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范国霞, 女, 5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9: 17位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迫害纪实
这份“白布手迹”物证,记录的是2010年3月份以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二、四监区的17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简要情况,上面均为受害者自己写下的手迹,当时辗转几个监区写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之间并不认识。

这17人中,张艳芳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狱中被迫害离世,年五十四岁;楼巍明2010年被迫害两次脑出血,被家人接回,于2012年12月含冤去世,终年58岁。按非法刑期推算,目前仍然被关押在监狱的还有4人:吕迎华、孙凤杰、冯海波、宋丽波。

下面是根据“白布手迹”整理,基本上保持原文。此物证在2010年就已带出监狱。
......

3、范国霞:1963年4月8日出生,原籍是黑龙江省尚志市长寿乡太安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

在2003年5月15日,尚志市看守所副所长王某将我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以非典为由将我关押进小号。5月17日上午集训队干警陶丹丹找我谈话,进办公室陶叫我喊报告,我说我没罪,陶戴手套就打我脸,手打疼了才停下来。她就让我蹲着,我不蹲,她摁着我蹲,我就坐在地上,她没办法让犯人把我送回小号;陶丹丹每两天来小号毒打我一顿。

6月1日集训队干警和犯人将我从小号接到集训队,进办公室时还故意刁难我喊报告,我说我是好人,我没错。陶一把将我拽进办公室给我戴上背铐,陶将手套上塑料袋,气急败坏抽我耳光,手打疼了就用书卷成筒抽了近百下,她一下累倒在沙发上,喊犯人曹振华拿剪子进来,陶接过剪子,将我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她说我能给你接出来,就能给你押回去。之后给小号打电话说我不服她们管,又给我押进小号。每天手背铐在地环上,戴着脚镣,24小时如此。每天仅给两顿米汤,直到6月16日集训队吕晶华将我接出小号。

2003年7月22日上午,对所有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以强制走队列为名进行迫害。中午,监狱干警20多人(狱长、狱侦及集训队)开始殴打大法弟子,将几十名大法弟子一个个殴打,直到该大法弟子承受不住迫害,再叫下一个大法弟子,对其进行殴打。有五名大法弟子无论邪恶怎么殴打都坚决不屈服,结果又被关进小号,其中有聂绪梅、于秀兰、贺春华、刘淑霞和我。在小号期间,集训队干警王小丽以谈话为由,对我进行毒打,问我服不服从管理,我说我没罪。王抽了我几十个耳光。王小丽二次利用谈话之机对我进行迫害。

2003年8月7、8日早8点大法弟子聂绪梅被干警王小丽带走,直到中午开饭还没回来,我和刘淑霞没吃饭,等聂绪梅回来。12点多钟聂绪梅回来,我们还没说上几句话,随后进来10多个恶警就强行量血压,随后拽我头发往门口拖,将我背铐在铁门上,门外一男恶警拽着我头发,前面一个恶警用开口器将我嘴撬开,小号干警王亚丽趁机抽了我好几个耳光,之后强行插管灌食,我们并没有绝食,仅一顿饭没吃,不问青红皂白犯护商小梅强行插管,拔出管子时地上流了一滩血。直到8月18日,一监区干警卢桓及犯人韩建英将我接到这个二监区。

2004年3月2日,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36名大法弟子被强行带回监舍,关押在六楼东侧不足十二米的办公室内,三十多名大法弟子挤在一起,想动一动都难,每天码坐13个小时左右,每天由犯人李翠玲、赵光看管、监视。

同年3月9日上午,犯人李翠玲、赵光、邵红玲、吴俊杰在屋里说下流话,不让我们上厕所,我们一起背法。李翠玲将干警孙剑领进办公室,孙剑不问青红皂白的伸手就打同修谢亚芹、王丽萍两个耳光。我问孙剑:你不问事情因由进来就打人,我们没错。孙剑说:你们没错穿什么囚服?有本事你脱了。我们36名同修当时就把囚服脱了。之后队长夏凤英、崔红梅领40多名身体强壮(特意挑选)的犯人,拿绳子、手铐对大法弟子进行酷刑迫害。把我们背铐在床边,在各自睡觉的屋地上,手被铐成“秦琼背剑”(一手从肩下来,另一只手从身后上来,用手铐铐在一起),直到晚上5点多。整个下午,手一直“背剑”式铐着,很多大法弟子疼痛得多次休克,那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折磨,即使这样他们还在加重迫害,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

在难以承受的摧残中,我坚持自己的正念。晚6点开始对我进行残酷迫害,上大挂,犯人邵红玲、王圆圆、徐淑青、张秀玉、赵丽丽、盛巧妹、李梅将我用手铐背铐,用 绳子吊在铺床栏上,双脚离地,脚尖刚刚点地,顿时我四肢抽搐不停,疼痛难忍,几分钟后脚下地面上铺着的报纸就被疼痛难忍的汗水湿了一片。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是让大法弟子向他们妥协。同监舍一个老太太李艳臣趁恶人不在,将绳子放松,让我站在地上,被犯人盛巧妹、李艳发现,二犯人又将绳子拽起,使我双脚又离地,汗水噼里啪啦落下来,膀子象卸掉一样疼痛,多次昏死过去,这样摧残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又将我整宿铐在床铺梯子上。

2004年3月18日孙剑、周莹问我戴不戴名签,以我不戴名签为由对我进行酷刑迫害,上午犯人张淑霞、徐淑青、邵红玲、韩建英、赵丽丽、盛巧妹、张秀玉将我用手铐背铐,用绳子吊在两床之间上铺最高处,两脚离地,四肢和身体抽搐不停,地上的报纸立刻被汗水打湿一片,剧烈的疼痛使我休克过去,肩膀象被卸掉一样,20多分钟后才将我放下来。

2004年5月15日犯人强制大法弟子蹲报点名,狱长刘志强指使犯人摁倒我们,还连踢带踹将我们暴力摁在地上,还说犯人在协助“政府工作”。

2005年4月15日晚,我依然不蹲报点名,恶警邓羽指使犯人尚桂英、赵丽丽将我用腿冷不防绊倒,拽起来再绊倒,一直持续两个多小时,直到把我摔得起不来为止。赵丽丽累得坐在料桌上,喘着粗气,我全身上下摔得青紫色,内脏疼了好几天,不敢喘气。

2005年10月28日晚8点,我坐在床上发正念。犯人王淑芝用脚扒开我的手,犯人林桂芝站在我床边,双手把着上铺栏杆,用右脚蹭我的阴部,一边说下流话。她不停用脚蹭来蹭去,我用手挡她。这种流氓无耻行为让我想起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真是流氓无耻行径。恶警邓羽、周莹、于丽包庇犯人,于丽处理此事,让犯人给我道歉,并说林不要分,你也没证据怎么处理?把犯人林换了个屋不了了之。

2005年5月某日,强行蹲报点名,两犯人强行将我摁倒在地,犯人管淑华趁机上前将我左手手心向上,用膝盖将我左手用力捻来捻去,疼得我强忍疼痛问她:我与你何怨何仇,你这样对我?捻了好半天,她才停下来。我的手背又肿又青,很多天才好,左手攥不上拳 。

这是我在女监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迫害的一部份。

注:2010年12月5日已出监。

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如下:
干警:王晓丽:女,警号:2320061
陶丹丹:女,1972年出生,警号:2320133,现一监区。 崔红梅:女,63年出生。
刘志强:男,2004年1月-2008年4月任女监狱长,后调走。
夏凤英:女,47岁,原一监区长。
邓羽:女,30岁,警号:2320346
孙剑:一监区干警。

犯人:韩建英:41岁,现四监区犯人,已出监。
张秀玉:阿城市人,无期,已出监。
刘淑霞:女,原服务大队犯人,佳木斯人,已出监。
邵红梅:女,30岁,原一监区犯人,五大连池市人,已出监。
王伯涛:女,现六监区犯人,绥化市人,判20年。
王圆圆:女,原一监区犯人,已出监。齐齐哈尔市人。
盛巧妹:女,30多岁,家住哈尔滨市,已出监。
徐淑清:女,现六监区,已出监。双鸭山市集贤市福力屯。
赵丽丽:女,家住阿城35岁,已出监。
林桂珍:女,家住佳木斯市,原一监区,已出监。
尚桂英:女,39岁,一监区犯人,依兰县达连河镇马场村。
管淑华:女,43岁,家住伊春市,杀人犯,一监区。
李艳:女,无期,抢劫犯,家住鹤岗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9/17位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迫害纪实-314177.html

2013-10-24: 冰城血难(五)
......
一、派出所的罪恶

受害人:范国霞,女,五十一岁,哈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晚,阿城区民主派出所五个恶警非法闯进范国霞家,强行将范国霞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又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向家属敲诈二千元钱,于十二月二十八日把范国霞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阿城区民主派出所恶警又到范国霞家无故抓人。范国霞不配合,以恶警林松为首的四个人强行把范国霞抬走,还非法抄家。当天晚上恶警把范国霞绑在铁椅子上,手脚都捆上,一直折磨到天亮,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阿城看守所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冰城血难(五)-281041.html

2011-01-05: 哈尔滨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范国霞的事实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范国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被绑架,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七年,五月十五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女子监狱。以下是范国霞自述在狱中遭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尚志市看守所副所长王某将我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恶警以非典为由,将我押进小号,五月十七日上午,集训队恶警陶丹丹找我 “谈话”,进办公室她叫我喊报告,我说我没罪,陶丹丹戴手套就打我脸,一直打到手疼了才停下来。她就叫我蹲着,我不蹲,她想看我蹲,我就坐在地上,她没有办法,叫犯人把我送回小号。陶丹丹两天来小号毒打我一顿。六月一日狱警和犯人将我从小号接到集训队,进办公室还故意刁难我喊报告,我说我是好人,我没错。陶一把将我拽进办公室,强行给我戴上背铐,陶将手套上塑料袋,气急败坏抽我耳光,手打疼了就用书卷成筒抽了近百下,她一下累倒在沙发上,喊犯人曹振华拿剪子进来,陶接过剪子将我头发剪的乱七八糟,她说:我能给你接出来,还能给你押回去,之后给小号打电话说我不服她们管,又把我押进小号,每天背铐铐在地环上,铐上脚镣,二十四小时如此。每天只给两顿米汤,直到六月十六日,集训队吕晶华将我接出小号。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集训队强制所有非法关押在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以走队列为名进行迫害。中午监狱狱警二十多人(狱长、狱侦队及集训队)开始殴打法轮功学员,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殴打,直到该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服从它们,再叫下一个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最后只有五名法轮功学员无论邪恶怎么殴打都坚决不服从,结果又被关进小号。我在关小号期间,集训队狱警王小丽以谈话为由对我进行毒打,问我服不服从管理,我说我没罪,王抽了我几十个耳光。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八日早八点,法轮功学员聂绪梅被恶警王小丽带走,一直到中午开饭还没回来,我和刘淑霞没吃饭等聂绪梅回来。十二点聂回来了,我们还没说上几句话,随后就进来十多个恶警就强行量血压,随后拽我头发往门口拖,将我背铐在铁门上,门外一男恶警薅着我头发,前面一个恶警用开口器将我嘴撬开,小号恶警王亚丽趁机抽了我好几个耳光,之后强行插管灌食。拔出管子时地上流了一滩血。直到八月十八日一监区狱警卢桓及犯人韩建英将我接到一监区。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从车间带回监舍,关押在六楼不足十平方米的办公室内,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挤在一起想动一动都难,每天码坐十三个小时左右。每天由犯人李翠玲、赵光看管、监视。同年三月九日上午犯人李翠玲、赵光、邵红玲、吴俊杰,在屋里说下流话,不让我们上厕所。我们一起背法,李翠玲将狱警孙剑领进办公室,孙剑不问青红皂白伸手就打,同修谢亚芹(五十岁)王丽萍(六十二岁)各两耳光,我问孙剑:你不问事情因由进来就打人,我们没错。孙剑说:你们没错穿什么囚服,有本事你脱了。我们三十六个同修当时把囚服脱了。之后队长夏凤英、崔红梅特意挑选了四十多名强壮犯人,拿绳子、手铐,把我们背铐在床边,一手从肩下来,另一只手从身后上来,用手铐铐在一起,直至晚五点多,整个下午手一直“背剑式”铐,那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折磨,很多法轮功学员多次休克。即使这样恶徒们还在加重迫害,不顾法轮功学员的死活。

晚快六点,恶徒开始对我们进行酷刑上大挂,犯人徐淑青、张秀玉、赵丽丽、盛巧妹、李艳、邵红玲、王圆圆,将我铐上背铐,用绳子吊在上铺床栏上,双脚离地,脚尖刚刚点地。顿时我四肢抽搐不停,几分钟汗水下来,那种酷刑摧残中邪恶就是让法轮功学员向他们妥协。同屋一个老太太李桂臣趁恶人不在,将绳子放松让我站在地上。被犯人盛巧妹、李艳发现,二犯人又将绳子拽起使我双脚又离地,汗水劈哩啪啦落下来,膀子象被卸掉了一样疼痛,法轮功学员有多次昏过去的,这样摧残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又将法轮功学员整宿背铐在梯子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孙剑、周莹问我戴不戴名签。以我不戴名签为由对我进行酷刑迫害。上午犯人刘淑霞、徐淑青、邵红玲、韩建英、赵丽丽、盛巧妹、张秀玉将我用手铐、背铐、用绳子绑在两床之间上铺最高处,两脚离地,四肢和身体抽搐不停,地上的报纸立刻被汗水打湿一片,肩膀象被卸掉一样,二十多分钟后才把我放下来。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蹲报点名,狱长刘志强指使犯人摁倒我们,还连踢带踹,将我们暴力摁在地上,还说犯人在协助政府工作。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五日晚,我依然不蹲报点名,恶警邓羽指使犯人尚桂英、赵丽丽将我用腿冷不防绊倒。拽起来再绊倒,一直持续两个多小时,直到把我摔的起不来为止,赵丽丽累的坐在料桌上,喘着粗气,我全身上下摔的紫青色,喘气内脏都疼。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八点,我正在床上发正念,犯人王淑芝用脚扒开我的手,犯人林桂珍站在床边,双手把着床栏杆,用左脚蹭我的阴部,一边说着下流话,真是无耻。

二零零六年五月某日,狱警蹲报点名,两犯人强行将我摁倒在地,犯人管淑华趁机上前将我左手手心向上,用膝盖将我左手用力捻来捻去,疼的我问她:我与你何怨何仇,你这样对我。她捻了好半天才停下来。我的手背又肿又青,左手攥不上拳。

另外,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犯人万艳杰、马立新、杨子尧、李百娣、于春艳、付丽敏将胡爱云拖入监舍床上强行灌食,狱内医院通知监区长说胡爱云心脏不能强行灌,但狱警刘小芳扬言强行灌,不行就送医院。胡爱云至今一直遭受迫害。

参与迫害的恶警:

林松 哈尔滨市阿城民主派出所民警
王晓丽 七监区监区长 警号 2320061
陶丽丽 一监区监区长 警号 2320133  72年出生
崔红梅 狱侦科科长          63年出生
刘志强 2008年4月 任女监狱长
夏凤英 原一监区 监区长       63年出生
邓羽  一监区狱警  警号 2320346   30多岁
周莹        警号2320550

参与迫害的犯人:
万艳杰 65年出生 杀人 12年 哈市道里
杨子尧 65年出生 诈骗 11年 鸡西市鸡冠区
李百娣      诈骗 8年 哈市松北区
马立新 69年出生 杀人 12年 双鸭山市宝青587农场
付丽敏 68年出生 伤害 11年 黑龙江省五常
王洪洁 86年出生 抢劫 6年 河北苍州人
于春艳 73年出生 贪污 无期 伊春市林城小区2005年6月入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5/哈尔滨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范国霞的事实-234538.html

2010-07-19: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哈尔滨市阿城区几年来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1人。其中11人在大庆监狱,7人在女子监狱,6人在呼兰监狱;有3人在长林子劳教所;5人在阿城看守所。

一、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20、范国霞,女,40多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邪党迫害以来,她曾去北京证实大法。后来因讲真相被抓,于 2003年4月30日被非法判7年,5月15日被非法送入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2000年12月5日晚,阿城市民主派出所5个恶警私自闯进小范家,还硬将她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把她非法送进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向家人勒索2000元钱,才于12月28日把小范释放回家。2001年11月26日晚上9点,阿城市民主派出所恶警又到小范家无故抓人,当时她不配合恶警,以恶警林松为首的4人强行把她抬走,还非法抄家。当天晚上恶警折磨小范坐铁椅子,手脚都绑上,一直折磨到天亮,又把她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恶警对小范拳打脚踢。2001年12月12日被无条件释放。2002年12月6日,小范去偏远的尚志市黑龙宫村发真相材料,被当地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尚志,直到2003年1月29日才通知家属。2003年4月30日不法人员非法开庭判了她7 年,5月14日通知家属见面,并勒索300元钱,5月15日把她非法送入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2005-07-20: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仍在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3 月14日下午1点多,在干警吕翠君、岳秀凤的带领下,六十多个犯人从车间返回监舍,将监舍内五楼西侧各屋的大法弟子强行裹挟到卫生间隔壁空屋。从14日开始的几天内,大法弟子只要有做单盘、双盘或手在胸前立掌、在腹部结印等姿势的,李丽、郝伟、张帆、王丽颖、温某等犯人就会一拥而上,搬、拽、踹、踩、掐大法弟子的手、脚等处,侵犯大法弟子的人身权利。郝伟、温翠等甚至还坐在大法弟子的腿上,使用最下流的语言嘲笑、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造谣诬陷大法弟子。郝、温等犯人还时时大声威逼其他犯人效仿她们对大法弟子施暴。

陈伟君、于秀英、高秀珍、高桂珍、张静、关淑玲、徐景凤、张小波、张林文、张立萍、张淑芬、姚玉明、刘学伟、范国霞、徐家玉等大法弟子受到严重身心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551.html

2005-04-30: 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恶警勾结刑事犯人残害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申诉状
……
哈女监一监区二队五楼
大法弟子:张晶、陈伟君、张林文、于秀英、徐景凤、高桂珍、张淑芬、高秀珍、刘学伟、徐佳玉、张丽萍、范国霞、张小波、姚玉明、关淑玲

2005年2月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30/100689.html

2005-04-18: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部份大法学员名单

一监区:王居艳、关淑玲、张晶、张林文、张晓波、王涛、宋青、姚玉明、范国霞、徐景凤、高桂珍、陈伟君、刘淑芬、刘春兰、宋立彬、潘华、朱相芹、耿亚芬、张丽、王淑霞、谢雅芹(狱中得法)、高井梅、张峰、王玉芹、刘学伟、于秀英、李红霞、张淑芬、徐家玉

二监区:冯海波(1995年在狱中得法)王金月、王淑珍、王桂丽

五监区:丁彧、张淑芹、冯淑荣(狱中得法)、朱秀敏、李庆珍、吕迎春、李桂花

七监区:任淑贤、王洪杰、刘洪霞、付桂春、王法娟、胡桂艳、文杰、伍丽君

八监区:赵欣、王爱华、张艳芳、朴英淑、吕玉君、关英新、商秀芳、李秀华、贾淑英、徐有芹、韩英、闫慧娟、王建平、王洪洲

九监区:张淑哲、刘坤、付立华、张桂兰、王玉华

病号监区:吕淑芹、王淑荣、汤恒芬

集训队:胡爱云、闫春玲

2005-02-09: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一监区是监狱酷刑迫害的典型,仅2004年给大法弟子用酷刑多达五、六次。5月以前被吊过的大法弟子有耿亚芬、于秀英、张丽萍、关淑玲、范国霞 等多人。7月中旬,陈伟君因不参加点名,关红英等几名犯人在监区长崔红梅的指挥下给她上大挂,一监区大法弟子王淑霞、潘华、刘春兰可以作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0.html

2004-05-09: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严管中队,着重对新入狱的大法弟子下手。劳教所现在高分招犯人,看管大法弟子,每天早6点码到10点,具体情况不详。主管人是肖林、吕晶华,这两人的老婆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不断增加。
下面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近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2004年3月2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的37 名大法弟子坚决反对佩带犯人胸卡之事,因为自己无罪,是被非法关押,被副监区长夏凤英强行带回监舍進行严管,施以体罚。在几平米的小屋内码坐了37 名大法弟子,个个腿不能动、话不能说、一个挤一个坐都很难坐下,然后让7名至8名刑事犯進行看管,一天早6点至晚8:45分只两次让上厕所。恶徒们的语言之恶毒、言辞之下流,不堪入耳。

3月9日早上吃完早饭(粥、馒头),9点多钟,相继有几个大法弟子要求上厕所,刑事犯不允许,让她们报告狱警,她们不去。最后大法弟子齐声背法,这时刑事犯去告诉警察、并没有提我们上厕所之事,只说我们又闹事了,这时狱警孙剑進屋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王丽萍(56岁)、谢亚芹(51岁)大法弟子三个大嘴巴。当时大法弟子都站起来理论,但恶警已经失去理智,有大法弟子提出说现在不是人性化管理、人情化管理吗?我们现在要求方便这是正常权利,你再管也不应该不让我们上厕所呀?

可恶警却说,人性化、人情化管理不是对你们,是对刑事犯。这时法轮功学员范国霞站起来和恶警说理。恶警说你不是犯人为什么还穿囚服、有能耐你脱呀?脱呀?脱?用手一下一下往范国霞身上点。这时范国霞就把衣服脱了。恶警又要把范国霞拽出去行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都不允许。后来恶警让记名,学员们怕范国霞受迫害就都把劳改服脱了。这时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回监舍说是要找学员代表谈话,但实际上把车间刑事犯弄回来了有30多人吧,把学员们强行拽开、强行穿衣服带胸卡。有的大法弟子因事情没解决坚决不穿,被用绳子的、铐子的背铐床下坐在地上一夜没睡。

第三天,大队长又用这些犯人给大法弟子上大挂,两个胳膊背铐到上铺床栏上,有的大个的脚尖能着点地,小个的根本挨不着地,其手段之狠毒。大法弟子一个个地被吊昏过去,一个个地呕吐,一天一夜之中昏迷无数次。

与此同时,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大法弟子由于炼功被用狗连裆式的铐法铐在走廊地上6天5夜不让睡觉。其间白天黑夜都不让睡觉。恶徒们有扒眼皮的,有敲盆的。七监区大法弟子因炼功有人被打得一会抽一会昏迷,种种种种迫害在每个监区都有发生。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很想炼功,可是我们刚往起一坐就被铐上了、非打即骂、无休止地迫害。

3月1日,八监区15名大法弟子脱去衣服,刘丽萍、丁玉、张树哲被连拖带拉非法关進小号,剩下的12人双手被绑坐在地上,一天24小时不许睡觉、被刑事犯轮班严管,并且封锁消息,监区长张春华对刑事犯说:“谁跟法轮功说话就撕烂你们的臭嘴。明白真相的刑事犯都不愿按照狱警的安排看管法轮功学员,可狱警却说谁不看就扣谁三个月的分,并利用给高分等手段利诱刑事犯。

3月4日又有3名大法弟子脱去囚服。4日住在四楼的18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对脱去囚服的大法弟子的迫害。监狱口口声声体现人性化,各监区仍在歧视、迫害大法弟子,狱长徐龙江、刘志强有责任。

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的沈景娥因炼功被监区长康亚针、吴雪松等5、6个狱警殴打。恶徒康亚针用拳头打沈景娥的头部、吴雪松用皮鞋踢她的乳房和胳膊等处,前胸和胳膊都被踢青。沈景娥没炼功前是乳腺癌,淋巴癌扩散,经天津、牡丹江等各大医院确诊,已经没有医疗价值了,在绝望中炼了法轮大法救了她。2003年4月份沈景娥因炼功被副监区长崔艳殴打,然后被吊到床上,之后眼睛经常看不到东西,全身疼痛,满地打滚。当时被打得尿裤子,现在又全身疼痛,脑子里面抽,抽的嘴歪、脸也变形,抽时那种痛苦、惨叫的声音,惨不忍睹。

现在监区长和其他狱警都不承认是它们打沈景娥。因大法弟子多次找她们提出解决这个问题,有的绝食抗议,监区长康亚针、副监区长崔艳把沈景娥叫到办公室,進办公室后康亚针就又开始打沈景娥,特意找茬说炼功就打你,打得沈景娥回屋又开始抽。狱警们为了推责任,女监医院说沈景娥不是癌症,大法弟子不管身体有什么病,只要送到女监她们都收。

在这种邪恶的场中,大法弟子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承受着残酷的迫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聚集了几千名刑事犯,狱警在后面指使或威逼刑事犯打骂、侮辱、铐、用刑对大法弟子犯罪。对绝食的大法弟子,恶徒们把皮管全部插到胃里,管子在胃里扎胃、烧胃,使人呼吸非常困难,然后把人扔到都是水的水房里。

以上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的片段,更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因为劳教所封锁了消息。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随时面临迫害,希望家人亲属都到监狱声讨要求见面、了解情况。

2004-03-10: 大法弟子王丽萍于2月中旬在发放真象资料时被——哈尔滨市公安局恶警恶人非法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0/69570.html

2001-11-14: 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 (续)
范国霞,女,其身份证于7.20后被民主派出所恶警察林松非法没收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19636.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二队监舍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8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