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舒兰市 >> 边洪祥(卞洪祥), 男, 67

个人情况: 舒兰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舒兰市
有关恶人: 史永良,黄会臣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18
家庭成员: 儿女: 边凌云(卞玲云,边玲云)
夫妻/父母: 边洪祥(卞洪祥) 孔繁荣
女婿: 宋君方(妻边凌云)
祖辈亲人: 王丽琴(王丽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4: 惨遭酷刑逼供 吉林省舒兰市边洪祥控告江泽民

近日,吉林省舒兰市舒兰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67岁的边洪祥先生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对江泽民进行起诉,追究其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的重罪。

边洪祥和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获得身体健康。边洪祥说:“我患有风湿性心脏病、胃病、腰疼病等。妻子患各种妇科疾病,母亲王丽芹患冠心病、心绞痛、膝盖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胃炎、风湿性心脏病;速效救心丸从不离手,离开拐棍不能走路。经多方医治无效,感觉生活得很苦恼。当年,电视台说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效果,我们夫妻俩和妈妈就开始修炼了法轮功,果真,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各自受益匪浅,妈妈奇迹般的康复了,经常独自一人上街。邻居、亲属都说大法神奇,看见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们一家人身上的真实体现,使很多人走进了修炼。”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后,边洪祥多次遭到江泽民集团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他被送进舒兰南山看守所关押了七个月零七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后被关押在吉林劳教所、因不“转化”,被转到通化劳教所、还不“转化”,又被转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在这些黑窝里遭到非人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边洪祥在商店买东西时,被德惠市国保大队伙同长春市公安局警察绑架,拉到德惠宾馆三楼的“610”非法机构的刑讯室里。边洪祥叙述说:国保队长张庆春(已亡)和王铁军等四~五个警察把我铐在靠背椅上野蛮灌水,用塑料方便袋卷上湿抹布勒住我鼻子往后拽,使我仰面朝天张着嘴喘气,他们就趁机拿大铝水壶和两瓶矿泉水同时往嘴里倒水,我一闭嘴他们就停,一张嘴喘气就灌,第二天,张庆春说:“两壶水没都灌进去,不过瘾!”王铁军说:“我有办法。”他把两双筷子捆在一起,别开我的嘴,横在嘴里,再用绳从脖子后边勒过来把筷子两头系上,说:“这回给他戴嚼子,灌吧,哈哈哈!”这下他们就嗷——嗷——地叫着灌,当场我那种求生的本能使我拼命地挣扎、挣扎,筷子咬坏了,嘴里上下八个大牙也碎了…… 连续灌了三天,每天灌一遍,都是在半夜人静的时候灌的(因那里是宾馆,白天灌怕我喊,别人能知道),灌得肺叶都被呛碎了,呛得大口大口地喷血、上边灌下边淌,因为肚子被灌得满满的,自然就顺小便、肛门淌了出来,血水淌了一地;他们还把我全身棉衣服用水浇透,再打开窗、门,用过堂风吹,东北的三月天真冷啊,冻得我……张庆春把一只脚踩在戴在我双手上的铐子链,一只脚抬起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手腕上,上下直颠,手腕子被铐子割开大口子,鲜血顺手指头滴到地上;还用两层塑料袋套在我脑袋上使劲勒住我脖子使我窒息;就这样连续折磨我八天八宿不让睡觉(熬鹰),一闭眼就拳打脚踢,肋骨被打折了两根,两只眼睛被打出了血,眼前红红的冒着金星,血顺脸淌进嘴里咸咸的。他们把我折磨得奄奄一息,怕我死在那里担责任才让家人把我接回,回家后还在吐肺叶块(象玉米粒大小),连续吐血三、四年,直至2007年才逐渐停止。

边洪祥妻子被警察打死。边洪祥曾五次被绑架关押,其中有三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放回。边洪祥是1968年参加工作的,到2002年单位解体时,边洪祥已是33年工龄的老工人了,现已67岁了,身体被警察迫害的失去了劳动能力,钱财也被警察抢光了,单位把边洪祥的劳保工资扣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4/惨遭酷刑逼供-吉林省舒兰市边洪祥控告江泽民-311281.html

2011-12-18: 十二月三日被内蒙古通辽、长春市桂林路派出所恶警绑架的边洪祥已正念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8/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0727.html

2011-12-12: 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边洪祥被绑架

2011年12月3日晚上8点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桂林路派出所配合通辽国保大队队长张波绑架大法弟子边洪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0468.html#111211232352-1

2010-01-09: 吉林德惠市国保大队张庆春等恶警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7/215827.html

2008-09-28: 内蒙古通辽市恶警劫持大法弟子
中共邪党在“奥运”之前,假借保“奥运”“稳定”“和谐”的谎言,又一次大面积的迫害大法弟子,同时又非法抓捕了九名大法弟子,其中有当地的唐丽文,范晓丽,还有外地的来本市打工的谢宏图,刘春杰,谢立辉,边洪祥,边凌云,和两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其中,刘春杰,谢立辉,边洪祥已被释放,其他大法弟子还在被非法关押。

据调查,通辽市国安特务绑架外地同修时,是用万能钥匙打开他们租的房门,抢走了所有财产,其中有现金,手机,小闹表,小孩玩具(球,葫芦),剪子,衣服,裤子,旅行袋,身份证,小孩攒的零钱(硬币),还有孩子学习用的DVD放碟机等贵重物品。这就是土匪强盗。在中国大陆入室抢劫能逍遥法外,而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却被关进牢房,这是什么世道?

大法弟子边凌云的丈夫小宋和孩子宝宝从八月二十多号到现在,一直在通辽市公安局要人,他们爷俩的处境十分困难。因为小宋也是个下岗失业工人,去年外出打工挣了几千元钱,准备给孩子小宝上学用的,可却被国安特务抢劫一空,现在又没有经济来源,家里还有七,八十岁的父母身体也不好,可他为了营救妻子而又不能回家照看父母,小宝为了向警察要妈妈,学费又被抢走,连学都不能上了,整天和爸爸在公安局门前等着警察出来,因为恶警不让他们俩上楼要妈妈,所以他们父子除了双休日,每天都去公安局要人,早上去,晚上归,天气渐渐地冷了,他们处在寒冷与饥饿的危急之中。可恶党不管人民群众的安危,仍然在迫害着法轮功。

希望通辽的全体同修积极配合起来,配合大法弟子的家人共同反迫害营救亲人,解体这场残酷的迫害。并要连续不断地揭露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的不法行为,让人们了解真相,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695.html

2008-08-19: 吉林通辽市不法公安绑架妇孺
2008年5月7日上午,吉林省通辽市公安局、国保恶警及“六一零”不法人员采取盯梢、跟踪等手段,将正在包活干的大法弟子谢宏图、边洪祥、刘春杰绑架,与此同时,又绑架了正在看家的谢宏图之女谢立辉(小燕)和八岁的小宝,把他们老少五人送往通辽市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这群特务把八岁的孩子送往公安局进行威逼、恐吓,致使孩子至今听到大声说话就吓得直哆嗦。

5月7日,恶人又将正在宾馆上班的边洪祥之女、小宝的母亲边凌云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了两万多元的财物,如:手机、电子小表、剃须刀,儿童玩具(变色球),剪子、DVD放碟机、衣服、裤子、身份证、家用电器、微波炉、包装箱,两个旅行兜,及几千元的现金、就连小宝平时攒的零钱(硬币、约七十多元)都被一把从孩子手上抢去,抢的孩子嚎啕大哭,屋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参与抢劫的特务中有一个头,四十多岁,穿着白上衣、戴着大墨镜,姓名待查。

一个月后,边洪祥被迫害成三型开放性肺结核。在危难中,他绝食反迫害,于八月二日闯出魔窟,其女边凌云被秘密送往劳教所,但恶警不敢公开,至今家人不知其下落。边凌云的丈夫宋君方(未修炼法轮功)本来就赡养着自己年迈的父母双亲(75岁),如今妻子被非法绑架,又得照顾岳父边洪祥,还有八岁的小儿子,本来他已经下岗好几年了,没有经济来源,而今又得承担这么多人的生活费用,真是万般无奈。中共邪党不但迫害法轮功,而且还在继续迫害人民群众,在走投无路情况下,宋君方本人呼吁各界正义之士伸出援手,营救他的妻子边凌云。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9/184350.html

2006-06-16: 舒兰市边洪祥、孔繁荣夫妇遭受的残酷迫害
吉林舒兰市的边洪祥、孔繁荣夫妇,于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体弱多病的身体变成了无病一身轻,成为遇事总能替别人着想的好人。

可是,从1999年7.20以后,边洪祥夫妇原本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被恶党流氓政府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边洪祥的妻子孔繁荣被舒兰市公安局警察迫害致死(曾报道),边洪祥也曾多次被大陆警察绑架,酷刑迫害,其中两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以下是边洪祥遭受迫害的经过。

在 1999年9月5日,边洪祥夫妇与其他同修去北京上访,于9月25日下午在纪念碑的东侧,被北京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的一伙便衣及他们雇用的一帮地痞流氓围困并野蛮的绑架,当时绑架了十三名大法弟子,警察把学员们用车拉进派出所后:搜身的搜身,照相的照相,每张相片最少十元,没钱的,警察就强迫他人交,并把所有人带的钱、物全部抢光,就连一张三十元的IC卡都被一个小警察抢去。

2000年1月28日上午八点多钟,这边洪祥夫妇正在家中吃饭,舒兰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甲哲和李某某闯进屋里欺骗边洪祥说:“走吧,到局里去一趟,找你谈谈话。”可一到公安局他们就拿出一张空白拘留证让他签字,当时边洪祥就指出自己无罪,这些都是不合法的,拒绝签字。恶警科长肖勇破口大骂,而且叫道:“签也拘,不签也拘。”然后他们指使片警黄学权替签,就这样儿戏般地将边洪祥送看守所非法拘禁了七个月零七天,后又被劫持到吉林欢喜岭非法劳教。

到劳教所的当天,边洪祥所带去的所有物品全部被抢光。号里的人很多,没有他这个新进来的睡觉的地方,由于日夜挨冻,使他腹泻不止,最后导致成中毒性痢疾,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劳教所才给回家治疗。可还没复原,劳教所的教育科长刘旭和管理科长刘万山就又去边洪祥家把他劫持回来。在返吉林的路上,刘万山怕边洪祥的亲人看见他又被非法劫持,就把他的头狠命地按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夹着,刘旭就用左胳膊肘猛力捣他的后背,捣得他都喘不过其来。

在2001年3月7日至14日,吉林劳教所造谣说法轮功学员要干什么,动用了三、四十警力,手持狼牙棒,高压电棍等等防暴器具,由严管大队中队长韩晶带领对被关押的二百多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强制“转化”。在七天之内打坏、打伤了一百三十多人。3月27日,恶警们又把他们认为无法“转化”的坚定学员分散转所,边洪祥也被转到通化西山劳教所。

在通化市劳教所里,管教指使刑事罪犯包夹和殴打法轮功学员,谁打得越凶、越狠减刑越多,这种坏人管好人的迫害方式在世界上唯有中共才能想得出来,干得出来。当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痛苦呻吟时,它们就用擦厕所的抹布或臭袜子堵嘴。因在狱中长期受潮湿,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长了疥,他们就强行扒光衣服上药,每次上药时,教育大队长孙建富都指使刑事犯把鞋带解下来往法轮功学员的小便上拴,然后再猛地一拽鞋带,孙建富与刑事罪犯此时在一旁乐得嗷嗷直叫。那里还有一个毛姓的科长在用高压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时,每电一下喊一声:“我就是医生、我就是家长、我就是教师。”真是把恶党本质暴露无遗;二大队长黄姜文把一名法轮功学的头打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喷撒了一地,用四大卷卫生纸都没擦净。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有一个姓高的科长,是个折了腰的踮脚,更恶。还有六大队姓李的管教经常毒打大法弟子。

在 2003年1月4日,边洪祥和妻子孔繁荣流离失所到长春时,被长春汽车城安庆路派出所的刘强、史永良、黄会臣领着一伙恶人闯进他们的住处将他们非法绑架,黄会臣从孔繁荣身上抢走他们仅有的三千元生活费,躲在外屋装衣服的大纸壳箱后面偷偷数钱,其他恶警就把所有贵重物品抢光,其中包括两部手机、两个bp机、一台录音机等等,价值一万多元。

恶警将边洪祥的妻子孔繁荣劫持到派出所进行酷刑迫害,坐老虎凳、踢小腿骨、拽着头发往墙上、窗户框子上撞等等,而三天后又把孔繁荣转押到舒兰市看守所。同时又把边洪祥送到长春公安医院,用手铐子、脚镣子铐在床上,然后每天注射6000毫升(12瓶)的不明药物进行摧残35天,眼看奄奄一息了,才用电话通知家人拿五千元去接人。而孔繁荣在舒兰看守所仅四个月就被警察迫害致死,于2003年5月11日离开人世。

2005年3月3日下午,边洪祥和一名曾被德惠市公安局绑架过的12岁的小女孩在长春科技城又被长春三个恶警(其中有一个姓金的)伙同德惠市恶警十多个人拦路绑架,其中有一个女恶警叫赵玉杰,是小女孩妈妈的同学,就是她跟踪绑架的。当天姓金的和另外两个恶警将边洪祥迫害了一夜,第二天送往德惠市。

在德惠市公安局610,那的警察手段更为恶毒,国保大队长张庆春曾两次将双手指插入边洪祥的脖腔里往上提锁骨,而且还指挥恶警王铁军、宫××等9人大打出手,用双层塑料袋套头窒息、用湿毛巾把鼻子勒住不能呼吸,逼着张嘴喘气,他们就此时往他嘴里灌水,每次灌20斤左右,灌得他从口中喷血。

610的恶警折磨边洪祥八天七夜,这八天七夜没让他睡觉,夜里是姓金的和一个恶警迫害他(都是长春的)它们这边迫害他,那边看着黄色录像,边看边嗷嗷直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6/130555.html

2006-06-15: 舒兰市恶警企图迫害大法弟子边洪祥
舒兰市大法弟子刘冬梅被恶警绑架后不长时间。舒兰破坏大法的邪恶之徒就造出谣言说她和大法弟子边洪祥一起买过东西,其实他俩根本素不相识。再者说了,就是在一起买过东西又有甚么不可!难道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公民连买东西的权利都没有吗?这不是在破坏人权和自由吗!说白了它们在谣言的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恶毒目地。

早在2003年5月,舒兰市公安局一伙不法之徒把边洪祥的妻子孔繁荣活活迫害致死,他们害怕边洪祥上告,所以就费尽心机的妄图抓捕边洪祥。并且在近期两次到他女儿边凌云家去骚扰,把边凌云的婆母吓出了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5/130452.html

2006-05-09: 儿媳被迫害致死,九旬母亲在呼唤儿子中离世
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孔繁荣于2003年5月11日被折磨致死后,她一家人继续遭受不法人员骚扰、绑架等迫害。她丈夫边洪祥两次被绑架迫害的奄奄一息,目前依然有家难回。2006年4月2日,舒兰环城恶警非法跟踪边洪祥的女儿。边洪祥的九旬母亲王丽琴在呼唤儿子中离世。

王丽琴(王丽芹),女,93岁,于1997年喜得大法,通过修炼,她多年的疾病──冠心病、心绞痛、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胃炎、风湿性心脏病等等病症得到痊愈。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她老人家身上的真实体现,使他们全家人及所有亲属都感到折服,都觉得安慰。

可是,在1999年7-20以后,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進行栽赃陷害、制造谎言,蒙骗群众对法轮功产生仇恨,将她的儿媳妇、大法弟子孔繁荣于2003年1月14日在长春被恶警绑架,于2003年5月11日在吉林省舒兰市看守所被恶警活活迫害致死。当王丽琴老人听到这不幸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当场昏死过去,大头朝下摔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全家人急忙抢救。

老人苏醒过来后放声大哭,不停的喊着儿媳妇的名字“繁荣啊繁荣!你死的好惨哪、好冤哪。我们炼功人只是为了去病,想做好人,为什么国家就不让炼啊?这不是好孬不分了吗!……”

老人家精神上受到严重的刺激,再加上儿子边洪祥三次被非法抓捕,其中两次在流离失所中被绑架后迫害的奄奄一息,在生命垂危时才放回,老人家更是悲痛欲绝。

2005年7月21日晚4点多钟,舒兰市环城派出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是所长闫建华,突然闯入边凌云家里,進屋就问:你父亲边洪祥哪去了?当时边凌云正忙着干家务活,就说:“不知道哇,他出屋时也没吱声”。恶警就把边凌云强行绑架。老人在孙女婿和曾孙女的搀扶下,从7月22日起至8月3日,几乎天天去找不法人员要人。

在不法人员长期对家人的骚扰跟踪、绑架关押等迫害中,王丽琴老人积郁成疾,于2006年4月13日凌晨含冤离世,在临咽气前还喊着儿子的名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29.html

2006-04-21: 舒兰恶警企图迫害大法弟子边洪祥
2006年4月2日,舒兰环城恶警非法卑鄙跟踪大法弟子边洪祥的女儿,他的女儿走到哪,恶警跟到哪,绕了3、4个小时才甩掉恶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21.html

2005-08-04: 九十多岁老奶奶呼吁营救孙女----我叫王丽芹,今年93岁,是中国大陆吉林省舒兰市人,家中五口人,自1997年喜得法轮大法。家中只有孙子一人没炼,其他四人都得法修炼。大法使我们全家受益,我过去患有心脏病、心肌梗塞,时不时的就昏过去,装老衣服不知穿过几次了,还有其它地方病。自从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病就全没了,是师尊救了我,使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使我有一个温馨的幸福的家。

从1999年7月20日江氏这个邪恶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法轮功以来,我们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儿子、儿媳妇先后被拘留。在2000年1月28日的早晨我儿子边洪祥正在家吃饺子,就被舒兰市公安局警察骗走,说是找谈话,可是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两年劳教。回来后恶警仍不放过,经常到家骚扰,使我担心受怕,儿子为了我能过上安宁日子,就把我送到孙女家,就和媳妇双双流离失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4/107697.html

2005-08-02: 孔繁荣被迫害致死 孔家仍在遭迫害
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孔繁荣老人一家1999年以来饱受恶徒迫害。孔繁荣本人于2003年5月11号被迫害致死,其夫边洪祥2005年3月初被抓捕,迫害得人快不行了才送回家中;其女边凌云7月下旬在家中被非法抓捕。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51.html

2005-07-26: 7月21曰下午4点,舒兰市环城派出所两名警察(一个是李所长)突然闯入大法弟子边凌云家里,進屋就问你父亲边洪祥哪去了,当时边凌云手里拿本《转法轮》,回答说:不知道。恶警借机会翻走几本大法的书和几张真象,将边凌云绑架,现在边凌云在舒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

现在边家中只有90多岁的老奶奶,耳朵也不好使。老人已经90多岁,曾经多次被惊吓,精神上受着无形的迫害。边凌云的妈妈孔繁荣被舒兰看守所迫害致死,父亲边洪祥被德惠市公安局迫害得不省人事,经检查是严重的肺结核,他连咳不止,有时吐肺块。恶人怕死在他们手里,通知家人接回,到现在还不能干话,边凌云的孩子才六岁,爱人下岗靠开三轮车维持生活。现在家里孩子需要照顾,丈夫不能正常出车,情况很艰难,每天家人早上就去派出所要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6/106994.html

2005-06-19:2005年3月份,大法弟子边洪祥、王新成购买耗材时被长春公安一处跟踪绑架,长春公安一处、德惠市公安局和610办公室对其進行七天七夜酷刑折磨,边正念抵制不配合邪恶,20多天从看守所闯了出来。王新成被送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2.html

2005-06-15:  吉林德惠恶警暴行:老虎凳、灌凉水、塑料袋套头窒息
2005年3月4日,吉林德惠大法学员边洪祥和11岁的小女孩白某到长春办事,被德惠市610办公室一个女恶徒伙同长春恶警和德惠国保支队在长春科技城外将二人绑架,边洪祥遭受了非常残酷的迫害。

在长春,恶警对边洪祥大打出手,他们使用夹棍夹手指等酷刑進行刑讯逼供,边洪祥不配合,他们把边洪祥押回德惠,在德惠宾馆(610办公室)对边洪祥進行了残酷的迫害。

610办公室恶徒李玉克拍着手枪说:“抓他可以用这个。”国保支队恶警张庆春、葛旭全等恶警每天后半夜都对边洪祥提审,使用酷刑令人发指:上手铐子扣到底,煞到肉里还要打倒在地用脚踹手铐子。边洪祥的手立刻肿胀起来,顺着手丫淌血,恶徒仍不罢休,给他坐上老虎凳,然后往嘴里灌凉水,每次灌两铝壶,每壶9斤多,灌得全身肿胀,然后用白龙(塑料管)打,造成边洪祥大小便失禁,淌的都是水。

邪恶之徒还用塑料袋套头,多次使边洪祥窒息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浇醒,背铐子、上绳、拳击更不在话下。恶警还整天整夜不让边洪祥睡觉,经过七天七夜的迫害,边洪祥生命出现危险,被关進德惠市看守所,经检查得了开放性肺结核,才被释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56.html

2004-11-05: 中国大陆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孔繁荣于2003年5月,在舒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活活打死,至今已经一年半了,凶手不但逍遥法外,而且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庇护下仍在犯罪。

这些恶人在对一位大法弟子刑讯逼供、动用酷刑时说:“孔繁荣怎么样,不也叫我们给弄死了吗?咋地了?不也是白死了吗?你不说,照样整死你。”他们虽然表现穷凶恶极,其实,它们明知它们的下场是最可悲的,因此贼人胆虚,怕孔繁荣的丈夫边洪祥起诉他们的犯罪事实,它们始终妄图对边洪祥進行抓捕。

2004-03-18: 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学员孔繁荣,因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当地政府通缉。为了不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被迫和老伴边洪祥离家出走。他们在长春市汽车城五十街区花窑租下了一间小房,住進了这潮湿的小屋,使自己宽敞的宅院变成了荒地,自家房顶上和院内都长满了荒草,一片凄凉惨境让人不忍目睹。然而,这对老夫妻没能逃脱恶警的迫害。

2003年1月14日上午10点多钟,恶警史永良、黄会臣领着一帮警察闯進了孔繁荣的住宅,将其与老伴一同非法绑架,同时把孔繁荣夫妇仅剩的三千多元的生活费抢去。当黄会臣抢到钱后,躲在门后的大纸壳箱子后面偷偷的数钱。他们抄走了价值一万五千多元钱的家产,包括手表、手机、收录机、磁带、衣物等等。还把房东的仓房撬开,把人家的电暖气偷偷拉走。之后他们把孔繁荣夫妇绑架到安庆路派出所,开始对孔繁荣这位56岁的老太太大打出手,施暴刑;坐老虎凳、用皮鞋踢小腿骨、碾脚指头、拽头发、抠眼珠子,往十个手指甲里钉牙签,真是魔性大发,口中骂着流氓都骂不出的脏话,简直是流氓当道、土匪再世。

这之后,恶警将边洪祥送進长春劳改医院用药物摧残,30多天后,他们看边洪祥被迫害得不行了,就把他带到长春原住处。在原住处黄史二恶徒在边洪祥的裤兜里又搜出36元钱,他们乐颠颠地揣在自己怀里。之后他们又把边洪祥送回家,在边洪祥家屋里,黄、史二人逼边洪祥的女儿写7642元欠条,口称是你爸爸住院的医疗费,女儿说:“我爸爸没病,我不能给你们出什么欠条。”史永良说:“没事,你写欠条我也不向你要钱。”并欺骗说:“要不你给我写个欠条,我再给你写个不要钱的条。”边洪祥一听就是诈骗,对史永良说:“那你就先写不要钱的证据,然后我女儿再写欠条。”他们看自己的阴谋被揭穿,就百般狡辩。边洪祥说:“你们在我家抢走3000多元,说给我写收条,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写?”史永良抢着说:“唉,对了,你那钱叫锦程分局拿去了,他们不会给你的,你不如做个人情给我吧!”边洪祥说:“钱没在我手怎么给你?”史说:“你写个证明说把在你家搜的钱同意给我。”边洪祥说:“我不知你叫啥我怎么写?”史高兴地说:“我叫史永良。”边洪祥就气愤地说:”刚才在车上问你姓名你不敢说,现在你看到能诈到钱了,你赶快报姓名,真是卑鄙!”他们四个恶警慌忙逃窜。就这样他们在边洪祥家磨了一个多小时,在边洪祥和家人的共同抵制下,他们才离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7/70138.htm

2003-03-05: 2003年1月14日,长春市汽车厂二区一资料点被抄,舒兰大法弟子边洪祥、孔X荣夫妇被市公安局、新兴乡派出所非法绑架。损失制版机一台,小型复印机一台。大法弟子边洪祥以绝食抵制邪恶,身体非常消瘦,女同修被送回当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5/45843.html

2001-10-21: 通化市西山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大法弟子名单:
迟懋 鞠强 边洪祥 岳春华 王永河 王家志 曲晓飞 王永辉 虢福奇 李文谋 王目健 刘宏伟 白振涛 吴世荣 朗永久 冯延新 迟景云 秦杯斌凌玉成 姜维剑 王海涛崔卫东 陈领 那广成 王贵春 张敬波 王晓野 董文光 魏克东 夏广林 赵多彬 郭常玉 宋秀京 姜风山 董操 朱宗浩史贺 王海芳 黄延明 隋福涛王安平 潘北文 孟凡山 李英鹏 宋传森 孙铁生 刘福全 张风山

2001-04-29: 边洪祥 男 53岁,舒兰市 2000年1月在家被抓判劳教二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10447.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被迫害实例(三)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卞洪祥,2000年1月因涉及大法资料被抓后劳教二年,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2000年9月因在狱中长期腹泻不止,身体十分虚弱,劳教所准假回家保外就医。12月的一天,劳教所突然派人将身体仍十分虚弱的他强行押回看守所,理由是听说在家期间参与法轮功宣传活动,但拿不出任何证据,在押回途中的车上,刘、宋两干警对其殴打、辱骂,逼他承认交待问题,任凭如何折磨,也没有什么结果。2001年1月的一天,舒兰市北城派出所两名年轻干警去劳教所提审卞洪祥,采取他们惯用的栽赃陷害,刑讯逼供的伎俩。逼迫其承认在家期间参与法轮功活动,逼他承认在学员杨国枢家搜到的真象材料是他送的。他不承认,他们便动手没头没脸地打,几个小时后,看他实在不承认,就恶狠狠地威胁说:“等你回舒兰就整死你,你再不承认,就把你老妈(80多岁)和你妻子(两人均是学员)都整死!”


身为人民警察执法犯法,暴力逼取证人证言,采用打骂、虐待、侮辱、恐吓等卑鄙手段,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392.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名单(部分)
卞洪祥,52岁,進京上访,劳教2年,家中有妻子,一人伺候80多岁的老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

吉林 舒兰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8-05: 迫害吉林省舒兰市徐洪玉的责任人补充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徐洪玉,2018年7月18日被绑架,后被诬判2年10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舒兰市看守所。徐洪玉已经向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参与这次迫害的有(电话号2018年的):
吉林市公安局副局长:尚涛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侯斌
舒兰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董民13604464567
舒兰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于国辉18843267666
舒兰市国保大队:张学涛13904440503
杨贺成15124381483
关鑫15948663355

舒兰市公安局南城派出所:
张洪滨15714325222(刑讯逼供者)
王炳成13843221112
孙宇博15044100061

鉴定人: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赵东兵、杨成
鉴定审核人: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李志春

集体参与者:
舒兰市环城派出所:
所长张勇13904440737
教导员沈焕文13904440327
副所长杜 伟13943251911
警察姚丽梅13894295888
警察郭喜峰13843208133
警察王有国13654459977
警察宋艳斌15886261515
警察钟喜才13704440060
警察孙晓明18243260345
警察张熙15144394441
警察王思博15944228910

舒兰市白旗派出所:
所长乔威13904440357
教导员黄士彬13404698811
副所长艾业南15143214267
户籍邹元龙13894239783
警察王开国18843262211
警察李月亮13943244489
警察康平平13689883722
警察安健男13664324988
警察王硕18343266881
警察张智答18343266887

舒兰市亮甲山派出所:
所长赵慧勇13904440449
副所长刘维维15044603511
警察许东洋15886205580
警察王晓东13704340960
警察张欣宇15124385348

舒兰市水曲柳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