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张庆文(张广利父), 男, 66

张庆文(张广利父)
张庆文(张广利父)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阿城市巨源镇前進村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5日晚
个人近况: 2008年6月1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3-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317
家庭成员: 儿女: 张广利(张广力)
夫妻/父母: 张庆文(张广利父) 孙淑芬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20: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一)
...(四)张庆文被迫害致死
张庆文,男 ,原阿城市巨源乡农民。只因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以来一家老小屡遭中共邪党上上下下不法人员的迫害,他本人在遭受了四次绑架、三年劳教的迫害后,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张庆文去省政府 依法上访回来后,乡政府、大队、派出所、村长、屯长、乡治保一天往张家跑九趟,逼问炼不炼了,把书都交出来。还造谣说有人开两辆小车往张家送钱,就逼张庆文把钱也交出来,老张说没有那么回事。他们不信就用铁制的抓钩往粮库上、粮垛上扎,找钱找书。炕洞底下都翻个遍,最后什么都没找到就走了。那段时间每个部门、每天都要来张家九次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号,老张的儿子张广利实在忍受不了这无休止的折磨与对大法的迫害,决意进京上访,被恶警抓回当地。警察说是张庆文指使去的,就把老张劫持到阿城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因张广利进京,被巨源派出所指导员龚河敲诈二千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巨源乡派出所恶警开两辆车,来了一帮人无缘无故就从家中把一家三口都给绑架走了。张庆文被绑架到亚沟洗脑班,在那里关了七、八天被迫转化(放弃信仰)后送回家,张庆文的老伴和儿子被绑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关了二个月后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八月左右,各地下指标抓人,张庆文说不练了,但还是被恶警绑架到双城洗脑班,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秋天,阿城六一零林鹏、吴达等人又把张庆文劫持到阿城纺织学校洗脑班关押数日。一次当地同修把阿城六一零人员林鹏的照片贴了出去,恶人怀疑是张庆文提供的。张永研因此事也受到了株连,因此张永研咬牙切齿的说:抓住张庆文我吃他的肉!

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九上午十点多钟,阿城六一零吴达、林鹏带队,公安局姓刘的科长等七、八个人开两辆车,来抓张庆文张广利父子俩。老张的外孙穿着滑子就往外跑去给妈妈送信,林鹏威胁孩子说:你要敢送信,我开车压死你。孩子没害怕,穿着脚滑子就跑,林鹏和姓刘的科长两个大难人就在后面追,小孩穿着滑子跑的快没抓着。不一会老张的女儿来了,见哥哥张广利已被塞进汽车的后备箱里,只露两只脚在外,就站在车前头挡着不让开车,狠心的司机(刘姓)照样开车,女儿两个膝盖被撞淤血了,很长时间都没好。这时上来四个人把老张的女儿推开。可是老张头的侄子又冲到车前挡着不让开,结果司机开车把人撞得坐在了车上。正在此时,老张的老伴赶来后,钻到车底下,拽着前门缸不让开, 没有人性的司机又往后倒车。见此惨状,所有的亲属、邻居都围了上来, 阻挡不让抓人。当时在场的有四、五十人围观。老张头打开车门,问那司机你有没有良心,你有没有父母?司机下来了。这时吴达给阿城区六一零王晓光打电话说,今天人是抓不走了!他们就撤了。从此张庆文一家三口人就背井离乡,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白天没把人抓走,他们丢了面子,邪恶不会善罢甘休。果然不出所料,当天晚上八点多钟来了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武警,结果扑了个空。

张家为了生存把所有家当全都变卖了,唯一能养家糊口的两垧多水田地,只卖了十多万元,(现在至少值五十多万)直径三十厘米以上的树二百多棵,五元一根就卖了,家中的手扶车、摩托车等价值一万多的农机具一千五百元就卖了,六千多斤稻子、一千斤玉米等全部家当都变卖了。流离失所六年,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五十多万元。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张庆文去阿城区小岭镇发放真相资料时又一次被抓。这次张庆文被劳教三年。送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体检时说张庆文有病,万家劳教所拒收就被送回阿城,几天后又被阿城市公安局送到万家,可万家劳教所还是不收。阿城看守所和阿城六一零给万家劳教所送了礼,才把张庆文送进去的。从此万家劳教所就规定,不管有没有病,有气就收。

后来张庆文又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三大队,队长赵爽逼着写三书,不写就让包夹的两人打他,他实在受不了就十分痛苦的写了三书。接下来就逼着干活,挑牙签,早上五点多起床,一直干到很晚,有时为了赶任务要干到过半夜三点多钟,一宿只能睡二个多小时的觉。十月又被转到四大队,队长叫郝威。大约十一月到十二月份,寒冬腊月让张庆文干活,他干不动就让他在外面冻着,一冻就是二个多小时。喝的冻白菜汤里都是带泥的,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张庆文经常胃痛,日渐消瘦。劳教所眼见张庆文快不行了,提前半年才把放他回家。

从哈市长林子劳教所回来后张庆文经常胃疼,到哈市一家医院检查,发现两种癌细胞已经扩散了。由于几年来遭邪党一次次的迫害,使原本很富裕的家变得一贫如洗,最后因无钱医治,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张庆文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参与迫害的单位有:阿城市公安局;阿城“六一零”;巨源乡派出所等单位。

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有:阿城区六一零 王晓光、吴达、林鹏、阿城市公安局姓刘的科长。巨源镇政法委书记曹云、巨源乡派出所的王志远、派出所指导员龚河、张永研、大队支书刘长青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一)-240377.html#117402326-4

2008-08-04: 哈尔滨市巨源镇大法弟子张庆文含冤离世
张庆文,66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巨源镇大法弟子,于2004年8月16日被绑架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迫害。被迫害期间,张庆文胃疼有半年多的时间,被放回后医院检查出有癌细胞,于2008年6月18日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5-02-03: 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几名大法弟子本身就有残疾,而包括张庆文在内的8位大法弟子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状态,生活自理已非常困难,家属要求阿城610和省劳教部门放人,但他们互相推诿。

张庆文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当地公安局法制科反复多次上报,于2004年12月24日把63岁的张庆文及几名身体非常虚弱的大法弟子劫持入万家劳教所和长林子劳教所,其中孟繁燕被非法劳教二年,她的孩子才一周多岁,丈夫在外打工,孩子只好由姥姥抚养。

张庆文的老伴孙淑芬现仍在流离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3/94765.html

2004-08-24: 张广利父张庆文,62岁,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张庆文先后两次被绑架到阿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

2004年8月15日晚,张广利和父亲到阿城市小岭镇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非法绑架,现被关押在阿城市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

2004-03-09: 在阿城市有这样一个家庭,因修炼法轮功全家人身心受益,与人为善,经常照顾那些有困难的乡邻,亲属,深得村里人的夸奖。然而这样的好人却在99年7月20日以后屡遭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

62岁的父亲张庆文先后两次被绑架到阿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62岁的母亲孙淑芬在2001年2月被非法绑架到阿城市看守所关押,53天后又被转送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儿子张广利也因進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并且被劳教1年,劳教期满后被超期关押3个多月后才被无条件释放。在2003年9月,阿城市610办公室及乡镇派出所人员再次到张家绑架张广利,未果。张广利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春节期间,张广利回家与家人团聚。

在2004年2月9日(正月十九)下午1点多钟,阿城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吴达与林鹏、阿城市公安局ⅹ科长及手下三人、巨源镇政法委书记乔天齐、镇610办主任张永岩、镇派出所张志远共八人开两辆车到巨源镇前進村张庆文家。一進屋他们就伪善地问,你们这段时间怎么样,然后到处窥视,接着又在箱柜中乱翻。遭到制止后,他们立刻撕下伪善的面皮,强行查抄。张广利一看这些坏人如此嚣张,执法犯法,立即叫外甥(十岁)去找姥姥、妈妈。可是恶警连小孩都不放过,说你要找人我就开车压死你,孩子没有被吓住,飞快地滑着脚滑子走了。两个恶警没有拦住和追上,恶人感到事情不妙,强行绑架父子二人,遭到二人的强烈的抵制,僵持了半个多个小时也没得逞。公安科长给他的上级打电话求援说:别说两个人了,一个也带不走,我们人少。他的上级说:就把张广利一人带来就行。这时张庆文的二儿子闻讯赶来,進门就问:“你们凭什么抓人,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又没犯法,不能让你们把人抓走。”恶人不容分说,两个人把张庆文按住,四个人把张广利从炕上连拉带拽往车上抬,张广利边喊“法轮大法好”边反抗,鞋都没有穿,手和后背都被划破了皮,身上的二百元钱也丢了,被绑架到车上。

吴达和公安局×科长左右两边把张广利夹在中间,不许说话。张广利一边反抗一边正告他们:“马上放了我。”吴达说:“你跟谁这样说话?别跟我说。”张广利正视着他说:“就跟你说,马上放了我。”吴达脸色铁青,避开张广利正视的目光,心虚地连连说:“你说吧!”司机起车准备将人带走,这时张广利的妹妹、母亲、舅舅、老叔、老叔家弟弟、妹妹及不少村民闻讯先后赶到,张广利的妹妹挡在车前说:“你们这是非法抓人,要想把我哥带走,除非把我轧死。”恶警不顾车前有人,硬开车往前撞,把其妹妹的双腿都撞成了青紫色,接着四个恶人强行将其拖走。

老叔家弟弟又挡在车前说“放了我三哥!”又被恶警司机开车撞倒在车上。他们无视人命,简直是一伙强盗,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人民公仆、人民警察”。这时母亲孙淑芬正告这伙坏人马上放人,但他们不予理睬,一直在推围在车前的人群,母亲见恶警要起动车,就躺在车底下,手握着车的保险杠。恶警却没有人性,不顾车下六十多岁的老人,企图倒车开走。车倒出半米多远,老人也被反方向拖走半米多远。大家知道,东北的冬天是天寒地冻的,老人却在车下躺了四十多分钟,冻得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几乎要抽搐了,老人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为了防止他们继续倒车,张广利的妹妹、舅舅分别挡在车前和车后,一个村民对张母说:不放人就别起来。

这时许多正义善良的村民都在指责以610为首的不法人员,他们一见迫害法轮功已不得民心,便撒谎说:在执行公务,口头询问。正义村民说:既然是口头询问,有话進屋说,为什么非要抓人?在家说不一样吗?610副主任吴达及司机打电话求援,无奈就是打不通。张广利的父亲拉住司机问:你有没有父母?有没有人性?那么大岁数老人在车下你还倒车,你是不是人?司机无言以对、脸色苍白到处躲闪。吴达问张父干什么呢?张父说就是要给你们曝曝光,让老百姓都看一看你们在干什么。在大法弟子坚定正念和所有善良民众正义指责下,他们无计可施,只好放人,林鹏还伪善地对张广利说:“你看我碰你了吗?”张广利说:“坏事都是你们610干的。”他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然而迫害并没有结束,当晚又有近20名警察和治安联防人员到张家抓人。为了防止迫害,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