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普兰店市 >> 朱成干(朱承干,朱成干,朱承干), 男, 46

个人情况: 普兰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普兰店市
拘留时间: 2007年1月23日
有关恶人: 国保大队董世国,大连湾派出所所长苗壮、片警赫秀兵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5-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4-08: 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朱成干被冤狱5年零9个月,已于4月6日堂堂正正走出沈阳第一监狱城,平安返还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8/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3904.html

2018-01-17: 身陷冤狱五年多 辽宁大连朱成干将出狱
大连法轮功学员朱成干被非法判刑五年九个月,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将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刑满出狱。

朱成干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安锅案被绑架的数十人之一。其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大连中山法院将非法判刑,这是朱成干第五次身陷囹圄。

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朱承干,毕业于大连工业大学,毕业后直接分配到普兰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匪浅,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再也不贪不占,不谋私利,为国家减少了很多经济损失。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只因朱成干信仰真、善、忍,只因他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只因他将真实的法轮大法告诉世人 ,朱成干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在一次又一次绑架和五次非法劳教、冤狱中度过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朱成干为了向政府说明大法真相,去北京上访。后被当地派出所劫回,非法关押在普兰店拘留所八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朱成干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普兰店“610”办公室非法判二年劳教,关押在大连教养院,遭受了“严管”,强制“转化”等折磨。朱成干被迫害的身上起了疥疮,生活都难以自理,也被强迫劳动。二零零二年十月,朱成干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三月朱成干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公安协勤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被送到大连教养院进行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释放。

朱成干出来后,在大连湾找了一份工作,可共产邪党根本就不让百姓安宁,普兰店市610和当地派出所多次到朱成干老家(普市大潭镇)查找朱成干,企图对他进行强制洗脑。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约九点左右,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连湾边防派出所邪恶片警赫秀兵,伙同甘井子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董仕国等人,闯入朱成干的工作单位,强行绑架朱成干。这次朱成干又被劳动教养两年。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普兰店在大连矫治所办手续的警员都佩服的议论说:朱成干这小子,都三次了,也不“转化”(放弃信仰)。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发生了一起七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的案件,即“大连安锅案”。当天,大连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等,针对为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的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绑架抄家。法轮功学员曲滨、佘钺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张国立被打冰毒并遭酷刑迫害险些丧命。张桂莲在迫害中离世;罗金玉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罗金玉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左眼失明,郝秋晶遭受“抻刑”等酷刑,造成身体残疾。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大连中山区法院第五次非法开庭,图谋迫害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潘秀清、白如玉、李圣杰等十位法轮功学员。这次 开庭没有律师、也没有家属辩护人,法官和公诉人一再诱导威胁法轮功学员辞退辩护律师,七名聘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委托律师辩护,法庭不予理会,二十五分钟结束庭审。之后,法庭又对法轮功学员曲滨非法开庭,整个过程仅十分钟。曲滨妻子作为辩护人,坚持讲明信仰无罪。曲滨被迫害得很严重,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

车中山、朱成干、佘钺、曲滨等十七人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中,朱成干五次遭绑架迫害,累计被非法关押十三年五个月,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7/身陷冤狱五年多-辽宁大连朱成干将出狱-359710.html

2016-01-04: 朱成干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被迫害生命垂危

大连普兰店市大潭乡法轮功学员朱成干现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的迫害,被迫害生命垂危。12月28日朱成干的大哥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看望自己的弟弟,找监狱长未找到,找到王队长,王队长说:“你来干什么?你是什么目的?”

原本去探望自己弟弟的大哥听到此话,更加担心弟弟朱成干在监狱的情况,所以就要求必须见自己的弟弟,因为在上半年家属曾3次来这里见朱成干,其中有两次都未让见面,只见了一次,但是那次见到朱成干的精神状态都比较好。这次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最后只让朱成干的哥哥见面,其他家人没能见面,见面时间只有14-15分钟。

当哥哥见到朱成干时,朱成干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但是朱成干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头都抬不起来了,说话都很费劲,亲自告诉说自己已经绝食40多天,其中被强迫灌食6次,王队长却声称绝食十多天。

朱成干的身体状况非常危险,告诉自己的哥哥说:“自己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就是他们迫害的,我是绝对不会转化的。”

监狱方面还说他们都给朱成干拍片子检查说身体没有问题。听了此话,愈加引起家属的疑问。如果朱成干身体没有出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的话,也就不存在什么拍片子检查之说。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朱成干拍片检查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接见完后,朱成干在往回走的时候腿是一瘸一拐的。估计朱成干在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4/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96.html#1613233935-1













































































2016-01-04: 朱成干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被迫害生命垂危

大连普兰店市大潭乡法轮功学员朱成干现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的迫害,被迫害生命垂危。12月28日朱成干的大哥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看望自己的弟弟,找监狱长未找到,找到王队长,王队长说:“你来干什么?你是什么目的?”

原本去探望自己弟弟的大哥听到此话,更加担心弟弟朱成干在监狱的情况,所以就要求必须见自己的弟弟,因为在上半年家属曾3次来这里见朱成干,其中有两次都未让见面,只见了一次,但是那次见到朱成干的精神状态都比较好。这次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最后只让朱成干的哥哥见面,其他家人没能见面,见面时间只有14-15分钟。

当哥哥见到朱成干时,朱成干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但是朱成干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头都抬不起来了,说话都很费劲,亲自告诉说自己已经绝食40多天,其中被强迫灌食6次,王队长却声称绝食十多天。

朱成干的身体状况非常危险,告诉自己的哥哥说:“自己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就是他们迫害的,我是绝对不会转化的。”

监狱方面还说他们都给朱成干拍片子检查说身体没有问题。听了此话,愈加引起家属的疑问。如果朱成干身体没有出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的话,也就不存在什么拍片子检查之说。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朱成干拍片检查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4/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96.html#1613233935-1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2016-01-04: 朱成干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被迫害生命垂危

大连普兰店市大潭乡法轮功学员朱成干现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的迫害,被迫害生命垂危。12月28日朱成干的大哥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看望自己的弟弟,找监狱长未找到,找到王队长,王队长说:“你来干什么?你是什么目的?”

原本去探望自己弟弟的大哥听到此话,更加担心弟弟朱成干在监狱的情况,所以就要求必须见自己的弟弟,因为在上半年家属曾3次来这里见朱成干,其中有两次都未让见面,只见了一次,但是那次见到朱成干的精神状态都比较好。这次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最后只让朱成干的哥哥见面,其他家人没能见面,见面时间只有14-15分钟。

当哥哥见到朱成干时,朱成干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但是朱成干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头都抬不起来了,说话都很费劲,亲自告诉说自己已经绝食40多天,其中被强迫灌食6次,王队长却声称绝食十多天。

朱成干的身体状况非常危险,告诉自己的哥哥说:“自己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就是他们迫害的,我是绝对不会转化的。”

监狱方面还说他们都给朱成干拍片子检查说身体没有问题。听了此话,愈加引起家属的疑问。如果朱成干身体没有出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的话,也就不存在什么拍片子检查之说。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朱成干拍片检查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接见完后,朱成干在往回走的时候腿是一瘸一拐的。估计朱成干在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迫害。























































































































































2016-01-04:
朱成干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被迫害生命垂危

大连普兰店市大潭乡法轮功学员朱成干现在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遭受强制转化的迫害,被迫害生命垂危。12月28日朱成干的大哥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辽宁省第一监狱第一监区看望自己的弟弟,找监狱长未找到,找到王队长,王队长说:“你来干什么?你是什么目的?”

原本去探望自己弟弟的大哥听到此话,更加担心弟弟朱成干在监狱的情况,所以就要求必须见自己的弟弟,因为在上半年家属曾3次来这里见朱成干,其中有两次都未让见面,只见了一次,但是那次见到朱成干的精神状态都比较好。这次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最后只让朱成干的哥哥见面,其他家人没能见面,见面时间只有14-15分钟。

当哥哥见到朱成干时,朱成干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但是朱成干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头都抬不起来了,说话都很费劲,亲自告诉说自己已经绝食40多天,其中被强迫灌食6次,王队长却声称绝食十多天。

朱成干的身体状况非常危险,告诉自己的哥哥说:“自己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就是他们迫害的,我是绝对不会转化的。”

监狱方面还说他们都给朱成干拍片子检查说身体没有问题。听了此话,愈加引起家属的疑问。如果朱成干身体没有出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的话,也就不存在什么拍片子检查之说。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朱成干拍片检查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4/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96.html

2015-02-18: 车中山、朱承干在沈阳第一监狱遭酷刑

大连法轮功学员车中山、朱承干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由于抵制所谓的“转化”,目前遭受了残忍的暴力殴打及酷刑折磨,朱承干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六点一直绑在老虎凳上迫害。

至今,沈阳第一监狱仍不许车中山的妻子和朱承干的哥哥会见。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发生了一起七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案件,即“大连安锅案”。当天,大连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等,针对为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的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绑架抄家。车中山在自家楼下被葵英街派出所多名便衣按倒在地,暴力殴打后绑架,在大连看守所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被野蛮殴打,胳膊和脸多处被打出血,被铐地铐两个多月;曲滨、佘钺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 危,张国立被打冰毒并遭酷刑迫害险些丧命。法轮功学员张桂莲在迫害中离世;罗金玉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罗金玉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左眼失明,郝秋晶遭受“抻刑”等酷刑,造成身体残疾。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大连中山区法院第五次非法开庭,图谋迫害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潘秀清、白如玉、李圣杰等十位法轮功学员。这次 开庭没有律师、也没有家属辩护人,法官和公诉人一再诱导威胁法轮功学员辞退辩护律师,七名聘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委托律师辩护,法庭不予理会,25分钟结束庭审。之后,法庭又对法轮功学员曲滨非法开庭,整个过程仅十分钟。曲滨妻子作为辩护人,坚持讲明信仰无罪。曲滨被迫害得很严重,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

车中山等十七人被非法判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的大连法轮功学员有10人:车忠山、朱成干、马瑞田、韩学明、佘钺、曲滨(19监区)、王永航、田耘海(5监区)、杨本亮(教育处监区)、邹吉令(19监区)。

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朱承干,大连工业大学毕业,毕业后由国家直接分配到普兰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匪浅,不断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再也不贪不占,不谋私利,为国家减少了很多经济损失。只因朱成干信仰“真、善、忍”,只因他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只因他将真实的法轮大法告诉世人 ,朱成干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在一次又一次绑架和五次非法劳教、冤狱中度过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8/车中山、朱承干在沈阳第一监狱遭酷刑-304926.html

2015-01-24: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朱成干的家属冒雪探监却被拒绝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正是大连、沈阳等地大雪纷飞的寒冷日子。

这天,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佘钺、朱成干、王守臣、马瑞田等人的家属顶着大雪去沈阳第一监狱看望这些法轮功学员。然而,曲滨、朱成干的家属却被挡在接见室的外面,没让接见。这已经是曲滨妻子第四次来沈阳监狱不让见了。

一开始,这些家属先去了监狱的办公大楼,一个警号为2101091的“主任”态度非常不好,出来推家属,不让进办公大楼。

曲滨的妻子在办公大楼外被一个警号为2101608的狱警“接见”了一个半小时,说曲滨违反了监狱38条中的第二条“不服从管理”,所以不让见。曲滨妻子说担心曲滨的身体时,狱警说曲滨“胖了”,家属当时反问是胖了还是浮肿,却没有得到回答。在谈话中,狱警说什么如果让见了,他的那身皮就不能要了,意思就是让家属见了就要丢饭碗,还说这两天就给曲滨办存钱的卡,这星期不打卡号就下星期给打卡号。

曲滨的妻子真着急,尽管她要一个人抚养孩子,还要干活儿挣钱养家糊口,还要请假来看望曲滨,但她盼望早一天给曲滨存上钱,使丈夫能够买点东西填饱肚子。

佘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三监区,家人给买的新衣服都没有了,不知是谁给换了还是被抢走了,总之没穿着。

朱成干的家属也没让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3569.html

2014-02-01: 法院对“安锅案”枉法判决 家属当庭喊“不公”

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大连中山区法院对“安锅案”中的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宣判后,旁听家属情绪激动,有的家属大哭,有的当庭高喊“判决不公”。一名家属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大声对被诬判的亲人喊:“我倾家荡产也要帮你把官司打到底。”

当庭法官是梁永国。九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刑期分别是:车中山六年,朱成干五年九个月,王守臣四年六个月,裴振波五年六个月,潘秀清五年三个月,史占顺四年六个月,白如玉四年六个月,于波四年,郭松四年。目前九人全部上诉,家属已经办完手续。

“安锅案”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国安伙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街道社区,针对参与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中共害怕民众观看海外新唐人电视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的绑架,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抄家、关押,酷刑折磨。

中山区法院自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以来,先后多次对车忠山、朱成干、王守臣、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潘秀清、白如玉、李圣杰、汪涛、佘钺、林丽红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中山区法院对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潘秀清、白如玉、李圣杰等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七名法轮功学员聘请律师作无罪辩护。法庭不予理会,半小时结束非法庭审。之后,法庭又对法轮功学员曲滨开庭,整个过程仅十分钟。曲滨妻子作为辩护人,坚持讲明信仰无罪。曲滨被迫害得很严重,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

法庭目击

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三十分,中山区法院要对九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法庭只许几个家属旁听,很多人被限制不让进庭。九位法轮功学员

已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身体普遍都很消瘦,已经六十岁的女学员潘秀清,牙齿几乎全部掉光,不能正常吃饭,她因身体虚弱,是被警察架入法庭的。

法官是梁永国,非法宣判后,警察匆匆将九名法轮功学员带走时,九人都高喊:“法轮大法好!”法庭外面的法轮功学员也高喊:“法轮大法好!”

之前,中山法院接访人员曾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引起民愤,法院高层调在解过程中,曾答应新年前让家属会见被非法关押的亲人。结果法院不仅食言,还枉法裁判,这种欺骗行为令家属很愤怒。

佘母昏倒在法院

十二月二十七日,大连中山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佘钺非法庭审。因家人怀疑佘钺身体出了问题,加之因前一天看守所坚决不让律师会见佘钺,佘钺的家人申请延期开庭,遭法官拒绝。二十七日开庭前,家人看到佘钺在警车中被固定在轮椅上,看上去处于昏迷状态。遂与律师拒绝出庭,最后法官只好宣布休庭。一月二十七日

佘钺的妈妈在和中山法院刑事副院长徐炳理交涉过程中,谈到佘钺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后,被中山法院非法判决九年,在监狱里遭受酷刑奴役,肋骨被打断两根,佘钺夫妻反复被关押、判刑、劳教,十四年来没有一个新年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佘母要求释放佘钺回家,因为他是一个好人,没有犯罪。佘钺母亲在叙述过程中,因为悲伤过度,突然全身痉挛,倒在中山法院大厅椅子上不能动。自从佘钺被绑架,佘钺的妈妈在经受多次打击后,身体非常虚弱,经常晕倒。看到这位七十岁白发苍苍的母亲思念儿子的痛苦,在场的家属都在落泪。

另外,法轮功学员曲滨因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而被取保候审,但中山法院法官梁永国想继续迫害曲滨,目前曲滨流离失所躲避迫害,中山法院将曲滨列为网上逃犯。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十五个年头了,这十五个中国新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望眼欲穿的等待自己亲人回家团聚,有多少法轮功学员为了躲避迫害流离失所风餐露宿不能回家,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或者看守所等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奴役的折磨,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杀,被活摘器官,永远失去生命,这些数目无法统计的法轮功学员承受的痛苦是外面人无法想象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法院对“安锅案”枉法判决-家属当庭喊“不公”-286964.html

2014-01-30: 大连“安锅案” 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一月二十七日,大连中山法院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法轮功学员车中山被非法判刑六年,朱成干五年九个月,王守臣四年六个月,裴振波五年六个月,潘秀清五年三个月,史占顺四年六个月,白如玉四年六个月,于波四年,郭松四年。九人全部上诉。

事件简述: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国安伙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街道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绑架,主要针对参与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中共害怕民众观看海外新唐人电视台),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关押,遭到残酷折磨。其中:开发区六十九岁的老太张桂莲,在大连看守所受到严重迫害,八月五日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曲滨、张国立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侯春丽腿被看守所恶人打坏肾脏。法轮功学员车中山在大连看守所被严管,受到酷刑折磨,被戴手铐脚镣并被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导致这位坚忍的壮汉,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晚,大连中山区法院突然通知律师,取消原定于第二天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开庭。四月十二日早晨,大批警察在中级法院门外绑架前来旁听庭审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六十多岁的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个被称之为“大连4.12事件”后被海外媒体广泛报道。

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大连中山区法院借用西岗法院,对车忠山(男)、朱成干(男)、王守臣(男)、裴振波(男)、史占顺(男)、于波(男)、郭松(男)、潘秀清(女)、白如玉(女)、李圣杰(女)、汪涛(男)、佘钺(男)、林丽红(女)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当时有九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因为此案本来就处处违法,不符合司法程序,证据作假,律师们有理有据的辩护、及当事法轮功学员纷纷指证公检法人员的种种违法行径,让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不得已频频休庭。庭审进行到傍晚,最主要的辩护阶段还没有开始。律师团因为开庭时间过长全体罢庭,经过交涉后,法官于当晚八点三十分宣布休庭,择日开庭。

大连中山区法院定于七月五日继续对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开庭。但因中山区法院违背司法程序,通知开庭时间太短,律师团七月五日集体罢庭。当日上午,在律师们的抗议下,中山法院审判长决定择日再开庭。

八月二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借西岗法院地盘再一次对十一位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因辩护律师程海律师被警察架出法庭殴打,导致所有参加庭审的律师集体退庭抗议。

十月二十一日、十月二十二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林丽红、汪涛非法开庭。

十二月二十七日,大连中山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佘钺非法庭审。因家人怀疑佘钺身体出了问题,加之因前一天看守所坚决不让律师会见佘钺,佘钺的家人申请延期开庭,遭法官拒绝。二十七日开庭前,佘钺在警车中被固定在轮椅上,看上去处于昏迷状态。律师和家人辩护人都拒绝出庭,最后法官只好宣布休庭。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对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潘秀清、白如玉、李圣杰等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这次开庭没有律师、也没有家属辩护人,法官和公诉人一再诱导威胁法轮功学员辞退辩护律师,七名聘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委托律师辩护。法庭不予理会,半小时结束非法庭审。之后,法庭又对法轮功学员曲滨非法开庭,整个过程仅十分钟。曲滨妻子作为辩护人,坚持讲明信仰无罪。曲滨被迫害得很严重,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30/大连“安锅案”-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86619.html

2014-01-27: 1月27日大连中山法院将对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

1月27日上午9:30,辽宁省大连中山法院将对“安锅案”中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9名法轮功学员将被从看守所带到中山法院。这9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潘秀清、史占顺、裴振波、白如玉、于波、郭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7/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6302.html#14126215221-1

2013-10-31: 半小时庭审十人 大连中山区法院走过场

大连中山安锅案10月29日第五次开庭,上午4辆警车将11名法轮功学员带到法院,曲滨(曲斌)是用轮椅送进法院的。9点左右开始所谓“庭审”,25分钟后即结束,法院宣布休庭。

被非法开庭的法轮功学员是: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潘秀清、裴振波、史占顺、于波、郭松、白如玉、李圣杰。在所谓“庭审”中,没有律师、也没有家属辩护人,只有法官和公诉人讲话,一再诱导法轮功学员辞退辩护律师,并诱骗威胁说如果不辞退律师,法院就不给你们聘请律师的权利,你们只能自己辩护。7名聘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委托律师辩护。

法轮功学员们表示,信仰法轮功没有罪,安装卫星电视没有错,社会上很多人为了谋生都在干这个工作。一位60多岁的大姐表示炼法轮功身体的癌症都好了。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律师和家属辩护人不在法庭,对法官和公诉人的问话一概不回答。一名法轮功学员聘请本地律师,向法院表示委托律师回答法官的问话,这名当地律师指出这个案件证据不足,不够量刑,没有明确法律规定不准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也没有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

10点,对另案处理的曲滨开庭,10分钟后庭审结束,轮椅上的曲滨仍然被送回看守所继续关押。曲滨妻子作为辩护人,讲明信仰无罪,曲滨是为了谋生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

非法开庭前一天,中山区法院只通知家属参加旁听,而不通知律师和家属辩护人开庭辩护。律师团将联名抗议书邮寄给中山区法院,家属辩护人也各自将抗议书亲自送给中山区法院,要求宣布这次所谓开庭无效。

中山区法院开庭前全面戒严,周围都是警察和便衣,并对周围人群偷偷拍照和摄像,其中一辆车号为辽OB2795,被民众训斥。郭松家属被骚扰,家附近一直有便衣跟踪监控。刘新颖被中南路派出所困在家中,警车一直停在楼前,直到庭审结束,警车才开走。
事件回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31/半小时庭审十人-大连中山区法院走过场-282028.html

2013-08-22:惧怕无罪辩护 大连法院强行辞退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2/惧怕无罪辩护-大连法院强行辞退律师-278512.html

2013-08-19: 大连市与辽宁省公检法串通 报复中山诉讼案律师团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借西岗法院地盘再一次非法开庭,图谋迫害车忠山、朱成干、王守臣等十一位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程海律师被架出法庭殴打,导致所有参加庭审的律师集体退庭抗议。

此后,大连公检法与辽宁公检法人员非常恼火,因为从四月十二日、六月二十一日、七月五日几次开庭,大连公检法部署了大量警力,消耗很大,想尽快把中山诉讼案非法庭审进行完,而八月二日律师退庭再一次将他们的部署全部打乱,在西岗区法院外就准备群殴律师团,因为有两名外国使节在场,没动手,背后阴谋将律师团七名律师全部设为黑名单,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七名律师分别是程海、梁晓军、王全章、陈建刚、赵永林、王兴、张磊。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陈建刚律师来大连会见被非法关押的当事人——法轮功学员,大连看守所不准会见,并拿出中山法院的文书。 八月十三日大陆媒体转发中央政法委指导意见,其中包括要切实保证律师会见阅卷权。八月十三日家属辩护人去中山法院询问,法官梁永国表示谁也没有权利阻止律师会见,并说谁不让会见就找谁,而八月二日阻止律师会见的就是他本人。

八月十五日,程海律师和唐天昊律师来大连会见当事人,大连看守所无视上级规定,依然阻止程海律师会见,交涉中发生争执,看守所警察竟然要脱警服打程海律师,非常嚣张,被唐天昊律师阻止。

从看守所出来,律师们去相关部门控告,发现这些部门已经提前得到通知,只要是中山诉讼案的事一概回避,并说,你们这个案子搞的太大,谁也管不了,态度冷漠蛮横。大连市中级法院立案庭接待人员工作期间不在岗位,躲到旁边的房间里,去找他,这位年轻人竟然大喊大叫的训斥家属,将家属驱逐出房间,把门狠狠关上不露面。大连市检察院举报中心以检察官开会为名拖延会见时间并草草结束会见,大连市纪检部门匆匆在门上通知临时开会,停止接见,通知单上的胶水还没有干。

大连市委政法委接待处工作人员是一名年轻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态度蛮横,从会见室出来用难听的语言辱骂和他父亲年龄相仿的程海律师,被阻止时,竟然推搡唐天昊律师,并拿起电话准备报警,威胁律师及家属辩护人“你们今天谁也不准走了。”律师及家属只好离开会见室。

唐天昊律师下午到大连市看守所会见时,被看守所停止会见扣押,要求写书面报告,唐天昊律师拒绝。

看到大连市的严峻情况,两位律师当晚匆匆离开大连去沈阳辽宁公检法控告,八月十六日在沈阳同样遇到大连的情况,这说明大连已经和沈阳串通好了,这完全是一种报复行为。下一步,中山法院很可能不通知律师及家属,秘密非法对中山诉讼案非法开庭,请各界关注。

大连市八月三十一日召开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大连警方提出宁可错抓千人,不放过一个的口号,他们以所谓保证全运会的安全,想在这之前将中山诉讼案结束,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关于大连十一位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与他们的辩护律师遭骚扰、殴打等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

《圈套:大连法院突然取消庭审 几百警察庭外抓人》
《大连4.12:多人被抓 律师被打》
《大连1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十余律师出庭》
《律师团集体罢庭 大连中山法院开庭延期》
《大连法院非法庭审 律师遭殴打集体退庭抗议》
《大连法院殴打律师 逼迫当事人另请律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9/大连市与辽宁省公检法串通-报复中山诉讼案律师团-278351.html
2013-07-11: 律师团集体罢庭 大连中山法院开庭延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1/律师团集体罢庭-大连中山法院开庭延期-276516.html

2013-07-03: 辽宁省大连中山诉讼案经对11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中山诉讼案在6月21日休庭之后,中山法院于7月5日上午8:30分在西岗区法院再次开庭,因为6月21日开庭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董选正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现在这个案子除去两名另案处理的大法弟子:林丽红和汪涛,现在面临开庭的大法弟子是11位:车中山,朱成干,王守臣,佘钺,潘秀清,史占顺,裴振波,白如玉,于波,郭松,李圣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6155.html

2013-06-25: 大连1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十馀律师出庭

大连中山区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近一年,于6月21日上午8点30分在大连西岗区法院遭非法开庭。

其中法轮功学员佘钺被从210医院直接抬到法庭;汪涛在开庭中身体过度虚弱被抬出法庭;车中山由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在法庭不断呕吐、打嗝;林丽红特别虚弱、精神恍惚,需要人搀扶。晚上8点30分休庭,择日另行开庭。

此前,在6月19日,有10位辩护律师抵达大连,6月20日2位律师到达,共12位律师,有的律师是来参加旁听的。因为法院在4月12日临时取消开庭,并大肆抓捕事件(包括律师被打),此案受多方关注包括世界媒体。据悉,北京司法部、辽宁高检、高院等都来到大连参加这次庭审。

因为412事件,律师做了大量的控告,使大连警察不敢在这次开庭公开抓人打人,但是在背后搞阴谋:大连市公安局一直在开会部署,跟踪监控,在律师住的酒店,大连国保安排了大量的便衣,当地派出所派来一名警察在酒店大堂里住,律师旁边的房间有国保的人,酒店门外的车内都是便衣,出入的人员都被监控,机场及附近饭店都有国保的人,6月20晚上对律师骚扰性查房,律师们没有理他们。

6月21日,西岗区法院所有开庭全部取消,只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庭,法院600米内警察对行人盘查问到哪去,方圆几公里全是便衣和大大小小的各类警车,里面坐满穿浅蓝色夏装的男性,中午发统一的盒饭,并说这不是买的,直到晚上8点30 休庭,中共各级官员离开法庭,便衣才撤走。各派出所,街道都被安排各种监控任务。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守臣的妻子是第二辩护人,6月20日晚上回家发现自家附近有警车监控,不得已返回酒店住,防止出现412被警察困在家中的事再发生,不能出庭辩护。

6月21日开庭前,法轮功学员董选和刘新颖被绑架,她俩在帮忙家属接送律师,因为律师多,时间紧,家属忙不过来,可是这种帮忙竟然成为被抓的藉口。当天早6点40,中山区法轮功学员刘新颖在自己家楼下被秀月街派出所绑架,当晚10点半回家。早7点左右,大连马栏子柳树法轮功学员董选,女,40岁左右,被绑架,目前下落不明。据悉,董选已经被监控一段时间。

这次被迫害的13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车忠山(男)、朱成干(男)、王守臣(男)、汪涛(男)、佘钺(男)、史占顺(男)、裴振波(男)、潘秀清(女)、林丽红(女)、白如玉(女)、李圣杰(女)、郭松(男)、于波(男)。

2012年7月6日,大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国安伙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街道社区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一次大规模的 绑架,主要针对参与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中共害怕民众观看新唐人电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关押,遭到残酷折磨。其中:开发区69岁的老太张桂莲,在大连看守所受到严重迫害,8月5日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曲斌、张国立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侯春丽腿被看守所恶人打断、肾被打坏。法轮功学员车忠山在大连看守所被严管受到酷刑折磨,被戴手铐脚镣并被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导致车中山这样一个善良、勤勉、坚忍的壮汉,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大连中山区法院原称,将于中山区法院4月12日上午9点30分借用大连市中级法院第六庭对13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庭审。但在4月11日晚突然通知律师取消开庭。4月12日早晨,大批警察在中级法院门外疯狂绑架参加庭审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个被称之为“大连4.12事件”已被海外媒体报导。

60多岁的程海律师事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描述他当时被绑架上大巴车的情景:“一个中年警察,他指挥三个小伙子抢我的手机,我不 给。这时他们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终于抢走了手机。看我反抗,就打我。警号202297的警察拚命拧我的左手臂,另外一个1米8的

大连 普兰店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8-08-26: 普兰店区扫黑办、政法委电话:0411-83118181

2017-12-03: 普兰店皮口镇派出所:
电话:0411-34095001
电话:0411-83400959

2016-10-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国保大队 0411- 83113674治安管理大队 0411- 83134692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6-07-03: 乐甲派出所电话:(0411)83381515

2016-07-03:
参与绑架的沙包派出所电话为0411-83370510

2016-03-26: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5-04-18: 大连市普兰店市丰荣派出所 所长:雒[luò]荣彬 办公室电话:0411-83112593
丰荣派出所 值班室电话:0411-831129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0411- 83113674
治安管理大队 0411- 83134692

2014-07-07: 午极镇派出所:6316501010
威海乳山市拘留所:6316654443
所长 张尚延:15588336376
教导员 高峰:63166689081558833636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8-06: 大连法院殴打律师 逼迫当事人另请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6/大连法院殴打律师-逼迫当事人另请律师-277756.html

2013-06-22: 西岗区法院地址:大连市西岗区石葵路58号(西岗区石葵路西行过石葵隧道南侧)邮编: 116011

电话: 0411-82475331  0411-2493193  0411-82793216
传真: 0411-8364195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