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邓立娟 (邓丽娟) ,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
有关恶人: 青山乡派出所所长恶警张德志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5-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郑福祥 邓立娟 (邓丽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28: 吉林省榆树市邓丽娟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腊月二十七),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被敦化市法院非法冤判三年,邓丽娟不服,当场要求上诉。宣判时即没有通知家属也没通知家属给邓丽娟聘请的律师,宣判后才通知家属,严重的违背法律程序。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延吉龙景法院处对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进行了非法庭审,参与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周济民,审判员王翠玲,公诉人梁二胜等。

法院拒绝邓丽娟请的律师为她辩护。当邓丽娟问:“我的律师来了吗?”王翠玲谎称:“律师不给你辩护了。”在之前为此事家属曾找法官理论,“我们花那么多钱请的律师,为何不允许辩护?”法官说:“这是610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家属找到敦化市610的人,他们说“这是省里的决定,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结果,法官在法庭上公然说谎。

审判员问邓丽娟还炼不炼了,邓回答:“我原来是淋巴癌患者,就是炼法轮功好的。”

邓丽娟还讲述了她刚被绑架时遭到敦化国保大队警察酷刑的过程,“当时不让我睡觉,给我坐老虎凳,往我身上浇凉水,薅掉我很多头发,新长出来的都是白头发。”

邓丽娟还说:“当时要把我送看守所时,给我检查身体,发现我得过淋巴癌,身体不合格,拒收,一个他们叫他强哥的警察,跟他们嘀咕了什么,就把我收下了。”

邓丽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邓立娟和丈夫郑福祥为了说句公道话,遭受残酷迫害。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邓丽娟在敦化市某小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敦化市巡警绑架,遭到巡警王飞宇、张志强的酷刑折磨,把酷刑折磨形成的逼供材料报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检察院办案人员叫梁二胜,把所谓案件推到法院安排进一步迫害。

家属为邓丽娟请了北京律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律师分别到敦化检察院、法院办理了相关手续,会见了邓丽娟并顺利阅卷。

二零一六年一月,法院和律师商量开庭时间,因为律师忙,商量往后延一延,法院当时也同意了。后来律师再和法院沟通时,法院却以律师不是本地律师为由,阻止律师出庭辩护。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家属去敦化法院找到法院分管此案的法官王翠玲了解情况,王翠玲却说她说了不算,是律师同意退出的,还说邓丽娟也同意。当时邓丽娟的老父亲说,我们昨天还和律师联系,律师没有退出,为什么不许我们请律师,我们请的律师是律师,你们派的律师也是律师,怎么就得用你们派的呢?王翠玲说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还说这是上边(吉林省政法委610)规定的。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亲属和律师再一次来到敦化,会见邓丽娟时,邓丽娟说没同意法院派律师。到法院找王翠玲,王推托有事不见,电话告诉律师找610,律师说610是个什么组织?我和它没有任何关系,我找它干什么?最后王翠玲说让610找你。

聘请哪位律师为当事人辩护,是法律赋予当事人及家属的基本权利,可是,堂堂法官不敢按法律办事,听从法外组织的指使,使法律蒙羞,使中国法律形同虚设,沦为迫害善良百姓的工具。

吉林省延边州敦化市公检法对于邓丽娟的案子拖了这么长时间,看得出来真的是在观望时局,骑虎难下,判邓丽娟有罪吧,还怕将来依法治国走入正常轨道时被追究责任。无罪释放吧,又做不了主。所以就一直在拖着,正赶上邪党回光返照,两高二零一六年末又发了个什么非法的司法解释,才算找到了个借口,才将邓丽娟非法冤判三年。

邓丽娟的案子始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被绑架,一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的被非法冤判,经历了近十八个月的时间,本来是邓丽娟救人的善举,却被邪党搞得这么复杂和繁琐又可笑,但却真真切切的暴露了邪党的扭曲、丑陋的嘴脸与邪恶本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8/吉林省榆树市邓丽娟被非法判刑三年-343669.html

2016-09-23: 吉林省敦化市法院:610不许律师辩护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延吉龙景法院处对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进行了非法庭审,参与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周济民,审判员王翠玲,公诉人梁二胜等。

法院拒绝邓丽娟请的律师为她辩护。当邓丽娟问:“我的律师来了吗?”王翠玲谎称:“律师不给你辩护了。”在之前为此事家属曾找法官理论,“我们花那么多钱请的律师,为何不允许辩护?”法官说:“这是610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

家属找到敦化市610的人,他们说“这是省里的决定,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结果,法官在法庭上公然说谎。

审判员问邓丽娟还炼不炼了,邓回答:“我原来是淋巴癌患者,就是炼法轮功好的。”邓丽娟还讲述了她刚被绑架时遭到敦化国保大队警察酷刑的过程,“当时不让我睡觉,给我坐老虎凳,往我身上浇凉水,薅掉我很多头发,新长出来的都是白头发。”邓丽娟还说:“当时要把我送看守所时,给我检查身体,发现我得过淋巴癌,身体不合格,拒收,一个他们叫他强哥的警察,跟他们嘀咕了什么,就把我收下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3/吉林省敦化市法院-610不许律师辩护-335394.html

2016-07-23: 丈夫被迫害致死 邓丽娟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延边州敦化市法院办案人通知邓丽娟家属说是要在本月十九日星期二在龙井市法院庭审,给家属三个旁听名额,邓丽娟老父亲和两个弟弟正准备十八日启程去龙井,当天早晨敦化市法院办案人通知家属不审理了。

邓丽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邓立娟和丈夫郑福祥为了说句公道话,遭受残酷迫害。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种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邓丽娟和陈秀云在敦化市某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敦化市公安局巡警大队绑架,关在敦化市公安局。警察张志强、王飞宇在非法审讯时,酷刑折磨这两位妇女,采取熬鹰方法,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在铁椅子上,睡觉就用凉水浇醒,打嘴巴,薅头发,直到八月六日,连续施用酷刑折磨她们。一个别人管他叫“强哥”的人带头施行酷刑折磨。然后把她俩关进拘留所。

警察把用酷刑折磨取得的黑材料作为“证据”,送到敦化检察院,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名义批捕,捆绑检察院、法院不明真相的人员共同违法犯罪。检察院办案人员叫梁二胜,把所谓“案件”推到法院安排进一步迫害。

家属为邓丽娟请的北京律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分别到敦化检察院、法院办理了相关手续,会见邓丽娟并顺利阅卷。二零一六年一月,法院和律师商量开庭时间,因为律师忙,商量往后延一延,法院当时也同意了。后来律师再和法院沟通时,法院却以律师不是本地律师为由,阻止律师出庭辩护。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家属去敦化法院找到法院分管此案的法官王翠玲了解情况,王翠玲却说她说了不算,是律师同意退出的,还谎说邓丽娟也同意。当时邓丽娟的老父亲说,我们昨天还和律师联系,律师没有退出,为什么不许我们请律师,我们请的律师是律师,你们派的律师也是律师,怎么就得用你们派的呢?王翠玲说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还说这是上边(吉林省政法委610)规定的。

三月二十五日,亲属和律师再一次来到敦化,会见邓丽娟时,邓丽娟说没同意法院派律师。到法院找王翠玲,王推托有事不见,电话告诉律师找610,律师说610是个什么组织?我和它没有任何关系,我找它干什么?最后王翠玲说让610找你。

聘请哪位律师为当事人辩护,是法律赋予当事人及家属的基本权利,可是,堂堂法官不敢按法律办事,听从法外组织的指使,使法律蒙羞,使中国法律形同虚设,沦为迫害善良百姓的工具。

现政府不断强调“依法治国”,“错案追究问责制”。许多公检法司人员都知道迫害法轮功的案件没有任何依据,都是江泽民和“610”一手操控的,各地高官和司法警察都在纷纷默默地同情和支持法轮功学员。延边州敦化市的相关人员,你们还在观望什么?立即释放无辜好人邓丽娟,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才是个明智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3/丈夫被迫害致死-邓丽娟被非法关押近一年-331776.html

2016-03-29: 吉林省敦化市法院阻挡律师为邓丽娟辩护

榆树市大法学员邓丽娟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快八个月了。敦化法院受610特务组织控制受理对她的指控,并想阻止律师为邓丽娟辩护,法官用说谎、欺骗的方式来对付当事人及家属。

家属为邓丽娟请了北京律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律师分别到敦化检察院、法院办理了相关手续,会见了邓丽娟并顺利阅卷。

二零一六年一月,法院和律师商量开庭时间,因为律师忙,商量往后延一延,法院当时也同意了。后来律师再和法院沟通时,法院却以律师不是本地律师为由,阻止律师出庭辩护。

三月十七日,家属去敦化法院找到法院分管此案的法官王翠玲了解情况,王翠玲却说她说了不算,是律师同意退出的,还说邓丽娟也同意。当时邓丽娟的老父亲说,我们昨天还和律师联系,律师没有退出,为什么不许我们请律师,我们请的律师是律师,你们派的律师也是律师,怎么就得用你们派的呢?王翠玲说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还说这是上边(吉林省政法委610)规定的。

三月二十五日,亲属和律师再一次来到敦化,会见邓丽娟时,邓丽娟说没同意法院派律师。到法院找王翠玲,王推托有事不见,电话告诉律师找610,律师说610是个什么组织?我和它没有任何关系,我找它干什么?最后王翠玲说让610找你。

聘请哪位律师为当事人辩护,是法律赋予当事人及家属的基本权利,可是,堂堂法官不敢按法律办事,听从法外组织的指使,使法律蒙羞,使中国法律形同虚设,沦为迫害善良百姓的工具。

邓丽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邓立娟和丈夫郑福祥为了说句公道话,遭受残酷迫害。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邓丽娟在敦化市某小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敦化市巡警绑架,遭到巡警王飞宇、张志强的酷刑折磨,把酷刑折磨形成的材料报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检察院办案人员叫梁二胜,把所谓案件推到法院安排进一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9/吉林省敦化市法院阻挡律师为邓丽娟辩护-325968.html

2015-12-10: 吉林敦化市巡警张志强、王飞宇折磨俩善良妇女

吉林敦化市公安局巡警张志强、王飞宇执法犯法,酷刑折磨邓丽娟、陈秀云,并把构陷编造的黑材料送到敦化检察院,图谋加重迫害。

2015年8月4日晚上,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和陈秀云在敦化市某小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敦化市公安局巡警大队绑架,关在敦化市公安局。警察张志强、王飞宇在非法审讯时,酷刑折磨这两位妇女,采取熬鹰方法,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在铁椅子上,睡觉就用凉水浇醒,打嘴巴,薅头发,直到8月6日,连续施用酷刑折磨她们。一个别人管他叫“强哥”的人带头施行酷刑折磨。然后把她俩关进拘留所。

十三天后, 陈秀云因身体原因家属交三千元钱保证金取保候审;邓丽娟被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至今。恶警把用酷刑折磨取得的黑材料作为证据,送到敦化检察院,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名义批捕。这个由公安局构陷的冤案企图往下延续,捆绑检察院、法院不明真相的人员共同犯罪。

邓立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因为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修炼,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电视广播铺天盖地开始打压、造谣污蔑大法。丈夫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酷刑折磨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邓丽娟和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讲真相发资料时,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动用酷刑逼供,邓丽娟的头发被薅掉一大把。据悉,邓丽娟被迫害的昏死过去后,恶人往身上浇凉水,才苏醒过来。两人又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陈秀云被放回,邓丽娟继续遭非法关押迫害。邓立娟的老父亲去要人,没能要回来,也没能见到女儿。

目前, 构陷邓丽娟、陈秀云的黑材料仍在敦化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0/吉林敦化市巡警张志强、王飞宇折磨俩善良妇女-308086.html

2015-11-29: 吉林榆树法轮功学员邓丽娟遭迫害近况

吉林敦化市公安局将构陷榆树法轮功学员邓丽娟的案子第二次递交到敦化市检察院,家属聘请的北京律师已经介入,顺利阅卷,会见当事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9/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三)-319824.html

2015-11-16: 吉林榆树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被非法批捕

吉林长春市榆树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在敦化市散发大法真相被绑架,现在案卷移交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敦化检察院最近将案卷返回公安局补充材料,面临第二次递交检察院,听说:“还要越级办案,要上报递交到延边州检察院审理”。邓丽娟的老父亲东奔西走于敦化和延吉之间,强烈要求释放女儿,盼望早日与女儿团聚,可是该找到的地方互相推诿。老人心急如焚,望各界给予关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6/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9207.html
2015-10-25: 吉林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被非法批捕
吉林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在敦化市散发大法真相被绑架,现在案件移交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现在回公安局补充材料,面临非法开庭,家属欲请正义律师为其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5/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8080.html#151024235213-66

2015-10-13: 丈夫被迫害致死 吉林榆树市邓立娟又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八月,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和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讲真相发资料时,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动用酷刑逼供,邓丽娟的头发被薅掉一大把。据悉,邓丽娟被迫害的昏死过去后,恶人往身上浇凉水,才苏醒过来。

两人又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陈秀云被放回,邓丽娟继续遭非法关押迫害。邓立娟的老父亲去要人,没能要回来,也没能见到女儿。

邓立娟的丈夫郑福祥在长春苇子沟、奋进、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酷刑折磨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当时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儿子才十三岁,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后来不幸车祸死亡……

邓立娟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出生,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人,因为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修炼,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电视广播铺天盖地开始打压、造谣污蔑大法。邓立娟和丈夫为了说句公道话,進京上访被遣返回榆树,公安局将他们关進拘留所,受非法迫害关押两个月后才被释放回家。那时家里只留下六岁的儿子一人在家,屋里破烂不堪,家里柴、米、油、盐什么都没有了,十分凄凉。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半夜十一点多钟,全家正在熟睡突然听到外边乱喊乱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家门被踹开,原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带领手下警员有马凯、李占民、张文革,司机卞二华等人非法闯入邓立娟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进屋后不由分说把邓立娟和丈夫郑福祥从被窝拽出来,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当时把孩子吓的大哭。他们一边打一边叫嚣要废了郑福祥,一边往郑福祥生殖器上踢,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又拿出皮带(即腰带)抽打郑福祥足有二十分钟。

邓立娟上前制止,他们不听,回首就朝邓立娟打来,然后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折腾完后把邓立娟和郑福祥强行塞進警车关進榆树拘留所半个月后,又转到看守所十天,邓立娟被送進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郑福祥被劳教三年。

邓立娟劳教期满回家后,派出所还经常骚扰,邓立娟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郑福祥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后,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属把人接回,于次日(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含冤离世。

丈夫郑福祥被迫害致死情况

为了揭露江氏邪恶谎言,使无辜的百姓不受蒙骗,郑福祥两次進京证实大法,郑福祥第一次進京上访,被榆树市公安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第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满身疥疮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回家不到半年,身体还没有恢复,因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大法弟子利用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相,在吉林省全面疯狂抓捕大法弟子中,被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及手下恶警夜闯郑福祥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恶警将窗户砸碎,跳进屋里,把郑福祥一顿毒打,拳打脚踢郑福祥头部、胸部、小腹、后背等处。

当时郑福祥被打得躺在地上,喘气费力,被绑架到青山乡派出所,塞到铁椅子里又是一顿毒打。恶警伪造了一份不符合事实的“罪证”,将其送到榆树市公安局进行迫害。公安局国保大队石海林等一伙恶警用电棍电、用拳脚猛击郑福祥的胸部及腹部等多种酷刑迫害,并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郑福祥。在拘留期间,郑福祥仍遭受各种酷刑迫害,郑福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等迫害,拘留所恶警强行灌食,将手指粗的胶皮管从鼻孔插入胃里,灌的都是浓盐水。

郑福祥在拘留所被关押半个月后,又被转到榆树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進一步迫害。

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教育五大队新生班一中队,郑福祥一進屋就有六、七个刑事犯围上来,问他炼不炼,郑福祥毫不犹豫的说炼,紧接着就是一顿毒打,满脸花、窝心拳、脚肘子、耳光、用拳头猛击头部,用铁管子打背部、腰部,当时就打得不能动,喘不上气来,恶警和刑事犯还说是装的,还用电棍等酷刑。打完之后,恶徒将郑福祥衣服扒光说是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经文等,满身伤痕累累,搜完之后,由刑事犯领到洗澡室把门关上,四、五个犯人给洗澡,弄两大塑料桶凉水,用脸盆一盆一盆的往身上浇凉水,从头上开始浇,边浇边问:“你还炼不炼了,转化得了,免得受皮肉之苦。”郑福祥说炼,暴徒又是一顿毒打,打完接着浇凉水,直到水浇完,身上被冰木了,犯人打开窗户说通通风,身上干得快。

当时正是初春,郑福祥冻得直哆嗦,一个多小时后才让穿衣服。暴徒们并威胁说:“炼,我们就天天打你。”回到监舍,郑福祥被迫头顶着墙,手抱着头,两腿下蹲,膝盖并拢不动,蹲完后恶徒叫他坐在塑料小板凳上,天天看污蔑大法录像。

就这样在五大队度过了十多天后,被转入六大队(农田队)。刚到六队,就听见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悲惨喊声。六大队恶警用警棍殴打、用拳脚猛击身体各个部位,然后将衣服扒光,用三角皮带猛抽全身,皮开肉绽之后,拿来盐面往伤口上撒盐,然后用手猛搓,痛苦万分。还用上绳大盘坐在水泥地上等多种酷刑。郑福祥被打成严重内伤,咳嗽,身体极度虚弱,每天还干着超体力的劳动,伤势日益恶化,高烧不退。

在二零零三年六月检查身体是肺结核,被隔离看管。劳教所让家属拿钱给郑福祥治病,家属要求保外就医,六大队恶警及劳教所不顾郑福祥的安危,置之不理。就这样在朝阳沟劳教所又度过了漫长的十个多月,郑福祥被摧残的奄奄一息,口吐浓血。劳教所怕死在里面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通知家属将郑福祥接回。次日(四月七日)早四点郑福祥含冤而死,死时年仅三十五岁。

持续不断的迫害

郑福祥被迫害致死的当天,青山乡派出所所长恶警张德志还带手下开车到他家监视。邓立娟得知丈夫不行了,急忙往家赶,也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派出所听说邓立娟回来给丈夫料理后事,所长张德志又领着手下马凯等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坟地欲绑架邓立娟,邓立娟为了不遭受迫害,又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邓立娟和丈夫两年多没见面,死后连一张纸都没能烧上。丈夫走后,邓立娟被迫流离失所,孩子没钱上学,十三岁的孩子,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生活的艰难、精神上的压抑,孩子心灵受到很大打击,如果爸爸活着,妈妈在身边关爱,该多幸福。他多么想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母爱、父爱呀。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孩子在伤心忧虑中,不幸出车祸而死。

一家三口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只剩邓立娟一人孤苦伶仃。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邓丽娟和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在泗河镇成顺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随后被泗河镇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榆树拘留所拘留迫害十天。

二零一五年八月,邓丽娟和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讲真相发资料,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邓立娟的老父亲去要人,没能要回来。八月二十四日,邓丽娟父亲又去延吉要人,先去了公安局,大门都没进去,后来去看守所也没能见到女儿,带去的衣服都不让接收。

邓立娟目前仍被关押在延吉看守所,现在天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邓立娟有没有厚衣服穿,邓立娟从家走时,穿的是夏天的单衣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3/丈夫被迫害致死-吉林榆树市邓立娟又遭迫害-317474.html

2015-09-02: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被绑架补充

邓丽娟去敦化市与陈秀云一起讲真相发资料救人时,被监控录像定位跟踪,被敦化市红旗社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动用酷刑逼供,邓丽娟的头发被耗掉一大把,听说邓丽娟被迫害的昏死过去后,恶人往身上浇凉水,才苏醒过来。

8月19日,家属去敦化市接人时,正赶上恶警往延吉市送邓丽娟,陈秀云被放回,邓丽娟被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迫害,不让家属接见。

8月24日,邓丽娟父亲又去延吉要人,先去了公安局,大门都没进去,后来去看守所也没能见到女儿,带去的衣服都不让接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061.html

2015-08-28: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的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被绑架

吉林省榆树的法轮功学员邓丽娟,到敦化亲戚家串门,在敦化被绑架,后又被劫持到延吉看守所迫害。老父亲去看守所要人,没要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8/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4845.html

2015-08-24: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又被转移到延吉市迫害

半个月前,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陈秀云去敦化市串亲戚,遭人构陷,被敦化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到拘留所迫害。到期通知家属去接人时,家属只是看到邓丽娟、陈秀云一眼,但不让说话,结果两人又被延吉市公安局警察给带走,到延吉市后把陈秀云放回,邓丽娟却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4/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4538.html

2015-08-12: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邓丽娟、陈秀云在敦化市被绑架

近日,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陈秀云去敦化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2/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4027.html

2014-08-15:吉林榆树近期被绑架的大法学员邓丽娟、李建华、赵宇晶、朱红英、孟庆双现在都从拘留所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5/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5946.html

2011-07-07: 吉林榆树市邓丽娟自述一家遭遇

我原本有个温馨的三口之家。然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中,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儿子小小年纪要外出做工养活自己,最终因车祸丧生。中共的这场迫害,真是害得我家破人亡。

我和丈夫郑福祥是因为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修炼的,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几天内就不翼而飞,我们一家三口在大法的沐浴下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电视广播铺天盖地开始打压、造谣污蔑大法。我和丈夫为了说句公道话,進京上访被遣返回榆树,公安局将我们关進拘留所,受非法迫害关押两个月后才被释放回家。那时家里只留下六岁的儿子一人在家,无人照顾,屋里破烂不堪,家里柴、米、油、盐什么都没有了,十分凄凉,要不是修大法,简直没有活路。

二零零零年丈夫再次進京上访,走到长春后被劫回榆树市公安局,被非法送進长春奋進劳教所迫害,后来转到苇子沟劳教所,又被转到朝阳沟劳教所,残酷迫害一年半后放回家,在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身上长满了疥疮,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连吃饭都得妻子一勺一勺的喂,通过在家炼功后身体逐渐康复。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半夜十一点多钟,我们正在熟睡突然听到外边乱喊乱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我家门被踹开,原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带领手下警员有马凯、李占民、张文革,司机卞二华等人非法闯入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進屋后不由分说把我和丈夫郑福祥从被窝拽出来,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当时把孩子吓的大哭。他们一边打一边叫嚣要废了我丈夫,一边往我丈夫生殖器上踢,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又拿出皮带(即腰带)抽打我丈夫足有二十分钟。我上前制止,他们不听,回首就朝我打来,然后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折腾完后把我和丈夫强行塞進警车关進榆树拘留所半个月后,又转到看守所十天,我被送進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丈夫被劳教三年。

我劳教期满回家后,派出所还经常骚扰我,我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郑福祥在朝阳沟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迫害的惨不忍睹,奄奄一息后,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属把人接回。当时他已不能行走,换衣服时看见他满身疥疮,劳教所还恐吓他回家后不许说遭电击酷刑的事。问他什么也不敢说,回来三天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含冤离世。

我得知丈夫回家的消息,急忙往家赶,也没能赶上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死时两眼都没有闭上。亲人看到这惨不忍睹的场面,没有不落泪的。从劳教所到去世共两年零两个月,那时他才三十五岁,一个好端端的健康人就因为做好人而被迫害致死。

派出所听说我回来给丈夫料理后事,所长张德志又领着手下马凯等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坟地欲绑架我,我为了不遭受迫害,又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世人哪,请来看一看,瞅一瞅就发生在你们身边的真人真事。我和丈夫两年多没见面,死后连一张纸都没能烧上,这都是邪党领导下的青山乡派出所张德志等一伙人造成的。

丈夫走后我被迫流离失所,孩子没钱上学,十三岁的孩子,小小的年龄就只好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生活的艰难、精神上的压抑,孩子心灵受到很大打击,如果爸爸活着,妈妈在身边关爱,该多幸福。他多么想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母爱、父爱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孩子在伤心忧虑中,不幸出车祸而死。一家三口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只因修炼 “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只剩我一人孤苦伶仃。恰恰是中共邪党毁坏、拆散了无数的好端端的美满家庭。我想念我的丈夫,想念我的孩子。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悲剧怎能发生?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必遭天谴。愿正义之士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退出邪党一切组织,平安幸福伴随您。

这是一个母亲的呼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吉林榆树市邓丽娟自述一家遭遇-243528.html

2004-05-09: 吉林省榆树市育民乡保田村大法弟子姜玉兰,于2004年3月1日被乡政府吴海涛,派出所邢德元抓走,直接送到长春市610办公室迫害,同时恶徒还从保田村委会拿走800元钱记在姜家的帐上。
2004年2月20日榆树青山乡16名大法弟子为广大人民群众着想,不畏严寒,清理堵塞交通路面积雪,被不明善恶的派出所所长张德志及市公安局、610绑架后,国外大法弟子向他们打电话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劝阻,反而勾结长春市公安局及610恶人变本加厉的对青山乡大法弟子进行全面抓捕。目前已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许艳英、张俊艳、焦传付、刘术鹃、张立云、谷凤云。大法弟子焦守桐、刘文喜、陈耀辉、邓立鹃、刘继香被迫流离失所。具体参与迫害者有青山乡乡长杨贵军、610办公室主任王金国、乡党委书记付责友、青山乡派出所张德志、孟凡五、大队治保潘振江、总书记李凤超。

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余家屯大法弟子张立友,男、38岁,2004年2月20日清理路面积雪,被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现身体极度虚弱。榆树市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又把张立友强行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送去的当天,因没有法律手续朝阳沟劳教所拒绝接收,榆树恶警硬是把张立友扔在朝阳沟劳教所,所里的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并用拳脚及刑具击打要害部位,具知情人透露,张立友被送去当天被打昏多次,肺部被打成内伤,喘气费力、咳嗽,走路需要人扶着。

朝阳沟劳教所的恶警还利用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许诺提前释放犯人回家。犯人在高分诱惑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还用烟头烧大法弟子皮肤,电棍电。目前,榆树大法弟子张立友、刘玉军、陈文彬仍在被迫害中。

2004-05-06: 郑福祥、邓立娟,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大法弟子。为了揭露江氏邪恶谎言,使无辜的百姓不受蒙骗,郑福祥和妻子邓立娟两次进京证实大法,只为说一句真话,换来的却是长达四年之久的冤狱和酷刑的折磨,在极其痛苦中于2004年4月7日含冤离开了人世,被残酷的虐杀。

郑福祥被迫害致死前一直吐浓血,在他被迫害致死的当天,青山乡派出所所长恶警张德志还带手下开车到他家监视,企图抓捕被迫流离失所的郑福祥的妻子邓立娟和其他大法弟子。可惜邓立娟没能见上自己的丈夫最后一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6/74005.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6-16:
当事检察官为:武洪丽,电话0431-87000953。
2019-05-30: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榆树市公安局长电话:俞申15500095757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高广野 83618101 15500096001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李建国 83618107 15500096005 13364511509
倪志启 83618198 15500096008 1590440880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执法大队副队长徐涛:15500096169

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043183817110、043183828201
所长吴晓东 15904409343宅043183611468
指导员郭福伟 15500097110
副所长常胜利 15500097099
警长李红军 15500097092、043183818111
王迪 15500092955

正阳派出所
揣贺-15500095600

榆树市国保大队
赵文峰 83618238 13364640184
胡铁英 15904409150

德惠市现任公安局局长:国洪波 0431-87295998
李炜 政委:87290003 83610002 13364511988
王树新 副局长(主管刑侦):87297238 87266188 13944024888
袁凤山 副局长(主管国保):87294789 87264789 13364633666 15947833666
王辉副局长87293366 86855999 133646334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5-11-29:
敦化市检察院电话    ( 邮编:133700)
敦化检察院的办案人:梁二胜    手机:17604330656
检察长:赵伯中  办公室电话:0433-6362858    手机:1394472336
副检察长:崔军  办公室电话: 0433- 6362016   手机:1384471557
副检察长:李静  办公室电话: 0433-6362168   手机:13943351006
副检察长:李广有 办公室电话:0433-6362058   手机:13894375066
副检察长:郭艳敏 办公室电话:0433-6362118   手机:13944335088
副检察长:李春风  办公室电话:0433-6362015   手机:13694433456
检察院案管科:0433-6362355
2015-10-25:
敦化市检察院电话    ( 邮编:133700)
检察长:赵伯中  办公室电话:0433---6362858    手机:1394472336
副检察长:崔军  办公室电话: 0433--- 6362016   手机:1384471557
副检察长:李静  办公室电话: 0433---6362168   手机:13943351006
副检察长:李廣有 办公室电话:0433---6362058   手机:13894375066
副检察长:郭艳敏 办公室电话:0433---6362118   手机:13944335088
副检察长:李春风  办公室电话:0433---6362015   手机:13694433456
检察院案管科:0433---6362355

敦化市法院院长:(电话区号:0433  座机前面都加区号)(邮编:133700)

院长:钟天华:办公室电话: 6339001  手机:15943357666
副院长:尹秀江:办公室电话: 6339002  手机:15143309366
副院长:李亚玲:办公室电话: 6339077  手机:15043359277
副院长:李辉:办公室电话: 6339003  手机:15043340999
副院长:商伟东:办公室电话: 6339023  手机:13843309090
副院长:王金玲:办公室电话: 6339004   手机:13944338880
副院长:何鸿海:办公室电话: 6339008   手机:13944724925
副院长:关卫东:办公室电话: 6339010   手机:13894367777

敦化市公安局(电话区号:0433 座机前面都加区号)(邮编:133700)
局长:孙燕成: 办公室: 6570001    手机:18043303001
副局长:王国峰:办公室:  6570002    手机:18043303002
副局长:张大文:办公室:  6570003    手机:18043303008
副局长:郭立增 办公室:   6570005    手机:18044303009
副局长:邱增满:办公室:  6570006    手机:18043303006
副局长:谭晓东:办公室:   6570007    手机:18043303003
副局长:迟五奎:办公室:   6570008    手机:18043303167
副局长:姜东万:办公室:   6570009    手机:18043303005
副局长:王祥志:办公室:   6570010    手机;  (同上)
国保大队队长:陈哲:0433----6570167
巡警王队长:0433----6570125   手机:18004333937

敦化市司法局 :(邮编:1337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