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元宝山区 >> 徐谦(徐千,徐迁,化名赵明), 男, 42

个人情况: 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水电队普通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
迫害情况: 肋骨被打断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4-11
交叉列在: 内蒙古 > 赤峰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1-27: 图牧吉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内蒙古自治区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是集中非法关押、劳教内蒙古东四盟(呼伦贝尔市、兴安盟、通辽市、赤峰市)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图牧吉劳教所分男队、女队,目前非法关押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男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徐千(赤峰)、孙国文(辽宁)、赵建春(扎兰屯)、王占坤、闵大庆、邹玉贵(海拉尔)谷转林(某林业局)、李勇(大杨树)、胡宏燕(大石寨)、赵某某(霍林河)。女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万秀英、刘雪梅、张淑杰、李桂芝、包斯琴高娃(通辽)、肖丽娟、 丽萍(牙克石)、付志霞(阿尔山)、石君兰(根河)、王桂艳(海拉尔)、甄海艳(大杨树)。

以下是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图牧吉劳教所受迫害的事实:

1.两名法轮功学员卢志国、张庭遭迫害的经过

恶警陆志民(警号:1519166),曾在恐吓一名法轮功学员时,说出其对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卢志国、张庭遭迫害的一段经过。

赤峰法轮功学员卢志国,50多岁。大约2006年7月份,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男队四楼(恶人们成立的所谓“转化基地”)。卢志国在夏天被强制穿上厚衣服,门窗紧闭,并点上电热炉,然后用音箱放最大音量的“的士高”,以此折磨卢志国达一个星期之久。

法轮功学员张庭,55岁,赤峰人,曾被戴上手铐,吊在床上,脚尖点地,后来恶警用砖将床加高,致使张庭双脚离地,吊了九天九夜,后因严重高血压才被放下。几天后,张庭又被双手反扣,吊了九天九夜。期间男队大队长王立伟(警号:1519069)去看他时,发现没什么事,还踢了张庭几脚,张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恐惧将他放下。张庭在图牧吉劳教所牙齿被打掉,头被打破,伤口还没有愈合,又被毕国庆(警号:1519084)用笔敲打伤口,导致此处长期不长头发。恶警陆志民还曾派几名少教往张庭身上泼凉水,(原有证据:照片、被打掉的牙齿,但被该劳教所强行搜走)。

2.赤峰法轮功学员徐千,2006年初,被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六队非法关押。几日后,徐千正念闯出劳教所,7月份又被邪恶迫害抓回,后送到图牧吉劳教所七队,被关入小号20多天。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导致徐千严重心脏病,后被送到白城医院,医生建议做心脏搭桥手术,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

2007年大年初一,徐千心脏病复发,十多日吃不进去饭,滴水未进,导致胃出血,徐千要求所外就医,但被图牧吉劳教所拒绝,因徐千正念走脱,图牧吉劳教所花了20~30万元找他。六大队被撤,全盟十二个劳教所评比“倒数第一”,为此打击报复,不予办理所外就医。

3.扎兰屯法轮功学员周经伟到图牧吉当日就被关入小号,晚上被恶警带到四楼(他们成立的所谓“转化基地”),由恶警陈强(警号:1519074)、毕国庆(警号:1519084)、陆志民(警号:1519166)、朱志朋(护卫队)轮流洗脑迫害,并不断被侮辱,恐吓,罚站半个月,每日只允许睡几个小时,致使双腿浮肿,并引发心脏病、胃病和严重的痔疮。

4.法轮功学员闵那庆,28岁,2007年11月初被海拉尔送至图牧吉劳教所,到达之日起,便被关小号十多日,后期被罚站双腿浮肿。

5.霍林河法轮功学员赵某,54岁,在被送图牧吉劳教所途中,因不配合恶警,不戴脚镣,被一路殴打。到达图牧吉后,被武警强行拽下,头部着地,拖入门卫,又被霍林河恶警一顿暴打,浑身淤青,腿被打的不好使,后被多名劳教人员强行架入劳教所。第二日,被带去医院检查,回来后,被霍林河恶警一脚踢下车,后被送入“转化基地”洗脑迫害。

6.牙克石法轮功学员肖丽娟,2006年10月份,被送入图牧吉劳教所,在“转化组”期间被双手铐在床上,脚尖点地。后肖丽娟身体不适,经检查身体,颈椎,胸椎,腰椎三次增生和其它很多病,图牧吉劳教所却不予所外就医。

7.法轮功学员马秀萍、石君兰、李桂芝、付志霞、肖丽娟等,被非法关押劳教所期间,因不配合邪恶“在国旗下宣毒誓”,被恶警大会批、小会斗式的恐吓、侮辱、谩骂40多天。在一次中队会上,付志霞、石君兰、马秀萍被恶警尹桂娟踢打。第二天,石君兰,马秀萍又被恶警马红云、娜仁花、周玉红、尹桂娟带到楼上,给打了。马秀萍被尹桂娟、马红云踢打和拽头发,石君兰被娜仁花、周玉红打耳光(其他详情不知)。

希望知道更多事实详情的法轮功学员继续揭露迫害。

奉劝图牧吉劳教所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善待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71117.html

2006-08-09: 关于营救同修与赤峰12个旗县的大法弟子交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9/135112.html

2006-08-01: 内蒙古赤峰市遭恶警绑架的大法弟子徐谦原单位电话
大法弟子徐谦原单位是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风水沟矿。邮编:02408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482.html#2006-8-1-ch2-24

2006-07-10: 内蒙古赤峰大法弟子徐谦、丁淑华再次被绑架迫害

2006年7月3日上午,内蒙古赤峰市遭邪党人员网上悬赏通缉的大法弟子徐谦,在辽宁凌源市住处被东城派出所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有大法弟子丁淑华。

大法弟子徐谦(男),42岁,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风水沟矿水电队工人。2001年1月23日(农历新年)徐谦到北京天安门打“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被警察绑架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在那里遭到警察非人的迫害,电棍电,两次扒光衣服埋在雪堆里冷冻,每次迫害近一个小时。看守所的恶警将徐谦和几名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埋在一米多深的积雪下,一流氓恶警将冰冷的积雪塞满徐谦的裤头,恶警将积雪一直埋到只剩下头部。几名大法弟子先后被冻昏,快到午夜吃年饭了才将被抬回。

徐谦被赤峰元宝山610和派出所進京劫持回当地后,被非法关押到平庄看守所迫害2个半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他多次绝食抗议,遭到警察灌食迫害和残酷毒打,肋骨被恶警暴徒打断。解教回到家后派出所恶警还是不断骚扰。2003年3月份,徐谦又被非法绑架到赤峰洗脑班迫害,4天后徐谦正念闯出,被迫流离失所。在6月份徐谦又被派出所恶警从外地绑架回来,强行送入看守所迫害,7月份又转到赤峰洗脑班强行洗脑。徐谦回到家没几天,8月份恶人又上门骚扰抓捕,他被迫跳窗走脱,再次被迫流离失所。事后不久,风水沟煤矿党委书记廉庆贵、矿长杨培功将徐谦开除工职。

2005年7月22日中午,徐谦与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王占祥在赤峰黄金大厦附近被市公安局国安队支队长郭玉明和三名特务秘密跟踪,随后徐谦、王占祥、丁淑华三人在赤峰市红山区民族歌舞团家属院大法弟子丁淑华家中被恶警绑架。7月27日徐谦被劫持到平庄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遭到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杨春悦和市公安局非法提审迫害。

2006年1月,徐谦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六大队迫害。六大队队长田子强、指导员李建民。

2006年3月,徐谦在荒无人烟的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正念走脱,智慧的突破邪恶的重重围捕,从此徐谦三度被迫流离失所。穷凶极恶的劳教所恶警和当地610地毯式搜捕徐谦,把当地劳教所回来的大法弟子全部询查一遍,并在公安内部和网上悬赏通缉。

2006年7月3日上午,徐谦辗转漂泊在凌源落脚,在凌源市东城街租间房子住了下来,从教养院回来的丁淑华来凌源看望徐谦。在住处被凌源市东城街道办事处与东城派出所恶警十几人突然敲门以查房、查户口为名闯入,以身份不明把他们绑架到东城派出所。凌源恶警查出了他们的身份后通知了内蒙赤峰市公安局。当日下午徐谦与丁淑华被当地三辆警车劫持回赤峰,关押地点不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19.html

2006-07-05: 赤峰大法弟子徐谦、丁淑华被辽宁凌源恶警绑架

2006年7月3日上午,流离失所的内蒙古赤峰大法弟子徐谦化名赵明)、丁淑华,在住处被辽宁凌源市东城派出所绑架。

徐谦,曾于2005年7月22日与丁淑华和王占祥一起被赤峰恶警绑架,几个月前徐谦从教养院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在凌源落脚,租间房子住了下来,从教养院回来的丁淑华来凌源看望徐谦。7月3日上午,徐谦与丁淑华正在屋里,凌源市东城街道办事处与东城派出所十几人突然敲门闯了進来,把他们绑架到东城派出所。凌源恶警查出了他们的身份后通知了赤峰公安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5/132245.html

2005-10-29: 曲秀芹在狱中患绝症警方拒不放人
在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除曲秀芹外,目前非法关押着另两名大法学员,他们是元宝山区的徐谦、风水沟煤矿职工卢志国。徐谦早在今年7月份就已经被绑架至此;卢志国是在10月13日被非法抓捕,在之后的抄家中,风水沟派出所又抢走了他的电脑等私人贵重物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9/113386.html

2005-10-04: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赤峰四监狱的同修有:周金鹏(呼市大法弟子)、张连军(已被北京国保迫害得神志不清,清华大学生,太平地乡人)、丁胜利、白亚平、吉晓东等;

被非法关押在松山区看守所的同修有,王凤云等;
被非法关押在红山区看守所的同修有,丁淑华、门桂芬等;
被非法关押在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的同修有,徐谦、曲秀琴(现已得了子宫癌,生命危在旦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4/111738.html

2005-08-26: 2005年7月22日中午,徐谦在赤峰市红山区丁淑华家中被绑架。27日被送到平庄看守所,现仍在平庄看守所遭受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6/109217.html

2005-08-02: 2005年7月22日中午12:30分,大法弟子王占祥、徐谦、丁淑华三人在赤峰市红山区丁淑华家中被恶警绑架。27日得知徐谦被送到平庄看守所、王占祥被送到乌丹看守所;王占祥被绑架时身上至少有7000元现金。据说王占祥在乌丹看守所被单独关押,由“政府”的两个人管,到现在(7月31日)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王占祥于2000年6月進京上访劳教三年。曾被乌丹看守所、红山区看守所、赤峰劳教所、内蒙图牧吉劳教迫害,在图牧吉劳教所被迫害瘫痪半年。2003年4月直接从劳教所送到转化班進一步迫害,直到两个医院检查都说严重贫血(血癌)时,恶警才通知家属接人。由于恶人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他的妻子被劳教后,也被迫流离失所,好端端的一个美满家庭硬被江氏集团给破碎了。他们有老人不能赡养,有子女不能抚养,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偌大的中国没有一个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容身之地。王占祥在这几年的迫害中,在家庭、经济、精神、身体承受难以想象的打击,今天,在乌丹看守所又绝食9天了。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17.html

2005-07-31: 蒙大法弟子丁淑华、王占祥、徐谦被绑架
7月22日,丁淑华、王占祥、徐谦等三名大法弟子在赤峰市钟楼小区歌舞团家属院丁淑华家中遭邪恶之徒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赤峰大法弟子丁淑华,女,48岁;敖汉旗大法弟子王占祥(化名刘亮),男,30多岁;平媒公司风水沟矿大法弟子徐谦化名赵明),男,41岁;三位同修原籍分三个地方,至今被非法关押的地点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365.html

2005-07-24: 2005年7月22日,在赤峰市钟楼小区大法弟子丁淑华(女)家,邪恶之徒将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大法弟子徐谦化名赵明)和敖汉大法弟子王占祥(化名刘亮)及丁淑华等人绑架,现不知关押在何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897.html

2004-05-05: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王建峰、王敏辉等恶徒的暴行
...在2001年2月9日(也就是正月十七日),赤峰市元宝山区区长梁万龙指使建昌营镇政法委书记王世举和派出所所长王建峰一伙对建昌营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了疯狂地非法抓捕。

原因是34名法轮功学员向梁区长写了一封联名信,主要内容是希望政府能够正面了解法轮功及学员,支持修炼,因为法轮功学员炼功完全是为了袪病健身做好人,法轮功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社会安定,是一部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功法。只不过说了一句真心话,而学员却遭到了非人的迫害。他们将抓到的23名大法学员非法关進了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遭到看守所恶警张术孔等人的残酷迫害,包括逼迫炼功的大法学员赤脚到外面跑步、罚站近八天半的时间,学员的脚全都磨烂、冻伤,最后每人都被非法罚款3000元,未抓到的后来也都被非法罚款3000─5000元不等。...

...在2003年3月4日下午5点左右,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矿党委书记廉庆贵指使风水沟矿派出所所长徐晓光带领手下人伙同镇派出所及元宝山区公安局、赤峰市公安局人员对风水沟的数名法轮功学员進行了疯狂地非法抄家和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5/73934.html

2004-05-05: 大法弟子徐谦是风水沟矿水电队的一名普通工人,2001年1月23日到北京天安门打“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被警察绑架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在那里遭到警察非人的迫害,电棍电,两次扒光衣服埋在雪堆里冷冻,每次迫害近一个小时。后被派出所绑架送到平庄看守所迫害2个半月,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他多次绝食抗议,遭到警察灌食迫害和残酷地毒打,致使肋骨被打断。解教回到家后派出所恶警还是不断骚扰,2003年3月份徐谦又被非法绑架到赤峰洗脑班迫害,4天后徐谦正念闯出,流离失所。在6月份徐谦又被派出所恶警从外地绑架回来,强行送進看守所迫害,7月份又转到赤峰洗脑班强行洗脑。徐谦回到家没几天,8月份恶人又上门骚扰,他被迫跳窗出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5/73909.html

2004-04-28: 内蒙古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实
我叫徐谦,是内蒙古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水电队的一名普通工人。于1998年3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曾在1985年一次工作中不小心被运煤车挤伤,当时口吐鲜血,送到医院半年多不能动。从那次工伤以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情绪也非常低落,每日以抽烟、喝酒、泡舞厅来打发时光。正当我百无聊赖,人生渺茫的时候,有好心的邻居向我推荐法轮大法,说法轮功是佛家功,叫人向善的,我的父母及家人也都希望我能学好,约束约束我放荡不羁的性格。

1998年3月的一天,我终于从朋友那里借到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一口气就读完了一遍《转法轮》,我一下就意识到这是一本天法,真正按着书中说的去做,一定能修成正果的。此刻,我才真正明白做人的真正目的,毫不迟疑地坚定地走上了修炼之路。

得法当天,我就戒去了抽烟、喝酒、泡舞厅的不良习惯,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转,从100多斤,不到一年就长到140多斤。不论在工作上,还是在家中,人们看到我的变化,不禁喜形于色,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这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直到99年7月20日那天早晨,我又去炼功点炼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告之,今后不许再来点上炼功。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这么好的大法,在中国洪传7年之久,全国各地有上亿人在炼,可都是在做好人哪。江××却为了一己私利,出于小人的妒嫉,在一夜之间就说不好,不让炼了。那些日子我寝食难安,心里一直在想,过一段时间,他们会了解到大法对人民是有益的。然而事与愿违,不但不让炼,还進行史无前例的疯狂抄家、毁书和对所有炼功人的残酷迫害。从电视上看到的大量的大法书籍、音像制品被非法焚毁,我的心在流血……

我想我应该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在2001年1月23日,也就是过大年那一天,我本着善念,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前,打开了我自制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发自肺腑地高声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当即就被在场巡视的前门派出所的警察抓去,送到了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刚到看守所,那里的犯人就开始迫害我,告诉我说要给我洗澡,接着几个人就把我的衣服脱掉,强迫我双脚站在厕所里,放着凉水,又一盆一盆地接水从头给我浇到脚,浇了半个小时,他们才停止。

一个被关押的人开始问我是因为甚么進来的,我说我是学大法的。他告诉我,他是因为家里开的旅店住了几个炼法轮功的才被抓,他是受了牵连,已经進来两个多月了。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说了许多我炼功受益的情况,我又说,常言道“大难过后,必有后福。”并告诉他要善待大法,一定会有福报的。后来我看到他开心地笑了,说他相信。

到了晚上9点多钟,狱警开始提审我,叫我出去,问我干甚么来了,和甚么人来的,我当时告诉他们,就是来说句真心话,大法好!过了一会儿来了五、六个恶警,他们甚么也不说,过来就对我拳打脚踢,打了一个来小时,打累了,就开始用电棍电我,一直电到电棍没电了,他们就去另外一个屋迫害别的同修去了。

这时屋里只留下一个女警,她过来就打我的脸,打了30多下,后来又把几本书圈上打我的脸,跳起来又打了50来下,不打了,像是没事一样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恶警,他们把我的衣服扒下,只留一个秋裤,把我拉到外面,当时外面正下着小雪,我赤着脚站在雪地里,四面是一堆一堆的雪,他们把我的秋裤撑开,往我的秋裤里面灌雪。开始他们用手,后来他们拿来舀子灌,雪一直在下着,雪花落到我的身上就化了,那些恶警就用纸壳给我煽风,灌了一会儿把我的秋裤也扒了下来,把雪灌在我的裤头里,这还不够,还把我按倒在地,用雪把我埋起来,只留下头在外面。

当时和我一起被迫害的还有两位同修,也是外地的,他们两个都是带着背铐,也被恶警用雪埋起来,大约过了20多分钟,那两个同修就休克了,被拉了回去。

过了45分钟,那个恶警说行了,45分钟了。就把我从雪里拉出来,用枪指着我说,你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我看了看他没有说甚么。又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叫那恶警去吃年夜饺子,他才把我带回监室。大约过了2个多小时,他们又把我拉出来,用同样的方式又迫害我一次。

正月初三那天上午,当地的风水沟矿派出所所长徐晓光等四人把我从北京接回,直接送到平煤公安处,到了那里,局长王力问我为甚么上京?为甚么修炼?我便向他洪法、说明真象。后来他们把我关進了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半月。

同年4月我被送到了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到了劳教所,所有的衣服都要检查,就连行李都得撕开,规定不许和同修说话,被强行洗脑半个月。狱警告诉我,只要不“转化”,到期也不放,还要加期。赤峰的一个大法弟子当时已被非法加期了八个月,还要加期,强迫出工干活,每天要干10个多小时的农活。

2001年5月,劳教所把23名大法弟子,关進一个教室里洗脑,当时我们全体大法弟子正念抵制,全不配合。恶警恼羞成怒,开始伸出黑手单个進行迫害,先是抓進小号,并单独关押,分别進行吊铐毒打折磨,有的同修被一直吊了半个多月。

我们开始集体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出操等,警察开始把我们一个个拉到操场,叫我们跑步,我和姓高的一个同修在前面不跑,当时我俩说坐下,所有的同修都坐下不动。

有一个姓单的同修开始背师父的《洪吟》,大家都大声的背,警察就把姓单的同修抓走吊到四楼宿舍的床上,抓走一个,就有人带头背,就这样把楼内的每个监室都吊一个大法弟子,最后还有我们六人,被拉到大墙边站着,就这样被迫害了三天。

劳教所当时答应了我们的全部要求。第一,到期无条件释放,第二,减少劳动强度(半天劳动),第三,有通信自由,允许看新闻联播等等。

第一个被加期10个月的坚修的大法弟子王晓东正念闯出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每次针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都是正面抵制。

2001年8月,恶人所长段和平来到教养所,指挥恶警要强制洗脑转化,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先从底楼开始体罚,面对墙站着,一个接一个的给大法弟子上绳,一人一回上四、五次。一个大法弟子当时就把腰给上断了。

一楼的迫害完了,再上二楼,也是一个接一个的给上绳,有几位60多岁的老同修,其中有一个叫李义,一绳就上昏过去了。

我住在三楼,当时有一姓刘的老同修去质问那些恶警,为甚么要这么迫害我们。管教大队长张亚光曾经写过书面保证,说在劳教所内不会再有打人的事情发生,同修当时去质问他,张亚光恼羞成怒,打了老刘20多个嘴巴子。

下午同修小陈又去问他们为甚么打人,恶警甚么也不说,上来就打,打了两个小时,把人抬回来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我也去问他们为甚么打人,我告诉他们我要绝食抗议,不参加所里的任何活动。一个姓钟的警察甚么也不说,手握着胶皮棒子,就向我的头部打来,打了不知多少下,我被打昏了。

醒来时已经早上8点多了,满屋里全是警察,问我能不能参加所里的活动,我说不参加,不参加就打;打一会儿再问,再打;过了一个多小时,让我回去想。

我回到监室内,跟我的一个刑事犯对我说他们也太狠了,打你打这样。当时我的头上全是包,额头前有一条很高的青血条,身上到处都是胶皮棒子打过的长长的血印,我的右肋可能被打断,喘气的时候就像针扎的一样痛,晚上睡觉时不敢动,早上起床时得拉着床才能慢慢的起来,过了两个多月才好。

2002年8月份,恶警又一次对我强行洗脑,早7点去一直站到晚7点,和五个中队及大队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去谈话,我和他们谈了我修炼大法后身体和精神多方的受益情况。谈到第三天,大队长张亚光问我,能不能“转化”,我坚定地说“不能”。张亚光气冲冲地过来对我说,你是不是欠打了,过来打了我十多个嘴巴子。

就这样谈一会儿,打一顿,到了第五天晚上时,告诉我说不“转化”要加期的,就叫我回去了。

我在劳教所的两年期间,每次针对邪恶的迫害,我都绝食抗挣。绝食十多次,最长的一次一个多月,遭到了灌食迫害。就是这样我们都是无怨无恨地本着善心去对待,出现问题时,先找中队干警谈,再和大队去谈,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去正视恶人,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正念抵制。

2003年1月17日,我提前7天回到家中。

回家后,警察还是不断骚扰。2003年3月初,单位王书记叫我去赤峰法制教育学习班(实际为强制洗脑班)。我说我又没有犯法,我不去。他就叫来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把我强行绑架到赤峰進行迫害,到那第四天我就正念闯出去了。

2003年6月份,当地警察把我从外地绑架回来,正值非典期间,所长徐晓光把我关進一间屋里隔离半个月后,又把我送到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7月份又再次绑架到赤峰,强化洗脑迫害半个多月。

2003年12月8日,平庄公安处610主任王力等带人又来我家,说有事要找我核实,我被迫跳窗出走,现漂泊在外,流离失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8/73367.html

2004-04-11: 图牧吉劳教所劫持的众多大法弟子不屈服,仍坚修大法,当时从呼市来了一个科长,企图加重迫害。图牧吉的所长段和平指责政委朱吉君手段太软,才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所谓“效果”,还狂言为了“转化”大法弟子打死几个人算什么。朱吉君因此受到批评,被退到二线工作。

恶警段和平是图牧吉最大的贪官,他接替了朱吉君的工作,亲自指挥坐镇,给恶警孟庆财(此人曾先期到北京学习了马三家等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手段和刑具使用,包括上绳、不让睡觉等),配置了新的电棍和手铐等多种刑具,开始了灭绝人性的镇压。他们从底楼开始,挨个给大法弟子上绳,有的被上3、4绳,大法弟子王占祥(赤峰)上绳中当时腰就被上断,下肢失去知觉而瘫痪(后来在全体大法弟子的共同加持下痊愈),大法弟子徐谦(赤峰)肋骨被打断。

事后据警察讲,当时还调动了武警,可武警的车在路上翻车了,没来了。

2003-12-16: 2003年12月上旬的一天,风水沟矿双峰派出所所长徐小光带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徐迁,送到了赤峰,详情待查。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徐迁 ,男, 32, 赤峰市元宝山区丰水沟矿 ,非法劳教二年 。

参与迫害的恶人榜

朱吉君:劳教所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现退二线。
教富有:管教科长,现任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张亚光:劳教男队副大队长。现调管教科任生活科长。
王立伟:劳教男队管理干事。现任男队副大队长兼管理干事。
苏宏:大队教育干事,2002年8月遭恶报,心脏病险死,调至劳教所学校。
支文奇:严管队副中队长。现调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组建的少犯(原少犯、少教是合在一起的,2002年10月少教转入图牧吉劳教所。)
陈强:严管队副中队长,接任支文奇。
孟庆财:三中队副中队长。
聂××:二中队
王怡平:一中队
于涛:严管队护卫队员,1999下半年劳教所聘用。2001年7月,快要转正的于涛遭报下岗。
黄波:严管队护卫队员
骆金荣:三中队护卫队员
刘晓峰:三中队护卫队员

赤峰 元宝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9-08-11: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副队长王彦军
电话:13947636101和13847602811。家庭住址:平庄镇如意家园B区28栋132室。

王彦军妻子夏桂芬,中学教师,现在任元宝山区第一中学工作。电话:13704763206

2019-06-06: 赤峰元宝山区公检法、政府以及相关单位最新电话(附件中包括元宝山区各机关全部电话相关单位)

区号:0476
元宝山区政法委
王冰 3558989 13847681418
刘玉柱 3558686 13947647996
林树权 3516269 13150946116
李丛芳 3510430 18647619388
王风波 3533939 18847681518
办公室 3510954(传真)
鞠文轩 3510954 15004760111
综治办 3523656
维稳办 3533535 3512890(传真)
防范办 3523657
政工办 3519018

元宝山区公安分局
林玉华 3521688 13804760360
封护民 3510525 13904769500
李荫民 3511920 13604762016
孙广业 3515966 13337159066
杨洪玉 3522866 13904762112
律方东 3511538 13684765866
崔立新 3512429 13904762731
张振清 3512585 13624766977
潘子文 3522128 13904762626
吕宏伟 3510970 13904766669
马树华 3510367 13604762239
王贺然 3514143 13904763585
卢仕良 13948680549
齐国强 15804766119
办公室 3522689(传真)
王彦华 3522689 13624766826
政治处
吕宏伟 3510970 13904766669
治安管理大队
王树伟 3512401 1394763969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6)

元宝山风水沟矿(邮编024080,区号476)
矿党委书记 廉庆贵(恶人)办3347216 宅3325637 手13947360497
矿长 杨培功 办3347188 宅3326188 手13947365268

风水沟矿派出所(邮编024080,区号476)
所长徐晓光 办3347390
指导员3347623; 内勤 3347426; 综合办3347273; 值班室3347757
经  理3347235; 水电队书记 3347792;副经理3347854、3347306
政工员3347479; 工会主席 3347454
保管材料 3347327、3347191、3347741、3347742、3347743、3347744、
        3347351、3347357、3347396、3347325、3347250、3347315、
        3347141、3347443、3347329、3347702、334774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4-28: 内蒙古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实
我叫徐谦,是内蒙古赤峰市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水电队的一名普通工人。于1998年3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曾在1985年一次工作中不小心被运煤车挤伤,当时口吐鲜血,送到医院半年多不能动。从那次工伤以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情绪也非常低落,每日以抽烟、喝酒、泡舞厅来打发时光。正当我百无聊赖,人生渺茫的时候,有好心的邻居向我推荐法轮大法,说法轮功是佛家功,叫人向善的,我的父母及家人也都希望我能学好,约束约束我放荡不羁的性格。

1998年3月的一天,我终于从朋友那里借到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一口气就读完了一遍《转法轮》,我一下就意识到这是一本天法,真正按著书中说的去做,一定能修成正果的。此刻,我才真正明白做人的真正目的,毫不迟疑地坚定地走上了修炼之路。

得法当天,我就戒去了抽烟、喝酒、泡舞厅的不良习惯,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转,从100多斤,不到一年就长到140多斤。不论在工作上,还是在家中,人们看到我的变化,不禁喜形于色,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这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直到99年7月20日那天早晨,我又去炼功点炼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告之,今后不许再来点上炼功。当时我心里非常难过,这么好的大法,在中国洪传7年之久,全国各地有上亿人在炼,可都是在做好人哪。江××却为了一己私利,出于小人的妒嫉,在一夜之间就说不好,不让炼了。那些日子我寝食难安,心里一直在想,过一段时间,他们会了解到大法对人民是有益的。然而事与愿违,不但不让炼,还进行史无前列的疯狂地抄家、毁书和对所有炼功人的残酷迫害。从电视上看到的大量的大法书籍、音像制品被非法焚毁,我的心在流血……

我想我应该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在2001年1月23日,也就是过大年那一天,我本着善念,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前,打开了我自制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发自肺腑地高声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当即就被在场巡视的前门派出所的警察抓去,送到了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