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长沙市 >> 左淑纯(左XX?), 女, 38

个人情况: 长沙公汽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长沙市
个人近况: 2001年3月13日 迫害致死 (2002-07-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47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工人  灌食/灌物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董伟
夫妻/父母: 左淑纯(左XX?)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2-27: 白马垅劳教所的罪恶
......
左淑纯,女,38岁,个子不高,湖南长沙市人。当时17个人把她吊铐在牢房铁床上,双手横着连铐脚离地,只要一动疼痛得更厉害。只要她一出声,邪恶就用大胶纸将她的嘴巴连鼻子一起封起来,同时用电棍电击全身。一天,左淑纯突然被叫出,恶警对她强行灌食。不久,我们就看到一帮恶警和争着要减刑的吸毒犯们抬着一付担架出来,担架上面的人被用破棉絮连头一起裹着急速抬出。后来获悉左淑纯被灌食折磨致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7/149793.html

2006-05-29: 我两次被白马垅劳教所劫持期间见到的迫害事件
我是98年得法,我得法后亲身受益,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修炼,作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却遭到莫名的毁谤,这合理吗?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能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因为我坚持信仰说公道话,结果两次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在此期间我见到了很多恶警凶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

我 在2000年到北京上访,在长沙火车站被当地派出所无任何理由和法律手续非法关押,并非法判了一年的劳教,送到白马垅劳教所。当时那里劫持了200名法轮 功学员,我们每天早上炼功都遭到各种迫害,有的被双手铐起来,脚不能落地。有的被关禁闭,不准睡觉。有的被强迫站在楼上吹北风,一站就是一通宵。恶警不准 大法学员上厕所,还用电棒电。在这样的环境下 ,我们只好绝食反迫害,却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

在2001年3月,以袁利华为首的恶警和吸毒人员对我们进行了野蛮灌食,6、7人把我按在地上,拿着一个竹筒往口里塞,我差一点没命 。有的功友牙齿被敲断。2001年 3月十几号,以袁利华为首的特警、干警把大法弟子左淑纯迫害致死。当时我们看到他们用担架抬着左淑纯,头盖的很严,我们要求见左淑纯,干警欺骗我们说他在医院,发了心脏病,我们再也没有见到左淑纯,当时她四十多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83.html

2005-04-01: 我们绝食抵制劳教所对我们的这种迫害,恶警就开始灌食,它们先将稀饭里放很多盐,有的放辣椒,然后九个人,一个按着头揪着头发,一个用竹筒叉進嘴里,一个倒稀饭,一个把鼻子捏得紧紧的,两个手一边坐一个,腿一边坐一个,肚子上还坐一个。长沙市湘运车队大法弟子左淑纯就这么被白马垄劳教所活活灌死的。湘潭市大法弟子常兰不准睡觉并让她一连站了8天8夜,还往她腰上、脖子上绑娃娃凳,眨一下眼睛就往她眼里擦清凉油。

2004-10-21: 以下是我在株洲白马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所了解的大法弟子左淑纯被迫害致死前的情况。
那是2001年的2月下旬,我们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分成三个队,当时,我和左淑纯等17名坚定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一栋单独的楼房里。不法所警为了不让我们学法炼功,达到强制洗脑“转化”的目地,所警非法调来其他的劳教人员专门监管大法学员,这些人被称为“夹控”。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强制配有一个“夹控”。从去的第一天晚上开始,就对我们采取了无人道的、特别恶劣的监控手段,不法人员们惧怕我们炼功和背诵大法经文,夹控人员和恶警随时来阻止与干扰,就连嘴唇动一下都不行。

第二天又增加了男警察,其中一个人背着一个纸箱,大法弟子一背法,他们就从纸箱里拿出手铐把大法弟子的手串铐在一起:用手铐铐住一个大法弟子的手后,把手铐的另一边铐住另一个大法弟子的手,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铐着;再把手铐往上层床铺的铁槓栏上一挂(我们睡的是上下铺),学员有高有矮,那矮的自然就更难受。

有的人矮一点的用小凳子垫起,距离远一点的就人为的把床拉近一点,想减轻一点身体上的痛苦,然而恶警发现后毫无人性的马上就把小凳子收走了。每天铐我们的时间是从他们早上上班开始,一直到晚饭时,中间只有中午吃饭时才解开一下。如果说晚上铐上了,时间就更长,要到第二天早晨洗漱时才解铐。

这种酷刑折磨从开始实施后,就没有间断过一天。左淑纯的个子不高,所以她承受的痛苦更大一些。由于长时间被铐,她两手上铐的地方凹進去两道很深的印痕,后来发烂后又大又肿,但她一直很坚强,从不叫苦,也不曾向邪恶妥协。

到2月底的一两天,我们发现一些所警与夹控人员在时不时的烤馒头吃,这种现象引起我们的警觉,判断出2队那边的学员在绝食反迫害(馒头是限量供给每个人的,平时没有多的)。这样我们17名大法学员商量着要整体配合她们一同绝食反迫害。

3月上旬,我们开始了绝食抗议迫害,残暴的恶警即使在我们绝食时也照样给背法的学员上铐。后来我的情况是一天比一天难受,绝食后的五、六天,我几乎坐都坐不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背法,背了法之后人才精神了,这种滋味是局外人很难感受到的。

绝食到第七天,警察开始野蛮灌食,第一个就把左淑纯叫出去了,她当时出去后就没再回来。我向所警询问左淑纯的情况,她们支吾着不讲,我们知道是出事了。第二天早晨,所警还装模作样的来房间拿左淑纯的日用品,说是她现在在医院里,没有问题,过几天就会回来。后来才得知我们的好同修左淑纯在灌食的当天就已经被当场迫害致死了。

株洲白马垄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野蛮灌食致人死亡的恶行理应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谴责,不管他们如何掩盖事实真象,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所有参与迫害左淑纯及法轮功修炼者的罪犯都逃脱不了道德良知的谴责和历史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1/87076.html

2004-10-06: 湖南长沙大法弟子左淑纯的孤儿董伟目前状况

董伟,湖南长沙大法弟子左淑纯的遗孤,现年19岁,家住长沙市天心区三兴街75号。

董伟的父亲早就去世了,他和母亲左淑纯母子相依为命,母亲2001年3月被迫害死后,他被奶奶代为抚养。奶奶每月退休工资仅为人民币440元,加上每月低保生活费180元,还要抚养董伟的表弟(无父,母改嫁),生活非常困难。董伟今年大学二年级的学费至今没有解决。

董伟的母亲,大法弟子左淑纯,女,湖南省长沙学员,42岁,丈夫早亡。生前工作单位:长沙公汽公司。2001年3月的一天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被强行灌食,窒息而死。

左淑纯1997年得法,1999年7.20以后,为讲清真象于2000年4月上街发大法资料,被非法判劳教关押于株洲白马垄劳教所,在劳教所由于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

左淑纯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抗拒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学员的迫害,绝食绝水,被关禁闭室,后遭恶警用野蛮的手段强行灌食,当场被窒息致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象,对内、对外严密封锁消息,用担架盖上白布偷偷将她抬走,被其他学员当场发现,当学员质问劳教所时,这群恶警居然摆出一副流氓嘴脸拒不承认,还反骂看见的学员撒谎欺骗人。直到现在,家属还不知道真实情况。

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接受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指令于2000年3月开始强制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随着邪恶势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镇压不断升级,他们也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就无限期关押。劳教所内有的大法学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延期9个月至今,并被强制与亲人隔离,劳教所对外却颠倒黑白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不要亲人。

左女士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抗拒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学员的迫害,绝食绝水,被关禁闭室,后遭恶警用野蛮的手段强行灌食,当场被窒息致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内、对外严密封锁消息,用担架盖上白布偷偷将该学员抬走,被其他学员当场发现,当学员质问劳教所时,这群恶警居然摆出一付流氓嘴脸拒不承认,还反骂看见的学员撒谎欺骗人。直到现在,该学员家属还不知道真实情况。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帮教"、"用热情感化"、"用真心挽救"的真面孔。
*************
长沙的左淑纯就是在所有出气孔被封闭住后,强行灌食而导致窒息身亡。死亡时间约为2001年3月13日3点35分。左淑纯被迫害致死后,白马垄非常害怕他人知道,严密封锁消息,将其用破絮包裹住全身,不让人见到脸面。抬送到医院抢救,但已为时过晚,后白马垄又捏造事实,说其心脏有问题而死,以愚弄视听,但终是纸包不住火,真相被揭露。

2003-01-09: 湖南省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残杀三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9/42485.html

2002-07-29: 湖南白马垄女子劳教所恶警以粗竹筒野蛮灌食虐杀大法弟子
我们因坚持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而遭到恶警授意的叛徒的长期围攻、谩骂、毒打;被她们24小时全方位地监控,不准出门,不准和其他大法学员讲话、接触,为了表示对上述种种野蛮行为的抗议,为了维护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最基本权益,在无处讲理、申诉无门的情况下,许多学员迫不得已地采取了绝食的方法;以期唤醒狱警和劳教人员的良知,但是在早期却受到了极其野蛮粗暴的竹筒灌食法,致使多人牙齿脱落,喉管受伤,长沙望城县的大法弟子——左淑纯就是被这样迫害致死的。2月28日那天小左和我们又从严管队被提出来(共13人)送進了现在7.3队的一间空房子里,那里当时没有住人,整个楼房只有我们13人。我们被关在一个有铁门的房间里,吃、住、拉全部在房间里,只有一个小马桶。没有几天又来了四个人,我们一共17人,从此我们过着天天与手铐相伴的日子。每天我们要炼功和背经文,她们(他们)就把我们手连手的铐在一起,有的双脚离地,双手放下时都失去了知觉,甚至还用透明胶封住我们的嘴,吃饭时也不松铐。最后我们17人联名写信给省里、所里,都被这些邪恶的干警扣了下来。我们为了抵制邪恶减少迫害,集体3月8日绝食(后来听说严管队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在3月6日夜开始绝食),那时整个白马垄笼罩在恐怖之中,不时听见同修被拉去后灌食的惨叫声,到第八天(3月15日),我们也开始被灌食,第一个拉出去的就是左淑纯(年纪37岁左右)当时我看见七、八个男特警还有三、四个医务人员拿着一个很粗的竹筒,过一会儿一个特警开门進来问:还有毛巾吗?我们知道一定是小左把稀饭吐出来了,可是我们没有听到小左一点声音,却听见医务人员的杂叫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一会儿小左被特警用一块床板抬了出来,当时我们看见小左双眼紧闭 ,一件大衣盖在她的身上几乎盖过了她的脸,不一会就听见严管队有人叫着喊着,干警灌死人了,当晚我们问值班的干警,小左哪去了,他们支支吾吾说送株洲医院去了,过了一个星期我们又问队里的负责人他们说送回家治病去了。后来我们才听说小左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这些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折磨死了,他们却说送回家去了。左淑纯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抵制了邪恶,最后白马垄采用了插食管和打针,尽管他们使尽无数的招数也改变不了大法弟子那颗坚如磐石的修炼之心。后期所有绝食的大法弟子均被加教三个月之久的处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9/34003.html

2002-07-13: 大法弟子曹建珍、左淑纯被白马垄劳教所恶警虐杀

1999年10月,我到北京上访,被抓回,在看守所被连续铐了五天五夜,其中有三次我解开了手铐,这使我更加坚定了学法和正法的信心。我在看守所被关五个多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于2001年3月份被送往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们还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可是狱警每天铐手铐三次,由于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狱方在8月份又成立了七大队,把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的全都集中到七大队,每天進行铐、拳打脚踢等折磨。到9月1号,恶警首先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打迷魂针。由于我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坚定正念,恶人拿我没办法,打了半个月迷魂针后又把我送回劳教所。恶警说从此以后你要炼就一个人炼吧,以后我们谁也不管你。从此以后我就一个人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直到2002年6月份我才被释放回家。我悟到只要我们坚定正念,邪恶就会自灭。

在白马垄劳教所,恶警们残酷对待大法弟子,沅江县女功友曹建珍由于坚持学法炼功,被白马垄劳教所特警活活打死。2001年3月,长沙一个叫左淑纯的女功友绝食抗议,被恶警当场灌死。(见明慧网报导: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zuoshuchun1014_2001.html)

在我被关押進白马垄劳教所之前,由于大法弟子绝食抗议,2001年正月初五特警采取特大行动,对大法弟子用电棒电、用手铐铐、拳打脚踢、晚上不准睡觉等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3/33237.html

2002-03-25: 大法弟子左淑纯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在2001年3月的一天被迫害致死。左为长沙公汽公司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5/27222.html

2002-01-12: 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里有一位大法弟子,是长沙人,40多岁,名叫左淑纯,就是被白马垅劳教所的干警迫害致死的。

当别的同修没看到左淑纯回房间便问干警要人时,他们却以欺骗人的谎言说:将她送去医院治疗了。而事实是,有人当天(时间记不清了,是2001年2~3月份)看到一张木板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用一块白布盖着拖出了劳教所的铁门。反过来对她家里的亲属交待是因心脏病死亡,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呢?像这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多得数不胜数,人权何在?法律何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005.html

2002-01-04: 3月5日,大法弟子见此惨景全体绝食以示抗议,绝食四天后,恶警将大法弟子双手铐住,身上还五花大绑,强行灌食,用竹子削成3寸长的斜尖口竹筒,蛮横地使劲插入大法弟子的喉咙灌食,折磨得大法弟子生不如死,一位名叫左淑纯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活活灌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4/22515.html

2001-12-19: 月初的一天,恶警无故将一大法学员从早铐吊到中午。该大法学员被恶警点名时不报“到”(大法弟子不是犯人,所以拒绝报“到”),便被恶警接着吊铐到吃晚饭,晚饭后又拒绝看攻击大法的电视,被恶警背铐着吊到第二天凌晨失去了知觉才解下镣铐,其他大法弟子被逼迫整夜通宵陪站着,不准睡觉。

3月23日,劳教所二大队早上点名大法弟子不报“到”,凶神恶煞的恶警大叫要整死他们,继而拳打脚踢、电棍击打,整整打了一天,大法弟子受伤惨重。如其中的大法弟子胡月辉、巫爱军身上无一处完好皮肤,血迹烙印斑斑,腿、嘴、脸、眼睛块块凸起紫斑,惨不忍睹。

3月5日,大法弟子见此惨景全体绝食以示抗议,绝食四天后,恶警将大法弟子双手铐住,身上还五花大绑,强行灌食,用竹子削成3寸长的斜尖口竹筒,蛮横地使劲插入大法弟子的喉咙灌食,折磨得大法弟子生不如死,一位名叫左淑纯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活活灌死了。

劳教所见此状改为打吊针,强行强制地打,拒绝的用电棍狠狠地猛打,打一阵、问一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9/21607.html

2001-10-14: 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黑幕
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接受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指令于2000年3月开始强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随着邪恶势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镇压不断升级,他们也加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就无限期关押。劳教所内有的大法学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延期9个月至今,并被强制与亲人隔离,劳教所对外却颠倒黑白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不要亲人。

为了抑制邪恶,揭露真象,有的大法弟子绝食、绝水,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却遭到恶警灭绝人性的折磨:有的致死,有的致残,有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一桩桩,一件件,血泪斑斑,罄竹难书:

1. 长沙学员左XX,20多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抗拒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学员的迫害,绝食绝水,被关禁闭室,后遭恶警用野蛮的手段强行灌食,当场被窒息致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内、对外严密封锁消息,用担架盖上白布偷偷将该学员抬走,被其他学员当场发现,当学员质问劳教所时,这群恶警居然摆出一付流氓嘴脸拒不承认,还反骂看见的学员撒谎欺骗人。直到现在,该学员家属还不知道真实情况。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帮教”、“用热情感化”、“用真心挽救”的真面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4/17986.html

长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31)

2019-04-28: 相关联系方式(区号0731):
湖南省高级法院民一庭法官:米佳(再审办案法官) 82206255
长沙市中级法院法官:王红兰(二审法官)85798364、85798262
长沙市开福区法院法官:李双临(一审法官)84816532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院长:盛小奇13607441970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书记:方超英13974805380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法制办:刘良15116479899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党委办:蒋望燕84332135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人力资源办:王佳芝84332375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保卫科科长:陈杰13787103333

参与对贺祥姑民事判决的人员:
长沙市开福区法院
法官:李双临
书记员:彭小波

长沙市中级法院
法官:王红兰
审判员:罗希
审判员:黄红萍
书记员:刘柏文

2019-04-18:长沙岳麓区公安分局
局长 陈定佳:73188858222 13808453788
国保大队:73188861933
大队长 汤庶:73188861950 13973137067
教导员 曾学龙:73188861933
73188807998 13707314218
副大队长 张素文:7318864187273184228890 13974898555
副大队长 刘辉:7318864187273182220789 13807482398
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 73188999090
书记 袁健康:15873100077
常务副书记 符宇星:15973199969
副书记 浣中骥:13974818448
长沙市岳麓区政法委
副书记 张耀祥:13973117258
办公室主任 张石山:13548567668
长沙市岳麓区610邪办 73188999610
主任 朱若平:13908494579
副主任 杨培根:13548557878
办公室主任 林娟:73188999053 13017290241
2019-02-23:迫害广东省广州市韩学志责任单位信息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1)

将左淑纯迫害致死的湖南省白马垅劳教所的电话:
总机:011-86-733-8640841分别可转七一大队,找丁队长七二大队,找郑队长及七三大队。
所内三个相关恶警的警号:4329158;4329302;432913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1-30:恶警使用竹筒灌食法,后来又发明了铁枷撬牙,数百名的法轮功学员被致伤致残,甚至致死。长15厘米,直径2.5厘米的竹筒,削尖一边,由七八个人按住头手脚和鼻子,用铁枷锹开牙,竹筒压住舌头,灌大半稀饭,当稀饭顺竹筒進入喉管时,根本无法吞下,他们就用力往下压竹筒,竹筒下得越深,食物就更吞不了,而且堵死了唯一的呼吸孔。随时都会窒息,多次被灌者,即使能死里逃生,也会造成烂肺。法轮功学员左淑纯,42岁,长沙市人,被灌食致死,其仅有的未成年的儿子来领人时,劳教所欺骗他说是患了高血压心脏病突发病亡。

2004-03-11:左淑纯,女,42岁,湖南省长沙法轮功学员,生前在长沙公汽公司工作。左淑纯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抗议对法轮大法及学员的非法迫害,绝食绝水,被关禁闭室,2001年3月遭警察用极其野蛮粗暴的竹筒强行灌食,当场被窒息致死。

竹筒灌食是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用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极其残暴的酷刑。一位现场目击者这样写到:

2 月28日那天小左和我们又从严管队被提出来(共13人)送進了现在7.3队的一间空房子里,那里当时没有住人,整个楼房只有我们13人。我们被关在一个有铁门的房间里,吃、住、拉全部在房间里,只有一个小马桶。没有几天又来了四个人,我们一共17人,从此我们过着天天与手铐相伴的日子。每天我们要炼功和背经文,他们就把我们手连手的铐在一起,有的双脚离地,双手放下时都失去了知觉,甚至还用透明胶封住我们的嘴,吃饭时也不松铐。最后我们17人联名写信给省里、所里,都被这些邪恶的警察扣了下来。我们为了抵制非法迫害,3月8日集体绝食(后来听说严管队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3月6日夜开始绝食),那时整个白马垄笼罩在恐怖之中,不时听见同修被拉去灌食时的惨叫声,到第八天(3月15日),我们也开始被灌食,第一个拉出去的就是左淑纯。当时我看见七、八个男特警还有三、四个医务人员拿着一个很粗的竹筒,过一会儿一个特警开门進来问:还有毛巾吗?我们知道一定是小左把稀饭吐出来了,可是我们没有听到小左一点声音,却听见医务人员的杂叫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一会儿小左被特警用一块床板抬了出来,当时我们看见小左双眼紧闭,一件大衣盖在她的身上几乎盖过了她的脸,不一会就听见严管队有人叫着喊着,警察灌死人了,当晚我们问值班的警察,小左哪去了,他们支支吾吾说送株洲医院去了,过了一个星期我们又问队里的负责人,他们说送回家治病去了。后来我们才听说小左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这些毫无人性的警察折磨死了,他们却说送回家去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