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西青区 天津市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李七庄,天津监狱城内) >> 赵飞, 女, 48

个人情况: 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小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镇
迫害情况: 非法判5年半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04
交叉列在: 天津 > 武清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25: 天津女子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律淑英、赵飞

被非法关押在天津五监区法轮功学员律淑英、赵飞等坚定信仰,狱警不择手段進行“转化”迫害:一、每天长时间坐小凳子体罚,不让睡觉。二、孤立法,逼全监室的人不准和她说话。三、制造仇恨,不准全监室的人睡觉,不准全监室的人购买食品,让大家都仇恨法轮功学员。四、超负荷劳动,每天奴役劳动十二小时以上,完不成定额只给馒头、咸菜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5/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8311.html

2011-02-23: 女教师被天津女子监狱劫持 家属探视遭拒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武清区石各庄乡优秀女教师赵飞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已经二年多了,由于赵飞坚持信仰“真、善、忍”,监狱五监区为了迫使赵飞妥协不择手段,家属接见多次受刁难。赵飞的丈夫安慰赵飞几句,也被队长训斥。

天津武清区石各庄乡
天津武清区石各庄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家属又来接见,当赵飞问到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身体时,姐姐安慰说:“妈身体好着那,知道那三个字都受益,妈能不受益吗!”没想到队长王艳春就因为赵飞姐姐的这句话,就中断了接见,赵飞被带走了。家属打车一百多里地赶来,只说了不到十分钟话。

正月十五这天,家属再次来接见,却被告知取消接见资格,家属说:“你跟法轮功打交道这么多年了,也一定了解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这么做对你有甚么好处?文化大革命多少冤、假、错案都平反了,那些冲在前面的最后的下场是甚么样?”队长王艳春说:“你跟我讲甚么也没有用,这是监狱领导的规定,我们只是执行任务。”赵飞的家属说:“既然你做不了主,我们要求见监狱领导。”王艳春说:“领导忙着那,没空见你们,你们不走我打一一零。”结果叫来了十多个男、女警察。

赵飞的家属一看来了这么多人,大声说:“王队长,上次接见你们不是有录音吗,我如果说了甚么不该说的话,你可以放录音给大家听听。”队长王艳春说:“你说真、善、忍三个字了。”赵飞的姐姐说:“真、善、忍三个字有错吗?”

过程中一大群警察都没说甚么,只有一个年岁大的警察劝说家属回家,还有一个年轻狱警一直对着家属录像。就这样赵飞的家属打车一百多里地也没见着赵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3/女教师被天津女子监狱劫持-家属探视遭拒-236659.html


2010-12-04: 天津女子监狱警察有没有“人证”?
据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武清区石各庄小学优秀女教师赵飞蒙受不白之冤。她被中共恶人构陷枉判五年半,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近两年,家人依法探视却被刁难。这不禁令人想起了一桩残疾人和列车员的故事。
一位查票的列车员命令一位残疾人补票。残疾人向列车员反覆说明,自己是一个没办残疾证的残疾人,买了一张和残疾人票一样价格的票。列车员冷笑:“没有残疾证,怎么能证明你是残疾人啊?”残疾人说他虽然没办残疾证,但身上的残疾不是明摆着的吗,还用证明吗?列车员不耐烦地说:“我们只认证不认人!有残疾证就是残疾人,有残疾证才能享受残疾人票的待遇。你赶快补票吧!”这时旁边一位乘客看不过去,站起来斥责列车员:“你不是人!”列车员尖声叫道:“我怎么不是人了!”乘客说:“你的人证呢!把你的人证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我和你们一样,只认证不认人!”乘客们哄堂大笑。

天津女子监狱五监区恶警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不择手段。赵飞家属办接见证,遭到监狱方面百般刁难,身份证、户口簿都带齐了也不让见,队长说把你们交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都丢了,下月再交一份吧;等下个月再接见时,家属已把证件带齐,队长又说要亲属关系证明,家属拿出赵飞小时候的全家照和现在的全家照还是没让见;最后家属只得到双方工作单位和双方派出所和县城司法局的公证处开证明、填表、盖章、交钱,几个来回才把亲属关系证明拿到手,可是队长根本就没看。

家属探视亲人本是合法权益,天津女子监狱恶警却坐在家属跟前监视,随时打断家属谈话,对家属如囚犯般横加呵斥。赵飞的丈夫接见时安慰赵飞几句,就被队长训斥:“判多少年你等着,将来没有工作你养着,你不给她压力,她能转化吗?家里没个妇女叫家吗?”示意赵飞丈夫跟她离婚。

是啊,家里没个妇女叫家吗?为甚么优秀女教师赵飞竟遭到邪党恶警肆意迫害!害人的恶警不但使原本美满的家庭家不像家,还要恶事做绝,拆散人家患难夫妻,妄图使弱女子赵飞孤立无助,以达到无所顾忌迫害赵飞的邪恶目的。天津女子监狱恶警居心何忍?良心何在!人类的善念良知岂容一个坚持信仰的好人的一辈子被窃取权力的流氓邪党、缺德恶人想怎么毁就怎么毁!

当家属讲道理,抵制队长王艳春肆意打断家属谈话的恶行时,另一个队长就训斥家属:“你站起来!”家属说:“你凭甚么让我站起来,我在接见,你们无故打断,还命令我站起来,我不是你们的犯人,可见你们平时怎么对待犯人,哪条法律规定家属跟你们说话得站起来?”这时来了大约五六个队长七嘴八舌,根本不容家属辩解,郭大队长还说:“我们都比你懂得法律”,家属说:“那你们是执法违法”。在这期间,赵飞接见不到十分钟,就被队长带走了。

为甚么那位站出来的正义乘客不向残疾人要残疾证,而向列车员要“人证”?这其中体现出现甚么道理?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是重要的证据,执法者只有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申辩后才能做出判决,绝不能对当事人的陈述、申辩不当一回事甚至不允许当事人陈述、申辩,自己想怎么判就怎么判。这样的判决在法学上是无效的。列车员认为残疾人自己证明自己无效,都不算证据,只有被他认可的所谓证据才算证据,这不是无视当事人的陈述吗?这样的证据取舍观合理吗?另外从举证责任看,强大的执法机关控诉弱小的当事人犯法,公诉人执法机关负有举证责任;弱小的当事人向强大的执法机关提起行政诉讼,被告人执法机关负有举证责任。列车员自己拿不出证据证明乘客假冒残疾人,却非要乘客拿出被列车员认可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假冒残疾人,这也太霸道了吧。

天津女子监狱警察刁难赵飞家属要“亲属关系证明”,比故事中的列车员要恶劣百倍。因为列车员只是为人冷漠不知变通,而警察是在执法犯法。天津女子监狱警察明知依法探视不需要甚么“亲属关系证明”,却打着执法招牌明目张胆破坏法律,践踏家属探视权,随心所欲,更在家属依法探视时无理中断探视,根本不容家属辩解。一个政权、一个执法者,怎么能这样对百姓、对法制耍流氓呢?天津女子监狱警察到底还是不是人?他们到底有没有“人证”?如果他们还认为自己是人的话,就请停止执法犯法刁难家属,否则,请天津女子监狱警察把你的人证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其实,天津女子监狱警察也是可悲的,中共邪党既指使他们充当迫害打手,反过来又把他们充当到时候推卸罪责的替罪羊,中共邪党才是背后的迫害主谋和黑手。但愿天津女子监狱警察都能认清邪党,退出邪党,停止迫害赵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否则,谁参与迫害,谁继续迫害,谁就必须承担历史责任,谁就将与中共邪党一起接受历史的审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天津女子监狱警察有没有“人证”--233261.html

2010-11-28: 天津女教师遭冤狱 家人探视被刁难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武清区石各庄小学女教师赵飞是一位优秀老师,被中共恶人构陷,蒙受不白之冤,被枉判五年半,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近二年,家人探视被刁难。

五监区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不择手段。家属办接见证,遭到监狱方面百般刁难,身份证、户口簿都带齐了也不让见,队长说把你们交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都丢了,下月再交一份吧;等下个月再接见时,家属又把证件带齐,又说要亲属关系证明,家属拿出赵飞小时候的全家照和现在的全家照还是没让见,最后家属只得到双方工作单位和双方派出所和县城司法局的公证处开证明、填表、盖章、交钱,几个来回才把亲属关系证明拿到手,可是队长根本就没看。

赵飞的丈夫接见时安慰赵飞几句,也被队长训斥:“判多少年你等着,将来没有工作你养着,你不给她压力,她能转化吗?家里没个妇女叫家吗?”示意赵飞丈夫跟她离婚。

赵飞的姐姐在接见时,队长王艳春每次都坐在家属跟前监视,随时打断家属谈话,对于女子监狱这种侵权行为家属碍于情面不愿和队长争执,说话尽量小心谨慎。然而十一月份接见时,当赵飞问及自己八十五岁的老母亲身体时,她的姐姐说:“你放心吧,妈好着那,知道那三个字都受益,妈能不受益吗?”队长王艳春马上过来打断,警告家属不该说的别说,家属说:“您告诉我哪句话不该说了?您把我说的话放放录音,让大伙听听哪句话不该说?”

这时另一个队长训斥家属:“你站起来!”家属说:“你凭甚么让我站起来,我在接见,你们无故打断,还命令我站起来,我不是你们的犯人,可见你们平时怎么对待犯人,哪条法律规定家属跟你们说话得站起来?”这时来了大约五六个队长七嘴八舌,根本不容家属辩解,郭大队长还说:“我们都比你懂得法律”,家属说:“那你们是执法违法”。在这期间,赵飞接见不到十分钟,就被队长带走了。

赵飞,女,四十八岁,武清区石各庄小学教师,她教出了一届又一届品学兼优的学生,她用真诚善良的心逐渐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爱戴。而石各庄新调来的副镇长杜学民,原来在武清政法委专职迫害法轮功,他刚调到石各庄,为了牟取政治资本,丧心病狂地对当地两个最忍辱负重、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二零零八年清明节学校放假三天,杜学民指使学校方面派一辆车堵在楼门口对赵飞实施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三天三夜禁止她外出。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原武清区六一零头目)恶意告发,遭到绑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赵飞绝食抗议迫害,持续十九天,生命出现危险,才被取保候审。赵飞回家后身体尚未恢复,七月九日又被预审科恶警强行抓走,是在昏迷状态下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的。邪党法院秘密开庭枉判赵飞五年半,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体检时赵飞心律过速不合格,被送回武清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恶警再次将赵飞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8/天津女教师遭冤狱-家人探视被刁难-233037.html

2010-09-20: 天津武清区数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导)下面是天津武清区数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介绍。

武清区豆张庄乡周立营法轮功学员王书旺,年龄40多岁,1999年11月被豆张庄乡派出所绑架,强制跪在地上被当时所长刘福生打耳光2个小时。2000年4 月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1个月,2001年1月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1个月,2001年12月被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2个月,2002年11月8日被绑架到天津市青泊洼劳教所劳教迫害3年。

武清区石各庄镇良各庄村法轮功学员刘亚东,年龄45岁左右。1999年7月初至中旬,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遭到邪党人员逼迫放弃修炼,多次恐吓,体罚,后被非法拘留半个月。1999年9月去北京上访,遭到张某体罚,后被非法拘留半个月。由于不放弃信仰,又遭到石各庄镇派出所张某某为首的恶警迫害,体罚,喂蚊子,电棍电,毒打,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2001年4月被恶警绑架迫害,被以倪景清为首的七八个恶警施用电棍,胶皮棍,将近一整天的迫害,后被非法拘留,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期间,遭受以张智亮,刘玉清为首的十个左右恶警用八根电棒同时电击迫害,后被长期站木笼数日迫害。

武清区石各庄镇法轮功学员刘兴慧,30多岁,于2000年12月9日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石各庄镇派出所绑架,遭到恶警董宝利打骂,并被铐在公路旁电线杆侮辱,后被非法拘留15天,罚款400多元。2000年腊月二十四日,刘兴慧被绑架到武清区黄庄洗脑班迫害,正月才放十二回家。

武清区石各庄镇良各庄村法轮功学员于占坤,年龄60多岁。2000年春准备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人诬告,遭石各庄镇派出所绑架迫害,其间恶警董宝利指使迫害中使用不让睡觉,罚站,强制奴工(洗车、擦地)等方式迫害,七至八天后变成白天在派出所,晚上由警察跟踪送回,早晨自己去派出所,二十馀天后才回家。

武清区石各庄镇良各庄村法轮功学员何玉如,年龄70多岁。2000年春准备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人诬告,遭石各庄镇派出所绑架迫害,期间恶警董宝利指使迫害中使用不让睡觉、罚站、强制奴工(洗车,擦地)等方式迫害,七至八天后变成白天在派出所,晚上由警察跟踪送回,早晨自己去派出所,二十馀天后才回家。2000年2月3日又被绑架至石各庄镇派出所迫害。到2001年正月十五才回家(在派出所期间老伴得了脑出血住院,恶警仍不放何玉如回家),回家后每天去大队报导,二十馀天后才结束。

武清区石各庄镇良各庄村法轮功学员杜广霞,年龄45岁左右。1999年7月初至中旬,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邪党人员为了让她放弃修炼,无故送到村委会,多次恐吓,不让回家吃饭。1999年9月去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拘留10天,在武清区看守所被恶警张右详打耳光,2001年3月被骗到石各庄镇派出所遭到恶警打耳光,电棍电等手段迫害。

武清区石各庄镇法轮功学员刘丽华,年龄40岁左右。1999年7月19日被非法拘留12天。2000年3月12日,刘丽华与石各庄镇法轮功学员赵飞,依法去北京上访;13日被绑架到石各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直到7月24日才允许回家。其间俩人曾遭受电棍电击,致使身体两三次被电焦糊,被打嘴巴几十个,铐在公路旁电线杆侮辱,被强迫劳动等。参与迫害的有:石各庄镇中共书记李瑞泽、石各庄镇派出所张教导(此人由武清区公安局户籍科调入石各庄镇派出所)、民警张殿伦、张坷。2000年腊月二十四日,刘丽华,赵飞被绑架到武清区黄庄洗脑班迫害。正月十二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0/229866.html

2008-10-31: 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赵飞、张瑞山被非法判刑
天津市武清区伪法院10月28日非法判处大法弟子赵飞5年半,张瑞山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188926.html#08103023163-1

2008-08-09: 天津武清伪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秘密开庭
据悉武清区法院对大法弟子石玉平、黄尊静非法秘密开庭,石玉平被判三年半,被转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黄尊静被判五年,被送到天津监狱,当家属去看守所送钱,才告知被判刑并被转送走。

据悉,张瑞山和赵飞都已被非法秘密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2008-08-01: 天津小学教师赵飞被绑架详情
天津法轮功学员赵飞,女,46岁,武清区石各庄小学教师。4月7日,赵飞因石各庄乡副镇长杜学民(原武清区610主任)恶意告发而被绑架、非法抄家,后恶警又下逮捕票。在看守所,赵飞绝食抗议迫害,持续19天,生命出现危险,才被取保候审。赵飞回家后身体尚未恢复,7月9日又被预审科恶警强行抓走。赵飞再次被绑架时,心脏病症突发,是在昏迷状态下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的。

这是赵飞第三次被绑架,八年前她曾被酷刑折磨、示众凌辱。

2000年3月,赵飞、刘丽华去北京上访,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就被石各庄镇政府和派出所恶警抓回,被非法监禁在石各庄派出所和镇政府四个多月,镇政府副书记李瑞泽、政法委书记李建刚指使派出所教导员张祥、民警张殿伦、张珂、协勤等酷刑折磨赵飞、刘丽华,她们的脸被打得变形,手脚被电棍电得焦糊,夜里被铐在院里挨冻,白天铐在大街路边的电线杆上示众。一天恶警教导员张祥还无耻的说:“我让你们两个人的爷们儿都当王八,你们信吗?”恶警折磨了四个多月才让她们回校,停发工资半年。这种酷刑摧残、侮辱女教师的恶劣行为,世界罕见。

这些年来,赵飞和刘丽华承受着莫大的屈辱,她俩都被从中学调到小学,但仍然兢兢业业工作,而且成绩都很突出,赵飞今年又拿到全乡教师最高奖金,她教出了一届又一届品学兼优的学生,她用真诚善良的心逐渐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爱戴、老师们的同情和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打过、骂过他们的人良心都有些不安,因为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都说不过去,所以这些年,派出所和镇政府都没再找她们的麻烦。

而石各庄新调来的副镇长杜学民,原来在武清政法委专职迫害法轮功,他刚调到石各庄,为了牟取政治资本,显示他“新官上任三把火”,丧心病狂地朝这两个最忍辱负重、最善良的人下毒手。

零八年清明节学校放假三天,杜学民指使总校长刘胜扶派一辆车堵在楼门口对赵飞实施24小时非法监控,三天三夜禁止她外出,被分派监控的学校老师两班倒,每人每天100块钱,还管饭。赵飞告诉监视的人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违法行为。老师们无可奈何,说是学校领导分派的,不敢违抗。赵飞被无故剥夺自由,也给家属造成极大的思想压力,赵飞深感这是对她的人格侮辱,她情绪激动,与在场的石各庄小学校长蔡玉茹争执,蔡玉茹打电话向总校长刘胜扶汇报,刘胜扶让赵飞接电话,赵飞据理力争,刘胜扶无言以对便恼羞成怒,把赵飞告到石各庄镇政府,杜学民马上编造“利用教学教学生习炼法轮功”的罪名,向武清公安局告发赵飞

公安局到石各庄小学“取证”,三年级小学生看到那么多警察吓呆了,让说甚么说甚么,几个年轻的老师在不了解情况下签了名,过后才知道这是给赵飞“取证”,后悔不已。而年龄大的老师,经受过文化大革命的教训,都赶快回避。小学校长蔡玉茹在各种取证单上违心地签字后,当让她在最后一张纸上签字时,蔡玉茹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坚决拒绝签字,过后被调离岗位。最后实在没人签字,由石各庄文教办给盖了章,所谓“罪名”就这样成立了,武清公安局恶警進门抓人、抄家,抄走赵飞全部大法书籍、资料、电脑等。赵飞就这样呆在家里就被非法逮捕了。总校长刘胜扶后悔莫及,一再说:“没想到会这样,不该往上报。”

杜学民在告发赵飞后,还到处散布说:“赵飞向学生宣传法轮功800人次,学校升国旗不让学生唱国歌,教学生炼法轮功。”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恶徒杜学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赵飞以捞取政治资本,不惜编造不实事实,但即使这些都是事实,也决不是甚么“罪证”,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容任何人诬蔑,真善忍是人人皆应遵循的宇宙法理,就应该洪扬。

赵飞在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在被非法审问时一句话不说,亲友们极为担心,已无法沉默。4月30日晚,赵飞的姐夫张瑞山喷写揭露赵飞遭迫害的标语,也被恶警绑架。

正告参与迫害者,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修炼者罪大如山,不要不听真相,到头来害了自己,恶报临头,后悔晚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200.html

2008-07-21: 天津武清区石各庄教师赵飞绝食抗议迫害已12天
天津武清区石各庄教师赵飞自7月9日再次被绑架后,已绝食12天。上次赵飞绝食19天,取保回家两个多月,身体没有恢复又被抓回,赵飞面对谎言诬陷,被审问时仍一句话不说。

恶警已将案子交检察院。家属认为冤情太重,准备请律师辩护,律师说必需徵求赵飞本人意见,家属去看守所请求所长赵国全,赵国全态度极其恶劣,蛮横的说“请去吧”,家属说律师说必需赵飞本人同意才行,赵国全说“那就别请”,到最后也没给问。家属已走投无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5.html

2008-07-11: 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大法弟子赵飞被绑架
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大法弟子赵飞,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在黄花店姐姐家被武清区公安局伙同石各庄派出所绑架,具体内容待查,有知详情者请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53.html

2008-07-10: 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乡教师赵飞再遭绑架
7月9日上午10点,武清区法院预审科和石各庄派出所四、五个人,将赵飞从娘家绑架。

4月7日,赵飞被石各庄乡副镇长杜学民(原武清区610主任)恶意举报,捏造事实,诬陷。赵飞被绑架并抄家,又下逮捕票,在看守所赵飞一直绝食抗议,持续19天,生命出现危险时才被保外就医,回家后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又被武清区预审科强行绑架。(赵飞在遭强行绑架时,心脏病突发,在昏迷状态下被警察强行抬上警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88.html

2008-04-17: 天津武清石各庄教师赵飞绝食抗议迫害
天津武清区石各庄镇教师赵飞自4月7日被武清公安分局绑架以来,一直绝食抗议迫害,现生命垂危,但武清看守所仍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7/176650.html

2008-04-10: 天津市两名小学女教师被绑架
2008年4月7日下午,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教师赵飞、刘丽华(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武清公安分局、石各庄派出所多个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刘丽华下午6点被放回家。赵飞仍被非法关押。

据悉,赵飞、刘丽华在清明节那几日一直被学校派的人在楼下24小时监视,并禁止她们外出。赵飞告诉监视的人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违法行为,并逐级反映此事,最后找到石各庄总校长刘胜扶,告诉他此种做法是违法行为。刘胜扶无言以对,恼羞成怒,伙同镇政府政法委举报赵飞、刘丽华向学生讲大法真相,武清公安局和石各庄派出所才進门抓人并抄家,抄走全部大法书籍、电脑等。

2000年,赵飞、刘丽华因去北京上访,被石各庄乡政府和派出所抓回后,在石各庄派出所被打得遍体鳞伤,脸被打得变形,手脚被电棍电得焦糊,邪党恶徒还用手铐将她们铐在大街路边电线杆上示众。直到她们回到教室上课,还有天真的学生问刘丽华和赵飞:“您是炼法轮功吗?您会不会带着我们去集体自焚?”一向为人师表、诲人不倦的优秀教师再也忍不住悲愤的眼泪,问天真的孩子:老师教你们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看老师像电视上演的那种人吗?

赵飞、刘丽华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屈辱,仍然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工作,成绩优异,教出了一届又一届品学兼优的学生,她们用真诚善良的心逐渐赢得了学生的爱戴,老师们也都给予她们同情和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21.html

2004-05-01: 自1999年4月以来,天津市武清区石各庄镇派出所及镇政府相关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长期迫害,采取的手段有:扣工资、交押金、非法抄家、抢走书,敏感日强制拘在派出所,用欺骗手段送洗脑班,多次非法关押,有的长达四个多月。对大法弟子打骂、侮辱、电击、带手铐,蒙上眼睛一群恶警一齐打,有的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初春季节整夜铐在外面机动车上挨冻,白天铐在马路边的路灯杆上示众;夏天夜里铐在外面喂蚊子,强迫劳动,送拘留、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石各庄镇中学教师:赵飞、刘丽华,村民:庞德敬、刘亚东等。

西青区 天津市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李七庄,天津监狱城内)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4-18: 天津女子监狱: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的天津监狱城内。邮编300381。
天津女子监狱:
副监狱长李红
六监区副大队长张燕
二监区副大队长周静
五监区副大队长杜艳
五监区一分队中队长徐丽颖
五监区二分队中队长姚瑶

2018-09-06: 天津女子监狱:
副监狱长李红
六监区副大队长张燕
二监区副大队长周静
五监区副大队长杜艳(没有变动)
五监区一分队中队长徐丽颖
五监区二分队中队长姚瑶

一、地址的变更:

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天津女子监狱的地址从原来南开区凌庄子道199号,迁至现在的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的天津监狱城内。邮编300381。

据说这个监狱城是由原来梨园头监狱扩建的,扩建后要把天津市原来设在各区的监狱都集中到这里。近几年已有多个监狱秘密迁入。天津只有一个女监,被安排在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凌晨秘密搬迁。

天津设有多处监狱,但是只有部份监狱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

天津监狱(即原来的梨园头监狱)、港北监狱、杨柳青监狱、天津女子监狱。

二、监区号的变更

天津女子监狱原有七个分监区,其中只有三、四、五三个监区关押法轮功学员。监狱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迁到梨园头(天津监狱城)后增至八个监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号也由原来的三、四、五更改为六、二、五,还是原来的监区只是换了编号。

三、狱警的变动

监狱由原来的七个监区增至八个,每个监区有两个分队。狱警人员也有所变动。已知原三监区大队长关慧君被调七监区;五监区有四个大队长:高文瑷、杜艳(专管迫害法轮功)、尹克清和刘某(刘某是又从监狱科室回到监区的,目前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两个分队长是徐丽颖、姚瑶,两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凶狠残暴、一个阴险毒辣。

随着情况的变更参与迫害的包夹也有很大变动,以五监区为例:现在只剩恶人李明(经济案犯,被判十几年长刑。是五监区包夹的头儿诡计多端,深受杜艳、姚瑶等恶警的重用)、邬萍(贩毒犯,是迫害死大法弟子陈瑞芹的打手),其他都是随时安排的。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2)

2008-04-10:
电话区号:022
武清区公安局局长苗宏伟 办82170001、宅82179988
石各庄总校长刘胜扶   办22159223、22158558、13820381878
石各庄小学校长蔡玉如   办22159467
石各庄镇敖咀小学     办22159461

石各庄派出所长李宝华   办22159127、  13920489758
前石各庄派出所长倪景青(迫害赵飞、刘丽华的主要责任人,曾经迫害过多名大法弟子) 办22157115、宅82174341、13602021831

石各庄610办公室  杜学民  办公室  22159898  22159527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镇长  肖庆东    22159128   82133986  13902085323
政法委书记 朱增祥 22159898   82115440  13820085325
政法委副书记 李建刚 22159527   82123379  13502111319
副镇长 马桂新   22157132   82134666  13821396686
副镇长  王玉华   22159220   22159111  13602100778
党委书记 袁文洪  22159180   22158456  13920409532
副书记  黄纯光         22157209
主任   郑成海  22158191   22159030  13920500438
主任   常金悦  22159221   22157036  13820765476
主任   曹尔亮         82115587  13512028283
武装部主任 李士乾 22159531    82113089  1313227649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