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东安区 >> 侯丽华, 女, 40

个人情况: 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原牡丹江第一化工厂)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
个人近况: 2009年2月14日 迫害致死 (2009-02-1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1-22: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数十种酷刑迫害
龙江风骨(14)
……
案例十二 肋骨被打断,捆在“老虎凳”上,灌芥末油、毒打

侯丽华,女,未婚,四十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原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侯丽华因作真相资料被人告发而被非法抓捕。

恶警们先强行把她捆在老虎凳上,绑住手、脚,把嘴用胶带缠住,将其双腿抻直不断在脚下加砖块直至第六块砖无法再加了为止,并在侯丽华肚子上压上了四十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侯丽华的胸上又坐又颠。恶警们怕出外伤在老虎凳上垫上了毛巾,并把侯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嘴里还恶言不断,狰狞大笑。他们将侯丽华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恶警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鼻子里塞入了点燃的烟头,头上套上塑料袋,所谓的“太空帽”让其不能呼吸。恶警们整整折磨了她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只要侯丽华的眼睛一闭上,就有人把眼皮用力扒开,污言秽语就上来了。

侯丽华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省女子劳教所。流氓女恶警刘秀芬强行扒侯丽华、沈景娥的裤子,并把她往对着的男监舍的窗台上推。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省女子劳教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攻坚战”,恶警刘祝杰将身体极度虚弱不配合的侯丽华拖到二楼禁闭室坐老虎凳。短短的几个月,侯丽华被中共恶徒折磨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年底被释放回家,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数十种酷刑迫害-303335.html

2009-02-17: 黑龙江侯丽华屡遭非人折磨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侯丽华,女、未婚,2008年11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再次被中共邪党恶警们折磨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于2008年末被放回。几年历经魔难、屡遭非人折磨,40岁的侯丽华于2009年2月14日含冤离世。

侯丽华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原牡丹江第一化工厂)。自1999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侯丽华多次遭到非法绑架拘留、劳教等迫害,多次遭到毒打等折磨,其中一次肋骨被打断,2001年曾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侯丽华被爱民分局恶警捆在“老虎凳”上,灌芥末油,戴“太空帽”等惨无人道的摧残。

一、在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遭野蛮灌食流氓迫害

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位于四道村村西高墙电网内,牡丹江劳教所北楼的三楼,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开始非法关押绑架来的牡丹江地区女法轮功学员,并专门购進了二十把铁椅子、宽胶带、绑腿带等刑具。

女队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经常是整夜或半夜的摧残迫害。几天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床铺、物品搜一遍,多次强迫脱光衣服搜身。一次恶警把八名法轮功学员绑在铁床上,用绳子把嘴勒住,再用胶带把脸全缠上,给录像。

劳教所女队恶警经常把监舍门锁上,单个屋对法轮功学员毒打迫害,恶警管教刘秀芬、张晓光扇法轮功学员嘴巴子,摁住头往铁床上撞,往墙上撞,往铁栏杆上撞,把整盆水倒在学员身上、床上,用拖地的拖把蘸水在法轮功学员头上、脸上、身上拖,甚至坐到学员身上施暴。

恶警还会在监舍走廊放大录音机的音量,又吃、又喝、又跳,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全身。

还有一次,恶警把张芬荣、侯丽华分别关起来绑在铁椅子上,绑住手、脚,把嘴用胶带缠住,不但女恶警轮番打,还叫来男恶警一起对她俩進行毒打。朱艳看不下去,上前抵制,被恶警单关起来,给她扎针之后,很多日子左胳膊都是麻木的。

侯丽华因大法书被没收,多次要管教不给,侯丽华绝食。多名管教摁住侯丽华的身体各部位,用铁钳子夹住她的舌头,野蛮灌食,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舌头都是麻木的。

流氓女恶警刘秀芬强行扒侯丽华、沈景娥的裤子,并把她往对着的男监舍的窗台上推。恶警刘秀芬甚至揪住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宋老太的乳头调戏、说脏话。

有一次,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一夜的迫害。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整体绝食,并上书劳教所及上级相关部门揭露并要求停止迫害,追查违法管教的责任。恶狱警强行对法轮功学员分开一个屋一个屋插管灌食。

赵冠英找多名学员谈话,实际是恐吓阻挠法轮功学员揭露他们的犯罪恶行,害怕恶警的犯罪行为被曝光。在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下,对负有直接责任的恶警马丽、张晓光、刘秀芬像征性的做了批评处理。

女队前后共非法关押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共同抵制,这些恶警并没有拿到所谓“转化的成绩”,在牡丹江劳教所建立女队的计划破产了,女队很快就解散。除少数被邪恶的坏人绑架到外市迫害外,其他女法轮功学员都闯出了这个魔窟。

二、被捆在“老虎凳”灌芥末油、戴“太空帽”

牡丹江市“爱民”分局的恶警乔平、陈亮、陈先锐等,自99年7.20之后,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恶行纍纍,野蛮而灭绝人性。侯丽华于2001年11月初被人告发作真相资料而被抓,遭受爱民分局陈亮等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一个一米五十几的单薄女人,成了他们发泄魔性的对像。

恶警们先强行把侯捆在“老虎凳”上,并将其双腿抻直不断加入砖块直至第6块砖再无法加上为止,并在侯肚子上压上了40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侯丽华的胸上又坐又颠。恶警们怕出外伤在铁椅上垫上了毛巾,并把侯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嘴里还恶言不断,狰狞大笑。他们将侯丽华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

这样还不算完,更灭绝人性的是,恶警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看其不服,又往其鼻子里塞入了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所谓的“太空帽”让其不能呼吸。

中共暴徒们整整折磨了她5天5夜不让睡觉,只要侯丽华的眼睛一闭上,暴徒们就把其眼皮用力扒开,污言秽语就上来了。暴徒们还小声互相告诫别打出外伤。

恶徒们把奄奄一息的侯丽华送入看守所时,连管教人员都看不下眼,有的都落泪了。14号房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看到侯惨不忍睹的样子,无不落泪,联名上书,人人都要作证。分局为了推脱责任,想抵赖说是看守所打的。据悉,看守所所有人员签名作证,并找到了市局李富那里,李富也曾到场看了侯的状况,却包庇恶警的恶行,视而不见!

当时侯丽华腰被硌破,两臂不能抬起,恶警叫嚣:上哪告也没用。侯丽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戒毒所遭受進一步的残忍迫害,家属上告无门。

三、哈尔滨戒毒所的恶毒手段

2002年11月中旬,哈尔滨戒毒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采取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手段,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攻坚战”。警察们撕下了画皮,魔性大发赤膊上阵,直接动手迫害法轮功学员,整个戒毒所地下室变成一座人间地狱。

中共邪党恶警们扒去法轮功学员的外衣,打开地下室的窗户,把法轮功学员的脚固定在铁栅栏上,手铐在地环上,身下放盆凉水,把眼睛、嘴用胶布封上(怕法轮功学员发出喊叫声),动用数根电棍全身电法轮功学员。用刑具、拳脚疯狂打骂法轮功学员。拽头发,大片的头发在室中飘散……整栋楼充满着皮肤被电棍烧焦的气味。恶警为了掩盖罪行,在楼道里喷洒空气清新剂、 “来苏水”。邪恶嚣张的迫害把人的良知泯灭了。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在承受着心灵与肉体的残酷折磨。

恶警魏强穿着皮鞋碾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从手到肩膀一寸一寸;尹娜、何秋红、董绍新等恶人打、骂、电棍一齐上。他们看法轮功学员越痛苦,下手越狠,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裸露在外,他们就肆意打、电,甚至把电棍插到脖子里、乳房上、大腿的内侧……

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被摧残得体无完肤,浑身青紫,头部肿得老大;有的被打得眼睛看不清物体、失去听力,头发被剃成鬼头。恶警们利用减期等诱惑刑事犯包夹、毒打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上厕所、吃饭、做操、上工、睡觉时刻看管,强迫大家看各种诽谤大法的录像文章。抵制的法轮功学员受到恶警的迫害:上大挂、坐老虎凳、二十四小时铐在地环上几天几夜不让眨眼。娄云红(大庆)、李如意(牡丹江的,60多岁)被铐在中门六个日夜。管教刘祝杰将身体极度虚弱的侯丽华(牡丹江)拖到二楼禁闭室坐老虎凳。

四、被折磨奄奄一息的侯丽华含冤离世

2008年11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侯丽华在单位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上班,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2008年末被折磨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于2009年2月14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7/195614.html

2008-11-20: 牡丹江大法弟子侯丽华被国保大队绑架

2008年11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牡丹江大法弟子侯丽华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详情待查。
侯丽华所在单位是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望知情同修知情补充,及时曝光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0/190095.html

2008-07-11: 原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头子李富犯罪事实
......
大法弟子侯丽华、女、32岁,未婚,于2001年11月初,被人告发作真相资料而被抓。遭受爱民分局陈亮等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

恶警们先强行把侯捆在“老虎凳”上,并将其双腿抻直不断加入砖块直至第6块砖再无法加上为止,并在侯肚子上压上了40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侯胸上又坐又颠。怕出外伤在铁椅上垫上了毛巾。并把侯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嘴里还恶言不断,狰狞大笑。他们将侯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

一个一米五十几又瘦又单薄的女人,成了他们大发魔性的对像。这样还不算完,更灭绝人性的是,往侯的鼻子里灌芥末油,看其不服,又往其鼻子里塞入了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所谓的“太空帽”让其不能呼吸。

暴徒们整整折磨了她5天5夜不让睡觉,只要侯的眼睛一闭上,暴徒们就把其眼睛用力拽开,污言秽语就上来了。暴徒们还小声互相告诫别打出外伤。可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

恶徒们把奄奄一息的侯送入了看守所。连管教人员都看不下眼,有的都落泪了。14号房的所有大法弟子看到侯惨不忍睹的样子,无不落泪,联名上书,人人都要作证。邪恶分局为了推脱责任,想抵赖说是看守所打的。据悉,看守所所有人员签名作证,并找到了市局李富那里,李富也曾到场看了候的状况。却包庇恶警的恶行,视而不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45.html

2007-07-23: 曝光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黑龙江省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位于四道村村西高墙电网内,牡丹江劳教所北楼的三楼,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开始关押绑架来的牡丹江地区女法轮功学员,并专门购進了二十把铁椅子、宽胶带、绑腿带等刑具。在大法学员抵制迫害下,女队很快解散,前后共非法关押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

女队恶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经常是整夜或半夜的摧残迫害。几天就把大法学员的床铺、物品搜一遍,多次强迫脱光衣服搜身。一次恶警把八名大法学员绑在铁床上,用绳子把嘴勒住再用胶带把脸全缠上,给录像。

劳教所女队恶警经常把监舍门锁上,单个屋对大法学员毒打迫害,恶警管教刘秀芬、张晓光煽大法学员嘴巴子,摁住头往铁床上撞,往墙上撞,往铁栏杆上撞,把整盆水到在学员身上、床上,用拖地的拖把蘸水在大法学员头上、脸上、身上拖,甚至坐到学员身上施暴。

恶警还会在监舍走廊放大录音机的音量,又吃、又喝、又跳,强迫大法学员看污蔑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用电棍电大法学员全身,电敏感部位,大法学员都被电过,满屋子都是焦糊味。

女队行恶责任人有:牡丹江市六一零头子李长青、牡丹江劳教所所长孙树田、副所长赵冠英、队长张学凤、教导员马丽、女管教十二名。

以下是大法学员被迫害的事实:

张芬荣被殴打 朱艳被注射不明药物

大法学员张芬荣,39岁,牡丹江市兴隆镇人,恶警经常把大法学员手、脚都绑上固定住,嘴用宽胶带勒住,打骂迫害。有一次张芬荣被绑住后,赵冠英用随身带的公文包抽打她,张芬荣被打的满嘴流血,多日不能進食。

还有一次,恶警把张芬荣、候丽华分别关起来绑在铁椅子上,绑住手、脚,把嘴用胶带缠住,不但女恶警轮番打,还叫来男恶警一起对她俩進行毒打。朱艳看不下去,上前抵制,被恶警单关起来,给她打针之后,很多日子左胳膊都是麻木的。

商秀芳、程玉环被胶带封嘴 几乎窒息

恶警经常在监舍走廊罚大法学员,用胶带封住大法学员的嘴,拳打脚踢。一次在大法学员只能用鼻孔喘气的情况下,恶警张晓光用塑料瓶装上水对着学员的脸部鼻子泼水,因呛水,程玉环、商秀芳被呛得几乎窒息过去。

商秀芳,宁安市卫生防疫站职员,女,41岁,依法進京上访,2000年2月10日被非法劳教1年,拒绝所谓的“转化”,又被超期关押3个月,其中在牡丹江劳教所女队非法关押2个月,其馀均在宁安看守所非法羁押。

侯丽华因大法书被没收,多次要管教不给,候丽华绝食。多名管教摁住侯丽华的身体各部位,用铁钳子掐住她的舌头,野蛮灌食,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舌头都是麻木的。

沈景娥被迫害致死

沈景娥,二零零零年四月在体育场参加集体炼功,被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孔庆增、王永安等人绑架,被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临走时,孔庆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伍佰元钱)劳教所拒绝接收她们。六月二十七日恶警孔庆增又将她们送進牡丹江四道劳教所。在劳教所,她们齐声背师父的法,恶警就用胶带将她们的嘴封上;打她们;拿电棍电她们;将她们手脚绑在椅子上。沈景娥住的寝室对面是男寝室,她在寝室炼动功,正炼抱轮时,恶警不让炼,她仍坚持,恶警将她裤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炼功时,恶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泼;拽开衣领往里倒冷水。打她、骂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屡见不鲜。

两个月后,由于她绝食反迫害,劳教所将其退回。熬过了漫长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残,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终于回到家乡。但她的身体已极度的虚弱,每天只有少量進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衰竭;中共恶党控制下的相关部门不给退休金,生活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沈景娥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五岁。

潘艳华被迫害精神失常

恶警张晓光、刘秀芬掐潘艳华大腿里侧、掐嘴,潘艳华的嘴、大腿里子经常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的。

在一次,女恶警对潘艳华关单间迫害,大法学员绝食抵制,恶警把潘艳华拽到楼下男队,让男恶警毒打折磨潘艳华,因为潘艳华长期受到管教对她精神与身体的双重迫害和摧残,她出现了神志不清和语言反常,最后被送進精神病院。

张艳芹、金凤英被殴打注射不明药物

恶警把张艳芹、金凤英单个关起来殴打迫害。管教张晓光问她还炼不炼,张艳芹说炼,就拳脚相加,嘴被打的起一个大黑包。一连多日不消。把张艳芹、金凤英绑在铁床上,给她们打针(不明药物),还扎脚心。参与人:赵冠英、狱医刘某某、张晓光、刘秀芬等多人。管教刘敏有一次煽金凤英嘴巴子,一连几十下的煽,满走廊都能听见。

流氓女恶警

恶警刘秀芬强行扒侯丽华、沈景娥的裤子,并把她往对着的男监舍的窗台上推。恶警刘秀芬甚至揪住六十多岁大法学员宋老太的乳头调戏、说脏话。

恶警张晓光把大法学员吴秀岩用手铐铐在厕所里毒打,把姜玉梅铐在厕所水箱上,拽开裤子往里灌水折磨迫害。

有一次,恶警对大法学员進行一夜的迫害,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整体绝食,并上书劳教所及上级相关部门揭露并要求停止迫害,追查违法管教的责任。恶狱警强行对大法学员分开一个屋一个屋插管灌食。

赵冠英找多名学员谈话,实际是恐吓阻挠大法学员揭露他们的犯罪恶行,害怕恶警的犯罪行为被曝光。在大法学员的坚持下,对负有直接责任的恶警马丽、张晓光、刘秀芬像征性的做了批评处理。

由于大法学员的共同抵制,邪恶的坏人想迫害大法学员阴谋彻底破灭了,这些恶警并没有拿到所谓“转化的成绩”,在牡丹江劳教所建立女队的计划彻底的破产了。女队很快就解散,除少数被邪恶的坏人绑架到外市迫害外,其他女大法学员都闯出了这个魔窟。

但这些实施犯罪行为的女恶警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打人凶手赵冠英本人,后由副所长升为劳教所的所长,张晓光由一名管教升到教育干事兼内部电视台的广播员。

这是牡丹江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一部份事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3/159392.html

2004-03-16: 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的法轮功学员侯丽华,女,三十多岁,牡丹江第一化工厂职工。因她发放真像材料,于2001年11月初,被恶警绑架至牡丹江爱民公安分局政保大队,在那里她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和酷刑迫害,如灌辣椒水、芥末油,然后在头部套上塑料袋,使人窒息,待人快不行时拿下,然后再重复多次。然后恶警再把侯丽华的手反铐在铁椅子上,脚也铐起来,手往后拉脚和腿往前拉,施以酷刑,当把人在铁椅子上抻直后,再往身上放上很重的铁链子(铐人用的),如此的折磨不算,上面还要坐上恶警。由4、5个恶警看着,五天五夜不准睡觉,还用大功率灯泡烤、用烟头熏鼻子等手段進行迫害。最后把人折磨得不行了,送到了该市看守所。当时侯丽华腰被铁椅子硌破,两臂不能抬起,恶警叫嚣:上哪告也没用。现在侯丽华被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劳教三年),家属上告无门。

2003-12-27: 整栋楼充满皮肤烧焦气味──哈尔滨戒毒所暴行录
恶警们利用减期等诱惑刑事犯包夹、毒打大法弟子,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上厕所、吃饭、做操、上工、睡觉时刻看管,强迫大家看各种诽谤大法的录像、文章。抵制的大法弟子受到恶警的迫害:上大挂、坐老虎凳、二十四小时铐在地环上几天几夜不让眨眼。娄云红(大庆)、李如意(牡丹江的,60多岁)被铐在中门六个日夜。管教刘祝杰将身体极度虚弱的候丽华(牡丹江)拖到二楼禁闭室坐老虎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7/63411.html

2002-01-11: 2002年1月8日晚,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受民分局的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候丽华的家,将其非法强行抓走。

邪恶至极的恶警在数九寒冬里竟不允许候丽华穿棉衣,只是穿着非常单薄的衣服非法强行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22970.html

2001-12-06: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分局的恶警乔平、陈亮、陈先锐等,自99年7.20之后,在迫害法轮大法弟子上恶行纍纍,野蛮而灭绝人性。

故事(一)

大法弟子侯丽华、女、32岁,未婚,于2001年11月初,被人告发作真相资料而被抓。遭受“爱民”分局陈亮等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

恶警们先强行把侯捆在“老虎凳”上,并将其双腿抻直不断加入砖块直至第6块砖再无法加上为止,并在侯肚子上压上了40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侯胸上又坐又颠。怕出外伤在铁椅上垫上了毛巾。并把侯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嘴里还恶言不断,狰狞大笑。他们将侯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

一个一米五十几又瘦又单薄的女人,成了他们大发魔性的对像。这样还不算完,更灭绝人性的是,往侯的鼻子里灌芥茉油,看其不服,又往其鼻子里塞入了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所谓的“太空帽”让其不能呼吸。

暴徒们整整折磨了她5天5夜不让睡觉,只要侯的眼睛一闭上,暴徒们就把其眼睛用力拽开,污言秽语就上来了。暴徒们还小声互相告诫别打出外伤。可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

恶徒们把奄奄一息的侯送入了看守所。连管教人员都看不下眼,有的都落泪了。14号房的所有大法弟子看到侯惨不忍睹的样子,无不落泪,联名上书,人人都要作证。邪恶分局为了推脱责任,想抵赖说是看守所打的。据悉,看守所所有人员签名作证,并找到了市局局长李富那里,李富也曾到场看了候的状况。

直至今日,侯仍在看守所打点滴,并未恢复自由。侯的家人由于怕邪恶之徒進一步迫害,不敢接见任何人,详情正在進一步调查之中。

另外还有一女大法弟子王安丽,被同样方法整整折磨了三天三夜,详情也在调查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20970.html

2001-11-29: 候丽华:女,被牡丹江市爱民分局恶警非法从单位强行拘捕。恶警对候实施暴刑五天五夜,手段极其残忍。恶警用老虎凳、腿下加砖到极点。恶警凶狠的坐到她的胸脯上,同时往她口腔里灌芥茉油,并将两根烧着的烟头插入她鼻孔,将她头套上塑料袋等等手段折磨她。候丽华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现在牡丹江北方医院抢救。详细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牡丹江 东安区联系资料(区号: 453)

牡丹江市相关单位电话:
南山派出所 所长室:0453-6396353
值班室:0453-6395781
阳明分局 办公室:0453-6367830
总机:0453-6331984
东安分局 局长室:0453-6935656
政委室:0453-6928123
检察院举报中心:0453-6528804

市长信箱 http://www.mudanjiang.gov.cn/mdjwindow/sz××/sz××。htm

东安分局 局长室0453-6935656; 政委室0453-6928123; 检察院举报中心0453-6528804

东安区政府监督电话:6912345; 区长:王福顺
东安区610办:0453-6698610
东安分局东村派出所 0453-6406350

2014-05-14: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法院:
地址:牡丹江市东安区东新安街219号,邮编157000
电话:0453-8926222、0453-6608099、0453-6680396
院长张翼宏
副院长王竹青
邪党组成员:王牧
立案庭庭长:卢广玉(女)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王雪皎
刑事审判庭助理审判员:曲家宏
民一庭副庭长:许永
行政庭庭长:唐功恩
办公室副主任于淑杰
法官张晨明

东安区司法局:副局长张秀燕

牡丹江市东安公安局长安分局
清福一区社区三队民警
刘强 15504532319
张峰 13945306533 (副局长)
赵洪伟 15504532307(队长)
周文强15504531891(社区队队长)
冉俊峰15504532316(社区队副队长)
王久春 15504532380 (民警)
邹志胜 15504532329 (民警)
牛胜星 15504532334 (民警)
15504532340
155045323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参与迫害的恶警:政保队长,主管局长,陈××,陈亮,王彦名
爱民分局电话:
总机:0453-6592594,
局长室:0453-6595858,
政委室:0453-6593668,
副局长:0453-6599991,
经侦大队:0453-6590049,659635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