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威海 乳山市 >> 王玉珍, 女, 4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威海乳山市夏村镇北江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5-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3-19: 山东乳山市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三月十三日上午,乳山国保大队抢劫孙原兰家,抢走大法书籍、材料,恶警把孙原兰儿媳的包抢走,看到里面有钥匙,就又到儿子家去抢,抢走大法书、手机,又把儿子(未修炼)新买的电脑也抢走。孙原兰被绑架。

不法警察们同时抢劫了法轮功学员王玉珍家,抢走大法书。此外,乳山法轮功学员李守春也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乳山看守所。

二月十三日下午,乳山市国保大队几个警察翻墙闯入乳山寨镇大管村法轮功学员于英佐的家,不出示任何证件,态度蛮横,到处乱翻,把于英佐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抢走,并绑架于英佐。第二天,警察又把于英佐的面包车拖走。于英佐被非法劳教两年,恶警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把于英佐送到山东(淄博)第二男子劳教所迫害。

五十四岁的于英佐自从修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和街坊邻居和睦相处,他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他和邻居们经常讲一句话就是:“真心希望你们都有个好的未来,在天灾人祸中,你们都能平平安安。”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一次次的被中共警察迫害。

自三月三日以来,乳山中共恶人利用报纸、小报、电视、学生家长签署承诺卡等邪恶手段,强制、欺骗毒害世人,并以一百至五百元引诱民众举报诬陷法轮功学员。很多世人对此都很反感,不屑一顾,很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邪恶之徒前脚贴,后面就把这些谎言宣传的东西撕毁。

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居委会成员都抱怨,谁不知法轮功都是些好人,谁不知法轮功说的都是真话。整天贪污腐败,偷抢、杀人、放火、耍流氓不管,专折腾这些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9/山东乳山市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254394.html
2006-06-05: 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山东省王村劳教所恶警野蛮迫害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不让他们睡觉,不让上厕所。劳教所从早5点半起床到晚上10点除了吃饭都是干活。经常加班加点,中午不到 1个小时的休息。活多的时候中午不能睡,直到晚上11、12点。有时不是厂家急要货,而是恶警李艾文假说急要,催着大法学员干,同时催着厂家来送货。恶警不让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的家人探视。2005年4月份的卫生行为规范活动劳教所发了200多元,被恶警占为己有。王玉珍,40多岁,乳山人。遭受强迫转化,被吊在暖气管上,后来得了精神病,大小便都在床上,被提前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5/129647.html

2005-01-31: 王玉珍,女,41岁,山东威海乳山市夏村镇北江村人,五年来坚修大法,全家遭受邪恶迫害(明慧网2004年5月9日有过报道)。2004年6月份,王玉珍被乳山恶警绑架,经酷刑摧残后绑架至王村劳教所劳教3年。

2005年1月中旬,王玉珍的家人接到王村劳教所的电话,叫家人送钱给王玉珍治病,家人说没有钱。后来劳教所告诉不用拿钱,过来看看,声称王玉珍病得不轻。其女儿和亲戚来到王村劳教所后,心虚的恶警没敢让他们进门,叫他们在大门外等着。当她的女儿看到两眼发呆、神智不清的王玉珍被恶警架出来时禁不住放声大哭。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壮的王玉珍在王村劳教所半年,被摧残折磨的成了一个精神分裂、面无表情、四肢不能正常活动的废人。恶警把王玉珍丢在大门外就关上了大门,任凭她女儿在大门外怎样哭喊:“要原来的妈妈,我妈是做好人,你们为什么把她迫害成这样?”大门里面的恶警再没敢露面。悲痛的女儿只好花了500多元钱租车把母亲接回了家。

王玉珍回家至今没有恢复正常,去她家看望的乡亲们都很同情,亲眼见证了江氏集团的惨无人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玉珍的王村劳教所遭此迫害,行恶者罪责难逃。

2004-05-09: 我叫王玉珍,是山东省乳山市夏村镇北江村人,40岁,小学文化。1996年农历2月19日经别人介绍,我有幸得了大法。我从一个不能劳动的人,学法后能上班能下地劳动。二十多年的顽固性头痛病经炼功全好了,不痛了,家庭和睦了,我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1999年7.22那天,有个同修突然告诉我说:快到广场去。来到政府广场一看,原来江××不让炼法轮功,来了好多同修。这时公安和武警兵赶我们走,同修们告诉他们: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做好人,有个健康的身体为什么不让炼。他们说:为了我们的饭碗,不敢不执行上面指示。这时,有不少同修去公安局说公道话。

过些日子,村干部和镇干部闯進每个大法学员家,要大法的书,炼功带等。当时我没悟到,就给了一本《转法轮》,还逼着签名,过后才明白,后悔极了。

2000年正月,村干部领着镇干部到我家看看我有没有去北京上访,我告诉他们:我选择法轮功是定下了。他们走后我悟到应该到北京证实法了。在正月底我自己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这时有个警察问我,你是来护法的吗?我说:是。他说把我送去信访局,我信以为真,原来他们在说谎,把我和几个外地同修送進公安局。他们给了我们每人一张表,说:把姓名地址还有什么心愿写上,我们几个同修都写了: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写完后,警察又把我们关進笼子里。笼子里有全国各地的同修,我们一起背经文、切磋,几个小时后我被乳山公安局带到办事处,两天后回本地,我被送去胜利街派出所。他们问我为什么要上访,我说:因为镇压法轮功不对。他们说:你不知道江××不让上访吗?我说:大法和师父是冤枉的,上访是公民的权利。

第二天把我送進拘留所,并要去162元钱。拘留15天后,公安局冷红心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10分钟后又把我关押看守所,我不去,他们把我拽進去,这时我哭着说:“我说真话,你们把我关進看守所,你们才是有罪的。”关了我13天,释放后公安局把我送去胜利街派出所,非法关押5天并勒索1000元。

有位同修去北京上访被抓,没守住心性,说我给他大法书看了。2000年5月27日公安局冷红心等几个恶警闯入我家,把录音机、大法书都抄了去,把我非法关押15天。

2000年7月,我和孩子、同修再次去北京证实法,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到了天安门。我们遇上外地同修,我们一起写好横幅,第二天升国旗时,我们把7条横幅同时举起,上面写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在场所有的人把我们围住。这时来了十几个警察疯了似的把我们抓上车,送到公安局,因为我们不说地址,到半夜把我们放了。

有位同修没守住心性,把我和她去贴“真善忍”标语、讲真象的事告诉恶警,2001年6月6日恶警冷红心等几个人把我绑架到胜利街派出所,恶警把我往铁笼子里推,我不配合,我就不進铁笼子,他们揪着我的头发拳打脚踢,又把我送进商业街派出所。他们问我:是谁写的标语?我说:你不配知道。公安局姓于的找来了邪悟者写的信要我转化,我问他什么是转化?转化成什么样的人?他们说把我转化成正常人。我说:我哪里不正常?你们抓我才是不正常。后来我又被送到看守所,在里面的第二天我突然头痛的厉害,痛的昏死过去,恶警把我送去医院,醒来后又关進看守所。有个犯人说:你头痛这么厉害不快把你送回家,真是不管人死活,我出去一定要学大法。

这次我在看守所遇到五位大法学员。无论恶警叫干什么,她们都不配合。其中有一位同修判了劳教要带走时,她们五位忽地抱在一起,不让恶人带走,一起背正法口诀。恶警急了眼,所长谭祥禄找来20多名武警兵,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特别是周春光(医生)拿着皮管子抽打(这个周春光打过许多大法弟子),同修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因恶人多,将这位同修拖走了,给这四位同修戴上了手铐脚镣,当时雷鸣电闪下起大雨。

她们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两个监室的人合在一起,我们又一起开始绝食,几天后就灌食,当时我头痛不能灌,可我听到她们被灌食的惨叫声,我流着眼泪发正念除恶,其中一位生命垂危,抬了回来。恶警看此场面,伪善的商量我们吃饭,并说把刑具拿下来。有个同修说:不急,你们先记住“法轮大法好”。又向他们讲真象,背《论语》。我们就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我们,不能在这里呆,还有许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在师父的加持下,第16天,我和同修一起闯出看守所。为了免遭迫害,我流离失所。

同年的7月18日我回家拿点生活用品,被恶人举报,610战吉生带一帮人半夜闯進家来抓我,我刚要洗澡,忽然有人敲门,我丈夫说:快走。我就上了平房,从平房跳下,两脚摔坏了,这时我发正念叫邪恶看不见,他们真的没看见,我明白是师父保护我。因我的脚摔坏了,只好爬出了村,10分钟的路走了60分钟。

恶警战吉生没抓到我,就和冷红心在2001年农历6月6日,到午极镇曲家屯(建筑队在那修桥),把丈夫抓去,强行给戴上手铐,拖上车。丈夫问:“抓我干什么?”冷红心说:“等去了公安局就知道了。”到了公安局,冷红心对丈夫拳打脚踢一阵子,打累了就用高压电棍电,从头天晚上电到半夜,我丈夫被电昏了好几次,醒来再电,逼他说出我的下落。我丈夫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身上被电起了泡,回家后十几天不能干活。

2002年7月19日我去烟台联系同修,他说叫我去大桥等他,我去了,可等来的是公安,我这才知道是他出事了。这个犹大用同样的手段把和我住一起的同修宋涛骗到威海百货大楼,烟台恶警怕威海恶警知道,捞不着江××的好处,偷偷绑架宋涛。恶警把我们绑架到一个宾馆里,把我身上带的东西、钱都抢走,价值约3000元。恶警先打我数个耳光,又用鞋底打,把嘴都打烂了,直流血,又用扫帚扫脸,又用烟头烧手、烧肩膀,四个人把我按在地上用大伏电棍电,我昏了过去,他们就用水浇,等我醒了还电,一直到半夜。第二天把我送進烟台市看守所。

恶警把我的嘴打烂了,我不能吃饭。我在看守所呆了7天,高烧不退,7月25日下着暴雨,烟台恶警把我送到蓬莱马家庄。这里是蓬莱610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住北海边,不让学员睡觉,放诽谤大法的电视,不转化的用电棍电。

我一直发高烧,他们几个恶人把我按在床上,打针、打吊针、逼着喝水,不能喝就用大粗管往嘴里灌,烧退了,就叫我转化,出卖同修。邪恶的610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找来了当地从劳教所回来的邪悟者,他们把我从床上拖下来坐着小板凳,架到院子里来回拖。就在这时,我想起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有了法,我心里不怕了,不管早操、还是唱歌,我都背正法口诀。邪恶之徒不会得逞的。

8月18日午睡觉,我求师父帮我,我发正念叫他们睡好,我得出去讲真象。我来到院子的东墙,想从墙上出去,爬到一半上不去了,墙顶上全是玻璃片,我的手、胳膊划得血直流,这可怎么办?我心里想:有师父一定能出去。我来到二楼阳台上想跳下去,一下想起以前我脚摔坏过,这次又没穿鞋,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个电线杆,我顺着电线秆下去了。在那里呆了20多天,没见过有电线秆,我悟到是师父救了我。

我出去以后,发现他们用摩托车、面包车、三轮摩托车、自行车全部发动追我,我就藏起来了。到了晚上,我开始走,可谁知恶警还在找我,我对那地方人生地不熟,又迷失了方向,后面又有恶警追。我往前走着,遇到一个开采石头的地方,因为没穿鞋,爬着走过去了。夜里很静,石头碰撞声响出很远,一个骑自行车的恶警听见了,朝这个方向追来,我想一定不能再入魔窟。就在这时有股力量把我推开,我飞速离开恶警,当我走过一个水沟时,一下跌倒了,正好是个只能蹲一个人的坑,我悟到是师父的点化。我在这个坑里躲了一下,果然恶警擦身而过,恶警把蓬莱的武警兵都发动了。我向相反的方向走。走树林时我的脚被树刺扎的不敢落地,走苹果园爬着走……终于到了一条高速公路,可恶警在路上停了几辆摩托车,还有面包车来回巡逻。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的通过了高速路。这时,天亮了。

到了中午,我又饿又渴,渴的耳朵也听不见了,在地里找了一个破矿泉水瓶子,到地头一个池塘里装了一瓶脏水,里面还有小虫,喝到嘴里,怎么也吞不下去,这水就象下水道的水一样臭。渴的没法子,喝到最后,发现小虫子没有了,我把最后那口水吐出来看,4条小虫活蹦乱跳。吃了一个生玉米。

到了傍晚,我实在走不动了,心里跟师父说:如果有点水,有口饭,有双鞋,我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来到一户人家门口,看见院子里有位大姨在刷瓶子,我走上前跟大姨说明来意,大姨给了我一碗水,一个月饼,一双鞋,还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还给我水把身上的泥洗去,我谢了大姨走了。

我认识一位大姨正好是这个村,我找到了这位大姨,她不敢留我。我把身上有血的衣服换下,她给了我107元钱,给我做的饭,告诉我怎么走能快点离开这里。此时我很想有个地方休息休息。没办法,只好走吧。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的脚很痛,这时对面走来一位推车的老人,我走上前问老人现在有几点了?去辛家店怎么走?他告诉我:现在是凌晨2点,到辛家店有30里路,走过5里,再向右走,左走,再一直向前走大路能去辛家店。此时的我全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

我走脱后流离去了威海,孩子知道后9月2日去威海给我送钱,孩子不知道自己被公安跟踪。公安在威海于家屯把我和孩子抓去,把女儿身上的700多元还有一个传呼抢走,不法警察当着我们的面把钱分了。三天后我被乳山带回本地,把我送進看守所,把孩子带到胜利街派出所。杨格松和打手高海岩劈头盖脸把我女儿打了一顿,打的她鼻青眼肿,用大伏电棍把她电的满地打滚,孩子喊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送钱给我妈还犯法吗?!

公安恶警不死心。2002年9月18日恶警于××等闯進我家,把女儿强行绑架关押看守所20天,把身上仅有的10元钱都抢去,十几岁的孩子受到严重的伤害。

我在看守所时因身体脱水,看守所不要,恶警把我送去医院,检查有重病,那恶警硬是把我强行送看守所。看守所狱医周春光人性全无,朝着我的头打,用脚踢、踩我的头,差点踢死过去。犯人小声说:这狱医太缺德了。

三天后,狱医找了两个犯人把我托出去强行灌食。周春光拿着没消毒的皮管从鼻子插到胃,两个犯人按着我,插進拔出7次,裂心断气的滋味无法形容。犯人都看不过眼,说:别灌了,快算了吧!两个犯人把虚脱的我送回监室。

9月9日恶警把我又关進拘留所,对我又一轮的迫害。本地公安局、610、威海公安局、青岛公安局、济南公安局都到拘留所,从晚上审问到半夜,恶警还找来了7、8个从劳教所回来的恶人来骚扰我。恶警把写好的“三书”给我,逼我签名、盖手印。从那时起,难过、痛苦、悔恨、内疚伴随着我,我在拘留所里渡过两个月。最后,我骨瘦如柴,恶警才把我送回了家。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迫害中所签的保证全部作废。我坚信大法,听师父的话。

威海 乳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18-03-19: 威海市中级法院
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统一路408号 电话:0631-5289582 邮编:264200
威海中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向阳 办公室电话:0631-5224286
威海中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时述森
监察处处长于永东0631-5289737
刑事审判庭一厅
负责此案件的法官:王华胜 办公室电话 0631─5166723
刑一庭:0631-5166765 0631-5289945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与责任人
乳山市中共市委书记 周兵 办公室电话:0631-6656559 手机:13806306559
乳山市市委副书记 宫本杲 办公室电话 0631-6667299 手机:18663103629
乳山市市委副书记 姜翠萍 办公室电话 0631-6656920 手机:13906319832
乳山市市委副书记 王祥芹 办公室电话 0631-6662599 手机:13906309718
乳山市市委副书记 原政法委书记 李国徽 办公室电话:0631-6863789 手机:13606313789
政法委
书记 卫玮 电话 办公室0631-6655159 手机:18563112668
副书记 于刚 电话 办公室:0631-6879596 手机:13606311083
副书记 宋吉国 电话 办公室 0631-6663080 手机:15610762828
副书记 万宏 电话 办公室 0631- 6866957 手机:13906319601
610主任:李林玉 电话:宅电0631-6665789 13153319501
乳山市公安局办公室:0631-6669010
乳山市公安局局长:袁国选:电话:18606310736
政委:张书松 15588336777 13906319182
高京波 副局长 15588336333
刘建国 副局长 15588336222
姜言强 副局长 15588336555、宅0631-66609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