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纪永宪(吉永现 ,季永宪), 男, 46

个人情况: 蒙阴县桃墟镇小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蒙阴县桃墟镇西陡山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6-02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纪永宪(吉永现 ,季永宪) 季永师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06: 遭惨烈迫害 山东蒙阴县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山东蒙阴县桃墟镇教师季永宪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身心受益,并把大法的美好洪传给本乡镇的父老乡亲,很多家庭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升华。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季永宪遭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五年八月,季永宪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季永宪表示,最早是在朋友家看到杂志上对法轮大法的介绍,然后经县城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前后,判若两人,单位的同事说我真诚实在。……学法后,我变的心胸宽广、豁达、能包容他人,所有亲属间的关系非常融洽和睦,好友往来,邻村同村的人都佩服我。”

“家庭的矛盾,婚姻的不幸,身体也落下了诸多毛病。如慢性胃炎、关节炎、肩周炎、神经性偏头疼、失眠等,折磨的我一米七五的身高体重不足五十公斤,病痛使我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走入了修炼。修炼不足三个月,身体上的那些毛病荡然无存。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有病,人为什么没钱。”

下面是季永宪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桃墟镇恶党原镇长刘醒世、不法人员石运平等人把季永宪家中大法书全部抄走,并勒索三千元。桃墟镇恶党原书记蒋永健宣布停止季永宪二十多年的教育工作。

扒光衣服猛踩狠跺、打火机烧手等非人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四上午,季永宪被原桃墟镇派出所所长刘勇、恶警刁传军等绑架到派出所,刘勇扒光他的衣服,一脚把他踢倒,逼他两腿伸直。刘勇站在上面猛踩狠跺,令季永宪痛不堪言。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薅着他的头发前后猛推猛拉。原桃墟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让他坐起,逼他伸直两臂与两腿保持平行,稍有下倾就用打火机烧手。原桃墟镇派出所警察刁传军用冰冷的水浇在他身上,随即打开电风扇。过后又用开水烫。当把季永宪迫害致不省人事时,就用凉水灌耳朵和眼睛激醒。还猛拔鬓角发,疼痛钻心。

晚上,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扒光季永宪的衣服铐坐在铁椅子上,两个手腕用特制手铐铐在铁椅子两边,两个脚脖锁在铁椅子腿上。白天是以上的折磨,晚上是这样的对待。

几天后,季永宪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又转到桃墟镇与被绑架来的百余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遭受关押迫害。

椅子腿砸头部、毒打等残忍折磨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一晚上,在原桃墟镇邪党头子蒋永健密谋操纵下,原桃墟镇邪党二头目刘醒世及李卫东、莫光利、包西堂、高保华、张兆辉、周子俊、带领 打手秦成志、来现录、李强、张洪蒙、莫光亮、高克勇、张玉军、吕虎等二十多人闯入镇财政所三楼会议室,对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毒打。

刘醒世亲自动手打季永宪,对他拳打脚踢,一拳打在他脸上,顿时季永宪的鼻孔鲜血直流。另一凶手用牛皮鞋底抽打他的脸,还用椅子腿砸他的头部。刘醒世实在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排椅上,捋起袖子,嚎叫着狠狠的打。三、四个打手扯起季永宪两腿满屋子里拉拖,衣服都拖烂,季永宪的头部被打的肿胀,脸部脱相,眼睛看不到人,嘴巴肿的三天都不能吃东西。恶徒看人快不行了,就将季永宪扔在墙角。

恶警秦成志、来现录、高克勇、李强等人打人打红了眼,把好多法轮功学员打的昏死过去。恶徒张兆辉抓起季永宪的头发逼他骂师父,刘醒世走到他跟前指着被打在地上的学员说:“看看吧,这就是法律!”刘醒世并指示打手们把法轮功学员家人送去的吃的、盖的被褥等物品从窗口扔到下边厕所的垃圾坑中。

中共恶徒作恶时把屋子里的灯都关掉,只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秘密进行。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染红了会议室的地板。毒打过后,凶手还逼他们两手高高举起,脚尖、鼻尖紧贴墙壁,长时间的站立,稍有离开墙壁值班的打手就用脚狠狠的踢。

手持木棍、竹竿、鲜树条等轮番抽打要钱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四,季永宪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到远离二零五国道的司法所(原邮电局)继续关押。每晚那些打手,喝的醉醺醺的,手持木棍、竹竿、鲜树条等毒打他们,逼迫要钱。凶手轮番逐个抽打,木棍打断了,就拳打脚踢,直至把所有巨额罚款全部交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仅这一次强行收取的非法罚款达四十多万元),给的收据没过三天又被强行索回,不上交的再重罚一次,邪恶至极。那些殴打的惨景,路人偷看到时,还被恶徒莫光利、包西堂、来现录等人手持木棍追赶好远。

季永宪时,几个恶徒齐上,有用本地槐鲜木棍的,有用香椿树竿的,有用竹片的,满身乱砸猛打狠抽,疼的他昏迷多次。凶手打累了,还逼迫法轮功学员逐个的打他、踢他。

那一夜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漫长!季永宪躺在地上,只觉的是躺在玻璃碴上一样难受。送饭的父亲目睹了他再次被毒打的惨相,惊吓过度,卧床不起。其三舅担心季永宪有生命危险,就流着眼泪跑了二十多家亲戚朋友,十多天才凑齐了八千多元交给恶徒。

恶徒高保华、莫光利、刘醒世等镇上头目还扬言以后向农民收提留集资时,也得采取这打人办法。这就是共产恶党的流氓本性。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份,季永宪因征集给联合国的签名,再次被派出所绑架到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达五十多天,受尽类延成、李枝叶等六零一头目及手下房思敏、王欣等十几人的非法折磨。当时他的儿子正在学校读初二,恶人向他儿子索要五百元钱,导致其被迫辍学打工。

黑布罩头暴打、劳教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季永宪在去其父亲家的路上,被镇上张兆辉一帮人绑架到镇计生委大院,当晚八点左右,莫光亮闯进屋中,用黑布罩住他的头,三、四个人 把他拖到后院停车场暴打,高保华用力踩着他的头,来现录、秦成志等十几个凶手,手持木棍、橡胶棍轮番抽打、毒砸,直到他昏迷过去。

第二天晚上,派出所郑杰、侯吉民把季永宪铐去原工商所办公室折磨。张道欣、刁传军把他反铐在木椅子上,然后把木椅扳倒,使椅子腿顶着他的后背(因后背打的紫茄一般),疼痛难忍,还不敢乱动,手铐未锁,一动齿就往肉里卡(即使如此,他的右手无知觉长达一年有余),汗水不知淌了多少。口渴了,刁传军就给他洗脸水喝, 白天就把他铐在派出所楼前曝晒轮番折腾。

五月初七,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其间强行给他挂牌去坦埠、垛庄等集市游街侮辱。阳历九月三号,中共恶徒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期间,被逼强制性的无工资的劳动,特别是缠线圈,由于手麻木无力,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加班到深夜,拇指痛的无法忍受,就用牙咬,或放在身子底下压着。一次季永宪的头被一桶滚烫的热水烫伤,整个头部都起了包,流黄水,疼痛无比。狱医有烫伤膏也不给用,而是拿酒精棉棒给他擦,被他拒绝。即使如此,恶人仍逼他继续缠线圈。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季永宪才出劳教所,当时他账簿还有四百多元钱,都是他儿子给的,季永宪向他们要,他们也不给。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镇派出所伊永涛、石矿伙同610及镇上一伙人深夜十一点多钟上季永宪家骚扰,满屋子乱翻。

从二零零四年,中共当地镇委让村干部对季永宪监视,每逢节假日,都要汇报他的去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县政法委书记孟庆龙、公安局长郑兆欣、610头目王在恩及乡镇派出所干警对季永宪非法骚扰。二零一五年,当地镇政府书记,在干部会议上讲:季永宪仍是二零一五年的“攻坚”对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6/遭惨烈迫害-山东蒙阴县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320104.html

2012-06-02: 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
福音之家惨遭巨难

季永宪,男,五十岁左右,家住蒙阴县桃墟镇西陡山村,是名小学教师,一九九四年冬,季永宪喜得大法,身心得以净化,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大法的超常让他惊喜不已,看看自己身边整日辛劳的父老乡亲,他觉的自己有义务将大法弘扬给人们,让父老乡亲也要分享大法的福音,从此,义务弘传大法和辅导有缘人炼功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内容,他的父母、弟弟、妹妹、孩子相继得法修炼,村里许多人从他们家看到了希望,纷纷走上了返本归真向善的路子后,人们不但有了一个好身体,很多陋习都被抛弃了,在他们的带动下,乡村精神面貌为之一新。

大法遭迫害后,这个传递福音的家庭立即遭到当地恶徒黑手类延成、李枝叶、蒋永健、刘醒世、莫光利、李兆法、刘勇、刁传军、张道欣、伊永涛等数十人的无理迫害:季永宪被非法停职、抄家绑架、囚禁洗脑、酷刑摧残、劳教加害,多次被毒打的昏迷;送饭的父亲目睹了惨状,惊吓过度,卧床不起;他母亲被打昏休克多次;弟弟季永师上访被京城恶警抓捕毒打的面部脱相,昏死数次,也被非法劳教;妹妹怀抱不到两周岁的孩子流离失所,后在深夜被恶徒劫持到洗脑班折磨。多年来,全家被讹诈的钱财仅现金就超过三万元。季永宪的孩子因经济困难不得不辍学打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258351.html

2010-12-30: 山东蒙阴县“六一零”侵吞法轮功学员工资
.......
季永宪,蒙阴县桃墟镇小学教师,被劳教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山东蒙阴县“六一零”侵吞法轮功学员工资-234266.html

2010-12-22: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
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江氏集团与中共互相利用而发动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运动,是完全建立在谎言和暴政基础之上的,在中华大地上造成了数不清的冤假错 案和惨案,其罪之大,罄竹难书。在沂蒙山区,也是冤案迭起,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已有四百一十八人次被非法劳教和劳改,二十多人被迫害致死。(接第九)
....
45、季永宪全家遭受的浩劫巨难
季永宪,男,四十六岁左右,家住蒙阴县桃墟镇西陡山村,是名小学教师,一九九四年冬,季永宪喜得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并把大法的美好洪传给本乡镇的父老乡亲,很多家庭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九 九年七月二十日,桃墟镇恶党原镇长刘醒世、不法人员石运平等人把季永宪家中大法书全部抄走,并勒索三千元。桃墟镇恶党原书记蒋永健宣布停止季永宪二十多年 的教育工作。当时全乡镇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罚款二百至上千元不等。季永宪、季永师兄弟二人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及镇人员抓回。季永师被逼离家出走。
二 零零零年正月初四上午,季永宪被原桃墟镇派出所所长刘勇、恶警刁传军等绑架到派出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刘勇扒光他的衣服,一脚踢倒,逼他两腿伸直。刘勇 站在上面猛踩狠跺,痛不堪言。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薅着他的头发前后猛推猛拉。原桃墟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让他坐起,逼他伸直两臂与两腿保持平行, 稍有下倾就用打火机烧手。原桃墟镇派出所恶警刁传军用冰冷的凉水浇在他身上,随即打开电风扇。过后又用开水烫。当迫害致不省人事时,就用凉水灌耳朵眼激 醒。还猛拔鬓角发,疼痛钻心。晚上,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扒光季永宪的衣服铐坐在铁椅子上,两个手腕用特制手铐铐在铁椅子两边,两个脚脖锁在铁椅子 腿上。白天是以上的折磨,晚上是这样的对待。几天后,季永宪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又转到桃墟镇与被非法绑架来的百余名同修一起遭受关 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一晚上,在原桃墟镇邪党头子蒋永健密谋操纵下,原桃墟镇邪党二头目刘醒世及李卫东、莫光利、包西堂、高保华、张兆 辉、周子俊、带领打手秦成志、来现录、李强、张洪蒙、莫光亮、高克勇、张玉军、吕虎等二十多人闯入镇财政所三楼会议室,对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达 四个多小时的毒打。后又将他们转到司法所连续毒打辱骂折磨。
季永宪被打的躺在地上,只觉的是躺在玻璃碴上一样难受。送饭的父亲目睹了他再次 被毒打的惨相,惊吓过度,卧床不起。其三舅担心季永宪有生命危险,就流着眼泪跑了二十多家亲戚朋友,十多天才凑齐了八千多元交给恶徒。恶徒高保华、莫光 利、刘醒世等镇上头目还扬言以后向农民收提留集资时,也得采取这打人办法。这就是恶党的流氓本性。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份,季永宪因征集给联合国的签名,再次被派出所绑架到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达五十多天,受尽类延成、李枝叶等六零一头目及手下房思敏、王欣等十几人的非法折磨。当时他的儿子正在学校读初二,恶人向他儿子索要五百元钱,导致其被迫辍学打工。
二 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季永宪在去其父亲家的路上,被镇上张兆辉一帮人绑架到镇计生委大院,当晚八点左右,莫光亮闯进屋中,用黑布罩住他的头,三、四个人 把他拖到后院停车场暴打,高保华用力踩着他的头,来现录、秦成志等十几个凶手,手持木棍、橡胶棍轮番抽打、毒砸,直到他昏迷过去。
第二天晚 上,派出所郑杰、候吉民把季永宪铐去原工商所办公室折磨。张道欣、刁传军把他反铐在木椅子上,然后把木椅扳倒,使椅子腿顶着他的后背(因后背打的紫茄一 般),疼痛难忍,还不敢乱动,手铐未锁,一动齿就往肉里卡(即使如此他的右手无知觉长达一年有余。)。汗水不知淌了多少,口渴了,刁传军就给他洗脸水喝, 白天就把他铐在派出所楼前曝晒轮番折腾五月初七,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期间强行给他挂牌去坦埠、垛庄等集市游街,阳历九月三号,恶徒 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期间,一次季永宪的头被一桶滚烫的热水烫伤,整个头部都起了包,流黄水,疼痛无比。警医有烫伤膏也不给用,而是拿酒精棉棒给他擦,被他拒绝。即使如此,恶人仍逼他继续缠线圈。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季永宪才出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镇派出所伊永涛、石匡伙同“六一零”及镇上一伙人深夜十一点多钟上季永宪家骚扰,满屋子乱翻。
再 说季永宪的弟弟去北京上访回家后被迫出走,镇上胡发明、石运端等人把季永宪的弟妹和刚满两周岁的小外甥绑架走,关在司法所和计生委大院长达四十多天。家中 所有的东西全被拉走,包括大衣橱、菜橱、沙发、缝纫机、八仙桌、小圆桌、椅子、茶几等家具,打农药的喷雾器、铁水桶、大铁盆等农具,还包括电视机、录音 机、电风扇等家用电器,其它还有餐具、食用花生油、别人送的礼物等。宅基旁栽种的树木也被锯倒拉走,连小小的脸盆架也未能放过,被恶人石运星抄走。包西堂 扬言还要把房门摘掉,把房屋拉倒,当场被正义人士劝下。最后逼交款一万元才把母、子放回家。
恶徒们还把罪恶之手伸向他的母亲和妹妹。二零零 一年四月二十九日镇“六一零”头子李兆法带领张继满、莫光亮、秦成志、来现录等十几人非法闯入陡兴庄村他妹妹家搜查真相资料,当时他妹妹不在家,就把他母 亲绑架到镇大院关押二十多天,被打昏休克多次,最后被逼交罚款四百多元才放回家。漂泊在外的妹妹于农历八月十二日晚十点左右回家,深夜十二点就被恶人举报 遭绑架,送到县洗脑班关押折磨,还有那不满两周岁的小外甥一同被关押迫害两个多月,亲戚朋友不忍看他母子受苦,就托人送礼四百元,又被勒索三千六百元才放 回家。
同年八月十三日,季永师再次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天安门恶警抓捕,遭毒打,面部脱相,昏死数次。后被送本县看守所及洗脑班轮番迫害。十一月份送王村劳教三年。短短几年里、不计作物、经济损失,仅仅他们一家就被邪党勒索就达三万余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233970.html


2008-02-09: 山东省蒙阴县部份乡镇六一零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歹徒电话号码补充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六一零头目马玉亮等不法之徒闯到垛庄镇东垛庄村法轮功学员段德道家,当时只有段德道的妻子和刚会走路的孩子在家,马玉亮等人毫不顾及是否惊吓着孩子,土匪般翻箱倒柜,抢劫走一台笔记本电脑、珍贵的大法书籍等,段德道现下落不明。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六一零头目李兆法带领不法之徒到三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在蒙阴县桃墟镇安口村类桂玲家,李兆法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九评共产党》等书籍,类桂玲现下落不明。此外李兆法带领不法之徒还企图骚扰桃墟镇西陡山村法轮功学员季永宪,恰好季永宪不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9/172037.html

2008-02-01: 山东省蒙阴县部份乡镇六一零歹徒骚扰大法弟子及家人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六一零头目马玉亮等不法之徒闯到垛庄镇东垛庄村法轮功学员段德道家,当时只有段德道的妻子和刚会走路的孩子在家,马玉亮等人毫不顾及是否惊吓着孩子,土匪般翻箱倒柜,抢劫走一台笔记本电脑、珍贵的大法书籍等,段德道现下落不明。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六一零头目李兆法带领不法之徒到三位大法学员家骚扰。在蒙阴县桃墟镇安口村类桂玲家,李兆法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九评共产党》等书籍,类桂玲现下落不明。此外李兆法带领不法之徒还企图骚扰桃墟镇西陡山村大法学员季永宪,恰好季永宪不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86.html

2007-08-17: 山东蒙阴县桃墟镇季永宪一家遭迫害事实
山东蒙阴县桃墟镇季永宪及其父母、弟、妹均修炼法轮功,八年来,当地邪党恶徒从未间断对他们一家人的骚扰、勒索、绑架。

季永宪,男,四十六岁,家住西陡山村,是名小学教师,因婚姻的不幸,家庭的压力,身体就落下了一身毛病。一九九四年冬,季永宪喜得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并把大法的美好洪传给本乡镇的父老乡亲,很多家庭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桃墟镇恶党原镇长刘醒世、不法人员石运平等人把季永宪家中大法书全部抄走,并勒索三千元。桃墟镇恶党原书记蒋永健宣布停止季永宪二十多年的教育工作。当时全乡镇所有大法学员都被强行罚款二百至上千元不等。

季永宪、季永师兄弟二人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进京上访,被县公安局及镇人员遣回。季永师被逼离家出走。

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四上午,季永宪被原桃墟镇派出所所长刘勇、恶警刁传军等绑架到派出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刘勇扒光他的衣服,一脚踢倒,逼他两腿伸直。刘勇站在上面猛踩狠跺,痛不堪言。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薅着他的头发前后猛推猛拉。原桃墟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让他坐起,逼他伸直两臂与两腿保持平行,稍有下倾就用打火机烧手。原桃墟镇派出所恶警刁传军用冰冷的凉水浇在他身上,随即打开电风扇。过后又用开水烫。当迫害致不省人事时,就用凉水灌耳朵眼激醒。还猛拔鬓角发,疼痛钻心。

晚上,原桃墟镇派出所指导员张道欣扒光季永宪的衣服铐坐在铁椅子上,两个手腕用特制手铐铐在铁椅子两边,两个脚脖锁在铁椅子腿上。白天是以上的折磨,晚上是这样的对待。

几天后,季永宪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又转到桃墟镇与被非法绑架来的百余名同修一起遭受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一晚上,在原桃墟镇邪党头子蒋永健密谋操纵下,原桃墟镇邪党二头目刘醒世及李卫东、莫光利、包西堂、高保华、张兆辉、周子俊、带领打手秦成志、来现录、李强、张洪蒙、莫光亮、高克勇、张玉军、吕虎等二十多人闯入镇财政所三楼会议室,对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毒打。

刘醒世亲自动手打季永宪,对他拳打脚踢,一拳打在他脸上,顿时季永宪的鼻孔鲜血直流。另一凶手用牛皮鞋底抽打他的脸,还用椅子腿砸他的头部。刘醒世实在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排椅上,捋起袖子,嚎叫着狠狠的打。三、四个打手扯起季永宪两腿满屋子里拉拖,衣服都拖烂,季永宪的头部被打的肿胀,脸部脱相,眼睛看不到人,嘴巴肿的三天都不能吃东西。恶徒看人快不行了,就将季永宪扔在墙角。

恶警秦成志、来现录、高克勇、李强等人打人打红了眼,把好多大法学员打的昏死过去。恶徒张兆辉抓起季永宪的头发逼他骂师父,刘醒世走到他跟前指着被打在地上的学员说:“看看吧,这就是法律!”刘醒世并指示打手们把大法弟子的家人送去的吃的、盖的被褥等物品从窗口扔到下边厕所的垃圾坑中。

恶徒作恶时把屋子里的灯都关掉,只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秘密进行。大法弟子的鲜血染红了会议室的地板。毒打过后,凶手还逼他们两手高高举起,脚尖、鼻尖紧贴墙壁,长时间的站立,稍有离开墙壁值班的打手就用脚狠狠的踢。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四,季永宪和其他同修一起被转到远离二零五国道的司法所(原邮电局)关押。每晚那些失去人性的打手,喝的醉醺醺的,手持木棍、竹竿、鲜树条等毒打他们,逼迫要钱。凶手轮番逐个抽打,木棍打断了,就拳打脚踢,直至把所有巨额罚款全部交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仅这一次强行收取的非法罚款达四十多万元)。给的收据没过三天又被强行索回。不上交的再重罚一次。邪恶至极。那些殴打的惨景,被路人偷看到时,还被恶徒莫光利、包西堂、来现录等人手持木棍追赶好远。

季永宪时,几个恶徒齐上,有用本地槐鲜木棍的,有用香椿树竿的,有用竹片的,满身乱砸猛打狠抽,疼的他昏迷多次。凶手打累了,还逼迫同修逐个的打他、踢他。

那一夜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漫长!季永宪躺在地上,只觉的是躺在玻璃碴上一样难受。送饭的父亲目睹了他再次被毒打的惨相,惊吓过度,卧床不起。其三舅担心季永宪有生命危险,就流着眼泪跑了二十多家亲戚朋友,十多天才凑齐了八千多元交给恶徒。

恶徒高保华、莫光利、刘醒世等镇上头目还扬言以后向农民收提留集资时,也得采取这打人办法。这就是恶党的流氓本性。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份,季永宪因征集给联合国的签名,再次被派出所绑架到县洗脑班,非法关押达五十多天,受尽类延成、李枝叶等六零一头目及手下房思敏、王欣等十几人的非法折磨。当时他的儿子正在学校读初二,恶人向他儿子索要五百元钱,导致其被迫辍学打工。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季永宪在去其父亲家的路上,被镇上张兆辉一帮人绑架到镇计生委大院,当晚八点左右,莫光亮闯进屋中,用黑布罩住他的头,三、四个人把他拖到后院停车场暴打,高保华用力踩着他的头,来现录、秦成志等十几个凶手,手持木棍、橡胶棍轮番抽打、毒砸,直到他昏迷过去。

第二天晚上,派出所郑杰、候吉民把季永宪铐去原工商所办公室折磨。张道欣、刁传军把他反铐在木椅子上,然后把木椅扳倒,使椅子腿顶着他的后背(因后背打的紫茄一般),疼痛难忍,还不敢乱动,手铐未锁,一动齿就往肉里卡(即使如此他的右手无知觉长达一年有余。)。汗水不知淌了多少,口渴了,刁传军就给他洗脸水喝,白天就把他铐在派出所楼前曝晒轮番折腾五月初七,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其间强行给他挂牌去坦埠、垛庄等集市游街,阳历九月三号,恶徒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期间,一次季永宪的头被一桶滚烫的热水烫伤,整个头部都起了包,流黄水,疼痛无比。警医有烫伤膏也不给用,而是拿酒精棉棒给他擦,被他拒绝。即使如此,恶人仍逼他继续缠线圈。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季永宪才出劳教所。

恶徒无穷尽的骚扰、勒索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镇派出所伊永涛、石矿伙同六一零及镇上一伙人深夜十一点多钟上季永宪家骚扰,满屋子乱翻。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五日,季永宪的弟弟去北京上访,回家后被迫出走,镇上胡发明、石运端等人把季永宪的弟妹和刚满两周岁的小侄子绑架走,关在司法所和计生委大院长达四十多天。家中所有的东西全被拉走,包括大衣橱、菜橱、沙发、缝纫机、八仙桌、小圆桌、椅子、茶几等家具,打农药的喷雾器、铁水桶、大铁盆等农具,还包括电视机、录音机、电风扇等家用电器,其它还有餐具、食用花生油、别人送的礼物等。宅基旁栽种的树木也被锯倒拉走,连小小的脸盆架也未能放过,被恶人石运星抄走。包西堂扬言还要把房门摘掉,把房屋拉倒,当场被正义人士劝下。最后逼交款一万元才把母、子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镇六一零头子李兆法带领张继满、莫光亮、秦成志、来现录等十几人非法闯入陡兴庄村他妹妹家搜查真相资料,当时他妹妹不在家,就把他母亲绑架到镇大院关押二十多天,被打昏休克多次,最后被逼交罚款四百多元才放回家。

漂泊在外的妹妹于农历八月十二日晚十点左右回家,深夜十二点就被恶人举报遭绑架,送到县洗脑班关押折磨,还有那不满两周岁的小外甥一同被关押迫害两个多月,亲戚朋友不忍看他母子受苦,就托人送礼四百元,又被勒索三千六百元才放回家。

同年八月十三日,季永师再次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天安门恶警抓捕,遭毒打,面部脱相,昏死数次。后被送本县看守所及洗脑班轮番迫害。十一月份送王村劳教三年。短短几年里、不计作物、经济损失,仅仅他们一家就被邪党勒索就达三万余元。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邪党不法人员从未间断对他们一家人的骚扰迫害,使他们无法过上平静的生活。在此,奉劝那些干过伤天害理的人不要听信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用自己的理念想一想,真相总有大白的那一天。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干出无法弥补后果。愿看到他们经历的人,善心常在,幸福美满!也真心希望世人在佛恩浩荡的今天,早明真相,珍惜这亘古未有的机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7/161017.html

2007-03-03: 山东蒙阴县恶人石运端、杨传明恶行
桃墟镇原六一零头目石运端恶行

山东蒙阴县桃墟镇六一零第一任头目石运端,家住南桃墟村,在任期间所犯的罪恶无所不及,他经常说:“我叫谁劳教谁就劳教,我叫谁判刑谁就判刑”。骚扰、抄家、绑架、恐吓、劳教、判刑、勒索财物、毒打、关押、株连九族的红色恐怖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潮。

石运端无视人权法律,极力推崇邪党灭绝人性的政策,非法将法轮功学员陈亮、王光健、王富宝、类玉兰、季永师、季永宪劳教。非法将法轮功学员类成永、周传忠、刘乃福、王光臣、石增山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150018.html

2001-03-19: 吉永现 蒙阴县桃曲镇
边长平 蒙阴县桃曲镇 二人自99年多次被拘留罚款,在镇办“转化班”上惨遭镇党委书记的毒打。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3、法轮功学员郑华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4、法轮功学员伍静青被多次非法扣留、关押、恐吓、抄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