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廊坊 三河市 >> 刘瑞海, 男,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三河市
个人近况: 2016年12月29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4-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11: 屡遭迫害 河北三河市刘瑞海含冤离世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刘瑞海,常年被中共人员残酷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刘瑞海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同时他按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的原则做人,不仅家庭和睦了,原来不和的邻里关系也好了。修炼近二十年来,他成了村里有口皆碑的好人,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下面仅举二例: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一个街坊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他几个耳光,打的他满嘴是血,耳朵也受伤了,当时有几十人在场,他都一声未吭的忍过去了。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这要是在修炼前,我肯定会和他拼命的”。正因为他修炼了法轮功,才能做到这样宽容大度,遇事为别人着想,找自己的不是。通过这件事,那个打他的街坊很感动,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难得的好人,从此一见到法轮功学员就喊“法轮大法好”。一次,一个受中共谎言蒙骗误解他的人,剪了一大堆纸钱挂在他家大门口,他没生那人的气,只是说:她们是受蒙骗的!

就是这样的好人,却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先后八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等地非法关押,遭受熬鹰、电刑等酷刑迫害,家中几次被抄,中共所豢养的暴徒不分白天黑夜随时会闯入家中骚扰、恐吓、逼迫,时时面临被非法绑架、关押、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常年生活在这种高压恐怖中,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最后含冤离世。

以下是刘瑞海生前讲述被迫害的一些部份内容: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晚,村书记扬春平把我叫到大队,镇政府来的人问我:“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政府现在不让炼你知道吗?”我回答说:“我炼法轮功受益了。”我就把我炼功后病都好了,脾气好了,家庭和睦了等身心受益的事讲给他。还告诉他:是法轮功把我教好了,让我按照“真、善、忍”去做,处处事事做好人。”那人又问:“现在上边不叫炼了,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后来他们又把妻子叫来问她:“上边不叫炼,你还炼吗?”妻子说:“炼,这功法太好了,坚决炼下去。”我们晚饭还没吃,就被送到燕郊分局非法关押,五天后又把我们转到三河看守所,第六天我们被村干部接回家。

二零零零年元旦、过年期间,三河市燕郊分局都有人监视我们,严重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九点多钟,燕郊镇政府张子华(政法委书记)、陈景忠、吕文生、崔巧燕(610成员),燕郊公安分局田曙光、沈建华伙同村干部扬春平等十人跳墙进入院中,要把我和妻子绑架到在镇政府办的洗脑班迫害。我和妻子不配合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叫我开门,我就是不开,问他们:“你们为什么夜闯民宅?有法律没有?我们学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犯什么法了?”张子华说:“江泽民不叫炼,你炼就是犯法。”后来他们强行闯入屋里,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不听。夜里一点多钟,公安分局两个小伙子把我从炕上拽下来,把我和妻子强行绑架到镇政府。我和妻子绝食抗议这种违法行为,第八天我们被放回家。绑架我和妻子时,我十六岁的儿子说了一句:“我妈我爸学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夜闯民宅抓人”?燕郊分局中队长田曙光说:“给他铐上。”他们把我儿子带到公安局铐了一夜,次日才放回。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江泽民为什么强迫我们不叫我们炼法轮功?我们信仰“真、善、忍”还说这是×教,这不整个一个黑白颠倒吗?我是在法轮功中真正受益的,我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为当时公检法司及信访办等所有的政府机构都被江泽民操控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伸冤的地方,我只好于六月二十五日走上了天安门打坐炼功,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刚刚几分钟警察就把我推上警车送往北京天安门派出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张子华、田曙光把我和另外几名同修接回,到分局把我铐在铁柱子上,铐了三个多小时后把我带到了二楼审问,田曙光问,“谁叫你去的?干什么去了?”我回答说:“我炼功受益了,多种疾病都好了,所以要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刚说到这,田曙光就用电棍电我,把我电倒在地,满地打滚,共电了我两次。半个多小时后,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在看守所,我们经济上也遭到迫害,别的犯人收伙食费每天五元钱,收法轮功学员的伙食费每天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妻子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后押回当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在燕郊镇政府大会议室内。男女混关了半个月。因我们背法轮功著作,燕郊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张子华叫来燕郊公安分局、派出所十几个人和二十多个武警,把我们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抓捕到派出所,把人吊在铁柱子上、大门上,脚尖似着地不着地,手都给吊紫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才放回家。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吊铐

这次我们被放回家后,村里派了七十多个人监视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特别是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监视我们的人二十四小时不断的开门到屋里看人是否在家,尤其夜里吵得我和妻子无法休息,我们一看也太不象话了,就又去了北京。在路上碰到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我们刚到广场边就被镇政府周文东和另一个人看见,又把我们三个人带回镇政府,一直把我们关到正月初一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听说又要办洗脑班迫害,我就离家出走了。由于有人告密,五月三十一日我和妻子又被绑架到公安分局,被铐了一天一夜。六月一日我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妻子被放回家。后来我妻子向张子华要人,张子华无言答对,第八天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秋收,我和妻子正在家剥玉米,燕郊分局中队长田曙光又把我们夫妻绑架到公安分局好几天才放回,家中大堆的玉米都发芽了,损失很大。

二零零六年五月至八月,我从家中被绑架到三河拘留所,后从三河转到廊坊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月。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每年四·二五、七·二零、开两会、节假日等中共所谓的敏感日,都到我家骚扰,大约对我家进行过二十多次的骚扰,有时白天,有时夜里一两点钟来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屡遭迫害-河北三河市刘瑞海含冤离世-340720.html

2007-06-23: 河北三河燕郊一大法弟子被绑架
河北三河燕郊诸葛店村大法弟子刘瑞海6月19日下午2点被三河国安绑架。请了解情况的同修尽快上网暴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30.html

2004-04-16: 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刘瑞海自述:
我和妻子是97年10月份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使我们身体多种疾病都好了,心性得到了提高,家庭和睦了,原来不和的邻里之间关系也好了。特别是我妻子,学法前得过肺结核,身体弱,爱感冒,经常打针吃药。学法以后从来没吃一片药,没打过一针,性格开朗,没有了忧愁,她没上过一天学,但现在能读《转法轮》。
99年7.20以后,法轮功受到了严重迫害,我村也是如此。99年10月30日晚,村书记扬春平把我叫到大队,镇政府来人说:“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政府现在不让炼你知道吗?”我回答说:“我通过炼法轮功我受益了。”我就把我以前的皮肤病、胃病、脾气不好、爱发火、家庭不和睦,是李老师的法轮功把我教好了,按照“真、善、忍”去做,处处事事做好人。那人又问:“现在上边不叫炼了,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后来他们又把妻子叫来问她:“上边不叫炼,你还炼吗?”妻子说:“炼,这功法太好了,坚决炼下去。”我们晚饭还没吃,恶徒就把我俩带到燕郊分局去了。公安分局没有任何手续把我们拘押5天,又把我转到三河看守所,因为我们什么也没干,也不签字,由亲戚找镇政府、村干部第6天把我们接回家。

元旦、春节期间三河市燕郊分局都有人监视我们炼功人,打乱了正常生活,我们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2000年4月19日晚9点多钟,燕郊镇政府张子华(政法委书记)、陈景忠、吕文生、崔巧燕(610成员),分局田曙光、沈建华等,村干部扬春平10个人跳墙入宅,叫我俩到镇政府办班。我俩不去,他们来到我家北房前叫我开门,我就是不开,问他们:“你们为什么夜闯民宅?有法律没有?我们学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犯什么法了?”张子华说:“江泽民不叫炼,你炼就是犯法。”他们就这样不说理,后来又闯入屋里,当时夜里11点多钟,我俩就是不答应他们。我又对他们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按照我们真善忍去做没错,处处作好人,我们两口子到现在2年多没吃过药,没打一针,身体非常健康,我们受益了,所以我们炼定了。”他们就是不听,就是不讲道理。夜里1点多钟,分局两个小伙子把我从炕上拽下来,后来把我带到镇政府去了。我们抗议镇政府这种无理行为,当时绝食抗议,第8天他们放我们回家。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江××为什么强迫我们不叫我们炼法轮功?我们信仰“真、善、忍”还说这是××,这样哪里还有好人走道的地方?于是6月25日早晨起早去了北京,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7点多在纪念碑西北边炼功打坐,刚刚几分钟警察就把我推上警车送往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后来张子华、田曙光把我和另外几个同修接回,到分局把我铐在铁柱子上,铐了3个多小时后把我带到了二楼审问,田曙光问,“谁叫你去的?干什么去了?”我回答说:“我炼功受益了,多种疾病都好了,所以要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刚说到这,田曙光就用电棒电击我,把我电倒在地,满地打滚,电了我两阵子,半个多小时后,把我就送看守所去了,拘留一个月,7月25日放回家。真正的犯人收伙食费每天5元钱,收我们炼法轮功的伙食费10元钱,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饱尝了没有人权的滋味。

2000年12月16日,由张子华、吕文生、崔巧燕、田曙光等10多人又一次把我们炼法轮功的人绑架到镇政府说是办班,实际是把我们拘扣软禁起来,在镇政府大会议室里,互相之间不允许说话,不许炼功,更不允许我们学法,恶徒把我们监控起来,一圈就是半个月。2000年12月30日放回家。到家后当时村里派有70多个人监视我们炼法轮功的20多个人,黑白天看着。我们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特别是12月31日那天,夜里监视人还时不时的24小时开门到屋里看人是否在家,吵得无法休息,我两口子看也太不象话了,我和妻子又去了北京。在去北京的路上,碰到了同修于雪兰。我们3个人就同去了北京。刚到广场边就被镇政府周文东和另一个人看见,又把我们3个人带回镇政府,一直把我们关到正月初一才放回家。

2001年2月份,听说要办洗脑班,我就离家出走了。由于有监视人告密,自己的大意,5月31日有张子华、吕文生、崔巧燕、田曙光、本村李振福、刘广升等十多个人又把我们夫妻二人、孙云生夫妻二人绑架到分局,铐了一天一夜。6月1日把我和孙送入看守所,把沈永芝、张广伶拉到灵山,到灵山那里不收她们,又把沈永芝和张广伶送回家。这次完全是李振福、刘广生制造祸端。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干,哪也没有去。后来知道情况,沈永芝、张广伶向李振福、镇政府张子华要人,张子华无言答对,第八天把我和孙接回家。

从这以后,凡是到敏感日(4.25,7.20,国庆,元旦,春节)都有人监视我们,给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和亲人造成相当大的精神迫害,身心受到了伤害。

廊坊 三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18-10-17:
第五监区狱警毕×× 13933443402
国保警察李伟15903163579负责燕郊事务
燕郊西城派出所:
所长李占江13832639808
指导员刘志强13930606080
三河市看守所:
所长钱继亮13903166578
指导员符祥贺13731636389
副所长陈超13503162121
副所长沈清华18630401991
三河市拘留所:
所长周久15831698999
2018-10-08:三河市看守所:
所长钱继亮13903166578
指导员符祥贺13731636389
副所长陈超13503162121
副所长沈清华18630401991
三河市拘留所:
所长周久15831698999

2018-07-08:
责任单位及个人电话(区号:0316):邮编065200
北城派出所:
所长刘江海13903265355;指导员宋庆波13700361855
副所长:张建文13785591152、马腾18632651051
(原所长王宾13931635966、原所长王卫国13503161931)骚扰警察17803361521
民警:张建军13785663366,南金德18033627731,刘桂义18632608928,李云龙18932617106,李柳桐13785691336,何磊15032460163,高靖恒18232641696,段晓萌13722602552,翟忠勤13903262029,陈小兵18931686855,王龙15127605118,张国明13930630660,于嘉13930659360,杨昕春13832603158,肖立涛13785641963,吴晓勇18632659894,吴广利13503268455唐立淞18632652152,苏海勇13931654639
南城派出所:
所长王爱君13903262869;副所长王国立13930609785,夏连杰15831653088、周茂军183336984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