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营口 大石桥市 >> 梗春龙(耿春龙), 男, 4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石桥市虎庄乡前台村
有关恶人: 狱政处处长—史英、三监区监区长—×贺喧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08
家庭成员: 儿女: 梗春龙(耿春龙) 耿春龙的姐姐
夫妻/父母: 耿春龙母亲
女婿: 耿春龙的姐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2: 十年青春狱中过 辽宁大石桥耿春龙控告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耿春龙,四十二岁,辽宁省大石桥市虎庄镇前台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迫害后的十六年中,耿春龙被多次骚扰、绑架、关押、抄家、被非法判刑十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今年七月,耿春龙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对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已被两高签收。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之初,耿春龙只有二十六岁,正值人生风华岁月,耿春龙说:“我的青春整个都是在被非法关押和十年冤狱中度过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仅给我身心造成极大伤害,也给我的家人和亲人精神造成巨大痛苦,经济造成重大损失。我的父亲因我和母亲被迫害心灵承受巨大的痛苦,于二零零一年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含冤离世。我结束冤狱回家时,家中已经是一贫如洗。因当地派出所在‘610’操控下仍对我不断骚扰,我被迫离家,至今仍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以下是耿春龙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我多次被大石桥市虎庄派出所上门骚扰、绑架,抄家,前后七、八次被送到大石桥市拘留所关押,每次都是十五天,每次五百元的伙食费,共计人民币四千元左右。在拘留所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窝头,遭严管迫害。被大石桥市拘留所白所长用塑料管子抽打,疼痛难忍。

脸被打的变了形

我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和母亲、姐姐、姐夫、外甥女依法进京上访。在信访办,我们被当地派出所(大石桥市虎庄乡派出所、大石桥市官屯派出所)的截访人员绑架到一个宾馆。我和另外一名大法弟子陆国柱关在一起,戴着背铐。到了晚上他们开始对我施暴。有个叫张海深的警察问我“上访前在哪住的?”我就说了一句“我不能说”,他就开始打我。用拳头猛打我的脸,他还用画报纸垫在我的脸上打,说这样打我,别人看不到有伤。他不停地打我,打累了歇一会儿再打。一直打我到半夜十二点。我被打得满脸是血,满身是血。打得血溅了一墙,张海深就去擦。擦血的时候我看他手都在发抖。

第二天早上我的脸已经被打的变了形,整个脸肿了起来,眼睛肿成一条缝,里面都充血了,几天看不清东西。更卑鄙的是第二天早上,他们竟然强行将我带到我的母亲、姐姐、姐夫和我七岁的小外甥女面前。她们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我使劲把眼皮睁开一点缝,解释的笑道:没有事儿。小外甥女先前可能都没认出我,听见我说话才喊“是我舅舅!是我舅舅!”我知道我的亲人看到我被打的样子不知道有多揪心,还有我的小外甥女,那年她才七岁,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第二天我们被送回营口大石桥市,直接被关进大石桥市拘留所,十五天后我被劳教两年,我母亲被劳教一年,我被送到营口市劳教所。

在营口市劳教所遭迫害

在营口市劳教所我遭受了更严酷的迫害。刚去的时候被关进“严管队”,犯人头叫李海明,在狱警的指使下挨个暴打。后来我被分下队,到“手工艺监区”(做的都是出口外国的有毒的手工艺品),犯人头叫曲德胜,受狱警丁长山指使不让我们睡觉,让我和李海东干了一宿活,因为没干完,第二天早上,曲德胜趁我蹲着擦地时用拖布把猛戳我的后腰。我没防备,差点背过气去。还有尾道工序的犯人头王登辉经常挑我干活的毛病,总是打我嘴巴子。

父亲悲愤离世

在这期间当地邪党“610”联合大石桥电视台记者拿着录像机和摄像机到我家找到我父亲“采访”。让我父亲说我和我母亲被劳教是因为炼法轮功炼的。当时我老父亲气愤难当,明明是他们迫害好人却要栽赃陷害给法轮功。我父亲把他们撵走了。我和母亲被迫害我的父亲上火,心力交瘁,在我被非法劳教期满的前半年时间,才五十多岁的父亲带着对我和母亲的牵挂悲愤离世。二零零一年秋天,我结束二年非法劳教回到家。

刚到家的第二天晚上大半夜,大石桥市虎庄派出所所长赵廷洋带领七、八个警察闯到我家再一次把我和我母亲强行绑架、抄家,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东西扔满地。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拿走。我母亲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屡遭迫害,父亲离世了,我的母亲又被非法劳教,我的身心受到的伤害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

遭“死人床”酷刑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七日,营口市公安局设“圈套”在大石桥再次把我非法抓捕。被劫持在营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他们把我铐在床板上,一个叫罗利剑的狱警将我四肢固定成“大”字形锁在板床上(酷刑的一种——死人床),吃喝拉撒全不让起来,当时心脏剧痛,痛的我咬牙、头不停的晃“啊!啊!”大叫,要死了的感觉。他们不但不管,还说我是装的。两天之后才把我放下来。之后我每天被逼“坐板”,不准动,一坐就是一天。我被迫害出现低血钾的症状,腿不好使,站立不住,每次站起来就又跌倒在地上,手脚都不好使,躺着翻身都费劲。这种情况持续好几个月时间。后来,坐地上就起不来。狱警罗利剑还说我是装的,安排人监视我。

在营口市看守所被关押十三个月后,营口市公、检、法相关部门互相勾结罗织罪名,在没有通知我家属的情况下,在看守所对我非法开庭。我当众陈述“我修炼法轮功没犯法,因为我没有伤害任何人”。当时在场的没有人吱声,后来我被冤判十年重刑。

十年冤狱,九死一生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我被转到辽宁省瓦房店市监狱“入监队”集训迫害。期间,不让洗脸、不让洗澡,人挨人睡,虱子乱爬,越繁殖越多,还干那些带色素的手工艺活,污染很大,对人体非常有害。三、四个月后被转到辽宁省抚顺市青台子监狱二监区迫害。被狱警指使犯人监视我,随时汇报我情况。

到了二零零六年,加重打压,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安排犯人包夹(就是两个犯人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称“三人行动组”,被24小时监视。“包夹”为了减刑,讨好队长,昧着良心,就挣减刑分。逼我们每天坐板凳,不让动,不许和别人说话,除了去厕所其它时间不许起来。每天记录:吃饭时间、去厕所时间、睡觉时间,然后汇报,没有一点自由,简直没有人性。这样的折磨整整持续了一年的时间。我还曾被犯人李含超拳打脚踢,打倒在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我被转到沈阳第一监狱七监区迫害。在沈阳第一监狱因反迫害几次被关“小号”,犯人给我送进去的被子,杂役把被子撕开检查看里面有没有东西,被关小号期间还不让吃饱饭,只给喝一点玉米面稀粥。还经常提审恐吓,坐铁凳子。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我刚从小号被大队长路明、狱警王成吉、姚廷卫带出来,他们又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手、脚、腿、身体都束缚住),让我写“转化书”、“保证书”等五书。他们把我关在一间漆黑的小屋,窗门都用黑棉门帘挡住,然后用一个强光灯照烤我的眼睛。前边放着污蔑大法的电视,旁边摆着一个桌子,桌上放着水果是供他们吃的,还放了三四根短粗的高压电棍,是给我准备的。地下还有插排,随时给电棍充电。狱警指使的犯人耿博洋(家在沈阳北站附近)、程国新(家在胡台),还有丁一(无期罪犯),轮流拍我脖子和拳打我肋骨,不让我睡觉。几小时专打肋骨的一个地方,用拳头猛劲磕,被打的地方出现红肿且奇痛难忍。他们轮班睡觉,睡醒就来折磨我,我感觉度秒如年,生不如死。他们打我,还让我睁开眼睛看电视,看我40小时没反应,就开始用电棍电击,我被电的浑身冒汗,他们一边电击我一边用卫生纸和毛巾给我擦汗。看我被电的样子他们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人性全无。大队长路明、狱警王成吉、姚廷卫轮班电我(姚廷卫自己说给他加班费一小时40元)。我的两个手背、两个小腿肚子早已经电糊了,肿的老高,被电的地方出现许多大水泡,有的冒水。狱警队长姚廷卫端来一盆水,逼我把脚伸进水盆里,想往水里放电,通电后电遍全身。我拼命挣扎,把水盆蹬翻,他们才放弃。我大概被电了八、九个小时,电棍换了不知道多少根,没电了就又充电,还有犯人程国新也拿电棍随意电我脖子、脑袋,恶毒至极。

冤狱十年,九死一生。期间身体上所遭受的迫害只能表达出一小部份,而对我精神上的迫害是用语言所无法表达的。我今天还能活着没被迫害致死、致疯已经是万幸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结束了十年冤狱的我回到家中。去当地虎庄派出所办身份证,身份证还被片警郭纯善扣压,二年多了至今未还。让我到虎庄乡派出所抽血,签字,否则不给我身份证。姐姐去派出所要我的身份证,他们不给,又到大石桥市公安局去要,公安局也不给,姐姐说“你们这么做是违法”,他们说“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真是求公道无门啊!

迫害并没有因为我从监狱出来而结束,还在继续着,大石桥市虎庄乡派出所的警察还几次找上门来让我去签字、抽血。因为没有身份证,找工作就特别难,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也给我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压力。我至今仍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2/十年青春狱中过-辽宁大石桥耿春龙控告江泽民-319022.html

2015-08-23: 亲人相见不相识 多少酷刑加身上(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亲人相见不相识-多少酷刑加身上(上)-314531.html

2015-07-27: 辽宁省大石桥市耿春龙陷冤狱十年 九死一生

辽宁省大石桥市虎庄乡今年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耿春龙,被非法判刑十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整个青春都是在拘留所、戒毒所、劳教所、监狱中度过的,至今仍有家不能回。

下面是耿春龙自述他的经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6/辽宁省大石桥市耿春龙陷冤狱十年-九死一生-313089.html

2013-05-3:2013年4月26日辽宁省大石桥市大法弟子耿春龙结束十年冤狱,被家人平安接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3/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2704.html

2011-12-25: 部份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优秀教师奚常海,六十四岁,被非法判刑12年,现在身体状况不好,有高血压,糖尿病,视力减退,每月近四千元的退休金也被610非法剥夺了,现关押在二监区,监狱不予保外。何中元:89296190 手机:15698801618刘一:89296381

教师柳艳涛,男,四十岁左右,被非法判刑十年左右,他不配合警察的迫害,不穿囚服,现被关押在二十一监区:张泽:89296379,王正义:89296346 手机:15698802626

杨瑞华,五十岁左右,被关押在九监区
耿春龙,四十五岁左右,被关押在十一监区
黄刚,三十五岁左右,被关押在八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5/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0991.html

2011-04-16: 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关押情况
七、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四名):

董斌(营口鲅鱼圈区)、毕世君(营口鲅鱼圈区)、沈光海(营口鲅鱼圈区)、王身伦(营口鲅鱼圈区)

八、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三名):

白洪武(大石桥官屯)、王长顺(大石桥南楼)、杨国谦(大石桥)

九、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医院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巩恩荣(盖州)

十、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耿春龙(大石桥虎庄乡)

十一、关押地点不清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赵兰华(盖州)

十一、情况不明的法轮功学员(二名):

陈秀英、王荣兰。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两人被鲅鱼圈红旗镇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第三看守所,以后具体情况不详,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关押情况-239115.html

2011-01-30: 法轮功学员李尚诗、耿春龙等正在沈阳市一监狱遭受迫害

原来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一监狱三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李尚诗、耿春龙,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现在被带到严管区正在被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0/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49.html#11129221838-1


2010-11-28: 法轮功学员耿春龙等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

沈阳第一监狱三监区队长董贺轩伙同狱政处长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耿春龙、李尚诗等三名学员实施饿、不给吃饱,在精神上身体上长期进行摧残,长期关小号体罚,近期三名学员身体十分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8/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3022.html#101127232645-1

2006-02-23: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抚顺市第二监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抚顺市第二监狱(青台子)迫害大法弟子,现在被押小号一律戴手铐、脚镣,长达几个月,早6点到晚8点吃不饱饭。

耿春龙,34岁,大石桥市虎庄乡前台村,被非法判刑10年。姐电话 0417─5359110 1394075153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3/121414.html

2004-04-28: 辽宁省营口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多年,并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惨无人道的人身摧残,曾有多名大法弟子被打伤,38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伟的两乳头被犯人用钳子剪掉。大法弟子遭受酷刑、毒打,身心健康随时受到威胁,并被迫长期劳动,有时整宿干活不让睡觉。
该看守所虽然更换过所长,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未减少。

38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伟,2003年7月被绑架到看守所,遭钉炕板、戴镣子、戴嚼子、管教及犯人的多次毒打,曾造成头部、胸肋部多处受伤,下肢及膝关节严重肿胀,双眼视物不清,视物时眼前总有一层咖啡色膜状物,并经常遭犯人、狱医、管教的恶毒谩骂,身心伤害极为严重。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有头痛,难以忍受的胸闷、胸痛及重度的恐惧感,常整宿睡不着觉,多次被强迫送医院检查、打针治疗,生活曾一度难以自理。

即使这样,李伟经常遭犯人的人格侮辱,犯人为拿他取乐,曾往他眼里、鼻子里、睾丸等处抹辣椒油,用手掌猛击其双眼并使后脑勺撞击到墙上(他们叫“满天星”),将其撞晕后,两个人把他架起来,用蹲屁股蹲的方式反复多次将其蹲醒,或用脚踹睾丸等手段,并残忍的用钳子将他的两乳头剪掉。浑身多处被剪破,连睾丸也被多处剪破,脓血流了一裤子。

恶徒们还用盛满开水的盆子烫李伟的胸、腹部,用打火机烧他的手、脚等手段折磨他。还强迫他参加看守所内的劳役,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

4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宝金,2002年被绑架到营口第一看守所,因坚持在看守所炼法轮功,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多次毒打,多次被钉在炕板上,最长达半月之久,身心遭严重摧残,后因胸部被打成外伤性胸膜炎,伤势危急,在看守所天天打针输液治疗数月,后被非法判刑十年。

62岁的老人梗菜宾,2003年六月被绑架到看守所,因在看守所内坚持炼功,遭恶警用皮带毒打,浑身被抽得多处青紫。该老人在看守所经常被强迫熬夜干活,每天睡眠很少,却仅能完成半数份额,晚上被强迫替别人值班,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32岁的梗春龙,2003年七月被绑架到看守所,被强迫钉在炕板上2天,被罗姓管教多次威胁:“再顽固不化,就继续把你钉在炕板上。”他在看守所因缺衣少食,多次求助于同修,每次均遭恶警阻拦,借口是看守所有规定,不允许相互联系……,被非法判刑十年。

另有一女法轮功学员,得知几位大法弟子缺衣少食的情况后,主动掏钱买来几套衬衣、衬裤分给几位大法弟子,却遭到恶警横加阻拦。

上述列举的几例虽仅为一部份,但从其迫害手段之残忍,伤害之严重,足以看出迫害者邪恶无人性的一面。

犯罪恶警与邪恶犯人名单:
营口第一看守所所长朱英杰、江副所长、任兆云管教。
参与迫害的少数在押犯人:单世瑞、贾国峰、苏胜、郭小明、薛峰、马择奇、任小东、王造刚、于文柏、黄宝杜、王振家、张小辉、庞海威

营口 大石桥市联系资料(区号: 417)

2019-06-01: 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黄土岭派出所(直接非法绑架的单位):0417-5830535
通讯地址: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黄土岭派出所
邮编:115106

薛勇(主要办案人)职务:所长 警号703186
电话:13941737979
张晓旭 (直接绑架的人) 职务:指导员 警号703417
电话:13941764558
赵朗(办案人)职务:副所长 警号703042
电话:13940733665
白玉景 职务:内勤民警 警号703618
电话:15304176998
秦友贵 职务:民警 警号703621
电话:13322313450
包宇 职务:民警 警号703367
电话:13478816947
张久志 职务:辅警 警号FJ7170
电话:13898210222
王振 职务:辅警 警号:DF0389
电话:14704171030
罗晓鹏 职务:副所长
大石桥国保大队:
李警官(主要负责人) 电话:13081701717
大石桥检察院批捕科地址:
辽宁省大石桥市南轩社区 大石桥市检察院 批捕科 负责人(电话不详)
邮编:115100
大石桥检察院公诉科:

王继宁(公诉科科长)电话:13500471006
孙长友(公诉人)电话:0417-691623
李洪胜(公诉人)电话:0417-6916623

2019-05-23: 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黄土岭派出所(直接绑架的单位):0417-5830535
通讯地址: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黄土岭派出所
邮编:115106
薛勇(主要办案人)职务:黄土岭派出所所长 警号703186
电话:13941737979
张晓旭 职务:指导员 警号703417
电话:13941764558
赵晓刚 职务:副所长 警号703042
电话:13940733665
白玉景 职务:内勤警察 警号703618
电话:15304176998
秦友贵 职务:警察 警号703621
电话:13322313450
包宇 职务:警察 警号7033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