑侦科长边文海闻讯赶来,气势汹汹,身后跟着两名护士,一进来就恶狠狠地说:绝食了,天天给她灌,一天三次,管子也不用拔下来,就这么插着!我正告他:你也有父母妻儿、兄弟姐妹,换位想想,我做好人有什么罪,别在借“运动”之机迫害好人了。他说:你们是反革命、反党反政府。我说:那是陷害的,我们是冤枉的,是上面搞错了。他狡辩:没有错!我说:中国历次运动都是冤假错案,迫害的都是好人。“三五反”、“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不都是错了吗?他理屈词穷,嘴上还说:那也没有错。但已毫无底气,说完灰溜溜地走了。刘士明兑完浓盐的奶粉就又给我灌食,就是想折磨我,让我痛苦,两个护士又开始给我插管。这次是医用的软胶管,我拼命挣扎,但还是被灌了进去,我非常痛苦,特别恶心,一直向外呕,最后连管子带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国为盐放得太多,致使我的嗓子、食管、胃部都烧坏了,从此说不出话,不能吃饭(只能进流质)不能吃盐、吃糖,在死人床上绑了两天一宿,后来他们骗我说释放两位因我牵连的功友,我当时特希望功友能出去,就答应了。谁知他们竟知法犯法,开了释放令却又将两名功友转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几经迫害,我身虚力竭、心衰,双腿神经麻痹,不能行走。

就这样他们又非法将我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被关押在四大队六小队,狱警是丁晓红,四大队的队长叫李小华,因为我难以行走,说话都很困难,坐一会就抽搐,去卫生所检查,卫生所长郭旭就说我是装的,对我呵斥、谩骂、百般刁难,不肯让我保外就医,后来,我已不能进食,说不出话,只剩下一口气,她还说我装的,要给我灌食,我说让她灌,一切让她负责,她吓跑了。在劳教所里我瘫痪四个半月,最后人抽搐二个多月,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才辗转回家。在家又躺了半年之久,一年后才基本恢复。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几次来看我,看开始是背出去的,后来我就根本出不去了,可他们就说我啥事没有。妈妈知道我要不行了,心急如焚,整日以泪洗面,一宿一宿的不睡觉,谁劝也不行。我妈妈精神不好,就拿孩子注意,哪个没了也不行,急得快疯了,两个弟弟也愁眉不展,四处托人,可他们百般刁难就是不放,两个弟弟气得要和他们拼命,把我家逼得都不能过了。当时我大弟弟因病正在疗养院疗养,为了我的事往回赶,在火车上被小偷将三千多元刚买的手机偷去了,都是为了救我。我家还没钱,买房还欠了四万多元的贷款,人家要了八千多元才将我放了回来。还有一份白花了三四千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我从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出来不久,腿还不能行走,姥家惦记我,让我去调养,我弟弟把车一开到门口,我被搀扶进去。可谁知村邻受毒害仇视大法,举报到吉林省榆树市八号乡派出所,所长高景平带着十多名警察半夜非法闯入民宅,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被迫害得还不能行走的我再次绑架。第二天明知原委还给押到榆树市公安局。想进一步迫害我,我据理力争,当天下午被放回。但已给亲属带来巨大伤害,九十多岁的姥姥被吓的多少日子精神不好,女儿一回来就害怕,晚上做恶梦,梦中大叫说:又来抓老三了!但姥姥很明白,她不怨法轮功,她相信大法,也不怪我,她后来说:那该咋是咋地,××党是欺负法轮功了,孩子在家炕头上说抓走就抓走,太欺负人了,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而且,有时还去姥姥家骚扰,姥姥很害怕影响我舅家,吓得不敢让我妈回家,妈妈也因此不敢常回家,可老人九十多岁高龄需要照顾,妈妈又惦记,真是左右为难。妈妈直到离世还惦记此事,真是让他害得太惨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与母亲李莹(同修)去永庆六队发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年轻女子构陷,被五、六名身穿黑衣的人-有的是警察将我们绑架,并非法抢走了我的资料,其中有一个中等个头身材肥胖四十来岁的很野蛮,粗野的谩骂,还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们打电话调车没调来,听他说把他的车开来,是一个黑轿子不很新。在车上还打电话问打手在家吗?回说只有一个。并将我们绑架到大长屯派出所,刚一下车,还没等站稳,那个身材肥胖的人(圆头圆脸、环眼、很粗野)上来就挥拳狠狠的打我的头,说是我把他车底垫脚的垫子踩埋汰了,那天并没下雨,我鞋上也没有泥,再说本就是垫脚的,怕什么泥呢?分明就是借口行凶,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还对我母亲七十来岁的人谩骂呵斥,我被打后,就觉得大便憋不住,急忙上厕所。我问他们为什么打我,他叫什么名字?他见事不好,没敢露面,好象有人说他姓李。

后来他们把我和母亲分开,单独非法审讯。我什么都不说,只是讲大法真相,给我做笔录的警察(他们管他叫梁子),他只是反复的问我,我不说他就出去了。后来又进来一个警察,警号是204029 ,他很凶,谩骂呵斥,见我不说,狠狠的打我一耳光(用的是很厚的小本夹子打的)。我在面对他时,就觉得后腰和后脑被猛击(特别重),我茫然回头,看到一个一米八以上个头穿米色上衣,蓝色牛仔裤的警察(他还在念电大),我问先前那个警察:你们警察就这么非法打人吗?他说:他不是警察(后来我知道他是)。我说他打我,他说:我没看见。后来又进来一个警察,他对我又吼又叫,还打我一耳光,让我站着,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这的所长叶建民。后来那个叫梁子的警察又来作笔录,我一直就是讲真相,这时又进来一位自称是丰满分局六一零办的孙主任,又说了一些我违法,跟共产党作对,必须处理的话。我一直抽搐,九点多把我们送到吉林市拘留所,狱医值班,看了诊断说没事,把我留下了,还认为我装病,在这期间,叫梁子的警察和丰满分局法制科的王立群非法提审我,我没配合,但他说劳教我一年半。后来我一直抽搐,心脏闷疼心慌,第十一天发作严重,他们才打电话让派出所来人,去四六五医院检查,诊断保外就医,可后来他们又百般刁难,说必须得是中心医院的诊断,我已不能行走,又拖累我弟弟背着我楼上楼下的检查,我一折腾更不行了,好不容易做了诊断,谁知不几天他们又让我重做,说上次没有警察跟着不行,没办法又把我折腾到医院,谁知做完他们又说必须把我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身体极度虚弱,根本走不了,开始叶所长与一女协警架着我走,看我确实走不了,叶所长把我背进去的,检查来回拖着我走,出来两个人架着,几经折腾差点窒息,因检查不合格,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这才决定让我回来。过后我才知道我弟弟怕我被送到黑嘴子有个好歹(因为我上次只剩一口气,差点死里)还托人花了七千元,我说我不是不让你们这么做吗?要做就去告他们,他们都哭了,说那里什么干不出来,他们根本不讲法律,我们不想失去你呀!我们没别的法呀!可我们家没有钱,因这又得省吃俭用,面对这浓浓的亲情我还能说什么呢?要不是江泽民的灭绝政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能把我们害得这么惨吗?

我自修炼大法后,身体一直很好,可那天为什么就突然发作了呢?我当时也没多想,后来我才想到是不是与他们打我有关呢?我在敦化民主派出所被打后就抽搐,在劳教所一直抽搐。而且后来牙齿几乎掉光了,我猜想与他们几次迫害及扇我耳光有直接关系。我们家忠厚老实,都没往那上想,因为不是当时发作,过后好几年才觉察!但是又能怎样,那时也顾不上找,我弟弟是医生,我问他,他说有这可能。我本是个病包子,不是修大法,我不可能撑过来。我听人家说,有的警察打人当时不怎样,过后有内伤。我这也是自己慢慢猜想的,好在我修大法,不然恐怕这辈子都毁了。

回来一个多月后,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觉得右肋特别疼,不能动转,说不出话,浑身无力,三天后开始咳嗽,吐痰,严重时吐血,一直折腾我二年多。

三、慈母因迫害离世

我的母亲跟我着急上火、担惊受怕,日夜煎熬,背着我不知掉了多少眼泪,哭道来,哭道去,我们被害得要多惨,有多惨!而且害怕不知什么时候警察会找上门,有时敲门声大,都不敢开门。真是没一天不担心的。

从那以后,母亲不太敢炼了,也不太敢讲真相了,我的两个弟弟也给她施压,她自己倒不太担心,七十多岁了,就怕我有事,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终究没有等到这一天,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离我而去了。母亲一身的病因修大法而获新生,却因为这场残酷的迫害身心承受不住了,我不止一次的劝她,可她潜意识还是受够了,时日太久了,如果没有这场迫害,相信我的母亲一定仍然健在,会向很多人弘法,会很开心。

我因身体不好没有成家,唯一和我相依为命的母亲的离去是我最大的伤痛,我觉得我不孝顺,我一直很懂事很听话,是好孩子,考上了大学,让妈妈很欣慰,但因身体不好一病八年让她操尽了心,修大法后可下好了,又遭受无辜的迫害,我让她为我提心吊胆,没让她过一天好日子。这都是江氏一手造成的呀!我一直觉得我还应为我妈做点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我要替我妈代笔控告江泽民,他必须还我们一个公道。

十六年来,我长期被街道、派出所非法监视居住,被多次骚扰;被非法抄家一次;被拘留一次;刑拘两次;劳教两次,依次是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二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劳教期间被洗脑两次;被勒索伙食费四百五十元(最低估计)、劳教期间在劳改医院被劳改科副科长指使犯人谩骂、侮辱(强行扒光上衣检查)、被在地上拖、被勒索医药费两千五百多元。因被迫辞职造成十六年工资损失及养老保险金、公积金等等五、六十万;十六年因迫害不能稳定的工作与生活造成的经济损失将四五十万;被迫害期间家认为我花费两万多元。还有给我及家人造成的精神损失;还造成我母亲过早离世等等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1/遭迫害几经生死-吉林市裴斐控告元凶江泽民-351894.html

2010-01-30: 吉林市大法弟子自述被绑架殴打的遭遇

我叫裴斐,是吉林市大法弟子。2009年4月29日,我与母亲同修去永庆六队发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年轻女子构陷,被五六名身穿黑衣的人(有的是警察)将我们绑架,抢走了我的资料。我遭到恶警的野蛮殴打,他们还试图把我投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他们中,有一个中等个头身材肥胖四十来岁的很野蛮,粗野的谩骂,还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们将我们绑架到江南丰满区大长屯派出所,刚一下车,还没等站稳,那个身材肥胖的人(圆头圆脸、环眼、很粗野)上来就挥拳狠狠的打我的头,还对我母亲七十来岁的人谩骂呵斥。我被打后,就觉得大便憋不住,急忙上厕所。我问他们为什么打我,他叫什么名字?他见事不好,没敢露面。

后来他们把我和母亲分开,单独非法审讯。我什么都不说,只是讲大法真相,给我做笔录的警察(他们管他叫梁子),他只是反复的问我,我不说他就出去了。后来又进来一个警察,警号是204029 ,他很凶,谩骂呵斥,见我不说,狠狠的打我一耳光。我在面对他时,就觉得后腰和后脑被猛击,我茫然回头,看到一个一米八以上个头穿米色上衣,蓝色牛仔裤的警察,这人还在念电大。

我问先前那个警察:“你们警察就这么非法打人吗?”他开口就说谎:“他不是警察。”我说他打我,他说:“我没看见”。后来又進来一个警察,对我又吼又叫,也打我一耳光,让我站着,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这的所长叶建民。之后那个叫梁子的警察又来作笔录,我一直就是讲真相。这时又进来一位自称是丰满分局610办的孙主任,又说了一些我违法,跟××党作对必须处理的话。

他们从我母亲的名字在网上查到了我的名字和情况,也惊动了我的家人。下午五点多我的身体有些支持不住,母亲也不太好,他们说带我们去检查身体,却把我们骗到了分局, 现做的材料把我们非法拘留半个月,其中有一个他们称“严所”,还有一个姓李的,还有三个人。

晚上八点多才去医院,作心电 ,都不正常,我一直抽搐,九点多把我们送到吉林市拘留所,狱医值班,看了诊断说没事,把我留下了,还认为我装病,在这期间,叫梁子的警察和丰满分局法制科的王立群非法提审我,我没配合,他说劳教我一年半。后来我一直抽搐,心脏闷疼心慌,第十一天发作严重,他们才打电话让派出所来人,去四六五医院检查,又查出我有巨大子宫肌瘤,诊断保外就医。可后来他们又百般刁难,说必须得是中心医院的诊断。我已不能行走,又拖累我弟弟背着我楼上楼下的检查,我一折腾更不行了,好不容易做了诊断,谁知不几天他们又让我重做,说上次没有警察跟着不行,没办法又把我折腾到医院,谁知做完他们又说必须把我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身体极度虚弱,根本走不了,开始叶所与一女协警架着我走,看我确实走不了,叶所把我背进去的,检查来回拖着我走,出来两个人架着,几经折腾差点窒息,因检查不合格,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这才决定让我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0/217246.html

2005-05-30: 原麻棉纺织总厂干部遭迫害经历—致吉林省人大常委会、省人民检察院的信 文/裴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30/102940.html

2004-09-19: 2001年7月9日晚8点30分左右,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及公安恶警伙同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副所长李文忠,警察都玉奇(可能不太准确)等十多人在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片警袁××的带领下,以查户口为名骗我母亲打开房门。恶警们進屋后鬼鬼祟祟关上房门,开始非法抄家,并将我用手铐锁在暖气管上,搜走12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及其他资料等等。他们毫不顾及我七十来岁的老母亲和我8岁小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将我拽上车,先将我拉到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他们逼我招供。我说:“我又没做坏事,有什么好招的。”他们说:“不招,带走!”又将我推上车,经过两个来小时,将我带進敦化市民主派出所。

* 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对我的刑讯逼供

一到敦化市民主派出所,他们将我带到二楼左边的一个房间,他们往铁椅子上推我,我也不知道那是铁椅子,以为是老虎凳,说:“我不坐,我只是在做好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谁知他们凶相毕露,大叫道:“这样对待你?今天我们好好对待对待你。”接着李文忠、都玉奇等五六个警察不由分说将我按在铁椅子上,双手反拧在背后,又将手从椅背上的孔穿出,再扣上手铐,脚用脚镣扣得很紧,再将铁链绕过底梁两扣,脚半悬着,不能完全着地,小腿又用细绳绑在椅子的两条腿上。李文宗等五六个恶警一起大打出手。这些人民血汗钱培养出来保家卫国的警察,却不以惩治犯罪为己任,充当江××的恶棍迫害起好人来,却是极尽所能,花样百出,凶狠残暴。对我一个弱女子(身高1.5m)却大发淫威。其中一恶警用装水的矿泉水瓶打我的头、脸,还有打嘴巴的,先让我睁不开眼睛,看不清谁在行凶。他们有打身上的、大腿的,有用细绳勒小腿的,有往我身上、脸上泼水的,又有拿塑料袋套头上闷的,一呼吸塑料袋就贴到脸上,致使我上不来气。大约有一、两分钟,几近窒息。只打得我头晕眼花,满口是血,牙都活动了(致使后来牙都变形了)。大腿上的青紫瘀痕大处有30—50cm(一处)、10—20cm四、五处。后来我开始抽搐,他们竟昧着良心说我装的,抽了二、三个小时,就这样他们一直将我绑着。

第二天下午李文忠、都玉奇又用高压电棍电我,每电一下全身直蹦,两臂被电得都是大泡,而且不让吃饭、没喝一口水,整宿不让合眼,一闭眼不是打就是骂,只觉得头脑昏沉麻木失智,就这样将我折磨50来个小时(分二次),手脚、胳膊、腿都被扣得青肿、麻木……。加之后来在看守所的继续迫害,导致我腿部神经麻痹,瘫痪半年之久,而且身心衰竭,生命垂危。现在大腿肌肉僵硬有硬结。

这一切都是敦化市民主派出所所长任俊峰亲自指挥并参加迫害的,此人功利心极重,借迫害法轮功之机疯狂捞取名利(据说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金3000元。凡是他听说炼法轮功的,就去人家非法抄家,翻到书、资料就做为证据判刑、劳教。并酷刑逼供,以便抓捕更多的人以捞取政治资本。在当地充当迫害大法的急先锋,迫害手段残酷、阴狠,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影响。上边还有敦化市公安局金局长、刑警大队刑侦科长边文海与他们同流合污,为他们撑腰。因此,而更加有恃无恐,违法犯罪,任意而为。金局长曾亲自参与迫害我说:“一定逼她招,不说不行,我们有的是办法,可以使用各种办法”。刑侦科长边文海更是嚣张,直接参与逼供。并对他们说:“我们有的是办法,给我往死里整,晚上用刑将她嘴堵上,死了就从窗户扔出去!死个法轮功算个啥”?边文海亲口招认:“上次抓了××(大法学员),先是一群警察暴打一小时,又用电棍(高压)一小时一小时电,昏了,用水喷醒。”后来在看守所里听说该人是被背進看守所的,折磨得不成样子,二十多天才起来。看守所是他们掩盖犯罪的窝点,他们互相包庇,打完了往看守室一扔,直到表面看不出伤再该送哪送哪。

* 敦化市公安局看守所对我的酷刑折磨

在敦化市公安局看守所,我为了抗议对我的非法迫害,我开始公开炼功并绝食,早晨我炼静功时,值日警察進来阻止,并用拖鞋打我的脸。后来我又开始炼功,他们找来副所长刘志明上来打我、踢我,我仍坚持炼,他就让犯人拿来手铐、脚镣将我“固定”在监号的水泥地上。有一固定的铁环,将我戴上脚镣并将脚镣中间的铁链用锁头锁在铁环上,再将手铐从脚镣的铁链穿过(用这种办法阻止我炼功)人只能坐在地上,两腿弯曲,身体前倾,不能站立,尤其是大小便不能自理,还得承受同监室犯人的责骂。不仅身体痛苦,心中的承受巨大,特别消磨人的意志,固定长达二天二宿,睡觉不能躺下,后来手脚肿胀、麻木、不过血、手脚冰凉,后来脚趾甲青黑好几个月(因手铐、脚镣、扣得时间过长,过紧所致)

* 迫害性灌食

第三天早晨,副所长刘志明、所长张左臣带领恶警和老犯开始给我灌食。副所长刘志明让老犯将我拖到一个木板上,将我锁在上面(板上有铁环),然后又让人按住我的胳膊、腿,他拿着15mm左右粗纹(就象煤气管子那样的)一端带漏斗的那样管子,要给我灌食。他说刚给猪灌完(根本不是医用的,也未经杀菌消毒)不顾最起码的医学常识,他又毫不懂医学,视我的生命如草芥,非法残害我。(我当时一切正常,根本不需要灌食)他非常野蛮粗暴,就拿那个管子硬往我鼻孔里插,我挣扎,上来好几个人按我,这里唯一的女管教(听说姓叶)上来一把揪住我头发往下一揪,又用皮鞋踩住我的额头,管子一直插入我的食管、胃、我非常痛苦,只觉浑身虚脱无力,说不出话来,心闷得要窒息了,眼前发黑。这还不算,所长张左臣狂叫:“给她上死人床“!于是我又被两个老犯拖到后院一个监室,我看到地上放着一个“死人床”,后来听说此种刑具从未给女子用过,曾经绑过一个杀人犯八个月,最后只剩一口气。

* “死人床”酷刑

所谓的“死人床”有四条床腿,上面是五块木板钉制而成,中空,板的四端各钉一个大铁环,人呈大字型,胳膊伸直,各用一副手铐在横条板两铁环上,脚也戴上脚镣,锁在两边铁环上,脚也戴上脚镣,锁在两边铁环上,身体僵直不动,下身中空,腿向两边拽,不一会就疼痛难忍。下午二点多钟,刑侦科长边文海闻讯赶来,气势汹汹,身后跟着两名护士,一進来就恶狠狠地说:“绝食了,天天给她灌,一天三次,管子也不用拔下来,就这么插着!”我正告他:“你也有父母妻儿、兄弟姐妹,换位想想,我做好人有什么罪,别在借“运动”之机迫害好人了。”他说:“你们是反革命、反党反政府”。我说:“那是陷害的,我们是冤枉的,是上面搞错了”。他狡辩:“没有错!”我说:“中国历次运动都是冤假错案,迫害的都是好人。“三五反”、“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不都是错了吗”?他理屈词穷,嘴上还说:“那也没有错”,但已毫无底气,说完灰溜溜地走了。刘志明兑完浓盐的奶粉就又给我灌食,就是想折磨我,让我痛苦,两个护士又开始给我插管。这次是医用的软胶管,我拼命挣扎,但还是被灌了進去,我非常痛苦,特别恶心,一直向外呕,最后连管子带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国为盐放得太多,致使我的嗓子、食管、胃部都烧坏了,从此说不出话,不能吃饭(只能進流质)不能吃盐、吃糖,在死人床上绑了两天一宿,后来他们骗我说释放两位因我牵连的功友,我当时人心太重,特希望功友能出去,就答应了。谁知他们竟知法犯法,开了释放令却又将两名功友转吉林市三看。几经迫害,我身虚力竭、心衰,双腿神经麻痹,不能行走。就这样他们又非法将我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我瘫痪四个半月,最后人抽搐二个多月,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才辗转回家。在家又躺了半年之久,一年后才基本恢复。这就是在江××的“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在“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经历。然而这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中的一点一滴,比我遭受更惨的何止万千。

2004-05-08: 吉林省长春地区榆树市八号乡不法人员,不遗余力的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及修炼者,在江××迫害法轮功的命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之下,穷凶极恶。

原派出所所长赵青友,非法骚扰大法学员。可“610”、公安局等嫌力度不够,于2001年从外地调来所长高景平。

高景平非常邪恶,把迫害好人当成了“升官发财”的好时机。自到任以来,带着警察四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非法骚扰,非法监视,半夜三更非法私自侵扰民宅,抄家,非法抓人,逼写“五书”。每遇“敏感日”更是非法骚扰,一次次的逼迫学员写“五书”,不配合就送洗脑,一个一次就勒索交1000~2000元不等……。为了名利,不择手段,极尽一切之能事,多人送劳教、洗脑、罚款。

大法弟子王艳玲在被非法抓捕时致使双腿不能行走,就这样也将人送往榆树监狱迫害,听说瘫痪半年之久才出来。

更有甚者连外地串门的亲友也不放过,不由分说,非法劫持,个个逼迫写保证等,否则加重迫害。有一个学员回家探望年迈的父亲,竟被他非法抓来迫害,逼写保证等,害得有家不能回,无法尽自己赡养义务。

学员裴斐被邪恶迫害得生命垂危,瘫痪在床,被劳教所提前解教在亲属家调养,还不能行走。被他得知,带领十多名警察兴师动众半夜三更闯入其亲属家,硬说是在逃犯,非法劫持到派出所。说什么:“抬也得抬去。”

恶警丝毫不顾别人的死活,不顾其家九十多岁的姥姥,有病的舅舅能否承受得了,而且在得知真象仍将其送往榆树市公安局进一步迫害后未得逞,害得亲属家提心吊胆,九十多岁的老人一做梦就说警察来抓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8/74132.html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7-10-19:吉林省公安厅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806号邮编:130051
总机:0431-82098114 0431-82752820
吉林省公安厅网址gat.jl.gov.cn 吉林省公安厅信息公开意见受理电话:0431-82098251
胡家福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督察长,武警吉林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吉林省公安厅:
督察处:0431-82098376
控申处:0431-82728845控申处处长0431-8209836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5657.html

2017-07-15: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执行局接待(信访)值班表:
李玉民:13500994880
赵浚淇:13844641313
姜有健:13252529028
王有强:13331613366
李春耀:13341500313
王力功:13944615060
王 昊:18444066688
曹国光:13069158299

2017-06-18:
船营分局
局长13009153377 0432-64826901
副局长朱化轩64826903 64826904
政委6482690
国保:刘建华13844614822 670921 办公室64835886
肖勇64826905
政治处主任64826906
纪检书记64826907

2017-04-22: 公主岭监狱几位主任的警号:
刘姓:2210433
还有两位的警号是:2210173 2210371

(以下通讯信息摘于明慧二零一五年,希望同修配合收集到最新的信息。)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
地址:公主岭市工业大街2289号 邮编:136100
监狱长信箱:jlsgzljy@126.com
狱务公开电话:0434-6286616
纪检监察室电话:0434-6286036
信访接待室电话:0434-65381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附电话:区号0433
敦化市政法委地址:新华西路1号邮编:133700书记室:62220286256050
办公室:6222268
敦化市公安局地址:公安大厦邮编:133700办公室:63603236360321
财会室:6360322秘书科:6360467
吉林市昌邑区延安派出所:0432-240955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