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吴保望(吴宝旺,吴宝望), 男, 36

吴保望(吴宝旺,吴宝望)
黑龙江省双城市吴保望在双城的一个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于当天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
有关恶人: 刘清禹,恶警黄彦春(音), 黑龙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
个人近况: 2002年5月17日 迫害致死 (2003-05-0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8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吴保望(吴宝旺,吴宝望) 吴宝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37、戴铁支棍

受害人:吴宝旺,男,三十六岁,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人,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吴宝旺进京上访被抓,在北京丰台被驻京办事处隋忠诚勒索二百四十元。 次日,吴宝旺被押回双城。双城公安局以张国富、刘春阳、张士跃为首的一伙恶警,让第一看守所指导员吴忠宪指使叫“成子”的犯人在吴宝旺未进监室前就给他戴上钢筋手捧子和铁支棍,一直戴了四十多天。吴宝旺身体遭到严重伤害,自己不能更换衣裤,生活艰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3-07-0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276198.html

2010-03-01: 暴力灌食是中共监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惯用酷刑
中国的监狱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不是出于人道目的,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酷刑。强迫暴力灌食一般分两种,这里两种方式邪恶的中共监狱轮番用,对人体伤害都非常大,随时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一、撬嘴直接灌食

监狱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的四肢都死死地绑在床上,还要把学员的身体和头按住。用手捏住鼻子不让呼吸,用强力将嘴捏开。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学员的嘴被撕裂开。然后用金属利器将学员咬紧的牙撬开,学员的牙床被撬破,牙齿被撬掉,嘴里血肉模糊,然后将东西灌入,而打手为了让学员痛苦并不将鼻子松开,很容易使学员窒息死亡。这种野蛮灌食方式,很容易将水、食物等强行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有些法轮功学员就在被灌食过程中遭折磨死去。

二、迫害性鼻饲灌食

监狱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的四肢都绑在床上,还要把学员的身体和头按住。为了折磨学员,特意用最粗的管子、特别是脏管子给学员灌食,并反复使用,管子故意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多次插管,从一个鼻孔插入抽出,又从另一个鼻孔插入,过程中,故意反复抽拉皮管,导致绝食者剧痛,鼻腔,食管,胃严重破损,引发大量出血,恶心、呕吐、剧烈咳嗽,经常是插一次管子,导致有的学员吐了一床的血,惨不忍睹。

死亡原因

1、强迫灌食为了强迫学员把嘴张开,一边野蛮地用手将学员的鼻子捏紧不让其呼吸,一边用硬器强行将学员的嘴撬开用大量食物往里灌,食物塞满嘴巴,而打手为了让学员痛苦并不将鼻子松开,很容易使学员窒息死亡。

2、强迫灌食很容易将流质液体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肺软水、肺腐烂导致死亡。

3、强迫用鼻饲管灌食是用鼻饲管从学员的鼻孔,鼻腔,咽喉,食管插入胃部灌食。插鼻饲管本来就是在医学中比较难把握和容易出危险的技术,因为很容易将管子插入患者的气管,使患者窒息而死或引起患者肺部损伤死亡。在被实施者不愿意而强迫插管中就更容易将管子插入气管,使人窒息死亡或造成肺部损伤死亡。

4、强迫灌食,所灌入的东西并不是让人维持生存的营养成份而是让人痛苦甚至死亡的高浓度的腐蚀性液体,如:浓盐水,浓辣椒水,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药物。这些东西灌入人体后,会使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溃烂不久就会导致人死亡。如:法轮功学员李玮红,2000年底被浙江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保外就医后,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李玮红不久死亡。

5、为了实施长期强行灌食,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四肢长期捆绑在床上,并把鼻饲管长期留在学员体内,使得学员四肢肌肉萎缩坏死,神经坏死,造成四肢瘫痪。而长期固定在床上加上营养不良,很容易造成肺衰竭,肺部感染死亡,这是造成昏迷瘫痪病人死亡的最大原因。中共监狱使一个活生生健康的好人变成活的“植物人”,不让人动(长期绑在床上,连翻身都不能),插上鼻饲管给你灌食,甚至给插上“导尿管”。

6、强迫用鼻饲管灌食,野蛮的插管往往使得鼻腔,食管,胃严重破损,引发大量出血,再加上特意使用脏管子,根本不消毒,容易引起伤口感染死亡。

7、长期进行灌食,而非正常进食容易引起电解质紊乱,导致人死亡。

灌食频率

据医生说,一个人要维持正常的生命,每天不管能否从其它渠道获取营养和水分,每天至少需从胃里摄取800-1000ml的营养液体,每次灌食量不能超过300ml,再加上长期绝食的人胃已经萎缩得很小,因此每天至少需灌食3至5次。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的案例:

高献民,男,41岁,广州暨南大学教师。2000年1月在广州天河区拘留所被警察残暴灌食高浓度盐粒,被害致死。2000年1月18日警察通知高献民家人这一死讯。

刘绪国,男,29岁,山东邹城市化肥厂工程师。2000年2月10日,被济宁市劳教所强行灌食错插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死亡。

梅玉兰,女,44岁,北京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23日,被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粗暴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后死亡。

赵冬梅,女,28岁,山西省临汾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27日在临汾市看守所被强制灌食,致使食物呛入气管死亡。

孙桂兰,女,46岁,陕西省宝鸡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9日,被宝鸡市60军医院强行灌食,皮管插入气管窒息死亡。

刘晓玲,女,37岁,黑龙江省肇东市五站镇法轮功学员,于5月13日被肇东市看守所强行灌食致死。

吴宝旺,男,36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法轮功学员。2002年5月17日左右被双城看守所强迫灌浓盐水后昏迷不醒,于当天去世。

刘桂英,女,43岁,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10月24日被密山市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李慧文,男,32岁,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医生。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野蛮灌食致死。

谭成强,男,43岁,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法轮功学员。2003年7月19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野蛮灌食,造成肺软水、腐烂不治死亡。

李玮红,女,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李玮红2000年底被浙江温州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后来被非法判刑1年,保外就医,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2003年4月19日李玮红死亡。

陈乃法,男,四十余岁,浙江省温州市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遭狱警切开喉管灌食后,于2004年4月11日含冤离世。

孙小军,男,32岁,浙江省富阳市法轮功学员,被浙江省公安厅与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2009年6月30日回家后,孙小军一直不能吃东西,就连喝水都吐,大小便都在床上,身体一直抽筋,最后于7月15日晚上11点多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因为被强迫暴力灌食直接导致死亡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58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41.html

2007-10-01: 黑龙江双城市青岭乡邪党干部的罪恶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大约有三百多人学炼法轮功,通过学法修心,不但身体得到了变化,而且心灵也在发生着改变,思想境界在提高。说真话,办真事,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错,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每个人都在按“真善忍”在做好人更好的人。然而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氏流氓集团违背天理发动了这场比文革还恐怖的血腥迫害,利用广播,电视等所有宣传工具大肆诬蔑、栽赃陷害法轮功。当时青岭乡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一些邪党干部明知大法弟子是好人,却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执法犯法,不顾是非曲直,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九九年七二零后,青岭乡法轮功学员为了澄清事实,还大法清白,遵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前去北京上访。陆续去北京上方的有张淑梅,林秀茹,陈玉明,关福民,夏市民,吴宝旺,闫树海,臧殿平等人。乡政府知道后,马上派乡干部李文贵,赵义和,几个村治保主任等一行前往北京非法抓捕,将这些学员抓捕回来后,送进双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

林秀茹、吴宝旺、臧殿平、陈玉明由于没写所谓“报证书”,被判劳教一年,送往万家劳教所和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其他人分别被勒索一千元至八千元人民币才放回家。

青岭吸纳派出所恶警钟林义、温德新伙同乡政府书记张连峰及李文贵几个村治保人员,三方勾结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把每个大法弟子家的周围都安排了恶警,采取二十四小时监控,蹲坑,跟踪等手段伺机迫害。恶警钟林义恐吓夏市民说:“每天谁到你家来,你到哪去干什么,我们派出所都知道,小心点。”恶党干部赵义和去北京追捕夏市民回来时费用不够了,从夏市民那借了二百元钱,说回来后还他,当夏市民去取他借自己的钱时赵义和矢口否认有这回事。

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恶警钟林义,刘正武伙同双城市610办公室主任张士岳一行五人非法闯入原炼功点闫春华家抄家,当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从早上九点多钟一直翻到下午一点多钟,结果什么也没翻着。他们还不甘心,又把闫春华强行带到派出所非法审讯,逼她说出青岭乡去北京上访的人员是从她家走的,并要她把所有的大法书交出来。当天恶警将闫春华的丈夫传到610办公室用同样的办法逼供,看他们的口供是否一样,最后没有什么结果,勒索他们人民币三千元,才将闫春华丈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闫春华去北京上访,被乡干部及单位领导赵义和、于广沛非法追捕回来后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迫害二个半月,又勒索人民币二千五百元,才放回家。单位又勒索闫春华一千八百元说是去北京的费用。

同年八月,青岭乡万解村刘加武去北京上访被赵义和、李文贵村治保追回后送双城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恶警钟林义到刘加武家骗取人民币四千元,说是交钱就能提前放人,结果人也没放回来。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青岭乡恶党书记张连峰紧跟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指使派出所、乡干部将所有法轮功学员都绑架到乡政府办洗脑班,同时还把他们认为的重点人物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不许回家过年,使家人跟着牵肠挂肚,严重的干扰了百姓的生活。

青岭乡群利村邪党干部佟庆文、夏重安对群里村吴宝旺佳肆无忌惮进行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在他们认为的“敏感日”,佟庆文对乡政府书记张连峰说,把群里村吴宝旺抓起来其他人就不敢动了。于是张连峰指使政务委书记李文贵、派出所所长白胜刚及警员刘正武、小范,在夏重安的带领下,于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钟非法秘密抓捕了正在家中熟睡的吴宝旺,第二天送往双城市看守所,不到一个月,五月十六日吴宝旺竟被迫害致死。与此同时他们也没有放过吴宝旺在长春打工的哥哥吴宝峰。佟庆文亲自同派出所所长钟林义去长春抓捕吴宝峰,当得知吴宝峰去北京上访时,佟庆文,李文贵又亲自追往北京,把吴宝峰非法抓捕回来送往双城市看守所迫害。在回来的途中,佟庆文对吴宝峰说:“你手上有钱吗?如果有交给我,我给你带回家去。”吴宝峰信以为真,将自己手中的八千元人民币交给了佟庆文,托他带回家中。当吴宝峰的家人知道此事去找佟庆文要钱时,他却说:“这钱不能给你们,这钱已经作为我到北京找吴宝峰的路费了。”吴宝峰在看守所被迫害后,身体一直不好,腰椎结核越来越重,回家后再也不能干活。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吴宝峰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一点多钟,青岭乡恶党书记张连峰亲自领人到七一村陈家屯大法弟子陈秀华、许桂芝家,翻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同时威胁她们不许再炼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晚上,乡政府伙同派出所的恶人恶警,分三路,一路由所长白胜刚带领闯进闫春华家抄家;一路由温德新带领闯入林秀茹家抄家,把林秀茹的炼功带抢走,温德新还谩骂大法师父及大法;另一路由刘正武带着到夏市民家。夏市民没有给他们开大门,问他们有什么事,刘正武说搜查,夏市民说:“我也没犯法,我不能开门。”刘正武就在门外砸门,一看开不了就又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白胜刚领两个人来到夏市民家说是双城刑警大队的,强行把大门砸开,闯了进来,把夏市民用两个人把住,开始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查到。刘正武看到墙上挂的师父像,不由分说摘下来强行拿走。当时夏市民追出去,并且和他们讲道理,刘正武跳上车跑了。

这就是双城市青岭乡邪党对百姓的血腥迫害。这场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信仰。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佟庆文因害死吴宝旺兄弟,在一次酒后将自己的妻子一拳打得鼻梁穿孔,当时送往医院;当他骑摩托车去看他妻子时自己摔倒将腿骨摔伤;温德新因多次撕毁大法标语条幅,谩骂大法,其妻子得了怪病,自己因工作失职被停职;刘正武至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工作。

迫害好人是有罪的,迫害修炼人罪业更大。希望双城市青岭乡的恶人、恶警早日清醒,停止迫害,用实际行动改邪归正,为自己未来着想退出恶党,否则更大的报应在等待着你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63665.html

2007-06-08: 黑龙江大法弟子吴宝望被迫害死前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大法弟子吴宝望,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去世。(曾经报道)

吴宝望,男,三十六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人,自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家前边的路不好走,他主动把路修好,村里人都夸他是个好人,一个小女孩说:“我要做吴宝望那样的人”。

自从邪党江贼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他曾三次依法进京上访,被关押九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出狱后,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村治安、乡支书和派出所的两名恶警强行闯入吴宝望家中,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原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八号监室。在被关押的当天,吴宝望就被八号监室的邪恶犯人甄国维打了几个嘴巴。

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吴宝望心怀慈悲的与在押犯人讲:“法轮大法好”说明了“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使许多犯人明白了真相。

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吴宝望为了说明真相,纪念“世界法轮大法日”在八监室与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原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出动所有恶警,闯入八号监室大骂大法弟子,其中一个叫黄彦春的(此人中等个,偏瘦)邪恶管教对吴宝望进行非法迫害,拳打脚踢,致使吴宝望鲜血从嘴里流出,同时,邪恶的管教用铁背铐把吴宝望双臂向后,把双手腕拷住,使吴宝望上身不能动,就连吃饭、上厕所,都得别人帮助。

为了抵制原第二看守所的非法迫害,吴宝望采取了绝食绝水第四天后,就是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已经不能行动的吴宝望被恶警派来了四个劳动号(分别是只知道小名:小光、小威、胖子、老王)强行抬出八号监室,在看守所后面一个阴暗的空屋子内对吴宝望强行野蛮插管灌食,其实他们一点医疗常识都没有,而且给吴宝望灌的是热浓盐水,狱医在一旁直笑。

吴宝望被抬回八号监室时,嘴里直往外流血水,神志已经不清,前后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就把人折腾的人事不知。吴宝望被抬回监室后,躺在板铺上,双眼直往上翻,同监室的人喊来狱医刘洪志,狱医说没事,许多犯人说:“这哪是狱医,分明是兽医”。

在下午四点多,在同监室所有人员的一致要求下,吴宝望被恶警派来的四个劳动号(给吴宝望灌食的)抬走送往医院。不到一个小时,吴宝望被送回监狱,此时,吴宝望还在昏迷,腿上有伤痕,但恶警李怀新还在说吴宝望是装的。其实吴宝望被野蛮灌食时,食管与气管被插破裂。在晚间八点多,吴宝望的呼吸衰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在全体八监室人员的强烈要求下,当晚值班恶警王建文、那某把吴宝望又送往医院。

第二天,八号监室的四个在押犯人被邪恶管教王建文叫了出去,回来后,四个在押犯人说吴宝望在昨晚被迫害致死,而且让他们四个犯人分别做了伪证,说吴宝望是心脏病死的,别提灌食的事,四个在押犯人分别是马成久、李光辉、甄国维、柱子(临江乡的)。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8/156491.html

2006-06-07:  黑龙江大法弟子吴宝旺被迫害致死实情补充
吴宝旺,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农民,平时以理发为生,为人朴实、善良、正直,死前无任何身体疾病。

2002年4月19日半夜,恶徒们因在吴宝旺家中翻出一本《转法轮》,将其他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吴宝旺刚進到监室就被双城市临江乡一名三十多岁名叫柱子的刑事犯人无故打了两个耳光。即使是这样,善良的吴宝旺还对所有刑事犯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就这样,心狠手辣的犯人一个个被感动。有的人跟他炼功、背法。

2002年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吴宝旺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释放所有大法弟子!”随后就遭到第二看守所恶警的迫害。恶警把吴宝旺双手背在身后,扣上铁扣子,恶警管教黄彦春还毒打吴宝旺吴宝旺立即绝食绝水抗议迫害,

吴宝旺绝食的第四天,即2002年5月17日上午,恶警叫四名没有医学常识的犯人小光(哈市)、胖子(双城市)、小威(双城西乡镇)、老王(双城乡镇)等对吴宝旺实施野蛮灌食迫害,四人把吴宝旺拉出去,按在床上,使劲往吴宝旺鼻内捅管子,然后灌高浓度的食盐水,边灌边对吴宝旺進行谩骂与殴打,旁边狱医与恶警像在看戏一样,根本不管吴宝旺怎样痛苦挣扎。

吴宝旺被抬回牢房后不久就口吐血水,不到半个小时就昏迷不醒,牢房内的人叫来恶警狱医刘洪志,可他却说没事,不管!后在监号所有人员的要求下,恶警李怀新带领参与灌食的四名犯人把吴宝旺抬出去,抬出的过程中,四名犯人故意把吴宝旺的头往水泥墙上撞,就像寺院用木棍撞钟似的墙。下午4点左右,吴宝旺被抬回,仍旧昏迷不醒,恶警李怀新说吴宝旺装的。晚上8点多,在监号所有人员又一次强烈要求下,恶警王建文与那姓恶警观看一下,让四名犯人把吴宝旺送往双城市骨伤科医院,当晚吴宝旺含冤去世。

第二天早上,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把四名刑事犯马成久、李光辉、甄国维、临江乡叫柱子的人叫到办公室,逼他们做伪供,说吴宝旺是心脏病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99.html

2005-05-15:我目击吴宝旺被双城市看守所虐杀前后情况,恶警罪行铁证如山,不容抵赖。

2002年4月20日,我和吴宝旺一同被非法抓到双城市看守所,我和吴宝旺只隔一个号,他在六号,我在八号。2002年5月15日那天,我只知道吴宝旺被提出去了,回来后就听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开始声音还很大,后来就愈来愈弱,光听他说:“你们这是让我死呀!不想叫我活呀!”再后来就没声音了。

后来知道是恶警给吴宝旺野蛮灌食,插管插坏了食管,恶徒刘××又给吴宝旺灌了盐水。因为双城看守所灌食灌的都是浓度很大的盐水,有的同修被灌食后,回号里又都吐了出来,吐在身上和鞋上,干了后都是白花花的一层盐面。如果插管时插坏食管或胃,被盐水一淹,人怎能受得了。

第二天,我们五、六十人都喊:“吴宝旺哪去了?”恶警指导员×××说:“回家了。”我们说:“骗人!人叫你们迫害死了。”他说:“有法医鉴定。”我指问医生刘××说:“一个好好的人才来25天就叫你给害死了,三尺头上有神灵,人死了不能白死。” 医生刘××无耻的说:“不吃饭还灌。”

看守所看不行了才把吴宝旺送去了医院,后死在医院里。但看守所通知家属说是心脏脱落、脑溢血。

吴宝旺家在双城市青岭乡胜利村。望同修想办法查办此案,将冤死的同修昭雪。

2005-01-07: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之徒,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双城市公安局以张国富为首的邪恶不法之徒,从九九年七.二○五年多来一直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里发生了7起被直接迫害致死案件,法律上明文规定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不允许出现生命危险,可是这些人知法犯法。

身体残疾多年的大法弟子张生范被非法关押只有三天;刘杰关押只有9天;肖亚丽8天;顾秀娴6天;吴宝望不到一个月就都被迫害死在第二看守所,这些生命被无辜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有:双城市610主任姜宏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政保科科长金宛智、佟会群、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清禹、朱晓波、狱医刘洪治。

2004年十一期间,邪恶之徒陆续又非法抓捕8名大法弟子。其中黄彦珍、郭凤兰已是60多岁的老人,并且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竟给黄彦珍非法判刑7年、郭凤兰6年,而且现已偷偷将她俩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黄彦珍现在女子监狱集训队,因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监狱给她关入小号并灌食折磨加重迫害。现在家属正在通过法律部门起诉这些直接迫害黄彦珍、郭凤兰的凶手。
**********************
吴宝望(Wu,Baowang),男 ,35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大法弟子。2002年5月17日左右,大法弟子吴宝望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去世。

吴宝望家住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毕业于双城市兆林中学,擅长书法,为人忠厚、善良。94年开始修炼大法,非常精進,并且全身心投入到大法的弘扬上。为了让更多的乡亲能够受益得法,他把家中仅有的积蓄拿出来买了一台电视机和一部放像机,挨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义务教功。他的身影走遍了青岭乡镇和每个村屯,使法轮大法在青岭乡得到了大力的弘扬,在人们的心中扎下了根。很多的人得到了佛法,心灵得到净化、道德回升、犯罪人数减少,青岭乡大人小孩提起他的名字无人不知,人人敬慕,都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伟大。

自从江××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以来,善良的人受到迫害。恶人开始抓捕大法弟子,不许修炼大法,全社会都处于阴森恐怖之中,无人敢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吴宝望第一个站出来進京证实大法。一家三口人(母亲70多岁和妻子)先后三次進京上访。他冒着被抓捕的危险,回到哈尔滨市双城和同修交流,使同修提高了认识悟到应该進京正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使很多同修走上了正法之路。如果谁缺钱他就主动帮助解决。在双城他被邪恶势力视为眼中钉,双城公安局把他定为第一号迫害对象。吴宝望第三次進京正法,全家三口人同时被抓,被押回双城市看守所,恶警把他关押在大院和死刑犯关在一起,戴上手铐脚镣,用尽各种刑法和残酷手段迫害。恶警打算给他判刑,但是没有得逞,最后也没有什么证据,判非法劳教一年,关到一面坡教养所。吴宝望在那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白天超强度劳动,扛石筐。

管教(张殿君、一中队长)指使犯人(李宝金、丘礼朋)用石头筐砸他。几名恶人在恶警指使下毒打他,最严重一次踢断了两根肋骨,逼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最后一年到期,吴宝望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才被放回来。回家后,吴宝望悟到自己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又写了严正声明决心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并做了大量的工作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一切。

在2002年4月19日晚,610不法人员、恶警、当地派出所闯到吴宝望姐姐家强行绑架,又把吴宝望抓到双城拘留所,進行迫害。5月12日被劫持在女监号的大法弟子说:13日是师父传法十周年,全体大法弟子抗议邪恶,绝食一天,发正念,齐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

吴宝望、李维刚、王世学、胡站山、潘之风、周国臣决心要绝食抗议。绝食第四天即2002年5月17日,管教李怀新带着劳动号几个人喊“出来”。他们都不配合。邪恶之徒破门而入,抬着吴宝望出去灌浓盐水。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黄彦春(音),男,54岁,是迫害大法弟子吴宝望致死的直接凶手之一。据知情人讲,当时看守所给吴宝望灌的是浓盐水,而且还有许多盐粒。黄彦春对待大法弟子一贯是讽刺、讥笑、谩骂,有一次还发疯似的冲進监号里去骂胀话,不堪入耳。

吴宝望被抬回来时不停地说:不许迫害大法弟子。管教把牢门打开,把他送回六号监。大家都围过来说喝点水,把盐水洗出去。他喝了几口,可是没有吐出盐水。几分钟后吐很多血水,嘴里说:师父、师父……声音越来越微弱。说要大便。大家赶快把便桶盖打开。坐上后几分钟见他眼珠往上翻。大家说快掐人中,自己止不住掉下眼泪。大家都喊管教。管教和刘大夫来了,送去医院。晚6点左右把保望送回。李管教骂着说:不要报告。这时保望人事不知,到晚8点左右见人不行了,大家多数都哭了,大声叫管教。刘大夫来了,听一听后说,快穿衣服。

早7点李管教来了,叫新上来做班的马老久到管教室一下。一会儿回来说,管教不让说保望死了。听后大家心里非常难过,连几个刑事犯都哭起来。

事后公安局通知家属要强行火化,在家属的坚决反对下,要求验尸,最后公安局才同意。经法医检验:气管被打断,两耳黑紫、浑身黑紫,胃里肠子里全是血,惨不忍睹。吴宝望含冤而死后,家人无处申诉,现家中只剩下妻子和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没有生活来源。租了两间小草房居住,生活艰难,老人家希望儿子的冤死能平反昭雪,希望年轻儿子的冤死能够让人们认清江××集团是草菅人命的刽子手。

2002-12-24: 2002年4月19日黑龙江省双城全城戒严大搜捕,不法警察又绑架很多大法弟子,有周国臣、孙学伦、潘之风、吴宝望、李举松、联志英、李维刚,以前被抓的还有王世学、胡站山,朱祖国。

5月12日被劫持在女监号的大法弟子说:13日是师父传法十周年,全体大法弟子抗议邪恶,绝食一天,发正念,齐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

吴宝望、李维刚、王世学、胡站山、潘之风、周国臣决心要绝食抗议。绝食第四天即2002年5月17日,管教李怀新带着劳动号几个人喊“出来”。他们都不配合。邪恶之徒破门而入,抬着吴宝望出去灌浓盐水。抬回来时,保望不停地说:不许迫害大法弟子。管教把牢门打开,把他送回六号监。大家都围过来说喝点水,把盐水洗出去。他喝了几口,可是没有吐出盐水。几分钟后吐很多血水,嘴里说:师父、师父……声音越来越微弱。说要大便。大家赶快把便桶盖打开。坐上后几分钟见他眼珠往上翻。大家说快掐人中,自己止不住掉下眼泪。大家都喊管教。管教和刘大夫来了,送去医院。晚6点左右把保望送回。李管教骂着说:不要报告。这时保望人事不知,到晚8点左右见人不行了,大家多数都哭了,大声叫管教。刘大夫来了,听一听后说,快穿衣服。

早7点李管教来了,叫新上来做班的马老久到管教室一下。一会儿回来说,管教不让说保望死了。听后大家心里非常难过,连几个刑事犯都哭起来。

2002-10-10:在双城地区这么一个不到80万人口的弹丸之地,就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周志昌、王金国、张生范、赵雅云、吴宝望、臧殿龙、张涛。

2002-06-05: 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吴宝旺被迫害致死一案的相关电话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大法弟子吴宝旺,男,36岁,5月16日被双城市公安局迫害致死,警察严密封锁消息,只给家人一些安葬费。
双城市区号:(0451)

刘洪志:2001年─2002年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任狱医,曾经给多名大法弟子灌过食,吴宝旺就是他灌死的。家电话:0451─53116929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5/31294.html

2002-06-02: 东北地区又有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5月30日报导──东北又有2名法轮功学员近日证实被迫害致死。他们是黑龙江双城市36岁的吴宝旺和吉林四平市梨树县33岁的戴春华。这使得近一个月来,东北地区传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增加到13名。

消息来源说,吴宝旺5月17日被双城市公安局迫害致死。双城市公安局人士30日承认吴宝旺已经死亡,并称伍是死于“心脏病、肺病,好多疾病”,但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抓一个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的人,对“为何不送吴宝旺去医院”也不做任何回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31132.html

2002-05-29: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双城看守所虐杀(图)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大法弟子吴宝旺,男,36岁。2002年5月17日,大法弟子吴宝旺在双城的一个看守所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去世。

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劫持在双城看守所。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当天,与被劫持在看守所的众多大法弟子齐声喊“法轮大法好!”立即遭到所长及管教黄彦春的恶毒打骂,于是大法弟子们以绝食抗议直到5月17日,所长及黄彦春和刘大夫等几人强行对大法弟子灌浓盐水,并不许吐出来。其中吴宝旺被折磨得声声惨叫。回监后几次昏迷,醒来后喊:“这不是要害死我吗?!”一个小时后被监方送往医院,据说因抢救无效而死亡,36岁的吴宝旺就这样被迫害死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2267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9/30989.html

2002-05-27: 又有两名东北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另一则消息透露,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法轮功学员伍保旺,几天前在双城看守所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在被强迫灌食浓盐水后,昏迷不醒,当天即死去。具体死亡日期有待查询。双城市市长办公室接待人员对记者的询问不作任何回答,径自挂断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7/30909.html

2001-11-13: 吴宝旺,男,35岁。99年10月16日进京和平上访被抓,在北京丰台驻京办事处隋忠诚勒索240元。99年11月被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刘春阳、张士跃欲勒索5千元未成。2000年10月被双城市青岭乡、群利村赵玉和、佟庆文勒索3千元。

99年10月17日下午,双城公安局以张国富、刘春阳、张士跃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令第一看守所指导员吴忠宪指使叫“成子”的犯人在他未进监室前便非法给他带上“钢筋手捧子”,“铁支棍子”长达40多天,身体遭受严重破坏,不能更换衣裤,生活艰难。在双城市第一看守所11监号,监管人员暗示、指使、纵容犯人打骂体罚他:孙洪斌,踢窝心脚五脚;犯人于洪峰用拳头打他后脑十多拳,每次都使他眼冒金星;犯人陈建华,四次对他练拳,每次5、6拳,每次都使他胸骨几乎被打折,五脏几乎被震碎。99年12月份晚9时左右,犯人于洪峰、陈建华毫无人性的对他拳脚相加,当时他下牙被陈犯打掉一颗;99年12月末杀人犯林松多次对他进行辱骂体罚,采用“放电”长达三个小时,使他累得全身发抖,大汗淋漓,几乎瘫倒。一次林犯对他进行毒打,一阵重重的拳头,打得他眼眶、脸部、嘴唇青紫浮肿。头被撞在墙上,直撞得他头晕,鲜血直淌,全身酸软。2000年5月份,他被双城公安局投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在集训队,吴“教导员”多次逼迫他放弃修炼,并诽谤大法,并以“刑事犯如果打你,我们政府不管”等话威胁他。一个月后,他被分到一大队一中队。恶人车科长、高干事,多次逼迫他放弃修炼,并诽谤大法。中队长张殿军暗示、指使、纵容刑事犯韩小平、邱里朋、李宝金打骂、体罚、迫害大法弟子。犯人韩小平在宿舍用牙签扎他的手指,用拳头打他的头,并同犯人李宝金在采石场上给他选了最大的扛石筐,装上上尖一筐石头,而且同其他刑事犯一样跑着扛,且天气35摄氏度高温,汗水直淌,口干舌燥,不让喝水,发筐的犯人邱里朋恶狠狠瞪着眼睛用铁锹打他,且拳打脚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和勒索的部分事实(续)-19534p.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六监区:监区长李仲军、教导员冯国璐、副监区长薛鹏、裴世峰。
七监区:狱警刘健、侯晓林、张宝华、刘海波、纪凯峰、杨明、王欢、王超、赵长浩、宋阳、赵勋、刘宗阳、盛国东、韩耀武、董健伟、杨明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7-06-08: 吴宝望致死案相关人员及单位:
双城市人民政府: 李学良
双城市公安局: 王祥玉
双城市六一零办公室 张国富、姜宏伟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 刘清宇、刘洪志(狱医)、黄彦春、王建文等
双城市青岭乡政府 书记、镇长、政法委书记
双城市青岭乡派出所 所长及恶警
双城市青岭乡青岭村 村治安、村支书
邪恶犯人:(只知道小名)小光、小威、胖子、老王

2001年─2002年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任狱医刘洪志(曾经给多名大法弟子灌过食,吴宝旺就是他灌死的)家0451─53116929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黄彦春(音),男,54岁,是迫害大法弟子吴宝旺致死的直接凶手之一

双城市区号:(0451)
双城市公安局:311-6230
行侦处:311-5024
行侦大队:311-5024
国保科:311-7733
双城市公安局犯罪人员:张国富、张士跃、刘治安、李大斌、王祥玉
双城市文化局:312-4571
双城市财政局:312-2954
双城市监察局:312-4747
双城市劳动局:312-3169
双城市民政局:318-2108
双城市水利局:312-8002
双城市人民法院:312-4042
双城市人民政府:312-0269
双城市人民检察院:313-2517
双城市计划委员会:312-3259
双城市经济委员会:312-4016
双城市国有资产管理局:312-2889
中国共产党双城市委员会:312-4417
双城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313-5443

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派出所、双城看守所犯罪人员

犯罪行径:非法抓捕、关押无辜大法弟子
犯罪恶人:仁双库(公安)、吴文志、于德民、张庆龙、狱医那彦国
青岭乡政法委书记赵义和张云龙(恶人):322-7638,(张)手机:1390-366-2602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
黑龙江省双城市市长(李学良):0451-312-2820
地址: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和平大街19号

黑龙江省双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恶人榜

黑龙江省双城市政法委书记、双城市市委副书记:王树清
黑龙江省双城市宣传部部长,双城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公室主任:姜宏伟
黑龙江省双城市正法委:顾成林
黑龙江省双城市市委书记:朱清文,0451-312-9539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原“4.28专案组”(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负责人:张国富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双城市“4.28专案组”头:张士跃
黑龙江省双城市“4.28专案组”科长:佟会群,“4.28”办公室电话:0451-311-7733
黑龙江省双城市“4.28专案组”人员:刘国臣、刘志安、赵联顺、伊兆发、王胜利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62-7188、262-7194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公安厅总机:262-3011、262-3012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司法厅:622-0585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平二道街邮编:150040
黑龙江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363-2359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龙江街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633-5924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汉广街邮编:150080
黑龙江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633-437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汉广街邮编:150080

本案件有关文件

黑龙江双城市被迫害致死的吴宝旺的亲属的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90072.html
有关部门及领导: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兄弟姐妹,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您的单位、您的家庭,您又做何感想?!我们不想不明不白的失去自己的亲人,为此我们提出要求如下:
(1)澄清事实真象,查清死因,还死者清白;
(2)凡是触犯法律的执法人员和杀人凶手必须承受法律的制裁和严惩;
(3)赔偿死者家属精神损失。
以上要求如达不到,我们将继续上访,直到给我们一个圆满的答复!
******************
2004-04-03: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警黄彦春(音),男,54岁,是迫害大法弟子吴宝旺致死的直接凶手之一。据知情人讲,当时看守所给吴宝旺灌的是浓盐水,而且还有许多盐粒。回来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吴宝旺出现返呕现象,黄彦春竟然指使刑事犯死死的按住吴宝旺不让他吐,加速了他的死亡。黄彦春对待大法弟子一贯是讽刺、讥笑、谩骂,有一次还发疯似的冲进监号里去骂赃话,不堪入耳。

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大法弟子吴宝旺生前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9/67897.html
大法弟子吴宝望被双城拘留所恶警迫害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3/49567p.html
大法弟子吴宝望被双城恶警暴力灌食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4/41593.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吴保望被双城看守所虐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9/30989p.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