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陈继忠(陈继中), 男, 7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合屯
有关恶人: 道台桥派出所恶警李玉文、朱某、王某。
迫害情况: 被诬判六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3-14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继环 陈继忠(陈继中)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09: 黑龙江依兰县20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任锐忱和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赵忠超等人,在依兰县江北宾馆操控依兰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察,毫无因由的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其中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非法关押。

这次被非法骚扰、抓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卜宝玲、田小龙、庞淑贤、刘玉敏、武桂芹、李友、宋孔华、唐立飞、夏桂华、康艳玲、施凤香、姚玉莲、王云杰、陈继忠、张久慧、史荣先、周岩、邓术梅、田洪伟、赵桂琴、李军、于明兰、于凤兰、李桂芳、姜桂芬、曲姓学员。

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男的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拘留所;女的被非法押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

被抓捕的七十五岁的陈继忠老人,是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合屯农民。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先后被非法判刑九年,被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遭到残酷迫害,险些丧命。

在这九年中和陈继忠一个屯住的弟弟,因思念担心哥哥的生命安危郁闷成疾而离世,其妻(精神不正常)因无人照顾和看管,在中国北方滴水成冰的三九天,冻死在稻田地里……

陈继忠老人结束了九死一生的九年冤狱生活回到家里。面对他的是:满院子的蒿草一人多高,年久失修的茅草房摇摇欲坠……即使这样一位老人,此次又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9/黑龙江依兰县20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355268.html

2017-09-24: 哈尔滨市依兰县桦川县2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7年8月31日下午4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公安局同时非法对依兰县、桦川县两地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截至9月22日共有27人被绑架,其中法轮功学员26名,曲姓常人1名。

现女学员被劫持关押至哈尔滨市看守所,男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据悉此次绑架由黑龙江省公安厅督办,是有预谋的统一行动,参与绑架的还有佳木斯市桦川县公安局。

被绑架的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有(音):李友、刘玉敏、夏桂华、王云杰、吴玉琴、邓淑梅、卜宝玲、宋孔华、康艳玲、陈继忠、李春林(别名:李军)、田洪伟、田小龙、张久慧、史荣先、姚玉莲、唐立飞、周岩、施凤香、赵桂琴、庞淑贤、老于太太、姜某某、被称四嫂的、孟丽春。

被绑架的佳木斯市桦川县法轮功学员施凤兰,也于同日同时被依兰县公安局伙同桦川县公安局在家中被绑架,家中门锁被强行钻坏,参与绑架的有1名自称是省公安厅的,2名依兰县公安局的,其中1人叫郝正飞。

现26名法轮功人员,有4人获释回家,其余的22人仍被非法关押。依兰县本地区郭春慧、郭晶芬、张国栋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持续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4/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4103.html

2017-09-20: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达连河镇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依兰县公安局出动大量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已知被绑架男性法轮功学员共九人,当时回来一个,还剩八人被关押到东院了。他们是:陈继忠、田洪伟、田小龙、唐洪(立)飞、刘立敏、王云杰、李友、李庭坤、陈继忠(血压高220度,也不放)。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张久慧、邓淑梅、周炎(岩)、卜宝玲、宠秀贤、复桂华、司凤兰。小曲、司凤香、赵桂芹、史荣仙回来了。据说恶人已经电话监控很长时间,是按名单绑架的。哈市公安局、黑龙江省公安厅有人参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0/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3969.html#17919231132-46

2017-09-03:  黑龙江省依兰县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遭抓捕迫害

依兰县公安局伙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相关部门的来人,带着三台监控车和几台轿车,于2017年8月31日,下午3点左右,调动全县警力倾巢出动,分两组无端的按事先拟好的名单绑架法轮功学员:一组是由县内的四个派出所负责绑架县内的法轮功学员;另一组是由公安局负责绑架九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

这次绑架方式:由两名警察进入学员家中,让学员拿着自己的大法书等资料上警车。如不顺从,就拳脚相加,其中的唐立飞就因不顺从而遭到暴打的。

到9月2日晚,悉知有十四人遭到绑架和迫害。他们是:唐立飞、姚玉莲、张久慧、史荣仙、赵桂芹、庞淑贤,司老五(女),还有道台桥镇的陈继忠,一位无子女的历经多次迫害的75岁的老年学员;江湾镇的田洪伟父子两人;还有达连河镇的四位不知姓名的学员。

这十四位法轮功学员,男的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女的被押送到哈市非法关押(15天才放人),还扬言要绑架50人,详情不知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6-11-02: 陷冤狱十一年 妻死弟亡家散
黑龙江省依兰县陈继忠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东合发村永庆屯法轮功学员陈继忠,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五次被绑架,五次被非法拘留共计二百六十天,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一年。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他妻死弟亡,家破人亡,现在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现年七十二岁的陈继忠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法办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陈继忠老人叙述自己遭迫害事实:

一、冤判五年还罚款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父母相继去世,撇下我们兄妹四人无依无靠,作为大哥的我就像父母一样照顾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维持四口人的生活。我在四十一岁那年才结婚。我老伴患癫痫病,耳聋头痛,常年吃药,我们没有孩子,生活过得十分艰辛。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又能劳动,生活状况好了很多,我老伴也受益良多,身体也健康了,我们老俩口沐浴在佛光之中。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我身受其害,以下是我遭受到的迫害与摧残:

二零零一年,我被依兰县道台桥镇派出所所长王殿武三次绑架,被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两百六十天,非法罚款五千元。

二零零二年,我第四次被绑架,依兰县法院偷偷对我非法判刑五年,后没通知家属,又偷偷将我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家人不知我的下落,直到从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导中得知我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才找到我的下落。

二、佳木斯监狱的摧残与折磨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在佳木斯监狱,我身边有两个刑事犯做包夹,跟在我的身边,不准互相说话,不准下楼买日用品,不准通信打电话、会见亲友等。

在佳木斯监狱莲江口监区因我不放弃法轮功信仰不转化,狱警伙同刑事犯一起打我嘴巴子搧我耳光子,把我门牙打掉4颗满嘴都是鲜血,两腮和嘴唇肿的很高,不能张口吃饭。

还有一回狱警让我背刑事犯并伺候他,我不干,狱警和刑事犯四五个人合伙一起打我一上午,四个多小时不停的打午饭也没让我吃,我浑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全身没有好地方,眼冒金花,两耳嗡嗡的响。第二天起床时脑袋肿得象个大头人儿,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直到现在眼睛视物不清,耳朵听力不佳。

二零零四年春天,佳木斯监狱为了完成上级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狱方和监管人员为了多得到奖金。利用各种手段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迫害。其中三监区四分监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长期罚站、弯腰“大飞”、电棍电击等等酷刑迫害。

我被一次罚站四十五天,狱警用三个刑事犯看着我,面对着墙双手上举睁着眼睛,不让闭眼睛,脸挨上墙不行,离远了也不行,只让保持离墙一米宽的距离,不合格就挨打,一天就这样从早到晚的站着。

有一次因我不出操,指导员曹某是一个打人能手,一般人经不住他打的三个耳雷子,他长的又高又大又壮实,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打了我三个耳雷子,他一个耳雷子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就站起来,他又一个耳雷子把我打倒在地上,我马上又站起来,他再一个耳雷子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再马上站起来。三个耳雷子打完了,他瞪着眼睛看着我,我满脸微笑的看着他。他连忙跑到操场那儿,大声喊:陈法轮真神啦,打他还笑呢,说我笑对人生,并对操场上的人说:以后谁也不行打法轮功啦。

在这一轮迫害中我还被佳木斯监狱分监区区长胡文斌、教育中队长刘鸿鹏和犯人等,轮番的对我这个60多岁的老人暴打,打得我晕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痛得我全身颤抖气都难喘,直打到我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他们才肯罢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才结束这五年梦魇般的地狱生活。

三、屯民的呼声老伴的遭遇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晚上,我和妹妹陈继环去本镇富民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刘阳举报,被道台桥镇派出所的所长王旭东、姜俊等人绑架。第二天,王旭东又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郭庆吉、宋宇哲等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我老伴拖着带病的身体在亲朋的陪同下去依兰检察院要人,要求办案人帮帮忙,放我回家,给我老俩口一条活路。没想到在办案人公诉科的科长宁岩(女)的冷言冷语刺激下使我老伴当场就抽了过去。检察院不但不维护正义为百姓做主,还迫不及待的将我们的案卷,在当天下午送到依兰法院,根本不管我老伴的死活。

我老伴于二月八日去依兰县政法委要人。身体虚弱多病的她刚走到楼上就晕了过去,政法委的官员们见状借口开会纷纷躲开,我老伴又一次失望。之后我老伴又来到依兰县法院要人,范清禄庭长却说:人是公安局抓的,公安局说放就放。之后,家属多次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放人。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她们说:回去等着吧,我们说了不算,报市局去审批了。我老伴和亲属到公安局要人时,被毫无人性的警察吓得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口吐白沫……。公检法部门之间的不负责任互相推诿,不把平民百姓的生死放在眼里,使我老伴心灰意冷、悲愤交加。

我和妹妹悲惨遭遇,引起永庆屯老百姓的极大同情和关注,村民们纷纷谴责依兰县公安局不断迫害我们的罪行。自发的村民百余人坐着农用四轮车到公安局要求释放我们。永庆屯干部也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释放我们兄妹两人。

四、遭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依兰县公检法部门不但无视民意不放人,而且互相串通非法开庭,那天上午法院大门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大门外聚集了很多人,原来是依兰法院今天开庭非法审判我和妹妹两人。说是公开开庭却不许民众参加旁听,大门口和审判庭门口,有很多巡警和法警看门。即使是家属,也只是再后来一再强烈的要求下,才允许我老伴、妹妹的丈夫、儿子和我大兄弟媳妇四人进庭旁听,我大弟弟和从内蒙古大杨树回来的二弟弟都没让进庭。

依兰县法院在非法审判我和妹妹时,家人聘请律师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条款为我们做无罪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对检察院公诉人宁岩的违法行为做了有理有据的驳斥。公诉人宁岩当庭出示伪证,审判员吕守方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还示意坐在旁听席上事先安排好的人起哄,以流氓式的行径阻止、威胁、搅闹法庭、干扰律师辩护。更有甚者,法警还当庭辱骂律师,律师多次提出抗议说;如果再打断他的话就退庭。在此情况下,律师才得以继续辩护。

尽管辩护律师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但依兰县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串通一气,在没有证据、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强行对我非法判刑六年,对我妹妹非法判刑四年,我们依法上诉,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我于2010年5月27日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关押迫害。

五、奄奄一息勒索未果

二零一零年,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狱警们采用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手段,残酷程度非人所能想象。秦月明、刘传江、于云刚三人半个月内被丧心病狂的恶警相继打死之时,我也赶上这一拨强制转化迫害,虽然没被迫害致死、也九死一生奄奄一息。

秦月明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事件曝光后,监狱怕承担责任让家属去接我,因为我没有子女,我的外甥去监狱接我时,一进监狱就先后遇到三、四个警察都对他说:你大舅上医院确诊时我还花钱了呢,有的说:我拿两千多元;有的说我拿四百多元;有的说拿五百多元;共计三千来元钱。狱警当场就向我外甥要钱,我外甥说没带那么多钱,狱警马上把帐号给他让回家给邮钱。我的外甥回家后狱警打电话催我的外甥给邮钱,我的外甥说我媳妇不让。监狱因此就不放我回家,我被迫害的体弱多病,两条腿行走不便。

六、大弟郁闷离世老伴冻死雪地里

我的老伴多次被警察抄家吓得精神异常、生活不能自理。以往的衣食住行都依靠我照料,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老伴无人精心照顾,生活艰难,度日如年。

我老伴经常犯癫痫病昏迷不醒失去知觉,随时就晕倒在炉子上、油锅里、厕所中,有一次昏倒在滚烫的铝锅盖上,后背、手、胳膊、都烫坏了;有一次她烧火做饭,突然病发,四肢挺直没有知觉,柴火从灶坑里烧到外面,都烧到她左腿的腿肚子和裤腿子上她全然不知,裤腿子上烧了一个比巴掌还大的一个大窟窿,腿肚子烧了一个大泡。幸亏这时我的外甥来看舅母,扑灭腿上的火,把不省人事的舅母抱到炕上才免于被烧死;还有一次,我老伴在玻璃窗户跟前站着,突然病发,喀嚓一声一头撞碎玻璃折了出去,全身抽搐不停,满脸是伤是血,好了以后脸上留下了许多伤痕……

这样的事随时发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犯病时头上撞的大包、小包不断,身上、脸上的伤痕一茬接一茬的不断,真是吃尽了人间的苦头,受尽了折磨。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和妹妹同时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二月,我被非法判刑六年,妹妹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和我在一个屯居住的大弟弟,看到情同父母的我和从小就疼爱有加的妹妹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坐牢受尽酷刑折磨,我的大弟弟时时刻刻都在忧心忡忡的担心、惦记身陷大狱的我和小妹的安危。于二零一二年阴历二月初十,带着不解、无奈、郁闷、手足分离、痛彻肺腑的一颗破碎的心,默默的闭上了双眼,遗憾的是直到临终也没见到时时牵挂的我和小妹最后一面。

二零一二年冬天,是几十年来最冷的寒冬,十二月底正是中国北方滴水成冰的数九天,凛冽的寒风吹到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人在户外冻的都受不了。十二月末的一天早上,我的老伴在外甥家吃完饭,拿着外甥给的几块猪肉走了(大家都以为她回家了,可是她没回自己的家),第二天我的外甥得知舅妈一夜没回家。

我的外甥和好心的村民们一连找了十余天,终于在从永庆屯去胜利屯的路上,兴发屯北边离田间小路两百米稻田里,发现犯病了的我的老伴躺在地上、已经被冻死十多天了。我老伴面目黑紫,双手握拳举到头的两侧,犯病的她上衣拽到胸部、裤子脱到膝盖以下,肚皮和下身裸露在外,场面凄惨、目不忍睹,全身僵硬。殡仪馆的车装遗体的大抽匣子,装不了支胳膊跷腿的遗体,只好把遗体直接放到车厢里。我老伴的遗体在车厢里随车摇来晃去驶向殡仪馆,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火化。遗憾的是我老伴死也没看上她唯一的依靠、一心一意精心照顾、爱护她的丈夫。

我的外甥去佳木斯监狱看望我时,我一再嘱咐外甥:“不用给我存钱,只要把你大舅妈照顾好就行了。”我哪里知道我那苦命的老伴,已经冻死在那冰天雪地的稻田地里。结束了她那凄苦、悲惨的一生。

七、保外就医遭狱警勒索

二零一四年阴历五月初三的那天晚上八点多,我鼻子出了一宿血,淌得满便池子里水都彤红,刑事犯和狱警们都吓坏了,第二天早上就把我送到佳木斯二院检查。医生说血压高到280,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建议保外就医。监狱怕承担责任,就打电话让我外甥去接我,临出狱前有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对我说,你存钱卡在我手里呢,一会我把钱支出来给你,可是到现也没把钱给我,卡里有两千三百七十六元钱。

我外甥雇一辆轿车到佳木斯监狱接我时,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问我外甥,你给司机车费了吗?我外甥说给司机三百元车费,这个警察就向司机把三百元钱要去了,说给车加油,也不知道他加多少钱的油。

我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回到家,到家一看,茅草房七扭八斜的,随时都要倒塌,偌大的院落杂草丛生一人多高的蒿子……这凄凉的景象催我泪下,令我心碎。这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何止我一家一人,我要向全世界大声疾呼:停止迫害法轮功!还我师父清白!法办江泽民!这不仅是我的心声,也是全体法轮功学员的心声,也是全世界所有善良人的心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陷冤狱十一年-妻死弟亡家散-335345.html

2015-09-23: ◇黑龙江依兰县白文友、陈继忠、赵建才、冯福、李友、于连河被非法关押15天后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6153.html

2015-09-07: 被迫害家破人亡 黑龙江依兰县陈继忠再遭绑架

黑龙江依兰县七十二岁被迫害身体虚弱、耳目失聪、孤身一人的陈继忠老人,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晚被依兰县六一零徐海波、依兰县公安局长副局长孙伟和国保大队张英铎操控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7/被迫害家破人亡-黑龙江依兰县陈继忠再遭绑架-315268.html

2014-08-09: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2014年8月1日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的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陈继忠以“病保”的形式被释放。

◇河北省沧州市献县法轮功学员吕晶今日已经平安回家。

◇6月被绑架的山东诸城密州街道朱解村、五里堡村的法轮功学员已于7月初回家。

◇7月18日被绑架的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钟法兰已经回家。

◇8月2日被绑架的山东曲阜市七旬法轮功学员刘洪兰绝食反迫害6天,于8月7日被家人接回家。

◇7月21日被绑架的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孟艳丽于8月2日从看守所出狱回家。

◇6月21日被绑架的北京大兴法轮功学员刘星、高玉琪、李桂红已于8月1日回家。

◇8月5日被绑架的湖南耒阳市郑爱平、李福英分别于8月6日、8月8日回到家中。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七家子镇法轮功学员王金柱被非法关押11日后已回到家中。

◇山东烟台莱阳市城区法轮功学员张竖梅已回家。

◇山东淄博市淄川区太河乡南马鹿村法轮功学员刘长华8月3日回家,被迫交了5000元保证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9/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5660.html

2014-04-29: 黑龙江依兰县陈继忠二次入冤狱 妻子冻死稻田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71岁的陈继忠五次被绑架,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和六年,两次都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至今仍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遭迫害。

妹妹陈继环(60岁)腿残疾,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劳教、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三年;二零一零年又被依兰法院冤判四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末才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经不住丈夫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陈继忠的妻子被吓得精神崩溃了,经常犯癫痫病昏迷不醒失去知觉。没有丈夫的照顾,陈妻曾经晕倒在在炉子上、油锅里、厕所中,胳膊、腿多处烫伤,身上到处是摔伤。有一次她正蹲在锅台门口(灶坑门口)填柴烧火做饭,突然病发四肢挺直没有知觉,柴火从灶坑里烧到外面,都烧到她左腿的腿肚子和裤子上她全然不知,幸亏这时外甥来看望,扑灭她腿上的火,才免于被烧死,但腿肚子留下一个深深的疤痕……二零一二年的冬天陈妻被冻死在稻田。

陈继忠一生忠厚老实,待人和气,在41岁那年才结婚,没孩子。在中共搞文化大革命的初期,陈继忠父母相继去世,撇下儿女四人无依无靠。作为大哥的陈继忠就像父母一样,照顾着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陈妻患癫痫病、哮喘病、耳聋、头疼、常年吃药,生活过的十分艰辛。

一九九六年陈继忠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又能劳动,生活状况好了很多;陈妻也受益良多,身体也健康了;夫妻俩沐浴在佛光之中。妹妹陈继环腿有残疾,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陈继忠第一次被枉判五年、妹妹被非法劳教三年

陈继忠与大弟弟(68岁)、妹妹陈继环,住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庆(原来叫永和)村;二弟弟居住在内蒙古大杨树。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陈继忠与妹妹陈继环多次遭受迫害。

依兰县道台桥镇派出所所长王旭东,男,40多岁,此人利欲熏心,为了邀功请赏,积极参与迫害当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他曾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抄家。二零零一年,王旭东参与对陈继忠绑架三次,陈继忠被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60天,非法罚款五千多元。同时,他还将陈继环绑架拘留、非法劳教三年,陈继环在万家劳教所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二年,陈继忠第四次被绑架,依兰县法院偷偷冤判五年,后又偷偷的没通知家属送到佳木斯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家人不知去向,陈继忠一度下落不明。后来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六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报道中得知陈继忠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家属才找到陈继忠的下落。

二零零四年春天,佳木斯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迫害,利用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其中三监区四分监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长时间罚站、弯腰“大飞”、电棍电击等等酷刑迫害陈继忠等人,身边有两个犯人作包夹,不准互相说话,不准下楼买日用品、不准通信、打电话、会见亲人等。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分监区区长胡文斌、教育中队长刘鸿鹏、及一个姓曹的指导员。他们轮番对六十多岁的老人陈继忠进行毫无人性的残害,用卑鄙恶劣的手段毒打老人,直到打的陈继忠大便都拉在裤子里才罢休。

在这期间,恶警王旭东还召开各村屯会议,强迫其所辖村屯的村民出卖良知、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参与对善良好人的迫害,从而害人害己!

兄妹再次被绑架,村民自发到公安局要求释放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道台桥镇小太平村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陈氏兄妹发真相资料,道台桥派出所长王旭东、姜俊等人再次将陈继忠与妹妹陈继环绑架。第二日,王旭东又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郭庆吉、宋宇哲等恶警非法抄了陈氏兄妹的家。

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陈妻拖着带病的身体在亲朋的陪同下去依兰检察院要人,要求办案人帮帮忙,放陈继忠回家,给他老两口一个活路。没想到在办案人公诉科科长宁岩(女)的冷言冷语刺激下使老人当场又抽了过去。检察院不但不维护正义为百姓做主,还迫不及待的将陈氏兄妹的案卷,在当天下午送到依兰法院,根本不管陈妻的死活。

陈妻于2月8日去依兰县政法委要人。身体虚弱多病的她刚走到楼上就晕了过去,政法委的官员们见状借开会之由纷纷躲开,老人又一次失望。之后老人又来到依兰县法院要人,范清禄庭长却说:人是公安局抓的,公安局说放就放。之后,家属多次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放人。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她们说:回去等着吧,我们说了不算,报市局去审批了。陈妻和亲属到公安局要人时,被毫无人性的恶警吓得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口吐白沫……。公检法部门之间的不负责任互相推诿,不把贫民百姓的生死放在眼里,令让老人心灰意冷、悲愤交加。

陈氏兄妹的悲惨遭遇,引起永庆村村民的极大同情和关注,村民们纷纷谴责依兰县公安局不断迫害陈氏兄妹的罪行。自发的村民百余人坐着农用四轮车到公安局要求释放陈氏兄妹。永庆村干部也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释放陈氏兄妹。

依兰法院非法开庭冤判陈氏兄妹

依兰县公检法部门不但无视民意不放人,而且互相串通,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时,依兰县法院还非法开庭,法院大门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大门外聚集了很多人,原来是邪党法院今天开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陈氏兄妹二人。说是公开开庭却不许民众参加旁听,大门口和审判厅门口,有很多巡警和法警看门。即使是家属,也只是在后来一再强烈的要求下,才允许陈妻、陈继环的丈夫、儿子和陈继忠的大兄弟媳妇四人到庭旁听,陈继忠的大弟弟和从内蒙古大杨树回来的二弟弟都没让进庭。

依兰县法院在非法审判陈氏兄妹时,两人的家属聘请正义律师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条款为他们做无罪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对检察院公诉人宁岩的违法行为做了有理有据的驳斥。公诉人宁岩当庭出示伪证,审判员吕守方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还示意坐在旁听席上事先安排好的人大哄大嗡,以流氓式的行径阻止、威胁、搅闹法庭、干扰律师辩护。更有甚者,法警还当庭辱骂律师,律师多次提出抗议说,如果再打断他讲话就退庭。在此情况下,律师才得以继续辩护。

律师理直气壮的辩护到:

第一、法轮功不是×教,我国法律没有把法轮功定为×教(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原则,陈继忠从事修炼法轮功活动不构成犯罪。律师指出,关于哪些组织属于邪教组织,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有7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有7种,一共14种,这里面不包含法轮功组织,也就是说有关国家机关没有把法轮功组织认定为邪教。

第二、公诉机关指控陈继忠构成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缺乏事实依据。根据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还必须同时具备“组织和利用×教组织的行为”和“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两个要件才能构成。

第三,公诉机关仅凭陈继忠有传播法轮功宣传资料的行为就指控陈继忠犯了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属于适用法律不当。

第四,公诉机关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对陈继忠进行指控属于越权违法行为(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第五、陈继忠的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依法不能按犯罪处理。

辩护律师认为,没有证据证明陈继忠实施了组织和利用×教组织及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行为,应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的规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做出无罪判决。同时,陈继忠修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属于信仰自由的范围,是他的宪法权利,我国法律没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原则,应当庭宣布陈继忠无罪释放。

最后法院不得已才草草宣布休庭。之后不久,依兰县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串通一气,在没有证据、没有法律依据违法的情况下,非法判陈继忠六年,陈继环四年。陈氏兄妹依法上诉,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陈继忠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被送到佳木斯监狱关押迫害至今,六月二十三日其妹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陈继忠的亲友不明白,这么一个忠厚老实人,从不和人计较得失,修“真、善、忍”何罪之有?为什么还判得这么重?还不通知家属。

在佳木斯监狱三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至今,陈继忠在佳木斯监狱三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那时正是佳木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高峰,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狱警们采用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手段,残酷程度非人所能想象。秦月明、刘传江、于云刚三人半个月内被丧心病狂的恶警相继打死之时,陈继忠也赶上这一拨强制转化迫害,虽然没被迫害致死、也九死一生。

秦月明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事件曝光后,监狱怕承担责任让家属去接陈继忠,因为他没有子女,陈的外甥去监狱接人时,一进监狱就先后遇到三、四个警察都对他说:你大舅上医院确诊时我还花钱了呢,有的说:我拿两千多、有的说我拿四百多、有的说拿五百多、共计三千来元钱,狱警当场就向陈外甥要钱,陈外甥说没带那么多钱,狱察马上把帐号给他让回家给邮钱。陈的外甥回家后狱察打电话催陈的外甥给邮钱,陈的外甥说我媳妇不让。监狱因此就不放陈继忠回家,一直迫害至今。

妹妹陈继环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先是遭受身体折磨,每天被强制早5:30到晚9:00码小凳,一动不让动,也不让垫坐垫,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恶犯人崔湘(贪污犯,七台河勃利县人,因贪污七千万轰动全国,曾被通缉。)抡起巴掌狠狠的打了六个耳光,然后用胶带把嘴封上,又恶狠狠的踹了两脚。恶徒嘴里还污言秽语的骂着,最后用束缚带把陈继环的手背过去绑在床上四天四夜,陈绝食抗议,才把她放了。再就是精神迫害,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她告诉崔湘“这是假的”,崔湘就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被转到四监区,一直迫害到二零一三年末,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大弟郁闷离世 陈妻冻死雪地

陈继忠的老伴多次被警察抄家吓得精神异常、生活不能自理。以往的衣食住行都依靠陈继忠照料,可陈继忠被非法关押期间,陈的老伴无人精心照顾,生活艰难,度日如年。

陈妻经常犯癫痫病昏迷不醒失去知觉,随时就晕倒在在炉子上、油锅里、厕所中,有一次昏倒在滚烫的铝锅盖上,后背、手、胳膊、都烫坏了;那次她烧火做饭,突然病发,四肢挺直没有知觉,柴火从灶坑里烧到外面,都烧到她左腿的腿肚子和裤子上她全然不知,裤子上烧了一个比巴掌还大的一个大窟窿,腿肚子烧了一个大泡。幸亏这时陈继忠的外甥来看舅母,扑灭腿上的火,把不省人事的舅母抱到炕上才免于被烧死;还有一次,陈妻在玻璃窗户跟前,突然病发,喀嚓一声一头撞碎玻璃折了出去,全身抽搐不停,满脸是血伤,好了以后脸上留下了许多伤痕……。

这样的事随时发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犯病时头上撞的大包、小包不断,身上、脸上的伤痕一茬接一查不断,真是吃尽了人间的苦头,受尽了折磨。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陈氏兄妹同时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二月哥哥又被冤判六年,妹妹又被冤判四年。和陈继忠在一个村居住的大弟弟,看到情同父母的大哥和从小就疼爱有佳的妹妹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坐牢受尽酷刑折磨,陈的大弟弟时时刻刻都在忧心忡忡的担心、惦记身陷大狱的大哥和小妹的安危。于二零一二年皇历二月初十,带着不解、无奈、郁闷、手足分离、痛彻肺腑的一颗破碎的心,默默的闭上了双眼,遗憾的是直到临终也没见到时时牵挂的大哥和小妹最后一面。

二零一二年的冬天,是几十年来最冷的寒冬,十二月底正是北方滴水成冰的数九天,凛冽的寒风吹到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人在户外冻的都受不了。十二月末的一天早上,陈的老伴在外甥家吃完饭,拿着外甥给的几块猪肉走了(大家都以为她回家了,可是她没回自己的家),第二天陈的外甥得知舅妈一夜没回家。

陈的外甥和好心的村民们一连找了十余天,终于在从永庆村去胜利村的路上,兴发村北边离田间小路200米稻田里,发现犯病的陈妻躺在地上、已经被冻死十多天了。陈妻面目黢紫,双手握拳举到头的两侧,犯病的她上衣拽到胸部、裤子脱到膝盖以上,肚皮和下身裸露在外,场面凄惨、目不忍睹,全身僵硬。殡仪馆的车装尸体的大抽匣子,装不了支膊翘腿的尸体,只好把尸体直接放到车厢里。陈妻的尸体在车厢里随车摇来晃去驶向殡仪馆,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火化。

陈妻临死也没看上她唯一的依靠、一心一意精心照顾、爱护她的丈夫。

陈继忠的外甥去佳木斯监狱看望他时,他一再嘱咐外甥:“不用给我存钱,只要把你大舅妈照顾好就行了。”陈继忠哪里知道他苦命的妻子,已经冻死在那冰天雪地的稻田地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9/黑龙江依兰县陈继忠二次入冤狱-妻子冻死稻田-290704.html

2010-06-10: 黑龙江省依兰县陈继忠、陈继环兄妹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陈继忠、陈继环兄妹是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兄妹二人于2009年11月29日被依兰县道台桥派出所绑架,后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

在律师做无罪辩护的情况下,陈继忠仍被诬判六年,陈继环被诬判四年。陈氏兄妹依法上诉,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枉顾法律和事实,仍然维持非法诬判。目前,陈继忠已被劫持到佳木斯莲江口监狱,陈继环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0/225175.html

2010-04-16: 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陈继忠、陈继环兄妹,因为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依兰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近日,依兰县法院对兄妹二人秘密判刑,陈继忠被非法判刑六年,陈继环被非法判刑四年。

陈继忠,69岁,陈继环,56岁,兄妹二人都是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合村村民。自99年7月20日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陈继忠五次被绑架,曾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被非法关押5年。陈继环腿有残疾,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被非法劳教3年。

陈氏兄妹因为向民众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真相,于2009年11月29日被依兰县道台桥派出所王旭东、姜俊等人再次绑架。第二天,兄妹二人又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郭庆吉、宋宇哲等恶警抄家,12月29日被依兰县检察院非法批捕。

2010年3月24日,依兰县法院对陈继忠、陈继环兄妹进行庭审,正义律师冲破威胁、阻挠,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对检察院公诉人宁岩指控的罪名和出示的所谓证据做了的批驳。辩护律师明确指出:综观中国现有的法律,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把法轮功定为×教。陈继忠兄妹修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属于信仰自由的范围,是公民的宪法权利,他们的行为也没有破坏任何一部法律的实施,依法应当宣布陈继忠兄妹无罪。

面对有理有据的事实,公诉人和法官都无言以对,最后法院草草宣布休庭。之后不久,依兰县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串通一气,在没有证据、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法院不开庭秘密对兄妹俩非法判刑。目前兄妹二人仍被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

中共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一切依法办理”,但在对待法轮功修炼者问题上却时时都在执法犯法,践踏法律;中共可以大言不惭的驳斥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指责,声称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但公民却完全没有信仰、言论的任何自由。

中共如此与“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迫害修炼者,招来天怒人怨,上天的惩处也不远了。希望人们能够珍惜“真善忍”,远离灾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6/221638.html

2010-03-30: 律师为陈继忠、陈继环做无罪辩护

......陈继忠,69岁,陈继环,56岁,兄妹二人都是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合村村民。自99年7月20日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陈继忠五次被绑架,曾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被非法关押5年。陈继忠的老伴被警察多次抄家吓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平时都靠陈继忠照料,可现在陈继忠被关押,他的老伴无人照顾,生活艰难。陈继环腿有残疾,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被非法劳教3年。陈氏兄妹自2009年11月29日再次被绑架,12月29日被依兰县检察院非法批捕。截至目前,已经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了。在此期间,依兰县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国保大队、道台桥镇派出所、检察院、法院都先后参与了迫害。

至发稿时止,两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30/220648.html

2010-03-23: 黑龙江依兰县陈继忠、陈继环兄妹面临被非法判刑

2009年11月30日,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合村大法弟子陈继忠(男)、陈继环(女)兄妹二人在该镇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道台桥镇派出所所长王旭东带人将陈氏兄妹绑架到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

截至2010年3月22日,大法弟子陈继忠、陈继环兄妹二人,已经被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三个多月了,现正处于超期羁押状态。在公安局长王庆丰、副局长李柏河的授意下,国保大队和法制科暗中将二人报检察院批捕,现已报到法院欲非法判刑。邪党法院将要于2010年3月24日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3/220301.html

2010-03-01: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陈继忠、陈继环面临被非法审判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陈继忠、陈继环被依兰县公安局构陷,现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依兰县检察院对陈氏兄妹非法批捕、起诉。目前邪党法院准备在正月十五之后对二人非法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219022.html

2010-01-26: 黑龙江依兰县警察构陷陈继忠兄妹

据悉,在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局长王庆丰、副局长李柏河的授意下,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法制科警察日前已暗中将大法弟子陈继忠、陈继环兄妹报依兰县检察院批捕,现正准备将二人报检察院公诉科,企图对二人非法判刑。

截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和村大法弟子陈继忠、陈继环兄妹二人,被国保大队非法刑事拘留逾五十日,属非法超期羁押,但依兰县国保大队仍不放人。

陈氏兄妹曾被非法拘留多次,二零零一年,陈继环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二零零二年,陈继忠因为不放弃信仰被邪党恶意判刑五年。他的妻子被恶警们吓得精神失常,生活至今不能自理。这次陈继忠的妻子在亲属陪同下到公安局要人时,又被没有人性的恶警吓得倒在地上抽搐不止。无儿无女的她,现在随时有被冻死、饿死的危险。

陈氏兄妹的悲惨遭遇,受到永和村村民的极大同情和关注,村民们纷纷谴责依兰县公安局不断迫害陈氏兄妹的罪行。永和村干部也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释放陈氏兄妹;家属也多次找到依兰县公安局要求放人。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他们说:回去等着吧,我们说的不算,报市局审批了。

据悉,依兰县公安局早在暗地里伪造所谓材料,企图将陈氏兄妹二人非法判刑,并准备把迫害的责任推给检察院和法院。这里奉劝检、法两家办案人员不要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6/216989.html

2010-01-24: 大法弟子陈继忠、陈继环已经被非法批捕
依兰县大法弟子陈继忠、陈继环兄妹现在已经被非法批捕。请国内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正念加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216826.html

2009-12-29: 依兰县大法弟子陈继忠兄妹被绑架的情况补充

2009年12月1日上午10点多,由于道台桥镇太平村村民刘阳的恶意举报,依兰县防暴大队和道台桥派出所3名警察,去道台桥镇永合村,将大法弟子陈继环和哥哥陈继忠绑架并刑事拘留,并非法抄家,两人现被关在依兰县看守所至今。

陈继环患有先天残疾,陈继忠的老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陈继忠被关押后,家中只剩下老伴一人孤苦伶仃,生活无着落,无依无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9/215237.html

2006-08-17: 被非法判刑五年的黑龙江大法弟子陈继忠下落不明

大法弟子陈继忠,今年63岁,黑龙江省依兰县道台桥镇永庆村人。陈继忠原身体不好,生活困难,过的很苦,1996年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又能劳动,生活状况很好。

2001年,陈继忠被当地道台桥派出所恶警李玉文、朱某、王某绑架三次。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48天,第二次非法拘留二个半月,第三次非法拘留四个月,共非法罚款5千多元。

陈继忠第四次(时间待查)被610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后下落不明。明慧网于2003年10月6日大陆综合中曾报导陈继忠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陈继忠的妻子经不住丈夫被四次非法抓捕的惊吓,加上家中没吃、没喝、没柴烧,精神崩溃了,失常了,生活不能自理,有时犯病无理智,有时昏迷,随便哪里都犯病,一次躺在锅盖上,后背、手、胳膊、都烫坏了,有四次最严重的,两次烧伤。

陈继忠的亲友不明白,陈继忠一生忠厚老实,待人和气,从不和人计较,修“真、善、忍”何罪之有?为甚么判得这么重?而且还不通知家属,至今又下落不明。尤其是现在中共恶党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暴利的罪行曝光后,恶党这样滥杀无辜,草菅人命,陈继忠的亲友担心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7/135760.html

2004-03-14: 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关押50多名由佳木斯、鹤岗、依兰、伊春等市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自2003年以来,佳木斯监狱以刘昌余为首的邪恶之徒紧紧跟随江氏流氓集团作恶,采取各种手段和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以下记录了部份迫害事实。2003年10月22日,大法弟子包永胜、刘传江、王东旭、张树平拒穿侮辱大法弟子的囚服、不参加三课,被恶警常玉林(监区长)、隋今(副教)、腾启宁(狱警)毒打头部、脸、腹部等,其中张树平被关小号19天,严管2天。2003年11月大法弟子刘俊华、张树平因为拒绝剃光头、抵制奴役劳动,被强行蹲禁闭15天。行恶者:刘昌余(副狱长)。

2004年,包永胜、陈继中、王东旭等8名大法弟子拒穿有辱大法弟子的囚服被常玉林、王海超吊铐在卫生间3天,陈继中被恶警常玉林疯狂毒打。2014-04-29: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8-08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14名法轮功学员 电话补充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在哈尔滨市松北区法院非法对14名法轮功学员庭审,几位律师对自己的当事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事后通知家属,十五天内下达庭审结果。此次电话为补充,主要人员有更新。

此次参与庭审人员(区号:0451)
审判员:吕守方 办电57221136 手机13904640390
书记员:崔景凤 (民一庭庭长) 办电57221420 手机15114636888
刑庭庭长:张安克 手机13351817678 13234501063

依兰县法院其他人员
院长(新):孔庆春 办电57239229 手机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 办电57221788 手机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 办电57222378 手机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 手机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 手机13100953444
执行局局长:王冲 手机13845026999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 办电57223531 手机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 办电57223229 手机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 办电57225127 手机15636085789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 办电57237508 手机13314606000
民二庭庭长:张风华 办电57223532 手机13895812020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 手机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 办电57223934 手机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 手机13636808666
立案厅厅长:吴红
卢涛 手机13763431999
魏晓军 手机13766923333
丁印德 手机15846038567

依兰县政法委
书记(新):孙玉坤 办电57237868 手机1311461234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0-01-24:
参与迫害责任者名单:

政法委书记:张树文 57237868 13304665555
主管610综治办主任:姜春林 57223055,13251514733,文字打手,多次为领导写报告,污蔑大法。
610 主 任:徐海波 57238610 13104663971
法 院
院 长: 高 辉 57239229 13946099366
副 院 长: 史锦田 57223469 57283066 13845028828,主管刑庭。
刑庭庭长: 范清禄  57226583  59113888 13904640569,
副 庭 长: 张安克  57226633  13314505199.案件主办人
审监庭庭长:王 冲 57223934 57220052 13845026999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 57237508 57221598 13314606000
院长接待室: 57222395
检 察 院
检 察 长: 李卓勋  57283388 13351707777
主管副书记: 张广志:13674640077 主管批捕、起诉。
批 捕 科: 张伟川 13603676911 翟英凯:13936533666,科长,批捕主要责任人。
起 诉 科:科长:宁岩:13945118689,0451—57223143,公诉主要责任人。
检察长接待室: 57283460公安局
局长: 王庆丰  57235201,13796181678(13329315577)迫害主要责任人。
政委: 赵朝贵  57283355 57239345 13796733333
副 局 长: 李柏河 57235205 57287997 13796144444,主管副局长。
国保大队
大 队 长: 郭庆吉 57234798 57225289 13804637102
副 队 长: 宋宇哲 57227499 13936483388,案件主办人。
张文国   13945121989
张玉 57218666
凌文涛 57223113 13936227777
刘丹阳 57220880 13945196369
毕秀波 57237180 0451-55062888
第一看守所
所 长: 刘大伟 57281496 57232593 13936602593
团山子乡派出所: 57242110
所 长: 张焕友 13329310866
道台桥派出所所长:王旭东 电话: 13199589111迫害主要责任人,多次迫害大法弟子。
请国内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正念加持。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