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湘潭市(五家花园法制教育基地) >> 全慧平, 女, 73

个人情况: 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湘潭市
有关恶人: 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戴群星、陈立文(工会主席、政法干部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1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全慧平 李文明(全慧平之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20: 累遭迫害、老伴含冤离世 湖南湘潭市全慧平控告江泽民

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七十三岁的退休职工全慧平,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遭到了十几次的非法抓捕、关押、劳教等迫害,老伴李文明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绑架、第二天离世,那时六十五岁。二零一五年九月,全慧平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今,江泽民个人或伙同已知与未知的共同犯罪参与者,发动、设计、谋划、命令、主导、落实、管理、参与或煽动了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与惩罚,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二百三十二、二百四十八、二百五十四、二百三十四、二百三十六、二百三十七、二百三十八,三百九十七,三百九十九、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七、二百七十、二百七十五、二百四十五、二百四十四、二百五十一以及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下是全慧平女士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修炼法轮功 久治不愈的各种病不翼而飞

全慧平,湖南湘潭市江滨机器厂兴达公司职工,家住湘潭岳塘区永安村。我今年七十三岁,身份证上六十八岁,我要更正过来,派出所要拿出生证,那时没出生证,就算了。我丈夫李文明,也是湘潭市江滨机械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被迫害离世。

我半岁时得了一种怪病,死去一天半,全身体发紫,只因心窝还有余热,才没有被埋葬。妈妈请来一个郎中,郎中给了半片药就走了。爸爸把那半片药用唾液在手掌搅和搅和,放在我口里,后来我就活了过来。从此以后,我小病不断,大病常患,什么压缩性的黄色肝萎缩、脾脏缩小、内外风湿、严重胃病,大中小医院、游医、偏方、秘方、求神许愿等等,全部用尽,家里为了我治病,负债累累。我成了当地有名的老病号“药罐子”,我全身疼痛难忍,没有一块好地方,连头发都掉的没有几根了,二十多岁的我,别人说有六、七十岁。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一个月我的身体变了个样,身体一身轻。我天天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不认得的字我就问同修,同修们就教我认字,学炼五套功法。我五十多年多种重病缠身,不知不觉中,这些久治不愈、长期治不好的各种病,在短短的一个月不翼而飞。这时我才真正体验到一个人没有病的滋味,心里说不出的喜悦。一次碰到一个相处二十多年的熟人,我喊她,她问:你是哪一个?我说: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全慧平。她说: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变了个人,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我说炼法轮功一个月炼的,她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也要炼。”

二、坚持修炼累次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全慧平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到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全慧平被岳塘公安分局传唤限十二小时接受讯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又把我从家中绑架,送到单位招待所关押过了敏感日回家;五月十日在复印店复印上访信,被大华岭派出所绑架,就把我送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六月二十三日,看同修的奶奶,被绑架送湘钢派出所关押,当天晚上单位派出所接回来,关了几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先后两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两次都被警察绑架。第二次警察将我和丈夫李文明拉到北京火车站派出所,我们就分散了,我被送到北京湖南驻京办事处,我丈夫李文明被送到北驻京湘潭办事处,我与同修就在北京火车站西站,每人铐一只手,两个人铐到一起,另一只手合作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被遣送到长沙市某派出所,逼供、照相,我们要求放人,他们说你们要走,你们要把车费钱交了,我把所有同修的钱都交了,一千多元钱都交了。我以为交了钱会放我们回家,哪知他们把我们抓到警车上关到长沙收容所关了三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晚上,要我第二天到保卫处报到,我的家被抄,老伴也不知道在哪,所长说,你准备往哪走,我说我身上没一分钱了,走哪儿?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我走了,流离失所。走到哪听不懂话,后来我走到姐姐家,想借点钱。二月二十五日到姐姐家第二天就被抓了。据说,他们到处找我,有电视上播放通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送我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在二零零一年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强迫劳动,在七三队洗碗时、地很滑摔断了腰,还硬逼着我劳动切橡皮筋,我就跪着切。我被折磨的皮包骨,头发也白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大华岭派出所从劳教所接回直接送到单位保卫处要我第二天去洗脑转化班。我坚决拒绝不去转化班。

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上午,先来一个警察,我不开门;后来骗我二女儿来开门,就进来几个警察,这一天我家陆陆续续没有断人,我想过年了,以为这些人会发什么善心,其实是想绑架我转化我好向上邀功请赏。湘潭大华岭派出所警察闯进入我家,先想把我丈夫李文明送进医院,借口以李文明需要治疗,再绑架我。晚上用欺骗的手法对李文明说:请你妻子去一趟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半个钟头就回来。我的二女儿说,我爸爸身体这么好,不需要住医院。

哪知这一去,我丈夫李文明就一去没归,半个小时还没有回来,我心急如焚,忧愁盼望,当天晚上刚做好饭还没有来得及吃,八日凌晨,我在家中被绑架,被秘密送到湘潭市看守所,照样脱光衣裤搜身体。我被无辜绑架,我在看守所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二月九日上午,所长带二个警察来看守所提审,搞逼供。就这一天他们也没告诉我我丈夫李文明被迫害死了,也没有让我知道我丈夫死了,反而还用酷刑折磨我,强行灌食,灌盐水,有一坨坨的盐在里面,灌食被撬松两颗门牙,有几个男人按住我身体,狱医谭某一边撬一边灌食说,我就要灌死你,撬死你,捏死你,看你的师父来不来救你。我被折磨的皮包骨。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月二十三日小女儿到610签字, 把我从看守所送单位江滨厂医院,我拒绝住院,二十四日,把我转到大华岭本地派出所四楼所谓的招待所封闭关押,不许走出门一步,不许与任何人讲话,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每天搞提审,不回答问话就搞体罚,每天二十四小时几个人监控。

三月底,大女儿从广州回家,我说,你难得回来一次,我被关在这里,你帮我请假,我们到中心医院看看你爸爸去(中共恶徒们一直欺骗我说李文明住在中心医院)。她们说,哪来的爸爸,你头天被抓走,第二天爸爸就被“气死”了。我怕我听错了,死了?好好的怎么死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一点也不相信,我看全家哭得非常伤心,我才相信我丈夫李文明真的死了,被迫害死了。

听到我全家伤心的哭声,厂工会的、派出所的、保卫处的冲了进来,以为我老伴被迫害死了,我会转化,我说,我老伴修大法,三年没吃药,身体蛮健康,你们把他送医院,治好了吗?为什么逼死他呢?!你们罪责难逃!你们通通都给我出去!

直把我关到三月底,我才回家。听我女儿说,爸爸被迫害死后,第二天就火化了。不准张贴讣告,不许开追悼会,不许亲友前来安抚慰问!

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晚上七点,我在马路上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一人恶告,来了一帮警察,绑架到易家湾派出所,在易家湾派出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穿着皮鞋用力踢我的腰部、腿部、双臂。另一个警察将一大缸子冷水从我头上淋下,用打火机烧我的头发,嘴里还说:“要是汽油就好了,让你自焚而死。” 强制坐在地板上,开冷风机吹我,不准上厕所,一个晚上我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第二天我被易家湾派出所押到大华岭派出所,二个派出所警察同流合污抄完家后,三番五次强行送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晚上送法检医院体检不合格,最后硬强行关押到三角坪看守所。一天,看守所说上级来检查,特别叮嘱我不准喊“法轮大法好”,不准讲真相。那天检查人员来了一大帮,还没到我们监室,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一大帮检查人冲到监室,一人介绍说:这是这里最顽固的法轮功。我对这帮人说: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还有天理吗?我告诉你们,我不但不放弃,我要坚修法轮功到底。接着我又高喊:“法轮大法好!”

遭迫害二个多月,身体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人瘦得皮包骨。还被劳教一年半,又强行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在株洲二医院检查身体体检不合格,白马垅劳教所拒收。再又送到大华岭派出所,所长要我二女儿签字,让我二女婿背回家监外执行,每天监视我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八、九点钟,十一日上午,有人强行打家的门,家里电话响个不停,楼下有警车。我不开门,他们就打电话到我小女儿单位,找我小女开门。女儿对他们说:“我妈六、七十岁了,你们还这样搞。”警察威胁她说:你妨碍公务,先抓你。我女儿被吓哭了,我只好开门,所长进来了,我在发正念,他把我手拉下来,我给他们讲真相 ,下午他要我去洗脑班,我死也不去,才没得逞。他们扣了女儿、女婿的工资,每天看守着我,我没一点人身自由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0/累遭迫害、老伴含冤离世-湖南湘潭市全慧平控告江泽民-326797.html

2007-08-06: 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一、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参与迫害 两名大法学员含冤离世

1、大法学员赵亚平,江滨机器厂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经过修炼一身的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大华岭派出所(就是厂保卫处)代群星、宁军、何文新、刘维跃骚扰无理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赵亚平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抓回,被大华岭派出所恶人搜走现金三百元,非法拘留十五天,扣发九个月退休工资。二零零一年元月去北京上访,在岳阳被抓关几天,直接去北京,在北京被抓打头部,回来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二零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大华岑派出所抓去两次办洗脑班,恶人经常骚扰、恐吓。赵亚平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吐血离世。

2、大法学员李文明,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为人忠厚老实,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上午大华岭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绑架他妻子全慧平,下午五个恶警察欺骗全慧平全家强迫把李文明送到医院,她女儿说,我爸爸的身体这么好,不需要住院。恶警察李生所长李生骗女儿,到派出所了解一个情况半个小时就回来,一去就绑架全慧平送到看守所,同时非法抄家。恶人欺骗家人,要把李文明强迫送到医院住院。二月八日岳塘公安分局来了三个恶警察来逼供、审讯,全慧平不配合,其中有一个高个子恶警察要全慧平撞墙而死,他们好拍录像。

二月九日上午恶人李生带二个恶警察来提审,搞逼供,就这一天下午李文明被迫害死了,也没有让全慧平知道,见最后一面,还用酷刑折磨全慧平,强行灌食,灌食被撬松两颗门牙。二月二十三日小女儿到六一零签字,被大华岭派出所直接送江滨厂医院迫害,全慧平拒绝住院,同时被几个人看守。二十四日把全慧平转到大华岭派出所四楼封闭关押,不许走出门一步,不许与任何人讲话,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不回答问话就搞体罚,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三月底回家,才知老伴李文明迫害离世,家破人亡。李文明见妻子一去没归,心急忧愁,加上长期处于高度恐吓,当天晚上刚做好饭还没有来得及吃,九日下午五点在迫害中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二、多次操办洗脑班、非法抄家、拘留、劳教

逢年过节和所谓的敏感日,邪党恶徒们就把大法学员关起来,洗脑、关押、拘留、抄家,有江滨六一零指使是家常便饭。

1、迫害大法学员申乔秀

大法学员申乔秀,六十一岁。湘潭市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胆结石,厌食,子宫下垂等多种疾病,吃药拿箩筐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多种疾病痊愈,精力充沛,家庭也和睦了生活得有滋有味,其乐融融。

二零零零年四月中旬,申乔秀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遭到非法拘留十五天。厂保卫处警察搜光了她身上的钱,据为己有,在北京游山玩水,回来后还不罢休,扣除了九个月退休工资。二零零一年五月十日江滨机器厂把申乔秀骗到厂保卫处,强迫看电视洗脑,每个人一个夹控,强制洗脑三天,关了三天。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二日申乔秀外出讲真相,在回家的路上荷塘派出所恶警察绑架双手反铐一个晚上,不准睡觉,被大华岭派出所强行关进看守所一个月,于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强行送劳教年劳教一年,体检血压210/100毫米汞柱,劳教所拒收,警察戴群星邪恶的说:这个人一定要收,我已经和你们领导协商好了。

2、迫害六十四岁大法学员冉太珍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冉太珍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抓,在北京被厂保卫处(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搜走现金三百元,非法拘留十五天。从拘留所刚回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被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拖去办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被厂保卫处强行办洗脑班。九个月不发退休金。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六一零指使被厂保卫处等恶人非法抄家,拘留十五天。

3、迫害大法学员曹丽姣

曹丽姣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二日外出讲真相发资料,在回家的路上被荷塘派出所恶警察王丹、刘紫千绑架,湘潭市六一零,岳塘公安分局,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恶警察李生、戴群星参与迫害,荷塘派出所恶人将曹丽姣、用手铐反铐一晚,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说这是上级的命令,直到二十三号中午十二点送湘潭看守所才让上厕所。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被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厂保卫处大华岭派出所非法送株洲白马垅劳教年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六点三十分左右,湘潭市江滨机器厂六一零王昌文为首,带着社区代××、岳塘公安分局三名警察其中有一名女的共五人,三名恶警带着手铐到大法学员曹丽姣家抓人,曹丽姣不在家,转过来就到曹丽姣的父亲家猛敲门,曹的父亲不知是啥事,刚只开门一点点,几个人就冲进去了,抄家,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搜了大法书十八本,经文册子四十五本,真相资料护身符等六十五个。问曹的父亲,这些东西怎么办,这些东西都看得,你们拿去看。无任何理由,将大法学员曹丽姣用手铐绑架、关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非法再次劳教一年。

4、迫害大法学员全慧平

六十五岁退休职工全慧平。没修炼前是厂有名的病号,外号“院长”。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日绝处逢生,有幸得到宇宙大法修炼真、善、忍从此无病一身轻,真正尝到没病的滋味。

一九九九年十二中旬为了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元月一日从拘留所回来送到大华岭派出所江滨机器厂保卫处,人还没站稳,江滨机器厂办公室主任王昌文兼六一零头目,拍着桌子指着全慧平当着她全家人跳起来大骂,骂大法,骂全慧平给江滨机器厂抹黑,威胁、恐吓亲属,逼着写保证,给全慧平的家人施加压力,不写就不准回家。从此家人在恐怖中度日。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被释放回家,大华岭派出所经常骚扰,常常被骗去做汇报,说,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如果你们还搞,就象六四一样把你用坦克机枪扫平你们。

二零零零年四月全慧平与在江滨家属区草坪炼功,被大法岭派出所抄家,非法关押拘留送戒毒所脱掉衣服搜身迫害,大华岭派出所开车迫害来去,还要了车费一百六十八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全慧平复印上访信,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江滨厂保卫处(大华岭派出所)当场抓走,晚上大华岭派出所把大法学员赵亚平、向海蓉、冉太珍、申乔秀传出办洗脑班,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交了一百七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全慧平和老伴(李文明被抓分散)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江滨大华岭派出所勒索,大华岭派出所刘国雄带着老婆坐飞机去,抓大法学员在北京吃、喝、玩乐。刘国雄在北京拿全慧平身上现金五百元,后来扣了三千元,还扣了法轮功学员夏益桂三千元,非法拘留十五天,交一百七十元,从此不发退休金。

全慧平在北京天安门和四个同修打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号,大华岭派出所保卫处到北京认领,还要交三百六十元才放人,当时身上仅有三百元钱他们说少了。元月三日早上走脱流离失所三个月,后被追捕、通缉与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被江滨机器厂大华岭追捕,无理送到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没有任何手续,由看守所直接转入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全慧平在四周围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真相资料,被易家湾派出所直接扭送派出所迫害,一个高个子恶警察穿着皮鞋踢全慧平的腰部、双腿前后、双臂等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恶警察在全慧平的头上淋冷水,警察用打火机打火点落水的头发,嘴里说,是汽油就好了,我要让你自焚而死。在很厚的水泥地板上开冷风机吹,由于一晚上受冻、被踢,左腿踢出了血,右腿拐了筋,人站不住,全身抽筋。第二天江滨机器厂保卫处大华岭派出所与易家湾派出所同流合伙,把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的全慧平千方百计想办法塞进看守所。湘潭市六一零、大华岭派出所、易家湾派出所三家联合一起来提审,逼供,邪恶要逼死全慧平,不给被子,大冷天,大雪天倒伏在床板上呕吐,大小便失禁,肉皮变成了绿黑色,只有几天时间头发全白了。看守所的警察看了说,全慧平,你死在这里,我们不负责任。

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大华岭派出所,还把全慧平送白马垅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在劳教所大门口,全慧平高喊 “法轮大法好!”,他们把她吊在铁窗上,用胶封口。白马垅拒收。江滨机器厂恶人仍不甘心,又带全慧平到株洲二医院全面检查,结果劳教所还是拒收。邪恶就开始互相埋怨,关到看守所蛮好的,还是关回看守所。结果到看守所还是拒收。这才拉回江滨厂大华岭派出所,逼她二女儿签字,二女婿背回家。光滨机器厂恶人六一零并没因此罢休,大华岭派出所经常派人骚扰,恐吓、威胁说:全慧平,我们时时刻刻都可以送你去劳教。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全慧平给一个朋友送点酸菜去,被一个恶人叫陈立文(工会主席、兼六一零头目)路上遇到看见了,给他打了一个招呼;他立即用手机通知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戴群星跟踪。刚上车,戴群星如恶狼似的扑来,强行抢走装酸菜的袋子,并恶狠狠的把拖下车来,往出租车里一推,绑架到了派出所。戴群星威胁:“明天就送你到白马垅劳教所去过年!”还说,“象你这样的法轮功,任何一个派出所都可以抓你,打死、打伤、打断腿是你自找的,与我们没有关系。”还威胁不准出社区一步,是“所外执行”的劳教人员。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几个恶警察准备把全慧平绑架去洗脑班,全慧平不开门。恶警察代群星就回过头来找她小女儿,把她从车间搞回来,不让她上班,要她去开门。威胁她,妨碍他执行公务,就要先找她,小女吓的直哭,边哭着说,只有你们才干的出来,她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不开门是她和事,去年爸爸迫害死了,爸爸还不知道妈妈在哪里。你要去,只能进去一个当官的。警察李生说抬也要抬去。全慧平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我的老伴已迫害死了,你们已经欠下了一条人命,再迫害死我,全世界大法学员都会知道会为我申冤,你不悟会遭到报应,无休止的偿还你造下的罪业。后来他们就让其小女儿、女婿一个月不发工资,守着全慧平不让她到外面去,挑起家人的不满。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晚上七、八点钟左右,湘潭江滨厂大法学员全慧平家里闯进来一群警察,邪恶之徒搜走了师父的法像和一些大法书籍。十点钟左右他们又返回来,守在门外,抓她。其中一个警察是厂保卫处大华岭派出所的何文新,另一个是新上任的厂保卫处的副处长张某某。第二天早上几个恶警察又来敲门,守在门外蹲了半天,全慧平没有开门,阴谋没得逞。

5、迫害大法学员向海蓉

向海蓉是湘潭江滨机器厂医院护士。江滨机器厂保卫处监视、跟踪、恐吓、威胁、编造假证据迫害大法学员向海蓉,威胁她,只要她离开江滨,就抓她去劳教所,向海容两次被江滨机器厂六一零送劳教。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向海蓉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非法开除,至今已失业近四年。二零零零年五月,全慧平被软禁在厂招待所三天,于二零零一年一月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十月,大华岭派出所戴群星勾结江滨社区李镇红将向海容骗去派出所,当时她未配合,才使他们阴谋计划没能得逞。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戴群星在向海容家门口威胁她说:只要她离开江滨,就抓她去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二下午五时,大华岭派出所李生、戴群星、何文新、张向阳四人象一群恶狼冲进向海容的家。气势汹汹无任何证件抄申乔秀的家(向海容住妈妈家),申乔秀开门问,为何如此打门?他们问:“向海容在哪?”一边问一边抄起了家。他们翻遍了整个家,也没找到他们所要的,扬长而去。与土匪没有区别。三天后,那群恶人在向海容家附近蹲点监视,江滨机器厂社区主任李镇江,买通邻居监视向海容。

二零零四年五月底,向海容在江滨地摊的马路上买东西,一辆车开来,恶警(周剑)从车上冲下来,把向海蓉手反扭,推上警车送看守所。为了把向海蓉送白马垅劳教所,恶警采用下流手段编造证据。向海蓉问,你们有什么证据,恶警察说,不需要任何证据,只要三个以上人告你,就可以送你劳教。他们找三个人编了三条歪理,其中有一条说向海蓉教自己三岁的儿子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强行送往白马垅劳教所再次非法劳教二年。

向海蓉的妈妈去看守所看女儿后,才知道女儿被劳教了。也没有通知书,就去派出所要人,当事人给向海蓉妈妈一张白纸,上面写“向海蓉劳教”。向海蓉爸爸拿这张白纸要告他们。恶警又喊一个大法学员去把这张纸要回来,欺骗她把这张纸拿回来,就把向海蓉放回来。其实恶人根本没有放人意思,只是在耍流氓。

6、迫害大法学员谌桂莲、李铁君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湘潭市江滨机器厂大法学员谌桂莲(女,50多岁)、李铁军(女,60岁)在株洲市金都市场发真相资料,遭株洲市金都市场保安绑架到株洲市芦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谌桂莲非法劳教一年。

此外,江滨机器厂学校职工瞿国华,在江滨厂六一零长期高压中,吓的门都不敢开,躲起来炼功2007年3月8日离世。

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六一零头目 王昌文,电话 0732-5576540 (宅)
六一零头目兼工会主席  陈立文 (已退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6/160288.html
2007-02-07: 二月三日,湖南湘潭大法弟子吕松明、鲁孟君、全慧平在双峰县讲真相被邪恶绑架。现正在追查当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7/148499.html

2006-07-08: 湖南湘潭全慧平遭受迫害七年 老伴含冤离世
我是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全慧平。1999年7.20以来,这七年中,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了十几次的非法抓捕,关押,拘留,劳教非法迫害。

我曾是个出了名的老病号。1996年12月20日我绝处逢生,是永生难忘的日子。在这一天,我有幸得了宇宙大法,被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修炼真、善、忍。我按照师父《转法轮》去修、去学、去做,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我真正体验到了一个人真正没有病的滋味,走路一身轻,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邪恶江罗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我没有了安宁之日。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不断来骚扰,三天两头来逼我,要我交花名册。我说,我没有花名册,没有。

1999年8月,我被迫离开家和老伴去了我姐姐家,刚去两天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专程跑到我常德,把我和老伴抓了回来去洗脑,逼我交大法书,恐吓我和我的家人,不许走出江滨厂大门,监控管起来。

1999年12月11日,我的几个同修到北京上访证实法,16日到了天安门,警察骗我们上车关進了铁笼子,警察打一个男同修小王,牙齿都打掉了,我把小王手里的一个包里面有大法书横幅抢了过来,抱在怀里,警察说:老太太,你把袋子交出来,免得年轻人(指小王)受苦。说完就抢我的袋子,拿到书就撕。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关在铁笼子时,警察搜身,把一个年轻的怀孕妇女身上脱的只有一条短裤。铁笼子里还关了一个空军上校,警察用枪比着他提审了四次,每次都是打昏了回来,有的同修手铐都铐到肉里面了。

我被非法送到湘潭驻北京办事处,“接”我们的二个人坐的是飞机,大华岭派出所的刘国熊还带了老婆一同去,另一个是公安局的张某某。他们用的,吃的喝的全是我们付,还报了几百元钱的药费,共用了6000元。1999年12月19日我被他们非法押送回当地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月1日我从拘留所出来,恶警把我全家一起喊到大华岭派出所厂保卫处。我一進去,厂办主任王昌元,代生云拍桌子暴跳如雷指着我大骂,骂我给湖南江滨机器厂抹黑。我说,我没有,我维护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不准我说话,要家人严管我,否则拿我家人问罪,要我写保证,否则不许回家,吓的小女去买东西送给刘某某,才让我回来。从此不发一分钱养老金,节假日、敏感日都把我抓起来关押,派两个人监视,搞的我全家人都在恐怖中度日。

2000年4月6日我和几个同修,在家属区草坪炼功。中午12点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等九个人来绑架我,说我串连,把我强行绑架到戒毒所拘留15天。在戒毒所一天要给他们十多个人洗衣,打饭,洗碗,洗被子,洗厕所,拖地板,什么事都干。

2000年5月我写上访信到复印店复印被邪恶举报,没有复印完当场就被抓進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2月28日我和老伴一起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西站火车上被抓,我没报姓名,就把我抓在湖南驻京办事处的地下室折磨,后来转到长沙芙蓉办事处长沙收容所(北京转运站),31号送了回来。我后来到了姐姐家,恶警到处通缉,2月25日我被抓,2001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到白马龙劳教所每天有十几个人在精神上迫害我。

2001年10月9日提前释放,在同修的帮助下于10月16日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劳教所高压下,受伪善欺骗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10月18日我到大华岭派出所,在厂保卫处声明受伪善欺骗转化了的一切作废。

派出所,厂保卫科恶人惊慌失措,又做我的笔录。我说,我都不配合。我被24小时监控。

2002年2月7日上午大华岭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到家里来,想绑架我,先欺骗家人,要把我老伴强迫送到医院住院,我女儿说,我爸爸的身体这么好,不需要住院。当天晚上我刚做好饭还没有来得及给老伴吃,恶警察李生来骗我和老伴、女儿,说,到派出所只问一个情况,半个小时就回来。我一去,恶警就把我关押起来了。老伴见我一去没归,心急忧愁,加上长期处于高度恐吓,9日下午五点在迫害中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恶警把我关進看守所提审,我说,我修大法,没有犯罪,有什么好审的,我要求无罪释放。恶人一个字没提我老伴去世的事。

在看守所我抗议绝食了16天,被强迫灌食,一个姓谭的狱警一只手用竹板子撬牙齿,一只手着拎腮帮子说:就是要拎死你,要灌死你,要把你拎穿。一边骂人,一边灌食,旁边有几个犯人按着我。一直到3月底才放我回来,我对女儿说:先到医院去看看你爸爸去。女儿说:哪还有爸爸,抓你走的那天,爸爸第二天就去世了。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003年10月1日,我在易家湾贴不干胶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易家湾派出所的一个中年恶警察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淋,再用打火机在头上点火,说,“让你自焚而死,可惜是水,点不燃。”一个年轻的警察用穿上皮鞋的脚猛踢我的腰,当晚不许我睡觉,开冷风机吹我,不让我上厕所。我被迫害全身抽筋,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易家湾、大华岭派出所代群星又千方百计想办法把我塞進看守所,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恶警还不许家人接见。

2003年12月12日我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到株洲白马龙劳教检查身体不合格,我站不起来,他们就把我吊在铁窗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察就用录音机把声音放大,用胶布粘上封我的嘴。眼看不行了,才把我放下来了,恶警后来送我到看守所,看守所也拒收。最后,他们把我拖到了大华岭派出所,通知我二女婿把我背了回来。

回来后我炼功学法,我身体恢复得很快,610不甘心经常上门骚扰,恐吓说:时时刻刻都可以送你劳教。

2004年3月11日恶警察李生,代群星到我家绑架我去洗脑班,我不开门,他们就找我的女儿,我女儿说,本来是你们的不对,不开门。李生说我女儿妨碍他执行公务,要把她抓起来,搞的小女、女婿都不敢回家了。

恶警察李生说抬都要抬去,我坚决不配合,不去。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说不去洗脑班,我没有罪,抬也不去,就是死也不去。恶警最终没有得逞。他们强迫我的小女儿一个月不上班,专门看着我。

2005年2月24日晚上七点左右,来了一大堆的人,有社区的,有分局的里里外外都是人,只认得厂保卫处的何为新,张某某二个人,来抄我的家,有的抄床头,有的抄樻子,有的撕门上贴的都撕掉了,抄走了师父的经文。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返回来,我不开门,过了很久,一直到晚上12点才走。第二天又来抓我,我不开门,几个恶警察就在外等着,呆了半天才走。邪恶的绑架没有得逞。

2006年1月7日我回老家四川,一是讲真相,二是看我95高龄的父亲,被恶警察代群星等人知道,要截回我。我去火车站,一个开出租的司机说:“我送你去,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好,你再去北京我送你去。”在师父的保护,同修们发正念加持下,恶警没有得逞。我顺利到四川,有100多人做了三退。

我揭露这些迫害,目为的是希望参与迫害的人员快快清醒,不要再干蠢事了,不要为了自己一点小利而葬送了自己未来,那是后悔来不及的。


附参与迫害相关人员电话 湘潭区号 0732
原大华岭派出所 李生 手机 13087322873 宅 5577513
荷塘派出所 代群星 手机 13055141477 宅 5584851
江滨保卫处长 吴建国 13907324424
宁军 13973290254 5584040
社区主任 李镇红 13007329777 557707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461.html

2005-04-27: 2005年2月24日晚上7.8点钟左右,湘潭江滨厂大法弟子全慧平家里闯進来一群警察,邪恶之徒搜走了师父的法像和一些大法书籍。其中一个警察是大华岭派出所的何文新,另一个是新上任的厂保卫处的副处长张某某。

2005-03-14: 湖南湘潭市70岁大法学员李文明及其妻子全慧平,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累次遭受迫害,李文明2002年2月9日下午在恶警李生等人再次闯入家中迫害之后含冤去世。其妻子全慧平一直遭当地恶警骚扰。

李文明,男,70岁,湘潭市江滨机械厂退休职工,97年得法。修炼前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脑动脉硬化等多种危难病症,经常住院,药不离身。97年修炼以后身体发生了变化,不打针,不吃药,不住院,身体奇迹般的变得健康了。

2000年12月,李文明和妻子全慧平一同進京上访,到了北京火车站西站,不法人员强行把李文明抓走,押送到湘潭驻京办事处,由湘潭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把李文明从北京绑架回来,没有任何手续就把他直接送往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又强行勒索600元钱。不法人员拘留李文明15天后,接着又把他关押在洗脑班,逼迫他写“保证书”,并截断他的养老金〔退休金〕,分文不发。

与此同时,其妻全慧平也被强行送劳教,养老金也被强行截断,使得李文明老人生活无着落,连饭都吃不上。老人精神上受折磨,肉体上受打击,旧病复发。在其妻释放回来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又很快得以恢复。

2002年2月7日晚上,湘潭大华岭派出所李生闯進他家,用欺骗的手法对李文明说:叫你妻子去一趟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半个钟头就回来。哪知这一去,就被秘密送到市看守所去了。

2月9日下午,恶警李生等人又闯進他家,借口以李文明需要治疗,强行将他送進医院。老人于当天下午5时含冤去世。

在李文明被迫害致死后,对他家人的迫害并没有结束。当地不法人员不准他家张贴讣告,不许开追悼会,不许亲友前来安抚慰问,一切都在恐怖中!

李文明的妻子全慧平因上访、讲真象,曾经多次遭非法拘留(包括市戒毒所、金塘湾拘留所、市看守所、江滨公安处)和非法劳教的迫害。

2004年2月17日,全慧平给一个朋友送点酸菜去,被一个恶人叫陈立文(工会主席、政法干部)看见了。陈立文昧着良心、立即用手机通知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戴群星跟踪全慧平全慧平刚上车,戴群星就如恶狼似的扑来,强行抢走她装酸菜的袋子,并恶狠狠的把全慧平拖下车来,往出租车一推,绑架到了派出所。恶警戴群星威胁全慧平:“明天就送你到白马垄劳教所去过年!”还说,“像你这样的法轮功,任何一个派出所都可以抓你,打死、打伤、打断腿是你自找的,与我们没有关系。”还威胁她不许出社区一步,说她是“所外执行”的劳教人员。

2004年3月以来,戴群星指使一些邪恶之徒有意对全慧平骚扰。3月6日,戴群星带来一个岳塘分局的邪恶女警强行闯入她家,想撕门上的图片和法轮大法好的标语。8~10 日,戴群星又指使一些社区的人跟踪她,并在马路上找麻烦。11日上午,有人强行打她家的门,家里电话响个不停,楼下有警车。全慧平不开门,他们就打电话到她小女儿单位,找她小女儿来开门。她女儿对他们说:“我妈六七十岁了,你们还这样搞。”警察威胁说她妨碍公务。全慧平女儿被吓哭了,于是让李生(所长)進来了,刚开始还假惺惺的劝。全慧平说:我们炼功人只是做个好人,根本不是新闻媒体宣传的那样,邪恶之首说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但是四年多了,法轮功传遍了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但在中国许多修炼的人被弄得家破人亡,你们不要助纣为虐,给自己留条后路等。不法人员听她这样一说,原形毕露,说市委开了会要办洗脑班7天,她非去不可,否则送劳教。

全慧平对不法人员说:我们修炼人是堂堂正正修炼,你们这样做是非法的,你们要转化我,怎么转化?转化成坏人吗?你们这样迫害我,我不怕,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会为我申冤。善恶有报是天理。最后不法人员们借口离开。

2004-04-15: 我是大法弟子全慧平。2004年2月17日,我给一个朋友送点酸菜去,被一个恶人叫陈立文(工会主席、政法干部)看见了,我给他打了一个招呼;他立即用手机通知大华岭派出所恶警戴群星跟踪我。我刚上车,戴群星如恶狼似的扑来,强行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戴群星威胁我:“明天就送你到白马垄劳教所去过年!”还说,“像你这样的法轮功,任何一个派出所都可以抓你,打死、打伤、打断腿是你自找的,与我们没有关系。”还威胁我不许我出社区一步,说我是“所外执行”的劳教人员。

人民警察本应去管危害社会安全的坏人,放着正事不做,专门迫害我这60多岁的老人。我炼了法轮功什么病都好了;能不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吗”?这有什么过错?警察也应该明白了,谁对谁错仔细想想,将来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湘潭市(五家花园法制教育基地)联系资料(区号: 732)

2019-09-05: 湘潭市市委书记 曹炯芳 身份证(下同):430303196406142010 住址(下同):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韶山北路1号6区4栋602号 电话号码(下同):18570310271

湘潭市政法委书记 戴德清

湘潭市政法委副书记 钟立新 430304196609112037 湘潭市岳塘区纳帕溪谷一期13栋1501号 18307321268 0731-58583355
湘潭市岳塘区政法委书记 黄建平 43010419710317463X 湘潭市岳塘检察院宿舍后栋三单元502室 13973280966 0731-55568193
湘潭市防范办(即610办,现直属市政法委) 主要成员:
刘栋湘 430302195906110073 湘潭市雨湖区阳光山庄18栋1单元601号1390732558958583060
徐晓峰 430302197210011017 湘潭市雨湖区建设北路69号7栋2单元16号1567522684858583194
肖伟 532923196709140956 湘潭市岳塘区河东大道中天309号1867093686258618352
陈文洪 430322196808136018 湘潭市岳塘区宝塔街道金侨中央广场B-7A 1387520575158583195
李海军 440111197308318815 湘潭市雨湖区韶山东路58号新景家园御江山070102 1397525449158583065
范勇 430302197212071558 湘潭市雨湖区广云路602号市民政局院内6栋306号 1370732777358583197
邱继学 430322197302034158 湘潭市岳塘区双拥中路168号金侨中央广场B-6A 15873290158 58583192
龚雨民 432326197010253655 湘潭市岳塘区红旗街道湖工花园32栋1单元502号 13873209285 585831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