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四平 梨树县 石岭监狱(四平监狱,石岭子监狱,男) >> 郁东辉(郁冬辉,毓东辉,郁东挥), 男, 67

郁东辉(郁冬辉,毓东辉,郁东挥)
原辽源市中共市委党校讲师郁东辉先生生前照片
个人情况: 辽源市委党校副校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辽源市
个人近况: 2011年12月1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9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07: 吉林辽源市郁东辉生前遭受的迫害

郁东辉先生,原辽源市中共市委党校讲师,因为身患多种疾病,曾练过多种假气功,身体也没有起色,一九九五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疾病都不治而愈,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年近六十的郁东辉受到了来自辽源南康派出所、国保大队、南康分局、辽源市看守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四平石岭子监狱等邪党部门的连锁迫害。2000年5月曾被辽源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2002年3月被非法批劳教三年,2008年5月12日被非法判刑九年。于2011年12月17日,被四平石岭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七岁。

一、本着良好愿望写信反映情况遭劳教

郁东辉原是中共邪党的党员,二零零零年五月,他去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为中共对党员有这样的明文规定:党员可以直接向中央反映情况。其实郁东辉哪里知道,那只是写在纸上的。心地善良的郁东辉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写了一封非常公正的信,他希望中共中央不要受少数人的蒙蔽,能够正确对待法轮功,能够真正了解法轮功。所以他在信中提出:一是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而且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升华;二是让民众自由修炼法轮功,三是还师父清白等。此信交到了邪党的中组部信访办接待室,当时接待室的一个男性工作人员说:“你把信留下,你可以走了。”

回到家里三天以后,南康派出所突然闯进辽源市委党校,对郁东辉的办公室非法搜查,又把他从单位带到家,南康派出所姓高的一个科长,对他老伴说:“把你家和法轮功有关的东西都交出来。”他们抢劫走了一本《转法轮》,又把郁东辉劫持到辽源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既没有通知家属,也没有任何手续。先是刑事拘留,后改成治安拘留。当时家里人还都以为这是好事,后来才知道这是公安局搞的阴谋,因为他们打算把郁东辉按劳教处理,但邪党有惯例,二次拘留才能劳教,所以中间又改了一次不同性质的拘留票,这就构成了二次拘留,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将他劳教了。由此可见邪党的丑恶与欺诈。后来,郁东辉因受邪悟人员的影响,一时法理不清,糊里糊涂地写了所谓的“决裂书”,三十天后,恶警又勒索家人三千元,才把人放回去。这三千元所谓的“保证金”,连白条子都没有。几年以后,郁东辉的家人去南康派出所要求归还三千元保证金,当事人万××推脱说过二天再说,再去要时,他们就说万××出门不在家,至今未还。

二、在家绑架说是外逃

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法轮功学员的正义之举,在邪党控制的闭路电视上插播法轮功的真相,恶首江泽民恼羞成怒,下令全省大搜捕。三月十五日,郁东辉从市场买菜回来,在他所居住的小区院内被几个便衣当场绑架,郁东辉虽奋力挣脱,最终还是被推进车里,劫持到国保大队,当时非法审讯他的是女恶警蓝××,她说:“你是党校的讲师,研究马列的,你还信迷信?信法轮功!你要说不炼,我马上放你,你要是坚持炼,我就让你劳教满贯(意思是三年)。” 郁东辉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我一定要炼下去。

本来中共邪党的警察在小区院内将郁东辉绑架的,可却在当地报纸《辽源市报》胡说什么“抓住了外逃的郁东辉”,这是公安战线一“大胜利”造声势与“政绩”,欺骗老百姓。

就这样郁东辉被非法劳教三年。

三、在劳教所的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郁东辉由于修炼,受到了劳教所的残酷迫害。刚进劳教所,就被入监队强迫“转化”,强迫郁东辉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坐姿都有规定,不许说话,一直坐了四十多天,郁东辉没有向恶警妥协。恶警又把他分到六分队,妄图用重体力劳动逼他就范。六分队主要干农活。有一次秋天扛土豆,当时郁东辉已经五十八岁了,眼看六十岁的人了,扛不动,包夹犯人硬是把袋子压在了郁东辉的身上,一下子把他压倒了。

劳教所阴暗潮湿,卫生条件差,九月份,老伴去看他,他看上去还算健康,到了十月份,老伴再去看他,仅仅相隔一个多月,他已感染上疥疮了,劳教所不给任何治疗,他的病情又继续发展,浑身浮肿,肿得连小便都排不出来,尿道都缩进去了,最后用矿泉水瓶子削成一个斜面做导流,才能尿到便池里。

二零零三年的正月初九,在劳教所开早饭时,发现郁东辉已经在床上昏迷了,劳教所这才把他送到长春医院。检查结果是:严重的皮肤综合症、重度营养不良性贫血。在这种凶险的情况下,劳教所还是拒不放人。长春司法局一个科长(姓名不详)打着官腔说:“要看本人呢,确实是已经不行了,但是按诊断书呢还不够放人的条件。”劳教所又给郁东辉做了一个脑CT,结果显示:脑腔状梗塞。司法局的那个科长说:“嗯,行了,可以放人啦,但需要五千元押金。”家属交了五千元,才把郁东辉接了回来。

接回来以后,再次昏迷,送到市医院后,医院已经不接收了,说:“都这样了,咋才来治呀。”后来勉强接收,打点滴时,连静脉血管都找不到了。一个星期后,病情稍有点好转,郁东辉坚持出院回家炼功,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郁东辉再一次恢复了健康,脸上又现出红润的气色,法轮功又一次在他身上显现奇迹。

四、郁东辉和老伴北京奥运同时被绑架判刑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利用北京奥运会,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对所有他们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入室检查,并大批地绑架迫害。郁东辉再次遭到迫害。

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早七点多,郁东辉刚一开门,呼啦一下闯进五、六个便衣恶警,把郁东辉老俩口劫持到南康分局,又留下一伙人非法抄家,抄走了许多大法的书籍、音像,郁东辉儿子用的液晶电脑一台,二部新买的手机,总价值一万多元,都被他们统统抢走。

南康分局他们把老俩口分开审讯,时间长达一天半,最后又把老俩口双双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非法提审二次,六个多月后,郁东辉被非法判九年徒刑,老伴郑春玲非法判三年徒刑。在看守所期间,郁东辉的血压高达200mmHg,大大超过了临界值,但是当地恶警毫无人性,还是把他送到石岭子监狱继续迫害。

当时郁东辉已六十五岁,仍被狱警强迫做奴工。二零零九年圣诞节前,监区逼迫在押人员粘珠串,因为胶水和珠子毒性都很大,几十人挤在狭小的监舍内干活,通风不好,也没有任何保护设备,满屋都是刺鼻的胶水味,很多人出现中毒症状,有一个叫王恩国的,当时脸红肿、头晕、呕吐、眼睛红肿、流泪、流鼻涕,皮肤出现红疹。由于法轮功学员多数被迫上胶工序,伤害更大。许多法轮功学员出现胸膜炎、肺结核症状,其中庞士坤出现严重肺结核,住院只三天就去世了。郁东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遭受着摧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平监狱成立十一监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的强化洗脑“转化”,由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国民兼任监区长、副监区长是周继佳。郁东辉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十一监区,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三个刑事犯包夹迫害。

郁东辉由于长期处在邪恶黑窝里特有的恶劣环境,与持续的不间断的精神摧残,把郁东辉迫害成了脑血栓。监狱有关人员在电话里跟郁东辉的女儿说:“你家差钱吗?你家差钱的话,就在监狱里治疗,不差钱,就到外面治疗。”女儿心里明镜似的,在监狱治就等于下了死亡通知书。女儿救父心切,就说到外面治。女儿拿钱送给了狱警,在此期间,父女不能相见,在四平医院仅仅治疗了八天,花了她女儿一万多元,病情刚缓解,又急忙把他押回到监狱。女儿拿给狱警的钱,根本没有都用在郁东辉身上,很大一部份都让恶警挥霍了。女儿要求办保外就医,但是监狱说是需刑期过三分之一后才能回来。

在监狱关押了三年半,血压一直在180mmHg以上,郁东辉就是这样的身体,监狱还不断地“转化”迫害,逼迫他放弃修炼,写悔过书。当郁东辉病情迅速恶化时,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经多家医院四次体检,狱方才于十一月八日让他保外就医。

回到家里第四十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半,郁东辉就含冤离世了。一个好人,一个从来没有伤害过人的最善良的好人,一个大家都公认的好人,就这样的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吉林辽源市郁东辉生前遭受的迫害-273069.html

2011-12-31: 遭监狱奴工和洗脑迫害 郁东辉老人含冤离世

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郁东辉老人二零零八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四平监狱遭洗脑和奴役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终年约六十八岁。

郁东辉老人修炼法轮功之前曾身体多病,他于一九九五年三月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长时间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多次遭到绑架、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郁东辉被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郁东辉刚被绑架时身体非常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被折磨得长了“疥疮”,全身浮肿,小便时需要用切断的矿泉水瓶导流,才能尿到便池里。终于一天早上,郁东辉休克了,劳教所没有把郁东辉及时送入医院,而是给郁东辉远在辽源的家人打电话,在家人来了后又勒索三千元才能放人。家人当时没有带那么些钱,恶警就一直跟到辽源,同时还勒索“小费”、“车费”两千多块钱,而根本不顾郁东辉的安危。

二零零八年,吉林辽源市公安、国安恶警借奥运之机,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大肆进行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南康分局恶警绑架了郁东辉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郁东辉被辽源市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四平监狱迫害。

当时郁东辉已六十五岁,仍被狱警强迫做奴工。二零零九年圣诞节前,监区逼迫在押人员粘珠串,因为胶水和珠子毒性都很大,几十人挤在狭小的监舍内干活,通风不好,也没有任何保护设备,满屋都是刺鼻的胶水味,很多人出现中毒症状,王恩国当时脸红肿、头晕、呕吐、眼睛红肿、流泪、流鼻涕,皮肤出现红疹。由于法轮功学员多数被迫上胶工序,伤害更大。许多法轮功学员出现胸膜炎、肺结核症状,其中庞士坤出现严重肺结核,住院只三天就去世了。郁东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遭受着摧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平监狱成立十一监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强行洗脑“转化”,由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国民兼任监区长、副监区长是周继佳。郁东辉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十一监区,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三个刑事犯包夹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郁东辉被迫害致脑血栓住院,出院后摔倒昏迷,可是一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狱方还不放人。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经多家医院四次体检,狱方才于十一月八日让他保外就医。

郁东辉回家后进行体检,脑两侧严重血栓,血压高180、低压130。由于多年的迫害,他的牙齿松动,门牙脱落三颗,根本不能嚼饭,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晚八点四十分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遭监狱奴工和洗脑迫害-郁东辉老人含冤离世-251279.html

2010-08-12: 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二)
......
4、超强体力劳动

二零零七年初,教育监区开始出工干活,每日至少八小时劳动,每人都分配劳动任务,如完不成任务要挨管事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往往被分配最苦、最累的工序。法轮功学员之中高维喜已七十二岁,郁东辉、宋進才都已六十五岁,他们仍被强迫出工干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28196.html

2008-12-15: 辽源市九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吉林省辽源市610、国安、公安、政法委借奥运迫害法轮功、绑架大法弟子,九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郁东挥、张立志九年、赵丽娟八年、段立峰张金峰七年、徐宏违四年、岚凤三年半、郑春玲马冬艳三年。

大法弟子上诉到市中级法院,恶党法院维持原判,这九名大法弟子已于2008年12月3日,被劫持到四平石岭监狱、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

在奥运前后,辽源市610、公安国安配合绑架数十名大法弟子,共办两期洗脑班,每期二十多人。被打电话和上门骚扰的就更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5/191656.html

2008-10-26: 吉林省辽源市九名大法弟子遭被非法判刑迫害
近日,辽源市邪党公安、610、政法委、法院对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郁东辉、张立志(9年)。赵丽娟(8年)。段立峰、张金峰(7年)。徐宏伟(4年)。马东艳、栾凤、郑春玲(3年)。

参与迫害的有省政法委、省610。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6/188561.html

2008-10-11: 吉林省辽源市九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审判
吉林省辽源市邪党公安610、法院10月8日上午在看守所秘密开庭,对郁冬辉、张立智、赵丽娟、栾凤、段立峰、徐红伟、马冬艳、张金峰、郑春玲等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审判,每位大法弟子只允许两名家属出庭,其馀全部被撵出法庭,并严格检查身份证,登记。在看守所门外有警察,便衣对来看守所的家属進行盘查,国保特务徐辉,上午7点以后拿着录像机从看守所门口一直到室内对来者全程录像。大法弟子盛淑云去发正念,被当场绑架,并抄家,现关押何处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1/187507.html

2008-09-20: 辽源市恶党人员图谋非法审判大法弟子

吉林省辽源市邪党公安、610预谋近期审判大法弟子郁东辉、郑春玲、赵丽娟、张立志、徐洪伟、岚凤、段立峰、马东艳、张金峰。这九名大法弟子已经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个多月了,家属要人恶警也不放,并且还欺骗家属说:“过完奥运就放人。”结果奥运过了要非法判刑加重迫害。

另悉,610伙同各警署已经在近日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办第二期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0/186194.html

2008-07-10: 辽源市恶警绑架劳教大法弟子

2008年6月18日,辽源市公安局长任剑波,政法委书记徐德贵,国保支队高玉升、徐辉、王秀全,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兰凤、赵丽娟、马东燕、郑春玲。

6月下旬,恶人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张金峰;6月30日提审法轮功学员赵丽鹃、郁东辉;7月1日提审法轮功学员徐洪伟、张立志

法轮功学员王淑芬、杨淑艳、张桂芬、李敏、孙福云、谭玉兰被送往劳教所。李兴玉、张玉萍被所外执行已回家。王洪真被非法判五年,目前在押看守所。

辽源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在菜市场开车追捕马东艳;蹲坑郁东辉家门口;逼赵丽鹃丈夫回家开门,比土匪还土匪。公安警察拿著纳税人的钱财干著非法的勾当,用流氓下贱手段,引供诱供,刑讯逼供,罗织罪名陷害法轮功学员。恶警高玉升,05年在向阳分局当局长,因给妓女办护照被撤职,不知改过,成为辽源市国保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88.html

2008-05-29: 吉林辽源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吉林省辽源市公安,国安,借奥运之机迫害大法弟子,很长一段时间,辽源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市国家安全局跟踪。蹲坑、伺机抓捕大法弟子。

5月11日,向阳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马东燕、兰凤、段立峰。南康分局非法抓捕郑春玲、郁东辉、党校张老师。东吉分局非法抓捕赵丽娟、李敏、李焕军、徐洪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高玉升一直迫害法轮功,可谓犯罪经验丰富,经常跟踪、盯梢,秘密录像,用事先准备好的提纲秘审大法弟子,如不回答,就用威胁手段逼供。该恶徒强迫兰凤坐铁凳子,不回答就给戴黑套,并折磨致休克。

5月11日,东吉分局警察到赵丽娟家蹲坑,12日公安、纪检、检查、国家安全局等单位的恶人用万能钥匙打开门后抢走资料书籍,现金4800元。恶警把大法弟子绑架到车上,赵丽娟高喊警察抓好人,天灭中共,快退党。恶警将大法弟子绑架到公安分局并绑在铁椅上,赵丽娟不配合看录像,国保支队长贺坤荒唐捏造出一份对其丈夫的违纪处理决定(因赵的丈夫是市公安局警察)。赵丽娟被迫坐了四天铁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377.html

2008-05-15: 吉林辽源市恶警继续绑架法轮功学员
2008年5月14日,吉林省辽源市恶警继续对本地法轮功学员進行绑架,目前得知有银行干部徐红卫被绑架到西宁警署,加上前日绑架的毓东辉、郑春玲、赵丽娟、李敏夫妇,共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请各界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474.html

2005-10-01: 王吉年、张全福生前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3年初被迫害致死的老年大法弟子张全福,65岁,刚被送進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时就被罚蹲近一个小时:头顶墙,手抱膝盖,膝盖、脚尖也要顶墙,否则就用脚踹,而张全福本身有一条腿打了钢板,腿拿不了弯。就这样,恶管教毛某某还踢了张全福一脚。后来张全福被关押到六大队,每日被强制“坐小凳”折磨,从早上吃完饭后,大约七点左右,一直到晚上九点以后,有时坐到十点以后。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张全福的身上就长了“疥疮”,手背上的血痂像个小馒头,大约有二公分厚。有一天我们发现血痂不见了,露出粉红色的肉,后来听劳教人员说是被管教用开水烫了,当时张全福非常痛苦,大喊“法轮大法好!”,以此抗议迫害。

邪恶的管教非但没有收敛自己的恶行,反而将张全福踢在了地上,并且铐在床栏杆上一上午,蹲不下站不起来。在张全福身体极度衰弱的不能下楼吃饭时,恶队长李忠波却让四名劳教人员硬抬他去食堂,其目地是为了進一步迫害,并不是做一点合适病人的饭菜。这种情况所长是能看到的,因为开饭时是有所长在值班的,但是没有人给解决问题,一直到人不行了,才做做样子送医院。可是一切都晚了,不到一天,张全福就离开了人世。

和张全福同样遭受迫害的老人还有郁东辉,辽源市委党校副校长,刚入所时身体非常的好,遭受了坐小凳的酷刑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也长了“疥疮”,全身浮肿,小便时需要用切断的矿泉水瓶导流,才尿到便池里。最后有一天早上,郁老师休克了,不法人员们并没有把郁老师直接及时送入医院,而是给远在辽源家人打电话;在家人来了后又要求交上三千元的保证金才能放人。家人当时没有带那么些钱,不法人员们就一直跟到辽源,同时还勒索“小费”、“车费”两千多块钱,而根本就没有考虑郁老师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68.html

2004-05-02: 过去有句俗话:四六不上线。这话用在朝阳沟劳教所身上正好,只不过意思变了。朝阳沟劳教所原本有七个大队,四大队、六大队都是强劳队之一。

2003年6月记得是非典时期刚过。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阎国柱在秋收铲地之后,乘邪恶之徒疏于防备之际跑走了,引起劳教所上上下下恐慌万分,布置了大量警力去抓捕……。此事之后,四大队解散,原本在2002年以前极邪恶的队就这样下线了,没有了。

六大队是农业队。王思国、金光日等大法弟子就是从这个队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辽源市委党校副校长郁东辉、通化教师徐洪军也先后从这个队保外就医出去。一批又一批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有力地抑制了邪恶,感动着良心未泯的管教干部。有的管教干部称病不上班;有的为大法弟子保外、释放不停的奔波;有的历次“攻坚战”都不介入。不充当邪恶的工具,不做政治的牺牲品,于是,六大队因表面形式上的种种管理不善而宣告解体。

随着四大队、六大队在较短时间相继解体,大法弟子们都看到了邪恶的下场,有的就说:四六都不上线了,我看三、七开也快了。过不了多久,这劳教所也该黄了。

2003-03-05: 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部份男大法弟子名单
郁冬辉,辽源市党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5/45811.html

2002-11-25: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有一名叫张福利的涉枪犯罪份子,曾多次对大法弟子郁东辉施加压力说“你不要再顽固下去了,赶紧写“五书”悔过吧,不然政府下令时,我们可不管你的死活,让我们打我们就动手,我们不管你做甚么好人不好人,我们要的是奖分,“转化”一个法轮功,我们就会受奖,得一分就减期一天,早出去一天是一天。你们说做好人,谁是好人?我们整天吃喝嫖赌的才是好人,不然怎么让我们『包夹’你们呢?”该人流氓成性却被政府重用。

四平 梨树县 石岭监狱(四平监狱,石岭子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16-11-16:对吉林省梨树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单位信息:
梨树县政法委:
610副书记李长富0434-5234610、5223984宅5223502、15643458333、13304359610
梨树县法院:
副院长李仁13630745999(主管刑事庭)
刑事庭庭长田文军13904359898、0434—3196048
刑事庭副庭长李 楠0434—3196046

梨树县检察院:
地址: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南大路260号,邮编136500
大厅公诉科:04345275241、04345275242
刑检科主任检察官姜彤辉04345275512、04345275507
刑检科检察官王志国17604345127、04345275512、04345275507
刑检科某检察官04345275509

梨树县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南大路260号,邮编136500
局长姚广宇
副局长左海滨13943316628、18043407008、04345254008
副局长孟智群13604343798、04345254001
国保大队长王明山18629859933、15590236999、04345254041
国保副队长马文洋18543417077、13154343456、18043407082、13154343456、04345254045
国保教导员张喜昆18543417076、15004468567、1804340728、04345254041
国保警察杨文18043407083、15981598900、04345254041、04345254044

四平市国保支队头目:王某、徐某04343130475


2014-06-05: 四平监狱地址:四梅线石岭邮局135信箱(四平市石岭)吉林省监狱
邮编:136505

主管改造监狱长:高平
电话:0434-3312318
部分办公电话号码:(区号:0434,总机546221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