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 闫春玲(严春玲,阎春玲),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
有关恶人: 二监区大队长:王雅莉 二监区副大队长:陈东月、董岩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9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3-2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7: 闫春玲自诉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经过
按: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闫春玲,女,一九六三年出生。于二零零三年遭中共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闫春玲坚持信仰,拒不承认自己是犯人,长期被关在小号折磨。以下是闫春玲自述近期遭迫害的一次经历。

我叫闫春玲,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曾被中共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二监区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哈女监狱长包锐和二监区副大队长董岩,还有两个女干警进到我住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床上双盘打坐。她们进来,我没吱声也没动。董岩说:“来,闫春玲下地。”我没动。她说:“你看狱长来了,出于礼貌也得下地。”我说:“我尊重你们每一个人,你们到我家做客,我会招待你们。在这里,犯人见你们会立即下地。我不下地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触犯法律,更不是犯人。”边上的警察笑的拽一下包狱长的袖子,她们就出去了。

过了有十分钟,就听值道的犯人喊我,说陈大队(陈冬月)找我。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当时屋里有董岩、陈冬月、胡裕楠、张璇四名警察,见我进屋坐在那里,陈冬月嗷的一声喊道:“站起来!我们都站着,你坐着?”我说:“你们别这样对待我,我没有犯罪,也不是犯人,我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

董岩喊道:“你说今天够不够给你押小号(监狱的狱中狱)的?”我说:“我已经和你们说了,我的行为不是针对你们个人,我是在抵制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我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你们不能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们。”她们三个都急了,三人同时跟我喊:“我们看判决,……”我严厉的大声说:“你们别这样跟我说话,请你们尊重别人的同时给自己留后路。”陈冬月喊道:“我就这样大声说话,我就这样大声说话。”晃着脑袋坐在桌子上。她们三人说:“给她开押票,把她送小号去。”整个过程张璇在一旁一句话也没说。

一会儿上来三个巡逻队的警察,两个男的(不知道姓名)一个女的叫赵莉莎。赵莉莎说:“咋回事?”一男恶警察揪住我的衣领一把把我拽起来。我说:“你们别这样,我尊重你们每一个人。”那个男恶警说:“没事了,没事儿啊。”还朝陈冬月她们几个摆摆手,三人转身走了。董岩和张璇也出去了。我站着和陈冬月、胡裕楠说几句话又坐下了。

陈冬月说:“咋的,看他们走了,你又坐下了,是不是我俩不能把你拽起来?”我说:“不是,知道你们人多势众,但无论如何都不要这样对待我们,善待大法弟子吧,我们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陈冬月说:“你先回去吧。”

我回到监舍也就十分钟左右,陈冬月带了四个犯人,其中有王凤春、焦艳霞,还有两个不认识。陈冬月说:“是拽你,还是你自己下地?”我没动。王凤春一把我拽下地,拽着我往外走,拽到走廊大厅,我开始喊:“法轮大法好!”一路上我一直喊,一直到小号。

在小号,董岩、胡裕楠和小号的大队长张春华还有两个警察在那儿站着,她们看着四个犯人往下扒我的衣服,焦艳霞还说:“闫姐,别犟了。”最后扒的就剩内裤了,一恶警说:“把内裤也扒下来。”我使劲拽着,就没再扒。开始给我穿囚服。我一直在全力跟她们四人撕扯不穿囚服,并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这过程中王凤春多次打我、掐我,还抓住我往墙上撞,我大声问她们:“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干的?你们是在犯罪呀!”她们都不说话。张春华还把电棍触在我脸上威胁说:“你要老实点。”我大声说:“我正告你不要执法犯法。”她没再说什么,把电棍拿下去了,没放电。

在小号的阴森恐怖又窄小的监室里,他们将我两手分铐在两侧的地环上,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躺在冰凉的铺板上,两手也是那么铐着。十五天一直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什么都不让洗,也没有水。

小号里的气味难闻的刺鼻流泪,熏得他们经常开窗户,我坐在、躺在潮湿的铺板上更加透心的冰凉。脚上只穿了一双袜子,穿着塑料拖鞋,不准穿别的鞋。这期间,三月二十一日董岩去找我谈话,问我能不能穿上囚服在小凳上码坐。我说:“不能。”我向她要求要线衣、线裤,我说我来月经了,她答应晚上送来。给我送来的衣服上全都印上了“犯”字,我只好把衣服反过来穿了。

三月二十四日董岩和陈冬月又来了,这时我两眼肿的都要睁不开了,站那儿一会腿就抖得很厉害,两脚站不住,抖的幅度很大。她问我腿怎么了,我说有点不太好使。陈冬月说:“现在对你没别的要求,就是穿囚服,坐在床上也行,看见警察就下地,能不能服从?”我摇摇头。

她说:“你看你都啥样了,你说谁也没象你,说难听一点就是脦瑟大劲儿了,还给狱长唱歌,(二月十四日包锐、陶淑萍、崔红梅到监舍翻我的物品,我跟他们说别迫害我们,她们还继续翻。我说:“我给你们唱首歌吧。”我唱<得度>,她们说唱吧,唱吧,边说边走了。)你说你损失不大吗?你所珍惜的那些都没了。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能不能服从管理?”我说不能。她们说就是你不穿,我们也有办法,你要还这样,还给你关小号。

三月二十六日,董岩自己带着四个犯人来了,把他们几个犯人关到屋外,然后问我:“你知不知道我来干啥来了?我来接你来了。那你得有个态度呀。”我说:“你给我送小号也没问我,就给我塞进来了,出去你还问我?!”她说你知道再这样还得给你送进来。然后就叫门外的犯人进来给我传囚服,我已没有力气挣扎。董岩就告诉包夹犯人孙秀芳随时给我穿囚服、打被摞、坐小凳。

从三月二十五日晚,闫春玲两脚就开始疼痛难忍,还不敢着地,常常半夜疼醒。大家建议起诉董岩、陈冬月、胡裕楠利用服刑犯人王凤春打闫春玲,脸都打变形了,现在都二十多天了还肿的很厉害,不敢想象当时是啥样。闫春玲从小号出来后,腿被迫害得晚上疼的难以入睡,常常在噩梦中痛醒。现在董岩还让两个包夹强迫闫春玲白天码小凳,穿囚服。实际上闫春玲被关小号,都是二监区大队长王雅莉一手构陷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7/闫春玲自诉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经过-239176.html

2011-04-04: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通讯员哈尔滨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十五日两天,以狱长包锐为首,带领邹奇、李红梅、陶淑萍、徐博等人,对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突击性检查,并对部份监区法轮功学员进行翻查,翻走了她们的闹钟(发正念用)和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几天后,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监狱将三月份定为迫害法轮功的月。

一、监视一言一行

自二月二十四日,二监区在恶警大队长王雅莉(该人自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首当其冲、作恶多端,以前明慧网已多次曝光其恶行)唆使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王雅莉又下令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接触、更不准说话。本来在王雅莉没来之前,所谓的包夹(恶警用来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和法轮功学员之间相处的比较融洽,这一来包夹又开始行恶,死死地看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连上厕所都要看着,使法轮功学员身心疲惫。

法轮功学员董林桂连日卧床不起,她年近七十,在女监已被非法关押长达九年,这九年间这位坚毅的老人饱经风霜,再也经不起任何伤害,这突如其来的所谓“严管”使老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心脏一直不稳定,血压陡升且持高。从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后,开始几天,身体极度憔悴,瘦得脱了相,现在已是整个脸部浮肿接近变形,目光呆滞,反应迟钝。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包夹每天都要强行给她穿犯服。

二零一一年农历新年前分别从十一监区、四监区几乎同时调到二监区的大队长王雅莉、副大队长陈冬月,还有犯人王凤春,再次加剧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们都是一直以来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之徒,又同时被调到二监区,这样一来使二监区的环境非常紧张,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处在恐怖之中,身体也相应的受到伤害。

二、法轮功学员吕迎华被迫害致皮包骨

法轮功学员吕迎华是王雅莉重点迫害的对象。因为吕迎华是服刑期间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家都知道她在大法中受益颇多,从中共打压以来,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一直都遭受很严重的迫害。二十四日后,王雅莉故意给吕迎华换上了一个非常邪恶的包夹高艳萍来变着法儿的折磨她,使吕迎华在极短的时间内瘦得几乎皮包骨,使吕迎华屡犯心脏病。

有一次吕迎华正在学法,恶警陈冬月、胡裕楠突然闯进监舍,抢走了吕迎华手中的手抄本《转法轮》,并将吕迎华的闹钟抢走,从此吕迎华郁郁度日。不久,心脏病突发严重,已有生命危险。即使这样,高艳萍及恶警也不放过吕迎华,根本不顾吕的死活,让吕穿“号服”去医院。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明白在心脏病人危重时是不能随意乱抬乱动的,高和其他几个包夹在恶警陈冬月的教唆下用被子抬吕到楼下,恶警陈冬月及犯人高艳萍等故意把吕迎华放在外面的迎风口处的地上冻她,并放了很长时间,然后,副大队董岩带着包夹抬吕去医院。董岩暗示狱医(恶警),说吕迎华什么病都没有,又急急的把吕迎华抬回监舍。高艳萍明知吕心脏病特别严重,回来后又以各种方式折磨她,用语言刺激她,使吕备受煎熬。其他同修如刘淑芬、张德香等也遭受不同程度的精神折磨。

三、法轮功学员闫春玲再次被关小号迫害

三月十一日中午,狱长包锐又带着“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恶非法机构)主任邹齐,成员李红梅、许博等到各个监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翻号(包锐在二月十四日到个监区检查过一次),并要求法轮功学员都得穿上“号服”在地上“码坐”(法轮功学员被逼按恶人要求的一个挨着一个盘腿坐在地上不许动)。在二监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闫春玲不配合要求,被王雅莉下令关押禁闭(关小号)。此时的小号是全年中最阴冷的。中午十二点四十分闫春玲被副大队董岩,恶警陈冬月、胡裕楠、黄靖、王静波、张全等及犯人王凤春(九九年以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做尽了坏事,明慧网多次曝光过她的罪恶行径。)焦艳霞等,从监舍楼五楼强行带走,闫春玲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走到二楼时,王春凤打了闫春玲几个嘴巴子,但闫没有停止高喊。随后,看守大队一男干警闯入二监区,看还有那个法轮功学员有什么举动,就立即一同押小号,那个气氛非常恐怖。

到小号后,闫春玲全身被扒的一丝不挂,由犯人强行给她穿上号服,那号服是小号专用的,是每个到小号的人都穿过的,肮脏无比,脏的都锃亮,穿过小号服的人什么样的人都有,难免有些传染病菌。可他们却逼着一丝不挂的闫春玲皮肤直接接触那带有病菌的号服,而别的犯人进小号时,还允许穿绒衣、绒裤,再穿那个脏衣服。更邪恶的是恶警张春华(九九年以来明慧网多次曝光其恶行),手提充足电的电棍在那里恶狠狠地站着。

三月里的小号非常阴冷霉暗,在那里的每一秒钟都很难熬,何况闫春玲穿着被无数人穿过却从来没清洗过的单薄的“棉号服”。看守大队长张春华邪恶的对副大队长董岩说:“你别以为到时间就来接,这回到天就续,押着她。”(监狱法有规定关押小号一次不能超过十五天)狱政科科长陶淑萍(该人原来在几个监区当过大队长,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严厉的批评董岩在二监区“管理”(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到位,被关押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几次找董岩要求从小号接出闫春玲,董岩推说,她说了不算,没到日子哪。实际上是监狱狱长包锐、监区长王雅莉等主管这件事,就是要押、就是要治、就是要迫害。

闫春玲被关小号是星期五,接着在下个星期一,王雅莉唆使犯人强行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穿上号服。并从那天起董岩、陈冬月、胡裕楠等每天要进监舍检查,王雅莉在幕后操纵,后来又亲自到监舍“督阵”。

现在闫春玲还在小号中,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迫害还在继续,请国际社会关注!给予正义的声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4/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38538.html

2011-03-03: 哈尔滨女子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2011-03-20: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闫春玲不穿号服被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闫春玲遭关小号迫害,迫害借口是闫春玲拒绝穿号服(服刑罪犯穿的服装)。狱警唆使犯人百般侮辱折磨闫春玲,强迫闫春玲穿犯人穿的衣服,闫春玲坚持不穿号服,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狱警伙同犯人将闫春强制关进小号加重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7817.html

2010-07-19: 闫春玲遭九年冤狱迫害 亲人苦盼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闫春玲遭中共非法判刑九年。七年过去了,狱方以闫春玲拒穿囚服为由,不准家人会见,已有二年的时间,家人心急如焚。春玲坚持信仰,长期被关在小号被恶劣的环境折磨,她现在已被折磨得体力不支,全身疼痛、血压升高、心肌炎、时常呕吐,她常常是夜不能寐,痛苦不堪。

喜得大法 身心健康

闫春玲,女,一九六三年出生,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大直街。哈尔滨钢厂失业工人。闫春玲在得法前,她体弱多病,心肌炎尤为严重,胆囊炎、甲亢、苯中毒,多种疾病加身。一九八八年元旦,结婚不到一年,就住院两个多月,每年要花去一大笔医药费,长期不能上班,自家的楼都上不去,连婆婆都叫她病秧子。疾病折磨的她走投无路,轻生的念头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真想一了百了。

一九九四年春,闫春玲喜得大法,修炼后不久,疾病全无,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婆婆家的人都觉得这也太神奇了;家人和邻居见证了大法给予她的新生。闫春玲受益于大法。她心里暗暗思忖:这部法我是坚修到底了。

进京证实大法 遭“小白龙”抽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酷打压,不让炼功的规定都登到报纸上了,闫春玲继续修炼,单位就剥夺了她工作的权利。她不被迫害造成的困难所动摇,决定进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经济来源被卡断了。没钱坐车,她就徒步行走,十月二号从居住地南岗区和兴路起步,花了十天的时间,走到吉林省公主岭时,被恶人追赶上,劫持回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从早晨五点多钟就开始干活,一直到夜半,对于这样的奴役迫害,她绝食抗议,遭“小白龙”抽打,坚持炼功,又被戴上手铐、脚镣七十多天,直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释放为止。

二零零零年五月九号,闫春玲第二次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绑架,送哈市第二看守所。因闫春玲拒绝打针,恶警脚踩着她的头叫人拳打脚踢,后强迫坐铁椅子。因不写“三书”,关押到期,仍然不放她。闫春玲绝食抗议十八天,这期间,被强行灌食,摧残折磨数日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在那里,受尽了折磨,闫春玲不写“三书”,被关到小号站地板块三天两夜,站不住就打,上大挂,坐“飞机”。六月份,闫春玲又被送到男监两天两夜,不让大小便,二十八天不让睡觉,长期坐有毒素的塑料凳上,闫春玲身上长满了疥疮,狱医强行揭下脓血结痂的疥疮,疼得她死去话来,感染高烧至四十度,持续了四十多天,它们不让家人会见,劳教期满又延期三个月。

冤狱九年迫害 被关押“小号”一年多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闫春玲再遭绑架,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闫春玲枉判九年徒刑。狱中,闫春玲对邪恶的判决不服,拒绝签字,拒绝穿囚服,坚持学法炼功,一直被关押在小号里一年多。

闫春玲被非法判刑后,家人万万没想到,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闫春玲第五次被送往哈尔滨市女子监狱,仍然被监狱拒收。每次投不进去时,回来后,公安的恶警就气急败坏的毒打闫春玲一顿,后来恶警们通过关系,强行将其投送女监。在监狱里,闫春玲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狱警们就把她送到小号关押了九十七天。

由于各种迫害方式,致使闫的身体出现了心肌炎、高血压、脸发青等一系列症状,恶警怕有生命危险,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才从小号放出来。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闫春玲又被送到十一监区,他们叫 “攻坚大队”,八个犯人看着她。她不服从,连续几天喊 “法轮大法好”,狱警王亚丽就对她拳脚相加。

二零零八年三月,春玲的老妈妈得知女儿已在小号关押了很长时间,理解春玲的妈妈非常清楚,女儿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不接受奴工迫害,狱警给她戴手铐脚镣九十六天,妈妈彻夜难眠。春玲妈妈和嫂子几乎是月月去监狱看春玲,可是两年来她们没有一次如愿。

由于闫春玲长期关在小号被恶劣的环境折磨,她现在已体力不支,全身疼痛、血压升高、心肌炎、时常呕吐,她常常是夜不能寐,痛苦不堪。

长期迫害 家人苦盼

本来这场迫害就是不该存在的,闫春玲已身陷牢狱遭受七年的迫害,亲人中的数个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欢快、祥和,数十位亲人的精神始终处在被压抑的状态。无辜的闫春玲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信仰是无罪的,破坏法律的不是自己,那怎么能承认罪犯的一切标志呢?

因为这两年来,一堵狱墙一次次隔开了三代人仅仅每月一次相见的机会。这痛苦、这难耐的寂寞和揪心的惆怅把时刻惦记闫春玲的亲人笼罩在一个也感同身受的硕大的氛围之中。

如今闫春玲的家人苦苦的期盼着,期盼着能看到活着回来的春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90.html

2009-12-29: 被诬判九年 严春玲狱中遭非人折磨

哈尔滨大法弟子严春玲二零零三年遭绑架后被诬判九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长期遭受非人折磨,严重心肌炎复发,几次昏迷。自二零零八年四月,监狱就不让家人探视。状况令人担忧。

严春玲,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是哈尔滨市南岗区大直街人,她曾患严重的心肌炎,一九八六年元旦,结婚不到一个月的她,就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后来又因胆囊炎,长期不能上班,后又得甲亢,能吃不能干,上楼都上不去。活得太艰难,令她几次想轻生。

一九九五年春,严春玲喜得大法,修炼后疾病全无,精力充沛,和原来好象变了一个人,大法给予她新生,所以一直坚定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 严春玲想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因单位不让上班,生活困难没钱坐车,她就徒步走,大约十月份,她走到公主岭时,被恶人绑架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七十多天,一直被关押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严春玲又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在狱中一度被迫害得长疥疮,感染很严重,脓血结痂粘在身上,狱警强行往下揭。严春玲高烧四十度四十多天,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吃的和钱。因她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非法延期三个月才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严春玲到林咏梅家串门,正赶上恶警去抓张传铎、林咏梅夫妇,恶警把严春玲一起绑架了。

严春玲在看守所不配合迫害,被戴手铐脚镣四十多天。严春玲后被诬判九年,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狱中她遭受长期被关小号,长时间背铐长达九十六天,不让上厕所,长期不许洗漱等非人折磨。严春玲曾被迫害血压高达220,严重心肌炎复发,昏迷几次,昏睡很长时间。二零零六年九月,狱警因严春玲拒绝“转化”,将她强行押到十一监区攻坚队迫害。

从二零零八年四月起,监狱就不让家人探视严春玲,至今已有二十多个月了,不知严春玲情况到底什么样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9/215262.html

2009-10-16: 与大法弟子钟亚君同时在二监区五楼东侧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四名大法弟子严春玲、王云萍、张兆红、冯海波。她们与钟亚君一块遭受到严重迫害。被迫害事件大法弟子反映到二监区副监区长董岩那里,要求严肃处理打人罪犯韩兴莲,在董岩的包庇操纵下,多名杀人犯很嚣张地迫害大法弟子。

二监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黄晶、陈东月、刘茁等
指使参与迫害的恶警有:董岩、王伟力、黄晶、陈东月。刑事犯有:徐黄华、高亚杰、王军、侯海波等。24小时让犯人看管大法弟子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6/210493.html

2008-03-24: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闫春玲遭受迫害的情况

二零零四年二月,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二号监仓,已被戴上几个月手铐、脚镣(二者连在一起使人无法直立、无法平躺)的法轮功学员闫春玲,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小贾管教带到管教室,唆使男劳动号对其進行殴打,整个一所九个监区全能听到男劳动号殴打的声音和闫春玲喊的“贾管教打人了!法轮大法好!”闫春玲回监仓后依然喊“法轮大法好!”,贾管教气急败坏的让刑事犯人用擦厕所大便器的抹布将其嘴堵上。

闫春玲身上已长疥疮,被非法判刑九年,目前已被投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长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13.html

2008-02-0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502.html

2007-01-29: 哈尔滨女子监狱近期加重监控迫害大法弟子

自2006年11月底,哈尔滨女子监狱加重了对狱中大法弟子的监控迫害。首先他们在全监狱范围疯狂收缴大法书籍,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监控。恶警将所有大法弟子都调动到监室中间下铺居住,24小时监控,严禁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并从车间调回大批刑事犯罪人员,以二夹一(即两个刑事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弟子),个别的四夹一方式监管大法弟子。

恶警不许大法弟子随便出入监舍,由刑事犯人代打饭菜、代洗碗筷;不许去洗漱间洗漱、洗澡;去厕所都有严格时间规定,按顺序排列;严禁大法弟子碰面、交流、说话;不允许去超市购物,由刑事犯代买物品;中午不允许上床休息,星期六、星期日不允许休息;每天早上吃完饭八点开始排坐,坐到晚上7点半或8点结束等等所谓措施。因为害怕大法弟子见面、交流,有的监区甚至将居住的监舍窗户封住。晚间每屋都有一名刑事犯人值夜岗,严格控制大法弟子学法、炼功。为此甚至特意制作了几百个“束缚带”(将手脚捆在腰间的皮带)以防大法弟子炼功。为了干扰大法弟子发正念、休息,特意在新监舍安置了广播。由610直接控制从早上7点开始每隔1小时持续播放,一直到晚上6点整,由专人播放并且要求声音洪亮。

在病号4楼新成立了十三监区(大队长王晓丽、贾文君)与原先设置在伙房四楼的无监控的十一监区(大队长王亚丽、陶丹丹)用来集中强制“转化”大法弟子。从06年12月末起从各个监区抽调大法弟子去接受强制“转化”。据被送往十三监区(攻坚队)“强制转化”15天而未“转化”又被调到其他监区的大法弟子介绍,十三监区大概设置了八至九个房间,每间有两个包夹刑事犯、两名所谓“帮教”人员,一名犹大、一名刑事犯人共同挟制大法弟子,强行灌输污蔑大法及大法师父的文章、录像。从早上5点起码坐到晚上9点,晚上由两名包夹人员轮流值岗监视。值得注意的是大法弟子喝了她们打来的热水便会头晕、迷糊,整宿不能入睡,喝自来水却无此反应,用此水洗澡就浑身发冷,甚至连鼻尖都冰凉。大法弟子曾多次反应水中有问题,干警的回答却是“我们的药物都控制的非常严格”,不正面回答问题。大法弟子怀疑他们为了达到快速强制“转化”大法弟子而使用了“迷晕药”一类的东西。

十一监区因为设置在没有监控设施的伙房四楼,与人群隔绝,曾有人反应有殴打、不让吃饭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被送去“转化”的大法弟子的随身行李、物品等被严格搜查,被子、衣物都被拆开检查,连洗衣粉都打开,发现有经文就扣包夹人员及监区奖分。每月只许家属接见一次,被限制讲话。

目前已知被送去强制洗脑的大法弟子有:朱凤琴、刘玉英、刘凤珍、王利文、徐佳玉、钟亚军、魏丽梅、刘丽华、任继红、董亚珍、铁俊英、贾淑英、李秀华、李秀英、秦淑珍、韩英、闫春玲、马淑华等人。而且还在不断的抽调、“挑选”大法弟子送往以上两个监区强制“转化”。

监狱长刘志强声称:2007年的工作重点就是“强制转化”大法弟子。另外在每个监区便衣库(无监控设施)都有单独被包夹的大法弟子,一般为四夹一,迫害形式更为邪恶。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加戴械具的都是刑事犯人,无警官监督,并且发给每个刑事犯人一个日记本,专门记录大法弟子一天的言行举止、吃饭多少、精神状态等等。

凡此种种,都严重侵犯了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权、健康权、休息权及言论自由权。哈尔滨女子监狱愈加邪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36.html

2006-07-12: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2005年10月28日五楼西侧大法学员严春玲、孔凡颖因炼功被押在禁闭室多次,最长的一次达两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2/132784.html

2005-04-28: 望全世界正义之士继续紧急关注被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请同修为女监内正在绝食关小号和被犯人单独包夹的大法弟子里玉书、王居艳、胡爱云、闫春玲(集训监区)、张淑哲发正念,加持她们正念正行,早日闯出魔窟。并请知情人把上述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迫害的消息及时通知其家人,设法营救。下面是了解到的部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大法弟子里玉书(九监区)、胡爱云(集训监区)已经绝食几个月,一直被关在小号里。2005年3月18日,一队(二监区)恶警又把王居艳等几名大法弟子关進小号。二监区现在对大法弟子特别邪恶,长期不让大法弟子睡觉,闭眼睛都不让;恶警以减刑为诱饵指令犯人用各种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另外还有在八监区的张淑哲,在2004年11月9日被分到九监区,也是一直在遭受严重迫害,她已绝食大半年了。

迫害胡爱云、闫春玲的恶警:集训监区长吕晶华,副监区长王晓丽。

2005-04-18: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部份大法学员名单

一监区:王居艳、关淑玲、张晶、张林文、张晓波、王涛、宋青、姚玉明、范国霞、徐景凤、高桂珍、陈伟君、刘淑芬、刘春兰、宋立彬、潘华、朱相芹、耿亚芬、张丽、王淑霞、谢雅芹(狱中得法)、高井梅、张峰、王玉芹、刘学伟、于秀英、李红霞、张淑芬、徐家玉

二监区:冯海波(1995年在狱中得法)王金月、王淑珍、王桂丽

五监区:丁彧、张淑芹、冯淑荣(狱中得法)、朱秀敏、李庆珍、吕迎春、李桂花

七监区:任淑贤、王洪杰、刘洪霞、付桂春、王法娟、胡桂艳、文杰、伍丽君

八监区:赵欣、王爱华、张艳芳、朴英淑、吕玉君、关英新、商秀芳、李秀华、贾淑英、徐有芹、韩英、闫慧娟、王建平、王洪洲

九监区:张淑哲、刘坤、付立华、张桂兰、王玉华

病号监区:吕淑芹、王淑荣、汤恒芬

集训队:胡爱云、闫春玲

2004-08-19: 大法学员阎春玲,女,40岁左右,大约在2003年6月被哈尔滨市道里公安分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现被非法判刑11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9/82131.html

2004-06-12: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闫春玲,女,40岁左右,2004年4月末被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坚修大法、拒绝“转化”,被关進小号至今。

闫春玲2003年6月在哈尔滨市某资料点被劫持,关押在哈市第一看守所期间,因不配合邪恶,被戴重刑具(手铐、脚镣),非法判刑9年(已上诉),期间曾3次投监未成,现身体状况被迫害的很严重。

2004-04-30: 严春玲是我的小女儿,她是一九九四年有幸得法,在没得法前、身体非常不好,最严重的就是心肌炎,每年要花去一大笔医药费,而且家务活基本上都干不了,婆婆家很看不上她,都叫她病秧子,她自己非常痛苦。得法后身体好了,严春玲从此精神起来了,家人都感到很神奇。

从九九年七二零后,严春玲因不放弃修炼失去了工作,她决定進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这个大法。可是家里生活很困难,在加上火车、汽车查的很严,不允许法轮功上访。她就决定和一个同修步行進京上访;九九年十月二日从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路起步,走到吉林省公主岭被邪恶非法绑架,送哈市第二看守所,那里看守所里也干活,从早上5点多钟干到晚上11、12点,她就绝食抗议。因此,被打。1999年12月27日,严春玲因炼功被戴手铐、脚镣八天,送回监号又被班长抽了一顿小白龙(白色的塑料管子)

2000年5月9号,严春玲第二次進京上访,在火车上被非法绑架,送哈市第二看守所。因严春玲不打针,王科长脚踩着她的头又叫人拳打脚踢,又让她坐铁椅子。因严春玲不写三书,关押到期仍然不放她。严春玲绝食抗议十八天,这期间被强行灌食,之后又被劳教一年,送去万家劳教所。

严春玲身上长了满身疥疮,被送到医院。宋院长是个男的,邪恶的说:你脱了裤子看看。严春玲拒绝。院长就叫来四个男人拳打脚踢,拽严春玲的头发往墙上撞,往前胸背打,打的严春玲满地打滚,鲜血流了满地,身上的疥疮被打烂,浓血把衣服粘在皮上脱不下来。严春玲发烧40多天不让家人见,也不让家人送吃的、用的东西。

严春玲不写三书,被关到小号站地板块三天两夜,站不住就打,上大挂,坐“飞机”期满不放人,又加了三个月。六月份,严春玲又被送到男监两天两夜,不让大小便,二十八天不让睡觉,坐在小孩子坐的板凳上(是塑料的)十分钟一换。

2003年5月19日,严春玲在同修家,遭到恶警的非法绑架,送進第二看守所,之后又被非法判9年,家人到法院问审判官文立荣,她恶狠狠的说:让她不配合,当江姐有甚么好处。从开庭到判决整个过程都不让家人知道,问也不告诉。

严春玲被判刑后,被转到第一看守所,家人去看也不让见,问为甚么?通知上明明写着判决下来后让见一次。工作人员说:她在里面闹事,手铐、脚镣都戴着。你们回去吧,等投监到那去看吧,等我们又去时,告诉我们投监了,在女子监狱。到了女子监狱人家说:不是接见日,不能见。接见日那天,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最后告诉我们说没有这个人。我们又返回第一看守所,问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说没投進去,问他没投進去当时就能返回来,为甚么过了好几天了,还告诉我们去女子监狱看人,他说:他不知道,里面没告诉他。等我们再去时还不让见,并且告诉我们又投了两次没投進去。家人问为甚么?他说:他不清楚。我们跟他说:情况要是这样,我们必须见你们领导,我们要知道严春玲现在的情况。他跟里面通了电话,告诉我们主管领导不在,让我们第二天一早再来。

我们走时在门口碰到了一位女科长,我们问了她一下严春玲投不進去原因,她说:她长脚气了,而且到那里拒绝签字。一会儿又说:她病了。再一会儿又改口:材料不全。我们跟这位女科长说,今天想见见严春玲。她说:她做不了主,等明天来了找上面吧。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我们就去了找到了领导,是一位男科长。他亲自把严春玲带了出来,身边还跟了两个女管教。这位科长说:他已经破例了,因为法轮功学员是不允许见家属的,尤其像严春玲这样的,从不配合他们。见到严春玲,她告诉我们:带她出来之前,他们刚刚把手铐、脚镣给她拿掉,而且这次已经戴了40多天了。我们问她怎么没投進去?她说:她拒绝签字,因为那是犯人签的,她不能签。

这次见面时间很短,两个管教又不让多说话。严春玲只是吃了几口我们给带去的吃的,这次总算见了一面。等转过月,我们再去又不让见了,还告诉我们第四投还是没有投進去。到今天为止快一年了,家人也不知道严春玲现在的情况。

2004-04-05: 2003年5月份在资料点被绑架,被非法判了9年徒刑。严春玲判刑后监狱不收。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被强迫蹲小号,被戴重型手铐、脚镣。

2004-03-28: 哈尔滨市南岗区大法弟子闫春玲,2003年5月在发真像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9年,由于身体被严重迫害,监狱不收,现在被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

2001-05-31: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的遭遇
日前,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林秀梅被警察非法抄家,电脑和打印机被抄。警察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林秀梅非法送入万家劳教所,

恶警在林秀梅家两处住所吃、住、拿,现邪恶之徒虽搬出其住所,却将两处房子换锁并查封。其爱人及其母亲被迫流离失所。

严春玲,女,因2000年5月初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超期关押在万家劳教所,由于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邪恶的转化,经常被关小号,每顿饭只给一点点的食物,每天只有两次,劳教所的环境极其恶劣,使原本健康的严春玲,全身长包,浑身出血,在高烧40天的情况下,狱卒不让她见家属,不让送食物和衣服,有一次,监狱中的医生伙同三个男犯人对其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1/11668.html

哈尔滨 南岗区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7-18: 法官 王婷婷(主要责任人)0451-58679309
公诉人 陈兵 13654665065
国保大队办案警察胡亮 15004611755
哈尔滨市道外区黎华派出所
副所长:张新洲(主要责任人)13945662272
赵玉双(跟从)13704512071

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直路695号 邮编:150056
办公室电话:座机(0451—87070000)
法院院长 王葳 (女)87070008
副院长 尚曦明87073006 郑兰滨 87073005 秦晓斌 87816001 马功辉 87073003
党组成员 执行局局长巩东梅58925219
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林道伟 87073020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潘革 87073015
政治部主任 宋晓光 87073017
信访办 杨晓娟 87073013 曹立明 87073073
审委办 满朝莉 87073089 郭秀娟 87073067 刘伟 87073067
机关党委 李鹏 87073086 鲍玮87073087
副调研员 吕淳 87073004
政治处 郭翠兰 87073010 赵斌 8707301
研究室 温宏 87073011 王立波 87073011 庄元 87073011
刑庭:
庭长:毕彦禄:87073045 13936691230(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刑庭副庭长:宋雪梅87073048
陈丰彦:87073047 13936450678
孔令红:87073046 15546171848(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李小京:87073029 13845118801
孔令江;87073029 13359510051
何静波:87073050 13654685277(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耿建国:87073029 15004689906
于 强:87073049 13936337367
张 静:87073050 1376681975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7-26: 哈尔滨女子监狱利用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0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